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獨家揭露 財務操作佔廣達獲利四成 英業達二成六 人民幣貶值 台灣科技大廠獲利隱憂

2014-04-28  TWM
 
 

 

多年來,台灣科技大廠毛利率在「毛三到四」的邊緣掙扎;但隨著內外夾擊,原本應是雪上加霜的獲利數字,近年卻得以持盈保泰。原來,這美麗的獲利數字只是國王的新衣。

日前,一份名為「廣達銀行」的外資報告,意外揭露台灣科技大廠行之多年的財務操作手法。

當簡單的財務借貸手法就可以獲利上百億元,會不會讓經營者忽略了本業的經營?

未來,當這種賺「容易財」的機會消失了,企業會不會就此現出破敗的原形?

一場金錢遊戲,究竟會把台灣的科技大廠帶向何方?

撰文‧劉俞青 研究員‧楊政諭「今年第一季,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二.七九%,恐怕有公司第一季季報要承受不小的匯兌損失了!」三月初,一位熟知台灣科技大廠財務操作的官股行庫董事長提出預警。

借美元存人民幣

每年穩賺五%的套利模式

無論這波人民幣貶值只是短期修正,或是中長期趨勢,這位行庫董事長的預警,都已明確地點出一項台灣電子大廠的新危機。

自從二○○五年,中國開放匯率政策以來,「人民幣只升不貶」,幾乎成為市場共識;看準這項趨勢,許多手握大筆營運資金的台商,充分發揮「借美元存人民幣」,匯差、利差兩頭賺的套利模式;尤其在中國佈局甚深的科技業,這套模式更是財務長們嘴裡不說,卻大力操作的公開祕密。

這些財務長們,利用台灣的低利率環境,由銀行體系借入美元,然後轉成人民幣後匯給中國子公司,子公司再存入高利率的大陸銀行,賺取高利息;待美元貸款到期時,再用升值的人民幣,償還相對貶值的美元。

如此一來一往,,金融市場權威人士估算,過去兩年,僅靠著一手賺利差、一手賺匯差的簡單套利模式,廠商每年幾乎可穩賺五%的報酬。

對此,長期建立台灣上市櫃公司資料庫的「經濟新報社」指出,從每年公司揭露財報上的「利息損益(利息收入減去利息支出)」與「匯兌損益」,就可約略推算出該公司利用這個套利模式賺取的金額。

比重最高的廣達

四成獲利來自利息與匯差

此外,如果該公司的「長短期借款」與「定存」金額都相當高,代表公司的現金中,明明猶有能力拿錢去做定存,卻仍願向銀行體系大舉舉債,而且通常定存利率一定低於借款利率。

銀行人士表示,這種不符常理的運作模式,公司舉債的目的,恐怕就是拿去做為財務投資之用。

攤開各家公司的財務報表,在高獲利的美麗糖衣背後,究竟多少來自真正的本業獲利?多少來自財務長兩手幻化的財務操作?值得投資人關注。

以廣達電腦為例,去年廣達的財報上,如果把「利息損益」加上「匯兌損益」,兩個項目加總高達一百億元;這個數字,相當於台新銀行去年一整年的獲利。

進一步分析,廣達去年全年獲利不過二四二億元,而來自利息和匯兌收益,就佔了全年獲利的四一%;也就是說,財務長楊俊烈率領團隊所賺的錢,就高過廣達七萬多名工程師與員工的努力。

據瞭解,廣達電腦財務部門的人數僅數十人,平均每人全年獲利的貢獻度高達上億元,獲利貢獻度之高,堪稱是廣達的淘金部門。

值得注意的是,廣達的財報上,長短期借款共計有一九○○億元,卻同時也有一八七九億元的定存,透露出不合常理的訊息,應該與財務操作有很大關係。

今年四月初,盛博香港有限公司(Sanford C. Berustein(Hong Kong) Limited)甚至發出一份名為「『廣達銀行』獲利是否會在今年第一季大幅滑落(Could " The Bank of Quanta" Drop the Ball for Q1 2014)?」的報告,比喻廣達的財務操作,幾乎已經是「銀行」的規模,並仔細分析廣達的操作模式,其部位之大,動作之細膩,不言可喻。

