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石油的哈法亞風波

2014-01-06  NCW
 
 

 

中石油在伊拉克的開發項目,涉嫌捲入一場利益輸送的風波◎ 本刊記者 黃凱茜 于寧 特派香港記者 王端 實習記者 祁薈全 文2013年12月29日,伊拉克南部什葉派穆斯林紀念先烈伊瑪目侯賽因的阿舒拉節(Ashura)活動剛剛結束,一封由米桑石油公司副總經理、米桑南部油田群聯合管理委員 會(Joint Management Committee,JMC)主席賈米爾 ·侯賽因(Jameel Sh.Hussain)簽署的函件,發送至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伊拉克公司總經理段成剛和副總經理余靜,信函的黑字標題 是——“中斷所有與Hermic的活動” 。

“謹通知你們,貴公司需暫時中止所有與 Hermic 公司的活動,尤其是24 英寸供水管線合同。 ”函件中並未給出任何理由。

米桑石油公司 (Missan Oil Company,MOC,下稱米桑石油)是伊拉克國有石油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下稱中石油)于2010年1月拿下了米桑石油旗下哈法亞油田的技術服務合同(T echnical Service Contract,TSC) 。2010年5月,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下稱中海油)也獲得了伊拉克東南部的米桑油田群技術服務合同。

據稱,伊拉克方面已成立一個調查小組,賈米爾· 侯賽因為調查組負責人。

事實上,Hermic 公司只是剛剛從中海油米桑項目拿到服務分包合同,自2010 年進入伊拉克以來,這家由原中石油幹部控制的油田服務公司,從中石油哈法亞項目獲得了至少12項價值300萬美元以上的工程外包服務合同,總金額超過7500萬美元。如果再加上與 Hermic 存在關聯關係的其他公司,保守估算,最近三年從中石油哈法亞項目轉移出去的合同總金額超過1.15億美元。

據財新記者所知,伊拉克石油部(Ministry of Oil,MoO)也在密切關注該項調查。這是否又是一幕國企“走出去”後在海外失去監督、利益輸送的故事重演?

特殊貢獻獎

位於伊拉克東南部米桑省的哈法亞油田,是伊拉克七個巨型油田之一,屬於“超巨型”油田,核實地質儲量160億桶。

2009年12月11日,由中石油和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Petronas) 、法國道達爾石油公司(Total)組成的財團,在伊拉克戰後第二輪石油招標中,贏得了哈法亞油田近41億桶儲量石油的開采權。根據2010年1月27日簽署的為期20 年 《哈法亞油田開發生產服務合同》 ,中石油、道達爾、馬來西亞石油和伊拉克南方石油公司將分別擁有37.5%、18.75%、18.75% 和25% 的開發權益,由中石油擔任作業者。哈法亞項目完成招標之後,從南方石油公司獨立出來的米桑石油繼承了哈法亞的業主身份、開發權益和聯合監管職能。

伊拉克戰後重建推出的石油開發項目國際招標,採用的是 TSC 技術服務合同模式,與以前的產量分成不同,TSC模式是在扣除原油開采成本後,再由業主方向承包方 “支付”提高油田產量的服務報酬,只不過這報酬不是真金白銀,而是按國際油價折合的原油,業界俗稱回收油。

按合同要求,哈法亞項目初始開發方案獲批三年內,需達到每日7萬桶的商業產量,七年內達到每日53.5萬桶的高峰產量。2012年7月20日,中石油發佈新聞稿稱,哈法亞油田一期年產500 萬噸項目已于伊拉克當地時間7月18日投產,提前15個月實現7萬桶的日產量目標,是伊拉克戰後第二輪中標項目中首個投產項目。

2013年4月14日,伊拉克總理馬利基出席哈法亞油田二期奠基儀式。他親自簽發總理令,授予中石油伊拉克公司高級副總經理兼哈法亞項目公司總經理祝俊峰 “哈法亞油田發展特殊貢獻獎” 。

