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富豪黑幫鬥搶地熱炒骨灰龕

2009-12-10  NM




自從政府以地契列明寺廟「不可存放人體遺骸」,沙田的西林寺、孝思園先後被指違法經營骨灰龕。不過,孝思園的創辦人,前立法局議員梁錦濠使出一道撒手鐧「骨灰不是人體遺骸」,準備與政府對撼,爭取合法經營骨灰龕這盤生意後,全城頓時掀起搶地搞骨灰龕的熱潮。

原來不少富豪,鄉紳甚至黑幫早已對骨灰龕這盤生意虎視眈眈。新世界鄭裕彤在流浮山買入了不少地,並於四年前向城規會申請經營可存放骨灰龕的寺廟;有傳陳振聰亦在大嶼山寶林寺買入一幅地,大發死人財;甚至本來是做食油分銷生意的上市公司,問博控股(8212)亦乘勢轉型經營骨灰龕。各路人馬紛紛趕搭順風車,加入搶地的行列,令本來幾十元一呎的山卡拉農地或寮屋,頓時有價有市。

這片骨灰龕熱一發不可收拾,令一直對骨灰龕牌模稜兩可的政府,亦被迫於本星期三的立法會上討論立法規管。

自從青松仙苑開售骨灰龕,引起市民大排長龍搶購;市場對骨灰龕需求急升,不過政府至今仍未落實骨灰牌照事宜,香港大部分私人經營的骨灰龕並非合法經營。全元朗唯一合法的骨灰龕堂是位於流浮山的雲浮仙觀,原來這塊福地的持有人是鄭裕彤旗下的新世界。

雲浮仙觀於一九八二年,以雲浮仙觀有限公司名義斥資一千三百萬元買入該幅地,成立雲浮仙觀,不過於一九八七年被銀行清盤,成為銀主盤,隨即被當時新世界持有的光賢有限公司以七百七十五萬購入該地,並持有至今。光賢有限公司的董事為鄭裕偉及杜惠愷,即鄭裕彤的弟弟及女婿。

城規會闖關

雲 浮仙觀的骨灰龕位市價由數萬元至二十萬元不等,觀內約有二萬個位,買家還要每年繳交二千元的管理費。本小利大,因此新世界一早已經對骨灰龕這盤生意虎視眈 眈,並由新世界的新界御用收地專家林艷琼負責,由九二至九七年間,先後花四百萬元收購雲浮仙觀附近的五金廠、維修車廠的地皮。

這些地皮的規 劃用途是「康樂」,即包括可建宗教機構,因此,新世界於○五年開始向城規會申請在雲浮仙觀旁邊的地興建觀音廟。有鄉紳指出:「其實新界有好多廟,可以放死 咗嘅和尚、師姑的骨灰,政府都唔會干預,好多都偷雞俾死咗嘅善信都可以喺廟度放骨灰,所以表面係廟,實質係龕堂。」新世界申請改建為觀音廟,於今年二月在 城規會一個閉門會議上討論,有人提出當區的交通不勝負荷之外,亦有與會者擔心新世界會把寺廟當成骨灰龕之用,因此要待新世界進一步提交資料後再作討論。

新世界的大計能否過關,屬未知之數。但火炭孝思園老闆,前立法局議員梁錦濠指法例上根本無骨灰牌,即使有人要經營骨灰龕,政府亦難於檢控。「其實一向只要食環署批咗,有商業登記就可以開到,只要唔係放先人遺體就無違法。」

梁錦濠挑戰「骨灰」不是「人體遺骸」後,骨灰龕生意立即變成人人皆想沾手,而由梁錦濠介紹龔如心認識的陳振聰,亦傳出有意入市。

陳振聰也心郁

龔如心生前密友陳振聰於九一年曾欲在八鄉搞骨灰龕,最終失敗,今次他捲土重來,看中大嶼山一處深山野嶺。

大 嶼山向來是香港佛教聖地,除了寶蓮寺,還有大大小小寺廟,寶林寺就是其一。寶林寺無車可到,要從寶蓮寺步行四十五分鐘方到達,可能偏僻夠清靜,寶林寺成為 「明星寺院」,先後有前藝人黃元申、何寶生和莊文清在此修行,但最近一個「施主」來此卻不為修行,而是看中寺旁一塊地皮。

廟中不願公開姓名的師父說,這塊地皮面積近三十萬平方呎,約三分二屬郊野公園範圍,其餘屬農地,寶林寺一直希望買下作擴充之用。今年十月地皮放盤,寶林寺參加拍賣,不料中途殺出一神秘財團,出價八百一十八萬購得,比寶林寺還高二百萬。

師父後來得知,神秘財團叫「欣澳旅遊發展有限公司」,由策劃顧問蔡成琳出面投地,後面一班老闆,除了九月在大埔馬屎洲地質公園內建骨灰場的一班搞手(骨灰場因僭建法律問題暫未開業),還有陳振聰。

