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好價值:守住蘋果股票的阿甘 好價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ede8050102dtgm.html

阿甘穿著珍妮送的耐克鞋,跑出了家門,從此一跑就是3年。後來不斷的有追隨者加入,終於到了有一天,在一條馬路上,阿甘停下了,眾擁躉也停下了,說:「他有話要說」;阿甘說話了:「我累了,回家了」;眾擁躉一片茫然:「那我們怎麼辦?」......

唐僧有三個徒弟,分別叫「悟淨」、「悟能」、「悟空」,之所以將孫猴子取名為「悟空」,是不是意味著經過「淨」——「能」的境界提升,然後大徹大曉的「空」才是「悟」的最高境界。

其實阿甘並沒有大徹大曉,但他的心裡確實是空的。所以要達到「空」,有以下途徑可以選擇:1,經過「淨」——「能」——「空」的不斷提升;2,智商在70以下。

每看一次《阿甘正傳》都會有新的感覺,永遠震撼的是以下:

1,做傻事的才是傻瓜;

2,我信守諾言;

3,做你叫我做的事,Yes Sir

4,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哪種?!

40年過去了,阿甘手中的那些蘋果股票,不知道是啥樣了。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守住自己手中的蘋果,阿甘可以!

價值 守住 蘋果 股票 阿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96

《阿甘正傳》的作者是股神還是估神 BIL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bfb5400100ycjj.html

昨天蘋果的股價已突破500美金創新高按市值計算,蘋果目前已是全球最大公司,超過谷歌和微軟市值總和。此外,蘋果的總市值也達到了A股總市值的13%左右。

 

美國電影《阿甘正傳》依靠漁業發財之後,聽從別人的建議「買點股票」投資保值,他決定選擇和漁業差不 多的「水果業」,買了一個名叫「蘋果」的股票(電影鏡頭明顯是蘋果公司的商標及名稱)。然後這個股票就一直漲啊漲啊。。。鏡頭裡阿甘捧著一張印有蘋果公司 標誌的紙說,我買了一個水果公司的股票,有人說我這一輩子不用再為錢發愁了。---為什麼作者選「蘋果」而不是當時同是科技公司的柯達(電影是94年出 品,柯達97年2月市值創最高達310億美元,最近則申請破產保護)?或是其他。用這樣的理由就搭上了一條現在最傳奇公司的大船,運氣還是偶然?至於作者 是不是股神還是估神,應該偏向後者,並沒有他買蘋果股票的報導。

《阿甘正傳》拍攝於1994年,如果阿甘到現在還繼續持有這家「水果」公司股票的話,那麼這17年這家「水果」公司的股票漲超過了50倍。

《阿甘正传》的作者是股神还是估神

《阿甘正传》的作者是股神还是估神

《阿甘正传》的作者是股神还是估神


我不是果粉,一個蘋果產品都沒,實在是那種土得掉渣的人。當然,我也沒那麼幸運買到蘋果公司,只能祝其好運。美國多點微軟,谷歌,蘋果這類公司而不是高盛,摩根,這個近代最偉大的國家還是會保持其強盛的。

 

順便紀念個人投資組合今日收市不但完全收復2011年的虧損,還創下08年金融風暴後的新高。多得新入的思捷環球,愛股筆克遠東及頹廢了幾年的地產股的強勢反彈。

----特別說明,除了運氣,我並不覺得有能力的因素,最多是這次扔飛鏢比較手感好而已,呵。

 

還有也順便提醒,牛市的時候很多牛鬼蛇神的股神會出現。對扔飛鏢或一波牛市的幸運兒要提防。

 

股市有風險,謹記獨立思維。

 

阿甘 正傳 作者 是股 股神 還是 估神 BILL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65

阿甘與小紛的故事 B座12樓

http://xueqiu.com/3495536609/25250549
之前寫了好幾篇關於跨界的文章,尤其注意到《跨界:男廁所裡的老虎機》的點擊和轉載率都很不錯,這大約和B座12樓67.87%的粉絲是純爺們兒有關(另有4.55%的粉絲性別不詳,無從考證)。男廁所是純爺們兒的必經之地,但實在說不上有多喜愛;老虎機則是男人們的狂放追求,充滿了各種愛恨情仇。所以當這樣兩個東西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兄弟們終於感到原來男廁所也可以變得性感,這種性感大約就是這篇文章點擊轉載率較高的原因了。

