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注研發新產品 養二線客戶隨之成長 隆成制霸全球嬰兒用品的祕密

2010-03-08  今周刊





靠製造嬰兒推車起家的隆成集團,過去三年現金殖利率都超過七.七%以上,一手打造全球前三大的手推車王國的黃英源,努力培植小廠,把冷灶燒成熱灶,成就全球嬰兒用品代工霸主!

撰文‧張惠清

「我做生意的原則是只要五○%賺錢、三○%打平、剩下的二○%客戶即使虧錢也不怕;如果樣樣都要賺,永遠培養不出好客戶!」隆成集團董事長黃英源,靠著燒 冷灶哲學,在中國與歐美大廠夾擊下,花八○%的精力經營有潛力的二、三線廠。這種堅持跟著客戶賺、也敢跟著客戶賠,一路陪小廠翻身變大廠的哲學,讓隆成跟 著壯大。

最會賺錢的嬰兒車代工廠

如今他所生產的嬰兒推車全球市占達二○%,市售平均每五台嬰兒車就有一台出自隆成,去年甚至賺到一個股本,堪稱是最會賺錢的嬰兒車代工大廠。

今年,是隆成的轉型年,為了讓一手創辦的代工製造廠跨入嬰兒用品通路,黃英源決定回台發行五萬張TDR(台灣存託憑證),每單位發行價格暫定為十.一元,預定募集五.○五億元,作為擴充百家門市通路市場的布局投資,希望藉擴張通路讓製造代工覓得新商機!

隆成的企業總部位在毫不起眼的嘉義鄉村,走進董事長黃英源的辦公室,會立即被他採用的豪華原木設計的裝潢給吸引!原來,創立隆成前,黃英源是一家木材店的副課長,也是嘉義有名的木材銷售員,當時還有「南洋木材王」的稱號,他一摸木材就能知道貨的好壞與生產地。

不過,他人生第一次創業並不平順,不但把十萬元的老婆本賠光,還負債四十多萬元(當時相當於嘉義二十五坪房子的價值)。「我還記得,父親當時給我十萬元娶老婆,但第一次做生意就遇到石油危機,公司營運失利賠光光,還好老婆仍願意嫁給我!」黃英源笑著回憶。

最後,他又回到木業本行,花了三、四年時間還清負債。為了給自己人生拚搏的機會,黃英源決定再創業一次,他和老婆標了一個五萬元的會,開始做起皮包代理的生意。

一九八○年時,聽友人提及美國有一批棉被、嬰兒用床單商品在找代工廠,黃英源跑遍全台發現,雖然紡織廠一堆,但做嬰兒棉被或是床單並不多。深思後,他決定接下這筆代工單。

不懂英文 照樣打美國市場「當時,我一句英文也不會,單槍匹馬提著一只皮箱飛到美國拜訪客戶!」黃英源舉起手笑著說,「我指著地圖上小台灣說,I come here,接著再拿出床單說,This good !」當時在台灣做一件有立體刻紋的卡通被單約只要五十、六十美元,但美國製造則要一百多美元,他就靠著品質好、價位低,開始跟全世界做生意。

有一次美國客戶向他抱怨嬰兒車常被退貨,要隆成試做看看;於是在一九八八年,他因緣際會跨入嬰兒車製造市場,靠著真材實料與彈性的訂價策略,開始在美國市場打出名聲。

黃英源做生意標榜簡單哲學,但懂得設身處地幫客戶想細節;從看工廠甚至到開信用狀等大小繁雜之事,他都服務周到,當年甚至還會送客戶傳真機。黃英源說,當 時還是打電報時代,但時間就是金錢,「只要讓客戶覺得跟你做生意很輕鬆不麻煩,就是成功的第一步!」嘉義民族路上的大型嬰兒用品店「小寶貝嬰品店」董事長 李嘉明,認識黃英源三十年,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黃英源的「義氣」,「每回嬰兒車的原料銅或鐵漲價,黃英源都自行吸收!」李嘉明說,其實他們並沒有簽約,黃英 源大可以漲價,但為了挺業者,幾乎都自行吸收原價差,通路業者很喜歡跟他做生意。

一位知名品牌通路商則表示,隆成的手推車維修率低,這是他能在市場上長賣的關鍵。

事實上,第一年賣嬰兒手推車,也曾經因為使用的包裝紙箱品質不佳,讓一整個貨櫃受潮報銷,不但賠了一千多萬元還損失信譽,這個慘痛經驗讓黃英源了解掌握材 質的重要性;因此,在眾人反對聲中,黃英源設立了研發部,並且將每年營收的二%投入研發,如今,一年能研發超過五十種以上的新產品,設計能力受國際大廠肯 定,也見證了黃英源求長遠不求短利的性格。

