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成立10个清算工作组 铁本或挂牌10亿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0821/20090821023116235.html


每经记者  刘春香  发自常州东安

        从2004年铁本案发至今,已经过去了五年多。这期间,当年的铁本董事长戴国芳已于今年4月恢复了自由,而当初已投资26亿元、总面积6500余亩的铁本新厂如今还荒芜一片。近日,铁本也终于走到了决定命运的关口。

        原本定于昨日由常州市武进区法院发布的关于铁本进入破产清算的公告,未能如期公布,具体发布时间尚未确定。而昨天的关于铁本进入破产清算的会议如期秘密举行。

        今年7月22日,在常州市武进区东安镇成立了“铁本破产清算工作组”,最近的进展情况显示,对于铁本的资产清理已经初步认定,债务清理工作还在进一步核实,“书面文件尚未形成”。

重组无望  铁本进入破产程序

        一开始,铁本并非要走入破产清算程序。

        在“铁本案”事发的2004年4月30日,铁本最大的债权人中国银行常州分行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向武进区法院提交破产还债申请。

        2004年5月8日,武进区法院予以受理债权破产还债案。在破产受理后,企业监管组开始铁本资产的清理和保管。据了解,在“铁本案”事发 后,有多家公司前来“联姻”。但由于“铁本案”涉及资金、人员、土地以及铁本原董事长戴国芳尚未审判,所以重组一事被搁置。

        此前,南钢、沙钢、复星等被先后传出有意重组铁本。

        “现在只能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当地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说,“由于种种原因,重组基本无望。”

        今年7月22日,依法成立铁本公司破产清算组,全面进入破产清算工作。据了解,此次对铁本公司的破产清算工作将对铁本公司的资产进行清理、清点、评估和审计,以及及时制定清算方案和分配比例,给债权人一个明确的答复。

        “铁本资产清理之后,将挂牌拍卖。”资产清理组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清算工作组占了一栋楼

        2009年7月22日,铁本破产清算小组成立。清算小组位于离铁本老厂不远的原镇政府办公楼内。由于东安镇和湟里镇合并,东安镇此前的四层办公楼空闲被用作铁本破产清算小组工作楼。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铁本清算小组工作楼看到,铁本资产清算小组设立10个工作组,占用共计20个办公室和会议室,占到了工作楼的95%以上,规模庞大。

        “清算工作十分困难,目前还在摸底阶段。我们对清算工作真的没底,事情相当复杂,很多数据还需要多次复核,确保做到把损失降到最低,确保 大家的利益不受损失。”破产清算工作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设立的10个破产清算工作组,共计有40人以上从各个部门被抽调至清算组。清算组工作人员来自 于常州市和武进区各个部门,主要包括武进区财政局、武进区法院、武进区审计局等部门。

        据一位清算组的负责人介绍,铁本破产清算组的主要工作一是监督中介机构尽快完成资产清理等工作,二是传达包括法院、常州市委市政府的相关要求,商量工作方法。

        据了解,这10个工作组当中,主要以法院工作组、资产清算组、职工安置组、债权审核组为重点,其他还有合同清理组、信访接待组等小组。其中,新老铁本的资产清理分开,在各自厂区所在地设立清算组。

        记者了解到,为了公平起见,此次清算组共聘请了3个中介机构,对铁本进行审计、评估和资产清理。其中中天评估公司在2004年,中国银行常州分行向武进区法院提交破产还债申请之后,就介入铁本的资产清算和评估当中。

        原本计划在清算工作组成立之后的20个工作日当中,完成铁本老厂的资产清理工作,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尚未能完成。相关负责人透露,“这一工作需要相当谨慎,并且需要反复核实。”

资产清理有望近期结束

        清算组工作主要分两块:资产清算和债务的清算。

        据破产清算组的负责人透露,资产清算主要分为固定资产清算和流动资产的清算。“固定资产的清算相对简单,对现有的资产由评估公司进行审计评估。”

