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年初一】歡迎來影院看電視 《爸爸去哪兒》是怎麼賺到六億的

http://www.infzm.com/content/98080

接到《爸爸去哪兒》大電影的監製邀請時,滕華濤想的是:「不在大年初一上,這電影就沒意義了。」

緊掐著倒數時間表,2013年12月8日,《爸爸去哪兒》大電影正式在廣州開拍。2013年12月31日,大年初一,影片公映。

「這還是電影嗎?」映後,影評人怒髮衝冠。

這也是電影局審片時的困擾:這顯然不是故事片,但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紀錄片,更不是科教片。最終,《爸爸去哪兒》拿到的許可證是「電審紀字2014年第15號」——劃到了紀錄片裡。

這部「不是電影」的「紀錄片」,頻頻刷新中國電影的票房紀錄:首日票房9167萬,刷新《私人訂製》8000萬2D首日票房紀錄;7天內過4.6億,刷新中國2D電影首週票房紀錄。

和《西遊記之大鬧天宮》一起,兩部影片拉著馬年春節票房一路狂奔,內地影市連續十幾日票房過億,單周票房首破10億。相比「大鬧天宮」籌備3年多、拍攝6個月、後期剪輯15個月,耗資5億人民幣,上映11天後迎來8億多票房;《爸爸去哪兒》2013年11月才立項,拍攝不到5天,預算成本5000萬,12天後入賬6億,難怪嚇著了電影圈。

「電影,作為一種最早的長視頻,來到了重新定義的時刻……都是變化的終端惹的禍。這一切都只是開始。」湖南廣播電視台副台長、總編輯、湖南衛視總監張華立在「爸爸」公映後第三天,在微博上表態。

張華立對南方週末記者說,票房5億,「完全符合湖南廣電要拍『爸爸』大電影時的預期」。

「我們對電影的命名方式和經驗已經落後了。」一位參與審片的業內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中國越來越大的電影市場,已經具有容納特殊個案的能力。」

幹嘛要看爸爸們演劇情片?

把綜藝節目改裝成電視劇或電影,這是湖南衛視的老傳統。2006年,天娛傳媒製作了「超級女聲」電視劇;2009年,把「快樂男生」改裝成電影《樂火男孩》;2012年,把「快樂大本營」改裝成電影《快樂到家》,都是這個路數。

2013年10月18日,電視版《爸爸去哪兒》第二集收視份額「破十」,飆至11.45%——「快樂男生」收視份額最高時也不過10.1%,「快樂大本營」近年收視份額則一直徘徊在6%~9%。登上大銀幕,成了「爸爸去哪兒」的必然宿命。

天娛傳媒總裁龍丹妮和團隊詳細研究了前兩期節目的收視數據。發現《爸爸去哪兒》的確有別於其他娛樂節目:除了覆蓋到「湖南衛視粉」的中堅力量——20~30歲的年輕人外,還分佈到了小朋友和老年人。這意味著,《爸爸去哪兒》可能是一部能讓一家人一起看的「約會電影」——要讓一家人約會,「最合適的檔期一定是春節」。

但此時距春節只剩三個多月了。

團隊是匆忙間拉扯起來的,核心成員是導演謝滌葵的第一季節目製作班底。考慮到大電影的質感,片方找來滕華濤做監製:拍過《蝸居》、《失戀33天》,「跨界」電視、電影,自然加分;《失戀33天》3.4億的票房,也讓龍丹妮看到了「以小博大」的可能性。

滕華濤進組時已是11月,這時大家還在討論要做一部怎樣的電影。「一部完整的劇情片」是設想之一,謝滌葵和滕華濤聽他們講那些還在肚子裡的故事,有親子的、有穿越的,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兒:「我要是觀眾,幹嘛要進電影院看這些故事?」

滕華濤去扒粉絲評論,越扒越堅定:「大夥兒喜歡看的,是在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的時候,小孩子突然用他們的思維爆出的那些表現。那不是說幾個特別天才的人坐在一塊兒,編上幾天就能編出來的。」劇組決定,就拍電影版真人秀。

不講故事,也是天娛傳媒總裁龍丹妮從《樂火男孩》中得到的教訓。「它給我的兩個啟示是:這個故事本身是不是成熟的?這些演員是不是能夠達標的?」龍丹妮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我們當時也許只考慮到了品牌效應,沒能考慮到電影市場本身的規律。」

以張傑、魏晨等二十多名「快男」為班底打造的這部3D電影,據報導當年上映五天票房不足300萬元。影片最受詬病的就是「極其山寨的3D效果」和「演員0演技」。拍攝前,預料到選秀出身的這些男生們可能不太會演,導演林華全還特意把電影做成歌舞片,用近一半的時間唱唱跳跳。但「快男們」本身不夠家喻戶曉、粉絲偏低齡,也是一大軟肋。

「快樂大本營」15週年時,湖南廣電花八個月時間拍了《快樂到家》。「快樂家族」的演技也沒比「快男」高出多少,但好歹臉熟,湊在2013的賀歲檔裡,能拿到1.6億票房也不奇怪。

《爸爸去哪兒》的明星基礎和群眾基礎比前顯然有優勢。

不用演戲,也讓五對父子大鬆一口氣。「要真的拍戲,Kimi(林志穎兒子)可能就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喜怒哀樂。」林志穎對南方週末記者說,顯然這件事很難。

電影不能太煽情

方案確定,距離大年初一隻剩下不到兩個半月,真正的挑戰這時才來:怎麼能保證電影如期拍完?怎麼保證足夠火力的宣傳?怎麼保證電影在規定時間內過審?

