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ST松辽重组七年账上仅存万元 周天宝腾挪京西重工欲借壳?


http://www.21cbh.com/HTML/2009-6-3/HTML_OQ5MXSWUV89B.html


ST松辽(600715.SH)的重组大戏或将再次上演,充当“白马王子”的则可能是北京市未来的汽车工业巨擘——北京京西重工有限公司(下称京西重工)。

5月21日,美国纽约南部破产法院通过京西重工收购德尔福全球制动及悬挂系统的协议。这意味着,京西重工将具备世界领先水平的汽车底盘制动及悬挂系统的最新技术和现有业务。

“这下ST松辽也许真能起死回生”,一位与ST松辽有过密切接触的上海本地券商并购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股权超值质押

市场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2月18日,天宝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下称天宝汽车)将6704万股限售流通股全部解除质押后,随即质押给北京腾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腾祥),作为天宝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宝集团)向北京腾祥3亿元借款的担保。

北京腾祥是北京市房山区政府所属企业。

上海一位资深会计人士告诉记者,“股权质押贷款不可能按票面进行质押贷款,一般都是根据这些股权的净资产或二级市场价格打折后贷款。”

2月18日,该股收报2.77元,6704万股对应净资产价值为5363.20万元,市值也不过1.86亿元,怎能获得3亿元借款?

如前所述,此类怪事已非第一回。

2008年12月28日,天宝汽车与自然人董文亮签署《借款协议》,并将上述6704万股ST松辽质押给董作为借款担保,质押期限一年。

天宝汽车寻求质押借款的日期颇耐人寻味。

去年12月17日,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曾向法院提出索偿申请,要求天宝汽车实际控制人周天宝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北泰创业(02339.HK)偿还3.266亿元的预付款、相关费用和利息。

而此时北泰创业已进入临时清盘程序,根本无力偿还巨额债务。

2008年11月,ST松辽二股东、周天宝旗下的上海中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1.86元/股,在大宗交易平台一次性转让2242.56万股,套现4171.16万元。

“这笔钱只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前述上海本地并购人士分析,周天宝拿ST松辽的股权质押借款正好是3亿元,应该是为还北泰创业的预付款。

上述专业并购人士认为,“这绝不仅是一笔单纯的借钱交易,否则天宝汽车没必要中途解除质押,再找人借钱”。

据本报记者了解,董文亮乃沈阳鼓风机有限公司旗下财务公司人士,而当时市场普遍认为,董借款给天宝汽车可能是沈阳鼓风机借壳ST松辽的前奏。

然而,不到两个月,这笔股份被迅速质押给北京腾祥。这一系列怪异举动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呢?

为何是腾祥?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腾祥成立于2006年11月17日,由北京房山区良乡经济开发区实业总公司独资成立,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项目投资、投资咨询、企业信息咨询、房地产信息咨询等。

这家国有独资公司冒险借钱给“落难”的民营企业,或许要从天宝汽车老板周天宝与北京汽车工业战略说起。

北京市房山区政府网站3月30日登出的一则消息显示,京西重工注册资本8亿元,注册地房山区窦店镇。

其中,首钢出资4.08亿元,占股51%,房山区资产经营公司出资2亿元,占股25%,宝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宝安投资)出资1.92亿元,占股24%。

而宝安投资的控股股东正是周天宝。

一位接近天宝集团高层的私募人士称,京西重工收购德尔福旗下资产,基本都是由宝安投资的控股公司天宝集团操控完成,“实际上,他们对德尔福的收购行动已酝酿很久。”

本报记者了解到,北京市为收购德尔福资产已成立以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为核心的专门领导班子,并为该项目落地房山区准备了5平方公里土地,土地拆迁款约40亿元,拆迁工作现已展开。

本报记者拿到的一份项目进度报告显示,除合资成立京西重工,房山区政府还与周天宝旗下天宝集团签订《投资意向书》,计划将北泰创业平移至房山区。而北京腾祥与天宝集团签订总金额3亿元的《借款合同》,则是为推动ST松辽平移至房山区。

据上述接近京西重工的市场人士透露,《关于提请审议以区政府信用贷款担保方式落实北京高端汽车零部件生产基地项目开发建设资金的议案》已通过房山区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

然而,房山区政府打造高端汽车零部件生产基地与ST松辽何干?区属企业为何愿意冒风险借款3亿元,仅为推动一个几乎只剩空壳的上市公司“平移”至区内?

