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偷電黨呃三千萬過百食肆落疊

2013-11-14  NM
 
 

 

三十六歲女子林麗,高峰期擁有六間食肆,算是餐廳大老闆,卻因經營不善兼爛賭,欠下一身債。機緣巧合下,她認識一名懂得調低電錶、煤氣錶讀數男子,於是想出一條搵錢大計。林麗深明近年食肆經營成本上升,同行叫苦連天,於是利用自己在飲食界的人脈,聲稱可以「高科技」慳電費煤氣費,成功令過百名食肆東主上當,少交高達三千萬元電費。後來老千黨內訌,有人寫匿名信向煤氣公司告密,案件交由警方跟進,旋即瓦解這個老千集團。所謂的高科技,原來只是利用一條鐵線「篤錶」的小把戲。

去年一月,香港中華煤氣有限公司收到一封匿名信,內容震驚高層。據了解,信中指有人串同食肆東主干擾煤氣錶的讀數,以詐騙煤氣公司少交煤氣費。告密者更提供幾間食肆名稱,以及一個車牌號碼。

匿名信告密

煤氣公司報警求助,考慮到案情嚴重及複雜,交由西九龍重案組負責。警方偵騎四出,除了緊密監視該車輛,又到該幾間食肆明查暗訪,終於有了突破性進展。警方發現,該車輛由男子羅廣持有,他經常與一名女子到訪不同食肆,兩人與東主表現熟落。每逢抄錶前一晚,女方會在食肆內與東主打交道,羅廣則帶齊工具獨自走到後巷煤氣錶、電錶前,弄東弄西。原來這名女子,是整個犯案集團的主腦。三十六歲的林麗,曾開車仔麵檔,九六年賺夠錢開鋪,高峰期在九龍區擁有六間食肆,包括牛池灣的龍池小廚。但好景不常,○四年她與丈夫離婚,○八年旗下食肆生意下滑,欠債一百萬,一度想過自殺。

「高科技」調低讀數

就在人生低潮,她認識了運送雪雞到食肆的羅廣。羅向林麗透露,懂得利用先進儀器干擾電錶、煤氣錶的運作,令食肆少交電費,希望利用林麗在飲食界的人脈,齊齊搵大錢。林麗○九年開始以同行身份向食肆東主吹噓,可以「高科技」干擾電錶,為增強說服力,她會展示一些相片,全是一些不知名的儀器和電池。事實上,干擾電錶並沒有牽涉任何「高科技」。據知羅廣認識一些電錶技術員,得知只要用電鑽在煤氣錶、電錶頂部或底部鑽兩個小孔,然後用特幼鐵線插入,便可成功干擾電錶讀數。羅廣涉嫌待電錶及煤氣錶跳至某個高讀數時,便用電線將讀數調低,減少食肆須付的電費和煤氣費。他們每月會向食肆收取報酬,計算方法有兩種,一是每月定額收費,又或是每月慳到的電費的一半,以電費每度電一元、煤氣費每度十三元計算,食肆節省六千至七萬元不等,林麗和羅廣則每月向每間食肆收取二千至一萬元,兩人三七分賬,相當「和味」。

拍檔食夾棍

雖然如此,林麗經常到澳門豪賭,騙來的錢寃枉來瘟疫去。後來她發現羅廣「食夾棍」,不但少分報酬給她,更開始自行聯絡食肆東主,欲把林麗踢出局。林麗怒火中燒,暗中觀察羅廣所謂的「高科技」,原來只是簡單不過的伎倆,於是決定跟羅廣拆夥,自組班底。林麗招攬了三十八歲的丘致中加入偷電黨。丘自稱在美國的大學修讀室內設計,曾做過珠寶、名錶銷售員,經常光顧林麗的食肆,後來向林借貸十萬元開設首飾店,惜生意失敗無力還款,在林麗威逼利誘下,丘成為共犯。