龍丹妮和謝滌葵把各個部門聚在一起開動員會,整整吵了一天。最後拿出一個辦法:按照電影局規定的審批手續倒推時間表。這也就意味著,影片至少要在12月中旬拍攝完畢。

2013年12月8日,《爸爸去哪兒》大電影開拍。此時,距離電視版最後一集拍攝結束,已過去兩個禮拜。

為了同時捕捉十個主演的動作表情,攝製組最多時出動了23台KINERAW S35攝影機。以至廣州、北京攝影器材租賃中心的S35幾乎全被劇組租光。

謝滌葵團隊拍慣了電視,對電影攝影機不熟。可機器運到長隆,還沒用熱乎,就上了陣。

電影要求多:攝影師不能再跟著小朋友奔跑,以免畫面晃動;不能拍穿幫鏡頭,把別的攝影機攬入畫面;要保證電影收音效果,就不能用耳麥,得用往天上舉的大話筒。為了這堆大話筒,又不得不出動十組收音師。

後期的音效、剪輯也各分十組進行。「要搶時間,就得人海戰術。謝滌葵和滕華濤達成共識。

除了鳥槍換炮,整個拍攝和電視版毫無二致:搶房子、找食材、做任務、做晚飯。剪輯只做了兩個變化:把任務節奏調節得「更電影」一點,在一些段落中,使用了蒙太奇。

電影中,王岳倫做飯,卻一直點火點不著。這時,鏡頭開始在王岳倫與Angela(王岳倫與李湘女兒)間有節奏地來回跳切:爸爸點火不著、Angela去睡覺;爸爸點火不著,Angela醒來了;爸爸還是點火不著,Angela去串門……

滕華濤希望儘可能保持電視節目裡那種「非常溫暖、非常正能量」的感覺。他也像節目裡那樣,為每個爸爸錄製了類似於「寫給孩子的信」式的催淚片段,但最終決定棄之不用:「電影不適宜太過煽情。」留在電影中起著催淚彈作用的橋段,後來只留下了天天(張亮之子)給爸爸洗腳。

12集90分鐘、收視率首位的預告片

張華立一直很清楚,《爸爸去哪兒》票房一旦大賣,勢必會招來批評:「這算什麼電影?」

他決定從前期宣傳,就直面這個問題:「我們就堅持這不是一部傳統的電影,我們得明確地告訴觀眾,這甚至算不上一部電影。」

電影有的常規探班、影片花絮,《爸爸去哪兒》都沒有。宣傳團隊從2013年11月中旬啟動後,做得最多的事兒是數據分析。

分析得到的一個重要信息是:80%的節目粉絲都是女性。這直接決定了大部分宣傳片的風格——音樂總是溫柔輕緩,畫面不是溫情款款,就是夢幻童話的。

小朋友各自的特點,也被精確放大。「哪些人喜歡Angela?哪些人喜歡Kimi?喜歡的點又是什麼?」天娛傳媒品牌中心總經理趙暉說,這些都被仔細分析過。

網友們喜歡Angela經常冒金句,宣傳片為她設計了這樣的對話:「爸爸,你給我講個故事吧。」王岳倫:「春秋時期……」「到底是春還是秋啊?」王岳倫:「有一個諸侯……」「到底是豬還是猴啊?」「這個文案就肯定不適合石頭(郭濤兒子),石頭不是賣萌路線。」趙暉解釋。這段視頻僅在優酷上的點擊量就有50萬。

湖南廣電幾乎整台出動。在湖南衛視常務副總監李浩的協調下,從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小年夜春晚,到湖衛系兄弟頻道,乃至CCTV少兒頻道,都助了「爸爸」一臂之力;考慮到年輕人刷手機的習慣,宣傳方特意找了包括Camera 360、手機QQ在內的18個App合作;同名手機遊戲、圖書也在宣傳期上線……

所有宣傳已有的基礎,是熱播了12集的電視版《爸爸去哪兒》。「相當於給電影版做了整整12集預告片。」滕華濤說。

為了確保大年初一各院線對《爸爸去哪兒》的排片,劇組和發行公司光線傳媒特意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150多位院線經理到拍攝現場。90%以上的院線經理表示看過「爸爸去哪兒」。

大年初一上映頭一天,《爸爸去哪兒》排片量26.18%。這沒能滿足「合家歡」觀眾們的需求,他們在電影院裡排起的長龍,甚至嚇走了部分原本打算觀看《澳門風雲》和《前任攻略》的「非合家歡觀眾」——初七「合家歡檔」一結束,後兩者排片量穩步提升,《澳門風雲》從13.02%的排片量一路升至20.58%,《爸爸去哪兒》則從最高時的36.17%回落至21.68%,《大鬧天宮》落幅稍小,但也從33.7%降至24.83%。