记者就此致电ST松辽被告知,“我们还不清楚上市公司平移的事,大股东与北京腾祥之间就是普通股权质押借款。”ST松辽董事会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

对于大股东入股京西重工,上述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情,“近期董事会没有讨论相关重组事项。”

“不排除政府想把上市公司引进来,德尔福项目运作成熟,直接放到上市公司,毕竟汽车行业是典型的高投入行业,依靠资本市场融资做大不失为一条捷径。”前述接近天宝集团的私募人士分析。

北泰创业是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及出口商,而ST松辽又能使其借助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京西重工的计划不可谓不周全。

ST松辽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ST松辽前世今生

亏损、扭亏、再亏损,戴帽、摘帽、再戴帽,1996年上市以来,ST松辽命运坎坷。

1999年至今,ST松辽经历过5次重组,平均2年更换一个大股东。

公司管理层频繁变动下,ST松辽的业绩剧烈波动,本报记者计算后发现,ST松辽上市13年,净利润累计亏损高达5.03亿元。

年报显示,公司2001、2002年连续亏损,亏损额分别为5193.64万元和1.70亿元,如果2003年继续亏损,公司将面临退市命运。

2002年5月18日,上海中顺产业控股集团公司(下称上海中顺)仅以1300万元代价,就从上海国勤投资公司手中接管松辽集团89%股权,间接控股ST松辽。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中顺于2002年5月16日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其实际控制人正是安徽天宝集团董事长周天宝。

进入ST松辽一年后,周天宝开始对ST松辽动“手术”。

2003年7月,ST松辽以部分资产并配比一定额度负债后的净额2500万元,参与周天宝控股子公司沈阳中顺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沈阳中顺)的增资扩股,占其变更后注册资本的20%。

此次资产重组中,ST松辽将在原国家经贸委备案的汽车生产权生产者名称更名为中顺汽车,并归沈阳中顺所有,ST松辽则不再具有整车生产资格和能力,主营业务随之变更,主要为沈阳中顺的汽车生产提供配套服务及获取资产租赁收益等。

拿走ST松辽赖以生存的汽车生产目录后,周天宝并未按市场预想的注入资产。

“前几任大股东留下很多债务纠纷和隐性担保,周天宝进去时,ST松辽光诉讼案件就达几十起,大股东怕资产注入后被债权人申请冻结。”上海某知名券商并购部专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依附于沈阳中顺的ST松辽生存异常艰难。

2003年底,松辽汽车主业收入仅1571万元,主业亏损5600万元。退市红灯陡亮。

此时,沈阳市苏家屯区财政局将1亿元现金以财政补贴名义打入ST松辽的账户。这笔丰厚的非经常性收益,使公司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560万元,顺利保牌。

翌年,失去政府庇佑的ST松辽再陷巨亏泥潭。2004年年报显示,当年公司仅实现主营收入742.07万元,而与之相对应的净利润亏损高达9191.86万元,同比骤降1723.22%。

2005年,ST松辽的主业收入回升到1728.31万元,同比增长132.90%,但净利润仍亏损5968.23万元。

大信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对ST松辽2005年年报出具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认为ST松辽是否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2006年,站到退市悬崖边的ST松辽再度上演惊天逆转,当年实现净利2434.58万元,摆脱退市噩梦。

这次依靠的是与大股东控股子公司之间大量的关联交易。

2006年年报显示,ST松辽与沈阳中顺的关联交易总额高达1.76亿元,而公司当年的主营收入不过1.23亿元。

大股东巧妙的资本运作背后,频频避开退市深渊的ST松辽,基本面并未发生质变。

2007年,尽管ST松辽净利润达2540.96万元,但刨除2201.69万元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主营盈利仅339.27万元。

靠政府税务减免和债务重组收益等总额高达1013.73万元的非经常性损益支撑,2008年ST松辽实现净利润891.4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却亏损122.31万元。今年一季度,ST松辽亏损525.83万元。

与每况愈下的盈利能力相比,公司几近枯竭的现金流或许更令人担心。

ST松辽一季报显示,公司账上仅11427元,而流动负债高达1.89亿元。一季度公司速动比率仅0.52。

折戟香港资本市场的周天宝,是否让清盘悲剧再次上演?卖壳重组是否将是其选择?

