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章俊討薪路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2-16/100338931.html

近兩年多,我最怕看到章俊的頭像在我的QQ上閃爍。因為他每次找我,基本上都是同一個問題:「我現在在某某地方幫農民工維權,你能不能幫我找找當地的記者?」

  現在,他儼然是農民工群體中的「維權專家」。而我時常困惑:到底該不該幫他?究竟該怎樣幫他?

  我是看著他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兩年多以前,我到武漢採訪了他。那時的他,二十六七歲,卻在武漢成功「導演」了多起建築工地的農民工「跳樓討薪」。但他甚至不敢告訴我他叫什麼名字。「章俊」,只不過是他喜歡的一個化名。

  他戰戰兢兢地出現在我面前,不停地問:他那樣做,是不是違法?要是違法,要判幾年?談得開了,他就和我聊「跳樓討薪」的經驗,其中一句話我印象深刻:「記者來了就成功,記者不來就失敗。」

  然後,他火了。不但有關部門沒有來找他的「麻煩」,幾十家媒體還蜂擁而至地報導他的「光輝事蹟」。他的感覺是,「就像成了個大明星」。

  越來越多的農民工找到他。求助的農民工的範圍,也逐漸從武漢市擴大到湖北省,甚至是全國。他辭掉工作,專門幫別人討薪。

  很快,他有點兒應付不過來,因為並不是每個地方,他都認識當地的記者。他經常給我電話,希望給他介紹當地的記者,以便「寫幾篇稿子,政府有關部門就很快處理了」。

  我沒有給他介紹過記者,只介紹過律師。我希望他能回到「正軌」上。他每次都信心滿滿地保證,「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但下一次找我,一定又是因為找記者去報導第二天即將發生的「跳樓討薪」。

  好在他也在慢慢發生變化。他現在不再組織人「跳樓」了,而是先蒐集證據,再找勞動部門。解決不了,就上訪。接觸的事情多了,對相關法律法規、政策條文,他也逐漸摸清楚了。「不跳樓,只說理」是他現在的策略。

  據他統計,兩年時間,他幫農民工討回的工錢超過400萬元。 我總算心有安慰。

  但前兩天,我又接到他的電話:「你能不能幫我找找當地的記者?我是真的沒辦法了,勞動部門、法院、上訪,都試過了,解決不了。只能讓他們去假裝跳樓,還是這樣能夠比較快地解決問題。」

  我又一次語塞。

章俊 俊討 討薪 薪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6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