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敢走險路 高雄小瓷廠攻進迪奧

2012-12-10  TCW
 
 

 

第三屆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在熱鬧與爭議中落幕,卻有一家台灣瓷器品牌,取得中國頂級招待所新台幣三千萬元的訂單,是五百多家業者中的少數;不僅如此,去年底還獲得國際精品品牌迪奧(Dior)青睞,上門談代理,其作品「牡丹盤」以自有品牌在巴黎旗艦店展售,繼「法藍瓷」後,台灣瓷藝品再度站上國際舞台者。

創作該品牌「1300 OnlyPorcelain」,是隱身於高雄大樹鄉下工業區中的一家小瓷器廠「旗津窯」。

「一開始,Dior只想要代理,希望把『1300』品牌拿掉,我回答:『可以』,先付三十萬美元版權開發費; 他們退一步:『掛雙品牌?』我回覆說:『那會在藝術品中簽上我的名字』。」詳述交涉過程的,是旗津窯創辦人沈亨榮。

他堅持自有品牌上架國際通路,將過去瓷器業代工一小件平均賺約○.五美元到一美元的價值, 提升到五十美元,至少多出了四十九倍。

為何強勢的國際精品肯讓一家出身於南部鄉下的品牌,登上其巴黎旗艦店?

將時間拉回到十五年前。剛從美國康州Hartford藝術研究所學成歸國的沈亨榮,教了一年書不適應,決定捨棄穩定的教職工作,在他的出生地高雄旗津成立工作室「旗津窯」。

品牌突圍!走大廠不走的瓷藝品路線

為了兼顧創作與生存,一開始,他切入當時尚未有人進入的「建築陶」領域。建築陶用於住宅裝飾,由於是先進者,很快切入高雄地區的建案與公共裝置。原本僅四人的小工作室, 在七年間擴大至七十人;營業額也從五十萬擴增到三千五百萬元。

然而,好景不常。由於建築陶沒有技術門檻,加上出走師傅削價競爭,讓他體悟到,唯有自創品牌,從設計到生產全部生根,才能真正擺脫為人設計代工的宿命。

他開始想:什麼能以自創品牌之姿在國際市場中拚搏?最後在他心中浮現的答案是:大型瓷藝品。有感於目前國際市場上最著名的瓷器品牌中,有德國麥森(Meissen)、日本Noritake和丹麥Royal Copenhagen等百年老店, 而象徵瓷器的「china」在此領域卻沒有很多獲得公認的品牌;加上留美八年就是以瓷藝創作為主研究,因此決定轉型。

只是,一家僅發跡十五年的台灣瓷器品牌所能想到的,難道還有歐洲百年品牌做不到之處嗎?旗津窯憑什麼跟他們拚搏?反覆思考後,浮現於心的答案是:切入別人不願意跨入之區,建立起競爭門檻:打造沒有底座、以拱橋式橫向為造型的瓷藝品。

這是一條險路。走人煙稀少的路,但卻也須承擔高人力、資金的風險,更是一場信心的試煉。

打破既有規則,第一關就是做出沒有底座、橫立式作品的挑戰。

技術突圍!花兩年時間研發新模具

一般來說,平整底座與直立模式的作品在於支撐作品,無底座且橫向拱橋造型,則象徵著支撐點不見了,要靠作品本身結構站起來。但瓷土一拉成橫向時,如果彎曲力度與角度沒掌握好,就會整個垮下去。

彎曲S線條,正是第二個挑戰。「迥異傳統方整的四片模具,S型彎彎曲曲,脫模會卡住石膏無法成型,如果靠拼接方式,則會在窯燒時留下一條黑線,失去美感,」為開出S型線條,就難倒了好幾個台灣知名的模具廠。為此,他只有自己成立模具部門,聘請師傅自行研發。模具師傅林炯成表示,整整花了兩年,才找到「樓中樓」脫模技術。

沈亨榮解釋,「樓中樓」脫模技術就如「俄羅斯娃娃」一樣,一層套一層的工法,得以突破傳統直角脫膜限制。以第一件作品「水仙之夢」為例,也是花費兩年,燒掉十多噸瓷土,開了兩百多個模具,是傳統四片模具的五十倍,約是德國麥森產品製模平均片數的四倍,才得以完成粗胚。

走不一樣的路,也是一場資本的消耗戰。為了在國際市場百年瓷器大廠的夾縫中打造自有品牌,沈亨榮前後在人力、廠房投入了約一億二千萬元,資金一部分來自「建築陶」營收,八成是借貸。

「一度還發不出薪水,也有師傅因為待遇不高而相繼出走;有兩年時間僅開發、設計而無收入,想要銀行借貸卻因藝術品難以鑑價而不成,」不過五十四歲,已整頭白髮的沈亨榮回憶過往,紅了眼眶。所幸有妻子一路想挺,才讓他熬過人生最低潮的關卡。

今年初,藝術創作逐漸站穩腳步,年營收從四千萬元到今年可望突破億元,吸引國際精品通路上門和打開中國市場,才結束利潤微薄的「建築陶」部門,專心於瓷藝術品,以及開發實用型瓷器品產線。

只是,隨著訂單增加,挑戰也跟著來。「人才培育與通路需求大量資本,則是新挑戰,」中小企業信保基金課長張文巧提醒。這一家位於高雄鄉下的小窯燒廠,依舊有著資金與人才困窘問題,但不想賺零頭小利的代工錢,想要在文創領域打造「MIT」品牌創造出市場產值,靠著的是熱情與切入別人不願做的領域,在瓷器競爭紅海中征服了歐洲人。

敢走 走險 險路 高雄 瓷廠 攻進 迪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091

山寨兆元商機 讓明日之星鋌而走險

2013-09-09  TCW
 
 

 

什麼樣的動機,會讓一個年薪新台幣一千五百萬元以上、備受看好的明日之星,甘願鋌而走險,寧可背叛一手提拔他的公司,也要竊取商業機密?

