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李东生与魏雪:引人侧目的“命中注定” 东方愚


http://ibengua.blogbus.com/logs/63478024.html


文/东方愚   《周末画报》“商海贤内助”专栏

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又所谓情场得意、商场失意,这两句话在TCL集团掌门人李东生身上,可谓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李东生和原配妻子洪燕芬离婚,然后迎接下一任才貌兼备的娇妻——普乐普(中国)公关公司董事总经理魏雪的2005年,TCL上一年跨国并购的后遗症 开始并发,2006年则全面爆发,一年后A股股票戴上了ST的帽子,李东生甚至被《福布斯》评为“中国A股上市公司最差老板”之一。一直到2010年,李 东生才缓过气来。

TCL集团于2010年3月发布的财报显示,2009年实现销售收入约430亿元,同比增长15%,净利润约2.1亿元,同比增长213%。这是从 自2004年以来,TCL销售收入首次出现的正增长。

与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等老同学的低调不同的是,李东生向来比较高调。和魏雪结合的婚宴,他还请了不少媒体界的老友。而魏雪更是对媒体称她和李东生 的结合是“命中注定的”,一下子让人家前妻的地位尽失。这是怎样的一对夫妻呢?

1.2亿元市值补偿前妻

2007年8月,李东生成为了“财经娱乐明星”,这源于TCL集团发布的中报显示,其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名新进股东,名叫洪燕芬,持股量约2400 万股。而洪燕芬是李东生的原配夫人。

巧合的是,中报显示,李东生减持了约2440万股。按此间TCL的股价计,这部分股权的市值约1.2亿元人民币。财报称减持原因为“非交易过户”。

 “非交易过户”的意思是,因继承、赠与、财产分割或法院判决等原因而发生的股票、基金等证券的股权或债权变更。

显然,李东生与继承搭不上边,赠与也谈不上,因为他不可能突然间变得那么大方。只有一种原因,就是财产分割,说白了就是离婚分财产,联系洪燕芬成为 前十大股东中的新进者,李东生此举显然是在经济上补偿前妻。

有好事者会说,李东生减持股票的数量,比洪燕芬增持量要多几十万股啊。傻瓜,非交易过户是会收印花税的嘛;当然,如果扣除印花税后还有“盈余”,李 东生是不是会拿来请前妻吃“最后的晚餐”,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大家热炒李东生巨资补偿前妻的前几个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和《福布斯》杂志(中文版),分别和李东生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先是2007年5月,TCL因连续两年巨亏(2005年和2006年分别亏损3.2亿元和19.3亿元),其在深交所挂牌的股票“TCL集团”被 ST处理,正式被给予退市风险警示。

7月,在《福布斯》(中文版)第3届“中国上市公司(主要指民营上市公司)最差老板”名单中,李东生赫然在列,名居第6名。前5名分别为海王生物的 张思民,上海宽频科技的曹水和,梅雁水电的杨钦欢,万家乐的李智,厦华电子的郭则理,相比之下,李东生的“名气”最大了。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在《福布斯》的另一份“最贵老板”榜单中,李东生以155万元的年薪,位居第4。

李东生在这一年的7月,过了一个尴尬的50岁生日。所谓“五十而知天命”,他不信命——实际上不到一年后,TCL就扭亏为盈,股票也摘帽了,奈何现 实残酷,你不得不向眼前的现实和嘲讽低头。

李东生上一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纯娱乐明星”则是2006年的5月5日,李东生与现任妻子魏雪在北京的中国大饭店举行婚礼。有人称之为“中国企业界最 具影响力的婚礼”。

魏雪是北京人,曾留学日本和美国。她和李东生的人生曲线于2003年交叉——TCL是其任董事总经理的普乐普(中国)公关公司的客户。有趣的是,李 东生和魏雪的事业转折时点颇为相似近:前者于1996年底出任TCL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后者于1997年出任刚创建的中国第一家中日合资公关公司普乐 普董事总经理。

娇狂的“命中注定”

魏雪与李东生相识于2003年8月15日。这一天,于北京长安俱乐部九层的一家意大利餐厅,欧美同学会商会要举行月度午餐会,午餐会的主持人是魏雪,演讲嘉宾正是李东生。

欧美同学会是于1913年由当时著名的留学生詹天佑、顾维钧等人创建的以“修学、游艺、敦谊、励行”为宗旨的组织,延续到今天快100年的历史了, 在中国的国际和国内政治与经济事务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而“欧美同学会商会”的建立则是2002年10月的事,成员皆为海归的商界精英,名誉会长由中国工 商界的重量级人物经叔平和黄孟复共同担任。魏雪则是商会的副秘书长。

颇有民族情结的李东生在演讲中大谈TCL建造“世界级中国民族品牌”之梦,坐在不远处的魏雪频频点头。不久后,TCL成为了普乐普的客户,一年后在 一个海外项目的合作中,魏雪与率兵亲征的李东生有了深入交流和碰撞的机会,结果碰出了一段恋情,最后于2005年底登记结婚。

不得不提的是,魏雪与李东生在欧美同学会商会午餐会认识的2003年前后,他正站在人生的巅峰——2003年TCL集团营业接受400亿 元,2004年1月整体上市,雄心万丈的李东生遂一举拿下阿尔卡特手机业务和汤姆逊彩电业务两个超级项目。这正是继2002年获得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后,2004年再获桂冠的原因。

