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上遊擡價PTA暴漲,江浙織造企業難以承受之重

8月份的江浙織造市場,在經歷高溫的同時,也交織著原材料成本高漲及環保的嚴控。

“今天早上我收到的消息是每噸漲了500元。”吳江駿騰織造有限公司(下稱“駿騰織造”)董事長李光鋒這樣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李光鋒表示,從今年過完年到現在,原料絲的價格基本上一直在漲,這兩個月漲得比較厲害。過年前是9000元/噸,現在漲到了1.5萬元~1.9萬元/噸。吳江這邊一噸最少漲四五千元了,有些新品原料則漲了100%。

駿騰織造位於蘇州吳江區盛澤鎮,以紡織制造和貿易為主,一年有3億~4億元的營業額。“從8月開始,原料絲價格就以每天500元、1000元的速度在漲。等前面的訂單做完了,下面的訂單就沒辦法做了。我們的供應商也說承受不了了,等機器上的這批訂單做完,他們也要停產了。”李光鋒焦慮重重地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從今年7月底開始,化纖原料絲漲價,使得長絲織造市場風波不斷。不單單是蘇州吳江地區,這場風波已席卷整個江浙織造市場,嘉興桐鄉、臺州椒江等多地織造協會還發出了聯合抵制上遊化纖企業的倡議書。

與此同時,吳江地區噴水織機的管控亦愈發嚴厲,吳江盛澤又實行“開三停一”限產,織造企業更是雪上加霜。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采訪江浙地區的紡織制造企業了解到,紡織行業原本利潤就不高,如今原料絲價格上漲,導致其利潤基本上是沒有了,有的甚至出現了虧損。

而究其原因,既有PTA(大宗有機原料之一,主要用途是生產聚酯纖維即滌綸等)期貨暴漲的因素,也有上遊化纖企業趁機翻倍漲價的原因。而目前消費者消費能力有限,上遊價格的壓力難以傳導,本輪原料價格上漲基本上是消化在織造企業這一塊。

原料絲價格大幅上漲

繼桐鄉、紹興等地的織造協會聯合抵制聚酯工廠後,臺州市椒江區紡織行業協會也在近日發出了停產倡議書,加入了抵制原料漲價的行列,一時間在網上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臺州市椒江區紡織行業協會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椒江的紡織制造企業主要生產防水布和箱包布的面料,原料價格已從6月份的1萬~1.05萬元/噸,上漲到了現在的1.3萬~1.35萬元/噸,利潤率則是從漲價前的5%~6%,滑落到現在的1%~2%。“如果再把固定資產折舊進去,目前就是虧損的。”

該負責人表示,“跟以往的漲價相比,這次漲幅大,持續時間也長。”

而跟臺州椒江相比,以生產服裝面料為主的蘇州吳江地區,其紡織制造企業受此次原料絲漲價的影響更大。“紡織行業利潤本就不高,現在原料絲價格差不多漲了三分之二,利潤基本上是沒有了,有的甚至是出現了虧損。再漲下去我們就沒辦法做了,差不多快接近停產邊緣了。”李光鋒對第一財經記者談道,在目前狀況下,小企業根本沒法繼續生產,像他們邊上的企業產量基本都已減半。

李光鋒的企業主要是日本訂單多一些,利潤空間相對大一點,他表示,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他們老早就考慮停產了。

做羽絨服和風衣夾克面料的金倫(蘇州)織造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奔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次原料價格上漲對他們的影響很大,“我們個別產品的原料漲幅已經超過30%,漲幅基本上從原來的1.3萬~1.4萬元/噸漲到現在的1.7萬~1.8萬元/噸,也有個別從原來的1.5萬元漲到現在的2萬元出頭,漲了5000多元。”

“目前的原料價格,已經超出了企業所能承受的範圍。整個行業每年的產品盈利能力相對來講比較固定,盈利點在7%~12%之間。現在,能維持得好的企業盈利點在5個點左右,但如果算上所有的成本,有可能是保本賣或是虧本賣。”王奔告訴第一財經。