答案是,一個高達新台幣一兆元的龐大市場!

根據拓墣產業研究所的預測,二○一三年中國的智慧型手機出貨量達到三億六百萬支,比前一年成長四三.二%,有望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智慧型手機最大市場,其中人民幣一千五百元(約合新台幣七千三百元)以下的低價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將達到一億八千六百萬支。若換算成產值,即人民幣二千八百億元(約合新台幣一兆三千億元)。

拓墣產業研究所研究經理謝雨珊指出,今年中國的智慧型手機用戶將達到四億六千萬戶,將引爆一波換機潮。而既有的本土品牌廠商如華為、中興、聯想、酷派等,加上蘋果、三星等國際品牌,並不能完全滿足此一市場需求,這讓三、四線本土手機廠商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因為市場太過龐大,一度沉寂沒落的山寨產業開始起死回生。

走一趟深圳的華強北,第一排正規商場,想花人民幣五千元買一支正版的iPhone 5或New HTC One,很可能因為缺貨,有錢都買不到,但若一路往後走到第四個街道、俗稱的山寨大本營,竟然隨處都是各個品牌廠的新機,不只外觀相似,一開機,就連使用者介面、圖形都一模一樣,而且售價只要人民幣七百元到九百元!

製造環境大躍進山寨業者不只抄,現在還自行研發

實際使用才會感覺到,該支「New One」的外殼設計雖然相同,但缺少了金屬拋光質感,一體成型的背板竟然可以輕易拆開,上下揚聲器也只有上面有聲音,下面根本就是裝飾用,並且觸控體驗差,也沒有Zoe、Blink Feed等酷炫軟體功能。

一位中國品牌手機製造業者觀察,上一波功能型手機山寨風潮過後,雖然淘汰掉大部分的廠商,但也有不少本地設計工作室(design house)技術升級,拿著各個品牌廠流出的設計圖操兵,三、四年來竟也練出一身功夫,不少人已跳脫出模仿的範疇,自己進行研發。

硬體製造環境也大幅升級。該業者指出,這些山寨商砸下比之前更高的成本,蓋出無塵生產車間、成品倉庫等,有些甚至可以開出八條生產線。軟、硬體能力都大幅升級,加上聯發科去年十二月推出四核心處理器MT6589,一下子加速了整個山寨市場的發展。

該業者推估,若不計算研發設計的成本,一支山寨機的製造過程從購料、開模到組裝、銷售,製造成本大約在人民幣兩百元(約合新台幣一千元)左右,而售價是隨市場喊,中間的利差相當大。

諷刺的是,會刺激山寨市場重新蓬勃發展,竟然也跟宏達電、蘋果強調創新設計與差異化的文化有關。

中國最大平板電腦晶片供應商,瑞芯微電子副總裁陳鋒觀察,三年前,智慧型手機還屬於非常高端與個人化的技術,大家拚的是手機的軟體功能,而非外型,「每一家出的都是一塊黑色板子,你叫山寨商怎麼仿?」

軟體功能都趨同山寨品牌打天下,自己變身品牌廠

但從去年開始,軟體功能大勢底定,高端智慧型手機成長開始趨緩,品牌廠不得不再回到外型上做文章。例如蘋果(Apple),把iPhone 5拉得更長更薄,索尼(Sony)持續做出優美圓滑的弧線,宏達電則是砸重本,弄出鋁合金一體成型外殼,這些創新反倒讓重視外觀的山寨商有機可乘。

但這些畢竟還是違法的生意,事實上不用去搞山寨模仿,像宏達電研發部副總經理簡志霖這樣擁有十年以上手機設計製造經驗的人,只要找到人肯投資,搞定通路,再套上聯發科的晶片,很容易就可以在中國自立門戶,甚至拓展海外。

斐訊科技就是一個例子。這家連在中國都很少有人知道的手機品牌,創辦人顧國平年僅三十六歲,沒有通訊科技的背景,卻靠著上述的模式打下一片天。成立不過五年,已經推出十四支產品,平均售價在人民幣一千五百元上下,年營收達到人民幣三十億元,預計今年還會再翻倍。上海松江區政府為了鼓勵創業,甚至還補貼他廠房租金、水電等費用。

「中國的智能手機市場現在是處於一個百花齊放的狀態,」陳鋒說。除了中華酷聯四大品牌之外,還有更多像斐訊一樣的不知名品牌不斷冒出頭,將價格不斷往下拉。未來宏達電在中國最大的對手,既不是蘋果、三星,也不是底層的山寨商,而是這些挾著成本與通路優勢狂打價格戰的攪局者。


山寨 兆元 商機 明日 之星 鋌而 而走 走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168

日勝生老董 專走險棋吃「公家飯」

2014-01-06  TCW
 
 

 

全國最大的住宅聯合開發案美河市,將步上雙子星後塵,為台北捷運局聯合開發處再添一筆負面紀錄?

