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白頭示沙話當年 朱泙漫屠龍記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27.html

筆者認識一名任職特衰政府維穩部隊的雞仔餅(即員佐級中最高級的警署警長Station Sergeant,又稱為示沙。不少人認為警署警長相當於1960年代以前的總華探或四大探長之類的階級),每每茶敘之際這名侍奉兩朝的老差骨經常白頭宮女話當年。雞仔餅話當年事頭婆的寮仔部拆山邊木屋往往有條絕世好橋,便是放火燒屋。筆者對於這名雞仔餅如此作大的講法委實無從驗證,但據說當年香港政府起廉租屋的動機是因為起屋的經濟因素比賬災來得化算!
按揭是購買房地產的最主要資金來源。根據自2002年1月至2013年6月金融管理局和差餉物業估價署的資料顯示,新批出按揭貸款總數和住宅樓宇買賣合約數目走勢大致同步。以住宅樓宇買賣合約數目計近年的低位有數個,包括2003年2月的3,649筆、2005年12月的4,426筆、2008年11月的3,264筆和2012年1月的3,507筆。2013年6月住宅樓宇買賣合約數目低見3,740筆,可知地產代理慘況。一般來說除了2005年12月的低位外,住宅樓宇買賣合約數目低位每多在樓市谷底或政府推出打擊樓市(如收緊按揭)。
不過若果把新批出按揭貸款總數和住宅樓宇買賣合約數目拼在一起,筆者亦留意到近年一些微妙的變化。若果以2010年為分水嶺,2010年以前住宅樓宇買賣合約數目一般比新批出按揭貸款總數多;但2010年以後住宅樓宇買賣合約數目一般比新批出按揭貸款總數少。筆者猜想近年新增新批出按揭貸款個案是以加按為主,當中動機除了業主個人用款外,不排除業主利用低息加按原有物業再買樓投資。正如筆者不斷強調,政府打擊樓市措施若只集中在按揭和印花稅上做手腳而未能在供應上落藥,只會益了原本已上車兼有帳面溢利的強手業主,而把年青一輩的無殻蝸牛拒之於上車門檻之外。
雞仔餅慨嘆當今舞龍獅旗上街的糞青不知大英帝國子民真正的面目是什麼。他覺得現時共匪的公安體系同事頭婆在六七十年代的皇家警察沒有什麼分別。出街若果見到古惑仔、道友或左仔,無事先打三拳。每逢月頭鬼子上級例必卒數,豬扒隊便會出動執幾個古惑仔和道友返嚟,自己㨂A餐丸仔、B餐刀仔或C餐油雞(遊街)。若果乖乖地自己寫埋口供唔駛煩到阿Sir,阿Sir會請道友飲奶茶食煙仔。
由雞仔餅眉飛色舞的眼神可見,他是真真正正懷念那些年在事頭婆龍獅旗飄揚的好日子!
白頭 示沙 沙話 當年 朱泙 泙漫 屠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382

白頭宮女話西環












陳李濟藥廠












陳李濟藥廠原址在剛建成住宅樓宇時, 其地下及一樓曾是扒王之扒餐廳, 惟幾年前已結業, 現為售賣日用品的日本城











1974年位於堅尼地城卑路乍街和北街交界處的聯邦酒樓 ,聯邦酒樓結業後由好彩酒樓接手, 現在連好彩酒樓亦已然結業, 現址是連鎖健身中心 Physical 












位於卑路乍街的新中華酒樓,新中華酒樓前幾年結業後整幢建築物被拆卸 , 改建成豪宅 Imperial Kennedy











近距離走進科士街, 估計這幀照片是政府官員巡視西環時攝, 留意四周堆積如山的雞籠, 其衛生情况之惡劣可想而知.  我不知道你的感覺如何? 看著這張相, 我彷彿嗅到陣陣雞糞味











