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宜花創始人榮超:別鬧了,哪有什麽融資秘訣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6/1012/159181.shtml

宜花創始人榮超:別鬧了,哪有什麽融資秘訣
黑馬成長營 黑馬成長營

宜花創始人榮超:別鬧了,哪有什麽融資秘訣

投資人:不是媳婦,而是親媽

來源:黑馬成長營

口述:宜花創始人榮超

“我的天使輪融資是在黑馬營的課堂上拿到的。

我清楚的記得,那是在2014年8月2日,我們九期學員在資本模塊的課上做融資路演,大家都推舉我去講講,於是我就上臺講了15分鐘。那天剛好是七夕,我給現場每人發了一枝藍色妖姬。

當時,我的業務完全是嘗試性的,也是第一次公開說出來,結果就獲得了4家機構的投資,包括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老師,還有真順基金、黑馬基金等......."

創業的里程碑有兩種,一種是IPO,一種是並購,我還沒有走到終點。大家都覺得我好像已經非常順利了,但其實融資真的不是秘訣的問題,究其核心還是企業到底是否有價值,能否控制好節奏。以下來自榮超在黑馬成長營第13期"資本模塊"的分享。

創業在不同階段,也有不同的價值訴求

恩1

 天使輪:團隊靠譜,小跑模式 

天使輪融資首要是看人,其次是模式驗證。投資人每天收到的BP數不勝數,在沒有業務、沒有數據的情況下,投的完全就是創始人的智力和經驗。所以,拿到天使投資的項目,往往都是創始人的背景非常強,整個團隊都特別厲害。“xx公司創始人團隊”、“連續創業6次的失敗者”、“團隊都是海歸碩士”在投資人面前都是很好的簡歷。

如果創始人和團隊不強、不厲害怎麽辦?那就需要把業務稍微往前跑一跑。

對於已經輸在半個起跑線上的創始人,如果發現你的BP不能吸引投資人,就別再反複地琢磨BP了,一定要去跑小規模的模式驗證,否則BP再完美也沒人敢投。這個邏輯其實很簡單,因為現在所有的BP都是有套路的。

我舉個羊肉串的例子。羊肉串屬於大消費產品,大消費最關鍵的是用戶量,所以做羊肉串的早期商業模式是先讓大家免費吃,大家覺得好吃就會去網上擴散找來更多的人吃,然後就可以去整合上遊供應鏈,羊肉比別人還便宜,甚至自己養出的羊比別人的羊都好吃,然後再繼續擴品,除了羊肉再做羊湯,變成巨大的飲食集團,為全中國人民的生活健康而努力。

這就是投資人眼中的BP,所以大部分投資人已經沒有心情去想一個完全沒有經過驗證的事。而所謂驗證就是先把一串羊肉串烤好了,這在早期就已經是非常難的事情。為了讓投資人證明自己,要麽讓他嘗一口好不好吃,要麽告訴他別人每天賣100串,我能賣1萬串。

在驗證的過程中,有兩個特別值得註意的問題,一是牛吹得太大,二是行業天花板太低。有人賣煎餅融了1.8億,但即使不停地變革,最終也只能是一門生意,要靠它撐起一個商業模式就比較匪夷所思了。

當你覺得天使輪一切都準備好了,最好的融資方式就是去參加各種路演、大賽。如果參賽了幾回發現都晉級不了,就不要去找投資人了,投資人見一個少一個,不如坐下來好好想一想是不是真的有問題,錯了還能及時改正。

A輪:數據驗證,抓緊找人

如今的融資市場不比當年,一言不合把投資協議撕了的、反悔撤資死活不投了的現象非常多,所以一定不要糾結估值的問題。其實每個創業公司可能都有咬緊牙關的這一天,那個時候你還會糾結是放5%還是20%的股份出去嗎?

創業公司的創始人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吹牛的速度太快,業務趕不上。拿A輪的錢之前,關鍵就是要把你在天使輪吹過的牛實現了。市場火熱的時候,很多項目完全沒有跑通,甚至光靠吹牛就拿到錢了,但在市場偏冷的時候,投資人眼中最有力的證明就是數據。我們應該從始至終去抓數據,別抱有僥幸心理。即使你沒有完美的團隊,沒有良好的表達能力,但是當你把數據展現出來的時候,這一切都結束了。

當然,數據千萬不要作假,作假會讓人非常痛苦。從投資人的角度上來講,投一個公司投的是它的成長性。你跟投資人說,我的數據雖然只有100萬,但這只是在海澱區做的,所以我在北京市能做2000萬,在全國能做4個億,這就足夠了。創業是一個長跑,早期做得太爽了,後期就會非常難受。一共100萬用戶的市場,你花6個月就做到80萬,後邊幹啥去?

