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拉里·佩奇:我們如何創造未來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328/59971.html

以下為訪談實錄:

完成以後會是什麼樣子?

計算面臨的東西多少有點一團糟。計算機不知道你在哪裡、你知道什麼,也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我們正在努力讓設備發揮作用,理解你的背景(上下文)和你的需求。比方說,我們剛剛開始Android Wear的工作。讓計算機理解你—這件事情還沒有完成。做得還很笨拙。

谷歌現在處於怎樣的位置?它將走向何方?

很久以前,我們的任務是組織全世界的信息,使人們可以使用、訪問這些信息。現在人們總是問我:這還是你在做的事?我不太確定。但是,搜索對我們來說確實是這樣一個深層次的東西。要真正瞭解你想要的,真正瞭解世界的信息——我們仍然還剛剛起步。雖然我們已經做了15年,但遠沒做完。

什麼時候能做完?它將變成什麼樣?

計算機有些混亂。你的電腦不知道你在哪裡、你知道什麼、你在做什麼。我們試圖使設備工作,瞭解你的背景和你可能需要的,例如我們正要在在Android Wear上進行的工作。讓計算機理解你,我們還沒有做到。它仍然是非常笨重的。

當你關注谷歌現在在做的事情時,DeepMind可以用在什麼地方?

DeepMind是我們剛剛收購了一家英國公司。語音識別是非常重要的。現在,即使是最先進的語音識別仍不夠好。它不能理解你。所以我們在YouTube上運行機器學習,將DeepMind用在這裡。DeepMind開始播放遊戲遊戲,自動學習。相同的程序可以玩《終極戰區》(Battlezone)、乒乓球、《惡魔攻擊》(Demon Attack)這些遊戲,並且戰績一流。想像一下,這種智能被用於你的工作、信息需求。這就是我興奮的地方。

人工智能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我們正研究大量有關計算機科學和神經系統科學交叉學科的工作,令人十分振奮。

人們記得很清楚你:「拉里想改變世界,他認為科技將會引路。」這意味著,人們需要訪問網絡。

我們已經開始了Project Loon(潛鳥項目),項目裡使用了氣球。聽起來很瘋狂,但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沒法很好地訪問互聯網,我們就在想:我們怎麼能讓上網變得便宜點?用氣球就很容易了。

談談你的哲學。你想要的不僅僅是小的進展。

我們剛才談到的很多東西用到了一個經濟學上額外性(additionality)的概念:即你在做某樣不做就不會發生的事情(即對介入或干預的一種衡量)。這樣的事情你做得越多,你的影響就會越大。也就是說做那些大家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對於技術,我思考得越多就越發現不懂的越多。

企業是變革的代理,如果運營得好的話。你是相信這種說法的人之一。

許多人認為企業是邪惡的。我真的感到失望。企業名聲很臭。這這說法有幾分是對的,如果公司還是做著20年前一樣的漸進式的事情的話。但我們不是。尤其在技術方面,我們需要革命性變化而非遞進。

哪一種心態最能反映你自己?默多克等很多人說是「好奇」,蓋茨和巴菲特認為是「專注」。是什麼促使你考慮未來和改變現狀?

許多公司都沒有基業長青。從根本上來說他們做錯了什麼呢?他們往往錯失未來。我努力專注於這件事情上:未來會怎樣?如何創造未來?怎樣才能讓我們的組織專注於此並以一個很高的速度去推動未來的實現呢?我在做Android的時候感到很內疚。這不是我們要做的東西,它只是一家初創企業,我覺得很內疚。但那種看法是愚蠢的!Android是未來。

佩奇 我們 如何 創造 未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586

谷歌CEO拉里•佩奇:不斷創新公司與員工間的互動關係

http://www.iheima.com/thread-4245-1-1.html
谷歌繼2007、2008年之後再次問鼎《財富》2012美國最適宜工作的100家公司排行榜、成為唯一一家三奪冠軍寶座的公司之際,谷歌聯合創始人兼CEO拉里•佩奇接受了專訪,暢談了谷歌打造最佳工作環境的做法及其意義所在。他說:「公司要像家一樣,員工覺得自己是公司的一部分,公司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大家庭。如果能這樣對待員工,員工的生產效率就會得到提高。」

谷歌(Google)從它在車庫誕生的那一天其就幾乎一直被視為世界上最適合工作的公司—— 成功進入谷歌的人都會發現這一點。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只要能夠經受住公司殘酷的面試流程,就能享受到絕佳的福利待遇。如今,優厚的福利待遇沒有變,但是隨著發展,谷歌的招聘變得更加切合實際,開始對成績平平的學生敞開懷抱。從去年起,谷歌開始從一些不太知名的學校招聘,如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和位於布法圖的紐約州立大學(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另外,以前面試環節涉及高達12輪篩選,而現在平均已經減少到了四五輪。谷歌前CEO拉里•佩奇一年前重返公司CEO的位置。

他在接受《財富》獨家專訪時,介紹了谷歌努力營造的「家」一樣的環境,自豪之情溢於言表。他談到了谷歌的工作環境與他祖父那個時代相比出現的變化,還談到谷歌如何通過提供免費食品鼓勵人們少吃東西。當然,他並沒有排除今後對食物收費的可能性,但是這事短期內還不會發生。



這些年來,作為谷歌大家庭的一員,谷歌員工的角色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隨著公司不斷發展壯大,作為谷歌大家庭一員的角色顯然也在發生著變化。但是,從我還在斯坦福大學(Stanford)就讀時,我就始終認為,大學畢業生可以從事任何自己喜歡的工作。真正的好項目會激發一大批人的參與熱情。我們把這種想法帶到谷歌,它確實對我們大有幫助。只要你是在改變世界,那麼你就是在從事偉大的事業。每天清晨起床都會興奮不已。這才是最重要的。人們希望投身於有意義、影響深遠的工作,但事實上,這樣的工作非常有限。但是,我覺得谷歌仍然擁有這樣的工作。坦率地講,我們一直都有這樣的工作。

您如何總結谷歌的文化?

我爺爺是一位汽車修理工。他當年做了個防身的武器,上班的時候就帶在身上,,保護自己不受公司的欺壓。那是一根大鐵管,頭上有一個大鉛塊。以前工人需要採取這種方式來避免受到公司的欺壓,我在想,現在的公司變化真大啊。而作為公司領導,我要做的是確保公司每個員工都能獲得良好的機遇,讓他們覺得自己正在發揮重要作用,為社會做出有益的貢獻。作為一個整體,我們在這方面做得很好。我的目標是讓谷歌成為業內的領袖,而不是跟在別人後面。

在您看來,從免費食品到按摩,所有這些優厚的福利待遇對您設計的員工體驗有多重要?

