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杨创世净利翻番 巴菲特“助”机构跑路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1024/20091024014951424.html


每经记者  李智

        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任何一家公司前三季度净利翻番的成绩足以让令人满意,但对被股神巴菲特看上的大杨 创世(600233,收盘价18.28元)来说,这个成绩与暴涨的股价相比恐怕连及格都困难。有趣的是,从三季报披露的股东信息来看,社保基金六零三等原 大杨创世的四个机构股东,似乎并不像巴菲特那么看好公司的未来,在股价大涨的第三季度已全部获利“出逃”。

        大杨创世披露 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29亿元,同比微增1.1%;实现净利润额为0.8亿元,同比增长101.53%;每股收益0.49元;净资 产收益率11.46%。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为0.43亿元,同比增幅为67.62%。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前三季度取得净利润同比翻番的成绩,除公司主营 业务的增长以外,出售部分股票获得的约0.22亿元收入也可谓功不可没。

        一位业内人士在看了大杨创世的三季报后表示,虽 公司前三季度业绩同比大增,但这可能并不让市场满意,因为巴菲特的光环已让公司的股价被炒得严重“脱轨”。在今年8月,公司收到巴菲特一段3分钟左右的 DV视频,并在随后举行的30周年庆典上公布。在视频中,股神巴菲特盛赞创世西服让自己七十多年来首次被人夸奖帅气,他甚至开玩笑地声称自己和比尔·盖茨 应该开一家专卖店去销售大杨创世的西服,并称自己会是一名出色的推销员。

        该视频的出现,让大杨创世与股神巴菲特紧密联系起来,尽管很多研究员表示大杨创世股价已被高估,但公司股价仍遭遇爆炒,从8月到现在,公司股价早已翻番。

        从 公司股价的走势上看,股神巴菲特在A股市场的影响力确实再次得到验证。不过,从公司三季报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原本位于公司前四大流通股东名单中的 同德证券投资基金、社保基金六零三组合、友邦华泰盛世、易方达价值成长都消失在三季报的流通股东名单中。

        结合当时的股价 来看,相信这四家二季度提前进入的机构,早在巴菲特的“帮助”下赚得盆满钵满。不过,公司三季报显示,也有一家名为国际金融-汇丰 JPMORGANCHASEBANK,NATIONAL  ASS0CIATION的QFII资金以139.42的持股量成为公司第四大流通股东。

        对 四家机构的集体  “出逃”,一位行业分析师称这是在意料之中。他表示,今年公司业绩同比大涨,主要是因为公司国外业务占比较大。在去年国际金融危机时, 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导致基数降低。在这样的背景下,机构大幅减持公司股票也在情理之中。他认为,目前公司的股价已严重高估,三季报披露的股东席位更表明,公 司股价的暴涨明显是游资疯狂的炒作。

大楊 創世 翻番 巴菲特 巴菲 機構 跑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80

溫州女老闆高息圈錢跑路被網上通緝

http://www.chuangyejia.com/norm.php?id=2853&PHPSESSID=08be387289b471286730fde1a10db9ac

温州女老板高息圈钱跑路被网上通缉

 

  溫州近日接連發生多起轟動全國的民間借貸資金斷裂事件。

  《每日經濟新聞》9月7日刊登《溫州老闆借票據斂財上億 疑放貸炒樓虧損潛逃》,披露溫州市龍灣區「百樂家電」的女老闆攜上億巨款潛逃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昨日趕赴溫州,實地探訪這個目前全國民間金融最活躍的地區,獨家揭秘案件背後的故事。

  有預謀的騙局?

  記者昨天來到位於溫州市龍灣區城北城中街26~46號的百樂家電,近日「失蹤」的女老闆鄭珠菊在此經營家電多年,與她一起消失的她父親鄭祥剛(音)曾擔任百樂家電的會計。

  昨天記者趕到現場時,狹窄的電器街聚集著數百名苦主,他們不是來買電器,而是為討個「說法」。據不完全統計,此事已經牽涉到上百戶家庭約3億元資產,其中現金1億~2億元,票據約1億元。

  據知情人士稱,鄭珠菊今年49歲,曾拿下了格力電器在溫州市龍灣區的總代理,還兼營西門子、索尼、海爾、松下、TCL、LG、海信、美的、康佳等品牌電器。

  鄭珠菊的一位多年老友、此案的受害者之一的某先生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我們兩家一直有來往,也經常一起旅遊,她這個人膽子很大,花錢極為大方,政商界黑道、白道很多朋友,不過腦子也很糊塗的。但我真不敢相信,她會欠這麼多人的錢。」

  另一位苦主稱,「以前我們相互都不認識,出了這事情,大家從四面八方聚過來,都成了朋友。」

  鄭珠菊的一位鄰居告訴記者,「她平時待人極其友善,性格極其溫和,總是滿臉笑容,請人喝酒之類的客套話常掛在嘴邊,又常不經意地流露自己有多套房產之類的話,因此和她打交道的人覺得很放心,現在想來,這些都只是幌子。」

  一位被騙的溫州私營企業主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鄭珠菊消失的整個過程似乎是一場有預謀的騙局。經查證,2010年9月百樂家電的法人就變更為鄭珠菊的二兒媳婦張雪雪,租約已於今年9月2日到期。

  截至昨日記者發稿,自發登記的債主名單已經上升至7頁,涉及85人共計8948.62萬元,金額最大的兩個受害者分別被騙1400萬和1360萬元。

  圈現金付月息2分

  鄭珠菊斂財主要靠票據。據一位苦主透露,鄭珠菊屯了大量的承兌匯票,起初用於支付她從電器廠進貨的貨款,電器批發給零售商拿到資金後再還給苦主,前後大約40天。

  對苦主來說,原本4~6個月才能兌換的票據,40多天就能全額兌換,減少了資金周轉的時間,顯得有利可圖。

  記者獲得的一張鄭珠菊父親鄭祥剛簽收的收據顯示,「今收到***承兌匯票一張票據號碼**,**銀行,兌人民幣***,45天付。」下面還有相應的銀行賬號、手機號碼、日期等信息。

  一位外地來溫州收廢品的婦女告訴記者,她回收的不鏽鋼賣給企業拿到一張20萬的承兌匯票,她交給鄭珠菊本想提前拿到現金,誰知鄭珠菊一跑了之。「都是老家父母賣玉米、賣黃豆的錢湊起來做的小本買賣,現在也不敢告訴家裡人,只能急得天天在家哭。」

  聽說鄭珠菊生錢有道、信譽極佳,除了出借匯票,還有很多人慕名前來借現金給她。一位苦主告訴記者,她是當地製鞋廠的工人,今年先後借了13萬給鄭珠菊,其中不少是從老家親戚朋友那裡七拼八湊來的錢,本想賺點利差,誰知血本無歸。

  她提供的收據顯示,今年3月25日和4月8日,她先後借給鄭珠菊共計8萬元,4月11日又追加了5萬元,收據上清晰地寫著「月利2分」,即鄭珠菊從社會上拿資金的成本是月息2%。

  或禍起擔保公司高利貸

  令人費解的是,據當地人透露,鄭珠菊在當地做電器生意近20年,是溫州龍灣最大的電器經銷商,一個夏天賣空調就能賺100來萬,一年能賺好幾百萬。放著大好的生意不做,最終卻全家玩「失蹤」。

  據知情人士透露,鄭珠菊仍在溫州一帶活動,7月底,多名苦主還在一家當地的星級酒店與她見面交涉。

  一位參與會面的苦主稱,「我們建議她把別人欠她的錢給我們交個底,她欠我們的錢也再對一下賬,有問題大家可以幫她想辦法,但她就是不願意。」

  「想必外面的窟窿一定不小,已經資不抵債了,無心再經營電器生意,才會動了逃跑的念頭。」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8月下旬,龍灣區永興街道康一村村長王會松集資逃跑,涉及金額1億多元,王會松和鄭珠菊私交甚好,很多人聚集到鄭珠菊店裡要債,導致鄭珠菊最後「失蹤」。

  據一位苦主講述,鄭珠菊的大兒子2010年到上海市奉賢區投奔鄭珠菊的弟弟鄭元生,坊間傳言二人在奉賢區南橋鎮合開了一家擔保公司,具體姓名不詳,擔保公司「不務正業」從事高利貸。

  記者調查發現,正是在鄭珠菊的大兒子開擔保公司後不久,2010年底,鄭珠菊首次出現資金吃緊的狀況。

  記者還查到,鄭珠菊的弟弟鄭元生名下有一家上海海健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瑞派機械有限公司。

  一位苦主質疑道,「聽說擔保公司經營不善,他弟弟已經把資產變賣逃走,才牽連到鄭珠菊。」

  溫州市龍灣區公安局政治處有關負責人表示,該案件已於8月27日立案,初步定性為非法經營,已經展開網上通緝,正集中警力追捕,鄭珠菊目前屬刑拘在逃,如果有關於她的情況可以立即和公安局聯繫。《每日經濟新聞》將繼續關注此案的進展。(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溫州 老闆 高息 圈錢 跑路 路被 網上 通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58

【钱荒与钱祸】逃跑的“炒钱团” 浙江高利贷“跑路”成风 中小企业危险迫近

http://www.infzm.com/content/63368

在温州民间金融史上,如此大规模的“跑路”潮实属罕见

炒钱已取代炒房成为浙江人的投资首选,高利贷资金近一半在民间借贷市场来回拆借“空转”

化解高利贷危局,必须要放开投资渠道以疏导资金,同时给民间金融合法地位并将其纳入监管

杭州:“世道疯狂”

杭州城高利贷庄家不下2000家。近期跑路的庄家,何金认识的已有3位,都是因为借款人跑路而随之跑路的,而借款人跑路的更是“多了去”。

2011年9月10日凌晨,杭州一个小区停车场入口,高利贷业者何金(化名)一行四人冒雨“踩点”。

“现在是最乱的时候。”昏暗路灯下,身着正装的何金踩灭烟头,对南方周末记者喟叹。

何金三十出头,入行3年,运作一只数千万元的“信贷基金”。两天前,基金的一名客户——杭州一家服装企业老板关机“跑路”(即潜逃)了。之前他向基 金借了370万元高利贷,作为银行到期还贷的过桥资金,而4天后此人从银行续贷出500万元便人间蒸发,名下资产早以离婚等安排悄然转移。

报案后公安局刑侦和经侦部门均不接案,答曰:“这种情况属于欺骗,不是诈骗。”按现行法律,该笔贷款利息率超过法定基准利率(一年期贷款利率为6.56%)的4倍,合约不受法律保护。

何金面临基金数十名股东的问责,记者9月7日联系采访时,他回复短信,“水深火热、焦头烂额中”。

9日晚上,“线人”报说该客户“前妻”将出现在这家小区,何金等人赶来彻夜守候,但无功而返。

第二天,何金又据线报远赴江苏找人。中秋节3天长假他都在“跨省追捕”中,还是无功而返。

如果这370万元最后追不回来,何金大约要向股东们赔付20万元,“小半年白干了”。

一家银行贴出拒绝高利贷的宣传画。但民间金融的合法地位与监管不解决,再多的宣传也没有用。 (CFP/图)

但变故却丝毫没影响何金的职业热情。“干了这行之后不会想干别的。”他坦言,因为“来钱太快、太容易了”。

入行的第一单放贷600万元,两个月他挣了7.2万元(月息6%,他提成10%)。他还亲眼见到有人3年前拎着5万元入行,如今身家2000万元; 另一方面,干这行有个最大好处——“不求人”,“无论多大身家的老板,见了我们都是低声下气的。”他说,“这个行业的人都由内而外地自信和强势。”

如此的行业魅力吸引的当然远非何金等人。江浙民间借贷的平均月息已经超过1毛(年化利息率120%),最高的能达到月息100%。在畸高利润的诱惑下,眼下杭州城从事高利贷业务的投资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寄售行、地下钱庄等,据何金估计不下2000家。

即使是投资何金基金的投资者,也都集体作出了更冒险的选择——他所在的基金为投资者提供两类选择,一类风险相对低收益相对低,另一类风险更高收益更高,但他介绍说,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选择了后者。

在他看来,放高利贷和赌博是一回事,赌的是借款人的信用。“什么都靠不住,最可靠的是感觉,看面相,印堂发黑的人千万不能借。”何金总结他的经验, “干我们这行,《易经》、风水啥的也要懂点”;其次,忌贪,“借高利贷就像吸毒,借了一次就有第二、第三次,直到被毒死。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他摄毒过量之前 切断毒源”。

“火眼金睛”的何金把自己的这次走眼,归咎于“世道疯狂”,杭州城高利贷庄家中跑路的,他认识的已有3位,都是因为借款人跑路而随之跑路的,而借款人跑路的更是“多了去”。

放眼全国,今年以来因民间高利贷而起的跑路、暴力追债、自杀等恶性事件在浙江、陕西、郑州、江苏、福建、内蒙古包头、鄂尔多斯等地都不绝于耳。

温州:多米诺“跑路潮”

周德文说,在“重灾区”龙湾永强,仅8月份就发生了二十多起跑路事件,其中涉及10亿元以上的“老高”跑了3人。

在民营经济和民间金融最发达的“借贷之城”浙江温州,资金链条已异常紧绷。

中秋夜,本报记者获悉,至少有3家温州企业老板因无力偿债而做了“走佬”:洞头县奥米流体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等高管集体失踪;“泵阀之乡”永嘉县的阿斯泰泵阀公司老板跑路和浙江祥源钢业、温州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保忠失踪(现已归案)。

节后的温州,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本地网上论坛“703”中,“老高”(放高利贷的人)跑路、“走佬”都是人们热议的话题。

9月14日,记者赶往宝康公司所在的蓝田标准厂房东区2号查看,占地约1000平米的厂房大门紧锁,没有任何标牌显示这家公司的身份。绕道至厂房 后,紧闭的铁皮门上有一行小字“宝康不锈钢管有限公司”。透过门缝,偌大的厂房内除了一堆不锈钢管和设备外空无一人。记者长叩厂办公室铁门,躲进屋内的数 人始终不应答。

坊间传言,董事长吴保忠所欠债务包括2亿元银行贷款、8000万元民间借贷和5000万元承兑汇票。

在此之前,据记者不完全统计,4月以来温州已见诸报端的涉嫌高利贷的“老高”跑路事件已不下10家:江南皮革董事长黄鹤逃往国外,波特曼咖啡老板严 勤为、天石电子老板叶建乐、巨邦鞋业老板王和霞、锦潮电器老板戴列竣、耐当劳鞋材公司老板戴志雄、落之神鞋业老板吴伟华、蝶梦儿鞋厂老板黄杰等均出走,百 乐家电女老板郑珠菊携款潜逃被警方追捕归案。

由于楼市低迷,据估计温州至少有220亿热钱转战民间借贷。 (CFP/图)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记者,在跑路“重灾区”龙湾永强,仅8月份就发生了二十多起跑路事件,其中涉及10亿元以上的“老高”跑了3人。

在温州民间金融史上,如此大规模的跑路潮实属罕见。“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这些人不会逃的。”浙江人民联合律师事务所主任何延法告诉记者,有的债权人 有黑社会后台,债务人一跑人身安全就失去了保障,而温州人乡土观念重、好面子,跑路等于自毁后半生的信用,“一般欠个几千万都不会跑”。

但数量级已经改变。数据显示,截至9月8日,“郑珠菊案”自发登记的债主名单已经上升至7页,涉及85人共计8948.62万元,郑珠菊共欠债权人的现金借款、银行承兑汇票等高达2.8亿元。

而江南皮革一案,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由中源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江南皮革破产清算专项审计报告》显示,截至4月6日,江南皮革公司负债约2.6亿元,其留下的资产总计约为1.7亿元,所有者权益约为-8741万元,严重资不抵债。

江南皮革欠中国银行、深发展、浙江农合三家银行的短期借款和应付票据分别为6400多万元、1400多万元和2200多万元。而通过银行借款和办理 应付票据,从光大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和中国银行借出却又无法确认资金使用情况的,总计达6315万元,其中光大银行达到3000万元。另外,截至5 月31日,其供应商向龙湾区成立的清算组申报债权整理数为8231万余元。

“这只是账面上,最近几个月又有很多债权人登记,没统计在内。”清算组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还不知道黄鹤私底下跟民间借了多少钱。”他认为,江南皮革倒下引起的恐慌导致了民间借贷的资金挤兑效应,“后面发生一系列事件,或多或少跟它有关系”。

最典型的便是8月案发的涉及15亿元的原瓯海区国土资源分局公务员王晓东案,当时王遭到债权人“挤兑”,以“自首”形式向警方寻求庇护,被控于温州龟湖饭店。

王的一位朋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王平时为人和善,不赌博、不玩女人,“只爱喝点小酒”。事发前,一位借给他180万元的债权人因银行贷款到期,向其讨要债款。他一直敷衍,债权人警觉后联系数名债权人一起逼债,王为自保,前去警局自首。

还有更多的高利贷业者行踪已在警方的掌控之中,“债主们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就这样硬挺着,还公开放话:把我逼死了,一分钱也拿不到。”温州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浙江天龙集团总裁陈奎洪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场地震让我想起1985年的温州‘抬会’崩盘。”浙江攀远律师事务所主任颜贻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近几个月来,他几乎每天都会接待上门咨询或委托高利贷合同纠纷事宜的客户,“超过2亿元的不少于10个人”。

他所指的当年温州乐清抬会“炸会”(即崩盘),会款发生额达8亿元,参与人数达30万之多,致63人自杀,200余人潜逃,近千人被追债者非法关押、拷打,数万家庭倾家荡产。类似的事件还包括1999年温州平阳水头发生的“会案”,2004年苍南爆发的“矾山连环会案”。


"链接:银行的钱如何转入高利贷?