他說,目前吳江地區減產的企業比較多,停產的應該沒有,“生產型企業有一個弊端,工廠不能停,因為有員工、機器設備和銀行融資等多方面的負擔,一旦工廠停產,對其融資、對底下的員工和後期的客戶都會有一定的影響,所以現在是沒辦法停產,個別產品如今都是在虧本賣。”

椒江區紡織行業協會負責人也對記者表示,雖然他們發了停產倡議書,但是要留住並養活工人,即使現在利潤很低還是要接單生產。

“原本以為這次價格上漲是暫時性的,我們就在前期準備了約5000萬元的原料庫存備著。但此次的上漲持續周期太長,加之今年銀行對紡織行業又不怎麽支持。當初未漲價時進的那批原料基本已經用完,接下來進原料必須要按現在的價格買。我們現在只能維持著做,也希望能停止漲價。”李光鋒一臉焦慮。

不過,“今年還好,現在的生意還處於淡季,如果忙一點的話,基本上染費也要漲價。今年染費還沒漲,如果它再漲價的話,(我們)根本就撐不了了。”李光鋒對記者補充道。

圖片來源:綢都網

PTA暴漲和化纖企業擡價

對於這次原料絲價格上漲的原因,王奔對第一財經分析,主要有兩方面,一則是PTA期貨暴漲,二則可能是上遊化纖企業擡價。“單純地從PTA的漲價來說,可能跟中美貿易摩擦也有關系,漲幅也很有可能是通過幾個大的上遊生產商哄擡期貨。”

自6月20日PTA期貨市場便開始處於大幅上揚趨勢,進入8月後,市場漲勢更為猛烈,不斷刷新近4年高點。

一位從事期貨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從PTA指數看,6月1日結算價5728元,8月23日白天的結算價為7702元,這期間漲了2000元,相當於漲了35%。

金聯創分析師張潔在分析此次PTA價格大幅上漲的原因表示,單就聚酯產能來看,今年國內聚酯產能已增加400萬噸,而國內PTA產能暫無擴張,市場供需基本面已處於相對緊平衡階段,且下半年聚酯企業仍將有近240多萬噸產能投放,雖然福化其150萬噸PTA裝置預計將於4季度投放,但仍有諸多不確定性,因此今年PTA供需端將處於偏緊格局,對市場形成較有力支撐。

針對PTA指數的上漲趨勢,鄭州商品交易所曾於8月7日晚間出手抑制PTA暴漲,出臺調高手續費措施,然而依舊難以阻擋PTA期貨上漲的步伐,PTA1901合約日增倉21.29萬手,漲幅達到3.38%。而部分聚酯工廠顯然未受到影響,包括恒力、榮盛等報價普遍上漲50~100元/噸。

面對江浙地區織造協會的聯合抵制,聚酯工廠一方也發聲訴苦,表示成本上漲實屬無奈,這是由於近期伊朗局勢撲朔迷離,使國際原油和PX持續創新高,逼迫他們化纖企業不得不漲價。

不過,對於上述化纖企業的訴苦原因,李光鋒表示不認同,他稱,原油漲價幅度沒像原材料漲價這麽多,“原油最多漲了七八美元,這個價格漲幅對化纖企業影響不大,對應我們的原料絲漲一兩千元那是正常的。但化纖企業現在趁著這個勢頭翻著漲,本身漲200元的,他們就漲400元,本身漲400元的,他們就漲800元。原料絲的價格,每噸至少漲了四五千元,高的每噸都漲了1萬元左右了,他們的利潤空間肯定很大。”

王奔也同樣認為,原油價格是在漲,但漲幅不大。

與此同時,吳江地區噴水織機管控愈發嚴厲,吳江盛澤又實行“開三停一”限產,對目前的織造企業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2017年6月,吳江區召開噴水織機專項整治動員大會,部署未來三年的整治工作。