恩2

數據的核心在於你能否挖掘出它的價值,通過營業數據、成本結構等去證明你的模式,而不是去有意識地迎合投資人。我特別建議大家去找專業人員來管公司的數據,我們曾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做了一張表,這張表拿出去1星期我們就拿到TS(投資意向書)了。有些公司如果早一點看數據,就會知道商業模式是不可能成立的,手里有錢就該抓緊轉型,這樣還有機會翻盤。

融A輪的時候,創始人一定要下特別大的力氣去找人。雷軍說過,CEO的工作就兩個:一個是找錢,一個是找人。早期的我跟大部分創業者一樣,覺得不上一線帶著兄弟們去打業務,這個公司能好嗎?幹到B輪以後我發現,確實應該早點花大量的時間去找人。

很多投資人到後期會特別關註你的團隊建設。一定要積極地找、不停地找。我實際上是到了A+輪的後半期才意識到這個問題,業務從100萬跑到1000萬很爽,從1000萬跑到2000萬跟玩似的,從2000萬跑到4000萬的時候跑不動了,大量人員上的空缺,問題就出現了。

 B輪:複制擴張,琢磨盈利 

到B輪的時候,創始人就要考慮業務到底能不能複制,複制完了以後有什麽樣的效果,以及會產生什麽樣的協同?以前大家都知道宜花在北京非常厲害,客戶反應很好,但那個時候我們都還沒有進入上遊市場。當時的策略是等“北上廣”都有銷量的時候,再到上遊去打市場,這樣代價最小、速度最快。後來事實證明,當我們每天的鮮花處理量將近80萬枝的時候,雲南當地的航空資源、屬地資源等各方面資源就逐漸向我們敞開了,而不是需要花很大力氣去改造。

這其實就是B輪投資人考察的擴張可能性。與此同時,創始人需要在這個階段開始有計劃地考慮盈利。雖然有的項目天花板很高,融資輪次很多,需要長期資源來構築,但並不是每一個項目都可以像滴滴、京東、亞馬遜這樣,有投資人不斷填補虧損,支持你跑到終點。

宜花就是賣鮮花,好像這個2B市場做到底也就300多億。我可以跟投資人說做完鮮花做綠植,做完綠植做種苗,做完種苗做花卉旅遊,但投資人一天看的BP比你能想到的要多得多,他是不會相信這一切的。所以,最務實的問題就是市場會不會增長,以及什麽時候盈利?

很多創始人抱怨,為什麽別人公司什麽都沒有還融那麽多錢,我的公司這麽好估值卻這麽低。這個時候,你不要過於執著,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市場份額、不同的局面決定著不同的企業未來。如果你真的覺得自己特別好,那最好在天使輪就跟投資人說清楚,客戶獲取成本是多少、多長時間能占領多大市場份額。創業越到後面,就越需要有明確的數據和計劃。天使輪的時候,你可以大言不慚說自己沒經驗;當你做到B輪的時候再說這話,就非常不負責任了。

恩3

 C輪:細化數據,扭虧為盈 

宜花在融資的時候,我每說一句話之前都要去找數據團隊核算一下,一個特別小的答案都要非常謹慎,因為企業大了一定要言出必行。我覺得融資還是要本著一個態度,就是要真實。

宜花最新一輪融資大概聯系了120個投資人,我親自講了120次BP。以前天使輪、A輪的時候我還可以講自己偉大的夢想,到了C輪就只剩下數據和錢。投資人在乎的一切都是你的精細化運營管理,早點兒把基礎數據做好,到後期會給投資人特別堅定的信心。讓他們認識到你是一個有預期回報的項目,就夠了。

我建議企業從A輪開始,就找一個合適的FA來幫自己管理數據。C輪的時候請一些大的、有實力的FA,這樣會極大提高企業的運營效率。宜花現在的數據可以精細到每天每一個城市的每一枝花的成本,而不是泛泛地做一個表。大部分公司死在C輪的時候,其實就是沒算清楚賬,一個月都燒8000萬、一個億了,還在往前跑,這個時候如果融不到資就摟不住了。