1.担保公司的资金来源多数是银行授信。

2.银行和担保公司的“交易”。每季度末,银行高息向企业或担保公司吸储,完成“存贷比”指标,下季度初再由对方取出存款。作为交换,银行向对方提供低息贷款。

3.银行职员就任民间高利贷公司的股东,甚至直接放贷。

4.通过信用卡办卡公司从银行申请办理大量信用卡,刷卡购物在黑市变现,获得资金进行放贷。

(南方周末记者冯禹丁采访整理)"

錢荒 荒與 與錢 錢禍 逃跑 炒錢 錢團 浙江 高利貸 高利 跑路 成風 中小 企業 危險 迫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74

溫州應對老闆跑路潮 政府要求銀行不抽資不壓貸

http://www.chuangyejia.com/norm.php?id=3068&PHPSESSID=c096c1b82d0c8da7d5fda52af2e7d944

 銀行和民間借貸同時催債,令溫州中小民企資金鏈紛紛斷裂;溫州老闆「跑路潮」愈演愈烈,當地政府急派工作組進駐銀行,要求「不抽資、不壓貸」,試圖為企業爭取喘息時間。

  到底有多少老闆在這輪「跑路潮」中消失?《第一財經日報》從溫州市金融辦獲悉,截至27日,已經有26家企業的企業主「跑路」,涉及金額正在調查之中。

  僅9月22日一天就有9家企業主「跑路」,加劇趨勢明顯,引起了經濟社會管理者的高度警覺。

  「中小企業倒閉企業主 跑路 出現較為集中現象。」當地政府的一份工作文件注意到,「企業關停倒閉由規模較小企業向大企業蔓延,眼鏡行業龍頭企業浙江信泰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福林 跑路 ,影響巨大並帶來了連鎖反應。」

  昨日下午,溫州市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分析了當前企業、金融、民間借貸等方面的問題,並通報了經濟金融「維穩」和民間金融規範措施。

  高息吞噬企業利潤

  溫州市政府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以來,當地民間借貸綜合利率持續上揚,年利率由1月的23.01%一路上升到9月的25.44%。

  其中,7月份融資中介機構出借年利率高達39%,意味著民間借貸月息在3分到4分之間。

  「如果利率超過這個水平的話,處於夾縫中的製造業僅存的利潤就會消失,企業也很難維繫正常的運營。」中國首傢俬人錢莊主人、溫州方興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方培林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來自溫州官方的文件還首次證實,當地民間借貸規模在1100億元上下,佔民間資本總量(超過6000億元)六分之一左右,且相當於溫州全市銀行貸款的五分之一。

  其資金來源主要是民營企業和普通家庭的閒置資金。

  這些錢流向了何處?據當地政府的統計,用於一般生產經營的民間借貸規模為380多億元,佔35%;用於房地產項目投資的為220億元,佔 20%;一般社會主體(個人為主)借給民間中介的借貸資金餘額220億元,佔20%;民間中介借出,被借款人用於還貸墊款、票據保證金墊款、驗資墊款等短 期周轉的為220億元,佔20%;剩餘5%即60億元為其他投資、投機及不明用途等。

  當地民營中小企業對民間借貸的依賴程度很高。據對350家企業的抽樣調查,今年一季度末,企業運營資金構成中,自有資金、銀行貸款、民間借貸三者比例為56:28:16。

  據甌海區對105家中小企業抽樣調查,90家企業均有通過民間借貸籌措初始資金,其中有32家企業的初始資金沒有銀行貸款,完全來自民間借貸。

  經濟基本面惡化

  溫州民間金融發達並非一日,如今出現眾多企業被民間借貸壓垮,意味著企業經營狀況乃至地方經濟運行情況不容樂觀。

  溫州市經信委9月底對855家重點監測企業訂單情況調查顯示,受原材料價格上漲與人民幣升值影響,21.6%的企業主動減少長單或推掉部分訂單。

  企業利潤也隨之滑坡。1~7月,溫州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10%,增幅不斷回落。其中,小型企業回落最為明顯,利潤同比僅增長 6.9%,較上半年回落2.3個百分點。利潤增幅比銷售產值增幅低了7.1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和上半年分別擴大了3.4和0.9個百分點,表明「增產不增 收」情況加劇。

  1~7月,規模以上326家虧損企業虧損額為6.4億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2億元,同比增長52.2%,比年初上升了27.1個百分點。

  企業利潤逐步回落和虧損企業虧損加深,經濟管理部門將原因歸納為工業生產增長逐月回落、原材料價格大幅波動以及融資成本大幅上升。

  其中,融資成本上升、難度加大的原因是,商業銀行貸款緊縮同民間高利貸的「雙疊加壓力」。

  於是,許多中小企業資金鏈繃緊乃至倒閉;而一家企業的倒閉又會波及一批關聯企業資金鏈繃緊;大量企業倒閉又將風險傳導到商業銀行體系。在溫州發達的「塊狀經濟」裡,一旦爆發連鎖反應,後果將十分可怕。

  浙江大學區域與城市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陳建軍教授對記者表示,這只是本輪經濟調整表象的一個開始,在每一次的經濟調控中,都會有一些企業優勝劣汰,從而進行正常的產業升級,老闆跑路,倒閉潮會在本年的第四季度更加惡化。

  政府「維穩」

  還有一種令人擔心的連鎖反應是倒閉潮或「跑路潮」所引發的社會穩定風險。

  據法院部門統計,截至8月底,溫州市累計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數同比增長25.73%,比一季度高出8.7個百分點;涉案金額50多億元,同比增長71%,其中8月份涉案金額達10.7億,是1月份的2.69倍。

  據公安經偵部門統計,1~8月份溫州市公安部門立案的涉嫌非法集資案件17起,案件數比去年同期增加3起,涉案金額5.5億多元;其中8月份發生了3起,涉案金額7339萬元。1~8月份,溫州市民間借貸因擔保、糾紛引發的違法案件共71件,同比上升16.39%。

  為此,溫州市政府出台緊急措施,大力「維穩」。

  昨日的新聞發佈會披露,當地政府下一步將組織調查組進駐全市銀行縣級以上支行,市政府組織25個調查組,每組由一位副縣處級幹部帶隊,進駐25個市級銀行業機構。

  調查組將協助銀行業機構做好銀企融資對接,要求銀行業機構不抽資、不壓貸;協助銀行業機構瞭解貸款企業情況,防止中小企業出現資金鏈斷裂情況。

  與此同時,政府還將鼓勵、規範民間金融發展,擴大小額貸款公司試點;開展民間資本管理服務公司試點;探索組建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和溫州金融資產交易所;並將設立市縣兩級「地方金融監管中心」,規範發展民間金融,引導民間借貸行為。(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溫州 應對 老闆 跑路 路潮 政府 要求 銀行 不抽 抽資 資不 不壓 壓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39

温州中小老板跑路乱象调查 多项扶持政策将出台

http://www.yicai.com/news/2011/10/1122670.html

款无门,转向年化利率最高180%的高利贷,资金链断裂后跑路;九成家庭个人参与民间借贷;当地政府出台多项扶持措施。

“十一”长假期间,不少温州中小企业主为民间借贷的资金链危机而忧心忡忡。受访者普遍表示,中小企业在银行贷款难,“逼迫”企业不得不选择高利率的民间借贷,而温州庞大的民间借贷市场如今已经牵连了当地的家家户户。

近期温州越来越多的企业主“跑路”已经引发了高层的关注。随着政府的最终介入和多项扶持政策出台,中小企业阴霾的生存困境或将迎来曙光。

“十一”长假期间的温州,气温骤降,阴雨笼罩着城市上空。不少温州中小企业主的心情和天气一样阴沉,越来越多老板“跑路”的消息和对整个资金链或将断裂的忧虑搅得一些人人心惶惶,熟人见了面都会私下议论着各处听来的最新消息。

10月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温州调查中小企业发展情况,并明确提出提高对小企业不良贷款比率的容忍度以及加大财税政策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等措施。 至此,已持续半年的温州中小企业主跑路和跳楼情况引起了高层关注。

中小企业主跑路成潮

自今年4月以来,温州中小企业主“跑路”事件不时见诸报端。有媒体报道称,因资金链断裂而“跑路”甚至跳楼的温州企业主仅9月以来就高达25人。他们要么借了高利贷,但营业利润抵不上所需偿还的高额利息;或者自己担保的巨额资金连本带息难以收回。

“跑路企业主和停工企业的数据没有办法完全统计,有名有姓的都是比较大的企业,那些小微企业根本不在统计范围内。”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记者表示,加上小微企业,跑路、停工和倒闭的企业远不止上述数字。

“我从今年1月份就开始呼吁政府部门关注温州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却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周德文介绍说,“上半年已经有一些企业处于停工或者半停 工的状态,但这些都是没有名气的小企业,所以没人理他们。”周德文一直向记者重复说,如果早点开始采取措施或许就不会蔓延成现在这种形势。

银行利息高昂融资无门

东信集团董事长王崇焕对本报记者表示,温州中小企业资金链危机波及的范围很广,从东信集团的感受来看,企业最大的压力来自于过高的银行贷款利率。

“目前企业实际的贷款利息已经达到了15%-20%,而一个正常企业的回报率在10%左右,这就等于所有的利润都不够给银行的,温州企业主为什么不 想做实业了?就是因为做实业总是亏损。”王崇焕称尽管不难从银行中贷到款,但是如此高的利息却令企业难以承受。他算了一笔账,一个企业若贷款20多亿,按 照现在实际的利息算,每年就有3亿左右的利息要交给银行。

“企业的资金越来越紧张,我们这些搞实业的信心都不是很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主对记者表示,目前他的企业从银行中贷款仍然较难,即使贷到款,企业也没有那么高的利润支付利息。

周德文指出,目前大部分企业资金链的断裂主要是由于银行和民间借贷对企业的逼迫。他介绍,“我们有一个会员企业也倒了,他的事例非常典型。这个企业 主欠银行5000万元,银行承诺先还钱然后再贷给他。因为没有那么多现金,他就先借了短期民间高利贷来还给银行,结果还款后银行变脸不再贷款给他,民间高 利贷还不上,他只有跑路了。”

浙江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主任邱世枝认为,除2008年金融危机余震的影响外,4万亿救市政策对中小企业资金链的断裂亦是不可推卸的影响因素。“4万 亿下来后,政府加快投资、银行也不计风险地贷款,有些企业经不住诱惑,贷款几个亿投资房地产和太阳能,现在来看这两个行业都一落千丈,信贷用完了,又不能 让企业倒闭,只能转向民间借贷市场,高利贷由此进来,也就是毒药进来了。”

庞大的民间借贷市场

企业从银行贷不到款,便转向温州发达的民间借贷市场,而跑路或跳楼的企业主或多或少都与民间借贷市场有些瓜葛。温州模式一直被作为民间金融的试验田和榜样,规模庞大的民间借贷为温州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途径,同时也自身具备高收益和高风险的特性。

随着今年以来国家控制通胀、流动性不断收紧的影响下,温州民间借贷空前活跃,借贷利息一路疯涨。周德文称,目前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已经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3-6分,有的则高达1角,甚至1角5分。年化利率高达180%。

受访者介绍,温州“全民借贷”绝非夸张。有数据显示,温州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都参与了民间借贷。随着多米诺骨牌的依次倒下,这场借贷危机已不限于浙江,还波及了江苏、福建、河南、内蒙古等省区,并有愈演愈烈之势。

邱世枝指出,民间借贷市场都是地下操作,很难做准确的统计,在温州有一部分人自己没有钱,募集到钱后以高利息放出去;另一些人本身有做工业的平台, 在温州有很大的厂房就比较容易拿到银行贷款,工业利润下降后,为了补贴工业的亏损就把从银行贷出来的钱以更高的利息放出去。这种现象在温州普遍存在。“温 州的服装业、打火机、眼镜、皮革等基本上是无利可图的,所以他们就发展非主营业务,倒卖人民币搞个差价也算是非主营业务之一。”邱世枝说。

“民间借贷的资金来源复杂。”周德文称,由于过高的利润,这个巨大的市场吸引着各路资金,其中有人专门长期从事民间借贷;上市公司的资金;也有国企和公务员的资金。民间借贷的过程也非常简单。

多项扶持政策将出台

目前,温州中小企业生存状况终于引发各级政府关注。9月29日,温州市政府出台了多项解决中小企业债务危机问题的措施,其中包括要求银行业机构不抽 资、当地政府抽调25个工作组进驻市内各银行,防止银行抽资压贷导致中小企业资金断链。温州市银监局也已要求当地各家银行调低贷款利率,最高上浮不能超过 30%;如企业财务危机牵涉多家银行贷款,银行间要“同进同退”,不得单独抽资。

10月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于国庆节长假中赴温州考察中小企业生存状况。他表示,“跑路”和“跳楼”在温州毕竟是极少数。他要求政府明确将小微企 业作为重点支持对象,加强对中小企业民间借贷的监管和引导,采取有效措施遏制高利贷化倾向,妥善处理企业之间担保、企业资金链断裂问题。

次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轰动一时的跑路的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于10月5日回到国内,谈判企业重组事宜。业内人士预言的温州中小企业倒闭潮因政府的最终介入而渐显曙光。


溫州 中小 老板 板跑 跑路 路亂 亂象 調查 多項 扶持 政策 將出 出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39

深圳一LED企业老板跑路 涉债近亿元

http://www.21cbh.com/HTML/2011-10-13/2ONDE5XzM3MTI2OA.html

深圳一家2010年销售额上亿的LED企业也惊爆老板“跑路”,不仅令人担忧“跑路潮”有蔓延趋势,也预示着LED泡沫破灭的不祥前景。

10月8日,深圳钧多立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钧多立公司”)董事长毛国钧、其妻崔丽华及其在公司内任职的亲属全部失踪,自此音讯全无。