  相似的事情,並不僅僅發生在廁所裡。

  杭州本就是個性感的城市,因為這個城市充滿了感性。在昨天,當老師們沉浸在各種祝福和禮物中時,杭州一個賣包子的阿甘和一個租車的小紛好上了。

  我一時有些訝異,後來覺得越品越有滋味,於是忍不住跟大家分享。這個聽起來似乎沒啥節操的邏輯背後,卻能夠感受到一種情懷。

  說起來這兩家公司我們都熟悉,所以也樂得做個宣傳。賣包子的是「甘其食」,8月份剛獲得8000萬元的股權投資,在杭州已經有150家門店,在杭州早已是家喻戶曉,每天早晨甘其食門店前排隊等包子的景像已成為杭州一道獨特的風景;租車的是「車紛享」,各大媒體上也有不少的報導,它的口號叫「樓下的私家車服務」,在杭州已經有七八十個網點,租車全程自助,刷卡即走,是一種頗為方便快捷的租車形式。

  就是這樣兩家將傳統行業做出創新來的公司,聯合在一起搞起了活動,會員參與活動就有機會吃一年的免費包子或者一個月的免租金用車,同時邀請會員一起YY包子和車在一起會是什麼樣的場景:「阿甘攜手小紛,杭州最便捷的汽車出行方式和杭州最美味的包子相遇,你腦海中浮現了_______ 畫面? 」

  我得聲明我不是做廣告的,寫這篇文章純屬有感而發,但確實感受到了一種情懷。這種情懷來自於這樣的一種場景:我是一個有駕照但沒買車的白領,下班的時候,我經常開著車紛享的車回家,第二天的早晨,我開著車回來上班,順路買幾個甘其食的包子當早飯,然後開始一天精彩的生活。

  這個場景一想像,車子和包子之間就打通了,形成了消費者的一種完整的體驗。在我們之前的文章中有說過,在這個物資豐饒的時代,經濟已經是一種體驗式經濟。租車本身並不稀奇,吃個包子更是稀鬆平常,而當有人在你租車回來上班的時候,幫你準備好了早飯,這就是完全不一樣的體驗了。

  所以簡單的兩件事情,擺在一起,卻可以有讓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就如男人有老婆,女人會燒飯,而真正讓男人感動的,則是老婆給自己燒飯。

  這又是一個跨界的好例子。

  但這並不意味著跨界可以完全無節操,我的理解是,跨界合作的雙方要有一定程度上重合的用戶基礎,比如老虎機的用戶大部分是男性,男廁所自不必談;車紛享和甘其食的用戶也是以都市白領居多。另外跨界需要給用戶一種連貫且有情懷的體驗,讓用戶感受到愉悅及被愛,上完廁所用老虎機沖水,租車上班的路上獲贈包子,都是如此。
阿甘 與小 小紛 紛的 故事 1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461

“跑馬”路上的中國阿甘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025

受河南焦作非法集資案牽連的投資者遍布河南跑步,釋放快樂,也與拉扯人類向下的力量抗爭。圖為2014年北京國際馬拉松現場,這是田同生第42個馬拉松,魏江雷第11個全程馬拉松。東方IC、安徽、山東、山西、陜西、北京、上海等地。 (東方IC/圖)

田同生:62歲,42次跑馬

戴著口罩,田同生用自己的第42個馬拉松——北京馬拉松,來慶祝62歲的生日。他55歲開始跑步,目標是跑100個馬拉松。

坐在咖啡館里,習慣穿緊身、彩色運動服的田同生,開玩笑說,“好身材要秀出來”。2014年9月29日8點45分,他比采訪時間早到了一刻鐘,此前已經圍著小區跑了個10公里。

見面前一天,他剛從柏林跑馬拉松回來,接著要去芝加哥跑,然後回來跑10月19日的北京馬拉松。20天,三場。在他的生活里,跑步已經跟吃飯一樣,成為生物鐘的一部分。

“在國內,我是變態;在國外,我就是常態。”他說,英國很多同齡人都是跑馬常客,但是在國內,不大會提中老年人的肌肉力量,更多的是養生常識。

他的家人也都跑,連5歲的小女兒都有三雙跑鞋,能跑上2公里。

自2010年起,從事管理咨詢職業的田同生,開始致力於推廣跑步,先萬科,後聯想。比起重複的日常工作,馬拉松容易讓人有成就感,也是平等的。身份、地位、財富都無法幫到你,只能讓左腳邁過右腳,每一步都靠自己。他說。