過去三年,廣達在「利息損益」和「匯兌損益」上面賺到的錢,分別佔全年獲利的三三%、二三%、四一%,相當驚人。

然而,去年廣達在本業上的表現並不理想,無論是營收減少一三.五%、股東權益報酬率減少三.六個百分點,到稅前盈餘減少一六%,數字無一不往下修正;本業獲利萎縮,只有財務投資獲利大幅成長三十二億元。

巴克萊資本證券亞太區下游硬體製造業首席分析師楊應超表示,針對廣達這樣的公司,如果一家公司業外獲利超過本業,通常分析師會給予「賣出」的評等。

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廣達的股價似乎還沒有反映這個事實,近來股價還在持續攀高,頻頻向九十元叩關;往後如果沒有很好的基本面與業績的續航力做後盾,投資人此刻應當提高風險意識才是。

筆電大廠英業達

定存金額高過長短期借款

廣達不是特例,另一家筆電大廠英業達,近期的財務操作手筆也越來越大。

攤開英業達去年的財報,「利息損益」與「匯兌損益」合計二十三億元,佔全年獲利比重高達二六%,等於有超過四分之一的獲利都由此而來。

同樣的,英業達帳上的長短期借款不過三八六億元,卻有高達四一九億元的定存,實屬不合理。

過去幾年,筆電市場蕭條,英業達本業表現並不佳,所幸去年,英業達挾著併入英華達,順勢取得小米機訂單之姿,表面上營收、獲利大幅成長,大賺八十九億元,創下歷史新高。

如今答案揭曉,儘管合併效益還是帶來整體業績的成長,但其中還是有相當比重的獲利是來自財務操作,扣除這層美麗的糖衣之後,投資人恐怕得留意再三。

在科技大廠中,廣達是「利息損益」與「匯兌損益」佔全年獲利比重最高的公司,而鴻海則是絕對數最大的公司。

獲利最多的鴻海

利息與匯差大賺一五○億

一舉一動向來是市場關注焦點的鴻海,也難抵金錢遊戲的誘惑,去年「利息損益」加總「匯兌損益」,收益達一五二億元,佔全年稅前盈餘一三六二億元的一四%。

鴻海去年稅前盈餘一三六二億元,是史上最高獲利數字,匯兌和利差佔獲利比重雖不算太高,但也算錦上添花。

與廣達一樣,鴻海的財務部門也是燙金單位,一五二億元,這個數字已經賺贏國內三分之二以上的銀行,甚至打敗八成以上的上市櫃公司獲利。

至於本業部分,法人預估受惠智慧型手機的出貨訂單,今年第一季應該仍有微幅成長;但投資人還是須留意業外的財務操作佔比,仔細檢視本業的成長性,才能對於基本面做出更正確的判斷。

利差衍生的獲利

科技大廠﹁不借白不借﹂

其實,台灣科技大廠競相加入追逐利差與匯差的金錢遊戲,也是面對整體大環境的自然走向。

「這是利用有限的風險,賺取公司最大的利益。」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前所長薛明玲指出,當大環境造就了兩個市場的利差與匯差,而且短期內看來整體環境不易改變,「財務長們不這樣做,才是對不起公司。」進一步細究薛明玲口中的「大環境」,先看看台灣的「低利環境」究竟有多低?如果仍以廣達為例,根據財務報表揭露的結果,去年所有在台灣的長期貸款,包括三筆主要的聯貸案,利率最高不超過一.七四%,最低還有跌破一%的水準,而且還是信用貸款。

相對目前台灣的房貸利率水準,小老百姓必須拿著房子當抵押品,但今年以來新貸者的利率幾乎都已站穩二%以上,這些科技大廠的貸款利率確實非常低。

對台灣銀行業而言,滿手的爛頭寸,苦等不到去化管道,好不容易這些科技業的大客戶進門,抓準銀行心態,利率被砍到幾乎是虧本,還是得含著眼淚搶著放貸。

無怪乎,這些科技大廠財務長抱著「不借白不借」的心態,以超低利率向銀行大借美元,再利用購料、換匯等方式,把這些美元轉成人民幣,存進中國的銀行。

尤其近年來中國金融體系大鬧錢荒,沒錢就等於沒生意可做,而這些捧著大筆油亮亮人民幣的科技大廠,轉身將人民幣存進中國銀行,按目前中國基準利率大約在五到六%,一來一往,利差就有四%左右,再加上人民幣升值幅度,一年要賺取四到五%,甚至更高的報酬率,不是難事。

事實上,不少財務長坦承,公司會運用低利環境,大賺匯兌財,絕非財務長一人可以操作,如果沒有大老闆點頭應允,有的甚至是積極稱許,不惜以分紅等酬勞制度變相鼓勵,財務長根本不可能逕行為之。

換句話說,投資人也可藉此作為檢視企業負責人性格的指標之一,該項獲利佔比重越高,負責人可能就越是積極喜愛本業以外的財務操作,因為這種賺錢方式,省時省力又低風險,這麼容易的賺錢方法誰不會?

