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取代誠哥四叔國家走資武器5,300億攻港

2016-11-17  NM

繼中海外、保利集團入主後,香港人成長回憶的另一塊啟德舊機場地皮,又被中資掠去。本月初海航集團以88億元的價錢,揮低長實、新地、新世界、恒基等十九家發展商,奪得啟德一幅住宅用地;其出價竟高市場估價九成,市場一片嘩然。這家神秘的海航集團,追蹤下來,原來多年來獲多家內銀提供、總數達5,300億元的信用額度。近月幾乎日日發債,不斷印銀紙南征北伐。已掃入其購物籃有香港快運、香港航空,以至香港國際金融集團等多家公司;收購所得,往往冠以「香港」兩字在前頭,恍似宣示主權。海航已猶如一副超級國家武器,兜走了日漸褪色的香港大孖沙。事實上,只要內地認為香港人不聽話,「香港人一定要管」,這種土豪加強控制本地資產的舉動,將陸續有來。

海航高價搶地,發生在辣招前。辣招後市場一直流傳,交易一定會撻訂了事,不過對方至今仍未有此打算。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指,「佢哋未熟香港市場,都要交吓學費!投地價錢好緊要,人哋開價六千,你開六千五咁就成功。以前置地買康樂廣場地皮(現時怡和大廈),贏人九條街,結果落標個人俾人炒咗喎。」不過他亦慨嘆華資今非昔比,「香港發展商已經係第二、三代,係守天下,守到都當有交代。人哋(中資)仲係第一代,你可以話佢哋冒的風險大,都可以話佢哋進取、搏殺!你睇萬科、恒大一年起嘅樓,多過長江、新地加埋。香港發展商只借一、兩成錢,佢哋會借八、九成!加上中央放佢哋出去買嘢,大陸唔會要咁多美元存款喇。」

幾個月強攻香港

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投得「天價麵粉」的海航,以子公司「香港海島建設地產」入標。而這家公司,於今年九月才改名,舊名為「峰景高爾夫旅運」,在東莞經營高爾夫球場,完全風馬牛不相及。公司於今年七月,才委任報住深圳福田、海航廣東分區首席執行官的陳雪松為董事,反映攻港決定是這幾個月間的事。其實海航在今年七月,也曾入標油塘一幅地皮,可惜被另一中資、五礦地產,以高於預期上限四成、逾四十億元(港元,下同)奪去,是故今次海航出手更辣!而海航亦「懶得」和香港承建商合作。今年四月,海航以二十六億元購入泰昇集團(687)六成六股權,並在今年九月改名「香港國際建設投資管理」。此公司本業正是在本地作地基打樁及建築。

滲入本土民生

「香港海島建設」,聽這名字已知來勢洶洶;其實海航在這數年間,已慢慢滲入香港的航空、旅遊、以致金融業。其中在香港成立了六十年、是香港幾代人旅遊回憶的康泰旅行社,原來有一半股份已落入海航手中。一一年,海航以七億元,向康泰老闆黃士心購入五成股份。現時海航與康泰如何合作,第三代接班人黃進達(Jason)不願意透露,但退下火線的爸爸黃士心,則大方分享現時的合作模式,「香港同新加坡康泰分開,我仲會睇新加坡康泰,新加坡比香港旅遊業落後十五年,比較好做,嗰邊同海航無關。香港、內地我就退落嚟啦,我都六十九歲。我個仔做總經理,海航派財務總監睇盤數。海航同第二個合作我唔知,但我哋就合作愉快,佢俾足錢我哋!」黃士心形容現時與海航是「強強合作」,「依家喺深圳、廣州都有康泰,日後再發展可能需要海航幫手。佢喺內地有二十間航空公司,又有政治關係。以前周街都係錢,搵到我唔想搵,不過依家難好多!香港人多數自由行,唔跟團,所以Jason要北上尋找商機。」海航亦擁有香港唯一一間廉航公司香港快運。香港快運前身是何鴻燊創辦的港聯航空,○六年前後由海航購入六成股權並改名。快運全機只設經濟艙,機票不包膳食,椅背沒有影音系統,登機會選用較便宜的接駁車。上週快運推出光棍節「111元」單程機票優惠,優惠遍及日本、韓國、台灣等旅遊熱點,即時引來網民回響。來回連稅計,東京只需722元、台中607元、布吉660元,銀彈攻勢引死香港人。

