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半數PPP項目退庫或整改涉資4.9萬億,央企民企均有“踩雷”

在嚴防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下,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清理整頓風暴在擴大。

5月8日,財政部PPP中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4月23日,各地累計清理退庫項目1695個、涉及投資額1.8萬億元;上報整改項目2005個、涉及投資額3.1萬億元。

這是財政部首次完整地公布歷時4個多月的PPP清理整頓結果。這意味著全國被退庫或整改的PPP項目達到3700個,占目前管理庫項目總數約51%。清減或整改涉及投資資金4.9萬億元,占入庫項目投資總額比重約36%。

第一財經記者發現,受此次PPP清理整頓風暴影響,不少央企、上市公司PPP項目涉入其中。這既包括中國建築、中國電建等央企巨頭,也包括大華股份(002236.SZ)、龍元建設(600491.SH)、鐵漢生態(300197.SZ)等上市民營企業。

多位接受本報采訪的PPP專家表示,這次PPP項目清理整頓力度較大,目的是為了讓PPP規範發展,防止PPP異化為新的地方融資平臺,遏制隱性債務風險增量,防範地方政府債務風險。

退庫整改項目全掃描

PPP模式經過四年多的推廣後,在去年迎來最嚴監管。去年11月,財政部發文要求各地通過負面清單嚴控新項目入庫,並對總投資十余萬億元的萬余個PPP入庫存量項目進行集中清理,清退不合規項目,在2018年3月底前完成。

經過4個多月清理整頓後,財政部首次詳盡地公布了4.9萬億元的被清理整改的3700個項目。

根據財政部PPP中心數據,從1,695個被勒令退庫的PPP項目分布地域來看,內蒙古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山東省退庫數量居全國前三,內蒙古、湖南省、山東省退庫項目投資額居全國前三。

各省退庫項目數量 數據來源:財政部PPP中心

從行業來看,退庫項目中市政工程、交通運輸、城鎮綜合開發項目數居前三位,合計占退庫項目總數的51.9%、占退庫項目總投資額的63.8%。交通運輸的退庫項目單位體量最大,單個項目平均投資額達23億元。

從項目回報機制來看,退庫項目中政府付費類、使用者付費類和可行性缺口補助類三大類退庫項目相近。從項目階段來看,退庫項目真正進入執行階段項目數占比僅17%,大部分項目處於準備階段。

第一財經記者發現,被要求退庫的PPP項目涉及原因眾多。有的項目是因為實施方案調整,不再采用PPP模式,比如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立體交通綜合樞紐及綜合旅遊公路PPP項目。有的是項目無法落地,而不再繼續采用PPP模式,比如寧夏固原市社會民生事業PPP項目。有的是項目融資未落實,不再繼續采用PPP模式,比如山東省泰安市岱嶽區天頤湖水生態環境綜合治理項目。還有些項目因為選址拆遷難,涉及環境、信息安全等問題而退庫。

2005個被要求整改的PPP項目中,來自湖南省、山東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整改項目數量居全國前三,涉及金額居前三的分別是湖南省、雲南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從回報機制來看,整改項目多數涉及財政補貼。其中近一半項目是可行性缺口補助類項目,這類項目需要政府財政補貼才能維持項目盈利。另外36%的項目是政府付費類項目。

從項目執行階段來看,進入執行階段項目1074個(53.6%)、投資額1.6萬億元,其中社會資本為民營企業的項目502個。

被要求整改的PPP項目原因也眾多。比如PPP項目主體不合規,如北京市軌道交通14和16號線PPP項目。PPP項目未按規定開展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比如雲南省保山市地下綜合管廊工程PPP項目。更多的項目是因為運作不規範,比如蘇州市軌道交通1號線工程項目。

除了上述被清理整改的PPP項目庫外,各地還退出儲備清單項目430個,涉及投資額6,551億元。

財政部PPP中心對所有清理項目分析後發現,在管理庫退庫與整改、儲備清單退出的項目中,不宜采用PPP模式的397個;前期準備不到位的506個;未按規定開展“兩個論證”的217個;不再繼續采用PPP模式實施的1,120個;不符合規範運作要求的277個;涉嫌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的14個;未按規定進行信息公開的488個;由於其他原因被清退或整改的1,354個。上述項目中有部分項目涉及多個原因。

