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能源首富,活在「破產呼聲」裡——四面楚歌的賽維董事長,開口了

http://www.infzm.com/content/76094

賽維LDK董事長彭小峰終於出現了。

這個剛滿37歲的年輕人一身疲態,駝著背坐在主桌正中間,頭耷拉著。整個白天,他都在忙於應付那些憂心忡忡的客戶——破產傳言正讓生意夥伴急於要把錢從這家「墜落中」的大公司手裡拿回來。

過去兩個月,作為董事長的彭小峰成為了各路供應商、客戶、銀行和媒體焦急尋找的對象,這家江西省的第一家美國上市公司和第二大納稅企業,如今正經受 生死考驗。只是5年以前,彭小峰頭頂上還頂著中國最年輕的新能源首富光環,他還一度是全球最大的太陽能多晶硅製造商,以及中國「光速神話」的締造者。

但如今,當行業步入慘淡週期,財務狀況持續惡化的賽維正成為全行業「破產呼聲」最高的大公司。虎視眈眈的同行為了增加生存機會,正翹首期盼著這家行業領袖的倒掉。

「我的客戶沒有人還敢碰賽維的股票,該逃的早就逃了。」新能源行業的分析師們如是說。悲觀預期來自賽維高達60億美元的債務,這意味著其每年光償還 銀行利息就高達2億-3億美元,業界不相信,在市場如此慘淡的情況下,賽維有能力依靠經營收入償還利息,更不用說償還債務本身。

同時,過去半年,員工們的日子也過得戰戰兢兢,傳言讓他們心煩意亂,他們既擔心自己的工作又擔心流失的客戶,「有的人開始混吃等死,公司沒有了魂兒。」一位賽維的組件客戶說,賽維此前跟他接觸的一個銷售團隊最近集體跳槽到了另一家競爭對手那裡。

在業內,賽維LDK一直以規模和速度聞名,其高負債高增長模式的成功有賴於行業一直處於上行週期,但當市場迅速反轉,特別是在歐債危機和行業下行週期等系統性困境面前,背負巨債的賽維變得難以駕馭。

大宴賓客,力挽狂瀾

2012年5月16日晚上,在上海浦東的一家五星級酒店裡,彭小峰大宴賓客。

現場來了兩百多位客戶、供應商和合作夥伴,跟過去每年例行的客戶答謝晚宴不同的是,這次氣氛,不可謂不緊張。客戶和供應商都認定賽維的現金即將枯竭,儘管台上歌舞熱鬧,但台下不乏有人唉聲嘆氣。

2012年4月30日,賽維在推遲了多日之後終於公佈2011年第四季度財報,數據顯示2011年第四季度賽維總計虧損5.887億美元,負債總額 60億美元,負債率達到87.7%,這已經是2011年賽維連續虧損的第三個季度了。就連遠在泰國的電力公司客戶手裡,都捏著一份中國各大太陽能上市公司 的財報,有人已經開始拒絕採購來自賽維的產品。

為了讓合作夥伴重拾希望,彭小峰請來了幾個重要人物——至少從表面看來,他們還打算繼續跟賽維站在一起。

這個場景很容易讓人想起1年半以前那次同樣形式的客戶答謝會。2010年9月16日,那正是市場如日中天的日子,彭小峰在江西新余總部設宴款待兩百 多位合作夥伴,席間他拿出了當時賽維產出的第一爐多晶硅拍賣,這盒1公斤的銀色金屬從100美元起拍,最後以18萬美元的天價成交(當時市場價約為70美 元),現場的火爆程度至今令多位客戶難忘。

沒有人想到,1年半以後的今天,市場萎靡,多晶硅價格已跌至25美元/公斤,當年出價18萬美元的國企供應商,也不見蹤影。

彭小峰希望給外界一些希望,他甚至毫不掩飾對分析師的不屑,「他們從來沒有看對過一家偉大的公司。」他對南方週末記者說,現在行業看賽維,就像10年前看喬布斯。

他的底氣來自賽維新推出的一款名叫「M2高效多晶硅片」的新產品,彭告訴幾家主要債務銀行,目前客戶願意為這款新產品支付高達10%以上的溢價——這在賽維已經乏善可陳的業績裡,算是一個好消息。

台灣新日光資深副總裁胡惠峰願意為M2背書,他說,M2很不錯,希望能助賽維渡過難關。但業內的人卻普遍認為,靠一款新產品扭轉乾坤的可能性太小。

新余市高新區管委會主任任光明更以四個「一定」和三個「絕不」(如新余市一定會繼續加大對賽維的支持力度)表示對賽維的支持,但下台後嘉賓們臉色並不好看,席間大家都彼此無話,只是一個勁地抽煙。