        “对铁本老厂的固定资产盘点清理已经告一段落,对固定资产的清查环节已经结束。但是这个结束并不代表结果已经出来,还需要和鑫瑞特钢反复核查。”

        “流动资产的清理工作更为复杂,原材料、半成品、备品备件的价格核查就需要时间核对,因为都在变动,所以难度较大。”负责资产清理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资产清理方面,还需要作为铁本老厂的租赁方鑫瑞特钢提供财务报表作为核查依据。

        导致此次清算工作延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原本应由鑫瑞特钢7月30日之前提供的财务报表在8月中旬才得以提供。“所以我们还在盘点。”

        对于清算的具体数据,清算组工作人员表示将尽快核查出来,但是目前还没有成文的文件可以公布。目前债务的审核登记工作已经开展。据了解, 新老铁本共计有800多户债权人,近1100人。目前,已经登记中小债权人有500多人。“这只是一个申报债权人的工作,申报以后,我们还要对债务进行核 查,这些申报的人未必是确定的债权人。”

        据工作人员透露,之后将把审核确定的中小债权人转让给江苏维荣管理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将根据债权转让的协议支付比例,支付给债权人。

        而对于新老铁本的债务总量,清理组工作人员称尚不清楚,“债务总量是动态的。”

        据悉,到本月底,对于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的清理工作将结束。此项工作结束之后,工作组将和鑫瑞特钢进行核对。随后对铁本的资产清理工作将完全结束。

        “后面的工作量更大。”对于债务的核查问题,清算组工作人员称,“如果有必要,还需要请戴国芳本人来确认,但是目前还没有走到这一步。”

铁本将挂牌

        铁本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之后,铁本到底花落谁家就变得格外引人关注。

        事发当事人戴国芳则是关注的焦点。“显然,他有雄心,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知情人士称,戴国芳再次接盘铁本的希望相当渺茫。

        据透露,在破产清算之后,铁本将进入挂牌拍卖的程序。“这个价格很不好定,挂高了没人要,挂低了显然也不合适。”清算组一位工作人员说。

        但是,记者在与鑫瑞特钢的一位管理层闲聊时却偶然听见该管理层称,“有消息称铁本将挂牌10亿元,甚至更多。”

        记者询问这10亿元的价格从何而来,该管理层人员却显得相当神秘。

        “铁本的破产清算工作完成以后,铁本将挂牌拍卖。但进行起来并非如此简单。”清算组工作人员称,铁本事件时间长,涉及关系复杂,债务纠纷多,员工多,这些都将成为接手铁本的企业所需要慎重考虑的因素。

        据了解,目前铁本工厂共有职工3000多人。职工的安置工作,也将是铁本破产清算中的一项重点工作。“如何将铁本员工妥善安置,新接手的公司能不能保证基本的员工利益,这些都将是该公司和政府需要考虑的问题,在很多问题达成一致以后,铁本才能被转手。”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铁本指挥中心看到,不断有外来人员前来应聘。“要开一个炉子,因为最近效益要比之前好了很多,最近要招聘近50个人。”鑫瑞特钢工作人员称。

成立 10 清算 工作組 工作 鐵本 本或 掛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99

铁本落幕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8-21/HTML_K3DDBLQTMVFA.html


【核心提示:铁本当年风光无限,经过5年时间的沉淀,地方政府的发展思路发生了变化,铁本基本重组无望,仿佛只有破产一途。破产中,那些当年的管理人员,当年厂区所占地上的农民们,该如何处置?成本谁来垫付?】

历时五年,铁本故事正在努力划上句号。

本报记者获悉,经国务院批准,铁本案的处置工作已 经启动。“常州市成立了以市委书记范燕青为组长的铁本破产清算工作领导小组;此外,江苏省常务副省长赵克志和常州市常务副市长俞志平以及武进区常务副区长 分别担任铁本破产清算省、市、区协调组的组长。”2009年8月20日,铁本破产清算组的一位成员向本报记者透露。