被清理PPP項目原因分析 數據來源:財政部PPP中心

央企、上市民企“踩雷”

此次PPP項目大規模的清理整頓涉及不少上市公司的PPP項目,近期多家上市公司發布公告稱PPP項目被叫停。

4月10日晚間,蘇交科(300284.SZ)發布公告稱,公司近日收到有關方面下發的通知,將暫停與新疆北新路橋(002307.SZ)作為聯合體中標的G576石河子-149團公路PPP項目,該項目因為當地貫徹落實打贏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而被叫停。

4月10日,鐵漢生態(300197.SZ)發布公告稱,新疆自治區政府有關部門要求轄區內部分PPP項目暫時停工,並開展對PPP項目的合規性進行整理和篩查。目前該公司4個PPP項目采取了暫時停工措施。

其中鐵漢生態中標的烏魯木齊高新區2017年美麗鄉村建設PPP項目總投資額進行縮減調整,從原來約13億元調整為約3億元,公司項目收益隨之減少。另外三個PPP項目存在不再繼續推進而導致公司未來可確認收入減少的風險。

4月16日,大華股份(002236.SZ)發布公告稱,旗下控股孫公司和全資子公司去年7月中標新疆莎車縣平安城市PPP項目,項目合作期限為10年,中標金額為特許經營期內政府付費約43億元,8月開始以項目公司名義對該PPP項目進行投資、建設和運營管理。近日中標單位收到莎車縣公安局有關函件,為做好化解債務風險,降低政府債務支出成本,要求停止實施該PPP項目。

大華股份稱,該PPP項目停止實施對公司本年度經營業績和生產經營不構成重大影響,但存在項目不再繼續推進導致公司未來可確認收入減少的風險。

除了上述上市公司外,根據財政部披露的89個被要求整改的PPP示範項目中,不少央企亦涉及其中。

中國建築參與的多個PPP項目被要求整改。比如,中國建築參與的投資約277億元雲南省華坪至麗江國家高速公路PPP項目,被財政部指出運作不規範。

中國鐵建也中彈多個PPP項目。比如中國鐵建參與投資的193億元雲南省昆明市軌道交通5號線工程PPP項目,被財政部指出主體不合規,運作不規範,未按規定開展財政承受能力論證;中國鐵建參與投資的約323億元的雲南省玉溪至臨滄國家高速公路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也被指運作不規範。

在這次被財政部指存在瑕疵的PPP項目中,還涉及中國中冶下屬公司、中國中鐵、中國交建下屬公司以及中國光大國際集團等。

此外,一些民企基建巨頭亦未能幸免。比如,龍元建設參與雲南省文山州文山市第一中學城南校區PPP項目被指運作不規範,未按規定開展財政承受能力論證,其參與的福建省泉州市晉江市國際會展中心PPP項目,也被指存在相同問題。

啟迪桑德公司投資的河南省開封市尉氏縣生活垃圾焚燒發電PPP項目,被指運作不規範,未按規定開展財政承受能力論證。北控水務集團投資的河南省洛陽市城市汙水處理及汙泥處理PPP項目,被指運作不規範,未按規定開展財政承受能力論證。

半數 PPP 項目 退庫 整改 涉資 4.9 萬億 央企 民企 均有 踩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781

內蒙古清整PPP項目涉5000億,退庫數量金額全國第一

在全國掀起的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清理整頓風暴中,內蒙古自治區表現格外搶眼。

財政部最新數據顯示,歷時4個多月清理整頓之後,截至2018年4月23日,內蒙古累計清理退庫項目323個,清減投資額3071億元。項目數量和金額均位居全國第一。除此之外,內蒙古還積極整改200個PPP項目,涉及資金1978億元。這意味著內蒙古此次清理整頓523個問題PPP項目,涉及資金5049億元。

內蒙古財政廳一位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於以前地方盲目推PPP項目,很多不適合PPP模式或不規範的項目以及超過財政可承受能力的PPP項目,此次被清退出庫。另外部分PPP項目也將限期整改,否則清退出庫。未來內蒙古還會推PPP模式,只是更加嚴格規範地推。

一場PPP的規範降溫

在全國各地推廣PPP模式中,內蒙古逐步沖到最前面。

根據財政部PPP中心數據,2016年1月內蒙古推出PPP項目222個,投資需求2334億元,項目數量和投資額在全國排在第八位。一年半之後的2017年6月,內蒙古推出的PPP項目數量沖到了全國第三(位於貴州和新疆之後),項目數量達到1173個。

