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史上最大剛兌案?恒豐銀行為股東代償40億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118

人民網周五報導稱,恒豐銀行對8月底到期的總共40億元人民幣的三筆違規表外業務進行了剛性墊付。這是繼今年“中誠信托事件”30億兌付危機以來,涉及金額最大的一次剛性兌付事件。

據人民網報道,去年8月,恒豐銀行為其股東成都門里投資有限公司,以及該公司關聯企業北京中伍恒利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兜底擔保,通過證券公司設立定向資管計劃,分別向天津銀行濟南分行、天津濱海農商行進行融資。其中,向天津銀行濟南分行融資1筆10億元,向天津濱海農商行融資2筆計27億元。

據查,兩家融資企業系關聯公司,其實際控制人均為陳冬。恒豐銀行為這3筆業務增信兜底,並簽訂了《恒豐銀行與門里集團融資協議》。協議約定,如果借款人到期不能兌付,恒豐銀行有代償責任。

據恒豐銀行2013年年報,截止2013年12月31日,成都門里投資有限公司持有該行2.67億股,占總股本3.28%。

蹊蹺的是,這項兜底業務恒豐銀行並未收取手續費。據了解,類似增信業務的手續費率為1%至2%,前述3筆業務依此初步估算的手續費應在3700萬元至7400萬元之間。

日前,門里集團聲明已經沒有兌付本息的能力,近37億元融資的用途及流向目前不明,而3筆業務涉及到的實際出資人天津銀行、天津濱海農商行均表示,要付諸相關法律手段進行追償。

迫於聲譽風險,今年8月29日,恒豐銀行履約墊付了相關3筆業務的本金及利息共計約40億元,其中本金37億元,利息約3億元。這意味著,3筆業務為恒豐銀行造成了40億元風險敞口。

根據《恒豐銀行2013年年度報告》,恒豐銀行2013年度凈利潤為69.2億元,此次墊付金占去其凈利潤的57.8%。

目前,恒豐銀行已成立了專項小組來應對上述業務風險,將門里集團有效資產全部收抵,並向其派駐了財務總監,目前風險在可控中。

據悉,銀監會山東監管局正在調查此事,恒豐銀行所在地的山東省委省政府亦對此事高度重視,將會嚴肅處理,追究相關人士責任。中國銀監會已準備對此類業務計提拔備,相關文件正在征求銀行意見。

門里集團圈錢術

據了解,恒豐銀行為門里集團旗下企業辦理的三筆表外業務,沒有要求提供任何擔保措施,也沒有履行相關業務審批。

該三筆表外業務以定向資管計劃為渠道,設計了複雜的交易結構,利用銀行、證券公司、信托公司等多家金融機構為通道,由恒豐銀行以同業存款方式提供25億元資金,最後再由恒豐銀行出具承諾同意無條件購買定向資管計劃受益權,為門里集團37億元本金的融資進行兜底。

據人民網報道,就在門里集團在天津農商行拿到27億元融資的前一日,恒豐銀行在天津農商行辦理了一筆25億元的同業存款,期限一年,利率為6.2%。

實際上,恒豐銀行開展的這三筆業務是變相為門里集團發放貸款25億元,並為門里集團該等融資變相出具保函。

據了解,成都門里公司對恒豐銀行股權系從江蘇正陽置業有限公司處購得,購買日期為2013年7月2日,江蘇正陽置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方是江蘇匯金公司,控制人為朱明亮,簽訂的轉讓合同中註明成交價為5.8元/股。

內控缺位導致違規審批

如此巨大的風險資產占用是如何造成的呢?據悉,此3筆業務涉嫌系恒豐銀行原董事長姜喜運直接安排人員辦理,未經正常的業務審批程序,現任高管層並不掌握相關情況,直到有關銀行前來詢證相關業務,才獲知該批業務的存在。

人民網報道稱,恒豐銀行原董事長、黨委書記姜喜運最早時擔任恒豐銀行前身:煙臺住房儲蓄銀行副行長、行長,並在煙臺住房儲蓄銀行於2003年完成整體更名改制為恒豐銀行後一直擔任恒豐銀行董事長、黨委書記職務,在恒豐銀行系統工作了26年之久,直到2013年12月19日因年齡原因退休。

managerimghead
恒豐銀行原董事長、黨委書記姜喜運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學術委員張之驤分析,恒豐銀行該業務融資人實際是其關聯法人,業務金額合計超過銀行資本凈額的5%,時任恒豐銀行的高管層不可能不知道其運作情況。

不過,恒豐銀行在《2013年年度報告》中提到,報告期內發生的關聯交易,“監事會沒有發現違背公允性原則或損害本公司和股東利益的行為。”

