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DRAM谷底翻身》記憶體模組龍頭看後市 金士頓杜紀川:好光景到明年上半年

2013-06-10  TWM
 
 

 

DRAM價格歷經近年崩跌,今年首見反彈契機。杜紀川以全球最大DRAM模組廠總裁的視野格局,預測DRAM好光景至少能維持到明年上半年。只是,他感嘆,台灣DRAM廠商遭到邊緣化,過去政府扶植十年的產業就此結束......

撰文‧李洵穎

五月的最後一日下午,全球最大DRAM模組廠金士頓創辦人暨總裁杜紀川從北京飛來台北,為的是參加亞太區員工派對。這是他從二月底農曆過年後「欠」了好幾個月的「春酒」。這一天晚上,他們打算狂歡到不醉不歸。

某種程度上,他們是為了提前慶祝今年獲利將再度刷新紀錄。當日下午,杜紀川雖略顯疲憊,但氣色不錯;談起DRAM產業,他依舊滔滔不絕,眼神是清亮的。

問到DRAM產業下半年的發展,杜紀川說:「在記憶體裡,沒有什麼深奧的學問。」輕鬆的一句話,簡單說明DRAM產業好壞取決於供需問題。

標準型DRAM經過兩年價格崩跌,今年首度出現價格反轉契機。

根據研究單位TrendForce估計,四GB模組合約價上揚已近六成。這一波DRAM漲勢凌厲,杜紀川預期:「DRAM產業至少到明年上半年仍有好光景。」在平板電腦等行動裝置崛起後,侵蝕個人電腦(PC)產業,即使在微軟推出新作業系統Windows 8,配合觸控題材加持,PC相關產業似乎尚未從谷底顯著好轉。

有研究機構估計,過去PC應用占DRAM領域高達九成,今年應會降至五成以下。但是不少人質疑:「少了PC的需求,DRAM為什麼會好?」歷經淘汰 產業穩定健康杜紀川有不同見解。他說,PC產業好不好,要看從哪一個區域來談,某一地區PC需求疲軟,不代表其他地區也一樣。例如,歐美、日本等地區的PC產業,確實走下坡;但是非洲、中東、印度、巴西、中國等新興國家,對於PC需求依舊炙熱,PC還是這些地區消費者偏好使用的電子產品。

尤其是中國,杜紀川說,他曾經探詢過中國大型網路購物商城──京東商城:「三年內,中國的PC市場會不會萎縮?」結果,他們的答案是「No」。因為中國幅員廣大,二、三線消費主力還是在於便宜的PC,自然成為推動PC產業成長的推手。像這樣地區的PC成長態勢,應能維持好幾年,至少有四、五年的時間。

不過,少了歐、美、日等主流地區的PC需求,DRAM位元成長率確實逐年趨緩。所幸,DRAM產業經歷數年大整合,已經淘汰多家德系、日系和台系的記憶體廠,產業秩序健康穩定,對供給面是好事。

杜紀川看好DRAM產業從今年到明年上半年的後市,理由就是供應商減少,產量下降。他認為,DRAM經營重點在於時間是否抓準,過去,DRAM這塊市場大餅很大,即使買進、賣出的時間點算錯,但利潤多,廠商不必擔心不賺錢,因為怎樣都有利可圖。

但是,經過這些年以來,產業變了,只要時間點和市場定向出錯,那麼就有產量過剩的問題。更別說還有同業競爭、經濟衰退等各種因素,讓DRAM廠商苦哈哈。在二○○八年後,很多廠商陸續退出,所以現在DRAM市況不差,順勢把價格推上去。

然而,正當DRAM產業谷底翻身之際,台灣廠商似乎受惠程度不如以往。杜紀川談到這點,語氣滿是感嘆和遺憾。

台灣錯失最佳整合時機

將時間拉回○八年,在此之前,台灣DRAM廠與國際大廠的關係,曾走到共同技術開發階段,像是南亞科與美光合作、茂德與海力士聯盟。

但到了○八年發生金融海嘯後,DRAM價格崩盤,使得台灣DRAM廠負債累累,當時茂德可轉債到期,是第一顆引爆的地雷。後來,茂德由債權銀行聲請破產,力晶已經轉型為晶圓代工廠;台灣僅存的品牌廠剩下南亞科,台灣在DRAM產業已然被邊緣化。