员工们顿时明白,老板跑路了,留下一屁股债和不断聚集到公司门口的追款人。

据了解,钧多立公司拖欠建设银行龙华分行贷款3000万元,拖欠中化集团远东国际租赁公司1728万元,拖欠供货商已登记款项1200多万元,据媒体报道,其拖欠担保公司3300万左右,甚至还有一些尚未浮出水面的高利贷。

钧多立公司的倒下,除了自身盲目扩张和运营问题外,同国内LED行业产能过剩也有关系。钧多立事件也许将成为国内LED行业投资泡沫破灭的一个样本。

冒险逆市扩张

钧多立公司主页显示公司地址为深圳宝安石岩街道应人石文韬科技园B栋,但事实上,早在5月初,公司已搬至浪口社区宝龙新村泰隆商厦。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钧多立公司看到,237名员工正等着结算拖欠的140多万元工资,每天前来催款的供应商络绎不绝,甚至还有高利贷收款人员在门口蹲守。

深圳宝安区法院已对公司资产进行了查封,据一名生产部员工介绍,价值两千多万元的机器设备可拍卖六七百万元。

钧多立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2003年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元,董事长毛国钧出资160万元,一位名为毛梓铭的股东出资500万元。

钧多立公司在LED行业小有名气,曾被评为“中国深圳行业(光电子)10强企业”、“深圳市质量协会理事单位”、“广东省照明电器节能产品十强企业”、“深圳市LED产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单位”等。

也正是凭着这些荣誉和多年积累起来的口碑,钧多立公司只有在客户打了全款后,才会生产。

2009年钧多立公司销售额在8000万元左右,2010年达到1亿元。在生产部、销售部很多员工看来,直到老板出走,公司的生产运营相对顺利,销售和原料供应都比较正常,即使2011年受行业萧条的影响,销售额下降,也不至于落得今日结局。

一位销售部人员向本报证实,钧多立公司专注国内市场:“上半年整个行业因产能过剩,销售比较困难,1~8月每月销量三四百万,虽然跟去年同期月销售七八百万相比,差了一些,但也算正常。”

该工作人员说,10月以后订单回升,销售部的人员本以为曙光已现,没想到就在这时,老板跑路了。

一位负责生产运营的管理人员对记者说,老板跑路的根本原因可能是公司扩张太快,导致资金链断裂。

虽 然今年以来行业惨淡,但钧多立公司仍试图逆市扩张。据报道,在2009中国(成都)新能源国际论坛暨太阳能展览会上,钧多立公司和双流县人民政府签下订 单,准备在双流投资4亿元,建设LED研发、生产、封装及各类应用项目,项目签约后钧多立公司将把深圳现有工厂整体搬迁至双流西航港开发区。

随后,钧多立公司注册成立了四川钧多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第一期注册资金2000万元,第二期注册资金8000万元。目前,在一些招聘网站上,仍有四川钧多立公司招聘LED品质主管、工程师、品检员等职位的启事。

家族式管理

拖垮钧多立公司的,恰恰是这个四川生产基地。

四川省双流县因招商引资的需求,对钧多立公司承诺,生产基地的厂房免租三年。钧多立公司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向中化集团远东国际租赁公司,租下四川生产基地价值1700多万元的设备。本报向远东国际租赁公司相关工作人员求证,并询问融资租赁利率,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上述生产部员工介绍,虽然四川生产基地已经投产,但效益一直不好,生产的发光二极管和LED屏销量并不大。

正是这逆市扩张的一次冒险,令钧多立公司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因了解公司的资金困境,财务部很多员工相继辞职。

一位刚来公司三个月的财务部员工对记者说:“刚来公司第二天,老板就让我做融资贷款的事,我就知道公司财务状况不好,就想辞职。”但随后被老板用加薪的方式安抚下来,三个月中,她多次提出辞职,但都被老板压下。

据该员工介绍,毛国钧用名下的八套房产做担保,从中国建设银行龙华分行借贷3000万元。凭着业内良好的信誉和在LED行业的五项专利权,钧多立公司相继从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创投和贸易公司中借贷,甚至涉足高利贷。

2010年,毛国钧也曾想通过上市融资,上述负责生产运营的员工透露,他曾请来一些咨询机构、管理培训公司对公司管理层进行培训和辅导,但因阻力太大而搁置。

采访中,多位员工均提到钧多立公司的家族管理模式:公司经营由毛国钧一人操纵,其妻崔丽华负责财务和审计,就连很多中高层管理人员也不清楚公司的一些核心事务。

即使在公司业务扩大时,也并未建立一个全方位的人才团队,只靠一个人操盘,在面对经营困境时,压力巨大,难以抽身。

一位供应商向本报表示,虽然钧多立公司资金链紧张,但老板跑路似乎是“突发事件”,该公司财务部一位员工对记者说,她正在和老板亲属联系,老板可能还会回来。

深圳整顿融资性担保公司

除了钧多立公司本身的盲目扩张和运营问题外,钧多立事件也折射出了国内LED行业的困境。

高工LED产业研究所所长张小飞在上海G20-LED峰会上曾表示,阶段性投资严重过热状态已经出现。瑞丰光电已在半年报中坦陈,最近两年,LED企业大幅扩产,整个行业将进入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全新阶段。

高工LED产业研究所统计,2010年,国内年产值上亿的LED企业中,涉足显示屏研发生产的超过50家,其中约九成企业以显示屏作为主营业务。

并不是所有的显示屏企业都过着好日子,很多LED显示屏企业出现了浮躁心理。

东莞市坤硕电子公司总经理王水仙表示,国内很多LED显示屏厂家都在盲目扩大规模,打价格战,以低于成本价格抢单子,最后只能拖垮自己。预计今年国内会有部分中小型LED显示屏企业面临倒闭。

王水仙指出,由于近几年LED照明受到了国家和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频频出台各项优惠政策,导致相当一部分LED显示屏厂家快速上马LED照明项目,“其实不是通过LED照明产品真正在赚钱,而是借机圈地圈钱。”

每个跑路老板背后,都有一些担保公司的“幕后推手”。为了遏制融资性担保公司带来的资金风险,深圳市相关部门整顿这类公司的资金管理、违规经营行为。

7 月15日,深圳市科工贸信委下发了通知,要求辖内融资性担保公司针对“是否存在资本金抽逃问题”、“是否存在直接发放贷款、非法集资问题”、“是否存在骗 贷问题”、“是否存在高风险投资”、“各项管理制度是否完善”五大方面的问题作出详细说明,并在上交材料中附上2011年上半年财务报表。

部分融资担保公司上报的半年财务报表中,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科目期末余额较大。

今年12月,深圳将开展以这些问题为重点的全市融资性担保公司经营规范性检查工作,届时如发现有未按要求及时整改者或者存在其他违法违规问题,将依照有关法律和行政法规给予相应处罚。

深圳 LED 企業 老板 板跑 跑路 涉債 債近 近億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25

「跑路」的根本問題在哪兒

http://www.capitalweek.com.cn/article_11877.html

【《證券市場週刊》記者 秦穎】國慶期間,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南下溫州。

溫家寶到溫州之前,對溫州的高利貸已經有所耳聞。溫家寶在溫州召開的現場會上提出,為了全面掌握溫州的情況,之前派出了人員進行了調查,發現民間借貸之所以阻擋不住,就是因為民營企業有需求,而金融機構又不能滿足。

受宏觀調控、資金鏈斷裂等影響,2011年1-9月浙江共發生228起企業主逃逸事件。浙江官方關於企業主逃逸的調研報告(下稱「報告」)顯示,除溫州以84起居首外,嘉興、金華、台州分別以49、30、29起緊列其後。

這 已絕不是對部分企業稍有影響的個別事件。隨著銀根收緊,迫使不少中小企業從銀行貸款融資之路轉向高利率的民間貸款。一份阿里巴巴與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 的《小企業經營與融資困境調研報告》顯示,小企業並不是傳統銀行的主要客戶,以銀行和農村信用社等傳統金融機構作為主要融資渠道的僅佔21%,通過親友及 民間借貸的份額達50%。

必須看到,隨著吞下高度依賴高利貸所種下的苦果,許多中小型已經在垂死掙扎。

更可怕的是,高利借貸之風正在全國其他地方颳起。

內蒙古鄂爾多斯、江蘇泗洪縣石集鄉、河南、福建廈門市、南平建陽市、遼寧等地都已成為高利貸的「重災區」,這些地方幾乎是全民從事借貸,涉及資金數以千億計。

一位溫州當地投資者告訴記者,溫州人投入民間借貸很大一部分資金來自銀行的房產抵押貸款,他自己就是其中的代表。「過去感覺賺一兩百萬很容易,2011年這個形式不行了,過兩年都不一定能緩過來,到時候就只能賣房子了。」他說。

其實他還是幸運的,更多的消息反映,目前已經有不少溫州投資客在拋售房子套現。「樓市崩盤」的跡像似漸顯現。

而另一方面,作為企業本身,在高利誘惑之下,也紛紛開始參與到高利放貸中。「溫州有很多老闆已經不是真的在做實業了。因為放貸獲取的利潤更多更快,是實業無法比擬的。」 溫州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徐鋒說。

事實上,許多資本從房產抵押而來,又被上游的投資客重新投回房產中去炒作,一環高過一環的利潤,其實是在和房價差價賽跑。

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告訴記者,溫州當地民間借貸月息一般在3分左右,有的甚至為5分至6分,最高的甚至達到180%。這樣的高利率誘惑,僅憑房市、股市等投資又如何撐得起?

溫家寶在溫州的會議上提出,要加強對民間借貸的監管,引導其陽光化、規範化發展,發揮其積極作用。大力整頓金融秩序,採取有效措施遏制高利貸化傾向,依法打擊非法集資,妥善處理企業之間擔保、企業資金鏈斷裂問題。

溫 州老闆的跑路,表面上看,是銀根收緊和高利貸擠兌導致中小企業資金鏈斷裂,但實質上,更為嚴重的問題是中國政府高度依賴土地財政所引發的虛擬經濟泡沫正被 戳破。如果不能從根本上調整土地財政,解決溫州中小企業的信貸問題、挽回「跑路」的個別老闆回來「演出」以提振信心,則是治標不治本。

溫州危機正在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敲響警鐘:是什麼造就了高利借貸之根?是什麼帶來了「全民投機」的機會?又是什麼促成了一些地方信貸關係勢如危卵?土地財政是其中亟待解決的問題。

跑路 根本 問題 哪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93

一個經銷商老闆的「意外跑路」

http://www.eeo.com.cn/2011/1021/213970.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張煦 許偉明 東風悅達起亞南海悅亞4S店老闆徐勇的突然跑路,讓佛山南海華南汽車城陷入了 困境。10月18日,廣東南海華南汽車城,4家緊鄰的車行大門緊閉,其中,東風悅達起亞悅亞4S店已被貼上了封條,店內外人去樓空,而旁邊的東風小康、東 風雪鐵龍、東風風神經銷店也已關門歇業,只是偶爾能見到追款人和維權消費者的身影。

這幾家門店與悅亞4S店一樣,同屬徐勇旗下。由於資金鏈斷裂,徐勇突然跑路。9月30日,悅亞被法院查封,而其他幾個門店也都貼上了「內部裝修」和來自業主解除租賃合同的通知。

截至目前,徐勇究竟欠了多少錢,尚未有權威公佈,但有業內人士大致估算,其拖欠的資金應超過1億元。另外,還有72位焦急的准車主,因為拿不到車輛合格證而無法上牌。

據瞭解,今年以來,南海的眾多車行生意普遍不好,虧損面至少有50%。許多經銷商被主機廠壓庫,不得不低價銷售,但依然平均有上百台的庫存積壓。冷清市場加之銀行緊繃的貸款,不少經銷商不得不借助高利貸才能維持現金流,甚至偽造訂車和購車合同騙貸。

一份《2011中國汽車經銷商風險調查報告》也顯示,63%的受訪經銷商表示其的營運資本需求量處於1000萬至5000萬之間,運營均面臨著較大的資金壓力。近一半的受訪者承認,在全部營運資本需求中,自有資金所佔的比例不足30%。

跑路前後

即使到了今天,徐勇的消失在南海汽車城中仍然被談論為「不可思議」。

此前,悅亞店一直保持著原有的工作狀態。今年6月份,悅亞剛剛隆重地慶祝了自己的9週歲生日。而在徐勇跑路的5天前,悅亞還在專業招聘網站上貼出招聘啟事,招攬包括銷售顧問、人事主管在內的29個職位。

但仔細回想,不少人也在事後想起了一些當時不同尋常的地方。據悅亞一位銷售經理透露,此前很長一段時間,忙於多元化投資的徐勇很少來悅亞門店,但就 在其跑路前的十多天裡,他非常頻繁地來到車行和總經理聊天,「搞得找總經理簽名都很難,估計他們在商討對策,但具體內容沒人知道」。

而一位已經交了定金卻沒法提車的消費者告訴記者,此前,悅亞4S店將東風悅達起亞K2的價格降到了非常低的價位,比周邊其他經銷商都便宜了好幾千元,「估計他當時想以這種低價方式,在跑路前再撈一筆」。

一位被拖欠機油款的供應商也回憶稱,「今年3月份,徐勇就和我說『手頭有點緊』,但承諾說『不會少付一分錢』。因為我們和徐勇合作了七年,而且關係不錯,所以允許他連續幾個月都沒有付貨款。」

9月30日上午,徐勇跑路,而悅亞的數十輛庫存車隨後也被法院查封。不久後,徐勇旗下的其他幾個門店也關了門。據悉,從7月至9月,徐勇拖欠的租金就達40多萬元。

在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後,不少心急如焚的供應商都趕到佛山追討欠款。據一位王姓供應商透露,徐勇拖欠其十幾萬元貨款,加上其它供應商,損失達上百萬元。而作為華南汽車城的業主,疊北村委會不得不自掏腰包,為徐勇旗下經銷網點門店的員工工資墊款160萬元。

10月18日下午,疊北村委會又召集了部分車主開通報會。記者在會上獲悉,目前,受影響的主要有兩類消費者,一類是沒有提到車的,共有68人支付了2000至5000元不等的定金,其中2人付了全額車款;另一類共有72人,均是已提到車,但未能拿到合格證無法上牌。

「對於已經支付定金的消費者,其買車合同將轉由佛山另外一家東風悅達經銷商完成,而對於沒有拿到合格證的消費者,將會通過法律程序進行訴訟。」東風悅達起亞華南首席代表周志華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稱。

據悉,在跑路之前,徐勇曾拿著上述合格證分別向銀行和其他經銷商進行了借款抵押。在其跑路後,手持這些合格證的債權人也成為了受害者。72張合格證 分散在廣州、佛山、東莞、肇慶等城市。其中有52張在南海光大銀行,另有8張在東莞永豪車行,11張在廣州粵標、廣州廣悅車行,剩下一張落在擔保公司手 中。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雖然車主提到車無法上牌,但是讓債權人交出合格證給車主也很不現實。

「隨後,東風悅達起亞將根據債務的解決進度,確定重新接手悅亞的人選,目前已經有不少經銷商有興趣。」周志華說。

徐勇其人

談到徐勇,曾在悅亞做銷售顧問的李平(化名)說:「徐總是個出手比較大方的人,但脾氣不好,容易動怒。」

南海區汽車行業協會秘書長黃招柳告訴記者,徐勇在南海區乃至佛山市的車行中,都是較為知名的人物,甚至「數一數二」。在黃看來,徐對汽車行業內的事挺熱心,因此,同行們對徐勇的跑路都挺意外。