自組班底

為了擴大生意網絡,林麗以同一手法,要求欠她近兩萬元的債仔、負責送米到食肆的曾重光加入犯罪集團,介紹更多食肆予林麗。林麗粗略地教曉丘干擾電錶的技術,由一○年中開始,丘便取代了羅廣的角色,成為集團的「技術員」。本刊取得丘致中的記事簿,詳細記錄每次「出勤」的餐廳名字,例如一二年一連幾個月,均出現「HAPPY」(Happy餐廳小炒皇雲南米線),以及「大叢」(大叢海鮮火鍋)的名字,意即為它們改過電錶。一年內丘共干擾了三十多間食肆的煤氣錶和電錶。大叢海鮮火鍋東主叢金貴向本刊記者憶述,一○年餐廳開業半年後,林麗和丘致中到店內打邊爐,與叢寒暄,席間叢吐苦水,大呻經營困難,「我同拍檔投資,淨係我都掟咗六十幾萬。生意唔好,每個月淨係租都十幾萬,租金人工貴,生意額又唔夠,電費又重,好辛苦。」林麗乘虛而入聲稱懂得以「高科技」慳電費,還說得頭頭是道,「佢話知道我生意唔夠做,有啲『科技』,可以幫我將個錶行慢啲,煤氣公司唔會check到,真係俾佢呃咗!」由一○年八月開始,林麗、丘致中每月都會到火鍋店干擾煤氣錶和電錶,每次都要求「清場」,「佢哋入廚房,十分鐘就搞掂,我每月俾佢三千蚊。但其實一個月只係慳得幾千蚊,雖然好少,但慳得幾千就幾千。」實際上叢在這兩年內少交了二十多萬煤氣費、近八萬元電費,是「慳」得最多的食肆。最初半年,丘致中只替幾間食肆干擾電錶煤氣錶,每次林麗會分五百至八百元給他,丘每月收入約七、八千元,後來丘嫌少,於是籠裡雞作反,決定「自立門戶」,自行聯絡食肆東主,他聲稱自此月入增至兩萬元。

得不償失

警方去年八月採取行動,以串謀詐騙罪,拘捕了案中幾名骨幹成員,以及一百一十二間涉案食肆的負責人,估計整個集團令中華煤氣、中電、港燈少收了三千萬元費用,集團利潤可想而知。主腦丘致中、曾重光,上週四分別被判囚廿一個月和十八個月,而基於林麗願意錄取口供頂證不認罪的羅廣,兩人的審訊和判刑將押後處理。而一眾食肆東主當中,暫時有十多人認罪,分別判監禁、緩刑、社會服務令等。不過有食肆東主向本刊坦言,現時租金、工資高漲,經營困難,才迫不得已鋌而走險。深水埗康華茶餐廳東主彭玉華,因為本案欠下中華煤氣及中電接近二十萬,為了還款而四出奔走,問親友借貸。直至判刑前一刻仍欠款十萬元,結果被迫將心血轉讓。禍不單行的是,彭被捕後遇上車禍,自此要靠枴杖行動,全家靠綜援維生。法官因此免除彭的社會服務令,改為判刑六個月,緩刑兩年。彭妻直言,丈夫最初不願犯案,但林麗多次到訪茶餐廳,動之以情曉之以利,博取丈夫信任。而彭玉華形容,今次誤信林麗、丘致中實是因小失大,「令自己一無所有。」樂雅園餐廳東主余金明,也被搞到一身蟻。他一二年一月至八月,少交了二萬多元電費,卻因為應付律師費,搞到出售居屋物業,餐廳又被迫結業,欠債破產,最後要親自上庭向法官求情,「我非常後悔,心力交瘁,太太成日進出醫院……係我無知、貪心!」無知和貪心,最終令一班食肆東主萬劫不復。

轉用電子錶

偷電黨利用一條鐵線,輕易詐騙三間電力和煤氣公司超過三千萬,大部分食肆東主事後已繳還少交的電費、煤氣費。現時大部分食肆使用傳統的機械電錶和煤氣錶,依賴抄錶員抄錶記錄使用量。中華煤氣、中電、港燈回應指,抄錶員會定期抽樣檢查電錶有沒有異樣,又會透過內部程式或專人監察用電異常的賬戶,包括商戶的用電量有否突降,會突擊檢查可疑電錶。港燈補充,部分電錶會安裝在電錶房內,並會用「封錶鎖」鎖起電錶。三間公司正陸續推行電子錶,中電指自二千年開始,已逐步為工商業客戶換錶,現時約有百分之五使用電子錶。中華煤氣正在小部分私人樓宇進行試驗計劃,希望解決技術問題後全面推廣。

 
偷電 黨呃 呃三 三千 千萬 萬過 過百 食肆 落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1757

