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藝人許傑輝 頂樓揮汗自比「都市自耕農」

2015-03-02  TWM
把翻土當練功 樂當農場裡的男主角從陽台到屋頂,藝人許傑輝在水泥叢林中耕種近十年,耕種教會他的,不只是辨認植物種子或土壤酸鹼值,更教會他在五光十色的演藝圈中,保持身心平衡。

撰文‧鄭淳予

「爸,我們來和香蕉合照一張,你站前面,給你當男主角!」許傑輝拉著八十八歲的父親往香蕉樹下站,許爸爸笑得合不攏嘴,視線卻越過鏡頭,往後面一串青色香蕉飄去:「這香蕉生這樣可以採了啦!」新店溪上游的直潭淨水廠周圍,坐落了好幾幢別墅型住宅,四十多年前,這裡是一整片的三合院村落與稻田,不到十歲的許傑輝在這裡度過童年。每天下午,他都要和弟弟一起抬著竹簍,送鹹粥到田裡給阿公當點心。

但在一九七三年時,台北市政府向直潭聚落徵收土地以興建淨水廠,上萬戶居民為此遷離,許傑輝也只好隨家人離開依山傍水的童年。在都市叢林闖蕩多年後,他又再次回到這裡,和老爸一起,有時也有老媽,踩在「家鄉」的泥土上。

其實,許傑輝「好耕種」這件事在演藝圈早就不是新聞了,在他的臉書上,他與他的「頂樓農場」始終有最新鮮的動態:白柚樹又開花了、香蕉收成了……。他自家頂樓的一方小天地,儼然是他的「開心農場」,他也樂得自比「都市自耕農」。

想起阿公 「耕種魂」大爆發說起來,這股「耕種魂」一直藏在許傑輝的骨子裡,靜待某個福至心靈的召喚。他回憶道:「大概是一九九二年,我已經在演藝圈多年了,想找個休閒活動,有天在路上看到店家丟棄的保麗龍箱,不知為何,我想起阿公,就決定撿回去種菜。」「接著,只要出外景看到有土,我就會用塑膠袋扒一點回家。」愛吃茼蒿菜的他,歡天喜地到苗行買種子,整包全撒進土裡。小小的茼蒿苗還真的長了出來,「但是每株都小小的,跟超市賣的完全不一樣。再繼續等,竟然開出黃色的花來,才知道已經不能吃了。」許傑輝比手畫腳說著,種菜初體驗的錯誤,就是土壤不夠厚,種子的生長空間又太擁擠。

不久後,放在陽台的保麗龍箱不堪日曬雨淋,許傑輝開始勤跑建國花市,「除了買盆,那些工作用的鏟子、小鋤頭,我都很有興趣。」會在花市裡被撩起購物欲,可見真正妝點他生活的,不再只是一盆植物。

「有段時間,我的葉菜底下會長白斑,手一捏就粉碎,也是請教苗行才知道,原來是患了粉介殼蟲害。」許傑輝說,自己剛開始常常犯了貪心的毛病,種得太密,通風就不好,「植物跟人一樣,再好的家人、朋友,也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啊!」說完,他自爆有一回生媽媽的氣,就是因為當時還住在他家樓下的媽媽,順手摘了他好不容易拉拔大的七顆小番茄。

後來,許傑輝離家自住,就鎖定要有個比陽台更大的空間,能裝下他想種的各種作物。於是,「陽台農場」終於在○三年他購新居時,轉型為「頂樓農場」。

苗行老闆也成了許傑輝的好朋友,知道他愛嘗鮮,有新品種一定介紹給他,紫色的花椰菜、櫻桃蘿蔔,或是嫁接品種的「包甜」百香果,許傑輝都種過。為了多方嘗試,許氏頂樓農場的作物整齊地規畫在栽種盆裡,除了栽種區和育苗區,還有一池錦鯉,因為「池子裡的水是有機活水,拿來灌溉作物最好。」多方嘗鮮 還會自製肥料土「種菜就兩個字而已,但學問真是學不完!」許傑輝有感而發。舉土壤來說,只要種過作物,土壤就會變黏,這時他就會倒一些椰子殼打碎拌過的「椰土」,增加土壤中的空隙,椰子殼也會化成土壤的肥料。

