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二套房首付比例降至四成滿二免營業稅(附最全解讀)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1822

二套房首付比例降至四成滿二免營業稅(附最全解讀)
作者:李庚南


①擁有1套住房且相應房貸未結清的居民家庭,改善性自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調整為不低於40%;②使用住房公積金委托貸款購買首套普通自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為20%;③對擁有1套住房並已經結清房貸的,改善性自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為30%。

今日央行網站公告稱,對擁有1套住房且相應購房貸款未結清的居民家庭,為改善居住條件再次申請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購買普通自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調整為不低於40%,具體首付款比例和利率水平由銀行業金融機構根據借款人的信用狀況和還款能力等合理確定。

  中國人民銀行各分行、營業管理部、各省會(首府)城市中心支行、副省級城市中心支行;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住房城鄉建設廳(建委)、銀監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建設局;各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直轄市、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住房公積金管理委員會、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

  為進一步完善個人住房信貸政策,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住房需求,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經國務院批準,現就有關事項通知如下

  一、繼續做好住房金融服務工作,滿足居民家庭改善性住房需求。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繼續發放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與住房公積金委托貸款的組合貸款,支持居民家庭購買普通自住房。對擁有1套住房且相應購房貸款未結清的居民家庭,為改善居住條件再次申請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購買普通自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調整為不低於40%,具體首付款比例和利率水平由銀行業金融機構根據借款人的信用狀況和還款能力等合理確定。

  二、進一步發揮住房公積金對合理住房消費的支持作用。繳存職工家庭使用住房公積金委托貸款購買首套普通自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為20%;對擁有1套住房並已結清相應購房貸款的繳存職工家庭,為改善居住條件再次申請住房公積金委托貸款購買普通自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為30%。

  三、加強政策指導,做好貫徹落實、監督和政策評估工作。人民銀行、銀監會各級派出機構要按照“因地施策,分類指導”的原則,做好與地方政府的溝通工作,加強對銀行業金融機構執行差別化住房信貸政策情況的監督;在國家統一信貸政策基礎上,指導銀行業金融機構合理確定轄內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最低首付款比例和利率水平;密切跟蹤和評估住房信貸政策的執行情況和實施效果,有效防範風險,促進當地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請人民銀行各分行、營業管理部、省會(首府)城市中心支行、副省級城市中心支行,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銀監局將本通知轉發至轄區內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城鄉信用社、外資銀行、村鎮銀行。

相關
政策

  財政部:購買2年以上普通住房銷售免征營業稅

  財稅[2015]39號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財政廳(局)、地方稅務局,西藏、寧夏、青海省(自治區)國家稅務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財務局:

  為促進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經國務院批準,現將個人住房轉讓營業稅政策通知如下:

  一、個人將購買不足2年的住房對外銷售的,全額征收營業稅;個人將購買2年以上(含2年)的非普通住房對外銷售的,按照其銷售收入減去購買房屋的價款後的差額征收營業稅;個人將購買2年以上(含2年)的普通住房對外銷售的,免征營業稅。

  二、上述普通住房和非普通住房的標準、辦理免稅的具體程序、購買房屋的時間、開具發票、差額征稅扣除憑證、非購買形式取得住房行為及其他相關稅收管理規定,按照《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建設部等部門關於做好穩定住房價格工作意見的通知》(國辦發﹝2005﹞26號)、《國家稅務總局[微博] 財政部 建設部關於加強房地產稅收管理的通知》(國稅發﹝2005﹞89號)和《國家稅務總局關於房地產稅收政策執行中幾個具體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5﹞172號)的有關規定執行。

  三、本通知自2015年3月31日起執行,《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於調整個人住房轉讓營業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11﹞12號)同時廢止。

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

2015年3月30日

2014年下半年以來樓市救市政策一覽 大面積松綁限購

去年,樓市迅速冷下來,經歷了前所未有的低迷。到了下半年,地方政府紛紛出手救市,實施了3年多的樓市“限購令”在多地以各種形式退出歷史舞臺,成為第一波救市潮。到目前為止,全國46個限購城市中僅剩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三亞還沒有解除限購。