但唯一的壞處是,每天餵到嘴邊的山珍海味吃久了,還會記得如何揮汗下鋤、努力賺錢嗎?一位科技大廠的財務長給了直接的答案:「這像包裹糖衣的毒藥,吃久了,誰還願意上工打拚?」

檢視老闆的指標

獲利比重越高者越須留意

從財務面解讀,這是低風險又好賺的錢,不賺可惜,否則似乎也對不起股東,但企業管理最後往往是對「人性」的管理,一旦企業嘗過甜頭,後續如果沒有嚴謹的公司制度去強加規範,「但這些過大的財務操作,財務長是否有向董事會分析可能的匯率、利率反轉風險?」中華公司治理協會理事長呂東英從公司治理的角度,提出示警。

事實證明,並不是每一家有能力、有環境進行這種財務操作的公司,都大動作地去賺這種「容易錢」,有科技大廠財務長私下透露,「老闆交代,除了中國子公司賺到的人民幣,當然賺到匯差之外,不另行從事財務操作套利」。

不過,這畢竟是少數,近年來,國內銀行籌辦以美元計價的聯貸案,無論件數與金額,都不斷升高,舉債公司都稱是為了「營運所需」。銀行主管也說,「我們無法去一一檢視每位客戶的實際資金運用情形」,但彼此心知肚明,這些錢,都跑哪去了。

四月初,代工大廠緯創才籌募一筆美金八.五億元、換算新台幣二五○億元的應收帳款聯貸案,也是今年以來最大的一筆聯貸案,由兆豐銀行主辦。緯創的利息與匯兌損益佔獲利比重還不算太高,但近年來財務操作在市場上仍然頗有斬獲。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只要人民幣升值的趨勢不變,類似的財務操作絕對不會在市場上絕跡,這場對所有企業負責人人性的嚴厲考驗,也繼續測試著每位大老闆,誰能對「容易財」說「No」,或許正是企業永續發展的關鍵指標。

錢是這樣搬的——兩岸匯差利差的套利遊戲人民幣今年以來下跌2.79%,台灣科技大廠存在陸資銀行的人民幣已經貶值,可能形成獲利隱憂。

台資銀行

低利借美元

台灣

科技大廠

大陸子

公司

存入人民幣賺4%利差,

並賺取人民幣升值匯差

陸資銀行

廣達竟有41%獲利

來自財務操作!——科技大廠財務操作收益佔稅前盈餘比重

廣達

2011 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33%

稅前盈餘325億

利息+匯兌 108億

長短期借款 3014億

定存 2362億

2012 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23%

稅前盈餘290億

利息+匯兌 68億

長短期借款 1887億

定存 1605億

2013 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41%

稅前盈餘242億

利息+匯兌 100億

長短期借款 1900億

定存 1879億

英業達

2011 稅前盈餘3億

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 631%

利息+匯兌 20 億

長短期借款 325億

定存 171 億

2012 稅前盈餘35億利息+匯兌 -0.7億

長短期借款 302億

定存 235億

2013 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26%

稅前盈餘89億

利息+匯兌 23億

長短期借款 386億

定存 419億

鴻海

2011 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11%

稅前盈餘1025億

利息+匯兌 117億

長短期借款 3141億

定存 2066億

2012 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4%

稅前盈餘1183億

利息+匯兌 51億

長短期借款 3283億

定存 3538億

2013 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11%

稅前盈餘1362億

利息+匯兌 152億

長短期借款 4013億

定存 5670億

註1:小數點以下無條件捨去註2:財務操作佔獲利比重=(利息損益+匯兌損益)/稅前盈餘

資料來源:各公司財報

楊俊烈:業外獲利高,產業特性使然「這真的是代工廠的產業特性,跟其他產業的不同。」針對廣達業外收益比重過高,廣達財務長楊俊烈表示,代工廠在大陸的營運規模龐大,每個月需要有龐大的營業費用以人民幣支付,當人民幣匯率長期走升,自然就會增加代工廠的費用。