十四年前小建商如今通吃京站、合宜宅

距雙子星開發案爆出糾紛正好一年,二○一二年年底遭監察院糾正的美河市住宅案(新店機廠聯合開發案),因北捷前聯合開發處官員被台北地院依涉《貪污治罪條例》裁定收押禁見,再度躍上媒體版面。也讓負責建商日勝生的股價連續多日收黑,因此揭開日勝生十四年來從中小型建商,一路躍升為營建股營收王的關鍵原因。

關鍵字,就是「政府」。

在業界,日勝生因專接與政府的聯合開發案,成為知名的「聯開王」,經手的捷運共構案除了美河市,尚有京站BOT案、永春E.A.T等。近年更跨足其他政府標案,接連拿下浮洲合宜住宅、青年社會住宅、地上權等案。鮮少自行推案的日勝生,手上超過九成的案量,全和公部門有關。

日勝生的高得標率,在美河市案爆發同時,格外啟人疑竇。對此,日勝生副總經理周惠玉反駁,認為「每間公司的核心業務不同」,毋須放大檢視。但不能否認,日勝生的成功,確實與聯開案有正面相關。

永春E.A.T案打響名號推升股價,七個月漲近五倍

二○○三年,因永春E.A.T一戰成名的日勝生,股價在七個月內從八元迅速飆升至四十四.八元,漲幅近五倍。二○○九年,京站完工,日勝生成立京站控股、經營百貨賣場,並推出國內首宗「只租不售」住宅案,表現皆不俗。前者在百貨業不景氣情勢下仍能維持營收連年兩位數成長,朝IPO(首次公開募股)邁進。

直至去年(二○一三年),一九九九年投標、總銷達二百 八十二億元的美河市,終於在爭議中交屋認列,讓日勝生前十一個月營收累計近二百九十億元、前三季EPS直逼十元,打敗興富發,成為營建股營收王。資本額也從十四年前的十二億元,一路成長至現在約八十四億七千六百萬元。

只是,靠聯開案日漸壯大的日勝生,這一次,竟在自己的主場,踢到最大的鐵板。

美河市案被批暴利撿沒人要的案子,埋下爭議

「林董,是富貴險中求啊!」一名建商,如此形容日勝生董事長林榮顯的發跡過程。

他說,十多年前,他和許多同業評估過美河市一案,共同感想都是:這個是要怎麼做?

「聯開案,以前根本是沒有人要做的案子!」他說,對建商而言,自己買地、開發,不用和公部門來往、省去繁複手續,最簡單也最快,所以大建商面對聯開案,根本沒有興趣。但是,政府開標,又不可能讓名不見經傳的小建商接手,所以多半會找上上市櫃的中型建商。日勝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和台北市捷運局牽上線。

只是,小碧潭周邊當時一片荒僻,許多建商評估都看不見發展潛力,加上高額的共構費(指捷運局初期整地、開發的經費)必須由建商負擔,「利潤怎麼算都不合,林董心臟有夠力!」

十四年前,協助日勝生做財務評估、投標美河市案的仲量聯行董事總經理趙正義也直言,許多人拿現在六十萬元的房價來批評日勝生賺取暴利,但當年當地房價只有十六萬元,以開價三十萬元計算,扣除造價之後,他們初估的建商分回比的確要到七成(日勝生在美河市的分配比率為六九.二五%),才能有不到三成的毛利,接近業界平均水平。而且,因為美河市是國內首例在機廠上方興建住宅的建案,人工地盤的工程難度、花費相對高,也是許多建商卻步的原因。

但是,當年的林榮顯敢標,從此做出名堂。在美河市之後,他又承接下南寶樹脂以非本業為由出脫的永春E.A.T案;就連京站這個沒有產權、無法借貸,挑戰國人「有土斯有財」觀念的案子,他都敢做。

一名建商透露,連續幾次聯開案的化險為夷,的確讓日勝生累積了不少經營公部門案的「眉角」,林榮顯也因此延攬許多前政府官員到公司團隊中。雖然該建商無法評論當中是否有違法情事,但推論林榮顯當初若沒有膽識、去撿別人不要做的,也不可能單靠聯開案就做到現在的規模。

「不過,聯開案的『險』,也在政府身上,」趙正義解釋,聯開案就像和政府合建,公部門出地、建商負責營建,依各自投入的金額設定戶數分配比例。而公、私地主最大的不同,在於和私地主合作,約簽下去,誰都不能反悔。但是,若你面對的是政府單位,對方隨時可能受在地居民抗爭、輿論影響,拉長行政流程。

這也是美河市一拖超過十年,到了去年年中交屋的重要關頭時,政府又因遭糾正,不願放行、卡住交屋流程的主因。現在,雖已交屋完成,但日勝生捲入司法案件,對企業聲譽已經造成負面影響。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這句話,也許最能形容日勝生現在的處境。「聯開王」封號曾經是光環,現在卻成為負擔。