記者在佛山工商局進行查詢瞭解到,徐勇自1999年開始進入汽車行業,當年,徐出資900萬元與人合作經營東風風神品牌汽車。之後幾年,他繼續在汽 車銷售領域投資。2000年,他出資720萬元,與人合作經營東風雪鐵龍。2002年,悅亞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成立,專營東風悅達起亞汽車。在這些門店 中,徐勇的投資份額都為90%。在苦心經營10多年後,徐勇在南海已經打造了一個小有影響力的汽車銷售集團。

事發之前,悅亞是東風悅達起亞汽車授權的南海地區產品一級代理商,也是東風悅達起亞至誠二手車授權店,店面佔地面積4500平方米。悅亞還在佛山地 區的高明、三水、大瀝、佛山建立了二級網點。而悅亞也先後獲得了「十佳汽車經銷商」、「佛山十佳汽車名店」、「佛山最佳表現獎」等諸多稱號。在2010 年,悅亞達到了年銷2000台的銷售業績,在全國屬於中等水平。

然而,在經歷了中國車市暴漲的幾年後,徐勇並不安心專注於汽車領域,多元化發展成為其進一步攬財的思路。

2009年和2010年期間,佛山土地市場異常活躍,甚至出現了「一房難求」的現象。徐勇就是在這種背景下開始將在汽車領域賺到的錢挪用於投資房地 產。但進入2011年後,國家出台若干政策來降低樓市的流動性,防止房價過快增長,再加上持續加息和提升存款準備金率,佛山的房地產業風光不再,被當地人 稱為「樓市僵持年」。

更雪上加霜的是,2011年,國內汽車銷售開始趨冷,徐勇在多元投資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有知情人士透露,按照原計劃,徐勇將在今年10月份獲得一筆銀行貸款,以緩解資金飢渴。但由於銀行貸款收緊,他最終沒能拿到這筆救命錢。

「他太糊塗了」,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經銷商稱,即使資金鏈斷裂,也可以將店賣出去,憑這幾家店面的位置和成熟度,「賣兩個億應該不成問題」。

灰色融資

此次「老闆跑路」的南海悅亞也多少受到了車市遇冷的影響。

今年以來,佛山還針對價格調控出台地方政策,對包括汽車銷售業在內的八大行業徵收千分之二的「價格調節基金」。據業內人士透露,「一些小經銷商每年要交幾十萬元,大經銷商甚至要交上百萬元。」

汽車廠商制定的銷量目標過高,也讓經銷商感到了莫大的壓力。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秘書長羅磊稱,根據年初時車企拋出的銷售目標來看,有些定為增長20%-30%,而目前,中國車市銷量平均漲幅為3%左右,與廠商目標差距較大。而經銷商如果完不成指標,將面臨經濟損失。

一位經銷商人士稱,今年大部分經銷商的淨利潤在2%至5%之間,而做其他傳統項目的回報則要高出一些。這也是資本逐利的經銷商們決定做多元化投資的動機之一。

在南海的汽車經銷商中,由於汽車主營業務的日子越來越難過,多數都在像徐勇這樣搞多元化投資。「新能源、鋼材、物業、建材等諸多領域,都有經銷商老闆涉足。」一位經銷商負責人如此表示。

此外,今年央行持續加息,提高存款準備金率,再加上銀監會限制存貸比,使得銀行貸款規模極大萎縮,中小企業得到貸款難度增加。這使得原本就資金鏈緊繃的經銷商壓力更大。

為彌補營運資本需求與較低的自有資金水平之間的資金缺口,融資成為當務之急。但是49%的經銷商的外部資金利率是當時基準貸款利率的1-1.3倍。從銀行融不到資,很多中小企業便選擇民間借貸。「現在汽車流通領域中,染指高利貸的很多,大家也是沒辦法。」一位經銷商表示。

在資金鏈出現問題的時候,經銷商仍然會為了得到貸款資金鋌而走險。由於經銷商本身沒多少固定資產,因此拿汽車合格證去做貸款抵押的做法也非常普遍。 此番跑路的徐勇便是這樣得到了貸款。調查顯示,目前,有31%的經銷商運用商品車車證質押為主要擔保方式,而這也是最具風險的操作模式,即經銷商將新車的 合格證質押給銀行以獲取貸款,當新車售出後,資金回籠,再將錢還給銀行,取回合格證。業內人士認為,這種操作模式在汽車市場需求旺盛時期沒有太大問題,但 是一旦汽車市場轉冷、銀行信貸政策收緊或融資成本上升,就會引起經銷商的財務危機。

監管黑洞

在羅磊看來,此次經銷商跑路事件以及之前發生的經銷商資金鏈斷裂案例都表明,汽車經銷商專注於做汽車銷售,是發展和成功的關鍵,多元化、跨行業經營對自身發展極為不利。

「如果原本用於汽車銷售的資金不被亂用,經銷商不會資金鏈斷裂。」理特顧問有限公司董事經理江崇龍稱。此前浙江眾城集團也是進行跨行業投資而敗落。

「對於經銷商跑路和資金鏈斷裂,實在不好控制,廠商也很難進行監管。」據羅磊介紹,目前,汽車廠商在與經銷商簽訂品牌銷售合同時,會要求支付一定的保證金,包括建店保證金、運營保證金等名目,大約為500萬元左右,但與經銷商動輒數千萬元的資金流動相比,沒有任何意義。

一位合資品牌廠商負責人稱,「我們頂多瞭解運營狀態,對其財務狀況一無所知,資金來源、走向均無法瞭解。」

這位車企負責人稱,惟一對經銷商有所牽制的就是年底返利。隨著車市增速放緩,單車的銷售利潤越來越薄,很多經銷商甚至是賠本賣車,經銷商的收入主要是指望年底得到廠商的返利。

「這是一起突發事件,是個案,並不是東風悅達起亞企業的責任,對企業品牌也不會造成影響。」周志華坦陳,經銷商是獨立法人,讓廠家來擔責並不現實,但東風悅達起亞會協助消費者通過法律手段來維權。

江崇龍稱,避免經銷商資金鏈斷裂需要銀行、汽車廠商與經銷商一起努力。汽車廠商協助銀行監控經銷商的資金利用情況,而銀行在授理經銷商的融資申請 時,也必須簽署三方協議,即「三方承兌匯票」,由汽車廠商為經銷商的銀行貸款提供擔保,經銷商使用車輛合格證抵押,為融資進行雙重保險。

此外,經銷商來自銀行貸款用於購車的資金,直接由銀行交付廠商,而不經過經銷商。「目前基本上都這樣做,但也有的監管並不完善。」而業內人士同時建議,銀行可對經銷商門店進行抽查,審核其貸款進的車輛是否到店、賣出,以確定款項的走向。

「只有對貸款的申請審核更為嚴格,而經銷商也要有遠離高利貸的決心,專注於汽車銷售市場,才可能完全避免。」聯拓集團二手車總監匡振博認為,受此事件影響,經銷商集團化的趨勢將進一步加速。單打獨鬥或者規模有限的經銷商將很難與資本雄厚、具有融資平台的經銷商集團相抗衡。

有業內人士認為,這也是一個行業走向成熟的表現。

據羅磊透露,目前幾大經銷商集團都在積極進行兼併重組,收購中小規模的經銷商。因此,經銷商在遇到資金難題時,應該首先想到通過兼併重組的方式解決,而不是跑路。

一個 經銷商 經銷 老闆 意外 跑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95

禍起「炒錢」生意 佛山老闆開始「跑路」

http://www.chuangyejia.com/norm.php?id=3501

「區老闆跑了,還不趕緊想辦法!」王全(化名)焦慮地給朋友打電話,想起借出去的500萬打了水漂,王全語氣悲哀地對記者說:「下次你再見到我,也許我得跳樓了!」

王全所指的老闆是位於廣東順德樂從鎮的騰麟貿易有限公司(下稱「騰麟貿易」)的負責人區志明,兩個月前其攜同家人集體「人間蒸發」,目前公司的店舖和倉庫已人去樓空,只剩下門口貼著的銀行追款單引人注目。

這家註冊資金只有1000萬的破產企業身後,卻掀起涉及金額上億的借貸資金鏈,牽涉多家銀行、企業老闆與當地鋼材行業協會的諸多利益瓜葛。在記者聯繫採訪時,相關機構均聞風色變並對記者三緘其口。顯然,該事件已刺激當地金融辦、銀行、中小企業主等的神經。

上億高利貸鏈條

騰麟貿易的大門上,兩張白色的追款通知分外醒目。騰麟貿易分別在2011年4-5月間,從招商銀行佛山南海分行貸款2250萬元,在7月14日、8月9日兩天,從中國銀行佛山分行貸款1800萬元。以上兩家銀行均向記者肯定了欠債的事情。

2008年註冊的騰麟貿易由法定代表人區志明以及投資者李英華各出500萬元聯合出資,經營範圍為國內商業、物資供銷業。而實際上,騰麟貿易經營的 是鋼材生意,而店舖所在地及倉庫附近多是同類型的公司。雖然在當地經營時間長達3年,但附近店舖的老闆、保安等人對騰麟貿易並不熟悉,只是覺得其老闆及員 工「很低調」、「不是特別友善」。

但大家對騰麟貿易老闆跑路的事情說法十分一致,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欠款太多了,光是欠招商銀行和中國銀行的就有4千多萬,還有其他企業的、個人的貸款,據說加起來有一億多。」

作為騰麟貿易的債主之一,王全向記者透露,騰麟貿易的老闆分別在今年3月和6月通過熟人介紹向其借得400萬元和500萬元。今年5月底,該公司的 老闆連本帶息返還第一期借款,但第二期的500萬元卻不知所蹤。當時為了借錢給騰麟貿易,他已經抵押了一家跟別人合資工廠的一半資產以及多處房產,還有數 額不少的現金。令王全擔心的是,一旦銀行或擔保公司聞風集中向他討債,屬於他的其他工廠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可能,最終落得和騰麟貿易一樣的下場。

據王全瞭解,騰麟貿易的債主除了他自己,還有8個左右個人或企業,一共貸了7000萬左右。銀行債接近4000萬,加上其他渠道的債務,騰麟貿易的老闆在跑路前欠款接近一億元。

炒錢生意

兩千萬左右規模的生意,騰麟貿易憑什麼獲得包括銀行在內的上億元貸款?

王全之所以答應借錢給騰麟貿易的老闆,因為自己的實業回報率並不高,而且騰麟的老闆許諾兩期借款分別以三點五分和四分的利息標準連本帶利償還。「我只知道他的錢一部分為鋼材公司周轉資金,一部分炒期貨,其餘的則再借給別人。」王全說。

能讓王全安心借錢給騰麟貿易的老闆的另外一個原因則是,騰麟貿易與當地政府、銀行以及行業協會的關係十分不錯。銀根縮緊的情況下,一般的鋼材公司並不容易從銀行借得幾千萬貸款,而騰麟卻能夠做得到。

「放高利貸是肯定有的,那個老闆跟我提過。」王全一口咬定騰麟貿易的老闆曾說過之所以能保證每月四分以上的利息,靠的是繼續向擔保公司以及有合作關係的其他企業放貸,特別是吃鋼材生意下游產業的利息。

顯然,與銀行的熱絡關係讓騰麟貿易更容易拓展融資的渠道。招商銀行佛山分行辦公室新聞負責人張建華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可以負責地說,騰麟貿易 的貸款是按照程序來的,我們這有不少於他貸款額的抵押,並且已經向市法院提起起訴。」但對於騰麟貿易在貸款時的抵押資金與物件、需支付的利息、原定的返還 日期以及審批程序等信息,招商銀行佛山分行及中國銀行佛山分行均表示需要向上級領導請示。

記者在截稿前被中國銀行佛山分行行政部負責人告知,樂從鎮政府已經向他們幾家銀行打過招呼,不能對外公開騰麟貿易的任何信息。但前兩日,樂從鎮政府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卻表示,不知道騰麟貿易的事。

此外,佛山最大的鋼鐵協會順德區樂從鋼鐵貿易協會也曾被王全以及鋼材公司老闆提及。該協會秘書長楊強華被記者問及騰麟貿易的事情時刻意迴避並多次強調:「我不認識它的老闆,跟協會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解釋,目前樂從鋼鐵企業從銀行貸款較為寬鬆,每月交2000元成為會員後,比非會員企業更容易從銀行貸款。記者得知,楊強華在接受採訪之時正與招商銀行佛山分行某支行領導洽談。

對於完整的融資鏈,王全嘗試向記者描述如下:騰麟貿易先從個人或企業借得抵押物或現金,再用不斷補充的抵押物向銀行借錢,隨後向企業或個人償還一部分資金後再借更多抵押物,再獲得銀行更多的貸款。環環相扣的借貸鏈條,可能隱藏著業界所謂的「空頭債」。

佛山銀監局局長劉克儉近期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小企業普遍缺乏銀行最為看重的質押物,因此佛山中小企業融資抵質押貸款的佔比在持續下降,信用、擔保貸款佔比上升成為現象。數據顯示,2009年,佛山中小企業抵質押貸款的比例為57.4%,今年7月末已降至55.1%。

而記者從佛山市中小企業局獲得的一份《佛山市中小企業發展現狀調研報告》顯示,佛山市銀監局反映佛山市民間借貸市場升溫、利率步步走高,且規模越來越大,已成為目前佛山許多中小企業融資的補充渠道。

禍起 炒錢 生意 佛山 老闆 開始 跑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59

豪车大甩卖——温州“跑路”潮后传

http://www.infzm.com/content/65175

从百万元的豪车甩卖,到几十万的车纷纷出货,二手车商在温州民企跑路潮中收获意外之喜。而很多企业主仍焦急如热锅蚂蚁,他们仍在四处找钱的漫漫途中。

“就跟买菜一样”

2011年10月中旬,新华网等多家网媒转载了一则新闻:温州在进行一场豪车大甩卖。新闻的开头就像一句极具诱惑的广告词——一辆奔驰S600,市 场价260万元左右,现在只要40万元。

但昙花一现的豪车甩卖景象,在近日的温州是看不见了。温州市二手车商会秘书长陈侠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国庆节前,二手车交易市场里百万元级别以上的车 多,现在是几十万的车比较多。

“我们开玩笑说,之前是头道贩子跑了,现在是二道贩子跑了。”在陈侠看来,被集中甩卖的豪车大多来自急于“跑路”的企业家。

首页>>经济

豪车大甩卖——温州“跑路”潮后传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黄金萍 2011-11-24 14:55:13 来源:南方周末

从百万元的豪车甩卖,到几十万的车纷纷出货,二手车商在温州民企跑路潮中收获意外之喜。而很多企业主仍焦急如热锅蚂蚁,他们仍在四处找钱的漫漫途中。

“就跟买菜一样”

2011年10月中旬,新华网等多家网媒转载了一则新闻:温州在进行一场豪车大甩卖。新闻的开头就像一句极具诱惑的广告词——一辆奔驰S600,市 场价260万元左右,现在只要40万元。

但昙花一现的豪车甩卖景象,在近日的温州是看不见了。温州市二手车商会秘书长陈侠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国庆节前,二手车交易市场里百万元级别以上的车 多,现在是几十万的车比较多。

“我们开玩笑说,之前是头道贩子跑了,现在是二道贩子跑了。”在陈侠看来,被集中甩卖的豪车大多来自急于“跑路”的企业家。

在温州汽车城二手车交易市场,许多限量版豪车云集二手车市,虽然比原价低很多,但还是少有人问津。 (长空/图)

