ZKIZ Archives


丹尼尔·勒布:“极端分子”生财有道

http://www.yicai.com/news/2010/12/637342.html

一些业界人士认为,勒布之所以能在15年中保持如此高的收益率,部分是因为他常以书信的方式直接攻击上市公司高层,迫使公司管理层进行改革,间接抬高公司股票的价格”

他是一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对冲基金经理,而这一点让人们又爱又恨。投资者爱他是因为他每年都能获得高额投资收益,一些人恨他则是因为经常性受 到他“无厘头”的攻击和指责。他就是位于纽约的第三点(Third Point LLC)对冲基金的创始人丹尼尔·勒布(Daniel Loeb)。

自1995年成立至今年三季度末,勒布执掌的第三点投资公司获得了18.2%的年化收益率,远远高于标普500指数5.1%的年均水平。而金融危机之前,第三点公司更维持着年均27%的高回报率。

勒布目前掌管的资产规模达36亿美元,但距2007年55亿美元的峰值仍有一段距离。

“极端分子”

一些业界人士认为,勒布之所以能在15年中保持如此高的收益率,部分是因为他常以书信的方式直接攻击上市公司高层,迫使公司管理层进行改革,间接抬高公司股票的价格。

由于总是出言不逊,勒布被看成是“极端分子”,在日渐保守的华尔街中落得一片声名狼藉。

勒布的“出气”对象主要是那些他所投资的公司。最广为人知的一个案例就是,勒布曾写信给美国星辰天然气公司(Star Gas)的首席执行官艾里克·塞文(Irik Sevin),毫不留情地指责塞文管理无方,建议他隐退到汉普顿的海滨别墅,在那里打打网球或与社会名流共饮畅谈。让人意外的是,塞文最终接受了勒布的建 议。

其实,如果不那么极端的话,勒布的这种做法可算积极主义投资者的一个典型。这类投资者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始逐渐流行起来,表现在主动参与公司管理。

勒布说,他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想引起那些公司董事们的注意,并听从他的建议。如果这一方法不能奏效,他就会通过各种办法直接进入该公司的董事会,并在当中发挥作用,说服董事们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进入董事会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进入了董事会还可能在抛售或者买入股票时受到限制。因此勒布表示,在对公司高层口诛笔伐不能成功的情况下,进入董事会其实是最后一个选择。

勒布在业界的影响也与他的投资风格有关。他的资产集中度相当高,总喜欢将很大一笔资金放在单个头寸上,成为所持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一也是家常便饭。

正因如此,一些公司开始与勒布建立起了长期的对话,包括飞利浦、戴姆勒-克莱斯勒、英飞凌科技公司等。勒布说:“互动是卓有成效的。我们从他们身上学习大量的业务知识,相信他们也从我们公司获得了有利的建议。”

勒布信中的诙谐语言也为他赢得了一大批”粉丝“,每次总有很多人期待勒布发布最新的信件。有人指出,他对上市公司高管的批判给堕落的华尔街带来了久违的清风。

“有天赋的做空者”

不管别人怎么评价,勒布并不认为自己是在通过极端的方式为资产实现增值。“我们其实并不激进。”勒布称,他们是以全球事件为主要导向,采取多—空策略的基金。“我有能力识别那些价值被低估的资产,无论是危机垃圾债券还是小盘股。”

随着年龄的增长,勒布的“狂妄”逐渐有所收敛,而且勒布也认为,当前企业的管理水平较之前已有了很大改善。

自2002年以来,勒布就一直持有一家濒临破产的医疗诊断产品制造商——德灵公司(Dade Behring)的股份。买入后,该公司股价以年均56%的速度飙涨,2007年的前8个月还飙升了90%。

勒布指出,当时看上这个公司是因为它经营特别出色,董事会成员的管理能力突出,而且在市场中不会面临激烈的竞争。“有时候你的投资组合中盈利最强的是那些已经持有很长时间的头寸。”