“他们一直在找重组方,这个壳据说已处理得很干净,但因为是民营企业控制的壳公司,再加上大股东之前一直没注入资产,所以没人敢接。”前述上海某券商并购部专业人士透露。

ST松辽再次重组也许近在眼前,而急于寻找重组方的周天宝,与房山区政府及京西重工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或许等到ST松辽发布重组公告时,才能水落石出。



ST 松遼 重組 七年 年賬 賬上 上僅 僅存 存萬 萬元 周天 騰挪 京西 重工 欲借 借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327

6家魚類精子庫,僅存全國1%魚種

http://www.infzm.com/content/78466

擱置了近20年的魚類「諾亞方舟」在2000年再度啟建,然而為時已晚,為魚尋種、留種遠遠趕不上魚類消亡速度,一群孤獨的研究者在與時間賽跑,但這場比賽沒有勝利者。

在實驗室的一角,三隻液氮罐狀似油漆桶,很難將之與魚蝦蟹蚌的「諾亞方舟」這個代表著生命崇高意義的名詞聯繫起來。

葛家春擰開液氮罐的蓋子,白霧騰起。他拎起一根掛在罐口的鐵絲,牽出一串正方形的不鏽鋼盒。盒子的外面標註著:「暗紋東方鲀F.Obscurus」。

這是河豚的學名和拉丁名,它們的精子被裝在容積1.8毫升、大拇指長的塑料管裡,再整齊地置於盒內6×6的小格間中。在零下196℃的超低溫狀態,每毫升數以億計的精子代謝完全停止,生命以靜止的形式得以保存。在必要時刻,它們將被研究人員取出、激活、繁衍後代。

這是位於江蘇省淡水水產研究所的水生動物精子庫,葛家春是項目負責人,精子庫建於2006年,目前存有刀魚、大閘蟹等19種水生動物的精子。全國約 有6家水產研究單位存有精子庫,每個精子庫保存的種類從十幾種到三十多種不等,不到我國淡水和海水魚類的百分之一,這些魚類正在以意想不到的速度銳減。

留不住的魚種

除了南京,另5艘魚類「諾亞方舟」位於青島、武漢、上海、廣州,分別負責搜尋黃渤海區、長江、東海區、珠江的魚種。江蘇省淡水水產研究所應該是唯一一家省級魚類精子庫。

與孕育生命希望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研究者們遇到更多的是死亡。

「當時已經覺察到長江鰣魚很少,但沒有想到二十多年就沒有了,太快了。」73歲的傅朝君至今仍非常後悔,1980年代中期,傅朝君在長江水產研究所(以下簡稱長江所)工作,是我國魚類精子超低溫保存研究的第一代專家,但他當時並沒有及時保存長江鰣魚的精子。

長江鰣魚、河豚和刀魚同為長江三鮮,如今,長江鰣魚的美味只停留在老漁民的記憶裡。「特鮮,什麼佐料都不用放,一點鹽和醬油就行。」長江南京段的漁 民李富貴狠狠地嚥了下口水,「再吃其他魚都沒有味道。」李富貴還記得1990年代曾有三年禁捕長江鰣魚的規定,但是三年後再捕時,一條也沒有了。

李富貴在紙上畫了一個大大的「S」,「S」的下面是長江,「S」的下半圓是土,上半圓是水,「這個缺口是魚產子的地方,現在要麼泥沙淤積了,要麼建港口了,或是被私人承包了。」李富貴將「S」的上半圓塗成了陰影。