房貸新政、降息降準

去年的“9·30”房貸新政出臺,松綁房貸、降息、降準被視為第二波救市政策。幾個月內央行兩次降息、一次降準,目前五年期以上的商業貸款利率是5.9%,是11年來最低的貸款利率。業界分析,目前已進入降息通道,未來還有降息降準的可能。

多地實施公積金新政

繼“9·30”央行新政發布之後,去年10月9日,住建部、財政部及央行三部委聯合發布《關於發展住房公積金個人住房貸款業務的通知》,主要包括降低公積金貸款門檻、提高公積金貸款額度,以及推進公積金異地貸款等方面內容。在公積金新政發布後的一個多月時間里,已有超過32個省市陸續出臺了公積金貸款調整細則,主要體現在降門檻、提額度、認貸不認房以及實現異地貸款這幾方面。

國土部住建部樓市新政落地

2015年3月25日,國土資源部、住建部聯合下發《關於優化2015年住房及用地供應結構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通知》,要求2015年各地有供、有限,合理安排住房和其用地供應規模;優化住房供應套型,促進用地結構調整;多措並舉,統籌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部門聯動,加大市場秩序和供應實施監督力度。

相關
解讀

  樓市是拉動經濟的第四匹馬,你信麽

不應把房地產業作為宏觀調控的工具,經濟一熱就控,一冷就放,否則,只會進一步加劇經濟的“房地產化”,紊亂老百姓對樓市的預期。

  投資、消費、出口是拉動我國經濟發展的三架馬車,這幾乎是最淺顯的經濟學常識了;但咬文嚼字細究其理,筆者以為這種表述其實很沒道理。

  試想,三架馬車並駕齊驅,怎麽走,拉什麽?馬拉的是車,馬車拉的又是什麽呢?筆者實在難以想象。比較合乎情理的表述應該是,投資、消費、出口是拉動經濟之車的三匹馬。

  古時常以千乘之國來比喻泱泱大國。這里的“乘”即四匹馬拉的戰車,其風快無比,所以有了駟馬難追之說。那麽,拉動我國這樣一個13億人口泱泱大國經濟發展的大概也非駟馬莫屬了吧?難道在投資、消費、出口之外還存在第四匹馬嗎?細思量,還真存在,這就是一度被人們視為野馬、烈馬、瘋馬的房地產。筆者以為,房地產行業的特殊性,使之某種程度上充當了拉動經濟的第四匹馬。

  這絕非筆者的故弄玄虛。回顧我國房地產走過的軌跡,伴隨調控政策的變化,樓市經歷了起伏跌宕、在冰與火的交互中,推動著城市化進程,帶動著上下遊行業的共生共贏,推動著大國經濟在顛簸中前行。

  眾所周知,房地產業具有產業關聯度高、融資量大、產業鏈長、帶動力強的特點,在拉動投資、擴大內需,促進全社會經濟增長中的作用不言自明。一方面,房地產業直接拉動全社會的投資。2013年房地產投資對GDP的貢獻率達15%。另一方面,商品房銷售是拉動社會消費的重要力量。

  除了商品房銷售本身對居民消費的直接拉動外,房地產行業還通過對其他行業的輻射、帶動效應,直接、間接影響到上下遊大大小小130多個行業的生產經營,大到鋼鐵、水泥、玻璃、木材及非金屬制品等行業,小到五金、燈具、窗簾等。

  據估算,房地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中,通過拉動上下遊的其他產業投資、居民消費等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大於房地產自身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可以說,房地產業在拉動經濟發展中發揮了拉動投資、消費的雙重功能,是拉動內需最直接、最有效的市場。所以,何妨將房地產歸為遊走於投資、消費之間的第四匹馬?