记者当日看到,驻扎在武进区湟里镇东安社区的铁本破产清算组已进入工作状态。“清算组于7月22日宣告成立,由武进区法院、区财政局、审计局、发改局等多部门组成,全面负责铁本遗留资产的评估和债权债务登记、申报、确认等项工作。”破产清算组的有关人士说。

该人士还告诉本报,根据省高院的有关安排,铁本公司的破产公告将在近日由武进区法院发出。此外,一个铁本公司遗留问题处理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应也已形成初步预案。

目前,2004年铁本事发后即对其进行过资产评估的同一家中介公司“江苏中天”正在对铁本公司资产进行全面评估,中小债权人的债务清理工作已完成了70—80%。一俟全部工作结束并获法院确认,将采取公开挂牌拍卖的形式处理铁本现有资产。

清算进行时

据了解,铁本公司破产清算组下设办公室、法院事务、资产清算、债权债务审核、职工安置等10个工作小组。

“到目前为止,已有500多位中小债权人前来登记申报债权。”破产清算组有关人士称。

清算组所在的东安社区,即并入湟里镇以前的武进区东安镇,是铁本老厂项目的所在地。8月20日中午,记者在铁本老厂区看到,45万吨的小高炉里翻滚着火红的铁水,生产车间对面的仓库区整齐地堆放着原料。

据原东安鎮政府的一位干部介绍,自2004年,被查处的铁本老厂由鑫瑞钢铁公司租赁以来,拥有3000多名员工的工厂一直在按部就班地运行。甚至还不时招兵买马——仓库区门口值班的小张告诉记者,他自己就是今年2月跟随苏北泗洪的老乡一起来这里打工的。

据悉,铁本的老厂区有130万吨/年的产能,不过现在产能并未全部释放,而是四个高炉轮流运作。而铁本位于江边魏村的新项目工地,早已是一片荒芜。

2004年铁本事发后,中国银行常州分行即于4月30日提交了破产还债申请;同年5月8日,武进区法院受理了债权人的破产还债案件,企业监管组也随即接手保管铁本的有关资产,并同时展开清理工作。

“当时是想对铁本进行重组的。”上述破产清算组人士说,企业监管组曾提出“优化资产,尽力促成江边项目的资产重组,尽可能减少各方损失”。

但由于种种原因,铁本重组无望,终于在今年7月22日依法成立铁本公司破产清算小组,全面进入破产清算工作,负责对铁本公司的资产进行清理、清点、评估与审计。

“铁本大大小小的债权人总有千把个,这5年来他们一直在打听消息。”上述人士表示,将及时制订清算方案和最终分配比例,给债权人一个明确的答复。

目前,铁本公司中小债权人的债权已由江苏维荣管理投资公司负责接手。据称这是一家纯民间背景的企业,在获得有关方面批准后,他们将根据转让协议,以一定的比例向债权人进行支付。

重组悬案

事实上,铁本老厂区的破产清算工作虽然琐碎繁杂,工作量浩大,但与在长江边的新厂区相比,涉及的清算金额并不大。而且由于铁本被查处已经5年多,许多债权人已经对他们可能遭受的损失进行了“计提”,这也使破产清算的前期工作得以平稳展开。

据铁本破产清算组的人士介绍,在清产、核资、评估工作结束后,铁本老厂区将公开挂牌拍卖。虽然其接盘者目前尚未浮出水面,但保证铁本老厂区继续平稳运转,无疑是江苏省和常州市政府处置铁本案的既定原则。这也使铁本老厂区的破产清算工作变得相对简单。

铁本破产清算的难点在其新厂区——铁本因新厂区的投建而被查处,并导致老厂区的发展乃至整个常州市的产业规划;铁本新厂区不但投资巨大,而且因事件敏感,5年来,对其的处置一直悬而不决。