大多數公司到C輪,還有一大命脈沒有解決,就是真真正正地盈利。這是企業經營一個最後的里程碑,再往後就是擴張性和合規性的問題了。宜花的節奏是到了B輪以後、C輪之前就開始向盈利轉向了。我們的判斷是資本不會支撐我們融那麽多輪,必須要盡早扭虧為盈。

從資本市場的情況來看,市場一旦遇冷就會導致:第一,融資時間變長,原有的融資計劃會被打亂;第二,融資額度減少,拿到的錢可能不夠花。這時最好的方法就是加強現金流管理,把手頭的現金流拆分成24份,每個月燒滿配額就停止。此時,你會面臨非常大的取舍,業務是不是要收縮、要不要裁員、市場會不會有負面聲音?我的經歷是,這時候不是考驗情商和智商,而是逆商。誰夠狠,誰有決心,誰就能活下去。

宜花的經驗是:要把固定成本降到最低,只要能覆蓋住可變成本,我的業務越多就越能賺錢。

宜花已經從望京SOHO搬到機場附近,剛搬去的時候我們一個主力研發工程師就坐在一個破紙箱子上在編程,你能想象我們已經是一家估值接近10億人民幣的公司嗎?市場經常就是這麽一個狀態,你逆流而上往往是上不去的,這就要控制好自己的節奏。從投資機構角度來講,他們對有足夠應變能力和決心的公司都是看好的,對能主動調整的公司也是打正分的。

投資人:不是媳婦,而是親媽

投資人永遠是最堅定地支持所投公司的人。投資人如果以控制這個公司為目的,他幹嘛還做投資,自己開一個不就行了嗎?所以,融資首先要擺正態度,如果你跟投資人有敵對情緒,你就不要拿人家的錢。

你拿投資人錢實際上拿的是什麽?如果只是要他的錢,我覺得這是下策,我們要的是投資人的經驗、資源和錢。投資人提的大部分意見,你都要踏踏實實地聽,聽完以後靜下來去想他說的對不對。創業者在早期如果能把投資人當做公司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所有決議與投資人達成共識,企業運營效率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創業公司最大的勝算,就是打敗傳統人在傳統領域的傳統思維。這不是靠我們一個創始人能搞定的,你需要借助投資人的資源來幫助企業,在智力上跳出行業和領域,站在一定高度上全盤分析、制定戰略。投資機構掏了錢,當然希望能夠保證錢能收回來,所以他在處理問題時候的態度和方式都是非常優良的,會幫著你的企業往前進。

恩55

企業本質:尋求價值,做好自己

宜花做了這麽長時間,融資了這麽多輪之後,我發現其實把太多的精力放在融資上是錯誤的。一個公司實際是一個創始人,在這一生中最完美的一件藝術品。所以,我們要把絕大部分精力放在如何雕琢這件藝術品上,融資只是在銷售這件藝術品,我們要尋找這件藝術品的價值,也就是尋找企業的價值。

其實,宜花在歷次融資中的認識和經驗都不是真正的關鍵點,核心還是在於宜花是一家極具企業價值和社會價值的公司。我們的商業模式不傷害任何人,我們給花農提供了一個更穩定的生活渠道,保證他們能夠得到一個穩定的收入;對花店和花藝師來講,我們減少了很多他們在購買中的困擾;最終消費者購買鮮花的質量好了、品種多了,價格還降低了。這是我們創造的價值。

互聯網的“去中間化”過程,並不意味著要把中間環節全都幹掉。如果你懷著弄死別人的心態去做事,企業血液中就流著仇恨的基因,就越沒法成功。融合、吸收、標準化才是正確的方法,給到中間環節好的待遇,反過來才能幫助企業自身獲得更多的產品和流量。

所以,我們與其花大量時間去琢磨自己的商業模式、BP邏輯結構,不如把精力花在自己企業能力的建設上。如果你知道自己企業的核心價值,就按照這個核心價值去打造,只要這個問題想通了,融資並不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融資 宜花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宜花 創始人 創始 榮超 別鬧 鬧了 哪有 什麼 融資 秘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427

別鬧,人工智能還不是萬能的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120/160966.shtml

別鬧,人工智能還不是萬能的
華創資本 華創資本

別鬧,人工智能還不是萬能的

隨著人類掌握了越來越多機器學習的算法,它們的構建方式變得越來越重要。

本文系華創資本(ID:ChinaGrowthCapital),授權i黑馬發布。

隨著人類掌握了越來越多機器學習的算法,它們的構建方式變得越來越重要。機器學習的基礎是人類收集的數據,當人類將越來越多的控制權交給運算法則時,若不加以全面的考慮,人工智能也會像它的制造者一樣充滿偏見。