  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在今年的兩會上就坦言“沒有房產來帶動,經濟拉力不夠”,他呼籲“不要一談到房地產就泡沫,最後要吃虧的。實際上今天仍然需要振興房地產業”。全國政協委員、百步亭集團董事局主席茅永紅則認為房地產應成經濟突圍的火車頭。當然,也不乏反對的意見,有專家呼籲不能把房地產當“救火工具”。

  火車頭也罷,救火工具也罷,房地產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正方和反方給出的結論其實是殊途而歸,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更何況,政府也已慣於將房地產作為調控經濟冷熱的工具。所以我願意相信,它是一匹馬,一匹拉動經濟向前,但又因恣意癲狂而不時被市場抽打、為輿論所針砭的馬。

  存在就是合理。房地產實際上充當了拉動經濟發展的第四匹馬角色,這是客觀存在的。但這絕非是一種好的安排。房地產在拉動經濟發展的同時,的確是一匹不讓人省心的野馬、瘋馬。這匹瘋馬的狂奔,踢傷了許多弱勢群體。

  面對樓市的瘋狂,不同的人群表現出不同的情緒來,憂慮,恐慌,無助,憤怒,迷惘……甚至演繹出各種人間悲喜劇。房地產之馬的桀驁不馴,使經濟這架馬車踉踉蹌蹌,無疑加劇了社會經濟的風險和震蕩性。也因此長時間受“泡沫論”浸淫,甚至因為流淌著“不道德血液”,而受到輿論的口誅筆伐。

  但房地產本身終究不過是一個行業,它承載了太多不應由它承載的東西。房地產本身出現的問題本應交給市場,應該按市場的規則、用市場的手段來調控。

  不幸的是,以限購、限貸為主要特色的行政式調控,忽松忽緊的稅收政策,讓市場迷迷糊糊,讓人們的預期變得紊亂,讓老百姓“老不信”!實際上到最後房地產調控自身也迷失了方向:是屬意民生,欲使房價回歸到百姓的購買力嗎?“買漲不買跌”樓市鐵律並沒有帶來百姓的歡呼。

  當房地產低迷沈默的時候,市井間不乏拍手稱快、幸災樂禍者,但是,市場的無情還往往還以的是一地雞毛。是著眼於調控經濟嗎?從上下遊企業的低迷,到房價大幅縮水後居民資產的縮水、以房地產為主要抵押物的銀行貸款的劣變,還有四萬億刺激後無數盲目涉入房地產的企業風險的頻發,其結果,你懂的!

  毋庸諱言,中國經濟的房地產化特征已非常明顯,房地產化已然是尾大不掉。但是,放任這匹馬繼續瘋狂,或者任其衰退下滑,顯然都不是理性之舉。今年“兩會”所釋放出的決策層的定調,包括近日住建部和國土部出臺的《國土資源部 住房城鄉建設部關於優化2015年住房及用地供應結構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通知》,無疑是基於平衡上述兩種趨向的考量。

  “此馬非凡馬,房星本是星。向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也許,在當下的經濟困境下,繼續把房地產當做拉動經濟複蘇的第四匹馬,讓房地產穩住陣腳,無論從宏觀考量、微觀考量,還是民生,不失為牽一發而動全局的策略。

  但是,房地產發展經歷了近些年的變化,當痛定思痛:問題出在哪里,在哪跌倒在哪爬起,即使要重啟房地產這匹馬,讓它重新擡步、奮蹄,還得先給它來個刮骨療傷!

  關鍵是創新調控思維和手段。在調控理念上,要客觀定位房地產,把房地產作為經濟發展的重要行業,按照房地產市場運行的規律和周期性特點,適時適度進行調控;而不是把房地產業作為宏觀調控的工具,經濟一熱就控,一冷就放,否則,只會進一步加劇經濟的“房地產化”,紊亂老百姓對樓市的預期。在調控手段上,要去行政化,遵循市場運行規律,通過市場手段而非行政性的手段駕馭樓市這匹野馬。

(來自新浪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