「我們代工廠做的是來料加工,廣達賺的是加工費。」楊俊烈說,由於廣達營業規模相對大,因此需要避險的規模也比其他公司大上許多,「真的不是廣達刻意做財務操作。」楊俊烈解釋,廣達人民幣收入不多,沒有必要刻意借了美元,轉成人民幣。但帳上每年都能認列高額業外收益是事實,楊俊烈也不否認,只能說廣達的財務操作頗有一套。(賴筱凡)

獨家 揭露 財務 操作 廣達 獲利 四成 英業達 英業 二成 人民幣 人民 貶值 臺灣 科技 大廠 隱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265

英業達雙引擎發威 葉國一逆勢大擴產

2016-02-15  TNM

交出董事長棒子7年的英業達會長葉國一,去年底突然閃電出手,以60.6億元購入宏達電位於桃園的3.6萬坪廠房。外界認為買貴了,但葉國一接受本刊專訪,盤算起他擴大伺服器生產線的布局效益,直說划得來。英業達近年拚轉型有成,左吃小米訂單、右攻伺服器,農曆年前封關市值838億元,已經超越電子五哥中的仁寶827億元。

75歲的的葉國一,是台灣科技業唯一能讓鴻海郭台銘及廣達林百里稱為「老大」的人。這幾年,他樂於幫助出問題的公司,「一家企業背後有多少員工、多少家庭要養?這是在做善事。」6年前,葉國一出面相挺的三峽大板根度假酒店,去年首度轉虧為盈,大板根董事長蔡春隆心懷感謝地說:「葉董真的幫了大忙。」

「英業達的雲端伺服器出貨量是業界第一,只是我們沒有對外講而已。」才開春,葉國一就報喜訊。提起雲端,外界大多會想到廣達,但迥異於廣達以自有品牌搶攻Google及亞馬遜等網路公司,英業達主攻IBM、惠普以及戴爾等大廠代工,鴨子划水闖出一片天。

已有四十一年歷史英業達,雖是電子代工大廠的老大哥,但過去連電子五哥的邊都沾不上。電子五哥起於二○○三年鴻海股東會,郭台銘稱廣達是台灣龍頭企業,因此董事長林百里是大哥,仁寶總經理陳瑞聰、華碩董事長施崇棠、明基董事長李焜耀分居二、三、四名,他謙稱自己只能排第五。

沒想到,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而今英業達在非蘋陣營出頭,吃下五成以上小米訂單,加上伺服器大爆發,在雙引擎促動下,英業達不畏景氣寒冬衝出佳績,集團去年營收三千九百五十五億元,今年可望維持兩位數的成長。農曆年前,集團的航空母艦英業達,封關市值達八三八億元,比電子五哥中的二哥仁寶八二七億元還高。

精打細算 買新廠

葉國一表示,早在三十多年前,英業達就切入伺服器生產,算是台灣市場的鼻祖。當時美商康柏(Compaq)電腦想結束在台的伺服器廠,葉國一評估後決定併購,同時承接康柏的伺服器代工訂單,因此英業達在伺服器市場扎根雄厚。

法人估計,伺服器業務目前占英業達營收達三分之一,約一二○○億元,獲利貢獻更達五成以上。為了擴張伺服器業務,葉國一去年底砸六○.六億元買下宏達電的桃園廠辦,建坪達三萬六千坪,比英業達原本大溪廠的一萬四千坪多出一倍以上。

宏達電是在去年十一月底和仲介簽約要賣桃園廠、開價七十億元;當時葉國一為擴大伺服器廠,也四處洽詢找地看廠。得知王雪紅要賣桃園廠,葉國一馬上心動,盤算著這樣連蓋廠的時間都省下來了。

葉國一和王雪紅通電話後,雙方各找兩家鑑價公司,成交價就是四個價格平均下來的結果。對外界認為宏達電轉手賺了二○億元,英業達買貴了,葉國一不以為然,「我算給你們聽,宏達電桃園廠地坪一萬六千多坪,土地每坪二○萬元也要三十五億元,建坪三萬六千坪,建造成本以最便宜的每坪十萬元算,就要三十六億,相加七十一億元,英業達用六○?六億元買,等於還賺十億元,何況每坪十萬元根本蓋不出像宏達電這麼漂亮的廠辦大樓。」