“因為中石油建設得最快,其他國家作業者,包括中海油在南部油田群的布祖爾幹等項目,沒有按期達產,伊拉克政府也很頭疼,就把中石油哈法亞項目樹立為榜樣。 ”一位接近中石油哈法亞項目公司的分包商對財新記者稱,與中海油米桑項目臨時組建團隊不同, “祝俊峰從蘇丹成建制地帶了團隊到哈法亞,敢闖敢幹,提前一年多達產,他主持的哈法亞項目為國爭了光。 ”為國爭光的哈法亞油田項目,是迄今為止中國石油單體作業量最大的海外項目。根據協議,以中石油為首的聯合體將獲得每桶1.40美元的服務費回報。

雖然不算高,但作為主作業者,中石油就像一個帶資進入的總承包商,其項目公司可以主導油田開發生產的工程建設、技術服務、油田設備等幾乎所有環節,通過引入自己的工程建設和技術服務隊伍,進一步提升整體現金流和整體效益。所有這些建設施工、技術服務和設備採購費用,都是由中石油方面先行墊付後,再由伊拉克方面以石油償還。

因此,中石油哈法亞項目的分包方中,包括了東方物探、大慶鑽探、渤海鑽探、中石油工程建設公司(CPECC) 、中石油工程設計公司(CPE) 、中石油管道局(CPP) 、中油瑞飛等諸多中石油下屬公司

祝俊峰還被認為 “比較主張國際化的招標,允許一些中石油之外的企業中標” ,法國著名油田服務公司斯倫貝謝(Schlumberger) 、美國的威德福(Weatherford) ,以及中國的安東油服(03337.HK) 、山東國際(CSI) 、江蘇中江國際(CJI) 、九龍閥門等,都進入了哈法亞項目供應商名單。

這份名單中,還有一些擁有外國名字、但主要管理層為中國人的公司,最引人注目的,就是Hermic。

偽造的閃耀履歷

根據 Hermic 提交的投標文件,該公司的母公司 Hermic Group 1986年成立于美國得克薩斯州; 1995年與 Brown and Root 公司合併,組建為一家建築公司;2007年,和 Brown and Root公司分手,成為獨立公司,並把業務範圍擴大到油田設施、工程運作、設計和咨詢領域,通過下屬五個商業部門提供一系列廣泛的服務,包括石油天然氣、電力和工業、基礎設施建設、服務、技術和風險投資。

Hermic 公 司 在 投 標 資 質 文 件中,自稱有非常豐富的項目經驗,包括2006年1月獲得巴西國家石油公司(Petrobras)的庫房項目工程總承包,合同金額400萬美元;2007年2月獲得殼牌公司(Shell)在加蓬 Rabi 油田的原油幹線建設工程項目,合同金額1200萬美元; 2007年獲得雪佛龍(Cheveron)在阿根廷的緻密油輸油幹線改造項目,合同金額500萬美元;2008年7月在印度尼西亞獲得東南蘇門答臘 Wuduri 油田的原油儲存庫項目,合同金額850萬美元; 2008年9月在加拿大獲得 Talisman 能源公司 Weyburn 油田注水站改造合同,合同額500萬美元; 2008年11月和2010年5月,在厄瓜多爾獲得 Encana 公司的加氣站建設和維護服務合同,總額1980萬 美 元; 2009年10月, 獲 得Montreal Group 公 司 在 加 拿 大 Fort McMurray 油田的井場地面工程項目,合同金額650萬美元; 2010年8月,在哈薩克斯坦獲得 KMG Company 金額為 700萬美元的站場維護合同,等等。

Hermic 提供的財務報表稱,公司在2007年、2008年和2009年的總資產 為1.96億美元、2.16億美元和2.38億美元,稅後淨利潤為551.8萬美元、576.2 萬美元和945.1萬美元。

Hermic 提供的公司僱員工作經歷顯示,其項目經理、工程經理和項目協調等核心管理人員,曾以 Hermic 職員 的身份,于2006年在巴西、2007年在加蓬 Rabi 油田、2008年和2009年在加拿大 Weyburn 油田和 Fort McMurray 油田,擔當過工程項目。

有如此閃耀的履歷,2011年以來,Hermic 在哈法亞異常活躍。根據財新記者的不完整統計,2011年 -2013年,Hermic 在中石油哈法亞項目獲得的300 萬美元以上合同至少有12個,其中包括:二期項目井場地面設施工程設計採購施工總承包(EPC)項目、三年期(2013年 -2015年)管道系統維護服務、生產運營維護支持項目(土建工程部分) 、生產運營常規維護支持項目,以及24兆瓦燃氣輪機發電廠運營及維護項目等,2011年和2012年各三項,2013 年增加為六項,項目金額合計超過7565 萬美元。