實際上,這已經不是賽維第一次瀕臨危險邊緣了。2009年底,賽維爆發財務危機,其當年三季度資產負債率高達85.15%,銀行貸款總額達14.03億美元。但這一次情況看起來更壞,負債總額是上次的4倍。

彭小峰最後一個上台致辭,突然他又跑回到自己座位上,噢,他忘了演講稿。這跟一年半之前的情景幾乎一模一樣,當時他在主席台上說完「讓我們共同舉杯」後也突然不見了人影,他又忘了酒杯。

如幾位熟悉他的人評價,他的確不善於應酬場合,通常情況是總裁佟興雪端著酒杯穿梭於宴席之間,他跟在後面拘束得像個剛工作不久的畢業生。儘管其激進 的行事風格在業內頗受非議,但其「無惡習」「也不注重享受」的性格卻很能贏得好感。他平時跟生意夥伴見面的地方,通常是兩岸咖啡甚至永和大王。

「大家不都在看著你嗎?」

兩位在過去一個月見到彭小峰的朋友都說,他話少了,整個人看上去比較苦悶。究其原因,「可能是他不覺得你會帶給他好消息,他也沒有好消息帶給你吧」。這次他可能真的沒有奇招可出了。

拖累賽維的是那個15000噸硅料廠的龐然大物,當時堪稱地球上單體最大的多晶硅項目,這個投資決策至今仍讓彭小峰面對著公司內外的批評,但他看起 來並不在意。他一直看不起業內另一位知名企業家,認為其總是小心翼翼、謹小慎微,並不符合他大刀闊斧的「彭氏風格」——如果他能讓硅料業務成功上市,那麼 這個決定將被證明是英明的。

也有離職的高管認為,賽維走到今天並非硅料失誤,而是管理問題,「他是將才,而非帥才,需要一個好的管理團隊」。

他成功邁出了第一步,2011年初,賽維硅料業務獲得了國開金融、建銀國際和中銀國際三家「國字號」大金主共計2.4億美元注資,準備香港上市。

彼時的全球太陽能市場,正呈現出史無前例的火爆場面,吸引了大量來自其他行業的投資者湧入,其中不乏燈具、玩具甚至絲襪企業。

「我們算是在最高點接觸,次高點宣佈,到去年5月份真正投錢時,市場已經開始往下走了。」國開金融一位內部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坦言,當時公司內部也 一度猶豫要不要反悔,由於市場行情並不嚴重,加之雙方簽署了「非常苛刻」的對賭協議作保障,三家基金最後仍決定投資。賽維當日股票即上漲超過10%。

但隨即整個全球太陽能光伏產業從繁榮轉至慘淡,到2011年下半年,歐洲的老牌太陽能公司開始一家家破產、北美最具潛力的新興太陽能公司也中途夭折,中國太陽能企業還在苦苦支撐。

2011年11月,賽維第三季度財報的公佈正式結束了雙方的蜜月期,淨虧損1.145億美元,毛利率-3.6%。當初希望能「快進快出」,在投資一 年後讓硅料業務上市的三家國有基金很快明白,年底香港上市的預期已經渺茫。不僅如此,年初約定的分紅承諾也成為泡影,投資者變得越發缺乏耐心。

2012年初以來,雙方的關係日漸惡化,光伏市場依然萎靡。根據對賭協議,以國開金融為首的投資者開始試圖讓彭小峰迴購所持的18%股份,但財務狀況已經不允許。到2012年5月,作為最大債主的國開金融在談判中顯得越發強勢,雙方談判的語氣已經由平和轉為喝斥。

與此同時,國開金融開始在產業界尋求願意購買手中股份的接盤者。據南方週末記者瞭解,財務狀況稍好的英利在2012年初拒絕了這一提議;5月19日,保利協鑫主管融資的副總裁田野也在電話裡對南方週末記者證實了此事,但他表示保利協鑫不會收購賽維的硅料股份。

儘管所有人都擔心彭小峰「恐怕挺不過這次了」,但一向極為自信的彭卻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這次比金融危機時好多了」,因為他處理危機的經驗更豐富了。

一個可以側面印證彭極度自信的例子是,他在一個月前曾主動問他的朋友,「你說行業都這樣了,為什麼還沒有破產整合出現呢?」對方沉默良久後回答說,大家不都看著你嗎?

如今,彭小峰必須找到防止破產的最好方法。也有傳言指出,賽維實際上已經申請了破產保護,但卻被江西省政府駁回,因為江西無法承受這樣一家大企業的 倒掉。儘管與投資者的關係已經頗為緊張,但國開金融內部人士仍舊指出,儘管已經做好最壞打算,但「仍舊會再支持賽維一段時間」。


新能源 首富 活在 破產 呼聲 四面 楚歌 的賽 賽維 董事長 董事 開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5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