我認為員工體驗不是這些孤立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公司要像家一樣,員工覺得自己是公司的一部分,公司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大家庭。如果能這樣對待員工,員工的生產效率就會得到提高。我們不應該只關心工作時間的長短,而更應該關心工作的成果。我們應該發揮創意,不斷創新公司與員工之間的互動關係,找出最符合員工利益的事情。我們始終關心員工的健康,確保能幫助他們保持健康,成功戒煙。正因為如此,我們在醫療保健開支方面的增長幅度比其他公司都要高。但是我們的員工心情更舒暢,生產效率更高,而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無法想像谷歌會有許多吸煙的員工。您可以舉例具體說說您如何有意識地幫助員工保持健康嗎?

通常情況下,人們應該去大型健身中心健身——但是我們發現,很多人在大量使用社區附近的小型健身器材。【我們一直】確保為員工提供真正健康的食品。我們把餐後甜點放在牆壁周圍,放在房間角落。我們安排了醫生提供現場服務。我們想能做更多事情,使醫療保健變得更方便、更簡單、更快捷,這有助於人們保持健康。如果為了保持健康,需要在下班後先開車前往健身中心、停車,然後還要等待很長時間,就根本達不到促進健康的目的。
免費食品在谷歌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福利嗎?
是不是只要谷歌存在,就會永遠提供免費食品?我不知道,但我覺得目前完全沒問題。我不太擔心開支問題。我唯一擔心的是造成過度浪費。免費食品讓公司更有家的感覺。而且,在某種程度上,它也會促進某些更健康的飲食習慣:一次不會吃得太多。

早在和謝爾蓋成家之前很久就一直對兒童保健很感興趣,更不用說兒童了。成家是否改變了您平衡工作與生活的觀念?

沒有太多改變。一直以來,我們都擅長確保靈活地對待員工。公司尊重員工,員工就會投桃報李。這一點對於家庭來說也同樣適用。

來源:財富中文網
谷歌 CEO 佩奇 不斷 創新 公司 員工 間的 互動 關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806

谷歌CEO佩奇:太多人關心賺錢了,我們要改變世界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187

201410051044

本文譯者:潘倩

“10個人你就可以創立一個互聯網公司,你就可以獲得上億的用戶。創立這樣的公司,你不需要大量資本投入,但是卻可以獲得更高的收益——甚至是巨額的收益——所以人們對此趨之若鶩。”大約只有50名投資人正在尋求真正可以為人類帶來實質性變革的技術突破,而這就是佩奇眼里谷歌要做的事情。“這種事,總得有個人去做吧!”

谷歌CEO佩奇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談了對谷歌未來的看法,以下是專訪內容:

佩奇的偉大設想:

佩奇表示:“我們完全有可能解決當前人類所面臨的一系列問題。”

現年41歲的拉里·佩奇已經著手開始考慮實現上述“奇想”的可能性。在谷歌近日的重組中,佩奇已將手頭的大多數業務移交給新的副手,以留出更多空間來實現更遠大的抱負。

“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訪問並從中受益”是佩奇創始谷歌時立下的豪言壯誌,但現在,這已無法盡言佩奇腦中的構想。他的目標在於,用谷歌廣告業務的收益,在未來可能的繁榮產業中開拓出一條康莊大道,而涉及的領域包括生物技術到機器人技術。

這或許正預示著,世界上最強大的互聯網公司或已準備將壟斷所得的大量資金投向另一片科技“淘金潮”。

谷歌的困境:

自2004年谷歌公司上市以來,10年之內公司提出過一系列口號,諸如“絕不作惡”、“讓世界更美好”等等,一直以理想主義化為賣點;而谷歌強大的權力和財富也已經招致來自各方的諸多不滿與回擊,特別在歐洲,已經展開了對谷歌資金的反壟斷調查。

盡管如此,佩奇仍然堅持與謝爾蓋·布林在“純真年代”一同創始谷歌時所立下的“利他原則”,絲毫沒有要縮手的意思。佩奇說:“社會目標依然是我們的主要目標,我們一直在努力通過谷歌來實現這個目標,但我認為未取得想象中的成功。” 當問及著手於新的目標是否意味著谷歌需要改變一條新的使命口號時,佩奇直言“的確如此”,但至於具體會改成什麽,他們“仍在努力設想中”。

 “我們正處於一個未知領域之中”他說,“我們正努力尋找一種方式,可以盡可能利用一切資源並且在世界上發揮更積極的影響”。而對於谷歌投資者而言,這樣大資金的冒險投註不得不令他們有所顧慮,而這或許才剛剛開始。

樂觀的是,雖然谷歌放出消息準備開始進行新的冒險投資,公司資金依然保持積累態勢,目前已達620億美元。但作為公司管理者,佩奇也非常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正管理著一所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強大的科技公司,谷歌的高曝光率以及5.5萬名職員無疑要求佩奇以更高的責任感,因此在措辭和決策上也相較以往更為小心謹慎。

 矽谷的困境:

佩奇表示,盡管目前矽谷依然處於科技領域的頂峰,正處於周期性繁榮的中間階段,但是目光定位卻不夠長遠。“的確有許多資金和激情,且這些事情在周期性地發生”,他說,“但你可能在未來的100年內根本就不會去在意。”

但他認為這樣的經濟多少有些過熱了,在低成本高收益的利益驅動下,許多資金湧入科技產業。“10個人你就可以創立一個互聯網公司,你就可以獲得上億的用戶。創立這樣的公司,你不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但是卻可以獲得更高的收益——甚至是巨額的收益——所以人們對此趨之若鶩。”

佩奇估計,大約只有50名投資人正在尋求真正可以為人類帶來實質性變革的技術突破。如果說有什麽因素在阻礙著這些“偉大想法”的發展,那絕對不是資金短缺或者什麽無法跨越的技術障礙,而是缺少這些大創意背後的人為支持。佩奇稱,他所追求的這類技術突破並不缺少前沿技術上的支持,而是缺少一群人的勃勃雄心。社會機構,尤其是政府機構,依然沒有給予這些領域以足夠的重視。

有人提出質疑,這樣一個或許是世界上最長期、最雄心的科技項目是否應當由政府來投資負責,而並非由一個私人企業來買單,佩奇這樣回應:“這種事,總得有個人去做吧!”

