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外資瘋台企 不拘規模大小 有特色 一顆扁食也能獲青睞

2011-1-10  TWM




陳瑞昌創立的花蓮香扁食,雖然歷史比老店晚許多,但趁著外商投資台灣熱潮勇敢前進大陸,在中國市場的擴張腳步反而領先其他老店。

一顆顆白胖的扁食,將在京、滬展現猶如子彈般的威力。

撰文‧周岐原 攝影‧陳俊銘有什麼途徑,能讓創業十四年的年輕小公司,超越歷史近八十年的強大對手?答案是搶占先機。

花蓮起家的花蓮香餐飲顧問公司,找對夥伴切入中國市場,堪稱是這波外資投資熱潮中,抓緊機會,讓簡單的扁食,從台灣「賣」向中國,壯大規模的典型案例。

合夥外資進軍中國

在花蓮,「液香」兩個字幾乎成為扁食代名詞。因故總統蔣經國多次造訪,創業七十七年的液香扁食,擁有「觀光勝地」級的知名度。面對握有「金字招牌」的競爭者,同樣發跡自花蓮的花蓮香,不走原來老路,選擇與外資連手,以連鎖直營店進軍中國。

在同行眼中,花蓮香直取上海,宛如縱身躍向未知的彼岸。這一跳,固然驚險萬分,但眼前的商機也十分可觀,因為扁食的銷售腹地,跟著從台灣擴展到中國。

「到二○一一年底,在上海至少有二十家店,北京也會拚一家。」花蓮香餐飲顧問公司董事長陳瑞昌,很有自信地表示。

花蓮香其實並非花蓮最有名的扁食店,歷史也較短,但經營手筆是最大膽的。花蓮香的經營團隊,分別由中國、新加坡、台灣找來熟悉中國市場的管理人才,讓花蓮香在中國市場的擴張腳步,一舉超前其他老店。

掌管花蓮香的陳瑞昌,原本在台中地區從事建築業,和餐飲業毫無淵源。

陳瑞昌一九九七年時,因生意失敗,不僅房子被查封,還負債二千多萬元。隨妻子回到娘家花蓮謀生的他,雖然承擔一無所有的痛苦,但看到當地「液香」、「戴記」等名店的排隊人龍,陳瑞昌嗅到商機,也找到再起的希望。

「一 碗(扁食湯)才四、五十元,但單日營業額,據說可達六位數。」陳瑞昌眼見業績可觀,決定重新創業,要靠扁食東山再起。他回憶,為了解決開店資金問題,甚至 得標下兩個會,才湊齊所需的六十萬元。「這一次要養家活口,我不能輸。」陳瑞昌說,盡全力經營的扁食生意,並沒讓他失望,業績蒸蒸日上;不僅開放加盟,後 來更將總公司遷到新北市,設立中央工廠,全台總店數達到七十家。

在事業小有所成時,陳瑞昌發現國內市場有限的問題。「加盟店面積小,業績很難突破。」一心想拓展版圖的陳瑞昌,於是萌生「到中國賣扁食」的念頭。

一○年春季,獨自在上海參加創投論壇的陳瑞昌,恰巧遇到尋覓投資標的的美資啟明創投,雙方一拍即合。十四年前,這一顆顆讓陳瑞昌得以翻身再起的白胖扁食,這一次,又成為他揮軍中國市場時,最有威力的子彈。

「我 們前後看了不少公司,陳董的經營心態最開放,所以我們選擇花蓮香。」啟明創投合夥人童士豪表示,在該公司投資的三十多家企業中,花蓮香是首家從事餐飲連鎖 的企業。在中國餐飲市場可望達到倍數增長的前景下,啟明準備投入一千萬美元,以上海、北京為試點,快速複製直營的複合式麵點連鎖店。

陳瑞昌說,「過去常發現加盟主不按規定行事,為了掌握品質,所以在中國選擇直營。」童士豪也分析,中國各省市的地方特性落差大,經營團隊具有因地制宜的管理能力,才能在市場勝出。由此來看,團隊的管理能力高低,就成了決定餐飲連鎖業在當地成敗的關鍵。

星、台、中人才共組管理團隊為了分享利潤,陳瑞昌與創投業者的合資股權採六四分配,陳瑞昌的六成股權,還撥出三分之一給經營團隊共享;也就是說,來自新加坡的總經理、財務長等高階幹部,中國當地的基層員工和台灣幹部,能共享以原價認購花蓮香二成股權的機會。

