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我的偶像霍何綺華


 
2014-06-26  NM

 

電視劇《西遊記》今個星期將會播大結局。這套內地劇集在香港開播時,曾被網民大罵特技「小學雞」,又指已是多年前的倉底貨,如今再播真太膠等等,總之無句好嘢。不過,對於住在舂坎角獨立屋大宅的霍何綺華,卻另有深一層的體會。「悟空、八戒呢啲名改得真係好呀,學佛的人要學點樣去空,更要學點樣去戒貪。」這位霍太一點不簡單,她的丈夫是香港打工皇帝、和黃大班霍建寧,大家雖已是老夫老妻,但霍太對丈夫仍然是必恭必敬,開口埋口都稱呼他做「霍生」。後生時的霍何綺華,事事追求完美,樣樣都要管,工作、家庭都要盡在其掌握之中,不過,十一年前一場乳癌大病,令她停了下來,更潛修佛學。「後生時追求物質的享受,其實好膚淺。」這天,坐在和黃旗下的海逸君綽酒店頂樓落地玻璃餐廳,望著維港海岸,霍太與記者訴說患病經歷,更大談佛經,「我偶像是唐三藏。」其實,她心底最大的依靠,仍然是「霍生」霍大班。小檔案

五十年代生於香港,港大經濟系畢業,後在會計師樓工作,丈夫為和黃董事總經理霍建寧。育有三女一子,她在兒子出世後便停止工作,○三年患上乳癌,病況屬初期,化療後康復。現任香港乳癌基金會主席,山頂德瑞國際學校董事。

一年前,記者曾遇過霍何綺華,當時她大學老友兼乳癌主診醫生張淑儀,在書展搞新書發佈會,霍太現身撐場,最有印象的,是她那件七彩粉紅的披肩,由於她經常全場飛,感覺就如一隻花蝴蝶穿梭其中,薄施脂粉,一點都沒有「闊太」味。今次再會,感覺卻有點不同,set行頭的她,手上的鑽戒、鑽錶閃閃發光,一進場,她就提醒記者:「你哋使唔使影相先,我個妝就嚟溶o架啦!」其實這個妝keep得好好,訪問進行了差不多兩小時,也沒有絲毫走樣。與一年前相比,她說話的速度與力量,也明顯加快了,一年前,她曾說:「患病以前不知道什麼是慢,現在才學識點樣慢落嚟,以前成日在indoor做嘢,好少走出去大自然行嚇,而家會多咗,屋企有個小花園,我都好少去,而家會出去行嚇,摘嚇桂花,自己整桂花糕,下次請你哋試嚇。」

一個BB的誕生

場景一轉,此刻坐在面前的霍太,口若懸河,全因為她剛生了一個「BB」,就是由她撰寫的乳癌新書,提起這部精心傑作,她滔滔不絕,訪問有一半的時間,她都是緊緊地揸住這書不放,拚命且細緻地講解裡面的內容與製作經過,「裡面有好多康復者的故事,都是我去做訪問寫成的,訪問完之後,要上網搵資料,瞭解病嘅知識,之後又要搵專家去求證資料啱唔啱,你知網上嘅嘢好多都未必準確,我仲要去問被訪者願唔願意影相,又要問佢哋肯唔肯出真名,抑或出化名,仲要揀相、搵人畫圖,啲圖又要睇嚇畫得啱唔啱,啲圖片說明又要睇嚇有冇寫錯,有次我就發現寫錯咗,要人即刻改。呢本書係我baby。」這一刻,霍太如變身成為大記者、編輯及攝影「三位一體」,「有朝早,靈感一到,我牙都冇刷,起床後就即刻寫咗四篇文章!」她愈講愈興奮,手舞足蹈,枱上那杯清水,好似一啖都沒有沾唇,手上仍然堅定地拿著她的「baby」,且幽默地說:「你哋講多啲呢本書,我係豬頭骨,呢本書先至係肉。」此時記者打斷她,說她好像比以前更性子急了,「你以前不是說自己太急太忙,話咁對身體唔好,你而家點解又咁急呢?」她笑一笑說:「係呀,但係無辦法,我當呢個係project,有deadline就要開turbo完成,我所有嘢都鍾意一手一腳做,我以前做會計師樓時,比而家快十倍呀。」記者不敢想像,當年「快十倍」的霍何綺華是何等「兇猛」模樣,她亦坦承,這種做事的性格,令自己捱出病來,「我唔理自己辛唔辛苦,唔識對自己好囉。」

十倍速奶奶

除了工作,她對家庭的生活也極為重視與緊張,「以前我會等埋啲仔女返屋企,同佢哋傾兩句先瞓覺,晚晚深宵,兩點後先瞓,霍生如果唔係太夜返屋企,我會等埋佢先食飯。而家唔會啦,我同仔、女同女婿一齊住,大家見面就只係簡單say hello同goodbye,七點半就自己開飯食,十一點就瞓覺。」這位「十倍速」奶奶,猶如一部法拉利跑車,即使未開動,也感受到其速度及氣勢。但癌魔一到,什麼都要停下來。回想起當年患病的日子,她形容人生就彷彿變了「定格」,一切事情都在面前停止,「我好乖o架,後生每兩年都去做身體檢查,嗰次都係因為做個普通身體檢查先知有事,當時猛問自己:點解會係我,又諗到死亡,總之個世界停頓咗。」化療做了三個月,之後再用一年時間令虛弱的身體慢慢調整回覆。現在她康復了,就覺得一切都是因為未能「放下」,記者問:「要放下什麼?」「放下貪、嗔、痴!」「係咪好難o架?」「係,最難放低嘅,係貪!」身為打工皇帝太太,什麼榮華富貴都可享受,還有什麼好「貪」?不過,佛學上所指「貪、嗔、痴」,原來未必儘是指物質上的佔有,名利、身份、地位的追求也是一種貪,近年潛心修佛及研究人性的霍太,哪會不明白?「我是九型人格的第二型,見到有需要嘅人就想去幫。我細細個已經係咁。」