以貌取人是不是AI

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道,幾位中國學者近日對外宣布,人工智能已經在面部識別上發展到新階段:即可以通過照片推斷出女性的性格。或者說,通過訓練數據中的標記,人工智能可以推斷出年輕人對女性“以貌示取人”的標準。

三位來自上海交通大學的研究人員通過百度搜集了3954張女性照片,他們給這些圖片中的人物進行個性描述,所有這些情緒標簽被研究人員分為兩組:S+為“積極”範疇,包括“純粹”、“溫和”、“甜美”、“無辜”、“自然”等;S-為“消極”範疇,包括“做作”、“浮誇”、“虛榮”和“賣弄風情”等等。

86748112907334977

試驗中S+級和S-級的女性圖像

他們將照片分為兩類以後,將這些照片輸入卷積神經網絡(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其中2000張照片進入S+類別,1954張照片進入S-類別。

在把這些圖片提供給神經網絡之前,研究人員讓22位男大學生檢查並確定這些標簽是準確的。這些僅從相貌得出的推斷要用於訓練神經網絡,直到這個神經網絡也可以通過相貌推斷性格。

在整個3954張照片中,80%的照片用於神經網絡的訓練,10%的照片用於核對程序,而剩下的10%的照片用於檢驗這個最新的人工智能程序,最終的檢驗正確率達到了80%。

12月中旬,該團隊在在線開源的雜誌“arXiv”上發表了這一研究成果,這篇名為《對有吸引力的女性面孔的心理印象的自動推理》

(Automated Inference on Sociopsychological Impressions of Attractive Female Faces),目前還未在其他有影響力的科學雜誌上公開發表。

《每日郵報》的評論表示:盡管我們承認機器確實擁有了識別人像的能力,但是一想到用相貌判斷性格這個非常主觀的問題,我們就覺得這個研究非常不可接受。 

罪犯的長相能不能靠機器判斷?

事實上,這三位研究人員在幾個月前還做出一個通過相貌判斷一個人是否會犯罪的系統,當時也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這項研究采集了1856名年齡在18-55歲之間的中國公民的照片,其中有730人是罪犯。當然,為了確保數據的準確性,這730個罪犯不包括犯罪嫌疑人,只包括那些已經被確定為罪犯的公民。

866075952005528607

用於分析的部分“罪犯”樣本

這些被采集的中國公民的照片全部被輸入到計算機中進行統計,計算機通過4種算法分別對這些照片里的公民面部特征進行準確的分析,根據分析得到的結果來推斷出罪犯的共同面部特征:

那些嘴巴很小、嘴唇微微上翻、兩眼之間距離比較近的人,他們是罪犯的可能性要遠遠高於其他特征的人。

這項技術得到了一些反對者的激烈指責,他們認為,這項技術只是一項最基礎的研究,而且是帶有偏見色彩的。如果把這項技術應用到現實世界中來進行罪犯的認證,將是一件十分荒謬的事情,因為它非常有可能錯誤的識別罪犯,讓好人蒙冤,讓真正的罪犯逍遙法外。

俗話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僅僅憑借一個人的長相,就給他扣上罪犯或者騙子的帽子,未免太荒謬了。

巧合的是,這項研究成果同樣發表在“arXiv”上,到現在為止同樣沒有被其他專業雜誌正式發表。

人工智能為什麽會被公眾指責?

在2016年9月舉行的一項叫做Beauty.AI的選美大賽上,人工智能計算機對來自全世界年齡在18-69歲的自拍照片進行了收集,並對這些照片進行了評判。當結果公布時,似乎出現了一些意外,因為機器人根本“不喜歡”皮膚黑的人,所以,所有黑皮膚的照片都被篩掉,機器人對於黑皮膚的人存在著一些偏見,當時引起了評論的廣泛不滿。

328671423631974888

Beauty.AI所收集的部分女性自拍照

盡管大多數的參賽者都是白皮膚的人,但是,其中大部分的印度和非洲的黑皮膚的人提交的照片全部被篩掉了。可能因為大多數參賽者都是白人,所以人工智能算法也就默認了白皮膚的人比較好看,才導致了黑人照片被篩掉的情況。