如今他已是跑步圈里知名的“田老師”。萬科副總裁毛大慶在一次交流會上說,田同生是他的教練,跑了兩年,“今天可以不讓我在萬科幹工程,但是沒人可以不讓我跑馬拉松。”

央視解說員於嘉:自己什麽樣兒,我清楚

從於嘉的家,到中央電視臺的距離是7公里,他賣了車,每天跑步上班。原來央視沒遷到東邊的時候,他也跑,“也才二十來公里”。

路人怎麽看?“愛怎麽看怎麽看,我自己要成什麽樣兒,我特別清楚。”做了12年籃球解說員,於嘉說話的時候不用力,聲音也挺大。

這種自信,是通過跑步建立的。“跟自己對話的時間增多了,你會不停的問自己,到底想怎麽活著?什麽才叫好?”

剛入行的三年,20歲出頭的於嘉,身體和精神都膨脹過一陣子。作為央視的解說員,飯局里總是被捧的那個人,酗酒,大學畢業三年,胖了50斤,一臉痘。

一次過節,在酒吧里又一場宿醉。第二天醒來,在鏡子前,他看到一張讓自己覺得惡心的臉。他討厭自己,決定得改變。

先是健身,然後跑步,堅持了快10年,甩掉了那身肉。

解說員出身,於嘉口才好,他講了2012年北京馬拉松,也是霧霾天,跑第一個全馬的經歷:

那次看上去特傻冒:一帶絨球的翻毛帽子,毛線手套,半路沒電的藍牙耳機,還背個雙肩包,掛著Mini的號碼牌跑全馬。

一開始跑,就是興奮和好玩。一直往前,到了半馬和全馬的路口,有點猶豫,但覺得如果不跑完,估計這輩子要後悔。

跑到學院路(25km),你說不後悔也不太現實,真難受!就是累,太累了。而且很孤單,一個人,其他人都結伴,誰帶著跑會兒,誰給喊喊號子……我就全當那都是鼓勵我的!

又跑10km,到奧森公園了。我以為到奧森門口,掉頭就沖終點了。誰想到那里面還有一園子呢!我說……我要死了我要!

但不可能放棄,還有5公里,您都到這兒了最後沒跑完?不大爽!得放松放松,不然可能會抽筋。正調整呢,碰見兩件事:

收容車來了,“小夥子還行不行?不行上車啊!”我心里一罵,“您往前開吧!我鞋帶掉了!”拉伸半天,又來一“旗袍哥”:戴假發,穿旗袍,一雙運動鞋,長得還挺難看的。丫把我給超了,這太接受不了了,必須超過去!真就是那樣,得有這種東西。

奧森是很虐的,有很多坡。那是11月25日,又霧霾,公園里面特破敗。孤獨感撲面而來。“關雲長刮骨療毒,帳上帳下,聞之變色”,我覺得孤獨感侵襲就是那種狀態。

那時候我就覺得挺虧欠家里的,尤其是我老婆,人家嫁給你,不是為了嫁給中央電視臺體育解說員,就是為了好好生活。但在過去的若幹年里沒有重視這些……

這一路上,就讓我把生活過了一遍電影。各種情緒,在路上都有,興奮、失落、低谷、沮喪。

馬拉松是於嘉生活的“站牌”:揚州半程馬拉松,姥爺剛去世,他戴著老人在江蘇上大學時的校徽跑,大哭一場。布拉格馬拉松,妻子跟著跑了10公里,回來後發現當時懷孕了。挺危險,後來孩子出生,身體很好。

兩年來,於嘉保持著每年7個馬拉松的記錄,速度很快,穩定在3小時30分左右。他想在有生之年,跑完100場。

從10月14日開始,跑完芝加哥馬拉松;又給好友姚明助陣,跑24小時接力;本周末,他又會出現在北極,跑一個半馬、一個全馬。加起來,20天,跑了140公里。

“如果能扛下來這二十天的話,我想我可以問一句,牛吧?”

