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配資公司:“主動參與做空,無異於自掘墳墓”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0490

有傳言稱,配資公司一手做多,一手做空,兩邊獲利。業內人士認為這是無稽之談。 (勾犇/圖)

對配資公司參與做空的傳聞,業內人士大多不認同。這看起來並不太符合邏輯。“股票好,配資業務才火。”

溫州資本再一次躺著中槍。在股市快速下跌的敏感時刻,他們被視為“空軍”的主力,正在社交媒體上遭到全面聲討。

一周來,有關浙江場外配資公司做空股市的傳言就甚囂塵上。傳言有板有眼,有數據有邏輯,不由得人不關註。

在一篇廣泛流傳的題為《中央嚴查股市暴跌元兇》短文中,作者信誓旦旦地說,中央目標已鎖定浙江的配資公司。“配資公司(浙江溫州最多,800億元以上,全國70%以上)大量賣空股指期貨對沖爆倉風險,……每日下午2點左右,開始平倉,一邊平掉客戶爆倉的股票現貨賬戶,一邊大筆做空股指期貨,兩頭賺錢。”

媒體已經紛至沓來。“這幾天光顧著接待媒體了。”2015年7月8日,包括浙江互聯網配資公司米牛網和尋錢網在內的多家配資公司老總介紹說。來訪的人,幾乎包括國內所有財經媒體,更不乏英國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和澳大利亞金融評論這樣的國際媒體。

“我們自己都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影響力。”尋錢網CEO周競天說,“和上海、深圳相比,溫州的配資公司規模根本無法相提並論,我們最大的一家都不可能超過20億,加起來最多不過300億。”

與A股六、七十萬億的市值相比,這無疑是九牛一毛。

從“夏天”到“秋天”

進入配資行業六年多,這還是周競天第一次見到“配資”被如此熱烈地討論。在以前的媒體報道中,這名CEO被貼上“80後”、“帥哥”等時尚標簽。

“這是個很專業的詞。”按照通常理解,股票配資是指配資公司在你原有資金的基礎上,按照一定比例給你資金供你使用,和他們簽訂相關協議文本,進行管控和約束。

你有一元錢,如果配資公司願意按1∶5比例配資,你就將擁有6元錢進入股市。這種以小撬大的行為,在金融行業中,被稱之為“杠桿”。

作為金融工具,配資由來已久,並非今日才誕生。“配資並非牛市特有,熊市也存在配資。”周競天說。

不過,對配資公司參與做空的傳聞,業內人士大多不認同。這看起來並不太符合邏輯。“股票好,配資業務才火。”周競天說,配資公司一旦主動參與做空,無異於自掘墳墓。

如火如荼的牛市,確乎是推動此輪配資行業大發展的主要動力。以另一家配資公司米牛網為例,他們提供的數據顯示,從2014年9月8日上線至今,到現在剛剛十個月,累計配資已達48億余元。

最火的時候,資金根本供不應求。“今年4、5月,想配資的已經需要排隊,一般都需要等一個星期。”米牛網CEO柳陽說。這也正是當時行業內的普遍期限,周競天證實了這一點。

在互聯網金融企業創業潮中,配資業務無疑有巨大的吸引力。早在2015年3月份,上線不到半年的米牛網就獲得了A輪融資,而尋錢網也在2014年獲得了A輪融資。“這是互聯網金融領域里,唯一經過風險控制可以保證資金不虧,並且保證較高利潤的領域。”一位業內人士評論說。

“我們的風控一直做得不錯。”柳陽說,他們有一整套風控系統,設定了預警線和平倉線,用戶一旦進入預警線,就禁止買入。而一旦股票市值到了平倉線,則直接強行平倉。為保證安全,他們還對用戶賬戶,每15秒掃描一次。

“我們一直在降杠桿。”柳陽說,從2014年9月8日上線後,一開始,他們實行的是1:5的杠桿,但很快就調到了1:4和1:3。“上周末剛剛又調成了1:2。”而平倉線的標準也進行了幾次調整:從107%,調為112%,上周末,已經調到118%。持倉比例也一直在進行調整。抗風險能力較低的創業板,“持倉比例不能超過20%。”

周競天同樣表示,他們現在的杠桿也早降到了1:3,甚至1:2。“目前主要的壓力還是人員和存量資金的成本。”

配資大衰退已經來臨。米牛網提供的數據顯示,他們現在每天新增配資量不到高峰期的10%。“我感覺現在還只是秋天,冬天仍未到來。”周競天說。

不過,這些企業,配資額都不高,“一個賬戶,最多一千萬,大部分賬戶都控制在300萬以下。”周競天說。而柳陽早已將配資額降到了500萬元。

6月30日,證券業協會曾對外公布比較全面的數據,現在股市的恒生公司HOMS、上海銘創和同花順三大系統接入的客戶資產規模合計也不過5000億元。HOMS系統近兩周強制平倉金額不過150億元。看起來雖大,但與A股60萬億的規模相比,體量也十分有限。

“競爭惡化”的行業

周競天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作為一個行業,配資公司現在處於無人監管的狀態。“任何金融工具都有兩面性,它有醜陋的一面,也有美好的一面。”周說,配資並非十惡不赦的行業。

作為一個無人監管的行業,配資的資金來源,一直是個謎。“一些公司此前動不動說自己配資幾十億,但一問資金來源,誰都不敢再說。”

這正是此輪證監會本該嚴查的對象。業內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或許正是風險低、利潤穩定,且又無人監管資金來源,一些面目可疑的資金,此前也迅速流入了配資市場。

“這完全是業內公認而業外又無法察覺的秘密。”一位業內人士說。在股市最熱的時候,一些上市公司,正通過個別券商的通道,將股權質押獲取資金,通過配資方式進入市場。

現在很多券商營業部是承包的。只要上市公司跟營業部談好收益率。券商就可提供數據端口,買一個分倉系統,進入市場。

“他們單單只賺利差就夠了。他們拿到的點,一般是7到8,而進入配資公司,最差也能拿到年化10-12,甚至更多。”上述業內人士說。但這直接放大了杠桿風險。這也正是此輪大跌不少上市公司停牌的原因之一,“他們怕再跌下去,自己將遭遇強平。”

“如果要清理違規配資,應該先從券商開始。”一位業內人士說。

這並非全部。由於利潤穩定,一些信托公司也通過傘形信托的方式進入配資渠道。這也是讓部分配資公司目前最頭痛的事,“信托產品簽的時候都是一年,現在錢拿到了配不出去,資金趴賬上,一年利息都不得了”。

“沒有任何門檻,從業者也良莠不齊,在地方上登記的名目也不同,大多數以資產管理公司、投資咨詢公司名義存在。”周競天說。

由於無人監管,不斷陷入惡性競爭,現在正處於惡化的階段。此前周和其它同業人士,多次呼籲監管部門對行業進行規範。“進行管理,提高註冊資本金,提升人員素質和資質,同時對資金來源進行監管。”

“國家應該正面這個問題,出臺相應標準,擡高門檻,達不到的一律淘汰,達到的,則發放正規牌照納入監管,而不是選擇回避。”周競天說。

配資 公司 主動參 主動 與做 做空 無異 於自 自掘 墳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55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