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現場踢竇 大陸瓷器冒充皇室國禮

2011-1-20 NM




英國威廉王子與未婚妻凱蒂將於四 月結婚,這個全球矚目的童話婚禮,不但被英國商界視為「肥肉」,連遠在中國的瓷器廠,亦乘機抽水。其中,唐山的恒瑞瓷業,聲稱得到英國皇室授權,生產婚禮 瓷器,作為國禮,送予婚宴貴賓。事件獲官方媒體新華網高調報導,中港各大媒體爭相轉載,連英國廣播電視台(BBC),都派員實地採訪。但原來,一切亦是恒 瑞自導自演的鬧劇。

去年曾為瑞典皇儲維多利亞公主,製造婚禮紀念瓷器而一舉成名的恒瑞瓷業,食髓知味,欲再藉威廉王子做宣傳,不惜大話連篇。上週五,本刊北上唐山踢竇,揭開整場鬧劇的來龍去脈。

從北京坐火車到唐山,只需一個多小時。上週五,當地氣溫只有零下兩、三度,寒風颯颯。恒瑞瓷器名揚海外,當地的士司機卻沒聽過,在河北路上繞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公司門牌,下車沿着小路再走約八十米,才來到廠房門口。

廠房由五、六幢紅磚平房組成,屋頂是藍色的鋅鐵板,簡陋陳舊,空地上放着一包包泥土及窰具,塵土處處。很難想像這間「山寨廠」,就是新華網所說,獲「英皇 室指定」的瓷器商。記者帶着疑問來到會客室。這時,老闆趙孟冬走進來,甫介紹後,即遞上一根中華牌香煙,「你抽煙吧?你們來採訪真的不收錢嗎?」接下來, 趙孟冬便一邊吞雲吐霧,一邊大談公司的「威水史」。「英國皇室透過一間叫貝利的貿易公司,主動找我們做瓷器,我們沒怎樣做宣傳,但去年幫瑞典公主婚禮製造 瓷器,所以皇室對咱們東西的質量也有聽說。」趙孟冬得意道。「英國央視,也就是咱門的中央電視台,昨天來拍了一天。」趙氏口中的「央視」,就是英國廣播電 視台 (BBC)。

山寨貨充國禮

趙孟冬與妻子李素芬帶記者參觀廠房,趙表示,第一批四萬五千件瓷器已近完工,二十號就會運往英國。趙孟冬推開一道鐵門,來到貼花紙工場。「紀念瓷的生產工 序跟一般的瓷器相同,只要把花紙往碟面一貼,放進烤花窰烤,就行。」趙孟冬道。約五百呎的工場非常簡陋,牆壁泛黃、發霉,部分油漆已剝落,場內有兩排用木 板及鐵枝搭建的工作枱,上方有一排臨時拉線的光管,電線外露。

工場內有六、七名女工正垂頭工作,每名女工的座位前設有洗手盆,趙孟冬指示其中一名女工示範製作威廉王子的瓷碟,先將印有威廉及凱蒂照片的藍色花紙浸濕, 貼在瓷碟上後,再用膠片抹走氣泡。工場一角,還有一堆用剩的花紙,與其他雜物堆放在一起。「過年後會做第二批,花紋換成紫色,真人肖像改為漫畫。藍色的賣 給老百姓收藏,紫色的用來贈送給國際政要,花紙和包裝盒都是貝利提供的。」趙孟冬說,妻子李素芬馬上附和道:「咱們質量好,唐山是北方瓷都,能幫英國皇室 做瓷器,對唐山是個光榮。」說得興起,隨手拿起一隻威廉王子瓷器,說要送給記者。

為考證真偽,記者第一時間聯絡貝利。公司沒有網站,只知道英文名叫Grayswood,最後在香港政府網上查冊中心,找到一間叫「Grayswood International Ltd.」的公司,登記地址是銅鑼灣新寧大廈一樓的秘書公司。記者留下電話,隨即收到身在深圳的公司老闆Paul Brookes回覆,一語道破整件事的真相。「這批瓷器是我們委託恒瑞做的,只是普通紀念品,從沒說過是官方授權。我已向BBC交代過,不知道為什麼恒瑞 會這麼說。」Paul Brookes第一時間撇清關係。

香港公司委託

Paul強調,他的貿易公司從未獲英國皇室授權,生產威廉王子婚禮的紀念瓷,但他委託恒瑞生產的瓷器,完全符合英國皇室的官方指引。「英國有上百家公司從 事皇室紀念品生意,但產品都要遵守皇室宮務大臣(Lord Chamberlain)的規定。」Paul說,例如不可使用皇室的徽章,亦不可用來作廣告宣傳物件等。另外,記者致電負責發行威廉王子婚禮官方紀念品的 英國「皇家珍藏」(Royal Collection),其新聞官Ms. Shaw表示,所有婚禮紀念瓷器,包括大啤酒杯、瓷盤和糖盒,均在英國境內製造,是皇室傳統,已維持了二百多年。皇室的御用品牌有時會冠上Royal或 Chartered的字眼,另外亦有些是上百年的英國老牌子,如奪得威廉王子與凱蒂訂婚紀念瓷器的英國品牌Aynsley,已有二百三十多年歷史。

