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深圳一保障房小區空置過半,被“點名”後擴大申請對象

繼深圳坪洲新村776套保障房空置8年後,當地又一保障房被曝出現空置。

日前,國務院第十督查組在深圳督查期間,發現深圳悅龍華府小區1004套保障性住房中有527套空置,空置率超過50%。在寸土寸金和房價、租金雙雙高企的深圳,這格外引人註意。

上述保障房性質為公共租賃住房,位於深圳龍崗區寶龍工業區內,靠近深圳的最東邊坪山,遠離中心城區。第一財經記者近日走訪發現,該小區位於滿是廠房和宿舍樓的工業園區,小區內草坪已經鋪上,兒童遊樂設施齊全。但附近企業員工不缺住宿地方,對租賃該保障房興致缺乏。此外,小區附近生活配套匱乏。

龍崗區住建局表示,接下來保障房的申請對象將從重點企業的人才擴大到整個龍崗區的戶籍輪候家庭,最大限度降低空置率。

4次公告但申請人數仍不足

寶龍工業區規劃得錯落有致,幾條主幹道寬闊整潔,路邊綠樹成蔭,與當地其他的一些產業園的雜亂迥然不同。中午時分,工業區的主幹道之一寶龍大道頗為靜謐,行人寥寥無幾,偶見兩三個年輕人騎著自行車,一手還拎著買來的盒飯。

悅龍華府保障性住房項目,位於寶龍大道附近,外墻棕黃相間,遠遠看去分外顯眼。該項目於2011年開工建設,2014年竣工1004套,其中一房戶型752套,每套面積約50平方米,二房戶型252套,每套約85平方米。2015年度每月基準租金為13.3元/平方米。

上午十點左右,悅龍華府小區空蕩蕩的,鮮有人走動

記者到訪時,剛入住該小區不到一個月的張玲(化名)正帶著娃在兒童遊樂場蕩秋千。她介紹:“我們住的是50平方米左右的一室一廳,每個月的租金約是13元/平方米,算下來一個月的租金約650元,價格還可以。”她的丈夫是一名工程師,在附近一家大型的家用電器公司任職,幾個月前以公司名義申請到了這套公租房。她對空蕩蕩的小區有點失望,“最早入住的都1年多了,小區里的人還是不多。”

龍崗區住建局在回複第一財經記者的采訪函時表示,2014年以來,已通過龍崗區政府在線、區住房建設局門戶網站上公開發布了4次配租受理申請通告。目前,僅有一半的房子已經配租出去,其中還有一部分正在辦理手續,尚未入住。

周邊企業配套宿舍足

國務院第十督查組發現,與悅龍華府的冷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墻之隔的工廠宿舍家家戶戶掛滿晾曬的衣物,生活氣息濃厚。

那麽,在這樣一個住宿需求旺盛的地方,悅龍華府為何會有一半的房子空置?

龍崗區住建局一位負責保障房事宜的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解釋:“2008年開始國家大規模建設保障房,深圳也大力推動。龍崗區當時在原特區外,土地資源比原特區內要多,承擔的建設任務比較重。因為偏僻的地方空地多,開發起來快一些,所以就拿了這塊地。”

他說,該保障房最初不是面對普通的低收入家庭,而是龍崗區重點企業的員工,員工必須通過企業來申請。申請者必須滿足一定的學歷要求或者獲得相關職稱,即大專及以上或技能型人才才能申請。

讓他們始料未及的是,項目選址偏僻帶來的一個結果是房源優勢不足,周邊的企業對該保障房並不太“感冒”。

此前,他們去附近大企業調研時,被告知暫時不需要保障房配租。“他們有自己的宿舍樓,條件很不錯,並作為福利分給員工居住,有些甚至是免費的。有單身宿舍,也有夫妻房,能滿足不同的需求。”上述住建局的人士說。