是中國老百姓飢渴

首日票房落幕前,龍丹妮對這部電影的票房預估,是1.5億到2億。

這個數字一方面來自《快樂到家》1.6億票房的經驗。另一方面來自一筆「粉絲賬」:電影上映前,「爸爸去哪兒」同名手機遊戲下載量是1億——這是節目的核心粉絲群。考慮到從免費到收費是個難以邁過的坎兒,天娛將粉絲轉換率假定為3%。即便平均票價50元,票房收入也可達到1.5億。

台長呂煥斌和副台長張華立卻一直跟龍丹妮強調:「肯定票房5億以上。」5億的信心,很大程度上來自第二季《爸爸去哪兒》的招商。就在電影開拍前五天,第二季節目的冠名權被伊利以3.11億的價格買下。

「電影又不是一個火星媒介,本質上和電視沒什麼區別。這個節目這麼火,排在好檔期的電影有什麼道理不火?一個餐廳裝修不管如何豪華,吃到嘴裡的美味才是硬道理。」張華立對南方週末記者說,至於為什麼是5億?「那是拍腦袋想的」。

張華立也拿5億的數字跟很多電影圈的人打賭。得到的反饋卻總是「也就八千萬吧」。

張華立賭贏了。可不論是他,還是龍丹妮,也都承認《爸爸去哪兒》只是個案,多少要感謝「中國這個奇特的市場」。「中國的文化消費市場現在很複雜。觀眾買單、消費有著很大的趨同性,票房大賣,並不代表這個作品有多完美,只是能說明現在的中國老百姓對文化產品有多飢渴。」龍丹妮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爸爸去哪兒》上映前一個多月,《中國好聲音之為你轉身》先行一步上了大銀幕,這部號稱要「過十億」的劇情片,首日票房僅80萬。

湖南廣電暫時也沒能發現第二個「爸爸」。「首先,它有沒有這麼高的粉絲轉換率?其次,它的故事單獨拿出來夠不夠吸引人?是不是有賣點?」龍丹妮想了想補充,「第三,堅決不能演。也許每個火的節目、品牌,都能找到一個附加的表現方式,只是這個表現方式,我們現在還沒能找到而已。」

大年 初一 歡迎 影院 電視 爸爸 哪兒 怎麼 賺到 到六 六億 億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050

八年級女生存到六十萬 五年級主管賺到財富自由 兩張A4紙 學會絕不煩人的記帳術

2014-02-10  TWM
 
 

 

想理財就要記帳,雖然很老套,但卻是跨出理財的第一步。這個小動作看似簡單,卻難以維持。但碩士生曾海薇靠著記帳,預估畢業存款六十萬元;五十歲提早退休的陳永裕,都已維持十、二十年記帳好習慣,他們是如何辦到的?

撰文‧劉育菁、楊寶楨

曾海薇小五開始記帳:

嫺熟於收支平衡 成財務規畫冠軍如果你想教育子女乖乖記帳,那麼,曾海薇的方法或許值得你參考。年僅二十五歲,就讀東吳大學企業管理學研究所碩士二年級的她,預估今年畢業時存款可達六十萬元,更重要的是,她從十二歲時就開始記帳,已持續十三年。

曾海薇的父親是體育老師、媽媽在幼兒園任教,從小學五年級開始領零用錢,就被要求記下每一筆消費。爸爸使出讓她不得不開始記帳的絕招,「要用帳本記帳,才能換到下個月零用錢」。此外,爸爸也會把較大筆的開銷圈起來,與她一起討論。雖然不清楚爸爸用心,但曾海薇自此埋下「需要」與「想要」的種子。

將從儲蓄邁入理財

對十二歲的孩子來說,要養成記帳的習慣並不容易。「有一次(因為忘了記帳)我拿不出帳本,爸爸一毛都不給,我只好『省吃儉用』度過那一個月。」在爸爸的半強迫下,曾海薇把記帳化為助力,她在大三那年參加財金智慧教育推廣協會舉辦的財務規畫比賽,一舉奪下第一名;二○一二年暑假再次參與該協會舉辦的記帳比賽,拿下第二名。

財金智慧教育推廣協會祕書長何旭如表示,財務規畫比賽以十年為單位,要做出短、中、長期的財務目標,嫺熟於收支平衡的曾海薇,做出精準的預估,因此脫穎而出!

曾海薇目前與家人同住,在出社會前,每月可以向父母領五千元零用錢,工讀部分每月則有一萬元左右的薪資收入,目前月平均存九千元。

「記帳的好處,就是不會亂花錢。」曾海薇說,薪水入帳後會先存一半,當成「夢想基金」;就算有慾望,若沒有需要,則會延後消費。原本曾海薇想買一輛五萬七千元的機車作為代步之用,但因為沒有急迫性,這筆錢就暫時存下來。