組團親自視察福地

陳振聰搭上龔如心前一年,於九一年成立「振業興隆堂有限公司」,同年在八鄉擬建骨灰場。他當年聯同「振業興隆堂」三十五位風水師,穿上制服,親自到場勘察風水,預備用直升機俯瞰各村的祠堂和古墳,陳高調的行動引起村民強烈不滿,最終被三四百位持棍村民趕走。後來,陳的八鄉骨灰場計劃因土地用途不符限制,給城規會駁回。

寶 林寺師父說,這班老闆吸收了多次失敗經驗,有信心今次可走法律灰色地帶,成功建骨灰場,首階段欲建五萬個骨灰龕位,第二步是要求政府撥地,增至廿五萬個灰 位。寶林寺上下對此十分反感,怕巨型骨灰場會招惹龐大人流,令他們無法靜修,但財團態度強硬,更指「村民都阻佢哋唔到。」

記者致電蔡成琳,他說:「我只係項目經理,唔係老闆,你傳真問題去我公司,等書面回覆!我哋啱啱向政府入咗則,比較敏感,唔接受當面訪問!」記者週一找陳振聰,他說:「我無買過福地呀,亦都無朋友親戚搞呢啲嘢,骨灰龕就買過一個俾我外公,連我阿爸都係土葬咋!」陳振聰臨尾還補充一句,梁錦濠不是他的朋友。

炒骨灰龕概念

由於本小利大,連創業板公司,亦把骨灰龕業務注入公司,趁機會炒一轉。

由已故國民黨上將張學良養女張桂蘭持有的問博控股(8212),本來經營食油內銷及持有油田股權,但兩個月前突發出一份備忘,指數年前已沾手骨灰龕的業務,並以接近十八億代價(其中一億以現金支付,十五億是可換股債券,一點七億是承付票據)購入英屬處女群島註冊的公司Casdon Management。問博稱該三月註冊的公司擁 有元朗多幅土地及舊屋,翻新為宗祠後,可放置先人遺物作拜祭之用。不過,那些地的位置及面積等基本資料,通通沒有披露。本刊向問博控股查詢,張桂蘭的秘書 回覆,謂現正向聯交所遞交資料,暫時不會透露公布以外的資料;把Casdon Management估值為二十一億的嘉漫顧問亦不作回應。

本刊向交易所查詢,為何問博控股未有公布Casdon Management持有的土地詳細地址,發言人回覆:「不對個別公司評論。」但根據港交所《創業板上市規則》,若被收購公司的資產只有或主要為物業,上市發行人須在向股東發放的通函刊發估值報告,而估值報告內容須包括足以鑑別該物業的地址,包括郵遞地址、地段編號、或向政府有關機構登記時的編號等等。如以此為根據,問博至今未有達到交易所要求。

而被指擁有元朗多幅地的Casdon Management的股東江龍章,畢業於浸會大學計算機科學系,今年只有三十四歲,之前曾在電腦公司任職。

元朗十八鄉主席劉皇發向本刊表示從沒有聽過江的公司, 他說:「元朗好少人姓江,如果有咁大單交易,我哋點都會聽過吓,但真係一啲都無聽過。」元朗區區議員梁福元指元朗的農地,最貴都是數百元一呎,「如果十幾 億交易嘅地係好大陣仗,無聽過有呢個交易。」雖然交易成疑,但問博的股價由十月三十日公布後的二毫五,曾一度升三成至四毫一。

村屋變祠堂

自 從骨灰龕熱賣以來,連元朗村屋、屯門爛地都爭相改建入市。本刊發現在元朗雲浮仙觀附近,多了一間紫雲仙苑,現時仍未開放。但元朗的地頭蟲地產經紀已急不及 待向查詢的客人推銷,並說:「啱啱喺流浮山起好,就快公開發售,兩萬至六萬蚊一個,做晒手續,保證合法,要買就快啦!」這個鄰近流浮山市中心的紫雲仙苑, 交通比雲浮仙觀更方便,外觀亦較宏偉,從裡面望出去可以見到后海灣,風景一流。這個仙苑由三間村屋組成,約有三萬個位。接待人李小姐向記者說:「而家未入 得伙,仲有啲工程,可能要出年,所以我哋未正式公開發售,依家都係內部認購先。」

翻查這幅地的記錄,於九九年,幾個姓文的兄弟包括文明輝、文劍輝等人以七百五十萬購入上址,直至○九年他們連同一些村代表,如附近鰲磡村村代表黃耀榮及八鄉村代表曾憲強等成立紫雲仙苑有限公司。不過,這三間安放骨灰龕的村屋就沒有向屋宇署申請,這幅地於去年底更被建築事務署發出警告信,指他們有違例僭建的建築物。本刊找到其中一個股東亦是村代表黃耀榮,他接到本刊查詢,似乎十分驚青,「我唔會答你任何問題o架。」