葉國一有條不紊的算給我們看,展現他做生意的精明與快準,「伺服器部門預計兩個月後會從大溪搬到新廠,舊廠除了讓能源事業部用,也考慮都更。」

革命情感吃小米

全球景氣拉警報,英業達卻逆勢擴產,除了伺服器搶下全球龍頭地位外,葉國一近年低調布局,在小米手機剛起步,創辦人雷軍苦尋不著代工廠組裝之際,只有英業達伸出援手,讓雷軍如人飲水,雙方因此建立革命情感。去年,小米手機市占率攀升到全球第三位,交給英業達的訂單逾五成。

一名鴻海主管透露,雷軍剛成立時曾找上郭台銘,說明小米用互聯網賣手機的獨特營運模式,可惜鴻海並未看出小米潛力。如今小米已非吳下阿蒙,英業達也因此翻身,據了解,英業達旗下英華達的會議室中有一張雷軍親筆簽名的空白支票,顯示雙方合作關係非常密切。

英華達南京廠二期去年底完工,年產能達八六〇〇萬支手機,是現在的一倍以上,雷軍日前參訪發下豪語,兩年內要把南京廠產能填滿。

葉國一在二〇〇八年交出董事長位子給李詩欽,自己隱身幕後,他開玩笑地說:「我沒有退休,當會長以後更忙了,這個會長的會,是開會的會,大大小小的會都參與。」

伹提到接班問題,他正色嚴肅的說:「小孩不一定對科技有興趣,況且我們的團隊做得很好,以後讓專業經理人去接。」葉國一的兩個兒子葉力銓及葉力誠,分別經營地產與蘭花事業,並未在集團任職。

白手起家樂助人

在業界,葉國一因熱心助人,有「老大」之稱。包括國泰金董事長蔡宏圖、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及前中華開發董事長劉泰英都喊他「老大」,「就連最霸氣的那一個(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也叫我老大。」七十五歲的葉國一笑著說。

然而,身家數百億元的葉國一其實曾為貧戶,有一段辛苦的過去。他出身大稻埕,父親是生意人,家境原本小康,十三歲時父親投資香蕉出口生意失敗,家裡經濟一落千丈,成為登記有案的貧戶。當時葉家是靠母親洗衣做代工維持家計,葉母因操勞過度早逝,至今仍是葉國一最大的遺憾。

為盡快脫貧,葉國一念完商職後,不到二十歲便進入社會工作。他曾在板橋郭姓大地主家擔任會計,有一天老闆決定投入飼料業並邀請他人股三萬元,葉國一拿不出錢,與太太對坐床頭煩惱一個晚上。後來葉太太籌到錢,讓他做了生平第一筆大投資,他從此發願,將來有能力一定要幫助別人;也因為賣過雞飼料,葉國一開玩笑說:「賣電腦前,我是做「禽獸」生意的。」

當時他努力工作,忙得連小孩都不認識他,「只要看到戴眼鏡的,他們都叫爸爸,現在想想,真是很對不起他們。」

一九七一年,三德集團高家出資創立三愛電子,找來三十歲的葉國一管財務,台大剛畢業的林百里和溫世仁負責研發。不到一年,台大幫就因高家堅持做音響而離開三愛,找到許潮英做金主,在金寶另闢天地。當時,葉國一沒有跟著跳槽金寶,但兩年後,他和三愛外銷部經理鄭清和成立英業達。他說:「人總有創業的夢。」

葉國一以生產計算機起家,幾年後,英業達生產的無敵牌計算機已是家喻戶曉,一度是國內最大計算機製造廠,他並邀溫世仁加入。

發達後,葉國一也兌現承諾,四處助人,最讓外界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出資四千萬元幫林百里創廣達。

投資廣達賺千倍

葉國一表示,一九八八年林百里創業缺錢,他和溫世仁各投資四千萬元、占五〇%,林百里與經營團隊也出資一半,並由葉國一幫廣達背書保證,解決銀行融資問題。

廣達上市前,葉國一告訴溫世仁:「我們當年是幫助林百里創業,並不是想占有它。」溫世仁也贊同葉國一想法,兩人因此放棄上市前的增資認股,空出的額度完全交由林百里統籌分配,個人持股比率因此大幅降低至十二.五%。據估計,葉國一在廣達的投資報酬率高達一千倍,他拿出四千萬元,最後回收四百億元。