“要在特殊环境之下找出那些股价被低估的公司。”在勒布看来,这些公司要么徘徊在破产边缘,要么将进行大规模的资产重组。而改革了过去的经营模式后,管理层拥有巨大动力来管理企业,利润持续增长的现象往往会持续相当长时间。

勒布不是很喜欢应用大多数对冲基金善用的杠杆。他的多头头寸和空头头寸总是维持在对半分的水平。

有人说,勒布是一个有天赋的做空者。对于勒布这种向来喜欢“找茬”的人来说,找出有问题的公司做空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在互联网泡沫时期,他就曾经 做空Actrade金融技术公司(Actrade Financial Technologies)和彩色科技国际(Chromatics Color Sciences International)公司。

不过,勒布认为,其实做空股票比做多股票难度更大。只不过,空头的好处是可以在举步维艰的市场环境中生存下来,不至于输得太惨。

偏爱生物技术板块

一直以来,勒布都对生物技术行业情有独钟,认为这个行业始终是个事件驱动型产业。这一领域的公司创始人都非常精明,但在企业管理方面的经验并不丰富。因此这类公司给投资人带来很好的投资机会。其中,药品行业是勒布最熟悉的一个领域。

但近期,他所涉猎的投资领域开始扩大。2007年,勒布的多数头寸还放在生物技术行业,而今年的持仓则涉及化工、能源、金融和科技等行业。今年前三 个季度,第三点基金净值上涨了18.9%,在最近公布的“给投资者的信”中,他指出,莱昂德尔化学药品公司(Lyondell Chemical Company)、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阿纳达科油气公司(Anadarko)、美国银行控股公司(CIT)和德尔福金融集团(Delphi)为基金业 绩的增长作出了最大贡献。

在信中,勒布专门解释了当时看好阿纳达科公司的原因。他指出,英国石油公司今年早些时候在墨西哥湾的漏油事件拖累了它的合作伙伴阿纳达科公司。阿纳达科公司是被“错杀”的对象。人们当时反应过度了,而且也忽视了事件会给公司带来充裕的现金流。

该公司股价5月份跌至谷底之后,迄今反弹了将近85%。

截至三季度末,勒布的投资组合中多头头寸最大的三只股票分别是加拿大钾肥公司(Potash Corp Saskatchewan)、爱尔康公司(Alcon Laboratories Inc,全球最大的眼科药品与医疗器械专业公司)、艾加斯(Airgas Inc,工业气体销售商)。

近期他还买入了奥内达金融公司(Oneida Financial)、北方信托银行(Northern Trust)、伊格尔罗克能源(Eagle Rock Energy Partners)和苹果公司(Apple Inc)。与保尔森一样,勒布今年前三季度都看好黄金市场,持有大量的黄金ETF资产。

目前,勒布正积极将业务范围拓展至亚洲等更广阔的地区,他的目标是逐渐远离美国市场。

Related  勒布小档案

勒布从来管不好自己的“大嘴巴”,这一点甚至可以追溯到他小时候。

勒布1961年出生在洛杉矶。他口无遮拦的特点很可能是遗传了律师父亲的基因。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就经常谩骂比自己大很多的小混混。当这些小混混扬言要打他的时候,他又灵机一动,以每天25美分的价格雇用了一个“贴身保镖”,小混混们因此不敢接近他。

上高中的时候,勒布在外婆的引导下开始涉足股票市场,而且很快就痴迷其中,以至于整个大学时代,他都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了买卖股票上。

1983年,勒布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也就是在这一年,他因一次错误的投资几乎赔光了辛苦积攒起来的12万美元资金。通过这次惨痛的经历,他得到的教训是不能将所有资产都投入到一只股票中去。

大学毕业后,他先在华平投资集团(Warbury Pincus)担任股票分析师,后辗转至杰弗里公司(Jeffries & Co)任分析师,之后又成为花旗集团垃圾债券部门的一名推销员。