但從2013年夏末開始的一項調查,讓作為業主方的伊拉克人發現,Hermic 以上的資質自述,包括公司歷史、項目經驗、財務數據和僱員經歷, “都是編造的” 。

“大標拆小” 的秘密

伊拉克米桑石油副總經理賈米爾· 侯賽因以調查尚未結束和高級機密為由,拒絕向財新記者透露伊方是何時產生懷疑的,該公司總經理 Ali Muarej、總工程師 Ali Warid、哈法亞項目協調員 Naeem以及伊拉克石油部相關主管官員也都拒絕透露更多細節。

但 看 上 去,Hermic 提 供 的 一 張 ISO 9001國際質量體系認證證書,成為伊拉克人調查的起點。賈米爾· 侯賽因向財新記者證實,MOC 正在調查 Hermic 公司,並發現該公司偽造了ISO 證書,他沒有透露米桑石油是如何發現這一問題的。

Hermic 母 公 司 Hermic Group 的這張 ISO 9001證書,有人為修改的痕跡,尤其認證時間的手工改動最為明顯:其最初在登記機構 SRI 的註冊日期被改為2009年2月10日,認證日期被改為2012年5月30日,註冊期限被改為2012年5月30日 -2013年5月30日,改動處均為以上日期的年份最後一位,即9、2和3三個數字。

發 現 修 改 痕 跡 之 後,MOC 對 Hermic 是否真有 ISO 證書產生了懷疑,之後在 ISO 認證機構 SRI 的網站上查閱發現,由 SRI 做 ISO 認證的公司名錄中並沒有出現 Hermic 的名字。財新記者亦在該機構網站上查詢,在冊登記公司確實查不到 Hermic 和 Hermic Group的名字。

出現在哈法亞的 Hermic 有限公司,註冊地為阿聯酋拉斯海馬自由貿易區(Ras Al Khaimah) 。其母公司 Hermic Group 確實存在,但其在美國的註冊信息顯示,是由兩名居住地在北京的自然人許銘和李偉,于2010年5月通過一家代理公司,在內華達州的拉斯維加斯註冊,該代理的營業地址和 Hermic 所提供的 ISO 證書顯示地址一致,公司歷史僅有三年時間。

事實上,Hermic 在香港亦有註冊。

香港公司登記處存案的法團成立表格顯示,Hermic(香港)有限公司註冊股本金1.8億港元,由持中國身份證的42歲 湖北籍男子許銘、持中國護照的李偉于2010年7月24日發起設立。之後,許銘 從 Hermic 退出,2013年的年度申報表顯示,李偉為持股100%的獨資股東。

財新記者獲得的一份據稱來自伊拉克石油部的阿拉伯文內部調查報告中寫道: “Hermic 有在其所有投標過程(包括中石油和中海油的米桑項目)提交虛假公司文件的嫌疑,包括偽造的 ISO 認 證文件和虛假的財務報表。另外,公司的註冊時間幾乎就是中石油和中海油以作業者身份進入伊拉克油田的時間,我們沒有找到這個公司在此之前的任何商業運營信息,毫不誇張的說,這家公司的誕生完全就是因為哈法亞項目的出現……我們會更深入查閱他們所有的投標文件,以及他們和中石油、中海油所簽訂的合同。 ”財新記者注意到,在Hermic 公司2013年獲得的六項合同中,最大的三個(各為800萬 -900萬美元)合同名稱非常相似,分別為 “二期項目井場地面設施工程設計採購施工總承包” (EPC FSF Phase 2 project) 、 “二期項目含集油總管的井場地面設施工程設計採購施工總承包” (EPC for well pads with OGM for FSF Phase 2 project)和“二期項目不含集油總管的井場地面設施工程設計採購施工總承包” (EPC for well pads without OGM for FSF Phase 2 Project) 。