【延伸閱讀】專接政府標案,11建案僅1件自行開發——日勝生歷年推案表

推案年份:2003年形式:捷運聯開案案名:永春E.A.T地點:捷運永春站

推案年份:2006年形式:轉運站BOT案案名:交九轉運站:京站地點:台北市市民大道

推案年份:2007年形式:捷運聯開案案名:美河市地點:捷運小碧潭站

推案年份:2008年形式:捷運聯開案案名:信義18號地點:捷運木柵站

推案年份:2012年形式:合宜住宅標案案名:日勝幸福站地點:新北市板橋浮洲

推案年份:2013年形式:自行開發案名:日勝東京站地點:基隆八堵

推案年份:2014年形式:地上權標案案名:仁愛本真地點:台北市仁愛路

推案年份:未推案形式:地上權標案案名:敦南派出所案地點:台北市復興南路

推案年份:未推案形式:捷運聯開案案名:大橋國小案地點:捷運大橋頭站

推案年份:未推案形式:捷運聯開案案名:南港機廠案地點:捷運昆陽站、南港站間

推案年份:未推案形式:青年社會住宅BOT案案名:新北市青年社會住宅地點:中和、三重共3處

註:未推案指已拿下標案,但因仍在規畫、建設等原因未正式對外公開銷售整理:郭子苓

日勝 生老 老董 專走 走險 險棋 棋吃 公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436

《業者告白》為打通關節 鋌而走險?揭密!台灣建商行賄文化三大手法

2014-06-16  TWM
 
 

 

桃園合宜住宅弊案意外揭開台灣產官學界長久以來糾結的行賄文化,究竟台灣營建業行賄文化有多普遍?建商又是如何進行得不著痕跡?

撰文‧梁任瑋

「如果一切可以按照遊戲規則來,建商何必要鋌而走險?」桃園合宜住宅爆發行賄弊案後,一位不願具名的上市營建公司主管下了這樣的註解。在業者的口中,除了「取得標案」必須打通關節之外,一個建案從申請建照到完工,至少還有三大關卡,會讓業者起心動念「用錢解決」。

營建業普遍面臨卡關的三個環節,就是建照申請、環評與土地變更。

在建照申請部分,「過去在台北市,建商送件申請建築開發執照平均只要半年即可拿到,但現在普遍都拉長到一年左右。」一家建設公司工務主管以此解釋建商之所以寧願用錢解決的原因,「就是行政效率低落、官員怕事的心態。」

送現金

最安全也最危險的作法?

「一件公文送上去,即使可以當天批准,官員基於保守心態,也不敢馬上籤字,為了避免被說圖利廠商,一定先把公文擱個兩天再說。」業者並說,有些官員就是要想辦法在案件中雞蛋裡挑骨頭,一定要找出一個問題,證明自己很認真在審查案件。

在這個環節,建商必須用錢擺平的主要對象是官員,至於手法,「像遠雄這樣直接送現金,可以說,是最安全卻也最危險的作法。」一家上市公司財務主管透露。說安全,是因為「現金交易」不會留下任何匯款紀錄,如果真的要打點對方,直接給現金最快速。但另一方面,「一旦被檢調跟監、搜索,證據一翻兩瞪眼擺在面前,相對於匯款,現金交易可說完全沒有辯駁的機會。」較常見的作法,是購買對方手中的未上市、未公開發行公司股票,「例如他手上有某未公開發行公司的股票,每股淨值價格只有十元,但買方願意用每股七十、八十元的天價吃下股票。」儘管對買方來說,這些股票毫無價值,但實際上已達到目的,而且過程不易被旁人看穿。

「但一定要是未上市、未公開發行的股票,才不會被外人一眼就看出買價與市價之間的誇張差距。」他強調。

此外,環評審議幾乎是所有建商一致認為最容易拖長時間的關卡,「一個環評進行二、三年是基本的,一位委員就有一個意見。」一位曾經擔任台北市政府環評審議委員的學者也承認,「漫長的環評時間,對建商的耐心及口袋深度都是極大的考驗。」

互動佳

外部委員可以用錢搞定?

在業者的解讀中,環評時間冗長,與「外部委員」擔任評審委員審案必然有關。某建商表示,外部委員出席費領得不多,但要扛起幫政府背書的責任,自然會從防弊而非興利的角度審案。

一位曾經參與過台北市政府雙子星BOT案審議的學者也說,擔任大型標案的評審委員,每次出席車馬費兩千元,但事前要花時間仔細閱讀上百頁文件,在審議的過程中還要特別小心,萬一出了事情還會被檢調約談。為了評審一件案子,要擔負如此重大的責任,讓很多學者專家根本不想替公部門背書。

以上說法,固然是業者困境之一,但在不肖業者的眼中,卻也得到了「外部委員可以用錢搞定」的想法。

建商與學者常見的「互動」模式大致有二:首先,是透過贊助學者成立的協會、學會活動討好專家。舉例來說,不少協會積極推廣國際建築設計獎,由於這些協會成員不乏知名學者,往往也是各縣市政府聘請的「外部專家」審議委員,建商為了與學者專家打好關係,基本上都會參與贊助,「建商甚至會以顧問費名目長期支助部分學者,不著痕跡的給予好處。」業者並透露,部分建商手邊若有基地規模龐大的建案,往往也會積極委託環境設計系教授參與設計,「學者的加入,當然有助於建案規畫;但建商心裡盤算的,更多恐怕是與學者打好關係。」無論是招標、環評或土地變更,目前各縣市政府的外部評審委員名單,皆來自公共工程委員會的「專家學者建議名單資料庫」,這個資料庫的學者專家由總統府、五院、各縣市政府議會與各大專院校推薦,基本上被推薦者一定要有多年相關實務經驗,在學經歷相關背景也有一定門檻限制。