多年在金融行业的摸爬滚打令勒布广结人脉,1995年,他在新泽西州的一个小镇上创建了第三点投资公司,不久之后,他移师纽约曼哈顿。

勒布是冲浪和瑜伽的狂热爱好者。他对冲浪的热爱体现在公司的名字上,借用了马布里冲浪海滩(Malibu’s Surfrider Beach)上一个冲浪点的名字;他对瑜伽的兴趣也许可以通过他娶了一个名叫玛格丽特·芒泽的瑜伽教练做妻子表现出来。

2004年婚后不久,勒布以4500万美元的巨资在纽约中央公园西路上买下了一栋豪宅。这一价格当时创下曼哈顿最昂贵住宅纪录。

目前,勒布又迷上了艺术品,俨然已经成为国际艺术品市场的大玩家。


丹尼爾 丹尼 勒布 極端 分子 生財 有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45

債市史上最重磅會面:Gross告訴Gundlach“我是科比,你是勒布朗”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035

201410051009

路透是這般形容的:這是債市史上最重大的會面之一。兩個固定收益投資領域最顯赫的名字,同時被媒體冠以“債王”封號,Bill Gross與Jeffrey Gundlach。兩人是激烈的競爭對手,此前從未會面。這次,兩個大人物舉行了一次秘密會談。就著檸檬水與蔬菜沙拉,兩人討論了是否聯手。

就在9月26日Gross震驚全球市場的離職前不久,在9月15日那周,Gross找到了Gundlach,拋出了這顆重磅炸彈。據Gundlach向路透表示,Gross當時說自己就要被四十年前親手創建的全球最大債券基金Pimco解雇了。

Gross當時透露已經考慮離職有一段時間了。今年初,被公認是Gross接班人的Mohamed El-Erian離職,這迅速引發公眾危機,Pimco陷入了混亂。Gross告訴Gundlach,自己早在六個月之前就與另一家機構在談,但並未透露是哪家。

Gundlach向路透詳細描述了兩人的會面:

Gundlach完全沒有想到Gross會打電話過來,他說:“Gross是通過DoubleLine(Gundlach管理的基金)的接線員接進來的。”

不敢相信這真是Gross,Gundlach說他“讓前臺記錄了號碼,隨後回撥過去確認這不是惡作劇。在幾小時後,我在家里給他打了電話。”

Gundlach說:“在電話里“格羅斯告訴我Pimco不再需要他了”,然後我說“這真是難以置信的愚蠢決定””。

Gundlach說他安慰了Gross,並對此感同身受,因為他自己是在2009年由於權力鬥爭被法興旗下的TCW Group解雇。

70歲的Gross告訴Gundlach他不想退休,他希望能夠繼續管錢,盡管規模可能會收縮。

在兩人的通話臨近結束時,54歲的Gundlach向Gross發出邀約,他說;“我真心認為我們可以考慮下組一個“夢之隊””。

第二天下午四點左右,Gross來到Gundlach位於洛杉磯的住所,兩人談論了各自的職業生涯,Gross對Pimco的感情,以及兩人攜手的可能。

Gross顯然對Gundlach了如指掌,他說自己的妻子Sue對此作了詳盡的調查,並對Gundlach的成就贊不絕口。

Gundlach告訴Gross,由於Gross之前的成就過於耀眼,這使得Pimco規模過於龐大難以管理,甚至是幾年的平均水平回報都會被人們認為是失敗。

Gundlach表示,在會談中,Gross“提及了“債王”的事,並將兩人的成就與NBA的球星科比以及更年輕的勒布朗詹姆斯作了類比。

Gross告訴Gundlach:“如果說我是科比,你就是勒布朗。我有五枚總冠軍戒指,你有兩枚,日後很可能會拿到五個。”

兩人的會面並未達成任何合作的決定,但同意將保持聯系。Gundlach很明確的表示希望完全掌控DoubleLine。

一周後,在宣布加盟Janus的聲明之前一晚,Gross致電Gundlach,留言稱自己將離開Pimco加盟另一家公司。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201410051007

債市 史上 上最 重磅 會面 Gross 告訴 Gundlach 我是 科比 你是 勒布朗 勒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03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