从8月份开始到国庆节前,有些企业家遭遇资金链紧张,不得不把手头能变现的都变现了,豪车就是其中之一。而在第一波企业主“跑路潮”之后,一些与高 利贷有牵连的放贷人也开始紧张,他们的车也随即流到了二手车市场。

对二手车商来说,赚钱的机会到了。据陈侠统计,和去年同期相比,2011年9月份温州二手车交易市场的交易量没有增加太多,但总交易金额是1亿元左 右,同比增加了一倍。

两天前温州二手车商会开理事会,筹备年会事宜,不到半小时理事们就捐了二十万办联欢会,“原先可没这么快的。”陈侠说。

但陈侠的一位担保公司朋友就没二手车商这么幸运了。他这段时间收了很多台奔驰、宝马、路虎车抵债,还剩3000万外债。最近他去讨债,对方直接说, 这块值48万的名爵手表给你吧。“当时我就想哭了。”他对陈侠说。

在温州市二手车商会楼下,超信二手车置换有限公司的员工李夏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从今年9月份开始,卖车的人明显多了,而且绝大部分是通过中间人、 寄售行、典当行、担保公司来卖,而不是车主。10月份,这家店里成交了两辆劳斯莱斯,其中一辆幻影、一辆古斯特。放在以前,一年到头难得碰到一辆这么高档 的车。

卖车人通常要求现金交割,车行也要求当场过户。李夏说,最近都很小心,当场过不了户的车就不要,怕人家万一有经济纠纷,钱就打水漂。最多的时候,这 间车行有五十多辆现车,资金压力大。但是,“不管哪个行业,只要有利润就会不惜成本”。

这时,一辆车停在门口,车窗里探出个脑袋冲李夏喊,“我又拿了一台两个月的(保时捷)卡宴,那车库里还停了一辆(宝马)X5,你们要不要去看呀?就 跟买菜一样,哈哈哈……”李夏介绍说,此人是从台州来淘货的同行。

卖不动的新车

这是温州市区一间综合性豪华车展厅,里面停着林肯、保时捷、宝马、奔驰、路虎等高端车型,其中最贵的是一辆价值六百多万的阿斯顿·马丁。但展厅里一 个客人都没有。

40岁左右的销售经理姜洁和她的同事们在展厅后面的小办公室里上网看新闻打发时间。她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9月以来的温州民企跑路潮,对她们这家勤 奋汽车销售公司的影响“很大很大很大”。8月来店看车的客人还不少,9月开始一个都不见了。

姜洁估计到年底也就这个行情,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指着玻璃墙外隔壁的一间店,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0月初忽然静悄悄地没开门了,后来看报纸才知 道是老板跑路了。这家叫做“菲林”的连锁便利店,在温州约有60家店面。

他们楼上是温州最大的地产中介——21世纪不动产温州分部,几天前,这里也爆出了欠薪风波,传说老板个人投资中有2亿元的资金缺口。但这家公司并没 有关门,公司前台说老板不在,同时表示公司内部正在进行重组。

温州市房地产协会秘书长林寿明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从下半年开始至今,温州房地产中介关门了二百多家,剩下一百多家,而且剩下的店很多只有一个人留 守。新盘的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温州市房管局网上销售系统显示,11月共有11个新盘上市。11月11日开盘的星河湾家园,单价5.99万元/平方米,至 今只卖出了一套。

“现在的房子动辄一千多万一套,谁有那么多现金在手上?而且看着现在时机不对,谁会愿意接掉下来的石头啊,至少要等它在地上蹦几下再说。”一位当地 企业家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豪車 車大 甩賣 溫州 跑路 潮後 後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56

擔保公司變形記:連云港高利貸跑路潮調查

http://www.21cbh.com/HTML/2011-11-26/3MMDcwXzM4MzE3MQ.html

一個民間借貸者的突然死亡,引發了江蘇連云港金融圈的一系列「跑路」事件。

「只要是搞過民間借貸的人,不管有無關聯,紛紛到各自的上下家收錢,最終處於頂端的擔保公司頂不住了。」當地知情人士對本報表示。

一個月前,連云港市的揚帆、瑞陽兩家擔保公司老闆接連跑路。11月25日,連云港警方向本報記者證實,兩起擔保公司事件的處理已接近尾聲,相關責任人已被控制。

作為正規金融的有益補充,民間借貸本無可厚非。但連云港兩起擔保公司老闆跑路事件,還牽涉到當地的銀行職工。

就連云港的個案而言,當地高利貸、非法集資者與擔保公司之間的資金鏈條已然形成。對於政府來說,如何監管和引導成為亟需解決的問題。

突然死亡

2011年10月中旬,在連云港從事民間借貸的滕亮突然因病死亡。

滕亮的猝死沒有任何徵兆,因而引發了集資者的擠兌潮,而與滕亮有合作的揚帆、瑞陽兩家擔保公司因此受到牽連。

這三者之間的借貸關係並不複雜:滕亮先從揚帆公司借來1000萬元,再轉手把這筆錢以更高的利息轉貸給瑞陽公司。但誰也沒有料到滕亮的突然死亡。

10月16日,揚帆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老闆呂海明突然消失,3天後,瑞陽投資擔保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王兵也跑路,王與銀行合作的6000多萬元擔保資金也失去了信用保護屏障。

10月20日下午,連云港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金融辦以及銀監分局、公安等部門迅速介入調查。經排查發現,與瑞陽公司合作的銀行包括工商銀行、交通銀行、江蘇銀行、東方銀行等。

這其中,江蘇銀行連云港分行存在風險的銀票敞口1300多萬,據該行一位內部人士向本報表示,「這並不是損失,也不會形成不良貸款,且已追回了一半的貸款。」

「由於王兵是做實業起家,跑路時,旗下仍有5家珠寶專營店,每個店每年利潤約百萬」,連云港銀監分局副局長殷路鳴向本報記者表示,「調查摸清情況後,迅速將王兵資產扣押,銀行也趕到法院申請保全,並與借款企業協商更換擔保機構。」

在連云港有關部門的合力下,王兵在出逃後一週即返回連云港自首。

王兵註冊的瑞陽擔保公司成立於2006年,這一年連云港各種擔保公司不斷湧現。由於當初成立時的門檻較低,全市範圍內擔保公司迅速達到160多家。

據當地知情人士向本報透露,2008-2009年,王兵不再專注於珠寶生意,轉而投資股票、期貨以及房地產開發。

一位與王兵有過接觸的浙江企業主告訴記者,王兵在玩大之後「更顯豪氣」,而各家銀行也不斷追捧他。2010年,瑞陽擔保公司註冊資本提高至6000萬元。

由於擁有擔保公司這個平台,王兵吸引了各路投資者,這其中就有滕亮的1000萬。實際上在事發後,王兵每年需要支付的高利貸利息就超過1000萬元。

「股票市場上王兵並不專業,搞地產需要大量資金且源源不斷,王兵玩不轉,最終資金鏈斷裂」,上述企業主表示,尤其是滕亮的突然死亡令王兵的瑞陽公司雪上加霜。

殷路鳴向本報表示,瑞陽擔保公司雖然因為資金問題出現崩盤,但其涉及銀行款項的風險已經被控制,不會產生太大影響。

連云港目前約有160餘家擔保公司,其中融資性擔保公司84家,涉及銀行擔保貸款金額約150億元,「風險屬於可控範圍之內,」殷路鳴說。

在接受本報採訪時,地方政府堅決否定了「王兵將家人送到國外並捲走1.2億元」之說。

揚帆涉嫌非法吸儲

揚帆擔保公司的事發,則更令監管層憂慮,該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的呂海明系銀行員工。

記者多方證實,滕亮的1000萬高利貸款項來自揚帆擔保公司。經連云港政府部門排查,揚帆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本報獲得的資料顯示,揚帆擔保公司成立於2009年2月,一年後更名為揚帆投資公司,註冊資本金1000萬元,其中呂海明、李吉柱分別出資490萬和510萬元。

由於呂海明曾在建設銀行連云港分行工作過,並擔任過某支行的管理人員,背景和人脈網絡清晰,在其跑路後的第三天便被警方控制。

本報從當地銀行系統獲得的資料顯示,揚帆公司涉嫌違規吸納的公眾資金約1.3億元,吸收的存款利息在2分—9分不等,牽涉到300多人,目前已逐一登記完畢。

實際操作中,揚帆公司的股東李吉柱成立了一家「龍珠理財公司」,負責高息吸納公眾存款,而呂海明則利用存款進行放貸和投資。

「如果不是滕亮突然死亡,估計問題不是很大,但由於信息不對稱造成了百姓大規模擠兌」,一位給龍珠理財提供了50萬元(月息3分)的人士告訴記者。也正因為百姓擠兌不成紛紛報案,揚帆公司事件才得以浮出水面。

由於高額利息支付及時,揚帆公司曾在民間有不錯的口碑,「即使8月份陸續有人提現,也沒有引起人們太多的重視。」 上述給龍珠理財提供資金的人士說。

有關揚帆公司的具體案情,連云港方面以「正在排查」為由拒絕透露更多信息。不過有當地銀行人士向本報證實,建行原職工呂海明是被警方控制後才從銀行「主動辭職」的。

此外,連云港跑路的民間借貸者不止是揚帆和瑞陽兩家。本報從當地銀行人士處獲悉,月餘前建設銀行連云港分行新浦支行原副行長顧某某涉及高利貸資金6000多萬,隨後顧與全家悉數跑路。建行總行曾派調查組前來調查,顧返回自首後也主動辭職。

被轉嫁的風險

殷路鳴向本報記者坦承,在兩家擔保公司老闆跑路之前,政府對擔保公司的運營監管一向較為重視,但監管手段相對落後。

在目前的體制構架下,融資性擔保公司在經信委系統核准登記,小額貸款公司由政府金融辦負責管理,而非融資性擔保公司的監管則處於真空地帶。

擔保公司的迅猛發展,與銀行的直接推動亦有明顯的關係。

商業銀行與擔保公司合作的目的是為了轉移風險。實際操作中,能控制風險的中小企業客戶早被商業銀行納為己有,往往把一些償債能力較差的「垃圾客戶」與擔保公司捆綁,利用保證金起到約束擔保公司和降低信貸資金風險的作用。

據當地銀行的一位高管對本報記者表示,80%以上的客戶都是銀行自己做,20%風險較大的企業客戶,銀行才會選擇與擔保公司合作。

由於目前在商業銀行的貸款考核中,「中小微企業數量」是一個重要指標,因此銀行不得不快速擴大「風險較大、原本不符合貸款條件」的中小微企業項目數量。

上述在連云港投資的浙江企業主向記者表示,很多時候銀行會向企業主動推薦擔保公司參與借貸業務。

但這種方式反而加重了企業的負擔。「銀行本來就是準備借款給該企業的,卻一定要拉來一個擔保公司,結果是企業多付了利息或手續費。」

目前大多數擔保公司都會要求被擔保的企業向其繳存一定比例的保證金,如某企業向銀行申請貸款100萬元,為其提供擔保的擔保公司會要求企業向其繳存20萬元保證金,企業按100萬元貸款本金向銀行支付利息,實際得到的融資僅為80萬元。

擔保公司變形

蘇州某商業銀行的人士告訴記者,如果企業正常經營,則擔保公司每年可獲得相當於註冊資本金10%的利潤,「這是相當可觀的收入」。

2006年之後,擔保公司越來越多,「當時的門檻較低,一般有個幾百萬的資金就可以註冊成立。」殷路鳴表示。

2008年—2009年期間,在國家4萬億投資拉動下,擔保公司數量井噴,「這個過程中,很多從事高利貸的人就註冊了擔保公司,甚至一些銀行的人和公務員成為了實際控制人。」

上述浙江企業主對本報表示,由於國家當前對信貸實行緊縮政策,中小微企業的資金鏈壓力更大,「實體企業貸不到款,可銀行給鋼材城的貸款都是上億,而鋼材城並沒有實體業務。」

而擔保公司的另一個利潤源泉,是利用企業的「過橋資金」壓力。

按理說,企業的貸款到期時,必須歸還全額本金和利息後才能再行申請借款,但問題是,「現在銀行因為資金壓力要2-3個月才能續貸,以往一般是一個禮拜就可以了。」而要維持運作的企業資金鏈不能斷,高利貸成為了其短期借款的主要來源。

於是,這個「時間差」成為擔保公司大顯身手的機會——他們充當了借款銀行的角色。

據前述浙江企業主透露,擔保公司與商業銀行關係密切,對一些貸款到期的企業情況很熟悉。在銀行續貸批准之前,這些擔保公司主動找這類企業,願意提供高息借款,以解企業燃眉之急,等到銀行續貸批出款項時,企業再用來歸還擔保公司的借款。

「可以說,銀行的員工和擔保公司肯定存在著私下的利益輸送,這是存在已久的現象。」這位浙江企業主表示。

當地一位知情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揚帆公司正是扮演了上述角色。

擔保 公司 變形記 變形 連雲港 連雲 高利貸 高利 跑路 路潮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57

多位房企老闆"跑路" 民間借貸或再起波瀾

http://www.21cbh.com/HTML/2012-2-9/3NNDE2XzQwMDQ3Ng.html

龍年伊始,長沙出現的部分房企老闆「跑路」現象,再度引起外界關注。

分析人士認為,在當前民間借貸表面「平靜」的背後,因房地產市場陷入調整而帶來的影響正在顯現,特別是近年過度擴張且風險意識淡薄的房地產企業,面臨的風險更大。如何未雨綢繆,防範可能出現的資金鏈斷裂等風險,已經成為部分房地產企業無法迴避的課題。

多位房企老闆「跑路」

「本來是去年12月31日交房的,結果到現在沒有一點音信,交房遙遙無期,開發商跑了。」長沙麓山裡佳園樓盤的一位「准業主」氣憤地說,去年10月她首付45萬元後,至今仍沒有拿到購房合同。而此時,售樓部早已人去樓空。

記者獲悉,2月6日中午,40名麓山裡業主已向長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報案。

據長沙坪建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官網顯示:麓山裡佳園由長沙坪建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長沙學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合作開發。朱雙文是長沙坪建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開發商朱雙文拐走售房款外逃,實屬詐騙行為!」一位購房者在銷售中心貼出留言稱。在接到業主報案後,岳麓分局初步判定長沙學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屬詐騙行為,將從多方途徑尋找法人代表劉忠建和委託代理人朱雙文。但截至記者發稿,朱雙文仍不知去向。

在長沙,房地產商「跑路」並非首例。去年7月,中遠公館石羅其「跑路」,債務超過8000萬元;同年8月「跑路」的東方航標石湘中,債務額度高達數億元。

去年9月24日,鄂爾多斯(600295)中富房地產公司大股東郝小軍失蹤,法人代表王福金自殺身亡,涉及373家個人和單位債權人、數額高達2.63億元的民間借貸,該事件一度引起外界對二線城市部分房地產企業資金鏈斷裂的高度關注。

在銀行收緊房地產貸款的情形下,民間借貸對房地產的貸款也日顯謹慎,房地產開發商資金鏈一直處於緊繃狀態,在此情形下,長沙、鄂爾多斯等國內二線城市房地產老闆「跑路」事件實屬意料之中。

禍起「資金鏈斷裂」?