Beauty.AI選美大賽的首席科學官Alex Zhavoronkov說:“如果在你采集的數據庫中,沒有足夠多的不同膚色的數據,那麽人工智能計算機機器人就會產生有偏見的結果。”

189280976071219412

實際中的選美比賽

所以,如果想要利用一個算法對一組數據進行識別時,如果某種類型的數據不夠多,就有可能會產生一個有偏見的結果。

事實上,同樣的問題已經在谷歌的“Deep Dream”實驗中得到了體現。2015年6月,谷歌利用人工神經網絡創造出可以識別不同圖像內容並自行加工作畫的“Deep Dream系統”,為互聯網開拓了又一個“魔性”的時代。之所以這麽說,是因為這個人工智能系統真的是被玩壞了……

319517336758750811

這幅梵高所作的《星月夜》,里面的星星和建築都已經被各種不知名的狗、汽車、小鳥和眼鏡所占據,十足一副恐怖電影的截圖,這種超現代的畫風簡直不能再詭異了。

390551244855689002

這幅美國國旗也不能幸免,全被“Deep Dream”畫成了狗、蟲和人的腳,當然還少不了各種奇怪的花紋、亮斑和眼鏡……看完上面這兩幅圖,簡直想不起它們原來到底是怎樣的了,簡直洗腦之極!那麽問題就來了,到底這個先進的具有自學能力的智能系統到底是怎樣畫出如此魔性的作品的呢?

谷歌自己回答了這個問題,原來,該算法是在開源的數據庫ImageNet進行訓練,它里面有成千上萬張的狗照片,所以AI變得更容易在其他情況下識別狗模式。

已經有很多人工智能的研究者遇到很多之前不一樣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到現在也沒有在本質上得到解決。首先互聯網的博弈性特別強,它是動態而不是靜態的,這在互聯網廣告里體現的更加明顯。此外,互聯網的數據量要比語音和圖像大的多,但是這種大數據的狀態很模糊,實際數據反而更稀疏,應該如何解讀?

回到之前谷歌“Deep Dream”遇到的問題,很多人觀察過自己的孩子,他們看到動物一眼就能認出來,而之前孩子的經驗可能只是從圖畫書上看到已經變形的動物圖片,而機器目前還只能用海量的有效數據“餵”出來才能實現圖像識別。

所以,在讓機器變得更聰明之前,是不是應該先搞清楚人到底是怎麽做到這些的?

機器 算法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別鬧 人工 智能 不是 萬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344

摩拜和ofo到底哪家強?誰都別鬧,我們用數據來說話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622/163729.shtml

摩拜和ofo到底哪家強?誰都別鬧,我們用數據來說話
Cheetah Lab Cheetah Lab

摩拜和ofo到底哪家強?誰都別鬧,我們用數據來說話

數據才是硬道理。

來源 | Cheetah Lab(獵豹全球智庫)

 作者 | 余然

近日,投資方為自家產品站臺,讓摩拜和ofo的爭鬥正式浮現在了公眾面前。

動圖

ofo方的觀點在於,目前ofo市場占有率已是頭名,摩拜已無機會;摩拜方的觀點在於,ofo的車沒有物聯網基因,未來想象空間不夠。而背後爭論的核心在於,共享單車的未來在哪?

Cheetah Lab(獵豹全球智庫)結合libra大數據平臺數據,從市場現有狀況以及公開資料,重點分析摩拜與ofo,展望共享單車市場走向何方。

Part1 

摩拜vs ofo 誰代表共享單車的未來?

昨日“馬虎互懟”,爭的不僅僅只是單車市場的輸贏,而是誰代表未來?

2.webp

從數據來看,ofo和摩拜已經占據了市場頭羊的位置,並且兩者在不同方面各有優勢,目前屬於難分高下的狀態。但雙方未來的道路已經顯現。

Cheetah Lab認為,摩拜和ofo的爭鬥必將會持續下去,直到一方堅持不下去,或者雙方合並。

ofo活躍滲透率占優 摩拜人均打開次數高

3.webp

4.webp

ofo成立稍早,起初瞄準與校園共享單車,直到2016年初才在社會開始投放;摩拜誕生稍晚,但誕生之初就是瞄準著在社會投放。

2017年3月之前,摩拜的活躍滲透率始終領先於ofo,直到今年3月,ofo得到了滴滴領投的D輪4.5億美元開始發力。其後,ofo推出了一系列的大力度的免單、優惠活動,最終在3月中旬超越摩拜。

