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天龙光电:上海传奇知青金坛造富

1 : GS(14)@2010-12-17 14:29:21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216/174192.html
 办公楼一层大厅宽敞洁净的大理石地面上,赫然安放着一块乌黑的像铸铁一样的金属,长宽各为80公分,重达430公斤。如果这一块面目丑陋的金属出现在马路上,路人或许以为一块不值钱的铸铁。而此刻它静静地躺在江苏天龙光电公司(300029)的大厅展示,显然价值不菲。  这就是搅动中国太阳能电池价格暴涨暴跌、传说中的多晶硅。在价格最高的2008年这块430公斤重的多晶硅售价130万元,堪称一块乌金,如今市价也要40多万元。
  大厅里的这块多晶硅由天龙光电公司研制的多晶硅铸锭炉生产,而天龙光电掌门人则是颇有些传奇经历的冯金生。
  冯金生大器晚成,57岁时他所统领的天龙光电登陆创业板。他并非科班出身,长得高大魁梧,做的活却精巧细致,机电技术来自于自学和钻研,对天龙光电研制的多晶硅铸锭炉相当自信。“我本来就是做设备出身,做设备是我的强项。我会研制,有专利。”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多晶硅铸锭炉严重依赖进口,国内市场基本被美国GT Solar公司和德国ALD公司垄断。天龙光电联合清华大学共同研发的多晶硅炉打破了国际垄断,4项自主创新的技术申请国家专利。产品从8月份开始实现批量生产,目前已出厂交付客户15台,年底前可望出货40台。以每台多晶硅炉240万元售价计,销售40台可为公司增加销售收入9600万元。
  天龙光电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李留臣对本刊表示,天龙光电多晶硅炉在国内同行企业中居于领先地位,部分技术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天龙光电于2009年12月25日上市,通常人们会以此为时间点,确定金坛首富由此打造。但此前冯金生并非江南富庶之地金坛的富豪榜中排名靠前的富豪,却在2008年6月慷慨解囊,拿出1000万元在金坛市慈善总会设立“天龙奖助学基金”。而他对上市造富、金坛首富的桂冠表现淡然,“对个人的财富,能够生活就可以了。”他希望投资者、股民更多去关注企业,“这个机遇是与股民一起创造的。关键一点还是我们企业效益要好。”
  上海下放知青
  “冯金生是上海下放知青,外乡人在金坛做成一番大事业不容易啊!”10月6日上午,在金坛市建昌圩文化研究会成立现场,金坛市一位官员向本刊记者说起他所了解的天龙光电董事长冯金生,“这个人很实在,是一步步做出来的。”
  冯金生身边的同事也向记者证实,“冯总从小在上海长大,他家离南京路不远。在上海上的学,后来来的金坛。”
  冯金生的户口落在江苏省金坛市尧塘镇的一条街上。这个地方是江南一处安静的水乡,与故乡上海有着天壤地别,却是冯金生长期定居生活的地方,并在这里实现了他企业上市、细分市场冠军的梦想。
  资料显示,冯金生1952年出生,1972年至1992年在金坛五金机械厂工作,先后担任车间主任、供销科长、厂长。掐指算来,冯金生在至少在20岁之前就被下放到金坛。“他的企业前身做五金机械、做钢球机之类,当时在乡下唐庄镇(注:汤庄镇后被并入尧塘镇)。后来改名常州华盛天龙机械公司,搬到金坛城里的经济开发区。”金坛市尧塘镇一位做花木绿化工程的小老板说。
  天龙光电是金坛第一家上市公司,而摘得胜利果实是一位生活在金坛40年的上海下放知青,金坛当地企业家自叹弗如。“冯总不光是精于机械技术这么简单,更是有头脑,看得远算得清。”
  在天龙光电股权结构中,冯金生持有2520.76万股,占总股本的12.6%.以上市当天收盘价26.99元计,理论上身价6.8亿元。冯金生姐姐冯月秀持有40%股权的常州诺亚科技公司为天龙光电第一大股东,常州诺亚科技持股6119万股,占股本30.6%.公司监事钱建平为冯金生妻子的亲戚,钱建平持有480万股。
  同样持有天龙光电125万股、占股比0.63%的中信证券在研究报告中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冯氏家族持有43.2%股权。”
 天龙光电能在太阳能光电行业黯淡的2009年成功上市,打破近一年的光电企业上市沉寂,成为一颗行业新星,得益于冯氏家族背后来自上海滩的金融力量。
  上海金融业、投资业发达,是中国的金融中心,而冯氏家族在上海有广泛人脉。太阳能光电产业是个有钱人的投资游戏,天龙光电从一开始进入这个产业到最终上市整个过程,上海滩的资本就始终一路相伴相随。2001年,冯金生的堂妹冯幼敏以日本国籍的身份出资设立常州华盛天龙机械公司。此后,企业进入扩张期对资金的渴求愈加迫切,依靠自身盈利的积累只会使企业错失发展良机。这时,冯金生当年在上海的邻居、拥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的刘定妹再度出手投资,目前刘定妹持有天龙光电960万股,占股比4.8%.据记者了解,公司第二大股东汤国强也来自上海,是一位职业风投,持股数量3000万股,比冯金生还多480万股。为其上市做保荐人和承销商的也是来自上海的光大证券,做公关策划的公司同样来自上海。
  “冯金生发迹于金坛,但他的公司在扩张和上市过程中得到了上海滩各种关系的金融资本支持。”金坛当地人民银行的一位官员解析。
