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廉價航空 靠零元機票也能賺錢!

2010-9-20  TCW




九月九日,日本航空公司全日空(All Nippon Airways)宣布,年底成立合資廉價航空公司;歐洲也有法航打算新設廉價航空。國內、外媒體預測,廉價航空接二連三出現,傳統大型航空業者得準備打一場激烈的成本戰了。

全日空合作的對象是第一東方投資集團(First Eastern Investment Group),總部位於香港。雙方初期投資額設在一百五十億日圓(約合新台幣五十七億元)以下,據點設在關西國際空港,預計明年下半年展開國內、外航線運作。

消息一出,只販售日本國內超低票價的天馬航空(Skymark Airlines)股價暴跌,因為市場盛傳,這家合資企業未來推出的票價將「相當有競爭力」,甚至低至足以瓜分鐵路與客運業者的生意。

雖然全日空並未透露有關航線和票價等詳細內容,但《讀賣新聞》等當地媒體卻透露,未來從首都東京飛到第二大城大阪,單程票價可能低至五千日圓(約合新台幣一千九百元),大約只是新幹線同路段的三分之一;而來回票價可能不到一萬日圓。

《日本經濟新聞》則指出,廉價航空正式進軍國際線業務,在日本可謂首開先例,主要是航空市場自由化,促使全日空推出低價位航空服務,一方面因應來自東南亞與中國的競爭,另一方面則是要趕搭中國開放自由行的商機。

需求快速成長! 中國業者幾乎每天滿載

根 據中國的《第一財經日報》,當地的廉價航空公司春秋航空,七月才剛開出飛往日本的第一條國際航線,至今載客率幾乎每天都是滿載。九月,春秋乘勢推出人民幣 三百餘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五百元)的特價機票,更是以秒殺速度賣光。反觀日本大型航空業者的特惠票價動輒上萬日圓,幾乎沒得比。

日本媒體曾推算政府幾個月前宣布的新政策,放寬中國公民個人赴日旅行簽證「門檻」,全面取消年收入人民幣二十五萬元的限制,未來簽證發放對象將可增加十倍,到達至少每年四千萬人。若乘以中國遊客在日平均花費十三萬七千日圓,那將是近五兆五千億日圓的觀光收入。

無怪乎全日空社長伊東信一郎預期東亞的航空需求將會增加,廉價航空在這個快速成長的市場裡,將是提供有效競爭力的好方法。

其 實,不只是全日空看見低價市場有利可圖,東、西方都有業者想跳進金山挖寶。《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透露,已在今年初聲請破產保護的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為了重建業務,可能從政府提供的三千五百億日圓紓困金中,撥出部分款項設立廉價航空公司,好讓公司能重新出發。

翻新摳門手法! 上廁所也收錢,積小成多

在歐洲,法航-荷航集團(Air France-KLM)也傳出正考慮效法易捷航空(Easyjet Airline)和瑞安航空(Ryanair)等歐洲大型廉價航空公司的成功經驗,新設一家廉價航空,加入搶錢行列。

廉 價航空以一貫低價的核心策略,已經掠走全球三成以上市占率,近兩年在歐洲市場表現突出:當地整體航空業客運量下降逾五%時,廉價航空業者卻還逆勢成長近 九%,特別是歐洲龍頭瑞安航空,執行長歐利里(Michael O'Leary)不斷翻新摳門手法,最近因此槓上資深機師。

歐利里接受《彭 博商業週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採訪時,大膽的提出節流新招:乾脆取消副機長一職,訓練空姐駕駛飛機,好在機長遇上緊急事故時掌控大局。英國《每日郵 報》(Daily Mail)挖苦他只把駕駛飛機看得比玩電腦遊戲難一點,全國機師組織亦批評歐利里發言不智。

這位擅長創造話題的領導者,還曾實施或建議一系列頗受爭議的開源措施,包括加收行李手續費、優先登機費,甚至是客機如廁費。雖然歐利里巧立各種名目經常惹來乘客抱怨,不過他們還是會繼續愛他,因為他的終極目標「未來每張機票都免費」,實在太吸引人了。

從 過去的經驗來看,瑞安經常贈送乘客免費票,或者是賠本賣機位,但是它透過收取各種費用,並在機艙中販售商品和廣告空間,竟然還可以成為《經濟學 人》(The Economist)筆下「最賺錢的航空公司」,箇中奧妙就在於它一方面捕捉到消費者貪小便宜的心理,一方面卻又能從多到記不住的各種規費狠賺一筆。

