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宏觀:經濟下滑和通縮風險如期而至,放松貨幣條件時不我待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2051

【宏觀】3月經濟數據點評:經濟下滑和通縮風險如期而至,放松貨幣條件時不我待
作者:陳健恒 範陽陽

【事件】

一季度實際GDP同比增長7%,符合市場預期的7%,略高於我們預期的6.9%,季調環比折年率5.3%。

3月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6%,較前2月的6.8%繼續大幅下降;前3月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同比增長13.5%,較前2月的13.9%繼續放緩;3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增長10.2%,低於市場預期的10.8%,扣除物價後,實際的增速為10.2%。

【點評】

► GDP延續下行勢頭,平減指數轉為負值,通縮風險上升

一季度實際GDP同比增長7%,符合市場預期的7%,略高於我們預期的6.9%,季調環比折年率5.3%。受工業產出大幅下行影響,一季度實際GDP增速加速降至政府目標附近,僅略高於2009年一季度的6.6%,實體經濟疲軟程度超出預期。受消費價格和工業價格同步大幅回落影響,一季度名義GDP增速降至5.8%,僅略高於2009年一季度的5.7%,大幅低於去年全年的8.2%,平減指數轉為負值,顯示經濟中已經出現通縮風險。

名義經濟增速加速下降,一方面直接制約居民收入增長,從而不利於居民消費和服務業產出,另一方面大幅拖累政府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限制積極財政增長空間。從生產法看,受豬肉產量下降拖累,第一產業產出放緩;受規模以上工業產出大幅回落影響,第二產業繼續下行;工業下行和外貿放緩拖累交通運輸產出,疊加房地產疲軟而消費低迷,第三產業產出同步放緩。從支出法來看,消費方面,居民收入增速仍在低位,居民消費沒有起色;投資方面,受房地產投資持續下行拖累,固定資產投資繼續疲軟;外貿方面,出口增速大幅放緩,疊加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升值影響,外貿對經濟貢獻顯著回落。

► 工業增加值超預期下滑

3月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6%,較前2月的6.8%繼續大幅下降,低於市場預期的6.8%,也低於我們預期的6.2%,季調環比折年率3.0%。受房地產市場持續疲軟拖累,3月工業增速繼續超預期大幅下降,即便不考慮春節偏晚對工業產出的負面影響,剔除春節因素的季調環比折年率僅3%,經濟增長動能異常疲軟。

分企業類別看,國有及其控股企業增速從前2月的2.2%降至3月的0.9%,外商及港澳臺投資企業增速從前2月的4.5%降至3.3%,工業產出放緩普遍反映在各類型主體上,即便是可以發揮穩增長作用的國有企業產出也接近零增長,這反應穩增長力度不足,難以有效對沖房地產下行。分行業類別看,黑色金屬從前2月的3.5%升至5.5%,有色金屬從前2月的12.7%降至9.6%,非金屬礦物從前2月的10.4%降至3%,中上遊行業總體加速下行;通用設備從前2月的4.8%降至2.4%,專用設備從前2月的3.1%降至-0.2%,房地產持續疲軟加速影響下遊行業產出;工業出口交貨值從前2月的4.2%降至0.9%,外貿相關工業行業產出加速回落,這與出口大幅下降一致。

短期經濟核心焦點依然在房地產,盡管隨著政策放松力度加大房地產市場邊際改善可能性大,房地產弱勢格局難以顯著改善,工業經濟繼續弱勢運行可能性大。考慮春節偏晚對工業影響結束,4月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可能有所回升,但依然是非常低的增長。

► 房地產和制造業投資下滑拖累整體投資,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進一步下滑

前3月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同比增長13.5%,較前2月的13.9%繼續放緩,低於市場預期的13.9%,符合我們的預期,3月季調環比折年增長13.2%。從分項看,盡管基建投資繼續保持較高增長,但房地產投資加速下降,而制造業投資依然疲軟。從資金來源看,國內貸款增速大幅下降,預算內資金增速放緩,資金來源增速保持低位。