一張攝於1970年代初期的西環舊相.  攝影者是站在士美非路向西拍攝, 遠處是西環邨, 圖右是聯邦新樓, 圖左是觀龍樓, 至於中間則是科士街, 那是西環雞鴨攔的集中地, 70年代我住在均益街, 每天清晨4,5點鐘便會被雞鴨的嘈雜聲吵醒, 走出街即使不經過科士街, 都會嗅到一股中人欲嘔的雞糞味, 著實非常難受.  雞鴨攔在80年代清拆, 現址己開闢為行車路以及小巴站,尋且建有地鐵站, 很難想像三十年前這裏曾是臭氣熏天的雞鴨攔











70年代堅尼地城卑路乍街與加多近街交界處向西望,右邊為菜市場











舊堅尼地城海旁貨船卸下貨物, 苦力們忙於搬運上岸















熙來攘往的西環菜欄











俯瞰西環市場,背景可以看到堅尼地城焚化爐的煙囪還在施工中, 煙囪在近兩年才拆除










人頭擁擁,熙來攘往的加多近街魚市場, 是我童年最清晰的場面





在西環生活了幾十年, 目睹了近十年來西環翻天覆地的變化; 五, 七層高的舊樓紛紛倒下,"起"而代之的是參天高的摩天大厦; 甚麽 Imperial Kennedy, Cadogen 等, 像一株株高聳入雲的大柱把卑路乍街遮得密不透風, 而隨之而進駐的是酒吧¸西式餐廳,酒窖, 這些高檔食肆逼退了街坊茶餐廳, 傳統小店, 也讓我們此等老西環對現在的西環感到陌生¸隔閡.  我當然明白發展是大勢所趨,舊事物終有一天被淘汰的道理, 只是幾十年下來習慣了的風景, 人情事物短短幾年間在眼簾底下消逝得如此迅速, 內心難免有戚戚然的感歎.



我對舊西環的一磚一瓦, 一樹一木都有很深的印象, 但緬懷最深的是爹核士街與卑路乍街交界的陳李濟,以及加多近街的漁市場.  事實上有那個在西環土生土長的孩子不對陳李濟有著依依不捨的感情? 走過陳李濟, 耳畔可隱隱聽到隆隆的機器滾動聲, 和濃濃的藥香味. 晚上回家時,總得穿過陳李濟,昏黃的街燈影照在藥廠的騎樓柱上, 感覺特別窩心.  我們這一代的西環友應該仍記得陳李濟藥廠門口有個熨衫檔,檔主是個帶著孩子的女人, 她只會在黃昏左右才開檔, 大概是怕繁忙時間做成街道阻塞的緣故, 又是一個自食其力的香港故事.  另外轉角位旁有檔賣雲吞麵的露天檔, 它的湯底特別鮮甜美味, 聽說檔主以秘方泡制, 别的雲吞麵檔無法比擬,可謂譽滿西環. 老爸偶爾晚上覺得肚餓, 會著我們往這里買個 "細蓉",找贖則可"落袋做下欄",如此温馨的往事現在想起來還覺回味無窮. 陳李濟藥廠現在當然已被拆卸, 並改建成一幢二十多層的住宅大廈聚賢逸居。




至於加多近街的漁市場與我更是息息相關, 我們全家從中環搬到西環, 全因老爸要轉往堅尼地城的蝦欄工作.  漁市場可說是養活了我們全家, 供我們温飽和安定的生活(當然這中間夾雜著老爸多年的辛勞和汗水).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前,䇄立在西環尾電車總站背後的三座狹長的建築物,便是香港的菜、魚、蝦的主要集散地菜, 蝦欄, 連同石山街末端的雞、鴨、鵝欄以及山市街的豬、牛欄,這方圓兩, 三公哩的 "欄頭欄尾" 其實主宰了港島居民日常生活食品的命脈. 