“工程師”的樂觀讓一切成為可能

作為一名計算機科學教授的兒子,工程師式的思維在佩奇那里表現得非常明顯。據認識他的人介紹,相比於開個群體會議,他更喜歡直接深入到技術層面。比如,佩奇會具體介紹自己又是如何運行數據中心,公司要支付多少電費,以及如何設計一個新電網。

這樣一名基於“實幹”與“可操作性”的樂觀主義者,似乎有理由讓我們相信,技術的確可以改變一切。對於文章開頭所提及的“異想天開”,完全可以通過技術革新來實現,佩奇對此這樣解釋:

——如何解放90%的勞動力

他認為人工智能將獲得迅猛發展,計算機以及機器人將可以接管人類大多數工作。到時候,90%的人將放棄今天正在從事的工作。但人們會為失去工作而後悔嗎?佩奇說,技術的發展將令許多工作變得過時,因此無需再為此浪費時間。他說:“每個人按部就班地工作,低效率地做事,以確保工作安全——像這種想法對我而言沒有意義,也不是正確的答案。”

——物價如何下降

除此之外,佩奇還看到技術的另一個好的影響,即會令許多日常用品及服務價格下降,另一個通貨緊縮時代就此來臨。佩奇說:“即使人類工作被顛覆,但在短期來看,我們需要的產品成本會大幅下降。我認為這很重要,只是還未被人發現。”佩奇認為,新技術不是令企業效率提升10%,而是以10倍速度提升,這就會讓價格下降。

而房價同樣將會隨之“崩潰”。人們不再需要100多萬美元來買塊地,矽谷心臟地區帕羅奧圖的平均房價也沒有理由再超過5萬美元。對於許多經濟拮據的人來說,這種變化無異於天上掉餡餅。

   無論如何,佩奇已經開始著手進行這件事情。而想谷歌這樣的大公司,最終將發展到哪一步目前也不得而知。但至少對於普通百姓而言,這些追求幸福生活的“異想天開”總歸都是些好事情。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谷歌 CEO 佩奇 多人 關心 賺錢 我們 改變 世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512

專訪谷歌CEO佩奇:過熱的矽谷變得目光短淺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02/147404.html

i黑馬:《金融時報》最近對谷歌聯合創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進行了采訪,撰文稱,即便是該公司當初“將全世界的信息組織起來,使之隨處可得,隨處可用”的使命,也不足以涵蓋佩奇現在的雄心壯誌。

\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

如果90%的人不用工作,讓機器人代勞,世界會變得更美好嗎?為什麽你最近買的房子不是5萬美元而是100萬美元呢?有什麽理由你或者你的下一代未來不該享有核聚變帶來的無限制廉價能源,以及大大延長的壽命?

這些正是佩奇在思索的那種問題。現年41歲的佩奇正要從日常的公司運營事務解脫出來,思考那些重大的問題。谷歌最近進行了重組,佩奇的諸多職責將轉交給Android和Chrome主管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他因而有了更多的時間和自由去恣意想象。他們仿佛在告知世人:全球最強大的互聯網公司準備要拿借助搜索引擎壟斷地位賺來的錢換取下一個世紀技術金礦的一杯羹。

佩奇表示,往後100年來看現在的種種可能性,“我們可能會能夠解決很多我們認為人類的問題。”

谷歌上市已有10年,而它當初諸如“不作惡”、“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口號,現在聽來不免有些怪異。它的力量和財富引發了人們的怨恨,在社會引起了不少不滿聲音,在歐洲尤為明顯。在該地區,它因濫用互聯網搜索壟斷地位而遭到調查。

然而,佩奇當初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創辦公司時的那些利他主義原則和雄心壯誌還是絲毫沒有改變。“社會的目標就是我們的首要目標。”他說,“我們一直以來都是抱有這種想法。我想,我們還沒有我們希望的那麽成功。”

即便是谷歌著名且意義深遠的使命宣言(“將全世界的信息組織起來,使之隨處可得,隨處可用”),也不足以涵蓋佩奇現在的那些宏大想法。他們的目標是:用來自其搜索廣告業務的錢來在未來的繁榮行業占得一席之地,從生物技術到機器人技術。

被問到這是否意味著谷歌需要新的使命宣言時,佩奇說,“我想我們或許確實需要。”至於應該改成什麽宣言,他稱,“我們還在考慮這個問題。”

矽谷變得短視

佩奇掌舵的谷歌現在是全球最強大的科技公司之一,此時技術變革的襲來,可能將會在社會和商界掀起大範圍的顛覆。谷歌的目標比大多數公司都要宏大——不過,即便它接連不斷地給新項目投入資金,它的現金儲備依然持續增長。它目前的現金凈額超過620億美元。

“我們似乎進入了未知的領域,”他說,“我們要如何利用所有的這些資源呢?要如何給世界帶來更加積極的影響呢?”對於本已憂心谷歌對長遠未來的巨大投資的投資者來說,這可能只是個開始。

在佩奇看來,這一切可歸結為雄心。他認為,雖然矽谷仍然是世界科技創新中心,但它已變得有些短視了。對於矽谷模式已經發生根本性“破損”的說法,他並不認同。不過,他倒認同它有些過熱。

“確實出現了很多的投資,人們似乎非常興奮,這些呈現周期性發生的趨勢。”他說,“但往後100年來看,你可能不會在乎這些。”

他指出,資本大量流入科技行業,是因為最新的消費互聯網熱潮讓人們容易獲利。“你有10個人就可以創建一家互聯網公司,而且互聯網公司可以做到10億用戶的規模。少投入,大回報。因此,大家都聚焦該領域並不奇怪。”

佩奇估計,只有50名投資者是在追逐那種真正的突破性技術,那種有潛力給地球上的很多人帶來實質性影響的技術。如果說這些大想法實現受阻,那不會是因為資金不足,或者存在不可逾越的技術障礙。佩奇稱,“他所想的那種突破性技術,真正的驅動力並不是實質性的技術進步,而是推進其發展的人,雄心勃勃的人。”他還指出,對這些問題有開闊思考的機構組織——特別是政府機構——並不多。“在這方面,我們或許有些參與不足。”

至於究竟該由私有公司還是政府來驅動世界上最遠大、最雄心勃勃的科學項目,佩奇回應道,“總得有人去做吧。”

