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美聯儲官員連番登場支持加息,這回該信嗎?

本周來,美聯儲官員輪番登場,並釋放了支持年內加息的鷹派信號。然而,市場似乎並不買賬,美元受益並不顯著,除了黃金無力沖高之外,非美貨幣並未受到影響,油價同樣上行,布油回到50大關上方運行。面對長期以來“光說不做”的央行而言,市場不禁要問——這回我們究竟該信嗎?

聯儲官員放話支持加息

美聯儲三號人物、紐約聯儲主席杜德利(Dudley)在北京時間8月18日晚間在接受采訪時稱,我們正逐漸接近加息時間點,9月份加息是有可能的。他認為美國經濟情況總體良好,且通脹也在逐步接近2%的目標,此前油價下挫是使得通脹目標久久無法實現的原因。杜德利擁有FOMC永久投票權,他也被看做與美聯儲主席耶倫看法相近的美聯儲官員。

尚無投票權的舊金山聯儲主席威廉姆斯(Williams)同日表示,當前局勢下,緩慢加息更適合,並呼籲加息宜早不宜遲。威廉姆斯還指出,美國經濟保持強勁,且差不多已經處於全面就業狀態;緊縮措施等待太久才實行或承擔風險,此外,目前沒有跡象表明英國脫歐公投結果會使得英國經濟脫離軌道,未來幾年希望能實現循序漸進的加息,薪資增速最終開始擴大,而薪資上漲則表明,美國通脹形勢正取得進步。

此外,向來的“中立派”亞特蘭大聯儲主席洛克哈特(Lockhart)也表示,不能排除9月加息的可能性。“基本面顯示,消費增速較為可觀,我並不認為美國複蘇停滯。”

不但如此,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Greenspan)也在接受外媒采訪時稱,“我不覺得我們能繼續在很長時間里保持目前的利率水平,他們不得不開始升高,當他們升高時,可能的上行速度或許會使我們感到驚訝。”

近期公布的7月FOMC會議紀要也包含了一些鷹派暗示,但同時,美聯儲也清晰地透露出不少的謹慎和猶豫信號。

會議紀要顯示,眾多委員都同意,在英國脫歐後,全球金融市場已經不斷複蘇,6月和7月的美國非農就業增長也逐步消除了此前的經濟不確定性。

多數委員認為,經濟增長將在下半年加速。眼下,美聯儲似乎分成了三大陣營——1)仍未準備好加息;2)準備好加息;3)稱加息時點已經臨近。

美聯儲還是一如既往地重申,未來如果加息,需要更多積極的經濟數據予以配合。同時,一些成員目前擔心通脹無法達到央行制定的2%目標。此外,雖然認可了就業形勢改善,但一些成員表達了對未來新增就業速度的擔憂。

嘉盛集團分析師James Chen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從會議記錄公布後的市場即時反應看,金融市場明顯將這種方向的不明朗視為較預期鴿派,或至少沒有之前預期地那麽強硬。即時市場反應驗證了這種鴿派解讀:美元快速下跌、黃金上揚、美國股市溫和反彈。

有“加息風向標”之稱的美國聯邦基金期貨市場的走勢強化了上述市場波動。就在會議紀要公布前,期貨市場顯示,9月加息隱含幾率為24%,而記錄公布後,這個幾率隨即下挫至12%,這個數字不久之後穩定在18%。至於12月加息的幾率,自58%下降至46%,晚些時候報在50%左右。此外,美元(上漲後回落)和黃金(下挫後回升)很快回到了會議記要公布之前的區間內。

12月加息概率大  聚焦長期風險

眼下,市場對美聯儲官員的言論“將信將疑”,這也是全球央行都在面臨的溝通窘境。去年12月,美聯儲開啟了近10年來的首次加息,並預計2016年加息4次。然而,至今第二次加息也毫無動靜,如今美聯儲只剩下了9月、11月和12月三次會議,其也將今年加息次數的預期從4次下調至2次。

美聯儲判斷加息與否的前提便是通脹目標(2%)和就業。4.9%的失業率已創下危機以來新低,美國核心通脹指標也不斷接近2%。然而,金融市場的不確定性、長期經濟下行的趨勢似乎使得美聯儲愈發謹慎。

不得不問的是,對於這次的鷹派聲音,我們究竟能夠相信多少? 可能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Kaplan)的一番評價可以給出些許暗示。

近期,卡普蘭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強調,近幾個月的美國數據劇烈波動(choppy)。例如,二季度GDP數據大幅放緩——消費需求、最終需求數據不錯,但倉庫庫存積累數據卻拖了後腿,因此最終GDP數據凈值是下降的,較為強勁的消費需求是一大亮點。

當被問及,對“基於數據”(data-dependent)來進行決策的美聯儲而言,這些互相矛盾的數據會否造成影響時,卡普蘭對記者指出,“近期的經濟數據夾雜著噪音,因此我在看實時數據的同時,也會試圖以更全局性的視野來看待美國經濟,要看更長期的趨勢(secular trend)。”

他稱,例如人口老齡化趨勢,全球債務對GDP的占比持續上升,全球一體化也意味著,如果全球整體經濟增速放緩,世界各國都會被影響;此外,新興的顛覆性創新力量不斷崛起,新模式、新科技都沖擊著各個行業的運作模式和議價能力。

因此,卡普蘭認為,即使短期經濟數據偶爾閃現積極性好,但“總體來看,上述趨勢會使得全球增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持續放緩。對於美聯儲而言,我們的政策回旋空間(policy maneuver,加息空間)也很小,必須要更加謹慎。”

主流觀點認為,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美聯儲會更趨謹慎,但為了防止通脹超調、低利率下資源配置進一步扭曲,美聯儲至少會在今年12月加息一次。

美聯儲 美聯 官員 連番 登場 支持 加息 這回 該信 信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12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