專 與航空業合作的廣告公司InviseoMedia試算,如果瑞安載送一名乘客從倫敦飛巴塞隆納,成本大約七十多美元,但是它每張機票連稅只賣二十美元,那 剩下的成本要怎樣補回來?答案就是比票價貴上五成的托運費,加上交易費、飲食費、優先登機費、如廁費以及廣告收入等雜費,積小成多,相當驚人。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日前解碼機票價格制定機制,文中提到,儘管機票價格受諸多因素影響,如乘客類型、路線和營運費用,不過最終要看的是同一條航線上是否有廉價航空介入,它們才是市場行情決定者。

未來,當買機票就像是買可樂,消費者選擇上量販店還是便利商店,才是決定可樂價格的關鍵時,大型航空業者可得想一想,如何把自己變成像沃爾瑪百貨(Wal-Mart)一樣具有競爭力,而不是一群跳不動的大象。


廉價 航空 零元 機票 也能 賺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24

山西億萬富翁資產被零元轉讓

http://www.chuangyejia.com/archives/22853.html

山西一位民營企業家遭當地民政局官員非法拘禁後致企業易主,億元資產被零元轉讓,開通微博後又遇神秘失蹤。

「6年前我是民營企業家,億萬富翁,現在是亡命天涯的流浪漢。我的錢不是賭沒了,也不是賠沒了,而是被人搶了。」衛憲法在微博中說。

全國法制宣傳日的那一天,12月4日,60歲的衛憲法躲在北京的一個小旅館裡,開通了他的第一個微博。

他的第一條微博寫道:」今天是12月4日,這個日子和我有點關係。我決定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開通微博,講講我的故事。」

衛憲法,山西平陸人,一個靠自學在中國鋁礬土行業頗有名氣的」土專家」,2004年曾榮獲」中國優秀民營企業家」稱號。」6年前我是民營企業家,億萬富翁,現在是亡命天涯的流浪漢。我的錢不是賭沒了,也不是賠沒了,而是被人搶了。」衛憲法在微博中說。

但是,他的故事僅僅講敘了4天,便戛然而止。

12月8日,衛憲法在更新了最後一條微博後突然失蹤。他所居住的賓館監控錄像顯示,當日下午15時許,一名身著藍色上衣的男子曾進入他所居住的房間,自此以後,衛憲法與外界徹底失去了聯繫。

那麼,衛憲法的微博到底透露了什麼樣的秘密?衛憲法又準備講述一個怎樣的驚人故事呢?

一個被」擱置」的民營企業

事實上,衛憲法試圖講述的,是一個億萬富翁如何在權力面前淪落為流浪漢的故事。而這樣的故事,此前已經有多家媒體進行過報導,在平陸縣當地,他的故事也並不是什麼秘密。

據瞭解,1986年,山西平陸縣民政局出資5萬元在當地曹川鄉曹河村成立一家名為平陸縣鋁礬土鍛燒福利廠(後稱鍛燒廠)的集體小企業。但由於鍛燒廠效益不佳,1989年1月,平陸縣民政局下屬單位曹川鄉民政辦與當地的鋁礬土鍛燒技術專家衛憲法簽訂了一份承包合同。合同載明,當時鍛燒廠的總價值為7.9萬元;同時合同約定,承包期為8年,至1996年12月31日到期。承包期間,衛憲法每年上交純利潤4.3萬元,同時約定合同期滿後增值部分歸衛憲法所有。

1996年年底,承包合同到期後,衛憲法打算放棄繼續承包,但時任曹川鎮民政辦負責人說服衛憲法,按照原合同內容口頭協議繼續承包。

1998年3月,財政部等四部委聯合下發」財清字(1998)第9號」文件,要求各地集中清理轉制名為集體企業實為個體企業的企業。同年,平陸縣也出台」平清辦(1998)第4號」文件,要求甄別清理出的屬於私營個體性質的32家企業,限期辦理變更企業性質和稅務登記等手續,平陸縣鋁礬土鍛燒福利廠也位列其中。

據資料顯示,截至1998年7月30日,平陸縣鋁礬土鍛燒福利廠的註冊資本金已由最初的5萬元增加到890萬元,總資產達1658萬元,在企業新增註冊資本金中,約有885萬元為衛憲法個人出資,為此,在平陸縣集中清理掛靠集體企業及名存實亡集體企業的過程中,鍛燒廠被甄別為私營個體企業。

但是,鍛燒廠卻最終沒有辦理企業改制手續。按照衛憲法的說法是,時任曹川鎮黨委書記讓他給政府掏200萬,他沒有答應,所以就擱置了下來。

到2006年,鍛燒廠總資產已經超過5000萬元,並依法取得了5個採礦權證,可採資源價值數億元,全部為衛憲法承包期間投入產生的回報。然而也就是從這一年開始,幾年前的」轉制擱置」卻開始給他和他的企業帶來根本性的毀滅。