依辦法,評審委員的編製為五至十七人,外部委員不能低於三分之一,地方政府必須先從資料庫中篩選出應選外部委員人數的「五倍」數量名單,而後一一詢問參與意願。由此可知,雖然必須從資料庫挑選,但相關經辦人員還是有一定的勾選自由,這也就是可以操作的空間。換言之,「如果已經打通了官員,就可以請他挑選自己熟識,或是建商早已『認養』的學者專家。」某業者表示。

打包票

﹁土地變更絕對處理到好﹂?

而當建案涉及土地開發規畫暨變更申請時,建商則通常會委託專業工程顧問公司「處理」。業者透露,市場上存在幾家「知名」的工程顧問公司,「土地變更案只要委託他們進行,基本上都可以全部處理到好;只不過顧問費也不便宜,基本門檻是千萬元起跳,並依個案面積大小、處理難易度收費有所不同。」但是,這幾家工程顧問公司為何總有辦法向客戶「打包票」,承諾「土地變更絕對處理到好」?

表面上,是因為團隊成員內擁有土地規畫、環境影響評估、土木工程、交通運輸、市場研究及財務等各專業領域技術人員,「但更重要的是,他們長年與各縣市政府承辦機關打交道,不論就人脈與消息來源都比建設公司好,說白了,他們才知道哪些人能用特別的方式處理!」業者甚至直接以「白手套」形容這類顧問公司的角色。

總的來說,這次讓遠雄陷入營運泥淖的行賄文化,說穿了就是業界心知肚明的「潛規則」,這樣的文化結構不改變,難保不會出現第二個遠雄案。

卡關時,

建商通常會這麼做

1.購買對方手中的未上市、未公開發行公司股票價差不著痕跡,且過程不易被旁人看穿。

2.贊助學者成立的協會與學會因為學者往往是各縣市政府聘請的「外部專家」審議委員。

3.透過白手套處理

工程顧問公司長年與各縣市政府承辦機關打交道,比建設公司更瞭解其中的「眉角」。

用人欠缺防弊機制

多人曾檢舉 葉世文卻能風光轉任桃園縣前副縣長葉世文被收押後,有關他索賄、收賄的傳言不斷,日前傳出,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去年初曾遭時任營建署長的葉世文索賄,尹衍樑不但悍拒,還轉向法務部廉政署檢舉,行政院長江宜樺當時就曾接獲舉報,可惜未見積極調查。

對於這項傳聞,尹衍樑在友人查證時態度低調,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行政院則於6月7日曾發佈新聞稿,強調江宜樺並沒有接獲過尹衍樑之檢舉函,但也證實,江宜樺去年四月接獲法務部報告,指廉政署發現葉世文疑似向營建廠商要求不當利益。當時江宜樺的作法是要求內政部長李鴻源立即調整葉世文職務,葉不願調非主管職,提前於六月初退休,還風光到桃園縣出任副縣長。

在這過程中,暴露出政府用人缺乏積極防弊機制的兩大問題。一是江宜樺應要求廉政署加快偵辦動作,甚至要求檢調加入偵查行列,也應堅持葉世文要調職處理,而非「私了」似的讓葉提前退休,還到桃園縣政府胡作非為,進一步在八德合宜住宅案收賄。

其次,一個在中央政府風評有問題的人,轉任地方政府高官,竟然沒有預警機制,令人匪夷所思。廉政署、內政部政風處,與桃園縣政府政風處之間,顯然缺乏縱向與橫向聯繫機制,讓縣長吳志揚或桃園縣政風處錯失防弊時機。對此,廉政署相關官員避談此問題。

律師陳長文10日投書媒體,也認為葉世文在營建署被逼退,卻能在桃園受聘,這似乎也顯現若干制度漏洞;他並建議政府,可以思考建立中央、地方政風參考資料庫的互聯機制。

亡羊補牢,猶未為晚。為防止下一個葉世文再出現,政府的防弊措施,有必要再加強。

(郭淑媛)

他山之石

比照香港,才能讓官員不敢索賄政府為了杜絕公務人員涉貪,2011年於《貪汙治罪條例》修法增列第六之一條,其中規定,檢察官調查涉貪公務員的過程中,若發現公務員本人或家人在犯罪時及其後三年內,有財產增加與收入顯不相當時,須就來源可疑之財產提出說明,無法提出合理說明,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此一法條,即是「財產來源不明罪」。不過,同樣是財產來源不明罪,世界各國的立法精神不一。簡單來說,台灣是「官員被發現貪汙後,才須對不合理的財產提出說明;但在香港,廉政公署會常態性的對公務員平日消費及財產進行稽查。」業者認為,比照香港,較能防堵官員索賄、收賄的惡行。

據瞭解,若以立法精神區分,台灣現行的財產來源不明罪屬於「個案型」,先有貪汙案進入訴訟,才「推定財產有問題」,除台灣外,英國與新加坡亦屬此類;至於香港則屬「經常型」,廉政公署必須常態性蒐集公務員「所得與生活水準顯然不相當」的證據,澳門目前亦採此類作法。

