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英國公投打開歐洲貨幣一體化倒退魔盒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2537.html

每一場鬧劇,都會有受害者。

英國退歐鬧劇還未有結果,受害者名單究竟怎樣,還有很大的懸念。然而,無論公投結果如何,都有一個篤定的受害者——那就是歐元。

作為人類貨幣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歐元的出現一度讓市場看到了“偉大歐洲”的光榮與夢想,而紛紛擾擾的英國退歐鬧劇,再次無情映射了“破碎歐洲”的分化與悲愴。

英國退歐,不管結果如何,已經打開了歐洲貨幣一體化倒退的潘多拉之盒。我們認為,歐洲國家和歐洲是兩個概念,英國退歐鬧劇對歐洲國家的影響也許是多元的、複雜的,但對歐洲的影響無疑是負面的,這些長期傷害,將由歐元來慢慢承受。

英國退歐讓歐元雪上加霜

歐元,是個正在迅速沒落的貨幣新貴。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以來,美元作為國際貨幣體系霸主,一度受到挑戰,但很快憑借強大的經濟韌性和金融力量恢複了元氣。歐元卻沒有如此幸運,在危機影響逐漸釋放後,歐元的國際貨幣地位正在加速下滑。

IMF的COFER數據很好展現了歐元先揚後抑的歷史。1999年誕生元年,歐元在全球外匯儲備幣種中占比為17.9%,隨後一路波動上升,2009年到達最高點27.65%,再然後,歐元地位持續下降,2015年該占比降至19.91%,為2001年來最低。可以說,2008年危機之後,真正沒落的是歐元,而非美元。

美元不斷拉開領先歐元的身位:2009年,全球外匯儲備中,美元占比僅領先歐元34.39個百分點,這是歐元誕生後最小的距離;而2015年,這一距離被拉大至44.15個百分點。2012年,SWIFT統計的國際支付幣種結構中,美元和歐元占比分別為29.7%和44%,歐元甚至領先美元14.3個百分點;而2016年1月,美元占比升至43%,歐元占比降至29.4%,此消彼漲之後,美元反超歐元13.6個百分點。

值得強調的是,歐元的沒落在最近一年進入高潮:全球儲備貨幣幣種占比跌破20%,外債發行幣種占比從32.4%降至21.9%,外貸發放幣種占比從28%降至21.3%,日均外匯交易幣種占比從38.5%降至37.6%,國際債券市場幣種占比從41.1%跌至38.6%。

歐元,正在經受前所未有的挑戰,而英國退歐無疑使之雪上加霜。無論結果如何,自私和自負的英國已讓歐元喪失了可能的喘息之機。

英國退歐削弱了歐元的貨幣基礎

歐元,和世界上其他任何貨幣都不一樣,它是唯一一種具有法定地位的超主權貨幣。從學術上看,歐元是統一貨幣區高級階段的產物,它賴以存在的基礎和發展壯大的根基都是歐洲貨幣一體化。英國退歐鬧劇重創了歐洲貨幣一體化,進而削弱了歐元的貨幣基礎:

第一,英國退歐鬧劇帶來如此大的國際反應,以至於其他旁觀者也變得更加謹慎起來,瑞士已暫停加入歐盟的努力,歐盟和歐元區的擴容被動放緩,甚至可能會出現倒退,歐元活躍的潛在空間受到壓制;

第二,英國退歐鬧劇暴露了歐盟的軟弱,為了挽留英國,歐盟做出了一系列讓英國顯得更加“特別”的讓步,這實際上體現出歐盟對待重要國家和邊緣國家的雙重標準,進而會讓歐盟內部業已存在的結構失衡、兩極分化問題變得更加嚴重,激化而非緩和內部矛盾,對歐元的區域認同也將由此下降;

第三,英國退歐鬧劇使得歐盟的威信受到嚴重挑戰,政治一體化、財政一體化和貨幣一體化賴以推進的體制基礎被削弱,歐盟捍衛歐元的能力也將受到廣泛質疑。

英國退歐削弱了歐元的貨幣信用

貨幣信用源自穩定。特別是歐元這樣的世界貨幣,在跨主權範圍內發揮流通功能、支付功能和價值儲藏功能,更需要政治穩定和經濟穩定。歐洲經濟自2008年以來經歷了兩次衰退,至今仍然深陷長期通縮的困境之中,經濟複蘇難言穩定。而英國退歐鬧劇更是進一步加劇了歐洲的地緣政治動蕩:

首先,英國退歐鬧劇對民粹主義起到了煽動作用,英國點燃了其他國家加入退歐公投行列的熱情,歐盟由於自身的軟弱不得不面臨無休止的退歐威脅;

其次,英國退歐鬧劇助長了孤島主義,歐盟一向向成員國倡導的自我約束理念被大國帶頭踐踏,越來越多的邊緣國家將在內部社會經濟壓力下奉行更加自我的政策主張,旨在區域穩定的歐洲統一政策的制定和貫徹將越來越困難;

第三,英國退歐鬧劇加大了黑天鵝出現的可能,2016~2018年,有超過20個歐洲國家將進行大選,歐洲政治正進入一個動蕩高峰期,而英國退歐和美國大選兩大鬧劇共同加大了極端政府出現的可能性。與此同時,俄羅斯也借由英國退歐鬧劇提出了新的地緣主張,整個歐洲的政治穩定前景堪憂。

總之,退不退歐,是英國的決定;退歐鬧劇,卻是歐元的麻煩。

(作者系工銀國際研究部聯席主管)

英國 公投 打開 歐洲 貨幣 一體 倒退 魔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1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