每回作物收成,可不是把戰利品拍照上傳臉書就算了,這時更是許傑輝驗收土質的時刻。「每一盆的土都要倒出來,蚯蚓最少的,就需要『調整』一下。」許傑輝有一套做肥料土的祕方,平日他以防潮箱收集一層果皮樹葉、一層土,再淋上過期牛奶,靜置發酵半年後再拌入碎椰子殼。

這個看似麻煩的步驟,為的是他耕種生活中的重頭戲——翻土。許傑輝舞動雙手,像是打太極一樣:「我常常把翻土當成運動,赤手或是拿個鏟子,像個男人一樣汗流浹背,然後『嘩!哈!』喊出聲音來。」赤腳踩土 感受快樂菌上身有時,他乾脆赤腳踩在泥土上,「德國科學家在泥土裡找到某種成分,稱作『快樂菌』,常接觸這種成分的人比較不會憂鬱。」許傑輝得意地說,他有雙像農夫一樣的寬腳板。

前陣子,台北市長柯文哲擬將市府廣場規畫給民眾種菜,許傑輝馬上在自己的臉書自告奮勇要去當義工。「我們都市人不應該放棄接觸大自然的機會,這能教育我們的下一代食物生長的樣貌,也會更珍惜糧食。」除了把收成的作物分送給演藝圈內的好朋友,他也極力推廣耕種。

「如果你覺得自己很煩躁,不妨找個方式,一個人安靜地做些事情,能讓自己和自己獨處,會是一種力量。」許傑輝由衷說著,不愛應酬、不愛打牌,也不愛打高爾夫的他,就選擇一個人在自家頂樓,和自己的作物說話。

「你覺得我現在好不好?從模仿秀離開後,好像沒有節目可上,應該不太好;但其實,我到大陸做了二年節目,走出另一條路來。那現在很好嘍?也沒有,我面臨某個年紀,不太想像以前那樣搞笑了;那就不好嘍?其實不會,因為我開始教人表演,對表演又有進階的感受……。」許傑輝說著,演藝圈中花花綠綠的心思,就在泥土與葉綠素安靜的相伴中慢慢沉澱。

直潭淨水廠在八○年代落成後,市政府讓原地主優惠購回淨水廠附近的保留地,已經搬離直潭的許家也買下一塊約一百坪的土地,沒有蓋別墅,單只拿來種菜。

「我會和我爸爸相約來這裡種菜,我手上這把鋤頭就是他送我的,做到哪,算到哪,沒有壓力。」在揮汗鋤地的「嚓」、「嚓」聲中,許傑輝又回到自己童年的那張臉。

許傑輝

出生:1966年

現職:演員、節目製作人

耕種成績單:住處頂樓,逾10年,種過白柚、百香果、紫色花椰菜、櫻桃蘿蔔與十字花科葉菜類等近20種作物。

耕種帶給許傑輝的禮物

與家人感情更麻吉

「有時,一棵樹開了5、6百朵花,有時什麼都沒有,作物有時長得很醜,有時被鳥蟲吃光,沒有定數。這讓我學會,每件事情都可用不同角度看待。」入行20餘年,許傑輝不曾演出男主角,但他的表演實力,大家有目共睹,這是在泥土堆中「蹲」出來的心理素質。

過去,許媽媽曾沉迷賭博,讓許傑輝警惕一定要找個不讓自己迷失的休閒活動,開始耕種之後,他與父母一起經營家裡的田,媽媽也已戒賭多年,許傑輝得到的禮物,也是一家人的禮物。

藝人 許傑 頂樓 揮汗 汗自 自比 都市 自耕 耕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493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