外界普遍猜測,朱雙文、劉忠建二人在外大量舉債,特別是有不少民間「高利貸」,因資金鏈斷裂,而導致集體失蹤。

在當前民間借貸表面「平靜」的背後,因房地產調控政策而累積的影響正在顯現,特別是近年過度擴張且風險意識淡薄的房地產企業,面臨的風險更大。業內人士分析,目前房地產市場仍處於僵持期,房地產市場泡沫一旦破滅,那些高價拿地的房企將首當其衝。

「長沙現在有300多個樓盤積壓庫存房近10萬套,今年還將有100個新盤至少20萬套房推向市場,今年下半年長沙二手房必將大量拋向市場,屆時『跑路』的現象或將更多。」一位熟悉長沙房地產市場的業內人士斷言。

「房地產老闆『跑路』並不意外,歸根結底都是因為缺錢。」湖南當地一位金融人士表示,目前長沙不少銀行已經完全收緊對房地產項目的所有貸款發放,甚至連首套房按揭都很難獲批。

值得注意的是,在房企無法從銀行等主流金融機構獲得貸款的同時,另一扇大門——民間借貸也開始關閉對房地產企業的貸款通道。

「考慮到房地產市場的不確定性,明年公司將減少與房地產有關的貸款,並加大在實體經濟方面的投放。」鄂爾多斯一家小額貸款公司負責人表示。

如何處理債務清償等難題

在因民間借貸纏身的房企老闆「跑路事件」中,如何制定清償計劃,並妥善安撫債權人,成為當事房企和相關部門必須面對的難題。在這方面,鄂爾多斯中富清償經驗可資借鑑。

去年鄂爾多斯中富危機出現後,為安撫債權人,中富推出兩套償債方案。一是對於願意等待、領取現金的債權人,公司將在十個月後支付1分5的利息直到還款,抵債資產為上述項目的商業房、攤位、公寓等資產;二是在六個月後歸還借款本息,同時用抵押債務後的剩餘資產進行擔保。

「中富資產估值約5億元,負債約2億元,因此對債權人的還款並不是問題。」中富事件後,鄂爾多斯市政府部門有關負責人對外表示,這不僅消除了債權人的疑慮,也為此後解決類似案例留下寶貴經驗。

顯然,在債權人盈門之際,房產企業老闆「跑路」並非明智之舉。如何妥善解決欠下的各項債務,正考驗著房企的經營智慧和危機公關能力。

業內人士建言,在國家房地產持續調控政策下,房地產企業應當主動響應國家政策,順勢降價,消化房產項目庫存,以房款或房產償還原債權人本息,這才是一家負責任房產企業的明智之舉,也是房企持續穩健經營的關鍵。

溫州立人集團非法融資案處置工作又有新的進展。昨日,溫州立人教育集團處置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公告稱,債權登記工作將從2月15日起正式開始。

張貼於泰順賓館前面廣場的這份公告稱,經初步核查,立人集團此前公告所公佈的22個項目情況基本屬實,現已對22個項目採取了掌控措施。

此 前,立人集團曾公告稱,立人集團下屬企業及關聯項目22個,其中全資11個、控股4個、承包生產1個、合作辦學2個、參股4個。按經營範圍分為房地產類 10個、煤礦類6個、學校類3個、農業類2個、旅遊類1個,項目分佈在江蘇、內蒙古等九個省(市),目前正常生產經營的項目有13個。

昨日發佈的公告詳細地列明了當前各個項目的開始時間、項目基本規模以及現狀等信息。由於會計師事務所對所列資產的評估工作尚未結束,其價值到底幾何尚無法得知。

記者詳細分析公告所列各項資產與項目,董順生對地產項目以及煤炭項目的熱衷非常明顯。在當前經濟形勢下,這些項目能給債權人帶來多少收益還是個未知數。

值得注意的是,項目列表中所列的內蒙古哈拉溝露天煤礦的資產對於泰順的債權人來說或許只能是「水中月」了。這是因為,該煤礦自2011年11月28日停產後,在12月5日被內蒙古當地債權人代表強行接管,12月28日,所有財務會計資料被移交給債權人代表。

資料顯示,該煤礦為立人集團在2009年10月收購,礦區面積為0.6平方公里,核定開採量為60萬噸/年,2010年產量為140萬噸。

此外,立人集團全資擁有的內蒙古牛五堯露天煤礦開採年限所剩無幾。該煤礦開採年限自2011年1月10日至2012年4月17日,核定開採量為60萬噸,目前由於處於冰凍期停產,預計3月中下旬才能復產。

立人集團在2011年3月收購內蒙古敖包梁點石溝煤礦23%的股權之時,其與滿世集團洽談股權受讓事宜,需出資6.7億元,已支付3.9億元,餘下2.8億元未按協議支付,股權轉讓手續還未辦理。在此種情形之下,立人集團最終能獲得的多少權益值得關注。

昨日發佈的公告還稱,已依法委託溫州中源會計師事務所和浙江光正大律師事務所立即啟動債權登記的各項準備工作、債權登記工作從2012年2月15日開始。

據記者瞭解,溫州中源會計師事務所去年曾經參與了處理信泰集團資金鏈斷裂案件中的資產評估與處置工作。「這種事情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很有經驗的。」一位官員對記者表示。

對 於即將進行的債權登記工作,債權人反應不一。有債權人表示:「我肯定會去進行債權登記的,畢竟這又增加了希望。不過,我們最終還是要看解決方案是怎樣 的。」而部分債權人的代理人北京京哲律師事務所律師張仁對記者表示,其所代理的債權人不會去泰順縣成立的處置辦進行債權登記,因為這不符合法律程序。

「由於該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其集資的數額也是將來認定被告犯罪的證據,因而應該去公安機關進行登記。」張仁說。

目前,該案所涉債權人的具體數目及金額尚無獲得準確數據。有關人士表示,該案涉及人數或在數千人。而此前簽署解決方案的涉及資金約18.4億元。

從長沙部分房產老闆「跑路」到溫州立人集團董事長被刑拘,龍年伊始的幾起案例再次引起公眾對民間借貸的關注。

圍繞民間借貸的「是」與「非」和相關政策的「堵」與「疏」,過去一年來,各方一直爭論不休。但民間借貸是「正規金融的有效補充」這一認識,則基本成為共識。

不可否認,擔保公司、典當行等民間借貸機構,在解決中小企業融資等方面均起著舉足輕重的意義,但由於其准入門檻低,部分機構風險控制和法律意識淡薄,也時常給市場和債權人帶來種種風險。


多位 位房 房企 老闆 跑路 民間 借貸 再起 波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18

P2P網貸或現首例龐氏騙局:淘金貸疑攜款跑路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13/yMNDE5XzQ1MzAyMQ.html

P2P網絡貸款公司淘金貸,在上線一週後,突然不能登錄,網站負責人陳錦磊失去聯繫。目前已有超過80名投資者的資金投資於淘金貸尚未追回,具體涉案金額預計超過100萬元人民幣。

P2P網絡貸款模式是個人通過網絡平台相互借貸,其安全性一直備受質疑,但是P2P網絡貸款在國內興起之後,尚未發生惡性兌付風險或詐騙事件,淘金貸事件或將成為首例P2P貸款界的龐氏騙局。

淘金貸失蹤

6月3日淘金貸(www.taojindai.com)正式上線。

6月3日到6月8日,據淘金貸投資者不完全統計,預計有超過80名投資者投資於淘金貸。

6月6日,由於部分投資者舉報,淘金貸的資金賬戶被第三方支付平台環訊支付限制交易。

昨日,記者從環訊支付獲悉,淘金貸環訊賬戶中的錢已經被全部支取。

淘金貸是一家於6月3日上線的P2P網絡貸款平台,網站上線後一批投資者將資金打入淘金貸賬戶,不過從6月8日晚到發稿,淘金貸網站就不能登錄,其負責人陳錦磊的手機也處於關機狀態。

P2P網貸的運營模式是網站提供平台,貸款方在P2P網站上發佈貸款需求,借款人則通過網站將資金借給貸款方。在借貸交易中,貸款方獲取資金,而借款方則獲取投資收益。

網站不能登錄之後,投資人啟傑就開始收集投資人信息,啟傑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現在我們已經聯繫上的投資人超過80個,初步估計涉及金額超過100萬元,其他投資者尚在聯繫中。」

由於網貸平台的投資人分佈在全國各地,6月9日至10日兩天各地淘金貸的投資者已經分別組織起來前往各地公安機關報案,目前案件仍然在處理中。

大發「秒標」吸引投資者

「當時真是傻啊,累計投了十幾萬元,現在還有近5萬元沒有拿回來。淘金貸可能是個龐氏騙局,想利用新投資人的錢來向老投資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報,以製造賺錢的假象進而騙取更多的投資。還好發現得早,後續沒有新的投資者跟進。」一位淘金貸的投資者baore告訴記者。

baore還是網貸圈子裡的新手。6月3日baore在一個網絡貸款投資群中看到新P2P平台淘金貸上線,還發了大量的「秒標」,忍不住一試。

「秒標」是一種P2P網站為了招攬人氣,發放的高收益超短期限的借款標的。投資者拍下秒標後馬上就能回款,所以風險極小,也由此網絡上聚集了一批專門投資 秒標的投資人。但讓baore始料不及的是,這家剛剛上線的網站竟然在一週之後就消失在網絡上。像baore這樣的投資者在網貸圈子裡被稱為「秒客」,專 門投資於「秒標」。

「資金量對於P2P網貸平台非常重要,網站為了積聚人氣就用發秒標的做法,向投資者派發紅包。由於收益高、期限超短,許多投資者看到發秒標就會爭相投資,很像是商場促銷。」第三方網站網貸之家負責人徐紅偉告訴記者。

baore一開始先試著投資了兩筆,一筆投資了5000元,一筆投資了1萬元。這兩筆本息都如約到賬,這又大大減小了baore對淘金貸的警惕心。隨後三 天內,baore先後打款16.57萬元,此後提取現金11.58萬元。但是還剩餘4.99萬元仍在淘金貸賬戶中,而baore一直被告知「暫時不能取 現」,直到網站不能登錄。


P2P 網貸 貸或 或現 首例 龐氏 騙局 淘金 貸疑 疑攜 攜款 款跑 跑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86

上島咖啡跑路風波揭開「零管理」缺陷

http://www.21cbh.com/HTML/2012-7-10/3MNDE4XzQ3MTE3Mw.html

曾開遍大江南北的上島咖啡正陷入一場信任危機。

日前,消費者在北京西單上島咖啡門店辦理了5000元儲值卡,但是還未消費多少金 額,該門店就倒閉了,而老闆也不知所蹤。這位消費者本以為,上島咖啡是連鎖品牌,即使這家門店無法消費,其他門店應該可以。但事實並非如此,其他加盟店並 不認可這種儲值卡。更讓人費解的是,上島咖啡總部明確表態:這是該加盟店的單店行為,與總部無關而拒收,更不要說進行還款了。

而據瞭解,上述上島咖啡儲值卡事件並非個案。

公開資料顯示,除了北京,上海和濟南等地區,近年因為上島咖啡加盟店關閉導致消費者儲值卡無法消費的事件同樣上演。今年3月份,濟南上島咖啡濼源店老闆跑路,消費者之前辦理的儲值卡成為一張無法消費的廢卡,至今也沒有解決。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上島咖啡信任危機事件,暴露出上島咖啡在特許經營加盟管理上存在漏洞,而且即使是獨立經營的加盟店,出現經濟糾紛,其品牌特許方也是負有連帶責任的,同時對於品牌的損害程度更甚。

特許經營企業對於加盟企業的管理問題已經被推上了不可忽視的地位。

加盟費=品牌使用費?

據 瞭解,上島集團在中國大陸共有10家公司,僅在上海就有3家,其中上海上島食品有限公司是上島集團設在中國大陸的總公司,雖然名義上是總部,但實際上只是 一個生產基地,除了向分公司供貨,其餘業務都由分公司分管,在這些業務上並不存在上下級的隸屬關係。例如上海的加盟業務就按照浦西和浦東的地域劃分,分別 交由上海上島餐飲連鎖經營管理有限公司和上島咖啡浦東公司管理,兩家分公司各自獨立。

據上島咖啡官方網站顯示,上島咖啡有北京、哈爾濱、山東、上海浦東、上海浦西、浙江、福建、成都、重慶、藏南地區和阿克賽欽區等11家分公司。這些分公司代表總部負責上島咖啡在中國各個區域的加盟業務。

然而,《中國企業報》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上島咖啡加盟店目前的加盟費只能屬於品牌使用費。

位 於北京西南三環的普萊爾島咖啡曾經是上島咖啡的加盟店,如今,當《中國企業報》記者再度來到這裡時,從樓頂上大大的「player島咖啡」招牌,仍然依稀 可以看出原來「上島咖啡」品牌的影子。咖啡店裡面的裝潢也全部保留了上島咖啡的風格,只是去掉了所有上島咖啡LOGO,記者坐下後,發現連點餐單上的品種 也幾乎和上島咖啡相同,記者隨便要了一杯上島咖啡主打品種——藍山咖啡,服務小姐端上來的雖然比上島咖啡的濃度偏低,但喝起來味道卻相差不多。

那麼,普萊爾島咖啡為什麼改名?其與上島咖啡又有什麼關係?《中國企業報》記者隨即採訪了該店值班經理,據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先生介紹,這裡原是上島咖啡的加盟店,至去年,5年加盟期已到,於是不再加盟,但仍然使用上島咖啡的供貨渠道,因此保留了上島咖啡的味道。

據 他介紹,當時加盟時除了加盟費,還要支付總部統一裝修的費用,一共投資近30萬,開業後,總部派來一個店長,對店內人員和管理進行了簡單培訓,之後就再沒 有任何管理行為,加盟店與總部的唯一聯繫就是需要進咖啡豆等原料時打電話,那邊便會送到。加盟到期後,由於前5年經營成果並不理想,所以沒有再交下一個5 年的加盟費,也不再使用上島咖啡LOGO。

據這位經理介紹,因為使用了上島咖啡的品牌,他們利用這5年時間已經在此區域擁有了足夠的固定客源和影響力,所以改名後對經營沒有什麼影響。對於上島咖啡對此是否會有異議的問題,這位經理告訴《中國企業報》記者,「沒有什麼問題,因為我們到期了。」

而 《中國企業報》記者在另一家上島咖啡則看到了另一種經營模式。這家位於北京紫竹橋附近的上島咖啡,在其門上「上島咖啡」牌匾的下方直接打出「北京星竹餐飲 管理有限公司」字樣,記者向店內工作人員詢問,這到底是「上島咖啡」還是「北京星竹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得到的回答是,這是「北京星竹餐飲管理有限公司」 經營的上島咖啡加盟店。

可以想見,在其5年加盟期過後,此咖啡店已經完成了自身品牌的建設過程,也不需要再加盟上島咖啡了。

據普萊爾島咖啡值班經理介紹,因上島咖啡品牌影響力和標準化原材料,每年都有很大一批新加盟的上島咖啡加盟店,當然,每年也有很多到期不再加盟的門店。

上島咖啡儼然成為咖啡店培訓學校,加盟費成了品牌使用費和入門費。

特許經營

別走入「零管理」誤區

特許經營(Franchise)是國際公認的21世紀最成功的商業模式。它的本質是以知識產權的許可使用為核心的產權交易,是一種成功的商業模式、經濟發展模式乃至社會發展模式。

特許經營的商業模式,經過西方發達國家100多年的實踐,已成功地為可口可樂、麥當勞、柯達、福特汽車、沃爾瑪、7-11便利店、希爾頓酒店、迪斯尼樂園等世界各行各業的品牌巨人所實踐,並為全球中小企業的成長和個人創業提供了最成功的捷徑。

正是這樣一個優秀的商業模式,造就了上島咖啡這個品牌。

然而,特許加盟不能「零管理」。

《中國企業報》記者採訪中瞭解到,正是由於上島咖啡對於加盟店的「零管理」,才釀就了此次信任危機,同時也流失了一批借上島咖啡品牌發展起來的優秀門店。

特許加盟無疑是把雙刃劍,如果管控不力,特許加盟對企業的品牌及盈利能力反而會構成傷害。由於品牌企業往往會對加盟店疏於管理,一些惡性事件的出現可能導致企業長期品牌形象受損。

