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兩岸三地:外資私募基金望門興嘆 Uncle Ray

2010-04-20  AD





 

國務院就 Google離開中國,及美國國會要求人民幣升值等問題,作出非常強硬回應,聲言保護主義損人不利己。偏偏中國就是全球實施保護主義最徹底的國家。

近 幾年,外資私募基金投資國內公司,屢屢受各式各樣行政限制。有基金經理私下怨氣十足,就是在內地找到合適投資對象,但需要到外管局申請「立項」,又需要商 務部審批,過程欠透明,審批時間又長,關卡處處。花上3個月至半年,不足為怪。

手續簡化惟資金門檻高

通過所有手續,外滙才可 滙入內地,完成交易。國內的私募基金,由於沒有上述要求,時間上有絕對優勢。國內公司並不會呆等,寧接受內地私募基金投資,外資因而不斷流失投資的資金。

《21 世紀經濟報道》指,上海浦東有機會於今年4月,公佈外資參與人民幣股權投資基金的試點方案,將在浦東新區試行,允許外資以Limited Partner(LP)模式投資國內公司。新的法規會參照QFII模式,外資通過QFII由外管局批准額度,容許LP把一定額度的外滙先投放在內地的 QFLP,不需立項及指定投資對象,可按中國法規入股內地,但仍要商務部批准。

表面上手續簡化,但資金要求5億美元,中小外資私募基金仍望 門興嘆。

UncleRay

ray.uncleray@gmail.com
 



兩岸 三地 外資 私募 基金 望門 興嘆 Uncle Ray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84

用工荒、原料涨价东莞鞋企望“单”兴叹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1027/2031282.shtml

  每经记者 胡廷鸿 发自东莞
对东莞大多数制鞋企业来说,经济危机引发的行业动荡阴影似乎已经过去,订单的回升本是一件喜事,但持续多月的用工荒、招工难却让喜变忧。
10月24日,在东莞厚街广场,一场综合性公益人才招聘会正在这里举行。来自东莞的200多家企业前来招工,共有4000多个工作岗位,但让不少招工的企业负责人没想到的是,应聘的人少之又少。
据不少前来招聘的制鞋企业反映,由于上半年的订单和年底新增订单堆积,急需大量工人。“即便已经将月工资提高到1600元左右,仍招不到足够的工人。”一皮鞋加工企业招聘负责人称。
对企业普遍遭遇的用工荒,东莞市皮革鞋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王灼良称:“缺工很严重,这个问题一时难以解决。用工荒带来的后果是工厂开工能力不足,东莞很多企业因为缺工担心即使赶工也完不成订单,而不敢过多地接订单,只能望‘单’兴叹。”
或许,比起用工荒的困局,对大多数鞋企来说,人民币升值和原材料价格上涨所带来的行业利润下降的转型阵痛更为深刻。在厚街镇寮厦成品鞋促销中心,从事外 贸出口的周女士表示:“经济危机过后,很多出口企业都将原来出口的产品转为内销,目前人民币升值水平还能承受。”“用工荒”使企业不得不增加工人工资,再 加上原材料价格上涨使企业利润减少,这对企业影响很大。“最近两三个月,牛皮、羊皮等鞋面料价格涨了30%。”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一直从产业链条上传导至制鞋加工企业。记者走访的多家制鞋工厂都表示,原材料成本增加的压力很大。原材料价格上涨的直接后果,就是一点点挤压制鞋企业的利润空间。
跃鑫制鞋加工厂老板对此深有体会:“尽管现在生意很好,订单充足,但钱越赚越少。”经济危机虽然过去了,但让他更为担忧的是未来人民币升值和原材料价格上涨会持续多久。如果继续涨下去,企业的生存压力会越来越大。

用工 荒、 原料 漲價 東莞 企望 興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40

廈門買房大戰親歷記房價瘋漲,望房興嘆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8761

2016年7月9日,在廈門市行政服務中心房地產交易窗口前,有大批等待辦理二手房過戶手續的人。(受訪者供圖/圖)

3月9日,藍天彬以176萬元的價格簽下廈門集美區一套核心區域的87平方米二手房。只過了一個星期,這套房便被房東漲到190萬。4月初,房東再次漲價,要價達到了206萬。6月初,藍天彬辦完房屋過戶手續時,這套房子的報價已經到了240萬。

在簽字的節骨眼兒上,還有房東坐地跳價10萬,買方不得不同意。一個房東簽字之前,接到另一家中介的電話後扭頭就走,並對買房人說,“有人願意多出20萬,你要是也願意出,我可以不走。”