二線客戶也能養到變一線

除了敢投資研發,另一方面則是對於培養二、三線客戶很用心,一般人花八○%的力氣顧好重點客戶,但黃英源認為其餘二○%客戶才是潛力股。隆成與法國嬰兒大廠龐畢多(Pompidou)的合作就是很好的證明。

當時龐畢多公司遇到強勁對手,在通路的價格殺得凶,黃英源二話不說,「你要訂多少錢我就跟你賠著賣。」在隆成力挺之下,如今已成為當地一線廠。

黃英源說,培養小客戶並不是賭注,是靠著觀察力找到潛力客戶,從公司老闆的企圖心、專注本業程度,就能觀察值不值得跟它一起賠、一起成長。

靠著研發實力,以及深耕客戶群,成就了全球前三大的嬰兒車製造商,隆成的下一個挑戰,就是中國嬰兒用品通路,秉持走小不搞大的燒冷灶哲學,從三線城市開始布局,今年將可達到一百家門市,靠著製造加值通路,他要再圓人生的另一個夢!

黃英源

出生:1950年

現職:隆成集團董事長

學歷:嘉義農專森林科

經歷:輝泰木業副課長、豪晉實業董事長

隆成

成立時間:1988年

資本額:3.0億元

近三年營運數字:

時間 營收 稅後 EPS

盈餘

2007年 49.57 2.13 6.63 2008年 61.13 3.00 7.83 2009年(自結) 53.00 3.73 7.00* 各項已換算為新台幣計價,營收和盈餘單位億元,EPS為元 資料來源:香港交易所 *為估計值



專註 研發 新產品 新產 二線 客戶 隨之 成長 隆成 制霸 全球 嬰兒 用品 的祕 祕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647

Rovio:做你熱愛的事情 成功隨之而來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206/58395.html