記者隨即致電趙孟冬對質,知道謊言暴露,趙隨即推搪道:「我不認識皇室,外面怎麼說我不管,你去問銷售部的劉經理。」不過,負責接待媒體及銷售的經理劉金 龍就反口說:「我從來沒有說過幫英國皇室做紀念瓷,我不清楚也不關心媒體如何報導,對我們沒影響。」匆忙收線後,就不肯再接聽記者電話。

不過,Paul就出口維護恒瑞。「我不知道中國媒體有這樣的報導,也不知道恒瑞在想什麼,但相信他們不是故意說謊的。我在瓷器這行做了二十五年,絕不會假 裝自己的產品有皇室授權。」Paul表示,七年前已開始與恒瑞做生意,該公司規模雖小,但產品有質素。「恒瑞做的骨瓷是當地最好的,在英國很難找到公司生 產骨瓷,不少已經結業,而且價格很貴。」由於經常往返中國做生意,Paul於○五年將公司由英國搬到香港。「我打算接洽香港的零售商,相信香港人也會喜歡 威廉王子的婚禮紀念品。」Paul說。

為瑞典公主做婚瓷

成立不足十年的恒瑞,只有三百個工人,在唐山只是間籍籍無名的中型瓷器廠。直至去年五月,因接下瑞典王儲——維多利亞公主婚禮的紀念瓷器訂單,獲中、港、台傳媒廣泛報導,揚名海外。

本週一,記者致電瑞典皇室的御用紀念品發行商Upside AB,負責採購部的Roman證實確有此事。「我們找恒瑞做的那批婚禮紀念瓷器,的確是瑞典皇室授權的,我們提供的圖案設計,也是經過皇儲批准的。」 Roman表示。提到為什麼會找到規模小又沒名氣的恒瑞,Roman笑說過程是個「funny story(有趣的故事)」。原來,去年他到廣州的展覽會找瓷器商,卻無功而還,在回程飛機上,認識了一位英國女商人,就是她推薦恒瑞。「於是我們直接聯 絡恒瑞,沒去過唐山,只叫他們做樣板寄來瑞典,我看質素很好,就下訂單。」Roman表示,小公司的服務比大公司好,也很滿意最後的製成品。

恒瑞老闆趙孟冬表示,幫瑞典皇室做的五萬套瓷器,其中一萬套是追加的。一套包括一隻八吋的碟及一對馬克杯,都印着維多利亞公主及丈夫韋斯特林的照片。趙孟 冬興奮地指着櫃上一隻大如洗臉盆的公主結婚禮瓷道:「我特意造了三十塊一模一樣,直徑有二十吋的紀念瓷,送了一塊給瑞典公主。這是國寶啊,很有收藏價值, 你看,一點瑕疵都沒有,製造難度十分高,骨質瓷很難成形。」趙孟冬一臉驕傲道。

北方瓷都骨瓷揚名

事實上,捲入「冒充皇室瓷器」風波的恒瑞,曾獲英皇室御用瓷器品牌Aynsley青睞,授權生產瓷器。Aynsley的營運經理Martin承認,○七年 時曾委託恒瑞生產餐具。「我們有兩類產品,分別在中國及英國製造,中國出產的價格便宜一半以上,也會標明是Made in China。」Martin表示,合作為期年半,兩年前Aynsley已更換另一國內瓷器商。

本身是唐山人的趙孟冬,原在國營瓷廠工作,負責採購原材料。九九年,四十六歲的趙,和四個朋友合資三十萬,設廠生產窰具,賺了第一桶金。公司現址原為舊磚 廠,○二年,趙用二百萬買入,設立恒瑞瓷業,繼續做窰具,○四年才開始做骨瓷。趙孟冬表示,頭三年為研發骨瓷配方,蝕了逾一千萬,近年才開始賺錢,現每年 生產六百萬至七百萬件骨瓷,大部分銷往歐美。「我的工廠非常陳舊,但人家為啥要找我?在國內,我做浮雕骨質瓷是第一!」趙孟冬隨手拿起一隻浮雕瓷,豪言道 ︰「這瓷我賣二美金一隻,如果有工廠賣五美金,又能做出來,錢我幫你給。」為國「爭光」變笑話,趙孟冬並沒當一回事,繼續自吹自擂。