曾海薇小五種下的記帳種子,至今已發芽,她對儲蓄很有信心,下一步她要從理財起步,一步步接近「在三十一歲前存到購屋頭期款二二○萬元」的夢想。

曾海薇

出生:1988年

現職:學生

學歷:世新大學財務金融學系

記帳方法與時俱進

從記帳本到手機App

方法一:大學前,買愛不釋手的記帳本曾海薇在高三時因準備考試,中斷了記帳一、兩個月。為了找回記帳的好習慣,刻意挑了一本愛不釋手的筆記本而且隨時攜帶身邊,只要掏出錢包時,就馬上記下來。

方法二:使用手機App隨時記帳曾海薇用土法煉鋼的手帳,超過10年,直到兩年前換了智慧型手機,才改成用App記帳。她說,下載App記帳軟體,不只可記錄消費,還能建立收入項目,甚至支出的佔比也能輕鬆算出;另一個好處是,能隨時檢視收支變化,並將資料備份到雲端,追蹤長期的變化。

陳永裕五十歲財富自由

自創每週記一次的淨值記帳法至於已經踏入社會的上班族,則不妨向銀行退休協理陳永裕學學記帳巧門。五十一歲的他至今記帳二十五年,達到財富自由,也一路透過記帳達成遊學、結婚、購屋、旅行、退休等各階段的人生目標。

「我把記帳當成投資理財的後盾,買股票、基金前先檢視自己的資產負債表。」陳永裕說,他的帳本可以傳遞比一般帳本更多的訊息,比如當下投資究竟要更積極或相對保守。在他的觀念中,記帳永不嫌煩的關鍵,就是每次記帳後,他都能「立即得到有用的意義」,如果只是行禮如儀似的記錄,而沒有從中得到回饋,時間久了自然生膩。

要能區分支出或資產

與時下許多記帳軟體著重在記帳的「項目分類」不同,陳永裕自創的「淨值記帳法」,已進階到每個月只要二張A4紙,就能完整呈現家庭的「損益表」、「現金流量表」、「資產負債表」、及「分類帳」。

何謂「淨值」?陳永裕表示,淨值就是「總資產」減去「總負債」,用白話文說就是「身價」。總資產可能是現金、存款、股票、基金、不動產、其他資產等加總的數字;而總負債則是房貸、死會金額、信用卡應付帳款等加總,兩者相減後就是淨值,也就是身價。

而陳永裕自行設計的分類記帳表,除了一般的收入、支出外,還多了淨值、現金、資產、負債等具目的性的統計功能。他表示,很多人記帳只記了現金流出流入多少,但都忽略了淨值(身價)的改變。這二者最大的差異是,現金只是淨值(身價)的一部分,只記「現金流量表」,頂多控制到錢夠不夠用;想要致富,一定要從「資產負債表」作起。

以曾海薇為例,若她元月買了一輛五萬元的摩托車,當月收支肯定不平衡,但事實是摩托車在二手市場上還會有殘餘價值。因此,按照陳永裕的淨值記帳法,曾海薇在支出應僅填上強制保險費即可。此外,現金減少五萬元、資產增加五萬元,折舊到年底再提列。

再以多數家庭都可能發生的房貸為例,若買一間一五○○萬元房屋,頭期款五百萬元,帳上應表示淨值不變,但存款會減少五百萬元、應付帳款會增加一千萬元,而資產類不動產要加上一五○○萬元。

記帳目的是強化家庭財務

若能持續有系統的記錄一年,這一本帳等同「家庭年度損益表」+「家庭資產負債表」,到年底就可進一步檢視「家庭負債比」、「借款成本」、「資產報酬率」三項指標。陳永裕表示,這三項指標的用意是,檢視家庭財務的安全性。

他解釋,負債比就是把負債除以總資產,負債若超過五○%,代表家庭暴露在相對較高的財務風險,若有閒錢,應逐漸還掉資金成本較高的負債,以降低負債比。

學會正確記帳法,就要持續下去,況且記帳也有機會成本,每天不要超過半小時。陳永裕建議,若因記流水帳,而忘了記帳的目的是強化家庭財務,那麼你就很容易因為一棵樹,而放棄一整片森林。

陳永裕

用「倒推法」 25年如一日陳永裕把記帳變成習慣,並維持25年,主要是用二個方法:第一是只記沒發票的開銷;第二是每週末撥半小時記錄,省時又省力。

陳永裕表示,因為發票、信用卡都有記錄可循,反而是沒有發票,如坐計程車或路邊買口香糖等,需要登記下來,而固定的開銷,如早午餐等,只要心裡有數即可。

其次,每週末只要撥半小時記錄。通常陳永裕會在週末放固定金額在皮包內如1萬元,隔週再檢視剩下多少錢,就能知道當週的花費。

舉例來說,若前一週皮夾內放進1萬元現金,隔週只剩2000元,就可知道花了8000元。這8000元花到哪裡去?只要先記錄沒有單據的支出,再記錄信用卡或發票的支出,剩下就是固定餐費或雜費。

用「倒推法」的好處是,記帳的用意是追蹤消費,只要看出大致比率,大可不必為了忘記「錢花到哪裡」,而失去記帳的耐心。

陳永裕

出生:1963年

現職:退休族

經歷:台北富邦銀行協理、台新行銷企畫部部長、蘋果電腦經銷商業務人員學歷: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EMBA、東海大學企管碩士、東海大學資訊系