以「香港」宣示主權

另一家香港人熟悉的名字──香港航空,亦早已落入海航手中。香港航空亦一樣以便宜見稱,近日往東京的來回機票750元起,連稅1115元,這些機票一般在數小時內便被掃清。港航配合其「很年輕、好香港」口號,曾贊助電視劇《衝上雲霄II》。前香港「一哥」鄧竟成,於兩個月前亦加盟香港航空為執行董事。海航另外還掃入香港的飛機租賃及金融等公司,但其往往有個偏好,就是購入後都愛改名,冠以「香港」在前頭,恍似宣示主權,亦刻意減去強國老闆的味道。除了香港航空、香港快運、香港海島建設等,還有一○年購入的美輝金融,改名為香港國際金融服務集團;以及一二年重組ALLCO飛機航空租賃資產,改名為香港航空租賃。記者曾走訪海航在香港的分公司,一開電梯門,即見門前放着一個比人還高的關公像,手持大關刀,有煞氣,但另外旁邊又放了一個大佛像。

內銀光照月月發債

本刊翻查海航的資金來源,發現與內地銀行作後盾有莫大關係。今年五月,海航與建設銀行簽訂了「戰略合作」,為海航提供達三百億元人民幣授信額度。此外交通銀行亦一樣向海航提供授信額度三百億元。根據海航網站及綜合相關資料,目前內銀對海航的授信額度,已超過五千三百億元人民幣!翻查去年度香港稅局的整體稅收,也只是二千九百億元!海航可借的借貸額相當驚人。此外,近一年海航亦幾乎每月發債,根據資料,海航集團以及旗下的海航旅遊集團、海航集團(國際)、海航資產,總共發債十三次,大多為三年債,涉及二百多億元人民幣。其中三月及六月,發債額分別高達三十億元人民幣債。上年海航毛利275億元人民幣,今年發債共二百零五億元人民幣,佔上年毛利七成半。一名金融界人士指:「海航呢一年喺債務市場真係非常活躍。由於佢喺內地已兼併咗成千家公司,而且仲繼續收購緊,結果就好似日日都喺度發債咁,而認購者多數係中資。」毋怪乎海航除了加強攻入香港,在這一年間亦以狂風掃落葉之勢,橫掃海外。當中較轟動的交易,要數上月以五百零七億元,買入酒店巨無霸希爾頓集團的兩成半股份,而且全數以現金支付!

索羅斯入股

海南原本只是海南一家小型航空公司,發展到現時的多元化跨國企業,掌舵人是主席陳峰,其成功與順着中國的改革路向不無關係。現年六十三歲的陳峰,是山西人,畢業於德國漢莎航空運輸管理學院。畢業後,陳峰離開原本工作的民航總局,由海南省政府打本一千萬元人民幣,創辦海南航空。陳峰曾在過往的訪問指︰「一千萬連飛機翼都買不到!」當年他拿到銀行貸款買飛機,再把買來的飛機抵押,買第二架飛機,如此類推。九二年國家試行股份制改革,海航因此集資二億五千萬。九五年,陳峰到美國融資,當時中國概念熾熱,獲大鱷索羅斯睇中,並以旗下的美國航空公司,入股兩成多海航,交易金額為二千五百萬美元。根據上海上市的海南航空年報顯示,美國航空仍然持有股份。