“這三個合同其實就是一個標,即二期項目井場地面設施工程總承包,只不過在實際操作中被分拆成了幾個合同金額較小的包。 ”一位熟悉油田招標的業內人士向財新記者分析, “之所以要分拆,一般就是為了將標的做小,以規避招標監管。 ”即便招標被分拆成若干份,實際的工作量可能還不止合同中規定的數額。

“譬如一個包含40口井的包,實際上有60口井,作業方可以說另外有20口井還沒建,此後再用延續合同的方式,一口井一口井地續簽給中標單位,不用重新招標了。用這種策略可以先把井場占著,剩餘的所有井都是你的了。 ”他介紹說,根據伊拉克油田的行情,每口井的地面工程至少100萬美元,是塊非常大的油水。據他聽說,哈法亞項目二期的井區地面設施工程總金額大概會超過5000萬美元,中石油工程建設公司(CPECC)也拿到了一部分合同。

“大標拆小”的分析,得到了上述中石油哈法亞項目分包商的某種證實。

他介紹說,在哈法亞項目,業主方和作業方有聯合管理委員會(JMC) ,對於設備採購和項目分包招標有完整的程序和監管。按照早先的約定,2000萬美元以上屬於重大招標,業主方甚至伊拉克石油部都要參與評標;而2000萬美元以下的招標,由作業方的項目技術組評完標之後,報到JMC和石油部審批即可。

“不排除在招標設計的時候將2000 萬美元以上的大項目分成幾個小于2000 萬美元的小標。 ”但他隨即補充說,伊拉克方面的監管文件非常細,程序是完整的,一旦被發現違反了程序和合同規定,伊方馬上會叫停, “伊方叫停,就說明你內控存在問題;沒有叫停,說明內部流程是合乎規範的。

“從這個角度講,中石油哈法亞項目的招標是沒有問題的。 ”他說。

但現在伊拉克人顯然已經不再這麼認為。上述調查報告最後稱: “ 中石油(項目公司)沒有盡到招標管理的責任,甚至存在和中標公司勾結串通的可能。

否則我們不能解釋為什麼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Hermic 可以用這些偽造的文件成功的獲得這些合同。 ”

李偉和三個關聯公司

伊拉克人或許並不知道,作為 Hermic 獨資股東的李偉,原本就是中石油的副處級幹部,曾擔任中石油在蘇丹的地區公司中油國際(尼羅)公司經營計劃部經理,是時任中油國際(尼羅)公司總經理祝俊峰的手下。

1996年開始的蘇丹項目,是中石油海外擴張進程的首次試水,現任中石油集團董事長的周吉平和中石油股份公司總裁的汪東進,上世紀90年代就曾擔任該項目的首任和第二任總經理。

祝俊峰也屬於中石油海外項目的元老,今年53歲,是原國務院國資委主任、中石油集團總經理蔣潔敏在勝利油田時的同門師弟。中石油決心進軍伊拉克後,祝俊峰被派往伊拉克,並允許其帶去原蘇丹項目的得力團隊。

也就在這時候,李偉也來到伊拉克,但他沒有進入中石油哈法亞項目公司,而是成立了從項目公司大筆拿單的Hermic。另據知情人透露,Hermic 公司有多名員工和中石油哈法亞項目的管理層有密切乃至親屬關係。

事實上,在中石油哈法亞項目的承包商名單中,與李偉相關的不僅一個Hermic。一家名為 DRK Energy 的公司在哈法亞獲得了2000萬美元的井口酸洗項目。在公司網站中,DRK Energy自稱有近20年的歷史,在中亞、中東和北美等地區有業務。

但根據財新記者查閱的香港工商資料,DRK Energy 于2011年7月才在香港成立。這家剛成立就拿到中石油哈法亞項目大單的 DRK Energy,註冊股本金5000萬港元,李偉為公司董事,股東分別是北京東潤科石油技術股份有限公司(2550萬港元) 、Hermic(1250萬港元) 和 Adamant International Limited (1200萬港元) 。該公司2013年的工商資料顯示,後兩家股東已經退出,變為住所在島國薩摩亞辦公的 Pan-petroleum Corporation,董事為加拿大籍的桂欽民。DRK Energy在迪拜的辦公室地址,也與 Hermic的迪拜辦公室相同。

