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烏克蘭稱俄羅斯占領了克里米亞兩個機場 包圍海岸警衛隊基地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8542

烏克蘭代理內政部長本周五表示,俄羅斯軍隊已經占領了烏克蘭克里米亞地區的兩個重要的機場。此外在北京時間今日晚間,美聯社引述烏克蘭國家邊防長官消息稱,海岸警衛隊基地被30搜俄羅斯艦船包圍。 內政部長Arsen Avakov在Facebook上發帖表示,穿著迷彩服、持有自動武器的軍隊已經占領了Sevastopol地區的Belbek機場,該地區是俄羅斯黑海艦隊的根據地,克里米亞首府的Simferopol機場也被占領。據其稱,這些士兵的制服沒有任何識別標記,但是“他們毫不隱藏自己與俄羅斯武裝部隊的關聯”。 他提到,“這是一次軍事入侵和占領。這是對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的領土進行武裝流血沖突的直接挑釁。” 據他稱,Belbek機場當前已經關閉,而烏克蘭軍隊和邊防戰士仍在機場內。內政部門的軍隊已經抵達機場外圍,但並未發生沖突。 Simferopol機場方面,BBC報道引述目擊者報道稱,約有50個士兵出現在機場,他們攜帶俄羅斯海軍旗幟。而華爾街日報(WSJ)指出,在當地時間周五淩晨1:30,搭載著100位武裝士兵的卡車抵達該機場,然後占領了機場內的餐館,當內政部軍隊告知他們沒有權利留在此處時,他們稱上級指示不要進行交涉。 但據俄羅斯國際文傳電訊社(Interfax)消息,俄羅斯黑海艦隊稱他們沒有抓捕任何人或在克里米亞島Sevasopol附近的機場采取任何行動。 烏克蘭代總統則稱,因克里米亞機場事件,要求安全部門主管召開緊急會議。隨後又有消息稱,烏克蘭考慮讓克里米亞進入緊急狀態。 相關地區的地理位置圖如下: 華爾街見聞在今早曾發文提到,本周四,親俄羅斯的武裝分子占領了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的議會和政府大樓,受控的克里米亞議長此後表示,議會已特別投票決定將於烏克蘭總統大選日5月25日當天進行地區公投,這個歷來屬於軍事要塞的重要戰略地區可能獨立。 克里米亞曝出獨立的威脅信號後,烏克蘭臨時政府加快速度爭取國際社會援助。 自烏克蘭去年底爆發政治危機以來,烏克蘭國內的緊張局勢不斷升級。烏西部為傳統的親歐洲地區,南部的克里米亞則是俄羅斯勢力的根據地。 從戰略角度來說,克里米亞歷來是一個易守難攻的軍事戰略要塞,是俄羅斯確保南部安全的重要地區。俄羅斯人在克里米亞半島居民中占多數,俄黑海艦隊總部就設在當地。 更新中
烏克蘭 烏克 俄羅斯 占領 領了 了克 米亞 兩個 機場 包圍 海岸 警衛隊 警衛 基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836

老牌煤企阜礦集團負債約100億 科長被轉去端盤子做警衛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1-15/962474.html

扣除應收煤款12.5億元,阜礦集團總計外債約為100億元。“熬了多年的科長到食堂端盤子、做警衛的比比皆是。”劉彥平介紹,大批幹部轉換崗位,幹什麽活掙什麽錢。

11月所涉的兩件大事,令阜新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阜礦集團”)再受重創,這個老牌煤企已經走到生死邊緣。11月6日,遼寧省紀委宣布,阜新市委原常委、阜礦集團原董事長、黨委書記劉福祥嚴重違紀被“雙開”。而阜礦集團內部受其牽涉人員眾多,達數十人。

11月26日,阜礦集團還將迎來一個紀念日——“11·26”事故周年祭。去年的11月26日,阜礦集團下屬恒大煤業發生煤塵燃燒事故,24名礦工死亡、52人受傷。迄今受傷員工的治療費用已達1.6億元。

《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阜礦集團今年負債將達13億元,集團總計負債約100億元。形勢越發嚴峻,面臨“無米下鍋”。

阜礦再受重創

11月10日,本報記者在當地采訪發現,雖然自5月份劉福祥被調查,阜礦人已開始了充分的心理建設,但隨著坊間傳聞日盛而今劉被“雙開”,其震撼強烈的同時人們也感受到了切膚之痛。