魚、蝦欄的運作自凌晨三, 四點鐘便開始(此亦老爸風雨, 寒暑不改的每天三點多四鐘鐘便要起身落欄的原因).  漁船一般在淸晨三, 四點鐘便停泊在西環尾舊海傍頭(即現今加多近街末段海濱處).   為了搶在魚、蝦腐爛變臭前的先處理好魚獲, 魚、蝦欄的伙計必須爭分奪秒的將魚、蝦從魚船卸下運往自已的欄位, 秤重, 鋪雪然後按既定的目的地分類(如雪房, 海鮮車) 送貨.  那是個你若不親歷其景即無法想像的畫面, 天色仍是漆黑一片, 街道上幾盞昏黃的街燈, 映照著數以百計的運貨工人,有推著木頭車的,有轉著魚桶的,有背著裝滿蝦蟹的竹籮,把這條不到二百米長的加多近街擠得水洩通。



這個情況通常維持到中午, 其間最苦的是電車司機和乘客,在高峯期從爹核士街經加多近街電車總站轉入吉直街往往要耗上十多二十分鐘, 除了人車爭路外, 電車司機必須格外小心, 偶一不愼踫跌魚桶,竹籮, 甚或嚴重一點撞倒運貨工人,其後果是輕則一輪臭罵, 重則被痛毆一頓. 我便親眼目擊過一位電車司機因為慎踫跌一個運貨工人, 被人拉下車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然而午後的西環卻是另一個世界,隨著大部份漁獲在早上已然處理妥當, 下午的西環便顯得格外靜謐, 以至予人以一種輭洋洋的慵懶感.  我記得童年時每當假日, 很喜歡伏在吉直街故居的窗口看街, 窗口對正的一面是漁市場, 另一面是建文街.  雖說是星期天, 西環仍是如此忙碌, 生氣勃勃.  這邊廂漁市場是人氣沸騰,魚攔們都在爭分奪秒的想盡快把魚獲處理好然後立即運走,冀求可以賣個好價錢.  這邊廂的吉席街/建文街更是乖乖的不得了, 在不到二百呎的短短一截橫街上, 佈滿了不下十個流動熟食檔, 我記憶中有賣生滾粥的,車仔麵的, 明爐炒粉麵的, 糯米飯的, 以及我的至愛- 魷魚煎猪腸粉.有時候我可以整個早上坐在那裏, 看著人來人往的熱鬧,想像著每個人的故事. 由於這條食街的顧客主要來自菜/漁市場, 所以上這一切的繁華在下午市場收工後便從绚爛歸於平淡.



西環既是港島副食品的批發中心, 每天在此地開工的各種欄業的工人少說都有兩, 三千, 他們有的是西環"土著"(即住在西環的), 也有凌晨即從港島的各處趕來西環返工的. 其中有來自黃竹坑香港仔, 也有來自東區如柴灣, 筲箕灣,北角,灣仔等, 如此多人聚在一起開工自然需要解決食飯的問題,於是帶旺了西環酒樓食肆業.  全盛時期單是一條卑路乍街便有六, 七家酒樓; 我記得的有西豪茶樓、英豪酒樓、醉瓊樓,康年酒樓、男爵酒樓、中山樓、新中華酒樓, 龍禧酒樓, 聯邦酒樓 (後由好彩酒樓接手), 新興酒樓等,如今除了新興酒樓外, 其他早已煙消雲散(新中華酒樓前幾年結業後, 以新中華海寶酒樓之名在卑路乍街尾重開, 但面目全非, 與原來的新中華毫無關係). 



西環以一個環頭環尾的小區, 能撑起這末多酒樓, 客源主要是每天晨早趕來魚蝦欄雞鴨欄果菜欄做買賣、做搬運的以及屠房劏豬劏牛的工人(此所以當年西環的酒樓都開得很早, 凌晨四, 五點便開始營業, 今日已遷往士美菲路的新興酒樓仍然保留著這個傳 統, 凌晨四點鐘便開門做生意). 我聽老爸説;那時候做酒樓很"好揾", 大部份酒樓(除了英豪和新中華外)只需做三個時段的生意便夠了,即晨早三四點(吃點東西填肚開工),早上六七點(正式早餐)以及中午十二點(午餐)。雖說只是三個時段的生意,但其實酒樓的利潤很高, 原因是顧客根本沒時間歎茶, 工作所逼他們都是吃得狼吞虎咽,食物還未下咽便得急急腳地埋單走人.  一張檯每天可翻十次以上,你說老闆能不賺到笑不合攏?