聯想副總裁魏江雷:控制自己

“塵滿面,鬢如霜”,跑完北京馬拉松,聯想副總裁、中國區暨雲服務業務集團首席市場官魏江雷在自己的朋友圈寫道。這是他的第11個全馬,在北京生活三十多年,這一天的霾,他不大在乎。

有人說那天跑的人是在拿命比賽,他不同意“比賽”這個說法,跑只是自己跟自己對話的過程。“馬拉松是一場狂歡,但其實狂歡是一個人的孤獨。”他說。

14年前,在美國工作時,為了控制體重,魏江雷開始跑步。

每次跑30公里,都是肌肉增強、大腦放空的過程:第一個10公里,滿腦子都是工作;第二個,得花更多時間調整身體,在想的事慢慢忘掉;第三個,大腦只剩下傳遞信息的功能,到腰、腹、腿、腳,一步步邁好。身體越疲憊,大腦越放松。

控制自己,是魏江雷跑步的關鍵詞。迄今,44歲的他每周都會完成40-50公里的跑量。

以體重為例,他對自己有清楚的掌握,跑完北馬,減到70公斤出頭,兩天後,恢複到71.5公斤,他的理想體重是72-72.5公斤之間。

與萬科的郁亮、毛大慶一樣,魏江雷也是企業家中的跑步名人。

在他看來,跑步的興起,是從個體開始的。由少數企業家的個人信念,帶動企業,進而以企業之力推廣,帶動大眾跑步。

今年的北馬,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也首次出現在了參賽隊伍中,拿下半程。兩天後,在新加坡的早晨六點半,楊元慶和高管們,又來了一輪北馬後的“排酸跑”。

地產CEO劉愛明:跑步是快樂的

協信地產控股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劉愛明,曾任萬科副總裁、上海區總經理,喜歡運動。在清華上學的時候,就跑過7年。工作後,玩過賽艇、登山,但最喜歡的還是跑步。出差也背著跑鞋,到了新地方,清早跑一圈,用腳步丈量城市。

跟朋友吃飯,他有一半時間都是在勸別人跑步。在他看來,跑步的門檻,只是在上學時候人們對它的痛苦回憶。跟讀書一樣,一件好事,卻被教育搞逆反了。

實際上,跑步是快樂的。“人像一個精密的儀器,上帝在里面植入了一些正能量和負能量,跑步能把這些正能量都釋放出來。”

提倡跑步的企業,團隊氛圍會積極、進取、陽光,像拖沓、懶散、抱怨這些跟跑步不沾邊的字眼,也基本不會出現在工作中。

“跑馬拉松始終有一個情形,會刺激我:無論跑多快,都能看見明顯比你年長的人跑在你前面。”

年輕人很難控制自己、控制節奏,起跑很快,30公里後就難以堅持。反而是40歲以上的人跑得更好,因為馬拉松需要意誌力和自我控制,成熟的人能管理自己。

出版經理陳曉暉:“沈靜而絕望的生活”

出版了《牛奶可樂經濟學》、《大數據時代》的湛廬文化,三年前開始引進美國跑步書籍的版權。

2011年,潘石屹開始在微博曬跑步。從經濟發展水平看,湛廬文化總經理陳曉暉判斷跑步熱快來了,還會持續五到十年。他們連續出了9本書,作者、譯者、出版者,都是跑者。

為了出書,公司中高層都開始跑步了。今年北馬,公司20多人都報了名。

毛大慶翻譯的《奔跑的力量》,作者是位美國律師,人屆中年,開始跑步。陳曉暉喜歡里面的一句話:“沈靜而絕望的生活”。這是現代中產階級的通病。

“你會發現,跑步的人就像傳銷一樣,見人就問,你跑吧?”陳曉暉笑。

辦公室里有他跑步前的照片:西裝,大肚。現在一身運動服,看上去挺瘦。辦公間的員工,也多穿著跑鞋。

“我們也經常開玩笑,房祖名吸什麽毒?跑步產生的效果是一樣的,內啡肽、多巴胺。出去跑十公里,啥事兒都沒了。”

經常到國外參賽,他認為辦賽水平如果國外是20歲,中國還在五六歲。

田同生描述,最古老的波士頓馬拉松,經過8個小鎮,兩米左右的窄道,路邊都是老百姓的房子。很多人在自己家門口,放個沙發,燒烤,喝啤酒,看跑步的人。

東京馬拉松2007年才開始舉辦,晚於國內很多城市,卻已得到了一致贊譽。陳曉暉說,你會發現那天的日本人,跟平常所見的不一樣,毫不壓抑,非常熱情。路人特別友好,還會備吃的,大醬湯、壽司、啤酒全有。跑者不用自備補給,甚至連官方給的都用不到。