籌款黨呃盡同情心

1 : GS(14)@2011-12-30 12:09:52

好賤...
http://www1.hk.apple.nextmedia.c ... 104&art_id=15938142

天恩專找傷殘人士義賣籌款,早惹市民懷疑。記者本月 6日到佐敦四海大廈對開觀察義工隊擺檔,當時四人坐輪椅義賣,收檔時,身穿義工隊制服的梁先生操控電動輪椅,協助把物資搬回客貨車,就在此時「奇蹟」出現,只見梁突然站起,協助將物資搬上客貨車,他曉行曉走,還與司機合力把他那張重幾十磅的電動輪椅搬上車。記者追蹤一行人回到天水圍天恩邨恩福樓後,見梁獨自步行用手推車分兩轉搬運六大箱物資回大廈互委會。


「奇蹟」驚現:《輪椅交談》
梁先生(紫衫)義賣期間與一眾義工交談,當時他一直坐在輪椅上。


《站起搬貨》
去到客貨車時,梁先生突然站起走路,把一箱箱物資搬上客貨車。

當日收檔時,記者發現身材瘦弱的女義工阿君(化名)突然從輪椅站起,她走路雖有少許一拐一拐,但健步如飛,把坐過的輪椅放回貨車後,獨自到附近商場逛街,之後再乘港鐵回深水埗,途中一直站着閱報,記者上前問她為何有位不坐,她說:「坐咗成日好攰。」
15日,義工隊轉到天水圍天瑞邨擺檔,記者見阿君早上步行到來,拿錢箱坐上輪椅便開工,相當賣力,而梁最初四處走動打點,開檔後即坐回輪椅參與義賣。
收檔後,記者假稱慈善團體成員,與放好輪椅準備離開的阿君交談,她說工作不算辛苦,「兩年嚟都係做三四次咁大把」,又稱自己只收車馬費及伙食錢。記者表示希望能找義工協助籌款、希望詢問價錢,阿君指行情價格是秘密,「呢啲嘢個個都唔會講」。
由於記者曾見她不坐輪椅到處走,問她坐輪椅籌款會否傷害自尊心,她說:「唔會,響屋企做家務做到攰都會坐輪椅休息㗎啦,我真係傷殘㗎。」她承認坐輪椅籌款確容易得多,「一個坐輪椅一個健全人,一定捐畀坐輪椅嗰個……好易打動到人」。
2 : GS(14)@2011-12-30 12:11:21

http://www1.hk.apple.nextmedia.c ... 104&art_id=15938143
前員工爆
日薪$220聘「義工」
2011年12月30日


健全籌二百 傷殘籌過千

阿占透露,為大機構籌款往往是「落格」的好機會,「邊個唔掠水吖?我以前要親自推錢箱上去佢(某人)屋企,都有成幾百次啦,你話推上去做乜?」他其後拿着茶餐廳的砂糖罌示範如何打開上鎖的錢箱蓋,就是用小棒把蓋鉸的芯慢慢推出,這樣不需鎖匙都能偷錢。他又說,好些義工會翻轉錢箱將錢倒出、甚至用間尺黏雙面膠紙塞進去,將鈔票黏出,「個個都係咁」。根據天恩網頁資料,直至去年中,天恩邨恩福樓互委會主席何立生與周金鳳同為義工隊主席,但阿占聲稱何只是「掛牌主席」。何立生於 07年因被揭發吸冰毒,被法庭罰款 5,000元,他並於去年 11月辭去主席一職。
阿占又說, 09年 12月,該會曾有人私自拿走某慈善機構的籌款箱到屯門「籌款」,有途人感可疑而報警;去年義工隊在粉嶺義賣無申請,「搞到要上差館」。
法例上「義賣」與「籌款」不同,但阿占說:「其實義賣咪一樣可以籌款,人哋入錢落錢箱之後,你畀番支牙籤佢都得㗎喇。」他還說可藉報細數掠水,「(市民)捐咗一千蚊,你報五百就得啦」。
阿占坦言隊內「義工」很多是綜援人士,他們其實是以日薪 220元「聘請」回來。他自誇坐輪椅「博同情」的籌款手法是其「發明」,又稱自己肢體健全的妻子,也曾扮傷殘參與義賣,「唔坐輪椅嘅話,一日最多得二三百蚊,坐嘅話好容易就過千」。他最後不斷向記者推銷自己,更建議:「有冇興趣一齊搞番間?」《蘋果》記者
3 : idsdown(1658)@2011-12-30 22:26:36

做乜唔補晒佢, 講一半唔講一半..
因為有" 你啅人 "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866&art_id=15938144

