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經緯創投:投出馬化騰很難 但投出周鴻祎的機會還很多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18/147796.html

\“投出下一個馬化騰很難,但投出另一個周鴻祎級別的,我覺得在中國還是有很多的機會。”萬浩基說。

今年10月中旬,經緯創投在寧波舉行了一次閉門年度總結會議。為了防止會議內容泄漏,員工們的手機都被要求上繳。

不過,還是有消息被泄露出來——管理合夥人張穎總結全年的工作時說,投資布局夠兇悍,目前看投資的190家公司不好的只有1家半,“整體好得令人發指”。

在寧波會議前不久,《財富》中文版發布2014年“中國40歲以下商界精英”榜單,經緯創投大出風頭。第5位獵豹CEO傅盛、第10位陌陌CEO唐巖、第15位獵聘網CEO戴科彬、第28位口袋購物CEO王珂——都是經緯創投在移動互聯網領域所投的CEO。

經緯創投合夥人萬浩基則位列第23位。“入選的原因,大概就是我還不到40歲。”萬浩基半是得意半是調侃地對《財經天下》周刊說。

如今,經緯創投是目前國內投資移動互聯網項目最多的一只基金。陌陌、口袋購物、快的、友盟、Nice、辣媽幫、美柚、Camera360、e代駕等稍微知名的移動互聯網公司都有這家基金的身影。2014年至今,經緯創投又投資了50多家創業公司,累計投資的公司已達190多個。

不過,作為一家專註於早期投資的公司,經緯創投曾接連錯過京東、唯品會、聚美優品等公司。現在,經緯創投該如何讓自己不再錯過下一條大魚?

狂投移動互聯網項目

從2010年到現在,經緯創投投資的移動互聯網項目已經超過150家,論數量已遠超其他基金。萬浩基的解釋是:“機會多,我們又懂。”

經緯創投的投資方式,帶有濃重的美國味道。他們幾乎每周都會總結美國市場最新的投資和創業案例,進而在中國市場上尋找對應的行業並予以判斷。他們現在盯得最緊的是移動互聯網領域。

三四年前,當iPhone、HTC等智能手機開始在中國流行的時候,經緯團隊就察覺到了其中的機會。僅在移動社交領域,經緯創投就投資了包括了主打陌生人交友的陌陌,偏重母親交流的辣媽幫,針對年輕女性的美柚,中國版linkedin——人脈通,圖片社交網站nice等十幾家。

“我們為什麽這麽喜歡社交(類公司)?從國際上看,Facebook、騰訊中國的市值都已經證明了社交的價值。”萬浩基認為,“每個人都同時兼具多重身份,因而需要多種社交場景。社交以前可能是一家通吃,今天只要你在自己的垂直領域能夠做到最好,就能夠做出來自己的一片天空。這片天空有可能比你、比我想象中的都要大。”

目前,越來越多的社交類公司正在展現其價值,LinkedIn估值約300億美元,YY的市值也達42億美元。

11月8日,陌陌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IPO(首次公開募集股份)申請,計劃在納斯達克交易所掛牌上市,擬公開融資3億美元。招股書首次將陌陌的股權結構對外曝光:創始人唐巖是IPO前的最大股東,占股39.8%;阿里巴巴是最大機構股東,占股20%;經緯創投緊隨其後,占股19.9%。

現在業內對陌陌的估值在30億美元左右。陌陌的上市,算是經緯創投“又懂”的一個證明。2011年,市場上出現了兩個後來改變社交格局的產品:微信和陌陌。然而在當時,基於騰訊的壟斷地位和複制能力,人們一直堅信社交會保持騰訊一家獨大的局面,看好陌陌的人並不多。陌陌CEO唐巖也曾調侃:“我也覺得生不逢時啊,陌陌8月3日上線,微信前一天就推了‘附近的人’的功能。”

經緯創投第一個與唐巖見面的合夥人王華東最初感覺是,“不懂陌陌要做什麽”。不過,在一定程度上,萬浩基、張穎和唐巖屬於同一類人:活潑,不世俗,對世界充滿好奇。所以,當萬浩基見到唐巖的時候,兩人聊得異常順利。而且,萬浩基非常喜歡陌陌的設計。