如今,江蘇省的精子庫中雖然保存了河豚和刀魚的精子,但它們也正在步長江鰣魚的後塵。

長江魚類正在以整個種群消亡的速度銳減,葛家春說自己最害怕的就是前年、去年看到了這種魚,但是今年突然就看不到了。這也是他牽頭組建精子庫的原因 之一。精子庫依附於江蘇省淡水水產研究所的漁業種質資源保護與利用平台,為全省水產業提供種質保存、種質研究及改良等綜合性服務。

「最後一隻羚羊不是被獅子吃掉的。當環境污染、棲息地喪失導致動物種群數目小到一定程度時,出生率小於死亡率,種群數目就會一直下降。」葛家春解釋道,「像河豚這樣洄游範圍很大的動物,數目太少時,在繁殖季節甚至遇不到配偶。」

1997年,葛家春還能買到野生河豚。但如今漁民已幾乎捕不到野生河豚,他只能從河豚養殖廠中取得河豚精子。李富貴覺得養殖的河豚毒性也下降了:「以前吃河豚每年都會『七上八下』,河豚上市時死七個人,下市時死八個人。」

水利建設、工業污染等破壞了魚類的產卵場和索餌場,長江漁業資源以漁民和研究者始料未及的速度急劇下降。李富貴記得1970年代,一網可以打幾千斤刀魚,現在卻不到十斤。刀魚的價格已是數千元一斤的天價,2011年,竟有不良商販給刀魚注射水銀以增加重量。

尋種

江蘇省淡水水產研究所主要從養殖場挑選魚種,對於生性桀驁,遨遊於長江急流的刀魚,葛家春已研究多年,至今仍未實現刀魚的規模化養殖。「應激性太強,離開長江就死。」獲取刀魚的精子只能和漁民一起下江捕撈。

在每年魚類繁殖季節,研究者拎著液氮罐,跟隨漁民一起上船。當捕撈到刀魚時,他們挑選個頭大、性成熟的刀魚,剖開魚肚,擠出精子,迅速裝入液氮罐中冷藏。

這樣「簡易」的尋種過程,如今卻如同大海撈針。即使在繁殖季節,找到一條合適的刀魚也非易事,葛家春的研究組甚至前往上游的安徽尋找合適的刀魚。

受到威脅的不僅是刀魚這樣數量銳減的魚類,研究人員認為四大家魚也應該未雨綢繆。江蘇省淡水水產研究所的精子庫中也存有四大家魚的精子,取自位於揚州市的國家級「四大家魚」原種場。

為了保存物種的遺傳物質,也就是種質資源,像種子公司給農民提供種子一樣,水產原、良種場持有《水產苗種生產許可證》,給漁業生產單位提供繁殖魚苗的親魚。

1980年代以來,在長江流域,先後興建了6座長江「四大家魚」原種場。原種場員工從長江中篩選出四大家魚原種魚苗,在原種場利用池塘和天然夾江分級選育至性成熟後,推廣到四大家魚繁殖場作為親魚使用。

「1980年代初,在長江的揚州段就可以採集到原種,1980年代末期就採集不到了,只能到上游採集。」揚州市的國家級「四大家魚」原種場場長唐明 虎說,「採集成本越來越高,量越來越少。」2011年,他們在安徽安慶竟然捕撈了15天才收工,由於魚苗放久了會死,小轎車來回運了三次。而在1990年 代初,兩三天就捕完,一卡車一次全部運回揚州。

作為野生魚種的保留地,原種廠利潤微薄,依賴政府項目支撐。對於用於製作剁椒魚頭的「胖頭魚」鱅魚,市麵價錢10元一斤,而原種場辛苦捕撈精心選育 的親魚也就只有15元一斤。「再貴就沒有人願意買了,完全靠人工繁殖魚苗會導致近親交配、高齡產卵等現象,種質會退化。」唐明虎擔心如果原種場不堅持運 營,四大家魚就會像大閘蟹一樣,再也沒有野生原種。

保護水產種質資源及其生存環境,也逐漸引起國家重視,2007-2011年,農業部共審定公佈了220處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這些保護區都是具有較高經濟價值和遺傳育種價值的水產種質資源的主要生長繁育區域。