家裡中樞神經

霍太有六兄弟姊妹,她排第二,是大家姐,家中一切事務,父母都交由她去管,她笑說自己是家裡的「中樞神經」,「細個時阿爸阿媽去飲,返到屋企,我已經氹曬細佬妹瞓覺,餵埋奶,連阿哥都氹掂埋。」記者問:「而家都係咁?屋企事由你安排?」「係呀,而家都係,就算我病咗,屋企人來醫院探病,我都會安排探病時間,安排好邊個幾時來。」住院都搞到咁「忙碌」,旁人看來簡直是「有自唔在,攞苦嚟辛」,但她就認為「咁先至正常」。根據九型人格的分析,第二型屬博愛型,為人熱心愛幫助別人,社交能力極強,強烈渴望得到別人的認同和欣賞,不過佔有慾亦很強,在社交圈子中,博愛型人喜歡與強勢人物交往以得到保護。霍何綺華可說是典型的「二型人」了。儘管她多次公開地說病後得到「重生」,身體確實是康復了,「頭髮脫掉再生出來,好似BB一樣咁呀!不過後遺症是我有骨質疏鬆,骨頭好脆o架咋。」作息睡眠時間是改變了,但從她與家人,對工作乃至對信仰,骨子裡的那種「第二型」性格,依然根深蒂固,這才是真正的她。

跟隨大師學佛

她學佛多年,在未患病前已接觸佛教,病後更是苦心追求,「我去過台灣,有幸跟聖嚴法師學坐禪,三日禪、七日禪都是跟他學的。而家我每朝都會打坐,學習唔去諗咁多嘢。」聖嚴法師已去世,之後有一段時間,霍太又跟隨創辦慈濟功德會的證嚴法師,在慈濟做義工,「台灣人叫義工做志工,因為義字下面有個我,我們做嘢唔係為自己,係為他人。」最近她又遇到名師,今次是跟隨港大佛學研究中心教授法光大師學佛理,連佛教原典及梵文都學埋(梵文是印度經典語文,印度教經典《吠陀經》由梵文寫成),「法光大師是世界好著名的教授,精通七國語文,包括梵文、巴利文(古印度一種語言)、英文、日文、藏文等,而家全香港有三個人跟佢學,我係其中一個,真係好難得。」問梵文學成點,點知她又說得不太在乎:「譁,真係煩過梵蒂岡,我成日走堂,法光大師成日話我唔上堂,哈哈!」再一次「攞苦嚟辛。」訪問到此,已過午飯時候,她不單不覺倦或餓,還說「一講佛經就精神」,繼續連珠炮發,還爆了一個小秘密,「我的偶像是唐三藏!」原來,她近日正追看電視劇集《西遊記》,看得津津有味,更十分欣賞唐三藏(即玄奘)取西經的意志和能力,「他途經一座大雪山,當時有好多人同馬跟住佢,但去到最後只剩下他一個人,人同動物都捱唔住死曬,佢真係有異於常人的體能,將佛經由印度帶回中國,我哋先有機會學習佛經。」根據記載,唐太宗貞觀元年(西元627年),玄奘從長安南下天竺(即印度),於印度東部比哈爾省的那爛陀大學(Nalanda)求學,研讀佛法,十六年後將佛經帶回長安,更寫了著名的《大唐西域記》,成為研究佛學史的重要文獻。

愛妻擔擔麵

霍太對佛學好學不倦,記者就問她丈夫霍建寧又是否「與佛有緣」,她哈哈大笑起來,「他沒有反對我信佛,我覺得他信自己多啲!」霍太患病期間,霍建寧一度停下工作陪伴在側,更陪她化療時「一齊剃頭」,「其實他是剪了一個skinny head。」此時她又忍不住說了另一個「秘密」,「我鍾意食擔擔麵,但患病時抵抗力弱,所以好少出街,化療前一日,霍生特登叫了詠藜園老闆娘楊太帶埋師傅來屋企煮擔擔麵俾我食,令我好感動。」此時坐在身邊的公關即刻插嘴:「霍太,呢件事講唔講得o架?」霍太張大嘴巴,露出「驚一驚」的神情,「係噃,講出來怕唔怕影響霍生?」唐三藏也好、法光大師也好,在霍何綺華心目中,最終極的倚傍,可能都是老公霍建寧。

贊助人猛料

香港乳癌基金會成立於二○○五年,霍何綺華為現任主席,基金會屬非牟利機構,屬下的乳健中心,為市民提供多種檢查服務,包括乳房X光造影及超聲波掃瞄等,市民輪候政府醫院的檢查,一般需時數月至一年,中心可提供多一個較快的途徑。根據基金會的年報,贊助機構不少都大有來頭,包括投資銀行高盛、通用電氣等,連珠寶商Cartier及李嘉誠基金會也在名單之中,霍太在背後的努力,肯定不少。

我的 偶像 霍何 何綺 綺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04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