5月份,當林松濤再次著手買房時,廈門的二手房單價比4月已經漲了將近一萬。林松濤不但買不到中意的房子,就連自己賣掉的那套都買不起了。

“不就是又想要錢嗎?”忍氣吞聲地掛完房東電話,藍天彬徹底憤怒了。2016年5月中旬,這是藍天彬付完房子的定金後,兩個月內房東第三次暗示他要加價。

2016年年初,參加工作六年的藍天彬,決定把家從福州搬回度過四年大學時光的廈門。春節剛過,藍天彬便賣掉了福州的房子。他那時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因為春節前二手房市場疲軟,藍天彬一度很擔心房子會貶值。結果卻比他想的好很多,福州那套房子他擁有了3年,增值大約10萬。

然而,藍天彬發現要想在廈門買一套合適的房子,並不容易,他剛好碰上廈門房價漲價最快的時期。從2016年3月開始,廈門遭遇了有史以來最狂暴的漲價潮,房價漲幅一直處在全國前兩位,以至於中國房價出現“北上深廈”四只領頭羊的新景觀。

3月9日,藍天彬以176萬元的價格簽下廈門集美區一套核心區域的87平方米二手房。只過了一個星期,這套房便被房東漲到190萬。4月初,房東再次漲價,要價達到了206萬。

事實上,在這場“買房大戰”中,買房者並無談判砝碼,在廈門房價整體不斷上漲的大潮中,只能被動接受房東的要價。2016年6月初,藍天彬辦完房屋過戶手續時,他最初以176萬買下的房子,已經漲到了240萬。

廈門房價瘋漲之下,是無數個體的掙紮。藍天彬說:“如果一套房三個月漲價60萬,你會想到什麽?我想到殘忍絞殺的叢林遊戲。”

暴漲前的信號

2016年初,或許只有最敏銳的觀察者才能嗅到廈門房價將要爆發式增長的蛛絲馬跡。藍天彬事後也承認,“就算是最敏銳的觀察者,也不可能預見漲幅會達到瘋狂的程度。”

進入3月,廈門樓市已經有漲價的跡象。3月中旬的一天,在廈門飛往武漢的班機上,空中保安王思齊像往常一樣按部就班地工作。這趟班機要在武漢中轉,再飛往3000公里外的烏魯木齊。飛行途中,感到無聊的王思齊隨意翻開飛機上的報紙,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廣告版:前埔的二手房每平米已經漲到了3萬元。

當時,王思齊已經把自己在前埔的房子賣了,計劃在附近換一套兩居室,只不過他賣的房價才是每平方米2.7萬。他楞了一會兒,再把這張鋪滿房產價格信息的廣告版從頭看到尾,才相信“這是真的”。他覺得這是很不祥的一個信號,“前埔的房子暴漲了,整個廈門的房價都會漲。”

四天後,當王思齊從烏魯木齊回到廈門時,他才發現用“暴漲”這個詞形容此時的廈門房價並不恰當。就在這四天時間里,前埔的房子一天一個價,王思齊離家時單價才3萬,等他到家時已經漲到每平方米3.2萬了。

直接感受到房價瘋漲征兆的還有白秋葉。3月15日,白秋葉一天之內做了兩件毫不相關的事:上午她和談了八年的男朋友去民政局領證結婚,下午她和剛認識五天的房東去房管局辦了過戶手續。

白秋葉早就聽說,從3月開始,廈門市行政服務中心每天都爆滿的,辦過戶手續排起的長隊會讓人覺得像是到了菜市場。那天早上,白秋葉一直擔心取不到號,六點鐘她就讓中介拿著小板凳去幫她排隊。中午十一點半取到號時,中介給白秋葉打電話,她才終於松了一口氣。

春節前,白秋葉本來看中英皇湖畔一套72平方米的二手房,房東報價248萬。樂觀的未婚夫認為房價不會漲,跟她商量過完年再定。等到他們3月初再來看房時,對方的報價已經變成268萬,“一念之差,喜歡的房子買不起了。”

白秋葉一直覺得消費者的心理很微妙,“跟買白菜一樣,錯過最喜歡的一棵白菜,後面的白菜再好也抵不過最好的那一棵。”但是,白秋葉不願意放棄對地段的堅持,最終只能在思明區以3.4萬的單價,買了一套62平方米的小戶型。

白秋葉意識到必須要趕緊出手的原因是,她感覺整個廈門都在談論房價。她身邊的朋友,無論教師、金融界的人還是政府官員,大家見面先聊的話題已經從天氣變成房價了。

有一次,她問一個政府官員房價會不會降時,對方瞇著眼睛回答她,“賣方以為不會再漲了,買方卻認定漲價潮不會停止。所以房東瘋狂地賣,買主瘋狂地買,這樣只會造成一個結果,房價瘋狂地漲。”她點點頭表示贊同,“既然還會漲,早一天買到就早一天止損。”