業者 告白 打通 關節 鋌而 而走 走險 揭密 臺灣 建商 行賄 文化 三大 手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150

碧桂園偽造政府公章辦預售證 地產項目鋌而走險拷問考核機制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0151.html

對周轉率和回款周期的極致追求,讓碧桂園(02007.HK)最終觸碰了法律的紅線。

5月4日下午,一份出自廣西南寧五象新區規建局辦公室的通報,讓碧桂園這輛高速列車遭遇尷尬。根據通報,碧桂園南寧天璽灣項目為了銷售搶跑,在未能達到預售條件的情況下偽造證明辦理了預售許可證。

網絡資料圖

據悉,涉案項目已經在“五一”前完成了首批銷售,收金6億。

晚間時分,碧桂園集團發布的聲明顯示,廣西區域南寧項目公司“采取非正常手段辦理預售證”屬實,且已向公安機關報案,並協助調查。碧桂園集團也成立了特別調查小組。

多渠道消息顯示,該案件已在南寧市公安局良慶分局接受調查,最終將如何演變目前還不得而知。該事件極有可能成為碧桂園自2007年“零地價”風波後所遭遇的最嚴重品牌危機。

偽造證件騙辦預售證

南寧天璽灣,是碧桂園進駐南寧的首個項目,於2015年7月24日公開競得,地塊總成交價4.56億,占地約100畝。定名為天璽灣,顯示碧桂園試圖將此項目打造為集團旗下偏高端的產品。但該盤剛剛步入銷售階段便踩到了政策法規的地雷。

網上流傳的五象新區規建局辦公室印發的全名為《關於碧桂園偽造我局公章違規辦理商品房預售情況的通報》文件披露:“碧桂園公司偽造我局公章及科室負責人簽名,持偽造現場進度核驗表在市住房局違規辦理了天璽灣項目4#-7#、9#樓商品房預售證。”

據稱,該局已就碧桂園公司偽造公章及簽名一事進行了報警處理,並將碧桂園公司列入黑名單,停辦該公司在該局的一切審批手續。

而另一份由廣西南寧五象新區規劃建設管理委員會規劃建設局發布的文件也證實了此案已在公安機關調查處理。

公開的消息顯示,天璽灣已在南寧市住房局取得了《商品房預售許可證》,並在4月底開盤銷售,首推產品正是被曝違規造假騙辦預售證的4#-7#、9#樓。開盤當天,火爆的場面曾經在網上大面積被刷屏,並一舉制造了銷售6億的佳績。

截至目前,核發天璽灣《商品房預售許可證》的南寧市住房局暫時未就此事表態。已經核發的《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是否繼續有效,以及違規銷售的房源將如何處理,暫時不得而知。

唯有已經購買了天璽灣的業主陷入迷茫。有當地媒體披露,天璽灣的售樓現場已經有多個業主前去詢問。

對此,碧桂園方面表示,會積極配合政府部門調查此事,以及對事件造成的損失負責。同時,公司將加快施工進度,確保盡快達到辦理預售許可證的形象進度,依法依規重新辦理《商品房預售許可證》。

考核機制或是違規動因

對於碧桂園在南寧首個項目遭遇的滑鐵盧,一位在當地從事房地產開發業務的人士評論稱,按照當地規定,只要樓盤施工進度達到基礎並造起地上二層,便可以獲得預售許可,該規定相對一線城市來說已非常寬松,碧桂園搶跑或許另有原因。

而碧桂園對於事件調查結果所發的公告稱:天璽灣項目的4#-7#、9#(共5棟樓)進度尚未完全達到南寧當地預售條件,項目開發報建部新進員工趙某某、吳某某在未向領導匯報的情況下私自虛報了4#-7#、9#(共5棟樓)的《商品房預售許可實地查看表》,違規辦理了《商品房預售許可證》。

網絡資料圖

該公司稱,涉嫌造假的兩名員工均是新人,並已向當地派出所和有關政府部門自首,等待有關部門的處理。

但5日早間,一名自稱碧桂園涉事員工的趙某某在其朋友圈刷屏,稱並未自首,且造假事件並非其個人在沒有匯報的情況下的私自行為。對此,碧桂園方面未給予更多說明。

事實上,大多數業內人士也對“私自行為”之說表示懷疑。上述南寧的房地產從業人員便質疑,一個小員工不可能也沒有動力在未獲得上面授權和首肯的情況下去造假。

一名曾經就職於碧桂園的前員工評論稱,公司在項目進度的節點上有嚴格的考核規定,會逼迫大家在一些細小的事情上做靈活處理。“一邊是公司追進度,一邊是地方政府辦事效率低下,我們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會做一些無傷大雅的處理,如果什麽都嚴格按照規定來,光走完報建流程都要大半年,是不可能做到半年開盤銷售的。”

網上流傳的趙某某朋友圈

而這里所謂的考核,指的是碧桂園基於對高周轉的追求而對項目進度設置的一些硬性規定和獎懲措施,例如從拿地到開盤要盡量快,最好半年甚至三四個月就開盤,例如項目要盡量在一年時間做到現金流回正等等。

