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文明的戰爭-續 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hr9.html

    數年前,美國保守主義作家曾寫了一本書,闡述西方文明的衰落原因和伊斯蘭的蔓延。

    很顯然,作者是共和黨的鐵桿。好吧,眾所周知,我也是共和黨的支持者,或者說是共和黨理念的認同者。所以書里的大量觀點我非常認可。

    核心是大政府和高福利、宗教信仰的迷失、家庭的崩潰、人口衰減、主流文明意識的喪失導致的西方文明衰弱,和伊斯蘭政教合一的生活方式、人口劇增、強烈的宗教自信對西方文明的侵蝕。

    我的生活充實著好奇心,因而我花了數年時間來了解現實的全球世界,和過去的人類歷史。而我的視角從經濟學出發,後來發現無法解釋透徹,又涉獵了哲學,也無法解釋完整,於是去看了宗教和物理學;然後回過頭看社會行為心理學,再到數學,那就是解釋工具了。

     對照亞洲文明、西方文明、南方文明,從中國、日韓、東南亞、美國和歐洲、到南美、非洲,再看一眼中東和俄羅斯,其中最驚人的比較,在於兩點:

     個人的奮鬥和宗教意識。

     古中國和英美是崇尚自我奮鬥的,宗教意識側重於家庭。

     英美傳統價值觀是清教徒觀念和自耕農傳統,也就是人自助,神才能助之。古中國的傳統是自力更生,生死由命。

      所以美國立國以來,本來是很少福利的國家,一切要靠自己奮鬥,因而缺少懶漢,人們尚武、獨立、自由和強悍。但歐洲文明後來墮落成大政府和高福利國家體系,這樣的體系對於摧毀人們的意誌和生活自立是非常有效的。與此同時,傳統宗教習俗在歐洲瓦解,走向徹底的人文主義社會,也就是無信仰社會。失去了宗教的約束,家庭也被摧毀了。法國是傳統的左翼大本營,大政府和高福利體系無法改革,法國社會摧毀了家庭,非婚生子女遍及全國,人們因缺乏對家庭的責任而放棄生育。整個歐洲都患上低生育癥。

      我曾經在這里畫過一個人類經濟發展史的趨勢圖,其中最重要的兩個上揚曲線:人口和制度。

      也就是說人類的終極發展,只有兩個紅利:人口紅利和制度紅利。良好的制度下,人口眾多的經濟體才會迅猛發展。

      西方的高福利政策和大政府在摧毀家庭後,低生育率就成了整個西方衰落的噩夢。

      為何大政府和高福利政策會摧毀家庭?因為人們是易於卸責和容易懶散墮落的。當政府照顧你方方面面時,所有的責任心就失去,生活的苦痛和快樂都和你無關,因而生活也就失去了意義。所以歐洲人並不快樂,社會調查表明他們是最不快樂一個洲。

     而另一方面,大政府和高福利是不可持續的。西方的政客體系已經忙於說話,修飾自己對選民的忽悠能力。人人都忽視了一個大政府和高福利的運作是需要金錢的,所以各國政府開始忙於提高稅收。而稅收又摧毀了企業家階層,使得經濟失去了創造力。這又降低了稅基,導致財政失衡,於是大政府走向高負債。

     美國客觀上沒有這樣的高福利,人口增長依賴移民和傳統清教徒精神的維系,因而還能夠均衡。但美國的左翼自由派正讓美國變得面目全非。這一個群落和歐洲的左翼知識分子群落是目前最偽善和墮落的一個精英階層。也正是這樣一個群落指責中國人對恐怖分子的懲罰,以自己道德的優越性來宣揚中國人的邪惡,你可以在左翼媒體的脫口秀中,不停的看到他們攻擊中國,抹黑和汙名化中國人都是這一票人幹的。

     而他們對自己的國家也沒有幹什麽好事,鼓吹逆種族主義,宣揚高福利,為奧巴馬的醫改法案吶喊助威,使得醫改法案成為中小企業的沈重負擔,並加大保險公司對中產階級成本的轉嫁,導致中產階層塌陷,美國競爭力下降,成為高負債國家,迫使美國戰略轉向以貨幣戰爭傾銷危機,壓榨中國和全球等等。