“現在,基於這個(對陌陌的投資)成功後,我們就在這個領域更多地看機會,發現其實每一個垂直領域里都有社交屬性的存在。”萬浩基說。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經緯創投也在內部進行了分工,以求做得更加專註。經緯創投開始聚焦於移動社交、互聯網金融、智能硬件、O2O以及企業級服務等領域,每個領域有三到五個人員共同負責。

“你在外面聽到的關於經緯的聲音,除了‘投了很多、很兇猛’外,可能還有一個關鍵詞——‘專註’。我們很懂。”萬浩基說。

張穎給經緯創投設定了一個底線:情願判斷失誤,錯過,但必須看到過並且與創業者交流過。“我不接受一家非常好的公司,我們沒有見過。”

經緯創投硬件領域投資經理馮大剛到現在已經看了500多家相關的公司。“當你看了超過300、400甚至600家公司的時候,你肯定比其他人都更懂。”萬浩基說,“你再去跟創業者聊天,他會覺得你很懂,是一個高質量的投資公司,他就會願意跟你合作。”

圖片分享應用Nice的CEO周首非常認可這一點:“我其實見了中國所有主流的VC,我為什麽選擇經緯創投?坦白來說,經緯給我們的價格也不是最高的,但是經緯是我最聊得來的。”事實也證明,經緯創投確實給了他很大幫助,包括後來他的技術合夥人,都是經緯創投幫助他篩選推薦的,更不用說幫助尋找和挑選A輪融資的投資人了。

今年7月,Nice宣布完成B輪融資2000萬美元,由H Capital領投,VY Capital、經緯創投和晨興創投跟投。“我們最開始的時候是不是吃虧了?我覺得一點都不虧。我覺得有了他們在最初的那些幫助,我才走到現在。你真的要去找到跟你對路、能夠懂你,能夠願意去容忍你的錯誤、你的缺陷,幫助你一步一步發展的投資人。”周首說。

曾與邵亦波共事過的寶寶樹CEO王懷南也表示,投資公司看的東西多,雖然看得淺,但有總結規律的能力。他們分享的這些經驗對於創業公司,尤其是轉型期的公司來說,很有幫助。

為了更多地看項目,經緯創投近幾年招聘了大量的投資經理和分析師。在內部,這被稱為“人海戰術,以量取質”。目前,經緯創投的投資團隊有27名員工,其中合夥人9人。

在萬浩基看來,經緯創投采用人海戰術的一個原因,是中國的人員工資比美國便宜很多。而人多的一個好處,是能夠花更多的精力去幫助已經投資的創業團隊。

36氪的創始人劉成誠提到,有一段時間,36氪內部出現一點小問題,經緯創投派人每天到公司與員工一起開會,直到公司重新走上正軌。對於其他規模較小的投資基金來說,很難做到這一點。

經緯創投能夠多看多投的底氣,來自於基金規模。目前,經緯創投管理著3支美元基金,約12億美元;2支人民幣基金,約1億美元。對於偏重於早期投資的經緯來說,足夠投資很多公司。即使按照每家500萬美元(對於C輪前的早期投資,這並不是一筆小數目),也足以投資220家。

“很多基金一年只能投十幾個項目,但我們能做三十個項目的話,互聯網金融,智能硬件,O2O,企業級服務和社交都可以做5個,這樣,你才能有足夠的膽量和足夠的機會,讓你更專註。”萬浩基說。

投人還是投市場?

“投資即投人,不投市場和技術。”因為投資過喬布斯而出名的天使投資人李宗南這段表述,被投資界奉為圭臬。

在梯子網關閉前的一個分享會上,CEO龔海燕描述了她對梯子網未來的設想,雖然在座的投資人紛紛表示不看好梯子網,但還是表示願意投她。著名天資人徐小平說過一句投資界人盡皆知的話:“龔海燕做什麽我都會投資支持。”

但是,龔海燕的梯子網還是失敗了。那麽問題來了,到底是因為看好這個市場,還是看好這個創業者才去投?