這正是佩奇的工程師思維發揮作用的地方。據知情人士透露,在內部會議上,沒有東西比深究技術問題更能激發他的熱情。例如,他會去深度探討谷歌的數據中心是如何運行的,它的電耗成本是多少,電網采用何種設計。他稱,只要夠專註,只要有正確的執行,沒有東西是不能改進不能更加高效運轉的。

最近對一家從事核聚變的創業公司的探訪,讓他想到了低成本能源技術突破的可能性。另一家創業公司也令他相當驚訝,它能夠“讀”人在看視覺圖像時的心境。“有5000萬美元,一群聰明投入的人就能夠在這些問題上取得大量的進展。但這種投資並不常見。”他說。

技術變革的利好

在佩奇看來,谷歌的部分重大押註項目屬於“邊緣”領域——有可能成為技術解決方案的東西,但由於某種原因,並沒有獲得普遍的關註。他舉出的例子包括無人駕駛汽車和困擾老年人的疾病——後者是他的妻子在斯坦福大學實驗室研究的一個領域。目前,谷歌計劃通過旗下的新生物技術機構Calico向該領域投資數億美元。

“利好我們的是,我們說要做某件事,人們會相信我們能夠做到,因為我們擁有充足的資源。”他說,“谷歌要以那種投資的方式帶來幫助,因為目前的籌資機制並不是很多。”

相比以往任何一個倉促的項目都會受到公眾的追捧的時代,現在技術的變革卻開始引起恐慌。

“我認為,人們只是看到了技術變革的破會性影響,而沒有看到積極的那一面。”佩奇說,“他們沒有將其看作是改變生活的東西……這背後的問題在於,人們覺得自己不是當中的參與者。”

對於技術發展一向樂觀的佩奇指出,那一切將會發生變化。例如,人工智能的快速進步,將使得計算機和機器人能夠勝任許多的工作。如果有得選擇,90%的人“會不想做他們現在在做的工作”。

那如果人們不願放棄自己的工作呢?佩奇稱,一旦工作崗位能夠為技術所淘汰,就沒理由去浪費時間追逐它們。“人們應當像奴隸般地工作,即便效率低下也應當繼續讓他們去做的想法,於我而言毫無道理。那不是正確的解決方案。”

他認為技術進步也會有助於眾多日常商品和服務的價格大幅下降。大規模的通貨緊縮將會來臨:“即便人們的工作崗位受到了威脅,短期來看這可以從我們日常所需的東西價格下降中得到彌補。我認為這一點很重要,但卻沒引起討論。”

他說,新技術將使得企業的運營效率提升10倍,而不是10%;如果這種效率轉化成產品價格的下降,“我想你過上舒適生活的成本將會大大降低。”

房價大降,也有可能是新技術的另一利好。在佩奇看來,相比技術進步,這更需要政策的變化,需要政策變化使得土地更可為建設所用。他說,位於矽谷中心的帕洛阿爾托的普通房屋沒有理由不應該賣5萬美元,他們不該賣100萬美元以上。

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的個人經濟生活出現這種劇變就好比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數百萬工作崗位被淘汰,房價大跌,日常商品價格進入通貨緊縮螺旋通道……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創造理想世界的秘訣。但佩奇指出,在資本主義制度中,通過技術淘汰低效率崗位,必須要以合乎邏輯的方式展開。

“你的主觀希望不能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它們必將發生。”佩奇說,“你將會在經濟中獲得一些非常令人驚嘆的能力。當我們有能夠做更多更多工作的計算機時,我們思考工作的方式將隨之改變。這是不可避免的。”

說到歐洲對創業和科技的支持力度不足,佩奇說,“歐洲很多的問題都是因為這個。”

無形天花板

在角逐科技行業霸主地位的過程中,谷歌可能已經觸碰到一家公司的能力極限。佩奇回憶起了他當年跟蘋果已故CEO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常常討論的一個問題:“他總是跟我說,你做的事情太多了。然後我就說,你做的事情不夠多。”

他曾跟喬布斯說,“我們坐擁這麽多的財富,我們應當去投資使得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好。如果我們只是做跟以前一樣的事情,而不做些新事情,那對我來說就像是犯罪。”

不過,這種理想主義並沒讓他看不到自己的雄心問題。“喬布斯說的對——佩奇,你只能夠做這麽多事情。”他——以及谷歌——要成為贏家,他們就必須要打破過去大公司(尤其是科技公司)遭遇的魔咒:一代的技術領導者鮮少能夠在下一代技術中延續輝煌。

“最大的公司都處於差不多的量級,市值也是如此。”佩奇明顯認識到公司已經在挑戰的極限,“你說我們要接管所有的這些重要事情,但還未曾有公司做到這一點。”

對於如何突破這些無形的天花板,他的想法似乎在不斷進化。布林一手創立的Google X秘密實驗室,是谷歌支持谷歌眼鏡、無人駕駛汽車項目等重大的新想法的第一步。雖然布林不再參與谷歌的主業務運營,但在佩奇眼里他們仍是親密戰友。

現在,除了Google X,佩奇在嘗試設立獨立的項目組織,配以半獨立的領導者,讓其負責在谷歌的羽翼下開發重大的新項目。除了Calico之外,谷歌最近透露這些組織將包括“智能家居”部門Nest,以及一個負責互聯網連接和能源領域投資的新部門。這兩年,谷歌也快速成為了矽谷最大的風險投資者。

佩奇稱,谷歌想要成為怎樣的公司並無模板。但如果說有一個人擁有他認為解決公司未來任務所需的諸多特質,那個人就是股神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

佩奇說,“我們要做的一件事是,帶來長期的耐心資本。”

他處於還能夠將眼光放遠的年齡。不過,雄心確實毫無邊際,而耐心則或許是另外一回事。

 


夢想家佩奇:谷歌的領航員 帝國締造者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14/147718.html

i黑馬:科技大佬多少有點情懷,比如特斯拉馬斯克、亞馬遜貝佐斯都愛火箭,但這些與他們的主營業務無關。谷歌創始人拉里•佩奇也多少有點,它的主營業務是搜索,而今擴展到各個領域無人飛機、智能家居... ...他也是個夢想家。


 
目前,蘋果把谷歌視作其第一大競爭對手,亞馬遜、Facebook、微軟、雅虎以及許多名頭不太響的科技公司也都把谷歌視為各自的第一大競爭對手。《The Search》一書作者、企業家John Battelle說,“谷歌在科技產業可謂‘前無古人’,這包括多個方面:財務業績、市場覆蓋範圍和遠大抱負。”
 