杜紀川說,在DRAM產業整頓的五年間,韓國、日本的DRAM產業都有政府扶植,但台灣錯失了大好機會。○九年,台灣政府提出了產業再造重整計畫,「但大家拿不定主意,沒有把事情做好。很可惜。」他說。

杜紀川指的是台灣記憶體創新公司(TIMC)。正當○八年,台灣五家DRAM廠身負新台幣上千億元的債務,經濟部為拯救搖搖欲墜的台灣DRAM產業,提出「DRAM產業再造計畫」,意欲替產業營造出「台、美、日聯合抗韓」的氣氛。政府試圖以TIMC作為DRAM整合的中心點,但錯過了當時最佳的整合時機。這一錯過,決定了台灣DRAM產業被邊緣化的命運。

杜紀川分析,長遠來講,少了DRAM晶圓製造這個環節,即使台灣DRAM模組產業鏈繼續存在,「但不會再出現足以和三星抗衡的對手。」金士頓也不是眼睜睜看著台灣喪失機會。四月底,金士頓宣布標下力晶P3廠約二萬片左右的十二吋廠設備及生產線,未來生產線將委由力晶代為營運,產出全歸金士頓所有。

杜紀川說,這個策略的考量點在於金士頓希望把工作機會留在台灣,把DRAM晶圓技術和產能留在這裡。他不知道這樣的模式能夠維持多久,「但希望台灣還能在這個產業留著某種角色。」他言語中充滿著對台灣DRAM產業退出市場的不捨。

杜紀川說,DRAM模組並不難,誰都會做,因為沒有技術,只要買得到晶片,有工人、機器,人人都可以做DRAM模組。

話說得容易,但金士頓能一做就做了二十多年,絕非偶然。杜紀川說,其中的關鍵不在於技術,而是服務。

金士頓能從上游貫徹到下游,介入每一個環節。原本缺少晶圓製造這部分,但現在標下力晶的設備後,等於補齊了產業鏈的所有環節。金士頓希望運用每個環節的加值Know how,替客戶及合作夥伴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這一點,就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到的事。

幫助客戶確實是金士頓能夠縱橫DRAM市場的關鍵。

業界最為津津樂道的是,曾經DRAM市場沒有買氣,如果不是金士頓積極向各家DRAM廠進貨,價格可能一路跌到沒有止跌機會。

杜紀川說,如果沒有幫助DRAM廠,可能這個產業就會出現重大危機,大家都活不下去,金士頓這種模組廠也不會有生存空間。

義氣相挺的結果,在於當下一次DRAM市場供不應求時,金士頓就可以擁有優先拿貨的權利。

助夥伴獲利 才是長久之計金士頓的義氣對於主要策略聯盟夥伴── 爾必達去年發生財務危機時,也沒有消失。爾必達過去連年虧損,負債經營,因此當景氣不好,周轉不靈時,只好走向破產一途。

但正當爾必達身陷窘境之際,生產線並沒有停止,而債權銀行給了很多壓力,這時爾必達最需要的是能夠快速付款的客戶。金士頓在此時就是扮演這樣的「及時雨」角色。

杜紀川說,做生意不只是一樁,長期互助,才會有長期的遠景。所以,做生意,不能只顧自己,也必須讓夥伴生存、獲利,才是長久之計。

儘管去年記憶體產業市況並不好,金士頓全年營收和獲利並沒有續創新高。

不過,杜紀川樂觀地認為,展望今年,全年獲利有可能會刷新歷史紀錄。搭著記憶體產業好轉的順風車,金士頓將再走向另一個巔峰。

金士頓

成立時間:1987年

負責人:杜紀川(總裁)

孫大衛(副總裁)

主要業務:組裝、銷售記憶體模組員工人數:超過4000人紀錄:《富比世》雜誌美國500大私人公司排名第48

杜紀川

出生:1941年

現職:金士頓集團創辦人兼總裁經歷:1982年與孫大衛創立Camintonn 學歷:德國Hochschule Darmstadt工業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家庭:已婚,育有1子1女

共榮共存

金士頓入股的7家台灣廠商

業務 策略聯盟廠商

NAND Flash 群聯、擎泰、鑫創

封測代工 力成、華泰

模組代工 品安

SSD 智微

 

谷底 翻身 記憶體 記憶 模組 龍頭 後市 金士頓 杜紀 紀川 光景 明年 上半年 上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871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