  晶体炉封王
  天龙光电的新厂房进入竣工阶段,用于扩大产能。李留臣介绍,多晶硅炉明年开始放量,全年将销售100台-200台。
  多晶硅炉正成为天龙光电新的成长动力。
  目前多晶硅炉市场保有量1300-1500台,去年虽然是太阳能光电产业低谷,但多晶硅炉需求量为600-700台,接近保有量的一半。今年以来,太阳能电池市场快速回升,设备需求迅猛,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全球老大的GT Solar公司订单的增长创下新高。预计未来数年,中国市场多晶硅炉需求都将保持高增长,增长至5000台后增速将放缓。国产设备价格240万元,进口设备400万元,巨大的价格优势将帮助国内设备厂商从GT Solar公司和ALD公司中抢食。
  国内生产多晶硅炉的设备厂商有七、八家,但真正实现批量生产的只有天龙光电和另一家中小板上市公司精工科技(002006)。精工科技多晶硅炉产品2008年研制成功,并实现当年下线生产,但两年过去只售出100多台。业内人士解析原因称,用户反映用其炉子生产的多晶硅质量与GT Solar公司尚有差距。
  但天龙光电生产的多晶硅炉技术水平目前看起来得到了用户的认可和肯定。江西旭阳雷迪公司试用了天龙光电多晶硅炉后称,“多晶硅铸锭做出来以后,产品的某些性能比进口设备制造的还要好。”美国纽交所上市公司、常州天合光能试用后也有同感,天龙光电多晶硅炉有些技术指标超过了GT Solar公司同等型号的产品。
  随着多出货量逐渐增加,晶硅炉正在成为天龙光电的主打产品和未来主要的收入来源。在此之前,天龙光电的营业收入主要靠单晶炉。单晶炉价格远不及多晶硅炉,每台大约75万元,毛利40%.2008年天龙光电单晶炉市场占有率18.5%,是国内单晶炉制造商龙头。
  2009年12月25日,天龙光电顶着太阳能光电产业链上游“单晶炉之王”的光环登上创业板,融资9.09亿元。
  单晶炉市场容量2009年为3000余台,其中95%由国内设备厂商提供,主要是天龙光电、北京运通、北京京仪世纪。去年天龙光电销售收入4个多亿。
  “今年上半年单晶炉同比销售增长76.3%.全年单晶炉销量有望达到800台,同比增长近100%.手上订单饱满,一部分合同排到明年3月份交付。”李留臣说。
  中信证券研究报告称,与对手相比,天龙光电单晶炉设计与工艺有优势。“公司自有多项炉体热场设计、自动控制等核心技术,使产品生产效率提高并能节约能耗,较国内同类产品节能约10-20%.”
  三人之约
  冯金生与李留臣的相识是通过金坛另一个光电大佬——江苏亿晶光电董事长荀建华的介绍。
  荀建华是江苏省太阳能电池产业先行者之一。无锡尚德的第一条太阳能电池生产线于2002年9月投产,亿晶光电第一条生产线在尚德之后第二年旋即投产。荀建华的亿晶光电坐落在金坛市尧塘镇上,与冯金生惺惺相惜。精明的冯金生从荀建华做的太阳能电池上,闻到了新能源产业如日初升散发出来的金钱味道,将五金厂转向与太阳能电池生产设备相关。
 “冯金生最早试制的是切割硅片的切断机,做出来后拿到荀总的厂里试用,基本上能满足要求。之后他决定再迈进一步,丢开五金厂跨进光电设备制造业。”知情人士说。
  2003年,冯金生紧随荀建华,转身进入光电产业领域。2004年底,李留臣经荀建华介绍认识了冯金生,开始为天龙光电的厂房建设、设备安装、生产技术和工艺等环节提供技术指导。2006年1月1日,李留臣正式加入天龙光电,若按照实际介入天龙光电的业务算起,李属于冯金生早期创业团队成员之一。
  李留臣原是西安理工大学晶体生长设备所总工程师、副总经理。2000年前,西安理工大学晶体生长设备研究所是国内唯一一家研制和产业化单晶炉、人工晶体生长设备的企业,李留臣是我国晶体炉和晶体生长设备的专家。
  相处近6年,李留臣对冯金生的评价是,“他是个做事的人,为人实在,比较大气。特别是对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和合作伙伴,他讲话讲究策略,没有一句让人受不了的话,大家相互交心。对我们来说,钱是一方面,但不是最重要的,得到尊重、理解、重视最关键。”
  有人不解地问,为什么西安没能造出像天龙光电一样领先全国的太阳能光电设备制造企业?李留臣的答案是,“西安的综合技术水平和生产制造基础很强,但那里的企业家并不见得对新兴的光电产业看得准,也没有像冯总这样破釜沉舟做事的决心。”
  李留臣举出了具体的例子:天龙光电早期准备对单晶炉进行技术攻关,冯金生从外地请来了几位技术高手。有的技术人员考察了中外品牌单晶炉后,对冯金生连连摇头,“太复杂,我们做不了。”冯金生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做得了要做,做不了也要做。”现在回头再看,冯金生的决心是天龙光电取胜并不断有技术高人愿意紧随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时和冯总、荀总我们三人商量好,产业重点上互有分工。冯总的公司主要承担设备制造,这是冯总的强项;荀总的强项在太阳能光电产品的应用;我则负责设计技术方面。”李留臣说。
  这话7年过去,花开花又落,当年三人的约定已经成就了两家领先的太阳能光电企业。冯金生的天龙光电登陆了创业板,荀建华的亿晶光电在低迷不振的2009年销售收入高达19亿元,借壳海通集团(600537)主板上市,今年8月初已获商务部批准。
天龍 光電 上海 傳奇 知青 金壇 造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100