面對這個問題,萬浩基沈思了一下說:“他有機會能做到這個行業里的第一,才會去投。”

在經緯創投決定投資Nice前,周首與經緯創投的投資負責人見過7次面。“他們一直不投資我們。我每次被拒絕的時候,我都會問自己,為什麽他們不投我們,為什麽別人很容易就拿到了錢,我們就拿不到錢?”周首後來反思,他最初急於融資的原因是需要錢,但卻沒有想明白產品的下一步需要做什麽,融到的錢該用到什麽地方。當他把後面的問題想清楚後,經緯創投自然投資了他,並且已經陪他走過了三輪融資。

“我們每天在看項目,某種程度上也在看人,看這個人適不適合去做這個產品,他是否在里面是一個很核心的用戶。”萬浩基說,無論唐巖還是周首,都是自己產品的核心用戶。比如周首家中有400雙鞋子,他懂得經營潮人社區的原因是他本身就屬於這個群體;而唐巖也曾經是BBS與聊天室的重度用戶。

“當你真的要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你是真的要懂用戶群里面的核心需求。如果你不是,就不要做了。”萬浩基說。

不難發現,經緯投資的創業公司CEO們,大多擁有良好的背景。陌陌CEO唐巖創業前是網易總編輯,寶寶樹CEO王懷南曾做到了谷歌中國的中高層管理者,獵聘網CEO戴柯彬曾任寶潔公司大中華區品牌經理,積木盒子CEO董峻不但擁有華爾街投行的經歷而且創業過一次。

“我希望他們都是大公司出來的,在里面打過仗,做過事情,而不是一張什麽都沒有試過的白紙。”萬浩基說,“雖然蘋果、谷歌、Facebook等公司的成功,證明了輟學創業的可能性,但這在中國很難行得通。中國的競爭環境太激烈了,一個沒有在市場里打過仗的學生,你真的不知道外面的市場有多麽殘酷。”

事實上,即便與幾年前相比,今天的創業環境也發生了很大的變華。2005年,楊浩湧創立趕集網。他說,那個時候市場上幾乎沒有什麽競爭者,即使方向一時錯了也沒關系,慢慢摸索和調整就可以了。“但現在,市場留給創業者犯錯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市場競爭越來越殘酷。動不動就是五六家‘嘩’地一下起來,然後拼融資。“楊浩湧感嘆。

在商界摸爬滾打了近十年的楊浩湧,看見滴滴打車與快的打車的價格戰也感到心驚肉跳。“我們投資商也在滴滴打車董事會,真的是(一個投資商)一天補貼好幾千塊錢。”

不過,作為快的打車投資方的經緯創投並不為燒錢感到擔憂。“放在三年前,我會很擔心。可今天,我一點都不擔心。”萬浩基認為,就像當年的京東或者美團,雖然都經歷過慘烈的價格戰,但他們最後都做到了“剩者為王”。在某一個時間節點,用資金去換取市場規模是值得的。

雖然帶有典型的美國作風,但作為投資者,經緯創投還是怕創業者盲目跟風。“在美國成功了,在中國做了一個copy,這件事情我不抗拒。”萬浩基表示,人的需求都是一樣的,由於美國的移動互聯網業務比中國更發達,所以,創造性的項目也就更多。

在Instagram剛火起來的時候,國內出現了一堆圖片網站,包括最早的Nice。但三年後,除了Nice成功轉型外,很難再見到其他Instagram的模仿者。

萬浩基認為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們沒有理解Instagram的精髓並把它落地。“我最抗拒的,是盲目的copy。”

與創業者形成共鳴

一直以來,經緯創投給人的印象,也有別於其他創投基金。

同為投資界翹楚的紅杉、IDG經常出現在媒體上,李開複、徐小平等天使投資人更是頻頻出現在公眾視野中。但是,經緯創投的合夥人很少出現在創投行業的大會上,也不怎麽接受媒體的訪問。

在同事眼中,合夥人邵亦波十分低調。張穎則是個工作狂,忙起來有時會直接睡在辦公室,但他還是會抽出大量時間在全球各地騎摩托車,並且高調地在微博上曬照片。萬浩基不怎麽更新微博,但卻是所投資的陌陌、Nice的活躍用戶。