自稱不去娛樂場所

海航其後合併及重組了十多家內地航空公司、以及十多個內地機場,另有投資地產、金融、物流、甚至超市項目,現時海航資產達三千六百億。有傳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曾是其後盾。做大後的海航亦得習近平支持。為了谷起「一帶一路」,去年陳峰便可陪同習近平及李克強到訪法國、美國、英國等地,累計簽署近一百三十億美元的飛機訂單。當紅後的陳峰,將自己塑造成刻苦商人,曾笑指自己缺乏情趣︰「我不唱歌、不跳舞、不進任何娛樂場所。讀書到夜深,餓了,幾塊餅乾或者一碗即食麵就把自己打發了。」他指自己僅存的空閒時間都在書房中度過,尤其熱愛中國文化,自稱是國學大師南懷瑾的學生。信佛的他每天按照居士標準做早晚功課,誦經半小時。不過他又愛鬧人,要求每個員工能背熟他想出來的「同仁共勉十條」,亦會隨時抽問。有次在飛機上,陳峰叫一個空姐當場背誦。結果空姐背不出,竟然被發配邊疆。此外,海航管理層亦要學習陳峰編撰的《精進人生》小冊子,由陳峰親自授課。

融資方法惹爭議

據香港的金融界人士指,陳峰與十多年前活躍香港、常替內地科網公司到海外上市的陳奇,私交甚篤。新世界中國便曾由陳奇拉線,入股中華網,因而大賺十五億。「陳奇認為喺大陸做生意,最緊要有人識你,真正做生意唔使精通科技,有四成就掂。」不過陳奇近年已絕跡股壇。陳峰另一爭議,正是其不斷發債的併購大法。部分海航系借款時,都以另一家海航系的公司作擔保。例如海航旗下的大新華航空和西部航空,通過網上理財平台融資,正是由母公司海航擔保。再參照海航今年一月的發債記錄,又倒轉以大新華航空擔保借錢。而海航旗下大集股份想融資,竟然是找海航旅遊擔保,再通過海航旅遊也有股份的立馬理財公司借錢。這種錯綜複雜、猶如內地影子銀行互相借貸的行徑,讓守規矩的香港人看傻了眼。陳峰曾說過:中國沒人能看懂海航。相信到內地金融爆煲時,便會人人都懂。

撰文:黃嘉慧、孫樂祈攝影:林志謙、廖健昌資料:黃敬蓮news@nextdigital.com.hk

取代 誠哥 哥四 四叔 國家 走資 武器 300 億攻 攻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114

在線教育轉型樣本:尚德機構三年砸9億攻直播模式

2013年到2017年的四年間,在線教育的創業經歷了質疑、火爆、寒冬、商業模式陸續被證偽等等節點。傳統的教育機構也參與其中,他們或是加速轉型,或是借助資本的力量跑馬圈地。

K12(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中三年級的12年中小學教育)通常是最擁擠的賽道。在這個年齡段里,學習是必需品,並且,家長願意就此買單。年齡段再往上,學習就成為了需要依靠自覺性來推動的行為。因此,在K12往上的階段,往往是在線教育的“滑鐵盧”,市場小、用戶不集中、出勤率不高,這些現象讓針對成人的在線教育“天然帶坑”。

從事學歷和職業教育培訓的尚德機構的目標客群是18~40歲,2014年,尚德機構進行了全面轉型,完全放棄了已經做了11年的傳統線下業務,將面授課的訂單全部轉到線上,成為當時轉型潮中的一個典型案例。

三年間,尚德共投入了9億來做直播課。今年,公司的營收目標是15億元,凈利潤目標1.5億元。其中,一季度實現營收4.42億元。創始人歐蓬稱,公司已經到了規模化變現的階段。

補貼為王

歐蓬並不羞於談“燒錢”,他認為,補貼是構建壁壘的必要手段。

“我們經常根據不同班型做不同補貼,然後精準地打擊對手。比如你做心理咨詢項目,我也做,那麽,我心理咨詢項目可以不掙錢,靠人力資源項目掙錢,以此進行補貼不斷地打擊對手。此外,我們還經常以地域為補貼對象去打擊對手。比如說我可以在北京掙錢,在上海不掙錢。”歐蓬將其稱之為“任性地攻擊對手的能力”。