(1)房地產方面,盡管商品房銷售面積降幅收窄,但土地出讓金繼續大幅下降(土地購置面積當月同比負增長34%,降幅提高),房屋新開工面積繼續大幅下降,房地產開發投資從前2月的10.4%降至6.6%。我們維持房地產銷量邊際改善但房地產投資維持弱勢的判斷,由於企業拿地和新開工意願不足,從資金來源看,前3月房地產開發資金來源同比增速從前2月的1.6%降至-2.9%,房地產投資仍有下行壓力。

(2)基建方面,由於房地產下行壓力依然較大,政府穩增長意願較強,基建投資從前2月的20.6%升至25.1%,對固定資產投資形成一定支撐。不過,考慮名義經濟下行拖累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房地產下行拖累土地出讓金收入,而地方債務問題不確定性,基建資金來源面臨較大約束,基建投資增速難以繼續顯著上升。

(3)制造業方面,基建投資難以有效對沖房地產下行,疊加外需持續疲軟,需求低迷繼續抑制制造業投資,3月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速從前2月的10.6%降至10.3%,考慮部分行業產能過剩情況依然較嚴重,企業實際融資利率高企,而盈利增速加速下行,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仍將弱勢。

► 消費繼續走弱,貨幣條件偏緊以及股市分流等因素制約消費

3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增長10.2%,低於市場預期的10.8%,扣除物價後,實際的增速為10.2%。RPI為0,顯示經濟某種程度上出現了通縮。

從分項數據來看,漲跌互現,部分改善,但部分明顯惡化。居民的日常消費,如食品飲料、衣服鞋帽、化妝品等較1-2月份升幅有小幅的回升。但這種回升更多是季節性因素的體現。由於雙十一和雙十二電商促銷,最近幾年都是11-12月份這些大眾消費品增速提升,但透支部分需求後,1-2月份回落,3月份一般比1-2月份小幅回升。

與房地產相關的消費,如家電、家具、建築和裝潢材料等在3月份也有一定幅度的回升,主要是去年11-12月份的房地產銷量較為火爆,購房後推動部分家電、家具和建材等需求的釋放。但在消費中占比較高的石油制品以及汽車的增速則明顯下滑,尤其是汽車銷量增速降至負值,主要受大城市限購和城市擁堵等因素的影響。

總體來看,消費並無太多亮點,偏強的匯率和偏高的實際利率仍在抑制消費,不少消費需求開始轉移到海外市場。國內市場中,銀行理財利率居高不下,打新股收益率誘人,加上股市火爆,居民在目前市場環境中更願意投資、儲蓄而非消費。此外,反腐和居民收入放緩也是抑制消費的重要因素。在可預期的未來一段時間,消費都難以有明顯起色。

► 經濟下滑和通縮風險如期而至,放松貨幣條件時不我待

從3月份和一季度經濟數據來看,經濟已經開始加速惡化,未來將波及就業狀況,不少產能過剩企業開始裁員,而今年大學畢業生的就業錄取率也並不理想。在總理以及各部委密集調研各地經濟狀況後,政府已經逐步達成加強刺激政策力度的共識。包括貨幣政策未來也將進一步放松。我們發現去年以來工業增加值和央行流動性投放的關系,央行流動性投放規模滯後工業增加值約1個月,且明顯負相關。由於3月份工業增加值超預期下滑,意味著貨幣政策在4月份將加大基礎貨幣投放力度。近期央行開始引導貨幣市場回落是個明顯的信號。預計未來還將有更進一步的放松,包括降息、降準和定向流動性投放。我們一直認為,在貨幣增速回落、實際有效匯率偏強、實際利率偏高這三個貨幣條件仍收緊的情況下,經濟難以出現好轉,所謂經濟觸底企穩並沒有堅實的基礎。必須先看到實際利率下行後才有可能看到整體貨幣條件放松帶動經濟回升的可能。