唐明虎的「四大家魚」原種場所在的江段正位於保護區內。保護區至今並無專項資金和人員配備,只能通過項目建設申請經費,唐明虎認為開始重視已是好事兒。

而對於南京的漁民來說,「千層網,萬層段,捕魚捕一半。」老古話意味著長江中的魚太多,再先進的手段也只能捕到一半的魚。但現在即使魚都沒了,他們也無所謂。因為「現在也賺不到錢,子女再也不會打魚了」。

近20年的懊惱

1950年代初期,英國人用零下79℃的乾冰保存了大西洋鯡精巢,誕生了魚類精液長期保存的第一個成果。

在我國,聽上去為了保護珍稀魚類的精子庫,最初的研究卻源於漁業生產。「那個年代還沒有考慮珍稀魚類保護,主要是為育種雜交做工作。」傅朝君說。1983年,他和長江所的4名專家開始了家魚精液超低溫保存研究。

「鯉科魚類精子冷凍保存研究進展比較順利,研究成果被專家鑑定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當時長江所淡水魚類精子庫研究的5名專家之一、現為黃海水產研 究所研究員陳松林說。1990年代,四大家魚精子保存的技術難關基本都被攻克,長江所建立了青魚、草魚等八種鯉科經濟魚類的精子庫。

然而,當初的研究團隊成員逐漸調離長江所,陳松林也出國留學,國內魚類精子庫的研究停滯。

直至2000年陳松林調入黃海所後,在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863計劃)」項目支持下,才重新開始了黃渤海魚類的精子和胚胎冷凍保存研究。2004年建立了黃渤海海域的魚類精子庫。

不過,為時已晚。

海水魚類研究可謂後來居上,長江淡水魚類的研究卻停滯不前。直至魚類資源保護受到重視,精子庫的研究才重新提上議案。當年的研究者都陸續轉變了研究方向,但仍設法通過其他項目擴大精子庫的研究,東海水產研究所的精子庫也是由當年長江所五人團隊中的章龍珍建立。

2000年左右,長江所開始對中華鱘進行精子冷凍保存,並逐漸建立了含有32種長江魚類的精子庫,但「很多一級、二級保護動物都沒有」。長江所的研究員柳凌說,「建庫容易,取材太難,如果當年早點保存,局面就不一樣了。」

實際上,1980年代中後期,長江所就開始了中華鱘精子保護的研究。「沒有課題經費,也沒有中華鱘的捕撈權,影響了研究。」陳松林說。他想建立一個全國性的大型的魚類精子銀行,但一直沒有申請到大的項目。

2006-2008年,科技部的一個平台項目為精子庫的研究提供了一定的經費支撐,但長江所的精子庫依然沒有專項資金,只能依靠其他項目經費來維持。「雖然添加液氮每年兩三萬就足夠了,但這需要對於物種保護的責任心。」柳凌說。

南方週末實習生周瓊媛亦有貢獻


魚類 精子庫 精子 僅存 全國 1% 魚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116

【飲食男女】碩果僅存手拉豬腸粉

1 : GS(14)@2015-07-30 08:13:57

物價高漲,壓得人透不過氣來。惟有吃腸粉,十元八塊便能飽足,名副其實窮人恩物。40年老字號腸粉廠潘記,始創人潘日新最初擺街邊賣豬腸粉,後來設廠,大量生產腸粉。機械化中,仍保留腸粉舊日風味。用泰國3A米溝中國米,散發米香。又保留人手捲腸粉,腸粉幼細薄爽,鬆軟不死實,非常吸醬。真材實料,批發價比一般機捲的貴,依然有許多食肆跟她取貨,包括深水埗著名腸粉小店合益泰。即時掌握最快最新飲食熱話,立即登上 etw.hk,或下載《飲食男女》最識食App!
iOS下載:http://goo.gl/jYHhdH
Android下載:http://goo.gl/m8yPuf《飲食男女》網站:http://etw.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730/19236551
飲食 男女 碩果 僅存 存手 手拉 拉豬 腸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87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