谷歌在商業上的成功是無可爭辯的。過去3年,谷歌每年增長速度超過20%。谷歌的現金儲備——佩奇出任CEO時為37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73億元),也一直在增長,目前現金儲備以及等價物達到約62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808億元),這使得佩奇能更積極地對核心業務以及新項目進行投資。佩奇說,“我以前曾與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有過爭論,他總是說,‘你們涉足的領域太多了’。在專註於1或2個領域方面,喬布斯非常優秀。”他表示,盡管喬布斯的理念對蘋果很奏效,但他給谷歌制定了不同的戰略,“我們希望通過涉足更多領域,對世界產生更大影響”。
 
不到4年時間里,佩奇在他制定的戰略上取得了重大進展。在佩奇擔任CEO前,谷歌就已經在開發無人駕駛汽車。現在,他與布林一道在推動多個重大項目。過去一年,谷歌在人工智能、機器人和無人飛機方面投入巨資。谷歌還大幅擴大了風險投資業務規模。谷歌斥資3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97億元)收購Nest,進軍智能家居市場。谷歌對生物技術公司Calico投資數億美元,研究延長人類壽命的技術。此外,谷歌還開始對能檢測血糖水平的隱形眼鏡進行商業化,並繼續大力推動虛擬現實產品谷歌眼鏡的發展。
 
谷歌最初的宗旨——“組織全世界的信息,使之能被所有人訪問並使用”,當初聽起來也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佩奇說,現在來看,這一願景“過於狹隘”了。他希望谷歌能繼續以大多數人認為不可思議的方式改變世界。正是這種意識以及谷歌強勁的財務業績,使得佩奇今年當選為《財富》的年度商人。
 
人們可以把谷歌這些意義深遠的項目視作“白日夢”。谷歌2010年首次披露在開發無人駕駛汽車時,沒有人當回事。4年後,無人駕駛汽車似乎距離現實越來越近了,汽車產業在無人駕駛汽車項目上投入數十億美元,希望迎頭趕上。這是佩奇按照其設想改變世界的一個範例。風險投資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高管Ben Horowitz在談到佩奇時說,“他涉獵的範圍之廣令人感到吃驚。他是繼通用電氣的托馬斯•愛迪生(Thomas Edison)或惠普的大衛•帕卡德(David Packard)之後最優秀的企業領導人。”
 
佩奇的雄才大略並非得到了所有人認可。谷歌“不作惡”(Don’t be evil)的信條被批為不過是一句公關口號而已。事實上,越來越多的批評者——其中包括競爭對手、監管機構和消費者,都認為,在涉足新業務領域時,谷歌粗野地利用了其強大的市場優勢。對谷歌的這種批評在歐洲尤其大。谷歌在歐洲遭到反壟斷調查,可能面臨數十億美元罰款。
 
對谷歌的另外一種批評是業務單一,利用從搜索業務獲得的利潤投資“白日夢”項目。盡管谷歌的絕大多數營收仍然來自廣告,但自上任以來,佩奇一直在致力於實現業務多元化。據投資銀行Jefferies估計,YouTube今年將為谷歌貢獻近6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69億元)營收。另外,Google Play商店和企業業務也將為谷歌帶來數十億美元營收。盡管Android是免費的,卻幫助谷歌擴大了移動業務在營收中的占比。佩奇目前的許多投資都被認為是明智的,有助於確保公司未來的增長,防止搜索廣告業務減速。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分析師Mark Mahaney說,“對於長期的技術發展趨勢,佩奇押對寶了。如果不涉足智能家居、無人駕駛汽車和可穿戴設備領域,谷歌的價值要低許多。”
 
但佩奇對這些批評並不太在意。他說,推動他做出這些決策的原因很簡單:對世界產生積極的影響。他還決心避免重蹈之前一些科技巨頭的覆轍:它們只從事自己最擅長的業務,並最終被淘汰。世界上的頂級科學家和工程師,對在一家墨守成規的公司工作沒有興趣,佩奇希望谷歌能吸引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才,把公司打造成“百年老店”。他說,“這是推動我不斷努力的動力。”
夢想 佩奇 谷歌 歌的 領航員 領航 帝國 締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242

谷歌CEO拉里•佩奇:音樂訓練造就了谷歌的高速傳統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23/147906.html

i黑馬:黑馬哥一直認為偉大的商業領袖往往具備藝術家的品質。喬布斯創造了第一代Macintosh電腦中采用多種字型和字體的故事已廣為流傳。谷歌CEO拉里•佩奇同樣也是極富想象力的代表,他將音樂學習中對於速度的執迷滲透到公司之中,造就了谷歌高速的傳統。他們的故事或許能打開我們循規蹈矩的腦洞。

\蘋果公司(Apple)的已故首席執行官史蒂夫•喬布斯曾說過一段廣為人知的話:他在母校里德學院(Reed College)時旁聽過一門書法課,從中學到的一些美學知識啟發了他在第一代Macintosh電腦中采用多種字型和字體,並最終為整個個人電腦行業采納。

“假如我從未旁聽過這門課,Mac電腦絕不會擁有多種字型或按比例間隔的字體。”喬布斯在2005年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畢業典禮演講中表示,“而且,自微軟Windows模仿Mac之後,可能每一臺個人電腦都有了這種字體界面。”喬布斯說,直到很久之後,他才意識到那一門書法課對於個人電腦“豐富多彩的版面式樣”有著多麽大的影響。“當然,我上大學時是不可能把未來的這些點串起來的。”他說,“但在十年後回顧這一切時,所有這一切都一目了然。”

當谷歌的首席執行官拉里•佩奇回顧過去時,他意識到他受到的音樂教育,特別是他對於速度的迫切和執迷,在造就谷歌的核心元素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從某種程度上,我感覺音樂訓練造就了谷歌的高速傳統。”最近佩奇在接受《財富》(Fortune)雜誌采訪時表示,“在音樂中,你需要對時間有非常清晰的認知。時間基本上是最重要的東西。”

佩奇在密西根州長大,演奏薩克斯,並學習了作曲。在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上學時,他為一家利用軟件來制造音樂合成器的公司制定了一份商業計劃書。在這個要求軟件實時工作的項目中,他驚奇地發現了一個他認為大多數電腦軟件都存在的缺陷。