一直以來,碧桂園以快速周轉作為核心競爭力。該集團首席財務官吳建斌曾透露,碧桂園集團的周轉率在1.7到1.8左右,已經遠遠高於同行平均水平,而公司正努力將周轉率做到2這一極致狀態。

目前,碧桂園在旗下項目中實施“同心共享”計劃和“成就共享”計劃,無論總部還是區域公司、項目公司的管理層,都與項目收益直接掛鉤。項目的現金周轉越快,內部收益率越高,管理層的獎金也就越高。

從南寧天璽灣的進度來看,該項目自去年7月拿地,到今年4月底首次銷售,時間周期已達到10個月,要想實現1年時間正負為零,剩下的時間並不多。

碧桂 桂園 偽造 政府 公章 預售 地產 項目 鋌而 而走 走險 拷問 考核 機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136

走險棋大亨 朱國榮百億身家揭密 涉炒龍邦股票、台壽保內線交易遭收押

2016-06-20 

隨著中信購地案涉弊端在鏡頭前曝光,又牽出涉嫌炒股的國寶集團總裁朱國榮, 這位外傳身價百億元的金主,究竟有何「傳奇」事跡?

六月八日,國寶集團總裁朱國榮因涉利用中信人壽合併台壽保機會內線交易,與炒作龍邦國際(台壽保大股東)股票等案,遭收押禁見,讓這位神祕金主,再度成為媒體焦點。

為錢不手軟 賣槍洗錢全來六十三歲的朱國榮神祕低調,最為外界熟知的是二○○七年入主國寶人壽,並投資媒體《新新聞》周刊,擔任董事長兼社長。外傳身價百億元的他,事業版圖橫跨珠寶、壽險、殯葬、休閒、不動產及媒體出版;他除因涉嫌炒股、介入龍邦國際經營權受資本市場矚目,原名朱子昭的他,早年甚至曾持槍搶劫澳門銀行,後逃亡來台、入獄,可說爭議不斷。

「富貴險中求」這是一位曾任職《新新聞》的資深媒體人對朱國榮的評語。

生於中國廣州的朱國榮,一九七一年到香港,一九八○年十月十八日,涉嫌和另六名從廣州偷渡到澳門的中國人持槍搶劫澳門銀行運鈔車,造成運鈔員一死一重傷,港片《省港旗兵》說的就是他那代「大圈仔」(編按:香港說法,指中國文化大革命後,坐輪胎的內胎圈偷渡到香港的中國亡命之徒)的故事。

這段原本隱藏起來的祕密,就像一條爬進黑暗角落的蛇,卻因朱國榮在前年捲入龍邦炒股爭議而悄悄溜出來。

「年少輕狂,……遮遮掩掩了幾十年,今天無法再掩蓋了。」兩年前,身材瘦高、戴著黑框眼鏡,滿臉書卷氣的朱國榮,接受媒體專訪時首度坦承犯案,其實若不說破,恐怕多數人都看不出他的過去。

下手絕不手軟的「大圈仔」,目標往往只有一個,就是「錢」。曾與朱國榮共事過的媒體人觀察,原本身無分文的他很敢冒險,任何東西都可以賭,「賭了,最壞就是沒命,最好則有無限可能;不賭,全部都沒有。」對賭性堅強的他來說,只要人生能掙過來,連命都可以拿來對賭。

犯案後朱國榮逃亡到馬來西亞,接著在八二年拿假護照入台,其後接應的幾名「大圈仔」遭台灣警方查緝,他也一併被逮捕。這批人全遭遣返,只有朱國榮被送到綠島,入獄六年。出獄後他拿到台灣合法身分,但九○年又因持有槍械被捕,直至九三年出獄。

香港搖滾樂團Beyond的名曲〈光輝歲月〉,是朱國榮的愛歌。「風雨中抱緊自由 一生經過徬徨的掙扎 自信可改變未來……」這首歌的歌詞,或許正投射出他的內心渴望。

敢賭投機財 涉法拍不良債再獲自由,他開始做起珠寶鑽石生意,並且正式改名朱國榮,「那時報紙寫了一大堆朱子昭的新聞,做生意不方便。」他受訪時不諱言,當時政府鼓勵大家帶黃金、鑽石進來台灣,「我就從香港帶進來,從台灣北到南,一家一家銀樓賣,全台灣賣鑽石沒有不認識我的。」據傳,○三年理律法務事務所爆發三十億元的監守自盜案,被通緝的主嫌、理律前法務人員劉偉杰的部分贓款,就曾透過朱國榮旗下的珠寶商,買鑽石洗錢出境。

靠珠寶生意賺到大錢後,很敢賭的朱國榮,又在二○○○年景氣蕭條的期間再度「危機入市」,轉進成本低、風險高的不良資產買賣生意。

包括台北內湖近三千坪曾經營不善的俱樂部水立方會館、新竹東方日星高爾夫球場、陸續標下台北車站前的亞洲廣場(原大亞百貨)二、五、六樓法拍案,以及高雄八五大樓金典酒店債權等不動產投資案,都是他眼中高風險,同時也有高報酬的標的。

一位市場人士就分析,「朱國榮最厲害之處,就是在別人都不敢碰的法拍市場裡撿便宜,以最大槓桿創造N倍報酬。」只不過,他曾在○三年因一樁債務糾紛,被台北內湖分局以恐嚇取財、妨害自由、偽造文書等提報組織犯罪;儘管後來與對方和解,未被判刑,但爭議事件再添一樁。