文革遺毒猶在 知青成儍青

1 : GS(14)@2016-05-19 02:27:05

■上海財經大學退休教授裴毅然在海外發表不少研究文革的文章。何家達攝


文革犧牲品、知青成儍青!上海財經大學退休教授、歷史學者裴毅然自嘲地說,文革遺毒仍在知青一代的血液中流淌:「還有很多人沒走出來,還在用毛澤東的邏輯,這很可悲。」1968年底毛澤東指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全國在校中學生幾乎全部前往農村,文革十年,上山下鄉知青總數達1,800萬,包括習近平、李克強等當今國家領導人。


■文革知青上山下鄉,1,800萬人發配農村。

自我安慰「無悔犧牲」


「山裏太苦,沒得吃,活又重,沒書看,我想我青春就那麼腐爛在那裏了。」1970年16歲的裴毅然從家鄉杭州被「知青下放」到大興安嶺深山,整整八年。後來知青陸續返城,卻只有極少數考入大學,更有80萬人永留農村。「1,800萬知青不過是『歷史巨人』掌中的『白老鼠』、文革犧牲品與四個現代化廢品,知青成儍青。」有切身之痛的裴,在《一千八百萬知青下鄉真相》裏寫道:「可悲是如今大批老知青仍自娛自慰高呼『青春無悔』,竭力為當年的苦難尋找浪漫價值,將『白白浪費』說成『無悔犧牲』。」很多老知青現在聚會時唱的還是毛崇拜的歌,即使像裴這樣「反動」的也難以避免:「敬愛的毛主席……最會唱這個,文革進入了我們的血液,從小接受的資訊就是這樣。我們的基點是不正確的。」裴總結中共對「走在歷史凹陷處」的知青一代採取「四化」政策:「分化淡化消化火化,等我們死光了,也就沒人知道文革了。」文革一直是中共不容深挖的瘡疤。裴寫了不少研究文革的文章,也只能在海外發表。「文革有很多經驗在裏面,不把原因挖出來怎麼避免它?現在說都不讓說。不能一句『歷史不能避免』就算,包括我現在還承受的政治恐怖,都是從那而來。」他去年初從本港返內地時被羅湖海關以涉嫌妨害國家安全為由,被迫在閉路電視前脫光內褲檢查,扣押訓誡四小時。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17/19614932
文革 遺毒 猶在 知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30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