“前几年,我们市政府的领导一直往北京跑,省里也在努力,希望能够通过重组使铁本新厂区死而复生。”常州市的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而这几年,关于铁本的重组方案也层出不穷。“我们一开始就提出要参与铁本重组,但因为沙钢是民企,把我们排除在外。”沙钢掌门人沈文荣曾告诉本报记者。

南 钢觊觎铁本新厂区则是公开的秘密,3年前,记者曾在长江边的铁本工地巧遇前来考察的南钢以及他们邀请的奥钢联技术人员。彼时,虽然工地上的5个高炉已经锈 迹斑斑,但这些专家们认为,这些设备尚可修复使用。“省里的意见是由南钢重组,但规模不要原来那么大,调整为300至400万吨,产品结构也往高科技上 调,搞薄板和合金钢,发改委已经初步同意了。”2007年5月,常州市政府的一位官员曾向记者透露。

然而,由于长时间的日晒雨淋,铁本工地上的5个高炉已经报废。中国钢铁工业严重供大于求的状况也使铁本新项目死灰复燃的希望彻底覆灭。尤其是近两年,常州高层的发展思路已经从重化工向高科技加速转型,他们对铁本新厂区的处置也有了新的视野。

今年1月,常州市委书记范燕青曾提出,拟在铁本的长江工地上搞高科技项目——而这基于一个事实:杂草丛生的铁本工地已经不能复耕。

目前摆在常州高层面前的难题是,在这块广阔的土地上,究竟搞什么高科技项目?这块已经荒芜了5年的土地能否重新焕发青春?

目 前,在铁本新厂区,同样有一批破产清算组的成员在忙碌。铁本新厂区的最大、最主要债权人是银行。但据本报记者了解,2005年,中国银行改制时,其常州分 行对铁本的20多亿元贷款坏账已经计提;而中国农业银行常州支行的7亿元左右贷款,也在去年作了不良资产剥离,其他银行的贷款都是零头。

据知情人士回忆,整个铁本涉及的贷款规模大概是30、40亿元,其中,部分已经收回,或者落实了资产保全等措施。虽然不良贷款或核销或剥离,但债权依然存在,只是都等着破产后,才好处理,如变现抵债资产,能收回多少是多少。

“事外人”戴国芳

曾经叱咤一时的铁本公司原法人代表、董事长戴国芳则已置身事外。

2004年4月18日,戴国芳被批准逮捕。2008年10月,戴因身体原因保外就医,回到东安镇安北村的家中。但在此期间他不能参加任何经济社会活动,并且在他住所的大院子里有六名法警驻守。

直至今年4月17日,被关押了整整五年的戴国芳才恢复自由身。

“他一回来我就去找他,他瘦了。”戴国芳的旧部、铁本江边项目的副总经理张灵军8月20日告诉记者,现在他每个月都要和戴国芳见上两三次,其他一些老部下也时不时地去看望戴国芳。

张灵军说,铁本事件对戴国芳的打击很大。“当初他从零开始创业,自己家里什么也没留下。”

据了解,戴国芳回来以后一直赋闲在家,他的妻子也没有工作。他的大女儿目前还在外地上学,18岁的儿子已从常州本地的高中辍学在家。一家人的生活只能靠亲戚朋友接济。

“老戴不喝酒,我去了也只是陪他坐坐,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灵军说。铁本事发后,张灵军和一些旧部们一度坚持留守在江边项目的工地上,甚至还排出了轮流值班表。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越走越少。

张灵军告诉记者,整个江边项目只剩下三五个人,他自己也在半年前离开。“破产清算按程序来的”。接到记者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无锡为生计奔波。“我现在靠老婆养着,接下来做什么还没定”。