 
年級 生存 到六 六十 十萬 主管 賺到 財富 自由 兩張 學會 絕不 煩人 記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095

【案例】《爸爸去哪兒》是怎麽賺到六億的?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220/58849.html

今年過年期間最火的電影毫無疑問是《爸爸去哪兒》,這部“不是電影”的“紀錄片”,頻頻刷新中國電影的票房紀錄:首日票房9167萬,刷新《私人訂制》8000萬2D首日票房紀錄;7天內過4.6億,刷新中國2D電影首周票房紀錄。該片最終取得了近5億的票房。本文來源於《南方周末》,i黑馬分享給大家,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接到《爸爸去哪兒》大電影的監制邀請時,滕華濤想的是:“不在大年初一上,這電影就沒意義了。”緊掐著倒數時間表,2013年12月8日,《爸爸去哪兒》大電影正式在廣州開拍。2014年1月31日,大年初一,影片公映。“這還是電影嗎?”映後,影評人怒發沖冠。這也是電影局審片時的困擾:這顯然不是故事片,但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紀錄片,更不是科教片。最終,《爸爸去哪兒》拿到的許可證是“電審紀字2014年第15號”――劃到了紀錄片里。這部“不是電影”的“紀錄片”,頻頻刷新中國電影的票房紀錄:首日票房9167萬,刷新《私人訂制》8000萬2D首日票房紀錄;7天內過4.6億,刷新中國2D電影首周票房紀錄。和《西遊記之大鬧天宮》一起,兩部影片拉著馬年春節票房一路狂奔,內地影市連續十幾日票房過億,單周票房首破10億。相比“大鬧天宮”籌備3年多、拍攝6個月、後期剪輯15個月,耗資5億人民幣,上映11天後迎來8億多票房;《爸爸去哪兒》2013年11月才立項,拍攝不到5天,預算成本5000萬,12天後入賬6億,難怪嚇著了電影圈。“電影,作為一種最早的長視頻,來到了重新定義的時刻……都是變化的終端惹的禍。這一切都只是開始。”湖南廣播電視臺副臺長、總編輯、湖南衛視總監張華立在“爸爸”公映後第三天,在微博上表態。張華立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票房5億,“完全符合湖南廣電要拍‘爸爸’大電影時的預期”。“我們對電影的命名方式和經驗已經落後了。”一位參與審片的業內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中國越來越大的電影市場,已經具有容納特殊個案的能力。”幹嘛要看爸爸們演劇情片?把綜藝節目改裝成電視劇或電影,這是湖南衛視的老傳統。2006年,天娛傳媒制作了“超級女聲”電視劇;2009年,把“快樂男生”改裝成電影《樂火男孩》;2012年,把“快樂大本營”改裝成電影《快樂到家》,都是這個路數。2013年10月18日,電視版《爸爸去哪兒》第二集收視份額“破十”,飆至11.45%――“快樂男生”收視份額最高時也不過10.1%,“快樂大本營”近年收視份額則一直徘徊在6%~9%。登上大銀幕,成了“爸爸去哪兒”的必然宿命。天娛傳媒總裁龍丹妮和團隊詳細研究了前兩期節目的收視數據。發現《爸爸去哪兒》的確有別於其他娛樂節目:除了覆蓋到“湖南衛視粉”的中堅力量――20~30歲的年輕人外,還分布到了小朋友和老年人。這意味著,《爸爸去哪兒》可能是一部能讓一家人一起看的“約會電影”――要讓一家人約會,“最合適的檔期一定是春節”。但此時距春節只剩三個多月了。團隊是匆忙間拉扯起來的,核心成員是導演謝滌葵的第一季節目制作班底。考慮到大電影的質感,片方找來滕華濤做監制:拍過《蝸居》、《失戀33天》,“跨界”電視、電影,自然加分;《失戀33天》3.4億的票房,也讓龍丹妮看到了“以小博大”的可能性。滕華濤進組時已是11月,這時大家還在討論要做一部怎樣的電影。“一部完整的劇情片”是設想之一,謝滌葵和滕華濤聽他們講那些還在肚子里的故事,有親子的、有穿越的,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兒:“我要是觀眾,幹嘛要進電影院看這些故事?”滕華濤去扒粉絲評論,越扒越堅定:“大夥兒喜歡看的,是在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麽的時候,小孩子突然用他們的思維爆出的那些表現。那不是說幾個特別天才的人坐在一塊兒,編上幾天就能編出來的。”劇組決定,就拍電影版真人秀。不講故事,也是天娛傳媒總裁龍丹妮從《樂火男孩》中得到的教訓。“它給我的兩個啟示是:這個故事本身是不是成熟的?這些演員是不是能夠達標的?”龍丹妮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們當時也許只考慮到了品牌效應,沒能考慮到電影市場本身的規律。”以張傑、魏晨等二十多名“快男”為班底打造的這部3D電影,據報道當年上映五天票房不足300萬元。影片最受詬病的就是“極其山寨的3D效果”和“演員0演技”。拍攝前,預料到選秀出身的這些男生們可能不太會演,導演林華全還特意把電影做成歌舞片,用近一半的時間唱唱跳跳。但“快男們”本身不夠家喻戶曉、粉絲偏低齡,也是一大軟肋。“快樂大本營”15周年時,湖南廣電花八個月時間拍了《快樂到家》。“快樂家族”的演技也沒比“快男”高出多少,但好歹臉熟,湊在2013的賀歲檔里,能拿到1.6億票房也不奇怪。《爸爸去哪兒》的明星基礎和群眾基礎比前顯然有優勢。不用演戲,也讓五對父子大松一口氣。“要真的拍戲,Kimi(林誌穎兒子)可能就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喜怒哀樂。”林誌穎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顯然這件事很難。電影不能太煽情方案確定,距離大年初一只剩下不到兩個半月,真正的挑戰這時才來:怎麽能保證電影如期拍完?