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網聯銀聯爭奪條碼支付市場,斷直連後可經受交易峰值考驗

在條碼支付業務正式斷“直連”之後,網聯清算有限公司(下稱“網聯”)和中國銀聯正在抓緊接入更多的商業銀行和支付機構,全線推進條碼業務,爭奪這一市場。

在4月24日的2018第二屆中國移動金融發展大會上,中國銀聯閃付事業部副總經理蔣海儉與網聯技術負責人強群力先後介紹了雲閃付金融創新和網聯的現狀與發展。

強群力表示,截至4月22日,網聯平臺已接入344家商業銀行和109家支付機構,並正在加緊推進剩余110余家商業銀行、6家支付機構的接入工作,可覆蓋超過95%以上的銀行賬戶、99%以上的支付賬戶,全面覆蓋直連模式下的銀行和機構渠道。

蔣海儉則介紹稱,截至2018年一季度,銀聯二維碼支付業務已上線APP共174家,銀行類APP為134家,非銀行類APP為40家,支持商戶450萬。

去年12月,央行發布《條碼支付業務規範(試行)》明確指出,銀行、支付機構開展條碼支付業務涉及跨行交易時,必須通過人民銀行跨行清算系統或者具備合法資質的清算機構處理,且實施時間為今年4月1日。這也被視為切斷條碼支付業務“直連”的“大限”。

就在條碼支付斷直連“大限”當日,銀聯宣布與財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簽署合作協議,正式開展微信支付條碼支付業務合作。微信支付將其條碼支付業務接入銀聯,由銀聯提供轉接清算服務。

蔣海儉在前述論壇上還介紹稱,在二維碼支付業務之外,銀聯手機閃付產品業務發展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累計接入銀行138家、借記卡113家、貸記卡85家;線下非接POS終端數量持續增長,月活躍終端超1000萬臺;累計發卡4700余萬張,月均活卡700萬張。

而強群力表示,將全線快速推進條碼業務。他稱,在前期完成系統對接、聯調測試和生產驗證等系列準備工作基礎上,網聯順利與財付通簽署條碼業務合作協議,已可向市場機構全面提供開放和接入渠道;同時,網聯平臺也在穩步推進與支付寶的合作。

強群力還透露了網聯在條碼支付業務方面與其他機構的合作情況。他表示,網聯平臺積極推進收單側機構接入工作,合作機構覆蓋包括18家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和10余家市場規模較大的支付機構在內的市場主流機構,目前,渤海銀行、建設銀行、平安銀行、聯動優勢、易寶支付、匯付數據、中信銀行、美團錢袋寶等機構已完成與網聯平臺上線投產,其余若幹銀行和支付機構正在進行開發、聯調工作。

此外,農信銀已支持農信機構接入網聯開展條碼業務,並於4月18日完成上線投產,由農信銀為全國農村中小金融機構提供接入網聯條碼系統的方式,實現統一合規的轉接清算處理,拓展農信系統條碼收單服務覆蓋範圍。

易觀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網聯和銀聯二者關系十分微妙,在同一個市場上肯定將直面競爭。對於第三方支付機構而言,有兩家清算機構,也多了一個選擇,同時為監管機構梳理行業打下基礎,由此也將促使銀聯加速轉型。

對於斷直連後條碼業務後續發展,強群力表示,網聯平臺將加快推進條碼收單機構接入,並協助各家機構完成與微信-財付通、支付寶的系統測試聯調、對接和遷移工作,落實“斷直連”的監管要求。同時,網聯平臺將持續推進網聯條碼聯碼通用方案,增強賬戶側與收單側業務厚度。

在斷直連後,交易經由網聯或銀聯進行清算處理,能否經受“雙十一”以及“春節紅包”等高並發極值考驗,也是社會熱議的話題。

據強群力介紹,目前網聯平臺在平穩運行狀態下可處理12萬筆/秒交易峰值。而根據支付寶此前公布的官方數據,去年“雙十一”當日的支付峰值達到25.6萬筆/秒。

強群力指出,實際在“雙十一”當日所有交易中,僅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交易需要通過網聯平臺進行轉接清算,而通過支付賬戶余額、余額增值產品和消費金融產品等進行支付的交易,支付機構在支付環節均無需與銀行“交互”。除去支付寶內部閉環處理部分,按照銀行端和機構端系統處理能力推算,支付寶涉及銀行賬戶的交易峰值約在7萬筆/秒左右,財付通在春節紅包時也是類似峰值。

他表示,目前,網聯平臺在平穩運行狀態下可處理12萬筆/秒交易峰值,再加上6萬筆/秒的冗余處理能力,完全可以經受住“雙十一”以及“春節紅包”高並發極值考驗。

網聯 銀聯 爭奪 條碼 支付 市場 斷直 直連 連後 後可 經受 交易 峰值 考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95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