记者手边有一份当年江边项目的人员通讯录,上面仅副总和管理人员就有11位。但据张灵军说,目前仅有副总经理朱运国和另一管理层蒋春祥还在,其他人都早已离开。

其实在铁本的善后工作中,如今资产的处理已非难点,如何妥善安置铁本新厂区所在地已洗脚上田的村民们才是悬念所在。



鐵本 落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18

拍卖铁本


http://www.21cbh.com/HTML/2009-12-30/159794.html


铁本的最后一粒尘埃终于落定了。

12月29日,惟一的竞拍人江苏金松特钢有限公司一次举牌,以7.108亿元的保留价格取得了铁本老厂区的资产。这是估值11.1亿两次打八折后的价格。

拍卖仅仅进行了不到十分钟就落幕。这一幕对于已经出狱的戴国芳来说,或许是一个不堪回首的结尾。

大幕徐徐拉上,那一幕又怎堪回首:10年前,戴国芳倾家荡产上了高炉项目,终于从成千上万家炼钢小厂跳脱出来。建成之日,戴国芳当着数千工人,面对着高炉长跪不起,泪水与汗水交混而下。

当年正是铁本腾飞之年,全年钢产量猛增到100万吨,销售收入超过25亿元。

“每一块钢铁里都隐藏着一个国家的兴衰秘密。”安德鲁·卡内基传记作者如是感叹。卡内基时代正是美国迈入进步时代崛起时期,他在美国密西西比河边建起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厂,并成为美国首富。

长江边上,当年的铁本新厂一度“霸占”土地6500亩,做项目的专家说,如果这个项目做成,戴国芳将成为中国首富。

而就在一个多月前的11月20日,铁本新厂区(即原江边项目)的资产已由常州嘉江物资有限公司以1.994亿元的价格拿下,目前款项已悉数打入清算组的账户。

至此,铁本的资产已基本得到变现处理。

一切都已烟消云散。但人们每每回顾中国的近年宏观调控史或者民营企业史,这一幕总会被隐隐约约地提及。

两次流拍

铁本老厂区资产拍卖定于12月29日上午10点整举行。但10:15,拍卖现场已人去楼空。

“整个拍卖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参与拍卖的破产管理人告诉记者,由于只有一家企业竞拍,一次举牌即以保留价拿下,整个过程快得惊人。

事实上,这是铁本老厂区资产两次流拍之后的一锤定音。破产管理人曾于11月11日、11月27日两次刊登拍卖公告,在规定的时间内均无人应标。第三次拍卖公告于12月13日发出后,截至12月28日16:00,只有金松特钢一家企业缴纳了保证金。

根据10月10日第二次债权人会议通过的变价方案,铁本公司相关资产的处置应以评估价为首次拍卖保留价,第二次拍卖的保留价在不低于第一次拍卖保留价的80%的范围内确定;第三次拍卖的保留价在不低于第二次拍卖保留价的80%的范围内确定。

铁本老厂区固定资产评估值约为11.1亿元,按方案规定、经两次80%折价后的数值为7.104亿元,而金松钢铁最终取得的价格与之相当,说明拍卖价格符合当初的变价方案。

据了解,铁本新厂区的资产拍卖也经历了两次流拍,分别于10月25日、11月3日刊登的第一和第二次破产公告均未获响应,直到11月12日第三次公告发出后,才出现包括前述常州嘉江物资有限公司在内的两家竞拍人。

同样根据上述变价方案,新厂区资产评估值2.77亿元,第三次拍卖保留价为1.77亿元——由于有两家企业竞争,新厂区的最终拍卖价格略高于按评估价格确定的保留价。

拍卖后续工作结束后,将召开第三次债权人会议,确定分配方案。

记者另获悉,铁本老厂区拍卖结束当天下午,破产管理人、现租赁经营方鑫瑞钢铁,以及金松特钢的有关人士即共同召开了会议,商量移交的具体事宜。

根据拍卖的有关规定,竞拍人应于成交后两个月内分期支付全部款项,届时三方的交接工作也将全部完成。“铁本”这个名词将真正走进历史。

老厂的“壳价值”100亿?