目前看來,ofo的活躍滲透率稍微領先;但摩拜在周人均打開次數上占有優勢。活躍滲透率領先意味著有更多的用戶使用ofo,而更多的人均打開次數意味著更高的用戶粘性。雖然目前摩拜、ofo各有優勢,但現在就斷言誰力壓誰為時尚早。

融資比拼:規模相仿 燒錢誰也燒不死誰

5.webp

數據來源:IT橘子、公開資料整理

6月16日,摩拜宣布完成新一輪6億美元融資,本輪摩拜融資由騰訊領投,摩拜截至目前融資已經超過10億美元,融資後,摩拜估值在20億到30億美元之間。而據業內分析,目前ofo的估值也在20億到30億美元之間,據傳言,ofo目前正在接洽新一輪的投資。

昨日的“馬虎互懟”也側面反映出,ofo和摩拜都並不滿足與現在的市場地位,都不願將這個風口上的市場拱手讓人。

摩拜的目標是用專屬的封閉場景去創造一個類似於滴滴的超級移動入口,而ofo想做的是做一個單車的大共享平臺。雖然戰略方向不同,但是繞不開的都是鋪量、投放。

從上面的表格中,我們也看到摩拜和ofo背後都有幾十家投資方在支撐著,而摩拜背後的騰訊,ofo背後的滴滴、阿里巴巴又能提供巨大的流量支持。到了現在這樣的節點,誰也不想輸給誰,而拼燒錢,誰也燒不死誰。

用戶比拼:ofo用戶年輕化 摩拜職場人士多

6.webp

從用戶畫像來看,ofo代表未來的年輕用戶更多,而摩拜變現能力強的成熟用戶較多。

ofo的24歲以下用戶要多於摩拜,這或許是因為ofo多元化的產品特性有關。例如ofo除了主打車型外,會在市場上投入公主車、肌肉車,和700bike聯合推出一些新穎的車型,這些車型吸引了不少年輕用戶。或許是由於車型輕便的原因,ofo中女性用戶占比稍高於摩拜。

摩拜用戶在24歲以下區間的用戶沒有ofo那麽多,摩拜用戶在25~30歲,31~40歲高於ofo。25~40歲這部分用戶都較為成熟,通常是已經在職場工作過一段時間,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和消費能力。

運營推廣:摩拜的敵人叫“造價” ofo的敵人叫“時間”

從造價方面來說,ofo勝出一籌。

ofo的最大優勢在於低成本,市場預估ofo的單車成本為300元,同樣的資金下ofo可以投放更多的車輛,低成本對於市場爆發期的快速投放顯然非常重要,這也是ofo目前增長如此迅猛的主要原因。

摩拜在造價方面顯然沒有優勢,即使是造價更低的Mobike lite版,造價也達到了500元,因此摩拜也不可能像ofo一樣迅速的鋪量。

可如果再時間拉長,造價的優勢或許就沒那麽明顯,低成本反而會成為隱患。

在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型中,除了騎行人次和頻次,最重要的成本就是單車折舊,在這點上ofo要遜於摩拜。

據財新調查文章,市場預估ofo的年折損率為10%到20%;摩拜車輛的前後多批成本差異較大,但年折損率相對更低。

這也就是說,ofo如果需要保持領先優勢,就必須持續不斷的像市場投入新車輛以彌補折舊後無法使用的車輛,如果戰線繼續拉長,摩拜在運維方面的優勢便會越發體現,這大概是ofo方面不想看到的,也是這或許也是ofo如此急切的想結束戰鬥的原因。

未來想象空間:差一把智能鎖差了多少?

7.webp

ofo的核心優勢在於快速鋪量,以數量取得優勢。大數量及大平臺,大平臺及大流量,大流量就意味著更多的收入。這樣的例子在中國互聯網有太多,例如快手、wifi萬能鑰匙、開心消消樂等,都曾經走過相同的道路。ofo會沿用相同的路徑嗎?按照現在的趨勢,非常有可能。

摩拜方面承載的,則是摩拜和騰訊對於物聯網的設想。摩拜與ofo的最大區別在於摩拜可以實現對車輛的精準定位,這是物聯網的基礎之一,定位車輛使得調度運營成為可能,車輛不易丟失、被偷盜,降低了運維的成本。