在推出《憤怒的小鳥》之前,Rovio在遊戲和娛樂行業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而實際上,《憤怒的小鳥》是該公司的第52次手遊嘗試。i黑馬認為,做手遊貴在堅持,本著持之以恒的精神,才能在這個行業有所收獲。那麽Rovio一路走來,到底經歷了什麽,他們才能獲得現在的成功?現在,Rovio離開了位於芬蘭赫爾辛基附近的小窩,他們的目標是把《憤怒的小鳥》做成《米老鼠》一樣的成功。隨著下載量逐漸接近20億次,很明顯該公司正在朝自己的目標靠近。《憤怒的小鳥》帝國包括遊戲,書籍,玩具,衣服,卡通和電影,Rovio的目標是通過新形式的娛樂給全球的玩家帶來驚喜和愉悅,發展成為全球的媒體和娛樂公司。Rovio的總部離諾基亞辦公室不遠,離赫爾辛基市中心只有一橋之隔。在上周赫爾辛基舉行的芬蘭初創公司科技大會上,Rovio很多人都出現在了會場,比如手遊Mighty Eagle的負責人兼Rovio的CMO Peter Vesterbacka。由於Rovio和Supercell的成功,芬蘭的遊戲正在走向全球,該地區有180家遊戲公司和3000名員工,大多數都是由芬蘭政府的科技投資機構Tekes資助成長起來的。Rovio的前身在2003年,三名來自赫爾辛基科技大學的學生成立了Relude(即Rovio的前身),創始人分別是Niklas Hed,Jarno Vakevainen和Kim Dikert。他們曾經參與過諾基亞與Hewlett-Packard在Assembly動畫展上舉行的手遊研發比賽,Vesterbacka贏得了比賽,他們三個依靠一款名叫《卷心菜之王》的多人遊戲贏得了冠軍,之後把該遊戲賣給了Sumea,後來Sumea被Digital Chocolate收購,Digital Chocolate把該遊戲改名為《鼴鼠戰爭》,使其成為第一款移動平臺上的商業化遊戲。在2005年1月,Relude公司收到了來自Niklas Hed叔叔,Kaj Hed給予的第一筆投資,Kaj Hed成為了公司主席,隨後改名為Rovio(即芬蘭語篝火的意思)Mobile。Rovio的成功經歷就是,這三名芬蘭的學生推出《憤怒的小鳥》之前曾研發了51款遊戲,大多數的遊戲銷量在50萬到100萬之間,平均好評率超過80%。比較出名的遊戲比如貪吃蛇,還有為EA代工研發的手遊版《極品飛車》(Burnout),但其中的大多數都已經停掉了,而且Rovio從來沒想過要進行更新,因為Java平臺的遊戲太過碎片化。在2007年,第一款iPhone面市了,當時,Rovio還只有12名員工,在2008年蘋果公司推出App Store的時候,他們嗅到了巨大的機遇即將來臨,在2009年初的時候,《憤怒的小鳥》的想法就已經形成了,一名高級遊戲策劃Jaakko Iisalo向他的同事們展示了一個沒有翅膀也沒有腿腳的憤怒表情的小鳥截圖,這使得Rovio團隊萌生了把它做成手遊的想法。該團隊很清楚,二維物理遊戲非常流行,他們需要創造一個彈弓,因為小鳥是沒有翅膀的。隨著遊戲研發的進展,Rovio現有的遊戲已經不再能夠為該公司帶來收入了,到2009年底,Rovio開始陷入了經濟困難。當時,這家手遊開發商獲得了來自Vesterbacka的市場營銷幫助,Vesterbacka是前HP員工,曾負責過Mighty Eagle的研發,後來成為了Rovio的CMO。Niklas Hed的堂兄Mikael Hed加入了Rovio擔任CEO。Mikael的父親Kaj為了拯救公司,把自己父母的房子作為了貸款抵押,這為Rovio贏得了足夠的研發資金來做《憤怒的小鳥》。iPhone配備了非常炫目的顯示屏並使用了觸屏控制,Rovio的策劃們決定利用這款設備的新功能,專門為觸屏設備和移動平臺研發了獨特的玩法。主機玩家們並不喜歡用手指劃來劃去,他們使用遙控器或者按鍵操作,而iPhone的操作更加簡單,可以面向更多的人,甚至是以前從來沒有玩過遊戲的人。在2009年12月,該公司發布了最終成形的《憤怒的小鳥》,一款加入了彈弓的二維物理遊戲,人們可以在遊戲中消遣數小時,也可以只用幾分鐘就能玩一局。第一款《憤怒的小鳥》用了6個月的時間才成為美國榜冠軍,當時,App Store還只有16萬應用,大多數的排名只持續2個周的時間,但《憤怒的小鳥》開始長期保持在了排行榜內。之後,該遊戲征服了一個又一個地區的玩家,“怒鳥”的角色成為了現代手遊的象征。Rovio隨後持續不斷的推出等級更新,就像是在運行一個服務。目前,各種版本《憤怒的小鳥》的下載量已經接近20億次。該工作室成功的部分原因是,Rovio充分利用了iPhone以及Android智能機系統的優勢,推出了獨特的觸屏遊戲體驗,這是傳統的主機和掌機所不能提供的,而且Rovio以更為便宜的價格出售遊戲,從99美分到1.99美元不等,該公司還推出了帶有IAP模式的免費版本,玩家們可以先嘗試遊戲然後再決定是否付費。這比先花20或者60美元購買一款主機遊戲更有吸引力,因為有時候玩家花了60美元購買的遊戲仍然感到失望。手遊公司的麻煩是,很快市場上就湧進了數十萬款免費遊戲,這些工作室必須冒著花錢買用戶的風險去做遊戲推廣。但是,如果一個免費遊戲玩家的LTV只有1.99美元,那麽開發商就不能在推廣方面花太多錢。然而,《憤怒的小鳥》表現脫穎而出,成為了第一個被全球認可的移動遊戲品牌。這本身就是一種無形的推廣,Rovio憑借這款遊戲成功打亂了傳統遊戲行業的秩序。《憤怒的小鳥》除了遊戲之外,還成為了一個全球性的文化現象。在一個以色列的話劇表演上,巴以和平進程的失敗被形容成“憤怒的小鳥”與小壞豬的妥協。