前幾年,一些O2O的初創公司拿著投資人的錢進行用戶補貼,市場迅速做大的同時,這種模式也遭到了投資人的詬病。

這幾年,在線教育公司很多都在拼補貼,高昂的獲客成本讓一些平臺入不敷出。尚德機構也拼,在2014年轉型的時候,當時只有3億多元的營業收入,減去獲客成本,公司虧損2億元。足見其獲客成本之高。

不過,歐蓬稱,公司有足夠的現金儲備。在2015年拿了新東方的融資之後,尚德機構沒有再進行融資。他還表示,從2014年轉型開始,每年要砸3個億在產品、技術,教學以及遍布全國100多個城市的地面分校運營上。2014年至今,為這次轉型已經投入了9億元。

目前,新東方是尚德最大的機構股東。歐蓬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雙方在業務上並沒有合作。但是,國內現在面向成人的教育學術能力最好的還是新東方,新東方有一半以上的業務是針對成人的。

尚德機構創始人歐蓬

策略轉變

最困難的時候發生在2014年的二、三季度。尚德機構當時剛剛宣布全面轉型線上,季度流水迅速下降了20~30%。歐蓬說最壞的打算是做好了下降50%的準備。不過好在到了四季度,就止住了下跌。

在2013年,公司投入了2-3個億研發直播課平臺,但是在推出條件尚不具備的情況下,2014年,直播課的風潮在教育圈迅速興起,已進行了三年在線教育探索的尚德機構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宣布了全面轉型在線直播模式。而此時,不僅僅尚德機構的用戶對此還有些不能接受,公司內部也沒有達到意見的統一。

“2013年下半年,整個直播市場並不是特別的熱門,當時最大的直播平臺是YY。2014年就突然感到有些不對勁了,所有教育圈的人都在談直播。”歐蓬回憶。

此後,整個在線教育從錄播形式開始過渡到直播形式,新東方推出了在線直播平臺酷學網,學而思網校全面轉型做直播課程,更多的初創公司在這個時候跑出來,拿到了大筆的融資。

但直播課的互動體驗仍然是一個尚待解決的問題。北極光創投創始人鄧鋒對記者表示,現在教育直播課非常火,但互動性上需要更加改善,使得用戶體驗更好,覆蓋面增加,市場潛力才會更大。

此外,大部分的直播平臺仍然面向的是K12。成人用戶的需求主要在語言培訓、職業培訓以及公考培訓,涉足的平臺並不多。

歐蓬分析了成人在線教育的痛點:成人和K12是完全不一樣的市場。K12的學生,因為父母的督促,學習成了他們唯一的工作,所以他們更適合面授學習;而成人是用業余時間學習,他們的生活中有太多學習的替代品,所以成人面授出勤率一直很低。從尚德機構的數據來看,直播的出勤率遠遠高於面授,達到了60%-70%,而此前面授出勤率僅為10%。

他接著指出,如果既做面授又做在線,最後會變成這樣一種結構——在線課程是面授課程的贈品。傳統業務的流水來自於面授,所有用戶在剛開始接受在線教育的時候都是有抵觸的,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在線業務會越來越弱勢。很多公司在很早時候就開始轉型,時間並不比尚德機構晚多少,包括一些考研機構,但現在漸漸地他們的在線課程都在變成贈品。

因此,在2014年時,歐蓬將所有的線下課程轉到了線上。同時市場策略也發生了變化:先打一二級城市,後打四五級城市。原因在於,歐蓬認為,自己所有的對手都在一二級城市,四五級城市很難出現這麽大規模的競爭對手。