摩拜投資方的愉悅資本創始人劉二海曾公開透露:“騰訊沒有選擇ofo的原因在於,他們認為ofo並無技術驅動的基因。”騰訊投資摩拜的主要動因,或許就是其物聯網擁有帶來數據的潛力。正如,凱文凱利的那句“一切生意都是數據生意”,騰訊或許已經謀劃好了怎麽運用摩拜帶來的物聯網數據,現在只是默默的等待變現的那一天。

ofo與摩拜差的只是一把智能鎖,卻丟失了更大的想象空間。

海外市場?現在只是噱頭 當下核心還是中國

雖然摩拜和ofo都在海外城市有投放,但Cheetah Lab認為這並不代表其今後爭奪的焦點會從中國市場轉移。

首先是用戶需求的問題。共享單車雖然已經成為了中國用戶的需求,但我們無法直接斷言海外用戶對自行車有怎樣的需求。例如,英國、法國目前自行車租賃項目多為政府支持的有樁自行車,發展時間較長,布點也比中國完善。國外用戶對無樁共享單車的需求究竟有多大,這是一個疑問。雖然摩拜和ofo都融了大量的錢,但其能否有資源和人力在國外市場鋪量燒錢,複制像中國市場一樣的培養用戶習慣的方法,這個也是存疑的。

其次是支付方式的問題。過往的紅包大戰、網約車大戰大大推進了中國移動支付體系和培養了用戶移動支付習慣,也為共享單車的爆發提供了良好的基礎。但在征信體系較為完善的國家,例如美國,用戶的支付習慣是依賴信用卡為主,而這或許在短時間內難以改變的。

還有就是水土不服的問題。全球各地對自行車的法規不一樣,例如英國對自行車騎行有著比較嚴格的要求,其中一條,夜間騎行自行車必須開燈,包括一個白色的前燈和紅色的後燈。共享單車如果需要在海外發展,一定是需要遵守當地法規,並做一些改版的,而改版就意味著需要提高制造和維護的成本。在市場前景不明晰的情況下,相信摩拜和ofo都不會盲目的在海外進行投放對決。

因此,Cheetah Lab認為,目前共享單車在海外的布局,更多是為了提升輿論的影響和融資的宣傳,其核心爭奪市場依舊在中國。但我們也不排除未來兩者會在海外某個區域市場掀起一場大戰的可能。

現狀小結:ofo占據數量優勢 摩拜的想象空間更大

目前,摩拜和ofo仍在近身纏鬥,誰也沒有絕對的優勢。摩拜融資略有優勢,或許會在投放方面刷出一波小高潮追上ofo;ofo的智能鎖說了很長時間,或許也會在近期有相關產品推出,補齊和摩拜的技術差距。這些都是不定的因素。

只是兩家目前似乎還將註意力放在了輿論場上,網上一搜摩拜或者ofo,出來的都是各種都是關於兩家的各種公關稿和小黑稿,什麽“力壓”、“遙遙領先”、“望塵莫及”等詞語著實辣眼睛。

Cheetah Lab希望兩家回歸商業本質,用產品說話,不好嗎?

Part2 

共享單車市場:市場霸主形成 頭尾分明

誰也不曾這樣想到,中國會以共享單車方式重新變成自行車大國。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興起,共享單車2017年一季度開始爆發,雖然半路遇上各地政策限制,但是仍然阻止不了火熱的資本之風將共享單車吹成當下最火熱的風口。

去年9月,朱嘯虎曾經放出豪言要讓共享單車戰鬥在90天內結束。過去了好幾個90天,共享單車大戰不僅沒有結束,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入局者越來越多,牽扯利益方越來越廣,市場上從僅有摩拜和ofo兩個玩家,增長到30多家共享單車平臺。Cheetah Lab選取其中Top10進行分析。

8.webp

9.webp

相比於今年《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app排行榜》ofo、摩拜、小藍單車成為上漲最快的三個共享單車App,其余App略有漲幅,有的還出現了下降。

摩拜和ofo組成了第一集團,與其後的各種單車形成了明顯的差距。摩拜與ofo目前是市場中毫無爭議的巨無霸。但共享單車的第二集團中的新變化也值得註意。

App的打開次數是共享單車日均單量和用戶粘性的另一個側面反映。相比《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app排行榜》中的共享單車排行榜,各家共享單車的周人均打開次數都有一定的上升。共享單車市場已經過了啟蒙期,用戶教育已經完成,目前共享單車已經變成了用戶的切實的需求。