“這太讓人驚訝了,我發現現代操作系統在實時表現方面相當糟糕。”佩奇說,“如果你從音樂角度考慮,假如你是一位打擊樂演奏者,你敲擊一下後,聲音要在幾毫秒後才會發出。”

從谷歌成立的第一天起,佩奇對於速度的執迷便滲透到了公司之中。佩奇堅信,如果谷歌搜索引擎返回搜索結果的速度越快,其使用頻率就越高。他隨後對此進行了測量。由於不滿意毫秒級的反饋速度,佩奇對工程師們(包括開發算法和構建數據中心的工程師)施壓,要求他們考慮延遲時間。他維持了谷歌首頁非常著名的空白設計,因為這可以幫助文件更快地加載。直至今日,在搜索結果頁面頂端,谷歌仍然會告訴用戶,它用多少時間找到了搜索結果。搜索“Larry Page and speed”(拉里•佩奇和速度),在第一個搜索結果的鏈接上方,你會看到“約21,100,000條結果(用時0.47秒)。”

在產品演示時,大家都知道佩奇會默默計時,如果他認為一款產品速度太慢,就會抱怨。谷歌在開發Chrome網絡瀏覽器時對其進行了速度優化。佩奇對於速度的關註所帶來的影響已遠遠超出了谷歌自身。2010年,谷歌在對搜索結果排序時開始考慮網站的加載速度。這迫使全世界的網站管理員對網頁加載速度進行優化。

因為他的緣故,整個互聯網可能都變快了,但這並不意味著佩奇就會滿足。

“看到軟件開發人員懶散的程度讓人感到驚訝不已,他們覺得,軟件運轉需要一些時間沒什麽大不了的。”佩奇說,“但這的確是不能容忍的。”他笑了笑說,“人們能非常快地處理信息。如果你的電話性能不佳或有其他問題,就是一個大問題。”

如今,佩奇可能還沒有放松要求產品實時工作的苛求。但自從2011年他接任公司首席執行官後,他開始堅持讓谷歌註重另一項核心要素:美學。這也是音樂教育給予他的啟迪。

佩奇相信美學設計與速度並不矛盾,他敦促工程師和產品經理為谷歌所有的網絡產品推出全新統一的、更為優雅的設計。谷歌內部將這一項目稱為肯尼迪項目(Project Kennedy),一開始以谷歌的搜索頁面為主,後來幾乎涉及到了谷歌其他所有服務。自此以後,視覺設計已成為開發流程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特別是移動應用。

“我認為,藝術是我們所做工作的一項重要組件。”他說,“作為一家科技公司,我一直在努力強調這一點。”佩奇說,他學會欣賞“藝術組件”一定程度上是因為音樂的緣故。

如今,佩奇對音樂的興趣轉向了新的領域。至於會為谷歌帶來什麽樣的影響,仍有待觀察(如有影響)。“近幾年我在努力學習一點打擊樂,這很具挑戰性”,他說道。


拉里·佩奇的噩夢:“一招鮮,吃遍天”的谷歌主導地位如何終結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112/148866.html

i黑馬:谷歌每個季度的自由現金流都高達30億美元,而且仍在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長。它仍然主導搜索行業。它的Android系統是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機平臺,它旗下的YouTube仍是世界頭號視頻網站。有分析師說,谷歌已經達到巔峰狀態。然而,到達巔峰後,走上下坡路似乎就在所難免。

\谷歌每個季度的自由現金流都高達30億美元,而且仍在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長。

它仍然主導搜索行業——這不僅是多數人在網上尋找信息的重要方式,也是迄今為止利潤最為豐厚的廣告渠道。它的Android系統是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機平臺,它旗下的YouTube仍是世界頭號視頻網站。

最近甚至有分析師說,谷歌已經達到巔峰狀態。

然而,到達巔峰後,走上下坡路似乎就在所難免。

谷歌仍是“一招鮮,吃遍天”

谷歌仍然過度依賴搜索廣告這項單一收入來源。該公司雖然並未披露各項業務的營收細節,但約有三分之二的毛營收源自谷歌自家網站,其他源自合作夥伴的網站(GoogleNetwork)及其他業務(例如企業軟件)。

2014年第三季度,谷歌自家網站的廣告營收為113億美元。而據市場研究公司eMarketer測算,YouTube每年營收約為13億美元,即每季度3億美元。Gmail、谷歌地圖、谷歌財經等其他網站也都有所貢獻,但這113億美元中的絕大多數都源自搜索廣告。

GoogleNetwork貢獻的營收只有34億美元,該公司還要向該業務的合作夥伴支付24億美元的流量獲取成本。該公司的其他營收只有18億美元,雖然同比增長50%,但在整體業務中的占比過低。

換言之,幾乎可以肯定地說,谷歌的多數營收和利潤仍然來自搜索廣告。

谷歌搜索市場份額停滯不前

搜索流量仍在全面增長,而谷歌依然占據絕對領先地位:全球份額超過80%,美國達到75%。

但這種趨勢卻開始發生變化:

火狐去年年底將默認搜索引擎從谷歌換成了雅虎,導致谷歌去年在美國市場損失了大約4個百分點的份額。據StatCounter測算,谷歌的市場份額已經創下2008年以來的最低記錄。該公司的份額依然高達75%,可是……

其他競爭對手可能後來居上。具體而言,蘋果可能會把必應設置為所有蘋果產品的默認搜索引擎。Facebook最近也推出了內部NewsFeed搜索功能,可以在很多方面取代傳統的網絡搜索。亞馬遜也在不遺余力地控制產品搜索。

發展中國家的大量新用戶都在轉用本土搜索引擎——中國的百度表現尤為突出。

但這不只是市場份額問題。

用戶轉向其他地方尋找產品信息

比搜索份額更重要的是商務搜索,也就是幫助用戶研究或購買某款產品的搜索。這類服務會引導用戶點擊廣告,這也是谷歌的主要營收來源。

但谷歌的替代品越來越多,流行度也在與日俱增。

亞馬遜逐漸成為美國消費者的網絡購物第一站。2013年9月至2014年9月間,亞馬遜的搜索量增長近75%。此外,亞馬遜還在大力發展Fire平板電腦和Fire手機,並在其中植入了自家產品列表的鏈接。

移動用戶都在使用應用搜索。去年全球移動互聯網用戶首次超過桌面互聯網用戶,這些用戶有80%的時間都花在應用上。這令Yelp等垂直搜索提供商獲益,但谷歌卻因此遭受損失。