在張穎看來,一個好的天使跟早期投資人,最需要的是能與創業者形成共鳴,不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目前,經緯創投的投資團隊有40多名成員,而一年要見面的創業公司有4000至5000家。按照今年已經投資的50多家公司算,投資率也僅為1%。“見100家公司之後投1家,當對其他99家說不的時候,你必須要做到把握好細節,讓人家感覺上能最好。”張穎說。

一直以來,創業者在接受了投資基金的投資後,再與投資方負責人交流時,多半是在董事會、電話會議等正式場合。但是,經緯創投的投資人更喜歡放松的環境。“對我們,開會就是聊天嘍。”萬浩基說。

萬浩基與創業者的交流多半選在喝咖啡或者午餐時間。積木盒子CEO董峻與張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張穎就一邊吃著公司的盒飯,一邊跟董峻聊天。

為了方便員工吃飯,經緯創投雇了一位阿姨,負責每天給員工做午餐。“至少不會擔心地溝油問題。”一位同事說。此外,經緯創投還配備了一位醫療服務人員,一旦員工有需要,她可以幫助聯系到國內的醫生。

“經緯是不一樣的煙火。”積木盒子CEO董峻說。9月10日,積木盒子完成B輪融資,由小米公司領投,經緯創投為本輪第二大投資者。此前,有二三十家投資公司的負責人都找到了董峻,表達投資的意願,包括萬浩基。

“我們是希望做得不一樣。”萬浩基聽了董峻的評價後,頗感得意,“我很喜歡這樣的評價。投資基金最重要的是得到創業者的認可。”

在與董峻第一次會面後,萬浩基給董峻發了一條短信說:“我知道很多投資人在搞你,我也就不想搞你了。但是我們真的不一樣,很哥們的那種。”在一番權衡之後,董峻最終與萬浩基簽訂了投資協議。

張穎對董峻說,他最看不慣那些搞創業者的人,“誰搞創業者,我就去搞誰”。作為創業者,張穎的表態,讓董峻感到安心。

2008年,傅盛負氣出走奇虎360後,張穎第一時間找到了傅盛,邀請他加入經緯創投。當時正值金融危機,張穎和邵亦波告訴傅盛:“金融危機對投資可能是一個機遇,而且要堅信金融危機一定會結束。“金融危機期間,經緯創投共投資了十幾家公司,其中包括寶寶樹、暴風影音、世紀互聯、安君客、泰康人壽等,從這些公司後來的表現看,經緯創投判斷對了。

“他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一直在支持我,從融資就開始支持我,支持我們(可牛與金山網絡)合並。”傅盛經常在各種場合表達對張穎的感謝之情。因為支持傅盛,張穎甚至收到過威脅短信,但他並沒因此動搖。

口袋購物CEO王珂也感受到來自經緯創投的誠意。專做移動端購物的口袋購物從2011年9月一上線,就被一些電商看作潛在的威脅,因此也遭受了各種打壓,但經緯一直在背後支持王珂。

“我們是口袋購物的第一輪投資者。後面的投資者可能更有錢,但不會像我們一樣跟他們一起經歷過很慘烈的時期。”萬浩基說,因為經緯創投以早期投資為主,與創業者成為親密夥伴也就順理成章。

“你知道,他們這幫合夥人是特別酷的。”董峻說,他能感到經緯創投的合夥人確實把自己當朋友,“不給我添亂,而且提出來的東西常令人耳目一新。”

“我們經緯做的事情永遠跟其他人不一樣。”萬浩基說。而張穎則告誡他的同事們:“要保持獨立思考的空間、時間,讓自己沈下來有耐心。不要參加無謂的聚會和社交,沒必要。”

廣撒網,耐心等

不久前,張穎接受王小丫采訪時說:“現在我投了180家公司,你跟我說最好的公司是什麽?你說10家出來,我說10家。等到三年之後,這10家可能完全變樣了。有可能只有3、4家是好的,另外6家最好的公司又變了。所以說,我現在只想投靠譜的人,讓他們能繼續做今天他們想要融資做的事情,然後給他們足夠的支持,耐心等待。”

目前,經緯創投有兩只人民幣天使資金,約1億美元,這兩只基金是常青基金,也就是沒有年限,賺了錢仍然會繼續循環滾動投資。“因為這些錢是我們合夥人的錢,我們有做天使的意願。我們把它當成團隊練兵的地方。”張穎說。