從周人均打開次數上看,各家都差不多,除了永安行和哈羅單車,各家共享單車幾乎都在14次以上。摩拜和享騎電單車達到了21次以上,平均每個用戶每天會打開3次以上。

10.webp

小藍單車、酷騎單車、永安行、哈羅單車組成了第二集團。第二集團的活躍滲透率明顯落後於第一集團,和第一集團相比,第二集團的活躍滲透率相比於一季度末尾略有上漲,但並沒有很大程度的變化。

第二集團中,小藍單車躍居成為第三,是二集團中上漲最快的。小藍單車A輪融資4億元,是第二集團中融資最多的,除此之外,小藍單車還與阿里巴巴芝麻信用打通,可以無押金用車。有了資金支持和阿里巴巴的背書,或許是小藍單車得到快速增長的原因。

永安行雖然在2017年3月完成了A輪融資,但其後永安行宣布因意見分歧,暫緩對無樁共享單車的投放;另外永安行還卷入了一場專利侵權訴訟,雖然最後以永安行申訴而告一段落,但種種因素疊加起來,永安行的活躍滲透率也因此下降。

永安行成立於2010年,最早與政府合作,運營有樁公共自行車系統,但其在共享單車領域入局並不算早,雖然有著共享單車的標簽,但共享單車2016年收入在永安行主營業務占比僅0.12%。目前,永安行宣布重啟IPO進程,然而其在招股書中卻沒有再提“共享單車”的概念,卸下共享包袱或許對永安行的發展更好。

從活躍滲透率走勢中不難看出,酷騎單車和哈羅單車是共享單車較晚的入局者。依靠資本的力量,酷騎單車和哈羅單車獲得了快速的增長。目前酷騎單車和哈羅單車的活躍滲透率,已和去年11月時的ofo差不多。而它們也代表了一些看到資本風口後入局的創業者,風口還還有時,依靠資本的力量迎風起飛,但是風口之後呢?

Part III 結語:

未來半年或是洗牌期

共享單車的火爆,從各個方面影響了中國用戶的生活。

共享單車救活了傳統的自行車工廠,掠奪式的搶走了自行車店零售店、代理商的飯碗;共享單車改變了中國用戶短途出行的習慣,幾乎取代了摩的司機;傳統單車修車鋪幾乎沒了生意.....各類app為了搭上共享單車這股風口,也紛紛接入共享單車,例如百度地圖就開放了入口,接入了摩拜和ofo,更不用說投資了ofo的阿里巴巴將支付寶開放接入ofo。

共享單車確實為中國用戶帶來了方便,但不容忽視的一點是,共享單車是靠侵占公共空間資源而獲得的快速增長。更不可否認的是,高峰期的公交、地鐵站周圍幾乎無處下腳,隨意停放的共享單車已經真實的影響到了公共秩序。可以推測,政府的監管方案已經正在起草,很可能會出臺電子圍欄、強制報廢等機制,屆時市場上不合格的平臺將會處境艱難。

只是共享單車這股風口實在太強,雨後春筍般冒出的各家平臺都在忙著鋪量,大搞黃金車、彩虹車等博人眼球的產品,玩一些放衛星、加iPad等花邊噱頭,忽略了頭頂頭發絲懸著的劍。

6月13日,悟空單車宣布退出市場,成為首個出局的共享單車平臺,這或許也說明共享單車的風口已經到達了一個節點,之後的路只會越走越難。

頭部玩家已經在展望共享單車的未來了,尾部玩家還在為能否看到明天而苦苦掙紮。浪潮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或許今後的一段時間,退出、收購、合並將會成為共享單車的主要新聞。

最後看一眼這些共享單車App,誰知道半年後誰還在呢。

數據說明:

1.排行榜的排名依據為周活躍用戶滲透率;只適用於安卓平臺;

2.除特別說明外,數據來源於獵豹移動的大數據平臺libra;2016年8月22日獵豹移動大數據平臺libra正式啟用新數據源,數據來源更廣,數據量級大幅提升。切換後的數據維度更多,涵蓋日活、周活、月活、新增安裝率、留存率等,將更加全面、準確地反映移動app市場的情況,獵豹全球智庫將在此基礎上為大家提供更權威、詳實的移動互聯網行業報告。

3.數據為獵豹產品日常功能收集,符合相關法律法規;

4.數據受到獵豹產品的用戶規模、分布影響。

摩拜 ofo 數據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摩拜 拜和 ofo 到底 哪家 誰都 都別 別鬧 我們 數據 來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78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