根據會議部署,即日起,吳江區將禁止新增任何噴水織機,其中包括已經批準備案但未投用的噴水織機。同時,按已經制定的淘汰方案,吳江區將逐年淘汰落後設備、壓減落後產能,確保到2019年年底,吳江區噴水織機總數從34.2萬臺減至23.8萬臺,而中水回用率則從目前的10%提升至100%,全面消滅劣五類水質。

資料顯示,2017年吳江地區共淘汰噴水織機44408臺。

李光鋒告訴記者,他了解到的情況是,吳江地區的噴水織機管控,目標是2017年淘汰12%,2018年淘汰9%,2019年淘汰9%,三年吳江地區總共要淘汰30%的織機。

近日,吳江平望對2018年度減噴淘汰工作又提出了具體要求。未達到2018年度臺機稅收分類標準下限的“黑戶”噴織企業,其噴水織機全部淘汰;未達到2018年度核定臺機稅收分類標準下限的“白戶”噴織企業,其原有核定噴水織機汙水接管臺數核減20%,核減臺數不得恢複。

李光鋒告訴第一財經,噴水織機管控,“開三停一”限產,再加上原料價格上漲,這使得基本上盛澤中小型企業沒辦法生存。有的自動淘汰掉不做了,有的有環保指標的還繼續做。

王奔對記者分析道,“開三停一”限產,部分影響是客戶的流失,本身生產成本也會上漲,對於企業的盈利能力也會造成降低。因為在停工期間,企業照樣要給工人開工資,同時還需支付其它成本費用。

“同時,這對整個產業的品質提升影響也很大,雖然我也有做設備方面的更新淘汰,但‘開三停一’對整個產能包括生產的間歇性會造成很大影響。做持續性生產,它的品質、產能、產量各方面都比較可控,你要是間歇性停產,就會造成產品的品質有所下降。”王奔說。

價格壓力難以傳導

面對這種處境,織造企業如何尋找解困之路?

王奔對第一財經表示,他們試著向上遊企業反映過,但效果不明顯。上遊化纖企業屬於資源性產業,不會為了誰去做價格調整,“他們是偏壟斷型的,不像下遊企業數量多,吳江地區紡織制造企業有3000多家,但上遊化纖企業國內知名的也就二三十家。”

臺州市椒江區紡織行業協會負責人也對第一財經記者坦言,他們雖然發了停產倡議書,但目前沒有企業停產。“其他地方的紡織行業協會發停產倡議書,我們也跟進一下。目的就是讓下遊企業知道我們目前的處境,以便在協商時能夠給我們的織造企業加一點價。”

王奔告訴記者,他們也有跟上遊原料供應商協商,使用一個類似於保價的方式,即織造企業提前把相關資金打到上遊的原料供應商賬戶里,以此將需要的原料價格鎖定在一個區間內。

王奔稱,目前其應對價格上漲的主要方式是跟下遊客戶進行戰略合作,共同應對上漲行情。“對下遊客戶,我們會在價格上適當地進行調整。但一般情況下,下遊的價格漲幅沒有像上遊漲得這麽高,中國整體的經營環境還是以買方市場為主,而價格上漲基本上是消化在我們織造行業這一塊。”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也對記者表示,目前消費升級的勢頭減緩,購買力有所觀望。“價格上漲很難傳導下去,若是成品布的價格上漲就會賣不出去,內銷壓力大。”李光鋒也如是說。

接下來,如果原料價格繼續上漲,企業將如何面對?

“如果真到了那天,我們承受不了或者我的下遊客戶承受不了的時候,我們可能會選擇間歇性地停產。”王奔對記者表示。

“我們首先會減產,接下來有可能會停產,因為屆時接了訂單就是虧損,本身利潤空間就一點,現在不停產主要是為了維持工人。”李光鋒無奈地表示。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黃賓

上遊 PTA 暴漲 江浙 織造 企業 難以 承受 之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75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