對於債券市場而言,經濟差和貨幣政策放松抑制了收益率上升空間。但收益率如果要更為明顯的回落,還需要看到股市的適度降溫以及央行對地方債置換的配套方案。我們認為這兩個因素在二季度也會看到對債市積極的變化。經濟下行壓制利率和金融脫媒推動無風險利率上升這兩個因素推動的利率收斂的新常態最終還是會被經濟下行這一更為主導的因素所打破,未來整體利率水平仍有下降空間,債券牛市尚未走完。

(來自中金公司)

宏觀 經濟 下滑 通縮 風險 如期 而至 放松 貨幣 條件 時不 不我 我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0019

社論:地方機構改革時不我待

繼今年3月下旬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下稱《方案》)之後,日前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地方機構改革有關問題的指導意見》,並且強調:地方機構改革要抓緊啟動、壓茬推進。

按照《方案》,中央和國家機關機構改革要在2018年年底前落實到位。而省級黨政機構改革方案要在2018年9月底前報中央審批,在2018年年底前機構調整基本到位。省以下黨政機構改革,由省級黨委統一領導,在2018年年底前報中央備案。所有地方機構改革任務在2019年3月底前基本完成。

從出臺《方案》到各級黨政機構改革任務基本完成,只有一年的時間。面對複雜的改革局面,尤其是改革關系到許多方面的利益,這個時間表從客觀上說有點緊;但從主觀方面看,如果充分認識到中央在改革上的巨大魄力及改革的迫切性,看到改革帶來的政治、社會、經濟效益,從而主動作為、敢於擔當,這個時間表完全可以實現。

事實上,中央層面的機構改革已經呈現出勢如破竹的良好局面。國家監察委及國務院新設立和整合之後的新部門陸續掛牌並開始運轉。地方機構改革也在積極探索、快步推進。比如上海正在積極推行的“一網通辦”,就契合了地方機構改革方面要“著眼於服務方便人民群眾、符合基層事務特點,構建簡約高效的基層管理體制”的要求。

遼寧也在本月4日召開省委深化機構改革領導小組會議,聽取全省事業單位改革相關文件起草情況匯報,研究部署下一步工作。小組設“雙組長”,從黨政兩個方面共同推進機構改革。

地方機構改革,“抓緊啟動”是要確保改革目標按時實現;“壓茬推進”則具有兩個方面的含義,一是在機構設置方面,要與中央及地方的上級機構實現職能上的對接,保證在優化職責的基礎上,上下職責要能打得通、銜接得上,確保政令暢通;二是賦予省級及以下機構更多自主權。

其實,賦予省級及以下機構更多自主權,這正反映出在“全國一盤棋”的原則下分類指導的重要性。理順中央和地方職責關系,更好發揮中央和地方各自的積極性始終是工作的重點。為此,就要統籌優化地方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構建從中央到地方運行順暢、充滿活力、令行禁止的工作體系。

中央加強宏觀事務管理,地方在保證黨中央令行禁止的前提下管理好本地區事務;賦予省級及以下機構更多自主權,合理設置和配置各層級機構及其職能,增強地方治理能力,構建簡約高效的基層管理體制。這也是地方機構改革的重要一點。

在保證地方機構改革自主權的同時,中央也設定了“高壓線”。所有改革的難點,基本都是人的問題。這次中央明確規定:堅持總量控制,嚴禁超編進人、超限額設置機構、超職數配備領導幹部。結合全面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對編制進行整合規範,加大部門間、地區間編制統籌調配力度。

總之,地方機構改革的時間表是確定的,明年3月底前基本完成;方向也是確定的,這就是賦予省級及以下機構更多自主權,允許地方因地制宜設置機構和配置職能;嚴格各級黨政機構限額管理,強化編制管理剛性約束;著眼於服務方便人民群眾、符合基層事務特點,構建簡約高效的基層管理體制;深化綜合行政執法改革,完善市場監管和執法體制。下面要看的就是地方上的決心和具體措施。

 

社論 地方 機構 改革 時不 不我 我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23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