     與此同時,他們對伊斯蘭世界的退讓,鼓吹多元文化融合的策略失敗。伊斯蘭世界正在整個西方世界蔓延,並依賴政教合一的價值觀體系,和高福利體系下的高生育率,占領整個歐洲。

     對於歐洲的生育,人口比例是多少?8:1.一個穆斯林家庭的生育率是八個,一個歐洲土著的家庭是一個,其中還有不少是非婚生的無家庭孩子。

     南方世界,也就是南美洲的最大問題並不是穆斯林,而是左翼思維和高福利國家體系的結合。其宗教體系是非常完整的,大多數信奉天主教。而天主教相比較新教而言,是一個金字塔式的俯視的宗教,馴化而不是鼓勵教眾自我管理。但好歹還有宗教信仰。

     其最大問題是蘇東集團培養了數十年的左翼思維,導致其工會力量強悍和勞工法僵化。其高福利政策養活的懶人階層,不亞於歐洲。在智利、阿根廷等地奮鬥的華人企業最頭痛的是當地的勞工問題和偷盜治安問題。許多人由國家養著不上班,另一些上班的不時狀告企業,偷盜蔓延。而這種國家的高福利帶來的高負擔和財政失衡,導致其實行重稅。於是強悍的工會、勞工法、重稅迫使大量企業出逃,整個經濟體癱瘓。最嚴重的國家是委內瑞拉和阿根廷。

    順便說一句,中國借給委內瑞拉上千億美金,這種無賴國家隨時都可能壞賬。

    對於我們中國人來說,中國過去三十年是大政府、低福利和自由經濟的結合,因此盡管貪汙腐敗橫行,但國家經濟和人民的生活水準都在上揚。這個大政府中間最值得稱道的,也就是印度和非洲人正在學習的是,中國的大政府忙於建設,低福利迫使人民奮鬥,自由經濟帶來制造業的爆發式增長。

     而未來中國面臨的是另一個大政府問題:大政府包攬高福利。

     這個體系下的核心陰影是:人口問題。

     中國正進入老齡化時代,計劃生育摧毀了中國繼續前行的基礎。在這個背景下,中國正試圖實行高福利政策,包攬人們的養老和醫療。

     僅僅十年,中國的養老金賬戶已經破產,入不敷出,缺口據官方部門宣告未來達87萬億人民幣。另一方面,醫保全面覆蓋後,醫保賬戶也已經爆倉。

     為何這麽說?

     我舉幾個微觀例子給你。我認識一個醫院的科室主任,她的醫院去年醫保被政府直接賴掉一億。我嶽母在地方醫院看病,一個感冒轉成肺炎,拍片三次,吊針十五天,花費高達八千元。報銷七八成,自己也要負擔二千塊。而她乘飛機來回到上海看這個普通的感冒,也不會超過3000元。

     這就是大政府、高福利、利益集團、結合人性的負面,形成的糟糕局面。

     當財政因此失衡的時候,重稅就會增加,企業就會受到重壓,資本就會外逃。

    更不要說人口結構逆轉後的老齡化結構,帶來的沈重負擔,年輕人不再能負擔得起老人社會。

    在全世界都進入這樣一個局面時,歐洲、日本、俄羅斯、中國都在老化,伊斯蘭世界正在年輕化。而伊斯蘭世界的中心,是以販賣石油為生和擴張世界觀的沙特、伊拉克、伊朗地區。他們對世界經濟的進步乏善可陳。更不用說更極端的伊斯蘭國正在崛起。

      我閱讀過古蘭經的一部分教義,知道它也是引導人們向善的,但它引導的生活方式是封閉的和反科學文明的;其中捍衛教義的暴力行為是可以被引申為聖戰的。因而在一個邊緣化的世界里,貧窮和絕望就引導人們實行暴力,極端教義解釋的產生為人們實行暴力解放了道德約束,於是底線也就喪失。

     而西方文明的衰敗,亞洲文明的沈淪,正改變著整個世界;至於南美和非洲,尚看不到未來。 

     當這樣一個世界來臨時,全球會進入黑暗時期嗎?

     我們不得而知。

文明 戰爭 橡谷 谷智 智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14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