在 業內,企業開始越來越重視對特許加盟店的細節管理。如7天酒店,他們採用的是對加盟店的直營化管理,派自己的人員到加盟店任店長,對於經營及口碑出色的加 盟店,企業會進行回購,雖然並非所有加盟店都願意將店出售,但這也是為運營業績良好的加盟商提供了一條出售門店套現的選擇。通過這種方式,從制度和激勵措 施上加強了對加盟店的管控。而如錦江之星,也對加盟店制定了嚴苛的服務標準。


上島 咖啡 跑路 風波 揭開 管理 缺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050

老闆跑路!

http://www.eeo.com.cn/2013/0316/241308.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張勇藍 彬珍 安逸 今年3月初,江蘇化纖重鎮周莊的三家化纖紡織企業陸續正式進入了破產程序,而這也意味著在去年年底震驚當地的兩位企業主徐雪偉和曹海榮「負債跑路」事件開始進一步發酵。

這一起企業主跑路事件使當地一些銀行和小額貸款公司分別面臨近2億元和1.3億元的壞賬風險,直接關聯企業數量達到9家,相關擔保企業數量超過10家。

而讓當地政府感到棘手的是,「與信貸風險和企業員工工資拖欠相比,民間融資引發的問題可能更加嚴重,環環相扣的企業債務關係也使得情況更加複雜。」當地一位瞭解情況的企業主告訴本報記者,「目前有關方面正在組織善後,儘量不讓局面失控。」

不過在江蘇銀監局的一位人士看來,無論事件如何收場,此次周莊鎮前所未有的企業連環債務鏈條斷裂,是偶然也是必然,監管部門對民間融資的有效監管是防止類似事件再度發生的關鍵。

債務鏈條斷裂

2012年11月中旬,徐雪偉丟下了數億元巨額債務包袱避走美國。這位44歲的企業主雖然不是江陰市翔達化纖有限公司、江陰市康須王紡織化纖有限公司和江陰市升昌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但卻是實際控制人。工商資料顯示,翔達化纖法人代表為盧德龍,為徐雪偉妹夫;康須王法人代表為陳建平,為其妻兄;升昌科技法人代表為陳建英,正是其妻。

而同一時間,江蘇新榮化纖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曹海榮也出走美國,資料顯示,曹同時身兼江陰市富榮毛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其表兄孔德良則擔任了江陰市長榮廢舊物資回收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曹還是江陰宏泰鋁業有限公司、江陰市豪斤貿易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徐曹二人的跑路,緣於債務窘境。而背後實因經營困難。徐雪偉控制下的化工紡織企業主要依賴出口貿易,貿易大環境的持續不景氣導致其業務量急劇下滑,甚至剛投資產10個月的康須王公司一開門就虧損,風險越積越高,陷入了連環負債深淵。經過一系列的法律程序,到今年3月初,已經有徐雪偉的升昌科技和曹海榮的新榮化纖、富榮毛紡等3家企業正式進入了破產程序。

2012年11月26日,升昌科技對外宣稱:「因銀行債務,公司資產被法院封存,企業無法運轉,只能停產歇業,公司正全力籌集工人工資,加緊核算,核對無誤後隨即發放。」而這一公告也成為連環債務鏈條全面斷裂的開始。

根據統計,被牽扯進債務鏈條的銀行共有6家,總金額接近2億元,其中工商銀行江陰支行前後發放給相關企業10筆貸款,涉及規模最大,總額為9237.9萬元。另外還涉及到其他數家大銀行在這邊的分支機構。

目前,牽涉債務最大的工行尚未對此事予以回應,而除銀行之外,眾多小額貸款公司也牽連其中。

從多方瞭解到,無錫市崇安區利民農村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無錫市錫山區恆昌農村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江陰澄信農村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分別涉及貸款4087.58萬元、3753.48萬元和2564.3萬元,另有3家小貸公司涉及貸款共計2600多萬元,合計超過1.3億元。

不過,銀行與小貸的3.3億元貸款遠非徐曹二人涉及債務鏈條的全部。「這幾個月裡,除了銀行與小貸公司之外,還有數百個債權人陸續前來申報債權。」一位認識徐曹二人的人士介紹說,雖然不清楚具體金額有多少,但「這些債權人的債權規模從數十萬至數百萬不等,估計總金額過億元」。

「這上億元的債務中,有些是與徐曹二人企業有業務往來的企業,也有不少是民間融資的債主。」上述人士表示,「江浙一帶民間融資發達,利息高企,化纖紡織也一直是周莊鎮的重要經濟支柱,因此這一行業的民間借貸規模很驚人。」而徐曹二位企業主的跑路,也自然引發了民間融資鏈條的斷裂。

而另外還有值得關注的是,前來申請債權的企業中,還存在著眾多被牽連的擔保企業。其中,江陰市第四紡織機械製造有限公司和江陰四星邁耶機械有限公司就是受牽連最深的兩家擔保企業,其法人代表為曹亞洪。

據瞭解,與曹亞洪關聯的企業數量眾多,除上述兩家之外,還有江陰新勁塑料製品有限公司(下稱新勁塑料)等10家企業。

雖然目前也有當地人士擔心曹亞洪也可能會出走,但「我們主要是擔保被牽連的,」四紡機副總符玉忠雖然不願過多談論此事,但還是對記者表示,「這個也是很正常的,現在我們也在正常經營,政府也在和銀行做協調工作。」

放貸衝動

此次債務鏈條斷裂波及如此眾多的銀行和企業,雖然有全球金融危機及國內經濟增速放緩等大背景的因素,但從實際情況來看,當地銀行及小貸公司的放貸衝動也是風險放大的重要原因。

來自一家國有銀行江陰支行的對公業務客戶經理則向《經濟觀察報》坦言,銀行並不是不清楚這些企業的相關關係。「其實企業申請貸款的時候,客戶經理都會去考察,我們這邊客戶經理基本都是當地人,下去跑一跑,這麼小的地方,很快就摸清楚了。」

但關聯度這麼高的企業依然能夠順利獲得貸款的原因在何處?上述這位客戶經理透露說,「其實銀行貸款自身是有風控的一個嚴格標準的,需要企業達到一些要求,比如要求經營滿兩年,要提供擔保或者資產抵押等等。但銀行對客戶經理的考核更加嚴苛,具體到金額、筆數、新增客戶數都有嚴格標準。」

他說,「客戶經理的生存壓力比較大,2010年和2011年的時候基層客戶經理底薪只有1000多,現在稍微多一點,也只有3000來塊錢,但是只要貸款放出去就算績效,會影響獎金,獎金是大頭。而且不但客戶經理有壓力,每個網點都有壓力,我們銀行40多個網點吧,競爭也非常激烈。所以即使明知道可能會存在問題,只要有貸款,客戶經理不但不會努力排查風險,反而會協助其達到各項硬指標從而取得貸款獲批。」

以升昌科技為例,數據顯示,自2011年以來的銀行承兌匯票業務,多筆小額業務均提供了100%的存單質押或全額保證金,而千萬元以上的貸款多數是相互擔保,而且好幾筆大額貸款都只提供了50%的保證金,風險敞口達到了50%。

而相關資料還顯示,新榮化纖、翔達化纖及四紡機等企業亦有類似情況。「模式操作上來講,是不允許貸款金額直接作為保證金金額的,但現在從實際操作來講,很多企業為了獲得貸款會找第三方機構幫忙。比如我要貸1000萬,需要50%的保證金,我就先找人幫我墊付500萬,等我獲得貸款以後再償還這500萬,另外,再支付一些額外的利息。這樣等於就可以空手套白狼。」當地一位銀行業人士告訴記者,這種操作方式從監管角度很難,而貸前審查工作做到什麼地步,很大程度要取決於銀行人士的自律性。

後續

目前,善後工作緊鑼密鼓,當地政府相關部門的官員被緊急調動,參與到協調工人工資賠付和債權人財產保全的工作中。在徐曹二人跑路之初,周莊鎮政府籌集了600萬元資金用以發放工人工資,在當地人士看來,這一關鍵措施使局面沒有失控。

而周莊鎮派出所也被指令負責相關債權人登記工作。其中,四紡機和江蘇華宏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提出的財產保全標的分別為3000萬元銀行存款或查封相應價值的財產和1100萬元或相應價值的財產,這也意味著兩家企業與徐曹二人的牽連很深。

隨著債權人紛紛申請財產保全,江陰市法院和無錫市南長區法院先後查封了3家徐雪偉旗下的公司資產。

另外從接近當地法院的一位人士處瞭解到,當事企業的財產保全事宜由江陰市法院和無錫市南長區法院分擔。法院先後扣押查封了翔達化纖和康須王的寶馬750和牡丹客車各一輛,及電腦、空調、叉車等生產、辦公設備總共52類物品,還查封了升昌科技滌綸短纖維459噸、PET原材料1400噸。

南長區法院查封扣押了翔達化纖和康須王全部PET原料、滌綸短纖,康須王設備和升昌科技4條滌綸短纖生產線。除此以外,升昌科技的廠房和土地以及第四紡織機械的部分土地和廠房、相關責任人名下11套房產:徐雪偉房產2套、盧德龍房產3套、曹亞洪房產4套和黃國興房產2套;以及盧德龍、徐雪勤、新榮化纖名下價值人民幣77萬的權證資產,陳建英、徐雪偉、新榮化纖名下共計人民幣60萬的權證資產,曹海榮、顧君紅(新勁塑料法定代表人)名下價值人民幣110萬的權證資產也已先後被法院查封。

事發至今,位於周莊鎮永盛路61號的翔達化纖門衛室玻璃窗和外牆幾乎成了公告欄。除了醒目的封條,就是涉及企業借貸糾紛的法院裁定書以及針對員工的善後處置公告。

據悉,此前周莊鎮政府出資的600萬工資款其清償的優先級要優於其它債權。「清償順序應該先是需要支付法院等相關部門的破產費,其次是稅收,然後是工人工資,最後才是債券。」江蘇濱江律師事務所的一位律師告訴本報,按照目前情況來看,債務人所能獲得的清償將十分有限。

老闆 跑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725

「跑路熱錢」自述:一個月盡快拋售中國資產!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3639.html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一家外資投資諮詢公司負責人李志明悻悻地說。

今年前4個月,他最樂此不疲的一項工作,是設法將客戶的熱錢「運入」內地投資套利,但5月起,他最傷腦筋的,是如何讓這些熱錢盡快「回家」。

此前,他也不知道熱錢進出會對中國金融市場帶來多大衝擊,直到6月20日國內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錢荒。

「上週,5-6個銀行朋友天天向我打聽有多少『熱錢』撤離,他們需要評估未來外匯佔款變動趨勢,作為判斷銀行間市場資金緊張程度的依據。」他說。而5月外匯佔款增速驟降,在他眼裡,是「熱錢」開始撤離中國的一個信號。

不過,國內金融界將銀行間市場錢荒,解讀成央行意在規範銀行同業資產期限錯配的強硬之舉;「熱錢」撤離潮起,則是全球套利資金受QE收緊所迫,匆忙採取去槓桿化措施,以調低自身資產錯配風險。

一週內操作數千萬元入境

直至採訪結束前,李志明依然想說服記者,由他經手的境外資金不是「熱錢」,而是套利資金。

所謂套利資金,是以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作為槓桿融資基準利率,放大槓桿融資倍數投資中國高收益資產,套取兩者高利差的境外資金。

他經手流入境內的套利資金,40%-50%投向信託產品或委託貸款,平均年化收益率超10%。相比而言,人民幣年均2%升值的誘惑,弱爆了。

今年4月,他迎來「事業小高峰」——當時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2%,全球資金套利需求高漲,他所在的公司一週內操作數千萬元人民幣的等值境外資金入境。入境方式,五花八門。

依靠融資銅模式,已是「小兒科」——今年初銅價一再下跌,令「熱錢」屯積的融資銅庫存貶值,大幅壓低套利收益。

李志明仍然堅持使用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及貿易項美元結匯通道,創造熱錢流入機會。他並不否認,部分跨境貿易資金用途時常說不清。

比如他借助一家國內關聯貿易公司通過貿易合同先收進美元後交付貨物,時常被外管局質疑貨物流與資金流不夠「同步」,每次他只能拿出一大堆複雜公司資料,「證明」結匯資金用於採購生產所需的原材料。事實上,美元結匯人民幣後的第四天,這筆資金從貿易公司賬戶以企業借款形式劃撥到國內人民幣賬戶,最終投向信託產品或委託貸款。

一位美國對沖基金經理曾向他誇口,原先信託產品與美國10年國債的收益利差應該在7%-8%,但通過槓桿融資放大3倍,扣除各項融資利率與抵押擔保費用後,年化綜合收益超過20%。

李志明見過更激進的熱錢流入方式,一些境外投資公司以創立高科技公司為名,在內地城市高新開發園區設立辦公室,先借助當地招商政策套取一筆結匯額度,將境外資金騰挪入境,再投向信託產品與委託貸款。

今年前4個月外匯佔款驟增約1.5萬億元,扣除貿易順差與FDI之後,近6000億元外匯佔款流入路徑難以解釋。

李志明認為前四個月熱錢大量流入頗為反常,畢竟中國經濟增速放緩,未必能令熱錢取得足夠高的收益。但1-4月外匯佔款驟增1.5萬億,已超過2008-2011年中國經濟高增長時間的外匯佔款增速。

一家國內農商行金融市場部主管直言,1-4月外匯佔款大幅增加,某種程度助長國內銀行在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的套利衝動。他所在的銀行在一季度增加40億-50億元的套利頭寸,即借入大量短期同業存款,投向高收益的中長期國債央票,賺取利差。

「當時,沒人會想到銀行間市場會在6月底鬧錢荒。」上述金融市場部主管說。至今,他認為錢荒的兩大主因,一是銀行應對外匯佔款增速驟降而惜貸;二是央行一開始的不救市態度,另市場情緒恐慌。

隨著5月份外匯佔款增速驟降,李志明開始著手應對最壞情況——熱錢撤離潮。「在我們(玩轉熱錢進出)圈子裡,外匯佔款增速驟降,是熱錢即將撤離的信號。」他說。

撤離:打包賣給內地私募

上週,李志明最關心的是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跳漲速率。這個收益率決定著套利資金撤離節奏與規模。

幾家正準備撤離的對沖基金經理告訴他,他們預計10年期美債收益率將超過2.8%,必須盡快「去槓桿化」,才能保住現有套利收益。

以往,熱錢能不斷借入更低利率的短期QE資金投向中長期高收益資產,實現利差最大化。如今,美聯儲向市場發出收縮QE的信號,一下子大幅提高槓桿融資的成本,令他們難以維持現有的套利規模,規模縮減引發的套利熱錢撤離,本質就是「去槓桿化」。

李志明從多家對沖基金經理瞭解到,上週歐美槓桿融資市場借新還舊的融資成本比原先大幅提高70-90個基點,按此測算,一家使用5倍槓桿的對沖基金在中國市場的套利收益至少下降4%。

「這只是保守估計,槓桿融資倍數越大,融資成本越高。」他說。已有三位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向他抱怨,原先他們投資國內信託產品的利差在7%-8%/年,隨著融資成本增加(還包括抵押物增加與縮短槓桿融資期限),利差收益一下子縮至4%,考慮到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因素,這個利差收益已不具很高吸引力。

熱錢要迅速套現信託產品撤離,並非易事。

「多數信託產品與委託貸款都是一季度投的,最快年底到期。」李志明說。退出無門的壓力下,他認識的多數對沖基金經理只能先拋售10年期美國國債,籌集資金付清即將到期的槓桿融資與融資成本。

