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雇傭軍:資本力量與大國意誌代言人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7438

《戰狼2》(電影劇照/圖)

《戰狼2》的上映,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成功,截止至8月20日,其票房成績已經突破50億,成為中國電影史上,最叫座的一部電影。

在前後兩部《戰狼》中,反派角色均被設定為境外雇傭軍,這些人性格殘忍、手段毒辣,同時又具有極高的軍事素養,是主角的勁敵。在電影中,作為反派的雇傭軍和主角纏鬥的過程中,也將雇主火並了。這遭到了影評人的吐槽:“反派太過臉譜化。作為歐洲第一的雇傭兵,靠意氣用事,隨意屠殺雇主,還講不講點職業素養了?”

現實中的雇傭軍有沒有可能火並雇主?

1989年11月27日,非洲島國科摩羅發生政變,總統艾哈邁德·阿蔔杜拉遇襲身亡。有傳聞稱,襲擊的策劃者就是幫助阿蔔杜拉登上總統寶座的法國雇傭軍首領——總統府衛隊長博布·德納爾。但事件真相如何,至今仍然是一個謎。1996年,法國特別法庭以涉嫌殺害科摩羅總統阿蔔杜拉的罪名審判德納爾,但在開庭前幾天,原告方阿蔔杜拉的家人突然取消了起訴,此案最終不了了之。這是二十世紀以來,唯一一件可能的雇傭兵反水的案例。

雖然沒有坐實德納爾的罪名,但他的忠誠度的確值得懷疑。只要有利可圖,雇傭兵的確可能成為老主顧的敵人。1975年,德納爾幫助科摩羅軍官阿里·薩利赫推翻阿蔔杜拉的政權;兩年後,他又投向後者一方,處決了薩利赫;到了1989年,阿蔔杜拉遇襲身亡後,德納爾接管了科摩羅軍隊,直到向法國政府投降。

資本力量的中間人

中世紀以及近代以來,雇傭兵在歐洲越來越受到君主的重視和青睞。到16—18世紀,雇傭軍已成為歐洲主要的軍隊類型。

直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像德納爾這樣的“個體戶”基本消失,而出現了大量專門的企業部門。其中著名的公司有南非的EO公司、美國的黑水公司、德陽公司和英國的桑德萊國際公司等。

《日內瓦公約》對“雇傭兵”概念做出了界定:不隸屬於任何國家武裝部隊的士兵,為了私人利益而實質上參與武裝沖突。在私營軍事公司承接的業務中,訓練軍人、押運護送、設施保安等等,不能算作嚴格意義上的戰爭行為。從概念看,現代私營軍事公司能不能稱為“雇傭軍”,是存疑的。這些公司往往采用“私人安保公司”的名稱,將派出員工稱為“軍事承包商”,以此來淡化武裝色彩。

盡管概念上是模糊的,私營軍事公司介入戰爭,大發戰爭財的事實無法否定。1993年,EO公司受雇於安哥拉政府,與反政府武裝作戰,在幾個月內扭轉了內戰的局面。在僅僅80多名雇員的幫助下,政府軍就占領了石油城市索約。從1993年到1995年,EO公司派出超過1400名人員進入安哥拉,獲得了超過一億美元的傭金。

和EO一樣,桑德萊國際公司也在戰亂中的塞拉利昂淘金。1997年,塞國民選政府在軍人政變後流亡到幾內亞,與英國桑德萊國際公司簽訂協議。協議商定,桑德萊國際公司負責為流亡政府訓練軍隊、保障後勤以及收集情報。到1998年3月,民選政府就重新占領了首都。

在這些事件中,私營軍事公司在表面上是為政府效力。但是,每一股私人軍事力量的背後,都站著資本和財團。EO是戰略資源有限公司(簡稱SRC)旗下的子公司。除了EO,SRC旗下還擁有數十個子公司,這些企業的業務包括采礦、私人安保、空中運輸等等。在EO的士兵奪取了安哥拉國內的油田和鉆石礦區之後,安哥拉政府將它們的開采權交給了SRC旗下的能源企業。可以說,SRC公司是安哥拉內戰的最大受益者。

同樣,桑德萊國際公司在塞拉利昂也不僅僅是賺取傭金那麽簡單。事實上,由於囊中羞澀的流亡政府無力支付,桑德萊的傭金是由一位印度銀行家支付的。作為交換,塞拉利昂政府將鉆石礦的開采權交給了這個商人。

在安哥拉和塞拉利昂,私營軍事公司的角色,實質上是資本力量的中間人:當局將本國資源命脈的經營權交給外國公司,以此為代價換取軍事服務,雇傭軍在這些國家的戰鬥,不是為了給這些國家帶來和平,而是為他們背後的資本力量攫取利益鋪平道路。

大國意誌的代言人

進入二十一世紀,私人軍事公司扮演的另一個角色也逐漸清晰:大國意誌的代言人。

2017年8月5日,美國“黑水”私人軍事公司創始人埃里克·普林斯接受采訪稱,他正在推動一個計劃,由自己旗下的私人“承包商”全面接手美軍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普林斯計劃派遣一支由5500多名人員和90架飛機組成的隊伍進入阿富汗。

這一計劃在現代戰爭史上,是沒有先例的:它意味著阿富汗戰爭的徹底私人化。

9·11事件後,私人軍事公司的大批人員跟隨美國軍隊進入了中東各地。據相關統計,在伊拉克戰爭中,美國在伊駐紮人員規模最多時超過15萬,其中,超過30%的人員不隸屬於正規軍。大部分的“編外人員”,就是來自各個私人軍事公司的“承包商”。

2007年,黑水公司的四名保安在一場交通事故中向伊拉克平民射擊,造成十四人死亡。而這只是一系列醜聞中的一例。普林斯稱,黑水與中央情報局簽訂了保密協議,他“不能解釋2007年9月在巴格達血腥的射殺事件中究竟發生了什麽”。盡管黑水公司在各方的調查下走向下坡路,最終在2010年被收購,仍然有大批“編外人員”活躍在伊拉克和中東其他地區。

在特朗普還沒有決定增兵阿富汗之前,白宮高層會議於7月18日討論阿富汗戰略。在增兵還是撤軍的問題上,與會者產生了激烈分歧。美國情報機構稱,小規模的增兵,無法改變阿富汗局勢的惡化趨勢;但是,全面撤軍的方案更是不可接受的,美軍的高層將領一致認為,脫離美軍的幫助,阿富汗安全部隊完全不是塔利班的對手;維持現狀似乎是特朗普政府的穩妥戰略,但是,國會對此已經失去了耐心。正是在此背景下,普林斯提出由私人部隊承包阿富汗戰場的計劃。

普林斯表示,私人接管阿富汗的計劃,將大大降低美國在阿富汗的花費。他聲稱,“私有化”後美國在阿富汗的軍費支出會被控制在100億美元以下。而今年,五角大樓的阿富汗預算則超過了400億美元。

最新消息稱,美國政府不會從阿富汗撤軍,而是將增兵4000人。盡管普林斯的計劃沒有成功,私營武裝在中東的活動仍然十分活躍。

根據美國國防部數據,在2016年,仍有2086名承包商在伊拉克活動。可以肯定的是,只要美國不放棄對中東事務的幹涉和操控,作為美國政府的馬前卒,私營軍事力量就不會從中東消失。

雇傭 傭軍 資本 力量 大國 意誌 代言人 代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03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