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進口棉壓港 配額炒至每噸4000元

http://www.eeo.com.cn/2012/0728/230879.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龐麗靜 青島數日桑拿天讓李群先火氣很旺,但火上澆油的是,這位來自寧波前程進出口公司負責棉花進口的副總經理發現,進口棉因配額不足,已經在保稅區倉庫裡堆積如山。

截至7月26日,青島保稅區內十多家棉花保稅倉庫基本已告貨滿。儘管有的倉庫倉儲費用已經從平常的每噸每天七八毛錢,漲到了2元錢,但仍然不斷有入庫的單子飛來。青島保稅區的倉庫放不下,周邊高密、濰坊、青州的倉庫也火了起來,庫存在不斷增長中。

7月26日,進口棉花比地產新疆棉每噸低4618元,此前價差最高時曾達到每噸5504元,價差吸引了大批貿易商囤積進口棉試圖轉售國內獲利,然而棉花進口配額把他們擋在門外。「棉花貿易已經讓配額卡住了,進口棉來了都放在保稅庫裡。」李群先說,市場上已經把配額價格炒到了每噸4000元左右。

李群先所在的公司對進口棉的下賭貨量很大,10萬、8萬噸進貨的時候都有,據稱2010年行情好的時候做進口棉生意賺了2個多億,但去年和今年賠了很多, 現在還有上萬噸棉花壓在倉庫裡。

棉花壓港這些年很少見,今年的行情卻讓大多數棉花貿易商始料未及。海關數據顯示,2012年上半年累計進口棉花305.5萬噸,同比增長130.2%,僅山東口岸上半年就累計進口棉花70萬噸,同比增長53.5%。

按照李群先的估算,今年迄今為止,國家已經發放了總計250萬噸棉花配額,這些配額已經用完了。這意味著,至少有50多萬噸進口棉花因為沒有配額,而無法通關。

一庫難求

7月26日下午,杜姮接了325噸進口棉入庫。作為青島宏川物流有限公司物流操作部經理,一個月前她就已經不敢放手接入庫單了,這個單子是她那時做出的計劃。「目前公司入庫計劃是8000多噸,而現在的出庫計劃只有1000多噸,相差太懸殊。」杜姮說,公司在青島保稅區的2萬多平方米倉庫,每個倉庫都已是滿倉,棉花堆積已經接近庫頂。

往年的5月至10月是宏川物流的出庫期,到七八月份已經很少有棉花入庫,9月和10月庫存基本就剩50%左右。而今年的入庫計劃已經排到了9月份,出庫卻很少。

青島宏川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賈韶斌對本報表示,今年青島保稅區倉庫都已經爆滿,一庫難求,所以,到港貨物就往青島港周邊保稅倉庫推延。濰坊、高密、淄博、青州、禹城等,貨物到了這些倉庫,成本雖然是增加的,紡織企業選貨看貨也不方便,但貨主沒有辦法,只能往周邊倉庫存放。

青島保稅區內另一家較大的棉花物流企業青島金宇物流有限公司,進口棉花庫存量也達到3.5萬到4萬噸的滿負荷狀態。青島保稅區內共有十多家這樣的棉花保稅倉庫,目前都已告貨滿。

進口棉囤積乃至壓港,原因在於今年進口棉花與地產新疆棉之間價差很大。數據顯示,7月25日國內外棉價價差是每噸4433元。7月26日價差是每噸4618元。價差擴大每噸185元,近期價差最高時曾達到每噸5504元。

賈韶斌告訴本報,國外與國內這麼大價差,國內紡織企業喜歡用進口棉,以求降低成本。而貿易商也有積極性參與進口貿易。但國家為保護棉農利益,採取兩個宏觀調控手段,一個是有配額管制,少發配額,進入中國的儘量少;另一個是收儲制度。

據悉,配額發放,國家每年發放配額不少於89.4萬噸,這是關稅內配額,只需交納1%關稅,每年1月1日按時發放。同時,根據進口棉需求程度不同,國家在不確定的日期,還將追發滑准稅的配額,業內稱為5%關稅配額。滑准稅是在5%-40%範圍內滑動,按照進口棉花價格而定滑動比例。追發的數量不確定,也不公開,一般在100萬-200萬噸之間。

按照寧波前程進出口有限公司的市場調查結果,今年迄今為止,國家已經發放了總計250萬噸棉花配額,這些配額已經用完了。而去年配額總計在360萬噸左右。

7月26日,在青島保稅區倉庫看貨的貿易商隆盛祥業務經理劉兵說,隆盛祥在保稅區倉庫還有幾百噸的進口棉,但配額現在很緊俏,沒有配額出不了貨,而國家發放的配額基本用完了,現在每家貿易商都很難。