俱住矣,   菜, 蝦欄於上世紀八十年代遷往上環填海區(雞、鴨、鵝、豬、牛欄等已於更早期撒走),屠房亦搬去上水。  原來的三幢單層菜欄果欄魚欄建築物也拆掉, 改建成休憩公園。  欄位們一去,西環的格局便完全不同, 有一段日子(整個九十年代至千禧年代初)顯得格外寂靜。由於欄位各散東西,以至茶樓酒家都被逼先後結業。西豪茶樓率先改建為住宅大廈, 康年、英豪、男爵, 好彩也難逃結業的命運。新中華酒家撑至2012年亦被收購, 改建為豪宅 Imperial Kennedy.  而今, 由於西港島線的開通, 西環成為發展商的新寵兒, 打從卑路乍街起迄至吉直街, 到處不是拔地而起的參天住宅大廈, 便是待拆的地盤, 整個西環已經完全改頭換面,而車水馬龍的漁市場, 和昏黄街燈映照的陳李濟, 都已成爲只是投射在記憶深處的影像罷了.  


白頭 宮女 西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689

好不主席:賭白頭片

1 : GS(14)@2011-08-20 21:41:1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5534703
前門拒虎,後門進狼的困境又豈是小市民能夠獨力可支。莫說是普羅升斗,就算是一般公司的老闆,亦要叫苦連天,經營成本不斷上漲,提價空間卻極有限。有商界友人承租的乙級寫字樓,租金不夠 3年已經暴漲一倍,升幅媲美旺區黃金地舖。雖然業務勉強掹上零售車邊,然非奢侈品始終受惠有限。固定成本中,租金幾佔三分一,你說又有多少生意能夠兩年翻一番?
亦難怪很多公司不務正業,炒賣去也,怪只怪香港身處的畸形環境。我都是過來人,所以充份了解「生意淡薄,不如賭博」。各位不要誤會,我並不是事先張揚,以備將來萬一傳出「閒資盡博爆額對冲」的時候好作開脫。只是蔡版主當日在我上市不久的貼心話:「千萬不要行差踏錯,否則筆下如實照錄。」言猶在耳,不敢造次。但確實炒賣的誘惑只要可一,就可再,反正一件污,兩件穢,三件冇閉翳。
2 : 游浪潮(3792)@2011-08-20 22:12:00

其實中小企現在真的好苦... 租貴人工貴d野偏偏無乜得貴...
3 : cat(10099)@2011-08-21 00:20:54

2樓提及
其實中小企現在真的好苦... 租貴人工貴d野偏偏無乜得貴...


認同. 香港大多數物品 / 原材料都由中國進口, 人民幣升值再加上國內通漲大大影響中小企盈利.
4 : GS(14)@2011-08-21 10:15:05

唔通賭能興家?
5 : 游浪潮(3792)@2011-08-21 10:16:14

小賭養妻活兒,大賭創業興家?smiley
6 : GS(14)@2011-08-21 10:18:47

5樓提及
小賭養妻活兒,大賭創業興家?smiley


看來就是迫於這樣壓力
好不 主席 白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5807

解構白頭髮成因食芝麻糊無助變黑

1 : GS(14)@2015-10-10 23:35:15

【本報訊】人未到中年卻已見到白髮增加好閉翳,究竟白髮越來越多,與工作壓力、用腦過度及憂傷心情是否有關?多吃芝麻糊、黑豆等黑色食物能否以形補形白髮變黑?香港大學內科學系皮膚科臨床助理教授陳俊彥表示,年輕人有白髮,與基因、壓力及情緒有關,亂掹白髮隨時破壞毛囊,導致永久失去這根頭髮,最好是將白髮剪去,要預防白髮,關鍵是要保持毛囊的黑色素細胞健康。記者:梁麗兒



Q:用腦過度會生白頭髮?