各式各樣的視頻被傳播到網絡,電視等各種場所,甚至作家Salman Rushdie以及英國前首相卡梅倫也在玩這款手遊。在2010年,Mikael決定把Rovio的業務做的更大。2011年3月,該公司獲得了來自Accel Partners和Felicis Ventures的4200萬美元投資。2011年7月,該公司把名字正式改為Rovio Entertainment,他們決定把《憤怒的小鳥》做成一個更大的娛樂品牌,從玩具到卡通到電影應有盡有。到2012年5月,《憤怒的小鳥》下載量突破10億次。能獲得這麽大的一筆投資,意味著Accel的Rich Wong這樣的投資者們意識到,Rovio並不只是個擁有一款遊戲的公司,Rovio是一個品牌,這個品牌可以創造多款遊戲,目前Rovio已經推出了11款《憤怒的小鳥》遊戲,投資者們同時意識到,他們還可以通過投資或者並購的方式獲得新的手遊品牌。Rovio曾是個積極的並購者,通過大筆的投資,該公司不斷擴張在娛樂行業的實力,在2011年10月,該公司收購了赫爾辛基的一家動畫公司,2012年3月,Rovio收購了Futuremark Game Studios,2012年7月,該公司和動視達成協議,決定把《憤怒的小鳥》推向主機和掌機平臺。Rovio還不斷的發布遊戲。雖然《憤怒的小鳥》是2009年底才發布的,但該公司隨後就和20th Century Fox達成合作,在2011年3月發布了《憤怒的小鳥里約版》,後來又和NASA合作,在2012年初發布了《憤怒的小鳥太空版》,這是該公司首次360度發布,在該遊戲發布的同時,還推出了卡通,玩具以及書籍等等。隨著品牌知名度的提升,Rovio開始嘗試發布一些非“怒鳥”系列的遊戲。在2012年7月,該公司在多個移動平臺發布了另一款物理解謎遊戲Amazing Alex,不幸的是,該遊戲並沒有取得人們想要的表現。2012年9月,Rovio推出了《憤怒的小鳥》續作,《小壞豬》,該作品把“怒鳥”的敵人小綠豬作為了主角,發布之後3小時就成為了免費榜第一名,和《憤怒的小鳥》用了6個月相比,這是個了不起的進步。為了繼續擴張品牌,該公司在2012年11月發布了《憤怒的小鳥星球大戰》,僅僅在2012年的聖誕節當天,該公司獲得了800萬次下載,在聖誕節的一周內,Rovio獲得了3000萬次下載,而同期的移動設備激活量是5000萬。就在上個月,該公司發布了《憤怒的小鳥星球大戰Ⅱ》。“關鍵是,我們在創建一個品牌,這可以通過多種娛樂形式表現出來”Rovio的COO Teemu Suila說,“我們在遊戲系列之外創造玩家們對品牌的黏性,我們使用同一個品牌舉行不同的活動,推出不同的角色,新的品牌也可以使用這種方法”。在2013年4月,Rovio發布了自己的財報,該公司在2012年的收入為1.95億美元,比2011年的9700萬美元增長了101%。在利息,稅收和折舊扣除之前的利潤為9850萬美元,比2011年的6020萬美元增長了50%。在2012年期間,Rovio把員工增加了一倍,並且建立了多個工作室,授權周邊商品的收入占據了該公司收入的45%。但在2013年的大多數時間里,更多人關心的是,《憤怒的小鳥》是否失去了應有的吸引力。前EA公司CEO John Riccitiello曾經在一個會議上提問說,像《憤怒的小鳥》這樣的手遊品牌是否還有真正的影響力呢?五年之後能否還留在排行榜中呢?答案是,Rovio的這款手遊系列曾一度跌出收入榜。在今年的第一季度,Rovio仍然有2.5億MAU,該公司還和全球的多個夥伴進行了品牌和業務合作,比如Cheetos,微軟,諾基亞,Mattel等公司,全球55個國家和地區獲得了500多個《憤怒的小鳥》授權。作為對比的是,Rovio的赫爾辛基鄰居Supercell,憑借Clash Of Clans一款遊戲獲得了遊戲業更多的關註,該遊戲進入iOS收入榜前五名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一年多。在業內傳言Rovio準備上市的同時,日本的軟銀和GungHo Online用15.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Supercell公司51%的股份,也就是說Supercell的市值達到了30億美元,隨後GungHo還和Rovio達成了交叉推廣合作。那麽,《憤怒的小鳥》帝國會不會衰落?Antila指出,Hello Kitty已經成為了價值90億美元的業務,擁有800名員工的Rovio正在努力確保自己的地位,該公司正在和其他工作室合作推出第三方遊戲。《憤怒的小鳥》在電視上推出了動畫片,數月內的觀看次數達到了10億次,該公司還在中國建立了一個遊樂場,並準備在西班牙創建一個主題公園。同時,Rovio還在芬蘭為新遊戲公司提供了非常多的幫助,在一個只有500萬人的國家里,《憤怒的小鳥》給了人們很多的自豪感,就像昔日的諾基亞帶給芬蘭人的榮譽感一樣。Rovio的成功吸引了眾多企業家的註意,芬蘭政府也把Rovio的成功作為該國每年為初創公司提供5億歐元投資的原因之一。對於初創公司來說,Suila的建議是,“專註於做出獨特而優秀的作品,然後讓人們愛上它”。Vesterbacka說,“做你熱愛的事情,成功就會隨之而來”。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手遊江湖 | 編輯:weiyan | 責編:韋
Rovio 做你 熱愛 事情 成功 隨之 而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766