第一階段

對比直播課和錄播課的形式,歐蓬稱,2011年時就發現,平臺上錄播課的完成率不到5%。後來又嘗試了多種方式改進錄播課的完成率,比如把知識點打碎變成短視頻,還試過免費課程,但是效果都不好。後來開始測試直播課,發現效果完全不一樣。

在這個中間,有一個人的意見起了作用,邢帥。邢帥是最早一批嘗試到直播課紅利的網紅老師,並且一開始就采取的是收費模式。截止去年年末,公開數據顯示,邢帥教育的付費用戶超過了100萬。

在了解了邢帥教育的模式後,尚德機構開始研發自己的直播課系統。目前,平臺付費用戶累計有60萬,且今年將新增30余萬,獲客成本也將進一步降低。從用戶屬性來看,尚德機構發現,自己的用戶70%都是女性,並且收入水平並不低。

歐蓬稱,目前尚德機構已經完成了轉型後的第一個階段性目標——樹立門檻。從明年開始會漸漸地走入下一個目標,即不斷地重構學習價值。日前,尚德機構攜手北京民辦教育協會啟動了凈化學歷教育培訓市場生態的一個行動——推出了為遭遇欺騙的學員提供免費培訓機會的“天使計劃”,該計劃提供包括15個專業的專、本科課程,超過20000道在線練習的題庫,5×12的一對一答疑服務,超過60小時的職業方面的輔導課程等免費服務。

對於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的發展趨勢,歐蓬認為,現在仍然是處於第一階段——通過互聯網更有效率地提供優質內容,對劣勢內容進行擠壓,這個階段會持續5-8年。把優質內容做好之後,第二個階段是科技對教育進行改變的階段。但現在談這些還為時尚早,只有當優質資源搬遷到互聯網的過程完成後,用科技去改變教育的空間才會更大。

“未來十年,互聯網對傳統教育的顛覆將是摧枯拉朽的,而今天,大家都是僅僅撼動了一個小樹枝。”歐蓬說道。

在線 教育 轉型 樣本 尚德 機構 三年 年砸 億攻 直播 模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284

開封撲水千億攻旅業 重現「汴京」盛況 打造工業新城

1 : GS(14)@2012-08-14 14:05:3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814/16602357
舊債未解決 新債又來
開封要將七朝的古都大變身,不但要將十幾萬市民在未來四年內從老城區搬離,要留意的是拆遷費竟高達至少1000億元。開封政府需舉債才能實現此計劃。但內地傳媒指出,開封市全體公務員不吃不喝,甚麼事情都不做,20年剩下來的錢也只夠拆房子,連發展費也不夠。
外圍經濟弱對內地帶來的影響已正在擴大中,上週末公佈多項經濟數據顯示經濟惡劣,其中,海關公佈今年7月出口總額按年僅增長1%,為六個月來的最低水平;而人行則公佈7月人民幣新增貸款只有5401億元,創10個月來新低。有市場人士認為,如中央再不出手救市,市場信心將受嚴重打擊。經濟轉弱令各省市不得不自救,當然,副作用就是舊有的地方債未解決,新的又再來。
對於各省市領導人與市場恐慌情緒,人行前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周其仁就中國7月宏觀經濟資料差強人意的表現指出,經濟結構轉型需要時間,政府心腸要硬一些,不要時刻衝在前面;而現在調控太靈敏,有些過於密集。
人行前智囊:外貿不會垮
周其仁表示,「著急甚麼,經濟兩個月下去就慌成這樣。要讓它下去,不下去好多毛病改得了嗎?」他說,經濟結構轉型需要時間,政府不要那麼往前衝,要相信市場的力量,相信地方企業經過改革開放30年磨練,已經有一定的承受能力,要讓市場先做反應,真做不了反應的部份,政府可以伸一把手。他相信,中國外貿不會垮,中國對非發達國家的市場還是很大,未來透過對外投資來帶動對外貿易的潛力還是不小。
開封 撲水 水千 千億 億攻 旅業 重現 汴京 盛況 打造 工業 新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