答:無關。頭皮毛囊內的基底層藏有黑色素細胞,製造黑色素,令頭髮變黑。隨年齡增長及老化,黑色素製造減少,正常50歲起便有白髮。早生白髮或與遺傳有關,承受沉重壓力、遭受重大打擊及患情緒病,色素製造會減少,可令頭髮數月內變白,但不會一夜白頭。


陳俊彥

Q:白髮掹1條會生3條?

答:無根據。但大力掹走白髮,隨時令毛囊壞死,永久不能長出頭髮,較理想處理方法是剪去白髮。



Q:白髮與患病有關?

答:除心理因素如壓力大外,部份疾病也與白髮有關,如癌症病人體內營養會被癌細胞吸走,影響黑色素細胞的健康及黑色素製造。嚴重感染患者的營養多供予抵抗外敵,都會阻礙黑色素製造。白蝕病患者因免疫系統錯攻黑色素細胞,也會令頭髮變白。



Q:吃芝麻糊等黑色食物可增黑髮?

答:毛囊的黑色素細胞健康,才能讓頭髮烏黑,但吃黑色食物與該細胞健康無關,關鍵為保持頭皮健康,即減少染髮、電髮或使用美髮產品、避免太近距離吹頭、保持心情開朗、多運動、均衡飲食及多吃抗氧化蔬果如含豐富維他命C的水果,包括奇異果、橙及檸檬等,可減慢黑色素細胞老化。



Q:白髮可隨時再變黑?

答:若白髮是由壓力大或情緒問題引致,當相關問題改善,黑色素分泌恢復正常,頭髮便可回復黑色。臨床上有癌症患者康復後,黑色素細胞分泌回復正常,令白了的頭髮變回黑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1009/19326477
解構 白頭髮 白頭 成因 芝麻糊 芝麻 無助 變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964

【男女之間】想白頭到老 專家話最少等兩年先好結婚

1 : GS(14)@2016-05-24 10:31:58

誰不想與最愛同偕白首,但不少人即使找到那個他一起步入教堂,最終都是離婚收場。以香港為例,2013年就有22,271宗離婚個案,即平均每天有61宗。研究愛情和婚姻多年的美國人類學家兼人類行為學專家Helen Fisher指出,想擁有一段長久美滿的婚姻,原來最少應該等兩年才好拉埋天窗。


因為人在熱戀時,腦部負責控制理性決策的地帶的功能會減弱,而連結着慾望和迷戀等感覺的地帶則會被激活,所以熱戀的人很容易會受激情影響,做出不理智,甚至錯誤的決定。因此,Helen Fisher建議,無論一開始多合拍和相愛,盡可能都應該用兩年去觀察和了解對方,讓大腦負責決策的地帶有時間被重新激活,才能提升做出正確決定的機會。都係嗰句,時間永遠都是最好的證明,如果是真愛,等多兩年絕對不是問題。記者:陳倢資料來源:Business Insider、香港政府統計處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524/19624623
男女 之間 白頭 到老 專家 最少 等兩 兩年 年先 先好 結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1303

「白頭盔」救6萬人

1 : GS(14)@2016-08-21 08:10:48

在阿勒頗空襲中獲救的男童奧姆蘭,獲得全球同情和祝福;同樣值得支持與表揚的,還有奮不顧身自炮火中救出無數「奧姆蘭」的志願救援組織「敍利亞民防隊」(Syria Civil Defense)。他們已獲提名競逐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這支綽號「白頭盔」的救援隊,在敍利亞各地營運119個中心。3,000成員背景各異,有學生、醫生、律師、木匠,但戰火下大家一條心,本是建築工人的法德拉拉形容,只有哪裏有人瀕死,他們就要趕去,「我們是奔向死亡。」他們確是每天跟死神打照面。出動救人,許多時候是找到屍體更多;他們亦是「危在旦夕」,事關政府軍愛用「二部曲」戰略──等候救援隊到場後二度轟炸,戴着白頭盔都保不了性命。組織聲稱內戰至今救過6萬條人命,但他們亦失去了134位好手足。說「白頭盔」成員幹的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工作」並不為過,他們亦獲得眾多國際組織和知名人士讚揚,美國華盛頓中東研究所今年更提名「白頭盔」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美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21/19744625
白頭 萬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694