青島保稅區內知情人士稱,貿易商必須保證一定的業務量規模,因為大宗商品利潤率並不高,所以如果客觀情況不具備,比如貨物進來了,但沒搞到配額,或者國家發放配額少、或者發得晚,都對貿易商有很大影響,「這裡面就有賭博成分」。

倒賣配額

上述青島保稅區知情人士稱,棉花進口配額是國家發給紡織企業的,通過逐級上報獲得批準得到配額,都是當年發放當年要用出來。或者賣掉,否則第二年國家就不發了。

由於目前進口棉花價格便宜,按配額進口交完關稅增值稅,還是比國內棉價便宜很多,所以目前一個現象是,拿到配額的紡織企業,如果不用,就會拿到市場賣掉。「賣配額很簡單,而且來錢很快,都是現金交易。」

隆盛祥業務經理劉兵表示,有配額的企業還是少數。實在拿不到配額,交上40%的關稅也可以直接通關,但成本就實在太高了,僅有不多的利潤空間。因此,一般貿易商的生存方式就是,等紡織廠拿到國家發放的配額,貿易商將進口棉賣給紡織廠,或者從不用配額的紡織企業買來配額。

據知情人士透露,配額交易一般是簽訂代理協議,以代理形式進行。很多有配額的紡織企業,不具備與外商談判的能力,就交給貿易商去購買進口棉。或者有的企業,乾脆就把配額賣掉,換回現金。這些錢很容易到手。賣配額是零成本。賣配額的企業,都是把錢賺了再說。他們需要棉花,可以購買新疆棉或者地產棉,或者買通出關的棉花。

貿易商與紡織企業之間的交易,有時是通過掮客(配額經紀人)撮合。掮客提供信息,給有配額的企業和貿易商,哪家貿易商出錢高,紡織企業的配額就賣給哪家貿易商。

李群先說,買配額的事情,小貿易商會這麼做,大的貿易商一般不做,因為賬面處理也有問題。大貿易商就是看誰有配額,就收他們的美元信用證,然後紡織企業自己去報關。

青島保稅區內知情人士說,寧波前程在2010年行情好的時候做進口棉生意賺了2個多億。去年和今年賠進去了很多。他們下賭的貨量很大,10萬、8萬噸進貨的時候都有。

寧波前程進出口公司業務經理李德磊說,現在的情況下就是等市場發生變化,有了價格優勢才好銷售出去。9月份之後國家收儲,市場價格拉起來之後,如果棉花價格到了19500元以上,我們可以以每噸19200元或者19300元賣出去,以美金方式交易,賣給有配額的企業。「但在這種賭博中,有時信用證到期,虧錢也要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配額的問題也不是貿易商能夠解決的。」青島保稅區的知情人士稱。

限制總量

「國家不追發配額,這些進口棉花就會都憋在保稅區倉庫裡,把配額黑市價格逼得很高,所有的錢幾乎都被那些有關係拿到配額的人,幾乎以每噸4000元的價格拿走了。」李群先表示,紡織企業拿到的棉花價格反而很貴,對企業來說沒有競爭力。

他認為,任何國家、任何產業鏈中,都應該有貿易商這個群體合理存在的。產業鏈中每一個環節都有合理存在價值。按照李群先的估計,今年寧波前程也要虧損幾個億。

業內人士表示,今年國外棉花價格雖低,國家並沒有增加配額發放總量。因為國家每出台一個政策,都是雙刃劍,出台配額政策,出發點是為了保護國內棉農利益,如果放開,進口棉大量充斥國內市場,國內棉花更沒法賣。

但是限制棉花進口,紡織企業日子又比較難過,成本與國外之間比較太高了,所以國家對於配額究竟多少、何時發放,也要拿捏很準確,才能讓棉農、紡織企業、物流商日子都儘可能好過,這是很難的事情。

李群先說,現在有的貿易商每噸虧6000元也在賣貨,沒辦法,因為信用證到期了,必須還銀行資金。貨物壓在港口,不得不賣。假若國家再發放100萬噸配額,或許可以解決貿易商的燃眉之急,解決棉花壓港問題。

對於公司壓港貨物的處理,李群先說,只能等到9月份,整個東南亞國家都很缺棉花的時候,再賣給東南亞。因為這是一定會發生的事情。也可以再賣回給印度,因為印度現在也很缺棉花。他們已經把棉花都賣了給中國了。

李群先說,眼下寧波前程正在做把棉花銷往國外的前期準備工作。同時也跟國內客戶溝通。對接的客戶山東省佔比最多,能佔客戶總量的1/3。還有全國各地其他客戶。一個月之後,國內廠家也要買棉花。如果國家一旦發給紡織企業配額,寧波前程就把這些進口棉花賣給這些紡織企業。

但9月份究竟會以怎樣的價格賣給東南亞這些國家,李群先說,「賣價現在還不好說,總之棉花不能總在保稅區壓著。到時候價格高不高也得出手了。指望在中國銷售,不發配額就是死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462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