相對於谷歌那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算法而言,社交網絡聯系人(Facebook好友和Twitter關註對象)往往可以提供更值得信賴的產品信息。Facebook尤其如此,該公司正在NewsFeed中融入更多搜索功能,從而積極利用這一優勢。谷歌曾經試圖利用Google+弱化這些社交網絡的影響,但卻收效甚微。多數用戶都將Google+當成了谷歌產品的通用身份平臺。

廣告主對搜索廣告關註度降低

盡管搜索份額停滯不前,甚至略有下滑,但谷歌仍可以通過其他方式來提升搜索廣告營收,例如,借助對廣告的調整來確保最相關的結果顯示在頂部,從而增加點擊率。

但目前,谷歌搜索廣告已經達到了理論最高效率:廣告主投入的資金將獲得最大收益,因而不會推升關鍵詞價格。

這似乎已經發生。谷歌財報顯示,谷歌的CPC(當有人點擊谷歌廣告時,廣告主平均支付的費用)已經連續3年下滑,而在2014年前9個月,CPC更是同比降低6%。

Facebook挑戰YouTube

谷歌的下一個金礦理應是視頻廣告,畢竟該公司擁有目前最大的視頻網站YouTube。

然而,Facebook也在大力挺進這一領域。該公司推出了自動播放視頻,既受廣告主青睞,又不會引發用戶的困擾。Facebook還允許用戶直接上傳視頻。去年11月,Facebook的用戶視頻上傳量首次超過YouTube。Facebook視頻的互動指標也遠高於YouTube,這同樣受到廣告主的青睞。

有報道稱,Facebook甚至還在挖角部分YouTube大牌明星。

Android控制力降低

Android的商業模式很簡單:谷歌免費向用戶提供這款系統,讓硬件設計師和運營商根據自己的需要進行定制。但如果手機廠商想要銷售谷歌認證的Android手機,就必須接受一些條件,例如捆綁谷歌搜索或其他產品。

Android用了不到3年時間就主導了智能手機市場,但仍然面臨一些潛在威脅:約有20%的Android手機采用未獲谷歌認證的版本。這類手機很多在中國和印度等發展中國家銷售,那里的智能手機市場增速遠快於發達國家。亞馬遜同樣也在Fire產品中使用這樣的未認證版本,因而都沒有與谷歌服務捆綁。

情況還不止於此。根據ABIResearch的測算,未認證的Android系統增速在2014年大幅加快至93%,遠高於Android系統34%的整體增速。2015年的增長速度甚至還會進一步加快。

谷歌甚至無法讓用戶及時升級新版Android——只有0.1%的用戶使用11月發布的最新版本。主要原因是現有手機沒有安裝該系統,而運營商遲遲不願進行更新。

谷歌企業雲計算市場野心太小,來的太遲

2014年,谷歌重新開始加大推廣力度,邀請企業將部分業務轉移到谷歌雲計算平臺。為了與亞馬遜競爭,他們已經下調了價格,還增加了大量功能,不僅為用戶提供更多服務,還簡化了轉移到雲端的流程。

但目前為止,這似乎並未起到效果。根據Synergy去年10月發布的報告,谷歌仍然是全球排名第四的雲計算廠商,落後於亞馬遜、微軟和IBM。

而在前三家中,微軟增速最快。事實上,微軟(和IBM)面臨更嚴峻的威脅——雲計算是這兩家公司在企業市場恢複影響力的關鍵所在。谷歌的企業業務雖然增速不慢,但在其整體業務中的占比仍然不到10%。

歐盟仍對谷歌不滿

多年以來,歐盟一直在對谷歌濫用搜索和網絡廣告市場的支配地位展開調查。今年2月,雙方達成和解,一切看似已經結束。

但實際並非如此。歐洲議會認為這份和解協議不夠充分,因此在12月通過象征性的投票,強制各大搜索引擎剝離其他在線業務。(雖然並未明確提及谷歌,但谷歌顯然是他們的目標所在。)

雖然這一投票只是象征性的,但卻可能迫使歐盟重啟對谷歌的調查。歐盟有權對谷歌處以年營收10%的罰款,而且可能對其實施其他處罰,例如迫使谷歌放棄對部分秘密搜索算法的控制。

這出戲的結果如何?受到驚嚇的谷歌對核心產品展開了全面改進。

創業功臣紛紛離職

從人才角度來看,谷歌似乎逐漸開始遭遇人才流失的窘境,一如過去十年的微軟。

曾經在發展初期負責谷歌搜索引擎設計的瑪麗莎·梅耶爾(MarissaMayer)遭到降級後感到挫敗,最終於2012年跳槽雅虎,出任CEO。她在新崗位上依然挑戰重重,但她還是努力振興雅虎的搜索業務,並著力發展移動廣告業務——這兩項業務都是谷歌的核心所在。

一手籌備了I/O開發者大會,還曾負責Google+業務的維克·岡多特拉(VicGundotra)於去年4月黯然離職。曾經在谷歌業務領域效力多年的尼克什·阿羅拉(NikeshArora)也在7月出走。“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Andy Rubin)同樣於10月離開谷歌。

某些高管或許並非主動請辭,而是私下被谷歌排擠出去的。但無論如何,高管離職往往會引發混亂,而新的領導者引入的日程和工作風格也會打亂原有的節奏。

“登月計劃”未獲回報

谷歌擁有一個名叫Google X的部門,專門從事潛力巨大、雄心勃勃的創意,由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Brin)親自領導。無人駕駛汽車、太空電梯和瞬間移動等項目都出自該部門。

谷歌內部始終秉承這種超前思維。ProjectLoon氣球項目計劃通過氣象氣球為世界各地的發展中國家提供上網服務。谷歌光纖也希望打破上網服務領域的壟斷現狀,實現光纖入戶的普及。9月,谷歌還成立了一家名為Calico的公司,希望讓人類實現永生——至少也要延長人類的壽命。

這些宏偉願景值得贊賞,可是,拉里·佩奇(LarryPage)上一次推出具有重大影響力的全新產品是在什麽時候?可能要追溯到Gmail,距離現在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YouTube和Android都是收購來的,GoogleTV和Google+等新產品都已經宣告失敗。

如果沒有一個“登月項目”獲得回報,只是分散谷歌原本應該投入到核心業務上的精力,後果將會怎樣?