這某種程度進一步「加重」熱錢撤離壓力。隨著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跳漲,熱錢利差收益進一步縮水,倒逼套利資金撤離,完成去槓桿化。

上週,他接到四家境外投資機構的電話,要求未來1個月盡快拋售國內資產,將資金悉數返還境外。這四家機構的槓桿融資倍數在6-8倍,且借助大量短期QE資金槓桿融資投向國內2年期信託產品。

「據說,他們已找了三家香港投行,打算將境內信託產品資產打包為一款理財產品,賣給當地私募基金。」李志明說,當他把這個消息告知銀行朋友時,後者直接要求他提前做準備,應對未來一段時間國內流動性偏緊。

「這對熱錢撤離很不利。」他感慨說,如果沒有國內資金的接盤,熱錢就很難套現「跑路」。他更擔心的,是一旦信託產品出現償付違約,大量套利熱錢將面臨投資損失,他只能轉行了。

跑路 熱錢 自述 一個 盡快 拋售 中國 資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0438

席殊書屋創始人被曝捲款跑路 已被起訴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5846.html

7月22日消息,有媒體報導國內民營連鎖書店席殊書屋創始人席殊將名下公司亞美新合股權非法轉讓捲款跑路,目前席殊本人已被公司合夥人趙蘭健控訴。

據瞭解,2005年3月,趙蘭健與席殊投資成立了亞美新合,公司的核心業務便是主辦「南美洲中國商品博覽會」,趙蘭健和席殊分別擁有該公司50%的股份,2005年10月,席殊將其名下所有股權無償轉讓給其妻子的弟媳竇巍。2006年2月,出差回國的趙蘭健發現公司已經人去樓空,席殊本人也聯繫不上。趙蘭健開始了對亞美新合公司剩餘資產的追討。

據趙蘭健介紹,2010年12月14日,其起訴了受讓席殊所有股權的亞美新合公司新法人代表竇巍。今年4月,席殊也被追加為新的被告。今年7月15日,趙蘭健和他的代理律師吳國平向北京市朝陽區南磨房法院重申了追討230餘萬元公司財產的訴求。

截至目前,趙蘭健這場追討公司剩餘資產的官司自2010年開始已經開庭十多次,至今仍無結果。

資料顯示,席殊書屋是國內最大的民營全國性連鎖書店,高峰時期通過直營和特許經營方式開設了624家連鎖店。其創始人席殊是書法家、全國青聯委員、江西省政協委員席。2007年年底,席殊書屋總部已被北京市工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全國加盟店也陸續關停。

席殊 書屋 創始人 創始 被曝 曝捲 捲款 款跑 跑路 已被 起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8019

(轉)泛鑫跑路的事 trustno1

http://xueqiu.com/7730004385/24841431
上海泛鑫保險代理有限公司資金鏈斷裂,公司總經理陳怡攜款跑路加拿大,涉及金額近5億元。業內人士向和訊網保險頻道證實,陳怡的確已經跑路。和訊網致電陳怡的手機發現,號碼已無法接通,轉入來電提醒。中國保監會已經在關注此事,具體情況,將由保監會辦公廳對外發佈。

泛鑫保代官網顯示,公司共有六家合作保險公司,分別是光大永明人壽、陽光保險、幸福人壽、崑崙健康、泰康人壽、海康人壽。上述中介公司高管表示,陽光保險是泛鑫保代的重要合作夥伴,此次跑路事件對陽光保險或有較大影響。

-----------以上為縹緲總早上轉的圍脖信息。

早幾個月的時候,家長一前同事闖俺家來,忽悠家長代理他們的產品,餓在廚房聽著各種不靠撲,讓家長請人走了。家長今天說,當時看到的就是泛鑫公司的宣傳資料,還有陽光保險等的介紹。

這個前同事吹說,他的客戶,都幾十幾百萬地買他們的產品,還有幾千萬資產的(准)客戶。承諾15%-20%的年收益,然後客戶保單下來之後並不給客戶,而是給客戶手寫個保證上述收益的條子。。。然後這個前同事自己從泛鑫拿到很多佣金,拿到的佣金也買了它家的產品。這個前同事還覺得自己一個人手裡單子太大,讓自己女兒、女婿也考了保代的證書,單子分散些?

我和家長聽著就跟傳銷似的,純一騙子公司,從代理到客戶都智商有問題,騙四活該。

保監會肯定是有責任的,許可到監管。

-----------
他們總經理能捲走5個億,那客戶資金的收付很大問題,惡意集資詐騙?

//////////////////////////////////////////
沒出事的,都是有自己營銷渠道的大公司,出事的都是把營銷外包的中小公司,這下,項總的營銷員體制改革,可以歇歇了吧。
泛鑫 鑫跑 跑路 路的 的事 trustno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606

傳易方達前員工陳志民涉嫌老鼠倉跑路 釋老毛

http://xueqiu.com/6146070786/27353237
有媒體今日報導稱,易方達基金前員工陳志民涉嫌老鼠倉內幕交易,並且陳志民被傳已經跑路了。

  在上週五(1月24日)市場就開始有傳言證監會正在調查一個史無前例的老鼠倉內幕交易,據消息人士稱,該人士名氣相當大,名氣與王亞偉不相上下,而案件事發地為深圳。

  截至昨天媒體圈開始傳言涉及三個人,其中兩個人在今日上午相關的公司已經出面澄清,僅有陳志民目前仍無進一步的消息。

  搜狐基金聯繫了易方達基金市場部相關人士,該人士稱:「陳志民離職時正常完成了交接,對於他個人的其他事情我們不清楚,我們公司旗下的基金經理未接受任何形式的調查。」

  同時,搜狐基金也致電了陳志民186開頭的手機,一直顯示「您撥打的電話呼叫前轉不成功「。

  隨後搜狐基金向該手機號碼發送了短信,提示市場有關他涉嫌老鼠倉傳言,期望得到本人具體解釋,但截至發稿時也未收到陳志明的回覆。

  陳志民,前易方達副總經理,2000年參與籌建易方達基金公司,2001年4月公司成立至2012年2月29日,曾任易方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經理、投資經理、基金投資部副總經理、機構理財部總經理、基金投資部總經理、總裁助理、基金投資總監、基金首席投資官。

  管理時間最長的產品是易方達積極成長,任職期間(2004.9.9-2011.4.21)累計收益率為394%,此前還管理過三隻封閉式基金,分別是基金科翔、基金科瑞和基金科匯。

  發生老鼠倉最可能出現的產品是易方達積極成長。在陳志民管理期間涉及的基金持有人最高達42萬人,2007年之後基本上持有人總數均在30萬以上。
傳易 易方 方達 達前 員工 陳誌 誌民 涉嫌 老鼠 倉跑 跑路 釋老 老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175

【敗局】P2P網站網金寶:上線4個月跑路,如何讓600多萬元下落不明

http://www.ihei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233

「最低13%收益率」誘餌

有投資人向理財週報記者表示,網金寶除聲稱與央行合作,有擔保公司對投資項目進行擔保外,還運用了一系列手段吸引投資者投資金額最大化。

最初,在該網站投資10萬元的吳先生告訴理財週報記者,他們是從百度、搜狗等搜索引擎中找到該網站,而值得一提的是,網金寶還得到了搜狗的認證。

此前該網站宣稱與湖北中州擔保投資有限公司的擔保合同與反擔保合同,以對投資者提供「全額本息擔保」。而目前該擔保公司完全否認與網金寶有過合作。

另一個誘餌則更為直接。據理財週報記者瞭解,網金寶確實提供了吸引人的貸款利率,最低年利率不低於13%。記者從保留的網金寶網站截圖中看到,某項目年收益率顯示15%+3%,而這3%是網站宣稱的推廣期返點。

在網金寶投資了7萬元的寧先生說:「以為網金寶作為新設立的網站,需要用高貸款利率吸引投資者,所以沒有對這麼高的貸款利率產生懷疑。」

不同於「P2P」,該網站在最初推廣期宣稱其採用的是P2C2G(個人-企業-擔保)的投資平台。但值得一提的是,該網站上的貸款只針對公司不針對個人,且每個企業發的單個標最低融資100萬元。由於每個標所要融集資金量龐大,網站「製造」虛擬標的數量也大大減少。

說是虛擬標,理財週報記者在網金寶網站截圖中發現,其借款企業的名稱都很模糊,為「某釀酒企業經營貸款」「某大型汽車租賃公司經營用途貸款」。以致記者想查詢投資標的借款企業是否接受過該P2P平台的融資都無從下手。而投資者之一的寧先生也明確告訴記者,「沒有一個借款企業標記了確切名字」。

上述投資者還告訴理財週報記者,投資後網站每天顯示當日累積收益,承諾收益滿100元後可提現,本金只能在到期後償還。但至今都未有投資人收到本金。

該網站標的存續時間也設置得非常巧妙,2月份網站還尚處推廣期,沒有設置投資標。3月份開始發「標」,最短的投資標也是在3個月之後到期,5月才開始出現投資期為1個月的投資標。也就是說,截至6月4日網站關閉,還未有投資標到期。

那麼,600餘萬元的投資資金去了哪裡?

據瞭解,網金寶與京東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網銀在線合作,該平台對網金寶的投資者實行代收代付兩個功能。投資人先將錢匯入網銀在線,單筆交易扣除0.3%的費率,網銀在線再將資金匯入P2P平台賬戶,而這個平台賬號一般都是一個公司賬戶。

被騙走8萬元的維權發起人肖先生告訴理財週報(微信公眾號money-week)記者,他們投資項目產生的收益,並不經過網銀在線,而是直接由網站方面轉賬過來。

受「網金寶跑路」事件影響,網銀在線工作人員告訴理財週報記者他們暫時不接與P2P平台的合作。不過,即便P2P公司採用與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對投資者的資金安全似乎並沒有起到保障作用。

網貸之家CEO徐紅偉告訴理財週報記者:「第三方支付平台做的只是一個通道業務,將資金經過第三方支付平台走賬。相比較而言,第三方託管平台更安全,託管的方式是將投資者賬戶內的資金放入投資者的虛擬賬戶裡,而第三方支付平台是將其全部放入P2P平台賬戶裡。」

立案困難,實地調查幕後公司

虛擬公司人間蒸發,背後的公司開始漸出水面。

上述投資人對理財週報記者稱,他們曾查過自己的全部投資資金打入一個叫王肖清的個人賬戶中。無獨有偶,理財週報記者在58同城的招聘廣告中,看到了一則雄偉光大的招聘廣告,而聯繫人的名字也是王肖清。但該公司否認公司有王肖清這個人的存在。

6月10日上午,網站關閉近一週,理財週報記者隨4位投資人來到北京市朝陽區公安局經偵辦,接待警官告知投資者,因P2P案件中投資者與網站並沒有簽訂書面或電子合同無法立案。同時,網金寶貸款利率未達到非法集資額度(非法集資需達銀行同期貸款利率4倍),亦無法以非法集資罪立案。

不過立案也並非沒有可能。當日值班的韓警官對投資者表示,若查明主辦方的確為雄偉光大則可能會予以立案。

6月10日下午,理財週報記者在工信部瞭解到,網金寶的備案信息顯示其主辦單位確為雄偉光大。而其下屬的「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則告知記者,備案流程並不簡單,「備案需要提供單位證件,主體資格人證件,網站負責人證件。並且要到現場核驗拍照,簽署核驗單、簽字,上傳至管局系統,才能對網站進行備案。」

由此表明,能在工信部網站備案並非容易。但此前雄偉光大一直向外界否認其與網金寶有任何關聯,甚至通過媒體發表聲明澄清。

6月11日下午理財週報記者前往雄偉光大辦公地點瞭解情況,而當日的辦公室內的二三十個辦公桌卻異常冷清,甚至光線並不太好的辦公室只開了少部分燈,而顯得辦公室裡有些昏暗。

接受採訪的財務負責人吳漢銀向理財週報記者解釋稱,他們公司是做和礦產有關的生意,是做實業的。業務員在鋼廠,並不總在辦公室。一般每天只有3到5個人來上班。

對於網金寶跑路事件,吳漢銀告訴記者他們也是30號左右才知道。不過,與媒體此前報導的一位投資人曾在5月22日就與雄偉光大負責人熊偉電話溝通過,說法相左。

吳亦對記者表示:「如有我們的員工背著我們拿著公司的材料去為網金寶備了案,經公安部門立案取證後該我們承擔責任我們也不怕。但現在事實會不會是這麼回事,應該說我們對我們的員工,對我們的管理是有信心的。」

但最後其又強調:「應該說是……」

P2P行業仍不規範,亟待加強監管

不與投資人簽訂書面或電子合同是P2P行業的普遍做法,同時,因P2P平台信披模糊,投資者也難以掌握其投入資金去向。可以預見,若仍發生P2P網站跑路事件,投資者仍會遭遇立案困難。若要改變這一行業的普遍做法,需監管部門加強對其監管。

當前,P2P平台存在著諸多普遍且並不輕微的問題。為公司提供貸款且單個標籌資100萬元以上的並不只有網金寶,近來,逐漸有一些P2P平台涉足了此類業務。拍拍貸相關負責人林莉燁對理財週報記者說:「對公司融資,一個標融資100萬以上的,平台本身的風控能力很重要,如果前期沒有做很好的調查,調研,是有很大風險的。這類業務要求平台較成熟、風控經驗較豐富,且線下非常瞭解標的的大項目。」

理財週報記者打開多家發展此類業務的P2P網站,發現普遍對公司信息提供得很模糊。即使近期較受投資者青睞的積木盒子,對借款企業也以「×××科技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貿易有限公司」顯示,更未標註企業地址、電話。

「這個行業約定俗成不標註企業太多詳細信息。」徐紅偉告訴記者。但這一約定俗成為網金寶這樣成立不久的詐騙公司提供諸多便利,投資者無法查詢到其投資資金是否投向了該企業,甚至都無法知道企業是否接受過該P2P平台提供的貸款。

這種情況下,即使平台本身不是虛擬的,也可能會設置些虛擬標來自融。

但此類網站至少將每個標的信息列出,理財週報記者看到有網站則乾脆像銀行一樣列出不同收益率名為「定存寶」「月息通」的理財產品。還有網站仍提供前段時間備受詬病的「債權轉讓」產品。

此外,即使很多P2P平台與擔保公司展開合作,也並不能保證投資者的資金安全。「即便找個擔保公司,有的擔保公司擔保額度超過了自身的授信,而且也有很多公司擔保公司做得並不好。」徐紅偉說。

將資金停留在平台賬號上,就很難確保不打破道德風險,而P2P網站也形成了一個類似其它金融機構的「資金池」,將募集的資金短借長貸,以前的投資標到期後去發新的投資標將資金對接上。

「今後監管的方向是實現出借人與借款人的賬戶直接對接,而就我目前所知只有上海一家P2P平台實現了借款人與出借人的賬戶直接對接。」徐紅偉說。

並且投資一個P2P平台的門檻並不高,只需50萬便能將一個P2P平台註冊上線運營。

「以前跑路的P2P平台多出現在長三角、珠三角這一帶,現在,在監管層眼皮下出現跑路的P2P網站,監管層下一步勢必會加強對P2P的監管。」林莉燁對記者說。

有業內人士表示,加強對P2P的監管要提高准入門檻,首先要提高註冊資本金,保證平台基本的運營能力,第二要對從業人員資歷把關,要具備相應的風控人員,第三要法務手續健全。同時過程的監控也要跟上,投資表信息要報備到某個部門,或是公開出來實現借款信息透明化,防範公司做虛假標。

來源:理財週報
敗局 P2P 網站 金寶 上線 個月 月跑 跑路 如何 600 多萬 萬元 下落 不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5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