如今,這個長期和政府官員打交道的漳州姑娘突然明白了,三年前她剛到廈門時入職晚會上部門領導的一句話,“勸你在廈門買房的人是對你最好的人。島內的房永遠是貴的,但在島內買房永遠是對的。”

弱勢的買房人

在這場廈門房價的漲價狂潮中,買房者始終是弱勢一方。他們即便跟房主談妥了價錢,交了定金,也不能保證就一定能買到房子。

今年3月,廈門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5.4%,漲幅位居全國第一。二手住宅價格環比上漲4.9%,漲幅位居全國第四。

看到這個數據,剛交完集美區那套87平方米二手房定金的藍天彬手腳發涼。3月9日,房東答應給他的報價是176萬,到4月初,這套房的行情價已經漲到206萬。這意味著即便房東毀約,返還給他雙倍定金後再賣給別人,也能比賣給藍天彬多賺10萬。房東毀約的概率非常之大。

4月上旬,藍天彬果然遇到了他設想過的最糟糕情景:房東不但要漲價,而且要他支付從交定金起到實際過戶那天期間,房東自己的房貸。他憤怒地在微信大學同學群里破口大罵,但在房東夫婦面前,他只能賠著笑臉擠出一個字——好。

在房價仍然暴漲的4月,賣房人的確腰板要硬氣很多。廈門一家房屋中介的老板娘黃美莉記得,當時前埔一套二手房剛報出278萬的價格,馬上就引來十幾個客人在房子門口排隊,等房東下班回家看房。更誇張的是,在簽字的節骨眼兒上,還有房東坐地跳價10萬,買方不得不同意。

最讓黃美莉生氣的是,一個房東簽字之前,接到另一家中介的電話後扭頭就走,並對買房人說,“有人願意多出20萬,你要是也願意出,我可以不走。”

林松濤就看不慣賣房人這種“囂張氣焰”。林松濤本來在廈門有一套房子,他想換套更大的。他把舊的賣掉時房價還沒漲,4月份他看中了一套房子,沒想到房東一天一個報價,最終讓他和房東不歡而散。他想等到5月份再看,但沒想到卻等來了廈門房價再一次刷新紀錄。

4月22日,被公認為廈門房地產行業重要的一天,當天保利地產在廈門最偏僻、平均房價最低的同安區,以54.26億元競得2016年排名第二的商住地,樓面價為每平米25838元,比當時同安一手房成交均價高了近一萬元。該地塊的成交總價及樓面價均突破此前廈門地王紀錄,一舉成為廈門新總價地王及島外新單價地王。

這之後,仿佛一瓢開水潑向已經沸騰的油鍋,賣方的狂歡和買方的恐懼被徹底點燃了。當天晚上,馬鑾灣的融僑觀邸和海爾華璽將原來每平米最高1.9萬的售價上調到2.5萬,建發央璽則從第二次開盤價的每平米5萬多跳到第三次開盤的7.1萬。

從統計數據看,2016年4月,廈門全市僅二手房成交量就達到2174套,創下今年以來的峰值,一手房成交60萬平方米,創近三年月均新高。

5月份,當林松濤再次著手買房時,廈門的二手房單價比4月已經漲了將近1萬。林松濤不但買不到中意的房子,就連自己賣掉的那套都買不起了。

“漲—停—漲”

有人說,廈門的房價與改革開放的成效直接相關。改革開放前,位於對臺前線的廈門,長期處在戰備狀態,人均居住面積不足4平方米。1980年,中央政府決定在廈門成立經濟特區,廈門的經濟發展進入快車道。

1991年,廈門第一個商品化統建小區松柏小區問世。然而,當時的廈門仍處在經濟雙軌制轉型時期,單位統建房還是廈門人獲得住房的主流方式。松柏小區在市場上並沒有受到追捧,每套最高3萬的售價,乏人問津。

一年之後,和國內其他大城市一樣,廈門興起一股商品房開發熱潮,光房地產開發公司一下子就多了一百多家。然而,從那之後的8年時間里,廈門房價基本沒漲,均價總是維持在每平方米3000元以內。

在航空公司做空中保安的王思齊,就是在那個時期買下了房子。1996年,王思齊從部隊退伍後來到廈門,當時島內前埔的一手房均價剛過每平方米2000元。他只用了不到20萬的原始資金,就完成了首次投資,其後幾經倒手,如今他已經擁有兩套總價達四百多萬的房子。對於這段往事,王思齊總是很樂意跟人分析,因為這是他的資產滾雪球式增長的起點。

王思齊的故事發生在很多第一批來廈門淘金的人身上,肖建和就是其中一個。從1996年算起,肖建和已經幹了二十年的房屋中介,他見證了廈門房地產市場的時代變遷。

肖建和自己也承認,他趕上了好時候。2000年,在沈寂多年之後,廈門的房價進入了快速增長的階段。也是在那一年,肖建和跟妻子商量,在前埔買了一套小戶型。這之後,在房價持續上漲的過程里,他把那套小戶型成功地換成了兩套房子,“從2006年開始,島內的房價差不多三年就能增值50%以上,是絕對意義上的投資者樂園。”