記者進入該工業區後,發現宿舍樓遍地可見。就拿與悅龍華府只有一墻之隔的工廠宿舍來說,他們共有3棟宿舍樓,其中一棟甚至有十幾層高。在靠近馬路的一棟六七層的宿舍樓,每個房間的陽臺上都掛滿了晾曬的衣服。園區內也有不少企業的宿舍樓和廠房並不相鄰,反而相隔甚遠,對此,當地工廠保安對記者說,經常看到有企業的大巴接送員工上下班,出行方便。而悅龍華府小區距離最近的企業都有兩公里左右的路,相對而言,住戶上下班頗為不便。

綜合開發研究院(中國.深圳)旅遊與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表示,這個現象其實一直存在。但過去保障房數量少,問題就沒那麽突出。現在保障房的數量增加了,房子一旦沒有及時分配出去,就很容易被外界關註到。

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十二五’期間,深圳保障房嚴重短缺,但是蓋房的土地很難拿得到。保障房部門好不容易在工業區拿到地後,就想先蓋了樓再說,有房總比沒房強。但是倉促之下,疏漏就在所難免。”

未來戶籍輪候家庭可申請

國務院第十督查組在發現悅龍華府小區出現部分空置現象時,當即與深圳市房管部門人員現場討論對策:“信息不對稱是個大問題,要加大宣傳力度,將房源推薦給有需要的企業” “新建保障房要精準對接企業需求。”

龍崗區住建局在給第一財經記者的回複函中稱,將盡快組織開展龍崗區戶籍在冊輪候家庭的基本保障房分配工作,並結合人才住房政策的實施,將面向全區企事業單位開展配租工作,以最大限度降低該項目空置率。

龍崗區住建局上述人士解釋,這意味著該保障房的申請對象將從重點企業的人才擴大到整個龍崗區的戶籍輪候家庭。

不過,該保障房遠離龍崗市區,有多少輪候家庭會申請還很難說。對於那些此前夠不上學歷或職稱要求的申請者來說,可能會比較在意生活成本,租金便宜一些的城中村也許是他們的首選。張玲目前居住的50平方米的一室一廳,每月租金在650元左右,與城中村同等大小的房子相比,要高一兩百元。

此外,若上班場所離悅龍華府小區較遠的話,交通也是個問題。記者發現,該小區距離最近的地鐵口龍崗線大運站有十五六個公交車站。

生活配套沒有跟上也是一大問題。悅龍華府小區另一位也租住在50平方米公租房的全職媽媽告訴記者,令她頭疼的是,方圓一兩里內幾乎沒有超市和便利店。“其實已經有超市進駐了,但是都未開業,可能是人太少了。買菜的話只能等娃他爸下班後開車去買。”

上述住建局的人士說:“如果小區還是住不滿的話,就作為儲備房源,增強這個片區的吸引力,畢竟未來新引進的企業幾乎很難再有大塊土地建宿舍樓了。”

專門機構精準對接保障房

不過,更多的尷尬可能還在後頭。根據深圳市的住房規劃,“十三五”期間,深圳市計劃新建和籌集保障性住房40萬套,幾乎相當於深圳特區成立30多年以來建設的政策性住房總和。此外,在計劃新建和籌集的40萬套保障房中,人才住房將不少於30萬套。

可以預見,未來幾年保障房和人才住房的數量將遠超以前,甚至超過新建商品房的數量。據記者了解,最近幾年,深圳每年推出的商品房也不過三五萬套。

那麽,如何避免陷入類似悅龍華府小區的境地?對此深圳市政府大手筆投資成立了一個專門負責人才住房保障的機構。今年10月9日,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團有限公司揭牌成立,旨在打造一個千億級的人才安居房投融資、建設和收購平臺。由深圳市政府出資的300億元已經到位,後續將再追加投入700億元。此前,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也表示,深圳成立這個1000億元資本金的人才安居集團後,爭取以市場承租價的一半為人才提供租房。

宋丁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成立這個人才集團後,相關方會仔細研究這個保障性住房市場。什麽類型的申請者需要保障房、申請者到底喜歡住在什麽樣的地方、如何在現有的土地資源和申請者的需求之間取得平衡,又會給政府帶來哪些收益等等,都會進行更細致的測算。”

深圳 保障 小區 空置 過半 點名 擴大 申請 對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5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