  從億萬富翁到亡命天涯

2006年11月23日,身在外地的衛憲法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被要求趕回縣裡,參加對鍛燒廠終止承包合同並進行清產核資的會議。

對於這一過程,衛憲法在接受檢方詢問時有著詳盡描述:」我到了縣政府會議室,會議已經結束了……潘長青(時任平陸縣分管民政工作副縣長,清產核資領導組組長-記者注)對我說,清產核資的決定已經公告,不能改變,廠子必須交回,合同必須終止。並翻著他手中拿著的文件後幾頁說,如果你不配合,就要採取強制措施。」

此前有媒體報導稱:當時衛憲法和潘長青發生了」權大還是法大」的爭執,潘長青說,在平陸就是權大,不信你試一試,這廠你非交不行。

當晚,衛憲法被逼迫在終止承包的合同協議上籤字,隨後為了防止其不配合清產核資工作,時任平陸縣民政局局長趙科省安排該局時任副局長楊建勇,將衛憲法非法拘禁於三門峽,幾天後又轉在平陸縣賓館,先後非法拘禁長達一月有餘。

在衛憲法被非法拘禁期間,平陸縣鋁礬土鍛燒福利廠被強行清產核資。2007年4月13日,潘長青主持召開政府聯席會議,確定終止衛憲法對鍛燒廠的承包合同。21日,平陸縣民政局發文,免去衛憲法在鍛燒廠的法定代表人身份。5月18日,平陸縣民政局再次發文,任命平陸縣齊力礦業有限公司法人贠自林為鍛燒廠廠長、法人代表,鍛燒廠由齊力公司代管。

而2006年,平陸縣清產核資組強行終止衛憲法承包合同的其中一個理由則是」衛憲法把企業轉包給齊力公司,造成鍛燒廠經營十分混亂」。

2008年12月,平陸縣政府決定將衛憲法原承包的企業改制。2009年11月8日,齊力公司將該企業改製為平陸縣新盛礦業有限責任公司,隨後,平陸縣民政局以」零值」轉讓價款將鍛燒廠永久轉讓給新盛公司,這其中包括現價值數億元的5座黏土礦。

新盛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法定代表人為贠自林。有消息稱,不論是齊力公司還是新盛公司,其實際控制人都是贠自林的兒子–時任平陸縣水利局辦公室主任贠岩峰。目前贠岩峰因」虛假出資罪」已被逮捕,但據此前的媒體報導,贠目前已被取保候審。

一夜之間被掃地出門,傾家蕩產的衛憲法開始了他的上訪之路,幾年來多次到運城、太原、北京的信訪和紀檢部門上訪舉報,但期間也遭遇到了各種危險。他在微博中說,」2006年到現在,我沒睡過幾個好覺。公園的樹叢中、沒有窗戶的小旅館我都躲藏過,冬天在樹洞、倉庫下蓋著報紙抵禦寒風。夏天,在24小時店呆過,實在困得不行就趴桌旁睡。有一天夜裡,實在沒地方敢去就躲在野外的山包包裡。」

但衛憲法並沒有灰心,這一次,他將希望寄託到了微博。

一條」織」了四天的」圍脖」

今年12月4日,第12個全國法制宣傳日那天,衛憲法開通了微博,他準備」講講我的故事」。

衛憲法的代理律師潘茂華說,中央電視台關於微博63小時秒翻正廳級高官的報導激起衛憲法這位技術主義者內心深處本能的好奇心與求知慾。衛憲法覺得以他對技術的悟性一定能夠讓微博成為他加速翻身的武器。並且,亡命天涯的6年時間,給了他太多的素材可以講述一系列精彩的故事。既然別人可以63小時用微博秒翻正廳級幹部,退一萬步來說,他的微博總是可以在63天拿下贠岩峰這樣一個股級幹部。更何況,長期的孤寂讓這位飽經風桑的老人有一種強烈的表達慾望。

在衛憲法開通微博的短短4天時間裡,他只發了12條博文,卻擁有13余萬粉絲。12月5日,在他發出的博文中有一條這樣寫道:」2011年10月,簽發搶礦文件的時任常務副縣長趙建新被雙規,他老婆也被關了起來,我看到了一線曙光。數日後,雙規被解除。不到一個月,趙建新再次被雙規。幾天後,12月10日,趙建新在雙規期間離奇死亡,案件停滯不前。」