2009年下半年,廈門還經歷過一次十分類似今年情況的暴漲。得益於國家寬松的貨幣政策,並受到國家巨額投資的刺激,廈門樓市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泥潭中上岸,其標誌就是嗅覺靈敏的溫州炒房團大舉殺入。

房產中介黃美莉至今沒有再遇到那樣的買家:一個溫州男人拉著一個黑色行李箱來到她的門店,二話不說打開擺在她面前,指著里面的50萬現金說,“我不是來忽悠你的,我要現房。”最終,這個被溫州炒房團派來的男人一口氣在禹州高HOUSE買了三十多套房。

當時,肖建和對房價走勢的判斷是,“漲就控制,不漲就刺激,基本就是這個規律。”他的話果然應驗了。2011年,國家對房地產行業限貸限購,廈門市也出臺了相應的緊縮政策,樓市又降溫了。

這之後,當新一輪刺激政策到來後,再次把廈門房價拉上快車道。2012年9月,廈門房價達到那輪漲價潮的頂點。許多房產中介也總結出了規律,廈門的房基本上以兩三年為周期,總要經歷一次漲—停—漲的過程。

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廈門的房價又不漲了。和以往受政策影響出現周期性的停滯不同,這次停滯期加入了一個新的元素:2014年下半年,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以廈門為中心的閩南金三角制造業進入長達半年的艱難時期。

不少投資客賠到血本無歸,黃美莉也差點賠上全部家產。2014年年中,她在島內紫金家園看中一套每平方米2.8萬的大三房。30萬定金付完,等了6個月,房價不但沒漲,還出現了滑落的勢頭。她見勢不妙,即便讓房東拿走了定金,但還是堅決在2015年初毀了約。

不過,白秋葉的一個朋友卻贏得了與樓市的對賭。她抄底購入的每平方米1.9萬的房子,2015年年底漲到了4萬。

數據顯示,從2011年以來,廈門房價漲幅52%,全國第三,超過北京、廣州。截至2016年7月1日,廈門房價漲幅連續19個月位居全國第四,人稱“北上深廈”“全國房價四小龍”。

房產中介老板黃美莉手下一個店長,將此次漲價狂潮歸結於新一輪的刺激政策,比如央行降準降息,廈門對公積金提取政策的放寬以及二手房首付比例降低,“這是歷史性的奇跡”。但黃美莉不認同。

命運的拐點

短短三個月時間,白秋葉以212.5萬購入的房子已經漲到了267萬,然而她卻仍然認為,這次狂暴的漲價潮洗劫了三個家庭。為了付房子的首付,不光花光了她和丈夫工作三年的積蓄,也掏空了雙方父母攢了三十年的家底。白秋葉說,“其實我是廈門房價暴漲的受害者。”

到了4月底,白秋葉突然又有了一種劫後余生的感覺,“晚動手一個月,可能這輩子都買不起廈門的房子了。”

事實上,並不是所有人都像白秋葉一樣幸運。4月底的一天,白秋葉看到一個同事在微信朋友圈發的信息:“終究,我們還是輸給不夠果斷,讓狂飆的廈門房價摧毀了我們。抱歉,再見。”

白秋葉後來才知道,這位同事的女友堅持在廈門買一套房,兩人為此分分合合好幾次。這一次,島內二手房漲破每平米6萬,島外均價也接近3萬元,相當於同事在六年時間里一分錢不花,才能攢夠一套島外偏僻位置50平方米房子的首付。這意味著同事不可能買得起廈門的房子了。

“對絕大多數年輕人來說,兩萬是命運的拐點。”白秋葉感慨道,“如果房價能平穩保持在每平方米兩萬左右,我們還有機會憑自己的努力攢一套小戶型的首付錢,如果超過兩萬就意味著沒有外力幫助,年輕人不可能在廈門買房了。”

4月底,白秋葉一個摯友也離開了廈門。這個河南女孩畢業於一所國內知名高校,她剛來廈門時,房子單價剛好是兩萬元。

河南女孩身上體現了大多數年輕人宿命式的遭遇:來廈門時房價在可承受範圍內,但是沒有存款;工作幾年有了一些存款,但房價已經漲到連最偏僻的位置都買不起了。

臨別前,看著面色沈重的白秋葉,摯友開始自嘲起來,“等以後我有錢了,就回廈門買房。”白秋葉知道,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思齊、林松濤為化名。)

廈門 買房 大戰 親歷 房價 瘋漲 望房 房興 興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98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