在美國,許多二級市場基金根本不會去關註10億美元市值以下的股票。因此,經緯創投對於投資的公司的建議就是,沒有達到10億美元市值的時候,不要去美國上市。

雖然經緯創投早先投資的手機遊戲公司,像EGLS和iFree非常賺錢,但這類公司很難獨立上市。直到2012年,經緯投資的眾多公司里,還很難看清哪家能成為10億美元級別的公司。不過,從2013年年底,隨著愛康國賓、3G門戶、獵豹移動的上市,從2014年開始,經緯創投迎來了收獲。

今年4月,愛康國賓赴美上市,上市當日市值就突破10億美元,市盈率近35倍。從2005年就接觸並投資愛康國賓的經緯創投,成為最大的贏家。而6月上市的獵豹移動則帶給了經緯至少近42倍的投資回報率(並未退出),按照獵豹移動的發行價14美元計算,經緯所持股份價值高達1.08億美元。陌陌也在11月正式邁出了上市的步伐。

另外,4月,阿里巴巴宣布8000萬美元收購友盟;6月,華誼2.66億元收購賣座網;7月,搜狐暢遊9100萬美元收購海豚瀏覽器,再加上iFree、EGLS等的出售,實際上經緯在2014年已是收獲不菲。

“雖然每一輪融資時我們都有退出的機會,但每一輪我們都在增持。守候是有價值的,如果1年前退出,那和今天有很大區別。”經緯創投投資董事胡海清感嘆。

但也有人指出,與紅杉、IDG等其他同類基金相比,經緯的整體投資隊伍比較年輕。又因為投的是早期,等待成績的周期也會更長。萬浩基承認,自己錯過了很多。

“唯品會、京東甚至陳歐都是。”萬浩基說,當年京東A輪、唯品會A輪經緯創投都有機會投,但卻都放棄了。陳歐回國創業還在做遊戲平臺的時候就曾找過萬浩基,但是萬浩基沒有投。半年後,陳歐把公司轉型做化妝品團購時再次找到經緯創投,包括張穎在內與陳歐聊過後還是選擇了不投。

但萬浩基表示,當年選擇不投並沒有錯,是一個理性的結果。首先是電商的毛利非常低,即使今天的京東也還沒有盈利。而且,2011年資本市場正處在一個寒冬期。“雖然,它找我們的時候只需1000萬美元,但是如果我們投了這1000萬美元,未來可能需要幫它融10億美元的錢才能把這件事做起來。未來,如果我給不了這10億的美元,就會存在一個非常被動、非常尷尬的局面。我們當時判斷資本市場的寒冬還會持續很長的一段時間。但市場好起來了,它真的能拿到10億美元了。你能怎麽說呢?只能認了。”

不過萬浩基也表示,這是3年前他的想法。3年前經緯不敢做的事情,現在敢了。

也正是基於早期在電商布局謹慎而錯失機會的教訓,經緯創投才在移動互聯網進行了“兇狠”布局。目前來看,已經“有戲了”。

眼下,手握近二百家創業公司的經緯創投,很需要自己的投資中能夠誕生一家取得巨大成績的公司。萬浩基認為,包括陌陌、美團、口袋購物甚至聚美優品,都還遠沒有觸及上升的天花板。

根據經緯公開的投資公司資料,按市場估值簡單計算,除了移動互聯網的陌陌、口袋購物、快的打車,O2O的餓了麽、交易平臺的找鋼網、獵聘網等等都是可能沖擊30億-100億美元的公司。10月23日下午,口袋購物宣布完成C輪融資,融資總額達3.5億美元。

“投出下一個馬化騰很難,但投出另一個周鴻祎級別的,我覺得在中國還是有很多的機會。我覺得唐巖有可能,我相信王珂也有可能。他們能否再獨立突破1000億美元,那就要靠他們自己了。”萬浩基說,“不可能行業里所有好的公司都在你手上,我們也在賭一個概率。”

經緯 創投 出馬 化騰 騰很 很難 但投 投出 周鴻 機會 很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61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