英業達與廣達同時進入筆記型電腦(NB)代工,保守的葉國一堅持走單一客戶,緊抓住大廠康柏。一九九七年,隨著康柏成長,英業達躍為全球第一大NB代工廠;但二〇〇〇年康柏與惠普合併,英業達頓失優勢。相對的,大膽狠準的林百里則與戴爾搭上線,多方搶攻客戶,竄出成為龍頭,將英業達拋到三、四名。但葉國一不以為意:「廣達賺錢,我也很高興,缺錢時我就賣一張廣達股票。」

後來,葉國一又陸續金援華國飯店、大板根度假酒店、以及亞歷山大等企業,甚至連穩懋董事長陳進財、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長子蔡辰男,以及前中華開發董事長劉泰英等人也曾接受葉國一幫忙。

華國飯店在二〇〇四年出現財務危機,葉國一因經常到華國用餐,不忍見員工沒頭路,決定出資二十三.四億元買下華國。

經過減資再增資、重新裝潢後,華國順利轉虧為盈,葉國一也在二〇一二年將飯店以四十六億元賣給台灣人壽。華國飯店總經理廖裕輝提到此事,總說:「老大(葉國一)是貴人。」

救大板根幫背書

去年由虧轉盈的大板根,是葉國一救企業的另個代表作。「七年前大板根瀕臨倒閉邊緣,幸好葉董出面幫我們背書,他真的幫了大忙!」大板根度假酒店董事長蔡春隆說。

二〇〇八年,蔡春隆向銀行貸款,斥資十五億元蓋大板根度假酒店,卻遇上金融風暴,頓時陷入財務危機,心急如焚的蔡春隆得知葉國一曾救華國飯店,於是請廖裕輝幫忙介紹,「我先約葉董到大板根爬山,讓他了解環境,再開口求助。」

當時,葉國一剛援助亞歷山大六億元,「我一聽大板根狀況,就立刻問他(蔡春隆)有沒有收會員?」葉國一說,唐雅君(亞歷山大負責人)最大問題就是預收會員費用,同時還跟地下錢莊借錢,財務缺口愈滾愈大,最後還是倒閉。

蔡春隆坦承大板根也收會員之後,葉國一先縮減會員權利並取得諒解,再由他出面還清銀行貸款,接著打電話給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貸款二十六億元,「蔡宏圖一聽就說,老大如果你願意背書保證,那當然沒有問題。」葉國一回憶。

當時葉國胸有成竹,他認為大板根有溫泉,又有五萬多坪的土地可以爬山、賞花休閒,位置僅在新北市近郊的三峽低海拔地區,對台北市民相當方便,只要新客房大樓蓋起來,達到經濟規模就能吸客賺錢。果然,經過整頓後,大板根營收從二〇一二年的二.八億元,倍增到去年的四.六六億元。

期許政府拼經濟

如今大板根不收陸客團,但假日幾乎都客滿,葉國一每週到大板根一趟,給蔡春隆建議,像開拓商務會議行程、餐點改進等。他走到大板根一樓大廳旁的展示廳,指著日據時代遺留的日東紅茶發動機,「過去這裡是製茶中心,我打算找日東紅茶社長過來看這些歷史文物。」

葉國一說,他不玩股票,救企業都只是幫朋友,心裡很少計算投報率,「一家企業背後有多少員工、多少家庭要養?這是在做善事。如果每天想幾年可以回本的話,晚上都睡不著覺了。」

葉國一常拿錢幫朋友度難關,他的兒子抱怨:「我們拿錢好像很困難,別人向老爸拿錢這麼容易。」為此,葉國一特別解釋,「老爸的錢是自己賺的,我要怎麼花,有自己的想法,每個人應該要自己努力賺錢。」

其實,錢早已不是葉國一所關心的,他憂心的是,現在科技發展速度與變化實在太大,台灣追趕不及。「政府口頭說要拚經濟,實際上掌權的卻是財政部,經濟部和經建會(現為國家發展委員會)幾乎完全沒有聲音,根本沒有政策。」他說,「柯P上台以後走了兩百多個人,台北市政府還是可以照常運作,台灣究竟還有多少冗員呢?」

「政府拚經濟,中國可以兩免三減半(外商投資企業從獲利年度起二年免徵、三至五年減丰徵收企業所得稅),台灣為什麼不行呢?」葉國一語重心長地說,如果一個政策推出後,就被說是圖利財團,經濟就很難發展,台灣社會恐怕就還要苦好幾年。

英業達 英業 雙引擎 發威 國一 逆勢 擴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676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