怎麽保證足夠火力的宣傳?怎麽保證電影在規定時間內過審?龍丹妮和謝滌葵把各個部門聚在一起開動員會,整整吵了一天。最後拿出一個辦法:按照電影局規定的審批手續倒推時間表。這也就意味著,影片至少要在12月中旬拍攝完畢。2013年12月8日,《爸爸去哪兒》大電影開拍。此時,距離電視版最後一集拍攝結束,已過去兩個禮拜。為了同時捕捉十個主演的動作表情,攝制組最多時出動了23臺KINERAW S35攝影機。以至廣州、北京攝影器材租賃中心的S35幾乎全被劇組租光。謝滌葵團隊拍慣了電視,對電影攝影機不熟。可機器運到長隆,還沒用熱乎,就上了陣。電影要求多:攝影師不能再跟著小朋友奔跑,以免畫面晃動;不能拍穿幫鏡頭,把別的攝影機攬入畫面;要保證電影收音效果,就不能用耳麥,得用往天上舉的大話筒。為了這堆大話筒,又不得不出動十組收音師。後期的音效、剪輯也各分十組進行。“要搶時間,就得人海戰術。謝滌葵和滕華濤達成共識。除了鳥槍換炮,整個拍攝和電視版毫無二致:搶房子、找食材、做任務、做晚飯。剪輯只做了兩個變化:把任務節奏調節得“更電影”一點,在一些段落中,使用了蒙太奇。電影中,王嶽倫做飯,卻一直點火點不著。這時,鏡頭開始在王嶽倫與Angela(王嶽倫與李湘女兒)間有節奏地來回跳切:爸爸點火不著、Angela去睡覺;爸爸點火不著,Angela醒來了;爸爸還是點火不著,Angela去串門……滕華濤希望盡可能保持電視節目里那種“非常溫暖、非常正能量”的感覺。他也像節目里那樣,為每個爸爸錄制了類似於“寫給孩子的信”式的催淚片段,但最終決定棄之不用:“電影不適宜太過煽情。”留在電影中起著催淚彈作用的橋段,後來只留下了天天(張亮之子)給爸爸洗腳。12集90分鐘、收視率首位的預告片張華立一直很清楚,《爸爸去哪兒》票房一旦大賣,勢必會招來批評:“這算什麽電影?”他決定從前期宣傳,就直面這個問題:“我們就堅持這不是一部傳統的電影,我們得明確地告訴觀眾,這甚至算不上一部電影。”電影有的常規探班、影片花絮,《爸爸去哪兒》都沒有。宣傳團隊從2013年11月中旬啟動後,做得最多的事兒是數據分析。分析得到的一個重要信息是:80%的節目粉絲都是女性。這直接決定了大部分宣傳片的風格――音樂總是溫柔輕緩,畫面不是溫情款款,就是夢幻童話的。小朋友各自的特點,也被精確放大。“哪些人喜歡Angela?哪些人喜歡Kimi?喜歡的點又是什麽?”天娛傳媒品牌中心總經理趙暉說,這些都被仔細分析過。網友們喜歡Angela經常冒金句,宣傳片為她設計了這樣的對話:“爸爸,你給我講個故事吧。”王嶽倫:“春秋時期……”“到底是春還是秋啊?”王嶽倫:“有一個諸侯……”“到底是豬還是猴啊?”“這個文案就肯定不適合石頭(郭濤兒子),石頭不是賣萌路線。”趙暉解釋。這段視頻僅在優酷上的點擊量就有50萬。湖南廣電幾乎整臺出動。在湖南衛視常務副總監李浩的協調下,從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小年夜春晚,到湖衛系兄弟頻道,乃至CCTV少兒頻道,都助了“爸爸”一臂之力;考慮到年輕人刷手機的習慣,宣傳方特意找了包括Camera 360、手機QQ在內的18個App合作;同名手機遊戲、圖書也在宣傳期上線……所有宣傳已有的基礎,是熱播了12集的電視版《爸爸去哪兒》。“相當於給電影版做了整整12集預告片。”滕華濤說。為了確保大年初一各院線對《爸爸去哪兒》的排片,劇組和發行公司光線傳媒特意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150多位院線經理到拍攝現場。90%以上的院線經理表示看過“爸爸去哪兒”。大年初一上映頭一天,《爸爸去哪兒》排片量26.18%。這沒能滿足“合家歡”觀眾們的需求,他們在電影院里排起的長龍,甚至嚇走了部分原本打算觀看《澳門風雲》和《前任攻略》的“非合家歡觀眾”――初七“合家歡檔”一結束,後兩者排片量穩步提升,《澳門風雲》從13.02%的排片量一路升至20.58%,《爸爸去哪兒》則從最高時的36.17%回落至21.68%,《大鬧天宮》落幅稍小,但也從33.7%降至24.83%。是中國老百姓饑渴首日票房落幕前,龍丹妮對這部電影的票房預估,是1.5億到2億。這個數字一方面來自《快樂到家》1.6億票房的經驗。另一方面來自一筆“粉絲賬”:電影上映前,“爸爸去哪兒”同名手機遊戲下載量是1億――這是節目的核心粉絲群。考慮到從免費到收費是個難以邁過的坎兒,天娛將粉絲轉換率假定為3%。即便平均票價50元,票房收入也可達到1.5億。臺長呂煥斌和副臺長張華立卻一直跟龍丹妮強調:“肯定票房5億以上。”5億的信心,很大程度上來自第二季《爸爸去哪兒》的招商。就在電影開拍前五天,第二季節目的冠名權被伊利以3.11億的價格買下。“電影又不是一個火星媒介,本質上和電視沒什麽區別。這個節目這麽火,排在好檔期的電影有什麽道理不火?一個餐廳裝修不管如何豪華,吃到嘴里的美味才是硬道理。”張華立對南方周末記者說,至於為什麽是5億?“那是拍腦袋想的”。張華立也拿5億的數字跟很多電影圈的人打賭。得到的反饋卻總是“也就八千萬吧”。張華立賭贏了。可不論是他,還是龍丹妮,也都承認《爸爸去哪兒》只是個案,多少要感謝“中國這個奇特的市場”。“中國的文化消費市場現在很複雜。觀眾買單、消費有著很大的趨同性,票房大賣,並不代表這個作品有多完美,只是能說明現在的中國老百姓對文化產品有多饑渴。”龍丹妮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爸爸去哪兒》上映前一個多月,《中國好聲音之為你轉身》先行一步上了大銀幕,這部號稱要“過十億”的劇情片,首日票房僅80萬。湖南廣電暫時也沒能發現第二個“爸爸”。“首先,它有沒有這麽高的粉絲轉換率?其次,它的故事單獨拿出來夠不夠吸引人?是不是有賣點?”龍丹妮想了想補充,“第三,堅決不能演。也許每個火的節目、品牌,都能找到一個附加的表現方式,只是這個表現方式,我們現在還沒能找到而已。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朱曉佳 李宏宇 | 編輯:luhaitian | 責編:陸海天