這條博文發出的第二天,衛憲法在北京的租住處即遭到陌生人的闖入。

潘茂華律師說,衛憲法開通微博陳述冤情以來被一路追殺,三天換兩個賓館,有神秘陌生人兩番成功闖入。

儘管此前關於衛憲法的遭遇在國內各大媒體多有報導,但衛憲法開通微博自述經過,揭露黑幕,無疑更具殺傷力。

潘茂華說,衛憲法曾和自己說起過,關於趙建新的故事他還打算寫這樣一條博文:」明天是趙建新的週年忌日,平陸官方訃告宣佈趙建新是』逝世』;按照平陸縣委宣傳部的口徑,他的離奇死亡是自殺;按照運城市紀檢委的通報,趙建新死亡期間因鋁礬土廠改制收受賄賂被雙規接受調查。趙建新因受賄畏罪逝世?多大點事要去死?不會是被滅口吧?沒什麼比丟了命更可憐。人死不結仇,可憐了孤兒寡母,可是有些人卻用趙建新的屍骨來鋪自己的富貴平安路。如果趙建新有罪,罪不至死。如果趙建新無罪,就應該還他一個公道。」

有消息稱,在贠岩峰控制的新盛公司獲得鍛燒廠5座黏土礦的過程中,時任常務副縣長的趙建新曾在多份文件上籤字,並被指有利益關聯。2011年底,趙建新被調查並自殺後,新盛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平陸縣水利局副局長贠岩峰也因」虛假出資罪」被逮捕。

這只是衛憲法在微博中試圖提出的一個疑問,事實上,他無疑有更多的疑問要提。

譬如,2006年,鍛燒廠被清產核資時,衛憲法以私企名義辦理,後」為了辦手續方便登記在鍛燒廠名下」的5座黏土礦被認定是鍛燒廠的」附屬分支機構」,一併收歸平陸縣民政局所有。但到2009年鍛燒廠改制,平陸縣民政局將其轉讓給新盛公司時,清產核資領導組做出的鍛燒廠負債情況則稱:截至2009年2月28日鍛燒廠企業淨資產為負4111余萬元,而對這5座價值達數億元的黏土礦並未作價評估,鍛燒廠也因此被」零元」轉讓。

與此同時,新盛公司在取得原鍛燒廠全部資產後,並未在原廠進行鍛燒深加工生產,而是挖掘販賣黏土礦,目前原廠房設備已經基本廢棄,其中一座礦山也已作價2400萬元變賣。如果鍛燒廠屬衛憲法所有,」零元」轉讓行為無疑違法,即使該企業不屬衛憲法所有,這種行為是否涉嫌侵吞國有資產?

不僅如此,2010年10月29日,夏縣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衛憲法被非法拘禁一案,今年5月,夏縣人民法院一審判處趙科省、楊建勇犯非法拘禁罪,但免於刑事處罰。而作為時任清產核資領導組組長的潘長青卻並未被追責。同時身為公務員的贠岩峰出資辦企業,被司法機關以」虛假出資罪」逮捕,如今卻能夠取保候審……凡此種種,都是衛憲法無法理解,也無力解答的,他希望通過一個更廣大的平台,獲得更多人的關注,進而還原一個更徹底的真相。

於是,他開通了微博。然而,他也再一次將自己置身於險境。

  等待戈多

12月6日,一名操運城口音的男子突然闖入衛憲法在北京居住的一家賓館的房間,看到房間裡還有他人後藉故離開。這一變故讓衛憲法意識到了某種危險。

在當天的微博中,衛憲法連發3條博文,描述自己的危險處境,其中一條說,」如果我的微博有24個小時沒有更新,可能我就見不到大家了。我還是很害怕,但我沒有辦法,從2006年到現在,我已經遇過好幾次這樣的事情了」。

隨後,衛憲法在朋友協助下離開這家賓館,輾轉入住一家部隊招待所,但是,他的這種預感仍然在一步步地成為現實。8日下午,衛憲法與外界通的最後一個電話是,告訴他的親戚,自己放在房間的包不見了。隨後,他的手機再也無法打通。賓館的監控錄像顯示,當日下午的15時50分左右,有一名藍衣人從容地走進了他的房間。

衛憲法的兒子衛相宇告訴記者,因為忍受不了整日擔驚受怕的日子,自己的母親和父親離婚了,自己的妻子也和他離婚了。幾年來,父親為了告狀,東躲西藏,換了100多張電話卡,但基本上都能聯繫到,而這一次已經幾天聯繫不到父親了,所有親戚朋友也都聯繫不到他,目前他們已經向當地警方報案。

12月8日,衛憲法更新的最後一條博文是:」我想加個V,但加不了。我是個流浪漢,沒單位開介紹信。只有這張身份證。它來得不容易。本來辦證最長3個月就夠了,但我足足等了9個月。」

這一次,衛憲法需要等待多久,我們不得而知……(中國網/中華工商時報)


山西 億萬 富翁 資產 零元 轉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04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