張之驤認為,由於銀行授信方為股東,對其授信應遵照銀監會有關關聯交易規定。但恒豐銀行在一開始就未對股東基礎資產進行評估,缺乏審慎有效的風險緩釋措施,導致無法正常兌付,屬於嚴重的違規操作。

專家:監管部門應嚴格規範銀行內控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認為,恒豐銀行違規授信是一起典型的關聯交易內控失效案例。

趙錫軍分析,內控不到位是股份制銀行出現違規授信的主要原因。他說,這類銀行的股東對其影響較大,除了利益輸送等刑事問題外,合規審核往往會因一些決策人原因而被忽略,應對出現的問題追究各層級的責任。

恒豐銀行於2003年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經過整體股份制改造,成為一家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在銀監會網站股份制商業銀行一欄里,恒豐銀行與中信銀行、光大銀行、招商銀行等處於同一序列,排名第十。

中國史 中國 最大 剛兌 兌案 豐銀 行為 股東 代償 4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662

近10億代償引燃戰火 中科雲網兩大金主背後角力

 

一方出資近10億元代償債務,卻始終未露真容,一方拿出超過5億元救命錢,卻明確謀求控制權。昔時夥伴的決裂,正在將中科雲網(002306.SZ)引向不同金主的角力。

中科雲網的亂局,是一場奇怪的爭鬥。2017年1月中旬開始,中科雲網實際控制人孟凱,向其曾經的生意夥伴王禹皓步步緊逼。追溯中科雲網的紛爭,交鋒的孟凱、王禹皓,似乎更多只是臺前的配角,真正的決鬥者,是其背後各自不同的利益方,這可能正是中科雲網今日亂局的根由。

追溯中科雲網的現狀,根由似乎早在2015年底就已埋下。由股東權利委托人倒戈相向的王禹皓,2015年進入中科雲網後,引入資金方陸鎮林,為孟凱中科雲網償還近10億元債務,並參與該公司重組,但不巧的是,中科雲網重組失敗。一個多月後,新的“金主”陳繼進入,意欲取得中科雲網控制權。然而,對於陸鎮林代償的巨額債務的後續處理,卻至今未有詳細說明。

沈默的前金主

孟凱、王禹皓、陳繼之間的糾葛和纏鬥春節後進一步升級,2月8日晚間,深交所連夜下發關註函,八問中科雲網。截至2月13日,由於各方意見不同,中科雲網未能在規定期間完成回複,僅就新一屆董事、監事提名,克州湘鄂情債權轉讓進行了回複。

對於陳繼參與重組、股東權利委托等問題,孟凱未做出回複。孟凱與中科雲網現任董事長王禹皓交惡,並引發公司“內亂”,至今仍然雲遮霧罩。2015年7月,為了解決自身十余億元債務,孟凱引入王禹皓為中科雲網董事長。當年11月初,孟凱以王禹皓授權代表, 引入陸鎮林控制的嶽陽中湘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中湘實業”)作為金主,為中科雲網、孟凱共計代償約9.33億元債務,不過中科雲網、孟凱均未披露陸鎮林代償債務的前提、交換條件。

2015年12月5日,中科雲網以5.3億元的價格,剝離團膳以外的餐飲業務。經過重組之後,中科雲網成為一個“凈殼”。根據2016年4月29日披露的重組預案,中科雲網以18億元收購四川鼎成100%股權,並向長城國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長城國融”)、長城(德陽)長信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長信投資”)、陸鎮林發行股份募集不超過13.39億元配套資金。

但奇怪的是,陸鎮林只認購了募集配套資金的1000萬股,交易完成後持股比例僅為0.71%。而長城國融、長信投資則分別認購1.3億股、1.2億股,合計持股比例達到17.74%。交易完成後,孟凱還將股權委托給長城國融,長城國融可控制股份超過30%,成為控股股東,陸鎮林在重組中卻幾乎退居一旁。

近期接受采訪時,孟凱曾表示,陸鎮林是王禹皓介紹而來,而長城國融等則是陸鎮林找來的。那麽,陸鎮林身為中科雲網、孟凱的“金主”,為何卻在重組中只扮演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股東?與此同時,孟凱又為何要將自身股東權利讓渡給並無關系的長城國融?