爛地扮風水地

有 人急就章,違法做生意,亦有人懂得走法律的灰色地帶搵錢。位於屯門龍鼓灘的龍福山,網上的宣傳海報上寫着「真正合法將先人入土為安」,記者前往上址,是數 萬呎的爛農地,地上以尼龍繩劃分了界線,約有數百份,負責人黃慶銘向本刊表示,除了遺體及金塔外,放什麼都可以,包括骨灰。

價錢方面,黃慶 銘指平均一幅地要十九萬八千元,而面積較小的位就十萬都有:「呢度總共有四、五百個位左右,呢度都係上個星期先正式賣,已經有唔同嘅人有興趣買。」二、三 百元一呎成本的爛地,假如全數售出,黃慶銘就可以有七千多萬落袋。他還表示日後會聘請保安員看守:「咁每個月就要收多少管理費添。」計落十分和味。不過, 有行內人指:「佢根本係走緊灰色地帶,將成幅本來係同一個地契嘅地,分成幾百份,到時政府真係告起上嚟,只可以單告有放置骨灰嗰份地,而且佢賣斷咗,就唔 使上身。」

雖然附近有多條寫上「反對非法放置骨灰龕」的橫額,但黃慶銘無有怕,他向本刊表示:「嗰啲唔係話我嘅,我點會違法啫?法例話唔可 以放屍體,可以放先人嘅遺物,骨灰都係遺物嚟o架,而且你買咗呢度,呢度就永遠都係你,有埋地契,你唔用可以轉賣俾其他人都得,只係唔可以喺塊地上面起建 築物。」

勝和前坐館插手

的確,由於並非所有村民都贊成骨灰龕遍地開花,亦因此令黑幫有機可乘。一向在新界北區頗有勢力的勝和前坐館白頭仔,江湖盛傳他近日搭上一名鄧姓鄉紳,銳意發展本小利大的骨灰龕生意,若遇上收地及興建時有任何麻煩,作風狠辣的白頭仔,自然絕不手軟。

本 月一日凌晨約二時半,由粉嶺鄉事委員會主席李國鳳經營,在粉嶺聯發街的文具家品店遭人縱火,除損失三十萬元的貨品外,在店內留宿的李國鳳兒子也險被燒死, 而消防員在現場發現,店鋪大閘門外有沾有易燃液體的威士,故案件已交由警方跟進。李國鳳向記者提起此事,便即時一腔怒火,直指尋仇與骨灰龕生意有關,「我 一向同人無仇無怨,也無錢銀瓜葛,唯一係最近鄉事委員會例會上,我否決咗沙頭角高莆北村內佛堂用地轉做骨灰龕嘅動議,點知轉頭就俾人縱火……」

當記者問及,是否與白頭仔近期插手新界骨灰龕生意有關時,他即搶白答:「總之,案件調查留番俾警方跟進,我唔方便講太多。」

位於高莆北村內的佛堂原本名為葆真堂,上址地段業權屬李國鳳的姑媽擁有,現由李國鳳的表姐等親人持有及居住。記者到上址採訪時,今年七十七歲的陳婆婆一臉無奈地說:「我五歲就响呢度住,我又唔識字,冇法子同人家鬥。」

面對黑幫惡勢力,老邁的陳婆婆固然無力招架,但粉嶺另一條村的簡頭村村民,卻採取聯手抵抗,力阻黑幫在村內興建骨灰龕。

本週一下午,記者在簡頭村村民帶領下,來到一處原本是雞棚的用地,現已建成類似骨灰龕的室內間隔。

村民反抗

「條村塊地呎價一向係八十蚊左右,但雞棚業主竟然賣到一百五十五蚊俾人咁高,當時大家已覺事有蹺蹊,至三、四個月前,地盤工人又突然建好一幅大圍牆,咁樣正係此地無銀啦,起村屋未試過先起圍牆,明顯有人唔想村民睇到裡面搞乜鬼。」不願上鏡的村民阿勇說。

村民幾經交涉,只從建築工人手中,得到一張寫有自稱是該地段業主潘祖流的承諾,說上址將不會發展成骨灰龕,並要求簡頭村村長在紙上簽名承諾,村民日後不再阻礙建築工程進行,結果是村長沒簽名,而村民則在村口擺放了巨石以阻止建築公司泥頭車進出,之後村民即遭黑幫分子滋擾,「冇幾耐,一班自稱跟白頭仔嘅古惑仔,成班人嚟到地盤喊打喊殺,仲攞住張紙仔,要村長簽名承諾唔再阻礙建築工程……」

由於村民屬地頭蟲兼佔有地利,加上各村民都一條心對抗,自稱跟隨白頭仔的一班惡漢,始終是外來人,現階段對他們仍是無計可施,雙方呈拉鋸狀態,不過阿勇對此很擔心說:「希望最後唔會搞到放火殺人,若只講打拳頭交,我哋村民未驚過。」

有見骨灰龕熱潮洶湧,而政府卻未有清晰法例對經營者進行監管,本週三,將會在立法會上討論,有望給買家或經營者一個答案。

 


富豪 黑幫 鬥搶 地熱 骨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8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