一一年開始,這個三地「混血」的經營團隊整合完成、正式出招。前三家據點分別進駐上海的購物中心,由於租金成本不低,想吃到和台灣一模一樣的扁食湯,得花超過一百元新台幣;以經營模式估計,產品毛利率至少在五成以上。

一度在事業路上重挫的陳瑞昌,和過去最大的行事差異,是他徹底揮別從事建築業時,高槓桿融資的作風。他感嘆說,「現在我更小心,手上有一塊錢,才做一塊錢的生意。」搭著外資投資熱潮,陳瑞昌的扁食生意格局更大了,好不容易才重振事業的他,決心乘這股大浪,拿下更大的版圖。

花蓮香餐飲

創立:1997年

董事長:陳瑞昌

預計分店數:台灣70家、上海20家、北京1家(截至2011年底)旗下品牌:花蓮一品香、舞餃宴、吞云小蒔

合資對象:

啟明創投(美資)


外資 瘋臺 臺企 不拘 規模 大小 有特色 一顆 扁食 也能 能獲 青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59

不拘小節?

2012-11-26  TCW
 
 

 

我少年時代,讀到國父孫中山先生說:「立志做大事,不做大官!」十分佩服,也立志要做大事。既立此志,我的處世原則自然發展為「大節不虧,小節不拘」。後來,雖然沒做成什麼大事,卻變成十足不拘小節的人,也覺得沒什麼不好。

最近聽到一位朋友的小故事,卻讓我猛然驚醒。我這朋友是個名醫,全力投身工作,疏於照顧家庭,夫妻感情只能說一般。但日前透過學習,決心改善夫妻關係,卻不知從何著手。後來他想起過去老婆常抱怨他在家脫了襪子到處亂丟,他屢勸不改,數十年如一日。因為他自認工作忙碌,賺錢養家,又沒什麼不良嗜好,只不過在家丟丟臭襪子,老婆就嘮叨他,簡直太不體貼。但他上過課後決心「放下」,開始把脫下的襪子丟進洗衣簍。沒想到,這麼做了一段時間後,老婆不但注意到,而且甚為驚訝、欣賞,夫妻關係也開始日漸好轉。

我這朋友說完故事後,還是不理解,為什麼他老婆眼中看不見大事,只在乎小事?我對他說,你老婆沒冤枉你,因為你亂丟襪子背後的念頭,就是覺得自己很大、別人很小,你這麼大、她那麼小,人家很難平起平坐和你做夫妻,所以才和你過不去。

聽我講得頭頭是道,我朋友頻頻點頭。講完了,突然想到,我這「做大事的人」,一大堆不拘的「小節」背後,是不是也都藏著一點也不「小」的念頭?

檢查一番之後,答案再清楚不過:原來自己每一個不拘的小節,背後都深藏著一堆念頭。這些念頭五花八門,但歸結起來,不外乎:我自認為是誰?我眼中的別人是誰?我為別人承擔了哪些事?哪些事別人該為我承受……?

我還看到,原來表面上隨興的不拘小節,背後卻有一把斤斤計較的尺,甚至是一支指揮棒,在發號施令著每一個人該做什麼事、該認什麼命!而這把尺、這支指揮棒,連自己都看不到,當然更不必經過別人同意了。

我進一步推敲,自己是如何判別何為大事、何為小事的?發現只有「能證明自己很厲害的」、「能用來交換更多的」,才是大事,其餘都是小事。原來,自己所謂的「做大事」,不過是自我膨脹的合理化,而且在膨脹自我的過程中利用了別人、貶抑了別人,還不認帳。

那些為「小事」和我過意不去的人,完全沒冤枉了我。因為在每件小事的背後,都有自以為是的「不願意」。別人其實並非為小事在和我計較,而是在提醒我的自以為是,我卻不接受、不感恩。

真正做大事的人,一定是有願力的;願力的修行,就是從每件小事背後的「不願意」起修。透過小事看見自己的不願意,把這些小小的不願意修成願意,是願力修行的不二法門。

我那位醫生朋友,從「丟襪子」起修,結果效益驚人,真是個好例子。大家不妨學學他,找個一定可以做到的小事,立刻開始去做。

 

不拘 小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257

外資瘋台企 不拘規模大小 有特色 一顆扁食也能獲青睞

1 : GS(14)@2011-01-16 19:24:22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21359
外資 瘋臺 臺企 不拘 規模 大小 有特色 一顆 扁食 也能 能獲 青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60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