案例 爸爸 哪兒 怎麼 賺到 到六 六億 億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334

瑞信陶冬:未來三到六個月 人民幣進一步貶值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868

df3fc20c-6153-45fe-99ad-4cd90dca740b

瑞信董事總經理、亞洲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認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將在未來三到六個月貶值至6.45。

他指出,人民幣對美元升值趨勢逆轉會對所有人民幣資產產生明顯的影響,中國在香港、臺灣和新加坡發行的短期債券尤其值得關註。

但他表示,隨著資本外流速度放緩,人民幣將在四季度反彈至6.40附近。

以下是陶冬的具體分析:

我們認為,在思考如何管理人民幣問題上,中國政府會做出一些轉變。中國當局似乎對人民幣貿易加權匯率更為關註,而非單純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

我們預計,在未來三到六個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將貶值至6.45。我們認為,當前資本外流的速度將在今年晚些時候放緩,繼而中國龐大的貿易順差將驅使人民幣即期匯率在四季度反彈至6.40附近。

人民幣對美元升值趨勢逆轉會對所有人民幣資產產生明顯的影響。我們想特別指出的是,中國在香港、臺灣和新加坡發行的短期債券。在資本突然外流的情形中,匯率走勢預期逆轉可能會加劇亞洲部分小型而又開放型經濟體(對人民幣貶值)的風險曝露。

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近來人民幣屢屢逼近跌停,即期匯率刷新兩年多新低。不少外資行預測,中國放寬人民幣波動區間的可能性正在提升。在通縮壓力的催化下,這可能令人民幣進一步走低。

但中國央行副行長易綱本周二表示,人民幣目前是僅次於美元的強勢貨幣,目前並無有調整人民幣浮動區間的迫切需求,也並未發現人民幣貶值造成資本外流。

易綱還稱,人民幣如今已進入雙向波動期,但基本面持續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支撐。從長期看,人民幣將是一個穩定的貨幣。

2月28日,中國央行在三個月內宣布第二次降息。本周一人民幣下跌0.05%收至6.2730,較中間價折價1.98%。下圖為近期人民幣的走勢:

qq-20150303093302,w_640


tail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瑞信 陶冬 未來 三到 到六 六個 個月 人民幣 人民 進一步 進一 貶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4452

專訪菲仕蘭全球首席執行官魯樂夫:中國三到六線城市高端奶粉供應不足

在空缺2個月後,印度人高瑞宏(Rahul Colaco)將在2017年元旦出任菲仕蘭中國董事長。世界第六大乳企——荷蘭皇家菲仕蘭全球首席執行官魯樂夫(Roelof Joosten)12月6日宣布上述任命。