铁本被查处后,曾有多家钢铁企业希望对之进行重组,宝钢、南钢、沙钢这样的业界大户都公开表示过兴趣。沙钢甚至通过收购鑫瑞钢铁,曲线布局铁本江边项目的再利用。

相较之下,铁本新老厂区资产的拍卖过程,未免显得过于冷清。12月29日下午,已获悉铁本老厂区拍卖结果的鑫瑞钢铁一片平静。公司行政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是否收购铁本的决策权在集团公司高层,对此次拍卖的结果亦不便置评。

“最终的拍卖价格并不算低”,一位长期关注铁本的业内人士表示,铁本老厂区的主体就是四个45万吨的小高炉,运行至今设备早已老化,新技术也用不上去。老厂区地处武进区湟里镇,偏于常州市南部,占地狭小,其土地、厂房等固定资产也值不了多少钱。

而铁本江边项目当初建造的5个高炉,经长时间的日晒雨淋也已宣告报废。江边项目所占用的6500亩土地,则不属于铁本公司的破产财产——事实上,当初铁本就是因为土地违规被查处的。

上述业内人士介绍,江苏省和常州市都曾有意借钢铁巨头重组,把产品结构往高科技上调。但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铁本已不可能走上这条道路,现在老厂区最大的价值应在其130万吨的年产能。

鉴于目前国内钢铁业严重供大于求的状况,发改委已经不可能再审批新的产能。尤其是像金松特钢这样的小企业,还在使用电炉炼钢。金松自己的员工也向记者承认,这是比铁本老厂区的小高炉更为落后的一种技术。凭金松目前的条件,要上马新项目的可能性几近于零。

金松特钢购买铁本的意图,也得到了其下游企业常州岩松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人士的侧面印证:该公司销售部的人士告诉记者,金松特钢60万吨的年产能无法满足其需要。

破产清算组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铁本老厂区的四个高炉轮流运作,开工率只有50%。“如果开足马力干,年产值可以达到100多个亿。”

戴国芳老乡蒋中敏

此次拿下铁本老厂区的江苏金松特钢有限公司,是常州本地的一家钢铁企业,离铁本老厂区仅500米之距。前身是民营的常州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因经营不善,2007年下半年被其现在的董事长蒋中敏买下,目前主要生产优特钢产品,年产值10多亿元。

蒋中敏同时也是岩松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是一家与日本合资的企业,成立于2007年9月,注册资本金1.1亿元人民币,专业生产经营优、特、不锈钢带。蒋先是控股了该公司,随后将其买下。

湟里镇的一位干部介绍,蒋中敏只有40出头,已经在钢铁行业干了近20年。在先后入主岩松金属和金松特钢之前,蒋供职于江苏省百强企业第20位、百强民营企业第5位的常州中天钢铁集团,一直做到副总位置,是当地有名的能干人。

公开资料显示,蒋中敏曾获得中天钢铁公司奖励科技人员的特别贡献奖,奖品是价值26万元的汽车一辆。

买下铁本老厂区,应该是蒋中敏“单干”之后很重要的又一步棋。铁本老厂的铁水、废钢等可以为金松特钢提供充足的原材料,其钢坯则可供岩松金属生产带钢,进一步降低运营成本。

此外,铁本老厂区主要生产螺纹钢、线材等建筑钢材产品,金松特钢计划将设备重新修正后延续生产上述产品,“现在这些产品卖得都很不错”,岩松金属的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金松特钢的实力不比南钢、沙钢等大公司,因此在前两次拍卖中都没有出手。

蒋中敏是武进区湟里镇人,和戴国芳是老乡。“即使不认识,也应该是互相知道的”,上述湟里镇干部说。

记 者获悉,铁本前董事长戴国芳申报的债权尚未获得破产清算组的确认。也就是说未经审核的债权中包括铁本原董事长戴国芳的补充申报债权,但是金额不明。据透 露,作为债权人,戴国芳夫妇亦委托亲属参加了10月10日上午的债权人会议。不过由于其申报的债权还没有审核完毕,属于没有表决权的债权人。
拍賣 鐵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64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