○七年,瞄準時機卡位國寶人壽,更讓這位熱愛追逐風險的玩家一戰成名。

「外界對我一個金融門外漢會買國寶人壽都很好奇。」朱國榮兩年前接受自家《新新聞》專訪時曾告白說,最早是○七年殯葬事業北海福座創辦人林萬出與其他股東發生爭執,他於是抓緊機會砸十一億元,從對方手中買下股權。這個價錢很漂亮、約僅是當時市價的七分之一,且福座又轉投資國寶服務及國寶人壽,可說「摸蛤仔兼洗褲」,他自此變身殯葬與保險事業大股東。

他的算盤撥得精,儘管北海福座和國寶服務公司未上市,但前者有大量塔位未出售,手上還有逾十億元現金,後者更是台灣知名生前契約公司,不只有穩定現金流,更有多筆土地資產,國寶人壽可運用資金也上看四百億元,一位市場人士觀察,「朱國榮當初出價幾乎是用一百元,就買到七、八百元的資產。」沒想到,隔年,國寶人壽前董事長曾慶豐因標亞洲廣場大樓法拍案,涉嫌不法放貸遭起訴,金管會因此限制國寶人壽投資房地產並禁止所有新業務,打亂了朱國榮的布局,於是他找來陸委會前主任祕書鮑正鋼接下董座,「金管會也非常同意老鮑,認為他可以守住我這個『強盜』。」朱國榮在訪談中直言。

千金難買早知道,國寶人壽體質不如人就算了,又遇上金融風暴,在股市虧損數十億元,經營難度雪上加霜……。一○年,鮑正鋼二度中風,朱國榮欽點金寶山前執行長葉佳瑛接任,「葉佳瑛是律師出身,很清楚法律規範,不可能去做違法的事。」其後他另起戰場,在一三年以國寶大股東身分介入龍邦經營權,進而在隔年的中信金併台壽保一案中,他又被指「從中破壞」,一連串爭議開始浮上枱面,而其種種作為也被認為踩到金管會紅線;一四年八月,金管會接管國寶人壽。

買媒體 掌握政商關係

過去幾乎一無所有的亡命之徒,累積了財富之後,似乎也開始眷戀錢和權。如同他找來法律人當自己保險公司等旗下事業重臣,入主《新新聞》,同樣是這位賭性堅強的大亨賺風險財同時,要替自己加買的「保險」。

「如果檢調想動他,《新新聞》可發動言論,(檢調)會投鼠忌器。」一位《新新聞》前記者透露,有媒體就能方便維繫政商關係,又有主動話語權,這樣的「保護傘」效果,是朱國榮投資《新新聞》的目標之一。

江湖草莽出身,他的作風也和許多只重績效的企業老闆不同。替朱國榮做事的人,至今幾乎極少對外講老闆壞話。據了解,朱國榮曾在吃飯時,海派向當時《新新聞》四位核心高層說:「做起來有賞,人人都有一克拉鑽石!」除了大方給利益上的好處,他還會幫忙「解決麻煩」,讓人心甘情願跟隨。

「如同一位好棋手,他下了一步棋,一定有後手棋,否則前一步棋就是爛棋。」這句朱國榮曾對《新新聞》記者說的話,如今在他身上,同樣適用。這位擁有傳奇人生的百億神祕金主,過去遇司法案件纏身時多能順利「擺平」,這次卻難逃收押命運,他究竟有沒有準備好後手棋,接下來等判決結果公布,就能見分曉。

朱國榮小檔案

出生:1953年

現職:國寶集團總裁、

新新聞董事長兼社長、恒富開發董事長經歷:大圈仔、珠寶事業、不動產開發等從「強盜」到身價百億大亨

── 朱國榮大事紀

1953 出生廣州,兒童時期擔任中國共產黨「少年先鋒隊」。

1980.10.18 涉嫌和六名從廣州偷渡到澳門的中國人持槍洗劫澳門南通銀行(現中國銀行澳門分行)運鈔車,搶走逾新台幣1000萬元的現金及支票,運鈔員一死一重傷,後逃亡馬來西亞。

1982 持假護照入台,之後和接應者一併遭台灣警方逮捕。

1982∼1987 在綠島接受感化教育,後在警總比照「反共義士」的安排下,以本名朱子昭取得台灣身分證,做起鑽石、珠寶生意。

1990.11 在台走私槍械並涉及洗錢,遭警方破獲,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被起訴,隔年被判刑一年二個月。1992年入獄。

1994 以「名字不雅」為由,向戶政事務所申請更名為朱國榮。

2007 接手國寶人壽,並投資媒體《新新聞》。

2014.08 涉嫌於2011至2013年間炒作龍邦股票,從中獲利上億元後,以涉違《證交法》諭令200萬元交保。

2016.06 因中信人壽合併台壽保涉嫌內線交易等案遭收押。

資料來源:各媒體 整理:黃煒軒

撰文 / 萬年生

走險 險棋 大亨 朱國 國榮 榮百 百億 身家 揭密 涉炒 炒龍 龍邦 股票 、臺 臺壽 壽保 內線 交易 收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08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