公開資料顯示,長城國融、長信投資均為股權投資機構。其中,長城國融由長城資產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長信投資則由北京金盤龍投資中心(下稱“金盤龍”)出資84.79%,剩余部分由長城國融、成都海石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成都海石”)分別出資12.38%、0.13%,長城國融、金盤龍為有限合夥人,成都海石為普通合夥人執行事務合夥人。

陸鎮林、中湘實業與長城國融、長信投資及其股東是否存在關聯?根據披露,長信投資的金盤龍、成都海石等兩家股東均由兩名自然人構成,其中金盤龍股東由王萬龍出資99%,王誌雄出資1%;成都海石股東由向飛出資60%,劉子瑜出資40%。而中湘實業的股東,除了陸鎮林外,還有李修傑、陸武惠、陳奇生三名自然人。這意味著,在股東、人員層面,陸鎮林、中湘實業與上述各方均無關聯。

長城國融、長信投資的業務,均包含股權投資、債權投資、資產重組及並購等,均具有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的性質,長信投資股東金盤龍、成都海石也以股權投資為經營範圍。其中,金盤龍也是一家有限合夥企業,經營範圍包括項目投資、組織文化藝術交流、影視策劃等。

工商資料顯示,以有限合夥人身份出現的北京金盤龍,實際上是長信投資的主要出資方。2016年4月25日,長信投資進行工商登記變更,將註冊資本由2億元增加至8億元,金盤龍一家出資額就達到7億元,占比87.5%。但在工商登記、中科雲網披露信息中,均未披露其資金來源。而在重組預案中,中科雲網亦未說明陸鎮林與長信投資,以及金盤龍、成都海石是否存在關聯。

按照孟凱此前的說法,表明陸鎮林和長城國融方面存在一定關系。那麽,陸鎮林是否充當了重組方的角色?2月14日,中科雲網工作人員對第一財經稱,對公司過往的情況,目前沒有更多信息披露。孟凱則稱“對深交所八問不便多說,但對涉及問題肯定會做出回複”。

金主的角力?

迫於各方壓力,中科雲網於2016年8月宣布終止重組。隨後,孟凱找來陳繼。兩個月後,陳繼進入中科雲網董事會。

孟凱此前對第一財經稱,之所以引入陳繼,是因為到了2015年12月31日,王禹皓只解決了中科雲網4.3億元公司債務,公司成功保殼,但其個人背負的10億元左右的債務卻沒有按約解決。在此情況下,孟凱找來陳繼,出資5.05億元接過其債務。

根據中科雲網此前公告,作為金主,陸鎮林的中湘實業、北京盈聚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共計為中科雲網、孟凱代償了9.33億元的債務,其中中科雲網方面包括3.09億元ST湘鄂債、1.19億元的北京信托借款,合計解禁4.3億元。孟凱個人債務方面,則代償了向中信證券質押1.81億股的5.05億元債務。

由此可見,孟凱所稱王禹皓只為其解決了4.3億元的公司債務問題,與上市公司披露的9.33億元存在出入。然而,中科雲網在1月16日的公告,也對孟凱將股東權利轉移給陳繼提出異議,提及王禹皓的委托期限為孟凱的個人債務全部清償完畢為止。換言之,王禹皓方面也承認,其並未全部解決孟凱的個人債務。

此外,吉艾科技2016年12月底也曾公告,其子公司以1500萬元服務費的代價,出資4億元,為上海高湘提供流動性,獲得以陳繼的關聯方上海高湘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為委托人、中信證券為管理人的定向資管計劃所持有的金融類債權本金4.79億元、利息325萬元的受益權。

那麽,中湘實業為孟凱向中信證券代償的5.05億元債務,是否真的得到解決?資金又流向何處?如今成為一大謎團。對此問題,孟凱始終避而不談,在兩次采訪中均未予以解釋說明。2月14日,中科雲網工作人員稱,對於公司過往事項、協議,目前沒有信息披露。

“如果我和王禹皓站在一條戰線上,面臨的結局是和陳繼鬧翻。”孟凱此前對第一財經稱,“如此一來,陳繼會指控其與王禹皓詐騙,做出的行動就是拍賣孟凱中科雲網股票,其將再次遇到危機。迫於壓力,只能與陳繼談和,商量以法律的手段把王禹皓趕出去。此後的行動,就是配合陳繼的要求,包括取消委托授權、召開股東大會等等,都是陳繼所教。”

如此一來,局面已演變成“金主”之間的對抗,孟凱、王禹皓不過代表不同雙方利益。中科雲網公告顯示,2015年11月、12月,中湘實業為孟凱、中科雲網代償債務時,並未說明陸鎮林方面做出這一決定的前提、交換條件,陸鎮林亦未能與中科雲網發生股權上的聯系。隨著後續重組的失敗,事件關鍵人物對這幾筆代償的後續處理至今未有詳細說明。

10 代償 引燃 戰火 中科 雲網 大金 背後 角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38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