跑馬 路上 中國 阿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436

周鴻祎新年信:鼓勵員工盡情奔跑 學習阿甘精神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1/4059101.html

奇虎360公司董事長周鴻祎發布新年信。在信中,周鴻祎鼓勵360員工在2015年盡情奔跑、輕裝上陣,以一顆創業的初心,奔向嶄新的2015年。

虎360公司董事長周鴻祎發布新年信。在信中,周鴻祎鼓勵360員工在2015年盡情奔跑、輕裝上陣,以一顆創業的初心,奔向嶄新的2015年。(更多獨家財經新聞,請加微信號cbn-yicai)

周鴻祎強調,面對用戶的需求和信任,我們沒有理由在原地踏步。

周鴻祎舉例阿甘精神,“阿甘不聰明,但他倔強、執著、堅韌。無論其他人怎麽看,怎麽想,他都會堅持奔跑下去,永不放棄,就能得到好的結果。一種堅忍不拔的狀態,一種忘我投入的信仰。要相信這個世界,總會因為我們的存在而變得不一樣。這就是創業心態!”

以下是周鴻祎新年信:

奔跑吧 360

360的小夥伴們:

今天是2014年的最後一天,嶄新的2015年即將到來,在這里首先要對小夥伴們說一句“大家辛苦了”!如果再多說一句,那就是:感謝你們!2014年,我們提出了“Reboot”的概念,Reboot就是重啟,重新回歸到創業的狀態,這里面有我自己的Reboot、公司業務的Reboot、內部文化的Reboot。

重啟是為了出發。面對即將到來的2015年,我想和大家說,請大家“Run”起來,盡情奔跑、輕裝上陣,以一顆創業的初心,奔向嶄新的2015年。

2014年,對我們來說,不平凡。通過XP停服這樣的公共安全事件,我們的安全產品實現了國內外全部比賽和評測的八連冠,確立了東半球最強白帽子軍團的地位;360搜索的市場份額也在今年突破了30%的市場份額,為用戶帶來了更幹凈、更安全的搜索體驗;我們在手機端的用戶數也在不斷壯大,超過6億用戶在使用我們的手機衛士、手機助手等產品。

2014年也是360智能硬件的元年。我們推出了360兒童衛士智能手表、360安全路由、360智能攝像機等一系列硬件產品。我們組建了智能手機的合資公司,期待那些有沖勁,不甘於現狀的小夥伴們加入。

360隨身WiFi累計銷量已經突破了2000萬,開創了隨身WiFi這樣一個全新的品類,引發全行業的跟隨,“360隨身WiFi”成為近年來互聯網行業少見的“現象級產品”。360免費WiFi是另一個創新的移動互聯網應用,被用戶譽為新一代“蹭網神器”,推出只有3個月的時間,用戶數已經過億,成為用戶首選的WiFi應用之一。

安全,在今天絕不是一個冷冰冰的詞匯,如果說以往是“安全保護你”,那麽今天已經演變為“安全取悅你”,360兒童衛士智能手表就是這樣一款有愛有情懷的產品。在三個月的時間里,360兒童手表實現了50萬的銷量,是全球銷量最大的智能手表。兒童手表不斷幫助家長找到了走失的孩子,還幫助子女一次次找到走失的年邁父母。

這讓我更加相信,好的產品和技術能夠幫助用戶解決最實際的困難,甚至改善生活,推動社會進步。

面對用戶的需求和信任,我們沒有理由在原地踏步。在2015年,就讓我們盡情奔跑吧!

就像阿甘一樣奔跑。阿甘不聰明,但他倔強、執著、堅韌。無論其他人怎麽看,怎麽想,他都會堅持奔跑下去,永不放棄,就能得到好的結果。一種堅忍不拔的狀態,一種忘我投入的信仰。要相信這個世界,總會因為我們的存在而變得不一樣。這就是創業心態!

2015年必將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但創業精神與創新態度始終是360的基石。讓我們面對現實,忠於理想,勇於承擔,用激情和夢想迎接全新的2015年!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


(編輯:李燕華)

周鴻 新年 鼓勵 員工 盡情 奔跑 學習 阿甘 精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86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