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SENSE隨筆140829初談相對主義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4/08/29/sense%E9%9A%A8%E7%AD%86140829%E5%88%9D%E8%AB%87%E7%9B%B8%E5%B0%8D%E4%B8%BB%E7%BE%A9/

SENSE隨筆140829
初談相對主義
執筆人:蟬

過去數十年,美國曾有多個州對於小學教育課程將 “演化論”納入生物起源的正統學說提出抗議。 美國雖不以基督教作國教,但歷史上實為一個新教國家。 基督教的教條認為 “聖經是完全正確的Biblical Inerrancy”, 也就包括 “萬物由神創造”的說法。 此與演化論產生根本矛盾。

其實,現行各國教育當局編制的課程,和法庭接納的證據,皆以科學的實證主義為依歸,視科學為檢視事物真偽的唯一標準。***  然而,科學是否通往真理的唯一道路呢?

的確,很多事物當中並沒有唯一真理。 例如道德與美學價值觀念,皆隨環境和時間而顯露出極不一樣的面貌。 但人們在評事論理的時候,仍然固執地按照時下採用的價值觀念去判斷是非曲直。 這說明縱使價值觀因時空而異,人們仍然相信它們是實存和不變的,只要照本宣科,就可以判別是非。

近年在個別學科,尤其是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 「相對主義Relativism」越來越受到接受和推崇。到底何謂 相對主義?試看以下例子。

1996年紐約時報以某個印第安部落人類學調查報告作封面,標題為“印第安部落的創造論挫敗了人類學家”。 印第安部落Zuni認為自己是水牛人Buffalo people的後裔,神靈將世界準備好後,水牛人便從大地中出來。 Zuni的酋長對於現時相信人是從猿演化出來的說法沒意見,反正他們相信族人並非這樣。

領導調查的英國人類學家Roger Anyon在接受採訪時對此說道:“科學只是其中一種認識世界的方法,Zuni族對史前的認知與考古學家同樣是 正確的valid。”(編按:valid一般譯為 “有效” 。)

這個說法是否有點奇怪?人們相信道德與美的對錯並非普世non-universal的,但對於如“Zuni族的來自哪裡”這類事實的問題factual question, 所謂 “同樣正確”到底是甚麼意思?

上述觀點稱為 「同等正確Equal Validity」: 科學只是其中一個認識世界的方法,還存在著其他主張不同,但一樣 “正確” 的方法去認識世界。****

「同等正確」是認識論Epistemology的一種理論,亦是「相對主義」的核心。

哲學家Kathleen Lennon的說法可以更嚴謹地定義它。

現代認識論不再認為 “知識knowledge” 是客觀現實世界的 中立與忠實的反映:知識與現實世界之間並不透明。 所有知識都是 “場境知識situated knowledge”,它們是 製造者producer通過高明的理性分析手段,在特定的時間、物質和文化背景下製造出來的東西。*****

這種將知識視為社會性產物的理論, 是一種社會相關的概念social dependent knowledge concept,現時經常遇見到的 “社會建構Social construction” 便是這類社會製造物的統稱。***

哪來的相對主義?〉
「相對主義」是相當晚近才興起的,一般相信始於後殖民時期。

殖民者在進行侵略時,一般會抱持自身比殖民地優越的想法, 而且優越的所在並不只於軍事力量,還包括宗教,學術和技術等方面。 殖民者抱著恩主心態,認為被統治者有幸蒙受高等文化是一種得益, 以此來令其侵略行為變得正義。(編按:這就是出名邪惡的 “白種人的負擔” 論。)

隨著全球 “去殖民地化”, 對殖民主義的反彈延伸至對“優越知識”的批判。*** 本土文化與傳統知識進一步獲得珍視, 即使與西方的科學精神有所違背,也無損它們的地位: 因為這些“知識”並不是統治者創造出來提高自己影響力的工具。  (編按:「相對主義」最先就萌生於人類學界。)

有趣的是,相對主義作為一種知識理論,其影響力在哲學界遠比在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界小。 觀乎今天的哲學課程, 對於相對主義陣營發起的 “後現代主義”猛烈的批判力量似乎仍然無動於衷。 究竟是哲學界過於僵化,還是後現代主義理論有其不足之處呢?將在下文討論。

參考:
《Fear of Knowledge: Against Relativism and Constructivism》 (2007), Paul Boghossian

SENSE 隨筆 140829 初談 相對 主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20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