戰場救人敍白頭盔獲「另類諾獎」

1 : GS(14)@2016-09-23 08:09:56

戰場上他們在瓦礫中救起一個又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靠的只有一頂白色頭盔來保護自己,「敍利亞白頭盔」(Syrian White Helmets,圖)昨天獲頒「正確生活方式獎」(Right Livelihood Award)表揚其無畏精神。「敍利亞白頭盔」感謝瑞典正確生活基金會的肯定,形容是黑暗日子中的一絲希望。這個民間組織2013年成立,現有近3,000名義工的規模,在敍利亞各地救出逾6萬名同胞,又訓練同胞如何在空襲中自保,以白色頭盔為標記。「正確生活方式獎」有「另類諾貝爾」之稱,表揚對人類有莫大貢獻的對象。昨天一同獲獎的,還有土耳其反對派傳媒《共和報》(Cumhuriyet)、埃及人權及婦權人士哈桑(Mozn Hassan)與旗下研究組織,以及俄維權人士甘努什金娜(Svetlana Gannushkina)。美聯社/德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23/19778902
戰場 救人 白頭 盔獲 另類 諾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9709

戰場玩定格挑戰敍「白頭盔」救援隊道歉

1 : GS(14)@2016-11-29 07:55:21

各地潮玩「假人挑戰」(The Mannequin Challenge),連在烽火四起的敍利亞,也有民間救援組織「敍利亞白頭盔」(Syrian White Helmets)的成員參與,卻引來批評。正名敍利亞民防隊的「敍利亞白頭盔」,屬民間志願組織,2013年成立,在敍利亞各地救出逾6萬名同胞,又訓練同胞如何在空襲中自保,以白色頭盔為標記。上周開始在網上流傳的片段,見到「定格」畫面中兩名「白頭盔」,和一名扮演被困瓦礫傷者的男子。他們其實在順應「假人挑戰」潮流,假人挑戰是最近興起的網絡活動,參與者假裝被「定格」,攝影師一鏡到尾拍下場景內所有人的表情與動作。外國許多名人都參與過,包括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敍利亞白頭盔」的「假人挑戰」片段,由敍利亞反政府軍喉舌RFS與「敍利亞白頭盔」合作拍攝的,原意是喚起公眾關注敍利亞城市阿勒頗慘況,但影片一出即惹來批評,被指令人感到冒犯。「敍利亞白頭盔」被迫導歉,承認判斷錯誤。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29/19849230
戰場 定格 挑戰 白頭 救援隊 救援 道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495

白頭長頸神秘生物水怪出沒俄羅斯?

1 : GS(14)@2017-07-05 03:42:25

提起水怪,相信不少人第一時間便會想到蘇格蘭的尼斯湖水怪,但俄羅斯也可能出現類似的水怪!諾亞布爾斯克市(Noyabrsk)晨運客德米特里(Dmitry Kim)聲稱,某天早上他正在Khanto湖邊跑步,突然見到湖中出現古怪東西,於是立即用手機拍下照片。從照片見到,疑似「水怪」有白色的頭部以及長長的頸部或身體部份,與傳說中的尼斯湖水怪有點相似。「我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但這個生物的輪廓令我想起尼斯湖水怪,牠就站著沒有移動。」德米特里稱,根據傳聞Khanto湖通常會有天鵝出沒,但他認為自己見到的「水怪」並不似任何鳥類。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704/20078512
白頭 長頸 神秘 生物 水怪 出沒 俄羅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88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