醒醒吧!別做夢了。

幸運的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搜索重新開始增長。YouTube新主管蘇珊·沃基斯基(SusanWojcicki)曾經負責領導谷歌的搜索廣告業務,她將找出抵禦Facebook的良策。谷歌還將重新控制Android,並借此推動移動廣告業務的發展。由於佩奇和布林都很關註“登月計劃”,所以至少會有一個實現飛躍——無人駕駛汽車最終或許會夢想成真。

看起來,這不過是一場噩夢而已。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谷歌創始人佩奇、布林擬拋售44億美元谷歌股份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347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谷歌公司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計劃在兩年內拋售數百萬股、總價值高達44億美元的谷歌股份。

谷歌周五提交至美國證券監管機構的一份文件顯示,在未來兩年內,谷歌兩位高管將各自拋售200萬股B級股票和C級股票。按當前價格計算,這些股票價值44億美元。文件並未披露他們具體的拋售時間,但是預計將以一個平緩的過程/方式拋售以降低對市場的影響。

截至今年1月末,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二人持有約4460萬股谷歌股票,占谷歌未償股份A級股票和B級股票的13.1%,這些股份擁有谷歌54.6%的投票權。上述拋售計劃完成後,二人將剩余持有大約4060萬股谷歌B級股票和C級股票,預計將代表谷歌52%的投票權。

雙股權結構在科技類公司十分流行,包括 Facebook, Linkedin, 和 Box都采取了這種方式。不過2004年上市的谷歌是推動雙股權結果大行其道的主要公司之一。在此之前,家族式上市媒體(類似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是采取雙股權結構的主要公司,因這種方式有利於公司內部創始人控制公司。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救火隊長”來了!佩奇任命新負責人拯救谷歌光纖業務

10月31日消息,據彭博社報道稱,作為資深產品專家、佩奇的顧問,喬納森·羅森博格(Jonathan Rosenberg)近期被任命為Alphabet網絡接入部門的顧問,負責谷歌光纖寬帶業務的運營。

羅森博格出任這一職位表明,Alphabet將加強該業務的財務紀律性,並對“其他業務”,例如谷歌光纖和Nest,進行更強有力的企業治理。Alphabet發言人拒絕對此置評。

此前據Business Insider報道,Alphabet旗下負責運營谷歌光纖業務的子公司Access的CEO克雷格·巴拉特(Craig Barratt)已離職。據消息人士透露,光纖業務還將裁減9%的員工(或相當於100-200名員工),另外將取消在美國十余個城市推出服務的計劃。此舉對谷歌在全美部署超高速上網服務的野心構成了沈重打擊。

巴拉特曾在博客中表示,他已辭去這一職位,但今後將繼續擔任該公司的顧問。巴拉特表示,谷歌光纖也將調整商業和產品戰略,以便關註新的技術和部署方法,從而“讓超高速上網服務比現在更加普及”。他同時表示,已經開始部署谷歌光纖的城市將繼續推進,而可能部署這項服務的地方將會暫停。

六年來,Alphabet子公司Access一直在努力構建其光纖網絡,但是目前為止只在8個地區推出了這一服務。幾個月前就有消息稱,Alphabet向Access施加了更大壓力,要求加快服務部署,找到解決昂貴部署成本的方案。Access提出的為用戶提供1Gbps的上網速度的願景很誘人,但進展卻非常緩慢。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初,谷歌的機器人部門陷入困境之中。當時,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就是任命了喬納森·羅森博格去負責該業務。


馬斯克將參加特朗普科技高管會議 庫克、佩奇等也要出席

12月12日消息,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知情人士稱,億萬富豪企業家馬斯克(Elon Musk)準備出席候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在紐約召開的科技行業高管會議。

馬斯克是電動車生產商特斯拉(Tesla Motors Inc., TSLA)和火箭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的首席執行官,他和科技業投資人、在競選期間支持特朗普的企業家皮特·蒂爾(Peter Thiel)關系密切。Thiel是特朗普過渡團隊中的一員,正協助組織本周三的會議。Thiel和馬斯克均是支付公司PayPal的創始人,Thiel的風投公司Founders Fund為SpaceX提供支持。

上述知情人士稱,正如上周六的報道,預計將出席本周三會議的科技公司高管還包括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庫克、Facebook首席營運官雪莉·桑德伯格 (Sheryl Sandberg)、微軟首席執行官納德拉(Satya Nadella)以及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 首席執行官佩奇(Larry Page)和董事長施密特(Eric Schmidt)。這位知情人士稱,英特爾公司、國際商業機器公司(IBM)、甲骨文公司和思科系統這幾家公司的首席執行長預計也將參加此次會議。

和大多數科技公司相比,馬斯克麾下各項業務的收入更依賴美國政府。

目前尚不清楚周三會議的議程,雖然特朗普已經強調了增加美國本土就業的重要性,並且已將據稱會轉移就業至海外的公司列為目標,包括蘋果和IBM。


谷歌創始人的飛行夢:布林造飛艇 佩奇造飛車

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飛行夢是:打造一款個人飛行車。

據中新網26日報道,獲谷歌聯合創始人佩奇投資的初創公司Kitty Hawk,日前公布了“飛行車”Flyer原型的影片,並計劃今年內付運個人飛行車。

該公司在官網發聲明稱:“我們的任務是讓個人飛行器成真,相信當每個人都能取得個人飛行器,一個充滿機會、無界限的新世界將為他們敞開。”

從影片可見,飛行器以單座位設計,機身恍如蜘蛛網,下面設兩個浮筒,它從一個湖面起飛,在水面上盤旋。飛行器由8片旋翼推動,重約100公斤,能像直升機般垂直升降,最高飛行時速為40公里。

Kitty Hawk稱,Flyer是新款的全電動力飛行器,根據美國聯邦法例,可於人煙稀少的區域安全及合法駕駛。駕駛者毋需持有機師執照,只需接受2小時訓練課程。

據悉,Kitty Hawk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沒有關系。

而谷歌另一名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則在秘密打造一艘飛艇。

26日據彭博社報道,布林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艾姆斯研究中心(NASA Ames Research Center)的二號機庫(Hangar 2)秘密建造了一艘大型飛艇。布林的飛艇看上去像齊柏林飛艇,現在還不清楚他是把它當做愛好,還是希望像佩奇那樣上市一款飛行器。布林通過郵件中回應說:“抱歉,關於這個話題我現在沒有什麽要說的。”

據該報道,布林建造的飛艇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也無任何聯系。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