據了解,劉福祥執掌阜礦集團9年,此段時間與中國煤炭的“黃金十年”大多重合。

“聽說涉案總額度可能過億,而且在阜礦內部牽涉甚廣。”阜新市一位政府官員透露,阜礦內部已有60多人或涉案。“我認識的一個人給劉福祥送了100萬元,當上了一個礦的副礦長,現在也被供出。”該人士表示。

“受牽涉人員眾多”一說也得到了阜礦集團方面的證實,但未透露具體人數。

“管理層貪汙腐敗,侵害的是企業的利益,也就是我們每個人的利益。”一位工人直言不諱,普通工人無力也無法與其抗衡,能做的只是消極怠工,不幹活或少幹活。“反正創造多少效益也不夠貪官去貪,我們每月就掙1000多塊錢。”他表示。

阜礦集團官方亦承認,劉福祥案發,在思想上給阜礦人帶來的是災難性的沖擊。

與此同時,阜礦人心頭還有另一道沒有彌合的傷口,那就是一年前的礦難。本月26日是“11·26”礦難一周年祭。

“11·26”礦難發生時,媒體盤點發現“阜礦集團已成礦難重災區”,自2005年至2014年,阜礦集團共發生礦難12起,總死亡人數396人。巧合的是,礦難頻發的時段亦多與劉福祥任董事長時段重合。

“‘11·26’事故中受傷人員的醫療費目前已達1.6億元,這一數字還遠遠不夠。”阜礦集團現任董事長、黨委書記劉彥平表示,由於工人大多是燒創傷,治療難度更大、耗時更長。

遼寧省政府亦深知阜礦集團的狀況。有省領導曾表示,去年一個礦難,今年一個劉福祥,這兩次打擊,阜礦未來將更加艱難。

錢從哪里來?

“形勢越來越嚴峻,已經‘無米下鍋’”。阜礦集團針對員工下發的一份《形勢任務教育宣講提綱》當中,如是描述公司面臨的窘境。

而阜礦董事長劉彥平向記者列舉的一組數字顯示,阜礦集團的境況岌岌可危。

“企業年收入大約70億元,其中煤類43億元、非煤26億元;支出79.6億元,其中薪酬29.7億元、電費3.4億元、材料配件費用24億元、其他16.8億元。”劉彥平表示年資金缺口將近10億元。

煤價持續下滑令這個缺口有繼續增大的可能。今年前9個月,阜礦集團因煤炭價格持續下滑增虧5億元。同時,庫存增加,回款困難,資金極度緊張。截至9月末,阜礦集團煤炭庫存8.4萬噸,應收賬款達16.5億元。

“盡管我們從材料采購、生產技術、經營管理等各方面入手,采取了包括降低職工薪酬等多項措施,但由於成本下降空間有限,仍然無法彌補煤價大幅下跌帶來的沖擊。”劉彥平稱。

雪上加霜的是,阜礦集團近年煤炭產量減少,總量嚴重不足。阜礦集團已先後破產9個煤礦,三年內還將有4個礦井退出。其中,艾友礦已於今年9月末停產,本溪彩屯公司收縮戰線明年初退出,2017年興阜礦、清河門礦也將陸續關閉。

“9月份艾友礦退出、明年1月本溪彩屯礦退出,明年的經營收入還要下降。”劉彥平表示。現在公司是“倒貼”運營,每個月至少要往“鍋”里填8000多萬元。而今,企業的“米桶”已空,接下來就是“無米下鍋”。

另外,阜礦集團存在著諸多歷史遺留問題,如破產費用存在巨大資金缺口、采煤沈陷治理費用問題、企業稅費負擔問題、廠辦大集體遺留問題、企業辦社會問題。

“這些歷史問題,解決或者維持哪一項都需要大量的資金,可是錢從哪來?”劉彥平說,從調任阜礦集團以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錢。

“銀行也是要經營要利潤的,借一次不還,借兩次不還,銀行不會永遠支持你。”劉彥平滿心憂慮。銀行總共就那麽幾家,繼續向阜礦發放貸款的口子越發收窄。

到目前為止,阜礦集團外銀行貸款已達57.7億元、材料設備欠款9億元、工程欠款27億元、白音華煤礦欠外債17億元、其他欠款1.7億元。扣除應收煤款12.5億元,阜礦集團總計外債約為100億元。

人往哪里去?

