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國家級盂蘭勝會 2分鐘話你知有幾巴閉

1 : GS(14)@2016-08-16 06:27:55

盂蘭勝會習俗由潮汕人於上世紀50、60年代帶到香港,他們早年大多從事苦力行業。由於無親無故,生活艱苦,因此同鄉之間濃厚感情,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亦稱兄道弟。當有同鄉不幸去世,他們為了慰藉心靈,便按家鄉習俗在農曆七月舉行盂蘭勝會,超渡「好兄弟」(孤魂),同時拜祭神靈,向祖先表達孝道,希望獲得庇祐。香港潮州式盂蘭勝會的法事模式,主要分為香花派(1)和禪和派(2)。香花派於潮陽、揭陽和普寧一帶盛行;禪和派則流行於澄海和潮安,主要以佛教形式舉行。2011年,香港潮人盂蘭勝會成功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屬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所界定的「社會實踐、儀式、節慶活動」類別。1.地點/日數孟蘭勝會過往日數一至五日,全港總數達百多個,現在潮州式盂蘭勝會只有45個地區進行,由農曆七月初一至廿九,大多數地區只舉行三天。2.籌款規模以油麻地眾坊街為例,該區盂蘭勝會由70年代有200至300間潮州人經營的米舖、糧油店籌款,當時只需30萬港元;今時今日,油麻地少於100間商家出資,籌款已增至90萬港元,籌辦者表示,雖然通貨膨脹貨幣貶值,但籌款也只是僅僅夠數應付基本開支,而核心委員大多七老八十,下一代也沒興趣繼承。3.戲班過往由香港八大潮州佛堂包辦9成多潮州式盂蘭勝會,這些佛堂主要成立於上世紀60、70年代,正藉潮州孟蘭勝會的高峯期,而勝會的棚架一般以竹搭建;現今,戲班和法師均由內地潮州邀請到港,而「神功戲」原本有一場由深夜演至清晨5時,又稱「天光戲」;但這場戲由於香港《環保條例》,部份地區已取消,不再「做俾鬼睇」了;加上安全理由,竹棚也改為鷹架,確保參與者安全。4.派米活動潮州式盂蘭勝會祭品繁多,神棚內有糕點食品、洋酒等,附薦棚旁則放有白米、草蓆、被鋪、水桶、火水燈、毛巾、嗽口盅、內衣褲、鞋等日用品。當祭幽儀式結束後,過往有大批長者頂着高溫輪流平安米;但現今盂蘭勝會的主辦單位需要向警方報備,在人潮管制下,輪候者只能獲取一包一公斤或以下的白米、內衣褲、毛巾和嗽口盅,加上社會富裕,輪候人潮已經大不如前。《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16/19738362
國家級 國家 盂蘭 蘭勝 勝會 分鐘 話你 你知 知有 有幾 幾巴 巴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068

蔡思貝男友知有Gathering

1 : GS(14)@2016-09-02 05:49:43

■蔡思貝(左二)和周志文(左一)不時與眾好友聚會,男友(小圖)都知。互聯網圖片



蔡思貝最近被指趁排舞師男友麥秋成到北京公幹,搭上周志文,上周四晚二人結伴到九展睇戲,散場後各自取車,蔡思貝開男友麥秋成的紅色座駕,沿路緊隨周志文,直駛男方位於藍田的公屋寓所。周志文在翌日下午曾落樓買外賣,直至傍晚二人一同周志康及羅孝勇離開。對於闢室談心18小時,昨日均稱是一班朋友聚會,蔡思貝短訊回覆謂:「唔好意思,都係唔方便回應,但係都係幾個朋友一齊傾吓偈啫,thanks。」周志文則說:「嗰日羅孝勇同我細佬志康都喺度,羅孝勇彈吉他我哋唱吓歌,我哋班行內朋友定時都會聚吓。」麥秋成則謂:「佢哋一班朋友喺阿文家jam歌gathering,大家早已知道。」採訪:嵐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902/19757017
蔡思 思貝 男友 知有 Gathering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199

食孔雀可解百毒?中醫話你知有冇伏

1 : GS(14)@2017-03-04 00:34:38

不少中國人喜歡冬天吃野味,認為可以補身養陰。佛山西樵鎮孔雀繁殖場主陸志炳介紹,孔雀清補平和,據古籍記載,更具「解百毒」功效。本報翻查明代醫書《本草綱目》,發現有關孔雀肉的記載,不過註冊中醫何慧潔向本報表示,醫書沒有指明孔雀肉解哪一種毒,「唔會中所有毒都係食孔雀解毒」,認為有關說法矛盾。《本草綱目》有關孔雀肉功效的描述是:「味如雞,能解百毒」,意指孔雀肉味道與雞肉相似,有解百毒功效。不過何醫師指隨後還有3句,「人食其肉者,自後服藥必不效,為其解毒也」,意思是吃了孔雀肉後再吃藥,效果也不會好,因為孔雀肉已解除藥效,她直指有關說法矛盾,「所以唔可以純粹話古書記載孔雀解毒,就話佢對咩都好」。在中國國家保護動物名錄中,綠孔雀屬一級保護動物,而藍孔雀則在數年前,被國家林業局定為「三有」動物(指有益的、有重要經濟和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屬於特種畜養殖產業化經營項目,取得相關牌照後,可以合法飼養及買賣。目前香港沒有法例訂明食孔雀違法,亦沒有發現野生藍孔雀的紀錄,不過漁農自然護理署回覆本報查詢指藍孔雀在本港受《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規管,進口本港必須取得相關准許證,否則最高可被判罰款50萬元人民幣及監禁1年。《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303/19946238
孔雀 解百 中醫 話你 你知 知有 有冇 冇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577

縱知有問題 仍難罷買

1 : GS(14)@2018-03-19 05:00:01

投資並不是只有買入和賣出股票那一瞬間。近年流行「負責任投資」的概念,意即投資者作為公司股東,有責任持續監察公司的情況,並在股東大會中以選票影響公司的收購、發行新股等等重大決定。大部份的機構投資者均有自己的投票準則、公司治理及代理投票團隊,專門處理股東大會投票事宜,但他們在不同基金公司的話語權各有不同,David Smith指,「我們的做法是由基金經理作最終投票決定,因為理論上他們是最了解公司的人,知道公司實際情況和需要」。

三大指數公司表態反對

David Smith解釋,公司治理的原則,理應早在基金公司成為公司股東之前就需要考慮,「例如我作為公司治理主管,同時亦是投資團隊的成員之一,在團隊揀股份時,我亦左右基金的投資決定」。那麼多公司有管治問題,豈不是常常有很多爭論?「很多時是大家提出意見,從不同角度闡述自己的看法,例如我就從公司治理的角度分析一間公司,再由所有人一起作決定」。雖然機構投資者群起反對「同股不同權」,但現實中卻沒有幾家基金公司會罷買「同股不同權」的公司股份,主要原因當然是不少近年當紅的科網股,例如Google和最近上市的聊天手機應用公司Snap等都採用多重股權架構,基金經理為追表現,無論股權架構如何不公平都要跟買。去年底指數公司加入戰團,表明不支持上司公司採用多重股權架構(見表)。



三大指數公司的聲明,被視為投資者對抗特權階級標誌性的一步,至少其他基金不用為了追指數指標而「焗買」,但要真正做到「用腳投票」、完全拒絕這類不同股權架構公司,短期內似乎不會發生了。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80319/20336545
縱知 知有 問題 仍難 難罷 罷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001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