上述財政廳人士說,地方盲目上一些PPP項目,項目數量大幅增加,不過這些項目並沒有開工,只是未來有意向做。

PPP模式火爆引起中央部委警惕,一場給PPP模式規範“降溫”的行動展開。

2017年4月底,財政部聯合發改委、司法部、人民銀行、銀監會和證監會發文,規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其中專辟一節要求規範PPP行為,嚴禁地方借PPP模式變相舉債。

2017年5月,內蒙古財政廳發文規範當地PPP項目庫,設定更嚴格的入庫標準,對已入庫的PPP項目庫進行識別清理。

當時內蒙古財政廳稱,兩年來,各盟市陸續錄入平臺1191個PPP項目,總投資已達10564億元,同時也沈積了大量無法實施的項目,已嚴重影響自治區的項目落地率。請各盟市對已審核入庫的PPP項目信息進行完善和補充,對2017年8月底還沒有達到新入庫標準的項目進行匯總上報,自治區將統一做退庫處理。

“我們在這時候就開始對PPP項目庫進行清理,比財政部統一要求各地清理PPP項目庫時間要早。”上述財政人士稱。

2017年8月份,投資300多億元的內蒙古包頭市地鐵PPP項目因為與當地財政收入不匹配,被中央建議叫停。

財政部PPP專家張笑戩告訴第一財經,包頭地鐵事件讓自治區政府對債務控制和PPP項目過熱予以高度重視,再加上後來經濟財政數據擠水分調低了部分增長指標,間接降低了財政可承受能力。與此同時,當地財政廳開始從嚴審核入庫項目,並對原有庫內項目進行了重新審核和複查工作,擠掉了一些庫里積存未動的項目,並清退了部分運作不規範的項目,所以造成當地大規模PPP項目被清退和整改。

2017年11月,財政部發文要求全國各地集中清理當地PPP項目,對不符合規範的假PPP項目進行集中清退。清理結果在今年3月底前匯報到財政部。

未出現大面積叫停PPP項目

近日,財政部公布了PPP項目清理整頓風暴結果,截至2018年4月23日,各地累計清理退庫項目1695個、涉及投資額1.8萬億元。

根據財政部PPP中心數據,2017年9月末,內蒙古管理庫入庫PPP項目(不含儲備項目)為577個,經過清理整頓之後六成項目被清退出庫,截至2018年4月底,內蒙古項目僅為358個。

比如,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立體交通綜合樞紐及綜合旅遊公路PPP項目,因為實施方案調整,不再繼續采用PPP模式而被清退出庫。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霍林郭勒市河東新區中蒙醫院工程項目,也因不再采用PPP模式而被退庫。鄂爾多斯空港物流園區燃氣工程PPP項目,因尚未落地,而被清退出庫。

在僅剩的358個PPP項目中,200個項目還被要求整改。比如,內蒙古自治區烏海經濟開發區海勃灣工業園10000噸汙水處理及中水回用工程項目因為運作不規範,被財政部要求整改。

上述內蒙古財政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正在起草文件通報有問題的PPP項目,要求這些項目在限期內整改,逾期仍不符合相關要求的,將被勒令退出項目庫。

“目前除了包頭地鐵和一些財政部示範項目被叫停外,內蒙古沒有出現大範圍叫停PPP項目。”該人士說,“我們將更加關註PPP項目財政可承受能力,嚴守10%紅線。”

在2018年PPP工作計劃中,內蒙古財政廳明確,嚴格進行物有所值評價和財政承受能力論證關,嚴守財政支出10%的紅線,加強財政支出責任監測,完善風險分擔機制,有效防範財政風險,規範推進PPP工作,確保財政當期可承受、遠期可持續,更好地支持自治區經濟社會發展。同時,加強部門監管協同聯控,預防金融財政風險。

“現在看內蒙古退庫項目數量較大,但長遠角度看這是對自治區後續PPP項目的開展預留空間和機會,以後PPP項目會和債務規模同時考慮,多措並舉保證後續項目的規範發展。” 張笑戩說。

內蒙古 內蒙 清整 PPP 項目 5000 退庫 數量 金額 全國 第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84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