“阜礦的兩大難題,第一是錢從哪里來,第二個就是人往哪里去。”劉彥平為此心力交瘁。

按照現代企業管理標準,企業工資總額占成本總額的比例5%~10%比較合適。而阜礦集團這一比例達到了42.6%。

公開數據顯示,阜礦集團目前在職職工4.5萬人,其中工傷殘約4000人;離退休、退養3萬余人,其中包括工傷殘約5000人。

隨著艾友礦、本溪彩屯礦的關閉退出,人員消化的困難將進一步加劇。“阜礦最大的成本是人力成本,但不能因為企業遇到困難就把工人推向社會。”劉彥平表示,阜新市是個因煤而生的城市,在整個阜新市的GDP當中,阜礦集團占有相當大的份額。

難題無解,便寄望於改革。通過精簡機構、削減幹部職數、分流富余人員、充實一線崗位,力圖盡快形成企業管理人員能上能下、職工能進能出、收入能增能減的機制。

據介紹,目前,集團公司機關機構改革已經初步到位,機關部室由26個減少到19個;機關管理人員由337人減少到181人,減少幅度46.3%。在崗處級幹部由469人減少到382人,減少幅度18.5%。基層單位由原來的42個整合為34個。科級機構由1109個減少到637個,減少幅度42.6%;公司兩級機關副總師級幹部由199人減少到57人,減少幅度71.3%;科級以下幹部由6159人減少到3155人,減少幅度48.8%。

“熬了多年的科長到食堂端盤子、做警衛的比比皆是。”劉彥平介紹,大批幹部轉換崗位,幹什麽活掙什麽錢。

調整分配政策,壓縮工資費支出。在2013年5月份和今年4月份兩次降薪10%的基礎上,從11月份開始,再降工資總額的20%。

與此同時,阜礦集團大力實施“走出去”戰略,以期實現人員轉移,減輕本埠負擔。現已與山東淄博王莊煤礦簽訂勞務輸出協議,第一支50人掘進隊伍已開赴現場。

“我的第一個目標是,元旦不欠工資,盡量給大家都發下去;第二個目標,春節也能夠開出工資,讓工人過年。”劉彥平表示。

與遼寧省其他三個大型煤企“能堅持一兩年”相比,“阜礦可能會第一個倒下”的擔憂如影隨形。

阜新因礦而生。沈重的企業辦社會職能,是阜礦集團不堪重負的另一個主要原因。

  • 中國經營報
  • 劉小英
  • 李慧敏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老牌 煤企 企阜 阜礦 集團 負債 100 科長 被轉 轉去 去端 盤子 警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9850

印度邊界警衛力量提議在中印邊界新建54個哨所

據新華網消息,印度《商業標準報》8月8日報道稱,部署在中印邊界的“印藏邊境警察”(ITBP)一名負責人日前提議沿所謂“麥克馬洪線”新建54個邊境哨所,以此來進一步提升偽“阿魯納恰爾邦”(即中國藏南地區——編者註)和中印邊界地帶的“安全狀況”。

“麥克馬洪線”是1913-1914年西姆拉會議期間由英方代表命名、非法劃定的一條所謂“邊界線”,直接導致了中印之間長期懸而未決的邊境問題。歷屆中國政府堅決不承認“麥克馬洪線”,認為其是非法、無效和沒有約束力的。

一名印度官員透露,負責印度“東北部邊界總部”事務的ITBP總督察拉瓦特(ManojSinghRawat)8月7日拜訪了偽“阿魯納恰爾邦”首席部長佩馬•坎杜(PemaKhandu),並與之討論了上述提議。

他還提出,計劃在偽阿邦首府的霍龍奇(Hollongi)地區建立一個ITBP永久營地的計劃。報道稱,將該營地駐紮在“阿邦”首府地區,而不是在遙遠的梅加拉亞邦首府西隆或阿薩姆邦的提斯浦爾,這在指揮和控制效率上被認為是必要的。

這位ITBP負責人還告知佩馬•坎杜,他們計劃在全邦開設新的防禦區,比如在帕西卡德、阿洛等區域。他稱,除了保衛邊界地區,即將部署的準軍事部隊還將保衛該邦所有必要的政府設施、辦事處和機構。

據報道,偽“阿魯納恰爾邦”首席部長佩馬•坎杜同意將盡可能與之擴大合作,以擴大準軍事部隊在該邦的建立。

今年以來,印度在中印邊界爭議地段小動作不斷。印度政府此前批準了改善印中邊境地區基礎設施的計劃,包括鐵路、公路、後勤基地、先進的飛機場和聯系前方哨所的通信網絡等。今年3月,印度空軍還宣布了其在藏南地區兩座野戰機場的重啟和現代化升級舉措。

印度 邊界 警衛 力量 提議 中印 新建 54 哨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45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