議員幫口
李卓人為榮譽會長
2011年12月30日


義工隊主席周金鳳(右)將指控歸咎於前主席,旁為該會榮譽會長李卓人。

記者早前到天恩邨恩福樓互委會找天恩愛心義工隊主席暨司庫周金鳳訪問,當時她正與該會榮譽會長之一、立法會議員李卓人一起。面對涉及 24宗非法籌款投訴等指控,周推說是前主席何立生的失誤,強調自己去年 11月上任後已無再收到投訴,警方亦無找她調查,而李卓人則形容天恩是「樹大招風」。

稱安排輪椅為義工好

對於輪椅義工梁先生及阿君健步如飛,周解釋,梁有一條腿裝了義肢,「佢要先着隻襪再套義肢,有時冇着襪會痛,咪坐輪椅囉」,而阿君則是主動要求義工隊安排輪椅給她,「佢話自己唔可以一日企六個鐘」,強調此舉是體諒義工辛勞,「勸過佢哋如果辛苦就唔好嚟,但佢哋為咗愛心都照嚟」。
周向記者確認大爆義工「醜行」的阿占是前員工,但對阿占說義工日薪 220元,周強調絕無其事,又說:「家搵義工難咗好多……我哋搵傷殘人士嚟都希望畀佢哋打發吓時間」,並稱只會實報實銷地付車費及提供飯盒給義工。
對於被指是「假義賣」,周的助理阿雪解釋是因義工動作不夠快所致,「每部輪椅都有個袋裝住義賣品,我哋都有規定如果市民畀咗錢就要畀嘢佢哋,五毫子就一支旗、一蚊就書籤、十蚊就愛心米,但好多時都畀唔切」。李卓人亦幫口解釋,稱市民捐完錢後都不會管是否義賣,「唔攞嘢走都唔出奇」。周稱自己每次都會提醒義工是義賣而不是籌款,「以後我哋會盡量做番足訓練」。
對於義工被指偷錢,周說:「我哋義賣一分一毫都會上報資料……就算只係一個籌款箱爛咗,發現嘅話一定會報警。」她補充指不敢說所有人都沒問題,但「我哋百分之九十九嘅義工都唔會偷錢」。《蘋果》記者
4 : idsdown(1658)@2011-12-30 22:32:16

之前係葵芳MTR出面又見過呢種坐輪椅籌款的人, 見到條友駕住架電動輪椅車好似賽車咁款, 好爽咁, 係咁轉圈追住人, 心諗句"係咪路啊, 咁都得." 估唔到咁快被篤爆了
5 : terryyim(13133)@2011-12-30 23:17:37

李卓人話樹大招風?條友真係冇腦,有證有據都係度講野,正宗政棍
最憎d人利用人既善心去賺錢,搵搵埋埋行政費出晒佢,真係義賣俾自己出糧
6 : 亞力士(1473)@2011-12-31 01:25:56

但對阿占說義工日薪 220元,周強調絕無其事<------- 要錢有乜咁奇 你見d人拿住個file同你講環保等 叫你定期捐錢 個班全部係愛薪
7 : 鱷不群(1248)@2011-12-31 03:57:23

5樓提及
李卓人話樹大招風?條友真係冇腦,有證有據都係度講野,正宗政棍
最憎d人利用人既善心去賺錢,搵搵埋埋行政費出晒佢,真係義賣俾自己出糧

聽都未聽過,樹有多大?

所以我向來無同情心,就算捐錢也只選有信譽的
8 : skycity(2352)@2011-12-31 10:56:23

他的籍口真係亂來的,信佢講的話都白X了,“一日唔可以企六個鐘”,帶張摺椅就得啦,難道帶機動輪椅比較方便?
話説之前荃灣城市廣場附近很多時見他們出現,開住機動輪椅追人捐錢,但最近就不見蹤影了,唔知係唔係黃著要避一下風頭。
9 : GS(14)@2012-01-01 15:07:40

7樓提及
5樓提及
李卓人話樹大招風?條友真係冇腦,有證有據都係度講野,正宗政棍
最憎d人利用人既善心去賺錢,搵搵埋埋行政費出晒佢,真係義賣俾自己出糧

聽都未聽過,樹有多大?

所以我向來無同情心,就算捐錢也只選有信譽的


都是捐些聽過多穩陣,好多人的善心呃食,真是唔知邊個可以信
10 : 龍生(798)@2012-01-01 21:29:50

乜香港仲有機構可以捐錢架咩....
籌款 黨呃 呃盡 同情心 同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09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