魯樂夫當天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表示,換帥不會影響中國業務,目前中國本土化正加速落地,菲仕蘭將其在荷蘭的管理模式整體複制到與輝山乳業(06863.HK)成立的合資公司,已推出首款“中國版”的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未來將進一步加強中國業務,在深耕三到六線市場的同時,將進一步拓展非奶粉業務。

2014年10月,菲仕蘭公司宣布與輝山乳業簽訂協議,成立合營企業為菲仕蘭中國生產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及經雙方同意的其他產品,雙方各占有合資公司50%的股份。而這也被認為是菲仕蘭公司在中國本土化戰略的開始,但此後2年,雙方一直未有進一步的動作。

魯樂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前期的考察花了更多的時間,作為本土化戰略的第一步,今年9月份開始,合資公司已經推出了首款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雖然沿用了菲仕蘭的子母(dutch lady)品牌,但采用了中國本地奶源生產,管理制度則完全複制荷蘭全產業鏈管理體系。根據分工,輝山乳業按照荷蘭的質量控制體系和標準生產原奶,並提供給合資公司生產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合資公司再將產品進行銷售。

在魯樂夫看來,聯手輝山乳業推出子母品牌,一方面希望通過和輝山乳業合作,從本土乳企的市場份額競爭中占得一席之地;另一方面意在借助荷蘭管理,幫助重塑國內消費者對本土品牌的信心,畢竟信心的恢複也有利於國內奶粉市場的擴容式增長。

乳業高級分析師宋亮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菲仕蘭和輝山乳業都屬於全產業鏈型乳企,不同於傳統外資乳企如惠氏、美贊臣等在華建廠的本土化模式,雙方共同成立合資公司。一方面菲仕蘭可以利用輝山乳業的奶源優勢,同時規避貿易帶來的不確定性;而另一方面,輝山乳業也可以學習菲仕蘭先進的管理經驗。

據了解,子母牌奶粉已首先在湖南、四川和重慶三個省市進行銷售。魯樂夫告訴記者,預計明年將把鋪貨範圍擴大至華東和華南。

區別於菲仕蘭旗下美素佳兒系列,子母品牌定位則針對三到六線市場的高端消費者。今年6月,菲仕蘭宣布牽手蘇寧易購,借助其電商渠道拓展至農村市場。

對此,菲仕蘭大中華區高級副總裁楊國超解釋稱,菲仕蘭現有的兩款核心產品都以一、二線城市為中心,進而借助電商和母嬰渠道向周邊三到六線市場輻射。菲仕蘭市場調研顯示,三到六線城市對高端進口奶粉並非沒有需求,而是由於多數進口品牌渠道未能下沈到這一市場,導致市場供給存在問題。

與此同時,在三到六線市場,大量進口的代工品牌和中小品牌或無法獲得配方註冊許可,面臨淘汰。對於目前整體增速只有5%左右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而言,這也意味著新的增量市場。

魯樂夫表示,由於配方註冊制新政,2017年將是充滿變化的一年,很多品牌可能會抓緊時間清庫存,對市場有一定的影響。但是從長遠來看,本土和國際的優秀品牌都會去搶占更多的市場份額。而二孩政策的利好會在2018年顯現,屆時中國的配方奶粉市場會迎來快速增長。

宋亮表示,目前菲仕蘭的核心產品主打是一、二線市場,如果子母品牌能將三到六線市場培育成熟,將會給更多產品進入創造機會。

過去三年中,菲仕蘭在中國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攻城略地,從市場的後入者到排名市場占有率前三。尼爾森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份,美素佳兒在中國市場份額達到8.2%,排名惠氏和美贊臣之後。

接替大中華區前任董事長邱肇祥的高瑞宏,是現任菲仕蘭尼日利亞董事總經理,曾擔任菲仕蘭馬來西亞董事總經理職務,在快銷行業有豐富的經歷。高瑞宏在馬來西亞和尼日利亞擔任總經理期間,公司業績出色。更重要的是,高瑞宏曾負責過多種乳制品和食品業務,而這也符合菲仕蘭在中國的發展策略。

記者了解到,奶粉之外,魯樂夫對於中國市場還有更大的計劃,根據安排,除了做好嬰幼兒配方奶粉業務外,高瑞宏還將負責餐飲渠道,常溫奶、奶酪等新業務,並管理和輝山乳業的合資公司。

中國市場已經成為菲仕蘭公司增速最快的市場。魯樂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5年,中國市場為菲仕蘭貢獻了10億歐元的銷售收入。2016年初,為了專心推進消費品業務的擴張,菲仕蘭成立了中國業務集團,剝離了傳統的乳清粉等配料業務,而今年包括奶粉、液奶在內的業務也獲得兩位數的增長。目前中國業務中,95%來自於嬰幼兒配方奶粉,常溫奶和奶酪、煉乳等品類所占的比例並不高,不過魯樂夫認為,相比增速,更看重附加值的增長。

專訪 菲仕 仕蘭 全球 首席 執行官 執行 魯樂 樂夫 中國 三到 到六 六線 城市 高端 奶粉 供應 不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47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