克里稱如TPP失敗,美國亞太領導力將隨之隕落

“就像我的老同事、軍事委員會主席、參議員麥凱恩最近說的那樣,‘如果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失敗了,美國在亞太區域的領導力也會跟著一起隕落。”美國國務卿克里在當地時間28日的一場演講中為TPP辯護,措辭激烈而動情。

克里表示,他的底線是,相信在不斷變化的全球境況之下,TPP對美國的經濟福祉、國家安全和維持美國在亞洲的領導地位至關重要,“我希望在幾個星期後,當大選結束,國會完成未完成任務時,會啟動程序並批準TPP。”

圖為克里28日發言

多少老領導都說TPP重要

克里在演講中表示,不僅僅是他認為TPP重要,這也是民主共和兩黨中最高級別的軍事專家和防務專家的共識,而許多國內外的重要領導人、前總統以及國務卿也這樣認為。

“想想有多少前將領、海軍將領和國防部長這樣說:‘如果我們不能確保這個協議,我們的盟友和夥伴會質疑我們的承諾,懷疑我們的決心,並不可避免地尋求其他的合作夥伴。’”克里表示,“美國的聲望、影響力和領導力都命懸一線。”

克里表示,簡單地說,TPP是協助美國參與亞太地區事務的重要途徑,是同美國的區域夥伴發展更緊密的外交和戰略聯系的重要平臺。

這些區域夥伴會躬身自問:“如果我們不能依靠美國,我們應該轉向誰?”克里表示,“如果那些寫進TPP的原則和規則對於美國而言無關緊要,我們(指美國的盟友)又為什麽要接受呢?如果美國不會在經濟問題上與我們合作,我們又為何要尋求華盛頓在政治或安全問題上的指導?”

而“不可避免的底線是,有了TPP,我們將可以更好地提高我們的國家安全。”克里說,“並在這個全球最具活力的地區更好地保護我們的利益。”

針對兩黨候選人在第一次電視辯論上公開批評貿易協定的行為,克里也含蓄地予以反擊。他表示,那些持續認為貿易將導致經濟下行和萎靡的貿易懷疑論者,“一直都被證明是錯的”。

奧巴馬的最後一擊

捍衛任內達成的TPP法案,並敦促美國國會盡快通過TPP,成為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收官之戰。

克里的演講,是奧巴馬發起的這最後一擊之中的一環。此前,奧巴馬還在白宮會見了俄亥俄州州長卡西奇並罕見地邀請他在白宮參加記者發布會。奧巴馬此舉希望兩黨能達成合作,幫助他在離開白宮前,促使共和黨批準TPP協議。

而就在本周二,美國貿易辦公室代表弗羅曼發表文章警告稱,美國有將陣地向中國拱手相讓的危險,“如果國會推遲批準,中國將填補空缺,而我們最親密的盟友也將感到他們該向前看了。”

TPP歷經5年多的談判,在2015年10月達成一致,其中包括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墨西哥、越南、馬來西亞等12個國家。盡管TPP文本已在2016年2月正式簽署,目前還需獲得各國立法機構批準才能生效。

然而由於得不到兩黨任何一方候選人的支持,參眾兩院尚無在11月大選結束後的“跛腳鴨”期間對此進行投票的計劃。

此前,美國智庫彼得森研究所(PIIE)在最新的研究報告《美國總統競選選戰中的貿易議程評估》中專門討論了美國失去TPP的危害。報告稱,兩位候選人目前都表示不支持TPP,“這不僅將削弱我們與亞洲同盟國的關系,壯大我們的對手,還會侵蝕美國的國家安全。”報告認為,如果TPP最終未能獲批,美國將把在亞太地區設立貿易規則的領導權拱手讓給中國。而PIIE研究員皮崔(Petri)等人在此前的另一份報告中稱,TPP每推遲一年批準,美國就將損失770億~1230億美元的收入。

PIIE還在報告中強調:“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美國放棄在規則制定方面傳統角色的長期成本,可能會大大超過僅僅對於TPP的成本和收益的狹義計算。”

不過正如英國《金融時報》首席外交事務評論員吉迪恩·拉赫曼近日指出的那樣:“不幸的是,長期的戰略思維在當下美國政治的漩渦中,幾乎是不可能的。其結果是,奧巴馬在離任時面臨這樣一種悲傷的前景:帶有他簽名的‘重返亞洲’外交政策倡議沈到了太平洋的驚濤駭浪之下。”

稱如 TPP 失敗 美國 亞太 領導力 領導 隨之 隕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18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