同樣,對李偉登記在 Hermic 公司的北京地址北辰東路匯賓大廈 A 座2002室進行檢索,還能找到另一家在哈法亞項目累計拿到超過2000萬美元鑽井泥漿服務合同的石油化學公司 Power Petroleum International(下稱 Power) 。

2008年,Power 在香港註冊,2009 年公司的股東為持中國護照的李希文和陳淑芳,2010年從1萬港元增資到8000萬港元,其中範維旺持有3200萬港元、劉雪梅持1600萬港元、Adamant International Limited 持1600萬 港 元。

知情人士稱,劉雪梅為李偉的妻子。

到2012年,Power 變為範維旺一人持股。與此同時,範維旺將自己在北京中油東方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中油東方)所持的50%股份全部轉讓給李偉,中油東方的另一股東亦為 Power 的前股東李希文,其辦公地點與 DRK Energy 的北京辦公室相同。

被稱為 “泥漿範” (Mud Fan)的範維旺,在海外中資石油圈內頗有名氣,曾是中石油長城鑽探公司蘇丹項目部副經理。他在電話中對財新記者表示,其公司在伊拉克的項目都是通過正規的國際招投標程序獲得的,他拒絕回答與李偉的關係,以及為何2012年將自己原本與李偉交叉持股的 Power 和中油東方 “各拿一家” 。

Hermic、DRK 以及 Power,這三家聯繫緊密的公司具有相同的股東或者投資者背景,累計在中石油哈法亞項目獲得的合同金額超過1.15億美元。

哈法亞項目分為三個階段開發建設。在一期已經建成後,哈法亞項目二期建設主要包括長度為272公里的原油外輸主幹線、500萬噸油氣處理中心和60口鑽井等三大關鍵工程。建成投產後,將實現日產原油20萬桶,預計2014 年第二季度建成投產。三期工程60萬桶日產能建設的基礎工作亦將逐步啓動,總投資53億美元,計劃2016年年底建成。哈法亞項目的三個階段總投資可望達到100億美元。

相比國內項目,海外石油業務的利潤更高,尤其是服務外包,報價可能數倍于國內。知情人士指出,雖然有伊拉克員工在哈法亞項目公司任職,但都不是核心崗位,且業務能力和油田建設經驗欠缺。

目前,伊拉克石油部和米桑石油正在對 Hermic 等出現問題的承包商相關投標文件和合同進行調查。根據國際工程規範,如果查明招投標過程確存在違規行為,伊拉克方面可能會以供應商不合格、違反招標法、涉嫌商業欺詐等理由,對出現問題的已招標項 目所涉金額,採取拒絕 “回收” (即不以石油支付中石油方面墊付費用) 、索賠等措施。

Hermic有在其所有投標過程提交虛假公司文件的嫌疑,包括偽造的 ISO認證文件和虛假的財務報表伊拉克一份調查報告認為,中石油項目公司沒有盡到招標管理的責任,甚至存在與中標公司勾結的可能

石油 的哈 哈法 法亞 風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620

百年前的哈囉喂造形堅陰深嚇鬼

1 : GS(14)@2016-10-18 08:15:16

還有兩星期就是一年一度萬聖節,一眾嘩鬼是時候傾巢而出,但如果你見到有人穿成圖中這些人的樣子向你伸手要糖,相信你會一併送上十字架及蒜頭辟邪。當蝙蝠俠、超人、蜘蛛俠等超級英雄或《星球大戰》尚未面世時,約百年前的小孩子就穿成這樣慶祝萬聖節。有父母將恐怖頭骨面具戴在嬰兒臉上,亦有小孩子戴上面具揮舞木棍,令人非常心寒。雖然當年已經盛行南瓜裝飾,但有女孩將整個大南瓜放在頭上,身旁卻站着一位頭戴紙袋的女孩,叫人摸不想頭腦。有人甚至戴上大眼睛或巨型鳥類頭套,或者打扮成毀容版本的「米芝蓮」車胎人,令人不寒而憟。看完這些照片後,今年見到街上出現的超級英雄或卡通人物,相信你會感到無比親切及安心。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18/19804662
年前 的哈 哈囉 囉餵 造形 堅陰 陰深 深嚇 嚇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55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