而魏雪与李东生结合的2006年前后,不夸张地说,TCL可以用“溃不成军”形容——不断有高管流失,业绩节节败退,有很长一阵子他索性躲至一隅, 不再在公共场合露面。

英国金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写过的一本书,《未曾发生的历史》,他大胆猜测,美国如果当年没有独立,现在会是什么样;没有戈尔巴乔夫的1989 年,苏联又会是什么样子。按照他的这种思维逻辑,如果把李东生浮沉两个时点反过来,即先是2003年大溃败,然后是2006年站上巅峰,魏雪便可能没有机 会认识这位枭雄,至少不会那么早。这便是人生的吊诡之处。

 “我单身的时候,常有记者或朋友问我择偶标准时,我说他一定要比我更有智慧,因为我不可能找一个智商比我低的人,另外他要有社会责任感,而李(东 生)总裁就符合这两个条件…我们俩的结合是命中注定的。”这是魏雪在她和李东生登记结婚不久的2006年1月份,接受《中国新时代》杂志记者采访时的一段 话。

“比我更有智慧”之辞,可以视之为一个女人的自信,这抑或与魏雪海归的经历和从事的行当——公关顾问有关。不过,“我们俩的结合是命中注定”,这一 颇具宿命色彩的语句,又将她打回了娇狂的原形:你这分明不是在说李东生和前妻洪燕芬的结合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嘛!

李氏纠结

李东生和大他一岁的同窗黄宏生性格上有一个共同的缺陷,那便是专断,又叫做 “个人英雄主义”,这或许是改革开放后中国最早一批民营企业家的通病吧。李黄二人均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2000年发生在创维的中高层团队集体出走风波,对黄宏生刺激甚大,几年后他因证券欺诈罪入狱后,常反思及此。而李东生的“灾难”发生在2004年他在一 片质疑声中大举跨国并购。当然,收获一份婚姻也许能为处在事业低谷的李东生起到疗伤的作用吧。

巧合的是,他们二人都在2009年鲤鱼翻身,黄宏生出狱,创维股价一个月内翻番。TCL在这一年首次走出国际化泥潭,实现正增长。

李东生和魏雪从认识到拍拖用了一年,从拍拖到结婚用了1年,也算是速战速决了。2004年平安夜,李东生送了魏雪一枚戒指,2006年春节,即二人 婚后的第一个春节,他们在拉斯维加斯度过,对李东生来说,这算是百分之百的忙里偷闲了。

 “我们的生活节奏都很紧张,所以不可能像年轻人一样花大量时间去拍摄,有什么话就很直白地讲出来。”魏雪后来回忆称。

她这句话显然不足够直白,与其说是因为生活节奏紧张,不如说二人的年纪,已不可能再与时间去玩“躲猫猫”了。当然,李东生是个工作狂也是现实,“我 们俩从来没有周末的概念或是休假的概念”,魏雪说,“当我抱怨我们俩见面太少时,他就会说,你知道韩国的大企业集团是怎样成长起来的吗,你知道日本的经济 是如何强大起来的吗……”

李东生有次在朋友圈聚会时被问到他被魏雪身上的哪点品质打动时,他“直白”地说,“魏雪身上有许多传统的东西,尽管她是海归。”

这便是李东生,在公司治理上,他一方面想极力营造一个透明、互信的团队,一方面又花大力气研读、模仿曾国藩和毛泽东等帝王将相的“治人术”,结果事 倍功半,反折兵损将。在婚姻上,他一边想挣脱传统的桎梏——与前妻离婚便是最典型的例证,一边又担心吃不消反传统的刺激;一边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天资聪慧, 一边又不想她太有主见或太出风头——“嫁鸡随鸡”是李东生(属鸡)常向魏雪半认真半调侃的一句话。据魏雪所讲,两人很多时候要频繁通过秘书核实日程,以便 能够在有限的条件下多在一起,但大都是李东生被迁就。

魏雪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位律师,在日本留学时学的的是企业管理,最后经一位老师推荐,赴美攻读公共关系,最后便踏入了这一行业,延续至今。她刚嫁入 李家时曾一时间吊足了公关界和家电业的胃口:她会离开普乐普、加盟TCL吗?最后的答案按兵不动。

其实这本不应成为一个疑问,一来,李东生从向惠州市政府交纳50万元押金以换取“国有资产增量奖励”到国有股从TCL集团彻底退出,TCL从惠州一 个电子制造公司起家到国际化,慢慢树立起来的是“去国有化”和“去家族化”的形象。如果魏雪加盟TCL并担任董事等重要职务,显然会被视之为一股“逆 流”。

李魏二人都喜欢打高尔夫,前者更曾掷出数千万元的巨资赞助过高尔夫赛事,但现在这类在外人眼中“另类”之事他们做的不多了,而是开始共同行使诸如慈 善等活动,这也许是李东生“重生”后的蜕变,也许是一种姿态的展示。譬如他们二人设立的“华萌基金”,奖励优秀的乡村教师及管理者,而魏雪自己还经营着一 个名叫亚洲女性发展协会的非营利性组织。难能可贵的是,身为北方人的魏雪,据说每个月都会回惠州看望公公婆婆,以尽孝道。

2010年3月TCL集团发布的财经显示, 2009年公司出现近6年来首次出现正增长。李东生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不过此时的李东生要低调得多,很少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对于不关心家电业动态的 人们来说,2007年中的“财经娱乐新闻”,或许是对李东生最后一次定格。

对于财经界的“减持偿妻”现象,李东生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2009年10月中旬,A股上市的北京银行副行长赵瑞安减持了20万股公司股 份。细心的人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因为北京银行三季度财报披露的预约时间是10月底,按照相关规定,定期财报发布前30天高管不得增持或减持公司股份 的。

到底怎么回事?北京银行另一位高管很快出来发话了,“确定地说,赵瑞安既没有减持,更没有违规减持,而是财产分割……”

质疑者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又是离婚惹的祸!






李東生 李東 與魏 魏雪 引人 側目 命中 註定 東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1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