骨瓷之都

恒瑞生產的威廉王子瓷碟,以及瑞典公主的婚禮紀念瓷,都屬骨瓷(Bone China)。骨瓷起源於十八世紀末的英國,用高溫燒製的動物骨粉,如牛、羊骨等,混合石英製成,質地輕盈,呈乳白色,置於燈光下,可隱隱透光,是最高檔 的瓷器品種。行內規定,骨粉含量不低於四成,才可稱為骨瓷。河北唐山為中國北方瓷都,當地國營瓷器廠紅玫瑰,於七三年才研製出中國第一隻骨瓷,唐山自此成 為中國骨瓷的生產基地,由於價錢便宜,外國不少著名的骨瓷品牌,如英國的Royal Doulton及Wedgwood等,都有委託唐山公司生產(OEM)。


現場 踢竇 大陸 瓷器 冒充 皇室 國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40

十年牛熊親歷記【第五章 兵困可轉債之(1)瓷器活】 神農陳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e4d25f010115xr.html

引子:

一個投資人對真相的思考
過去十年,我曾經歷了中國史上最漫長的熊市和極度瘋狂的牛市。
2011年底,我們又一次站到了偉大牛市的前夜。
我猜想,它將帶來史無前例的高潮。
(為避免歧義,本文將隱去多數相關人士的真實姓名)

  

    股東大會忙完之後,通常是董秘們比較清閒的時光。讓廣大散戶眼紅心熱,浮想聯翩的董秘聚會大多在這個時間段裡舉行。
  不過頭一年我沒有落得逍遙,而是立即投入了下一個「戰鬥」。
  就在股東大會結束沒兩天,券商又進場了。
  「券商進場」這是句行話,意思是:證券公司投資銀行部(簡稱:投行),負責承接上市公司再融資或者重組併購等項目的小組,進駐上市公司。
  要說這中國的投行啊,名字特好聽,項目經理的名片拿出來都是董事總經理什麼的。其實和美國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家」比,我們的投行到現在還處於幼稚園的 水平,更別提十年前的中國投行。中國的資本市場,處在發展中的初級階段,投資銀行在兼併收購方面的貢獻,可謂乏善可陳。時至今日,國內投行主要還是靠新股 發行和再融資業務賺點承銷費。
  在現行的核准制的股票發行體制下,能不能夠通過發審會的審核,才是投行的核心競爭力。2002年的時候,連股改都還沒推進,創業板和中小板統統沒開, 新股上市是極度稀缺的資源。所以一旦過會,發行通常不是問題。畢竟僧多粥少,不管什麼水準的公司,都有很多熱心人會搶著去打新股,根本就不愁賣。因此在 2002年,所謂投行的主要工作,無非是拿項目,編材料和過發審會三件事兒而已。這裡面除了人際溝通的能耐,就是剪刀加漿糊,編出厚厚一本募集說明書的功 夫了。
  別看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錢可是不少收。券商對上市公司收取的費用,美其名曰:承銷費,其實在多數情況下,與承銷無關。費率一般取總融資金額的千分 之幾到百分之幾之間。如果企業融資10億元的話,千分之五那可是5千萬啊。在一些外資投行,項目經理的分成比例高,因此做一單項目下來,一個人分到上千萬 獎金也是常有的事兒。
  投行IPO或者再融資工作的一般套路是,先由項目經理、或者投行老總甚至券商的大老闆出面,通過各種關係把項目拿下。然後派上5-6個人一隊的項目組 進場,這個組裡一般包括擅長法律、財務和公司行業分析等方面的幾個組員,再加上一個負責協調時間和分配工作的項目經理。這個項目組一般要負責進場做盡職調 查,收集資料,編寫募集說明書,以及後期與證監會的協調解釋工作等等。當募集說明書報到證監會後,券商通常還會再派上一個和會裡經常打交道的領導協助溝 通。一旦等發審會審核通過,剩下的工作基本就是點錢了。在國外股票發行報備制下最關鍵的發行銷售工作,至少在十年前基本算不上個大事。通常在定好價錢之 後,坐在傳真機前面等著機構申購就行了。
  當然,投行這份工作說起來簡單,其實也並不是那麼容易干。出來拿項目加上後面的過會審核少不了要求人拼背景。進場這活呢,既有一些經驗技巧,也很辛苦。一出差就是個把月,幾個人擠在一個小屋裡,連軸轉十多天憋那麼厚一大本東西出來,真是難為大家了。
  但現在賺錢的買賣哪有不辛苦的呢。從投入產出比上看,投行這業務真是一本萬利。原則上有了牌照,只需預付幾個人的工錢就能開工了。搞成一單,賺的錢都能用麻袋裝。怪不得大家都削尖了腦袋往投行鑽。
  至於說到再融資,散戶們難免要拍磚說:無良上市公司又來圈錢了。
  怎麼講呢,一個企業費那麼大力氣上市,肯定不是去當散財童子的。企業上市的核心目的,無非是從資本市場拿到錢和其他方面的支持,從而使企業能夠得到更快更好的發展。
  以高價格低成本從資本市場上拿錢,可以算是上市公司的本職「工作」。而上市公司以發行新股的方式從資本市場拿錢,並不一定總是划算。對於原公司股東來說,新股上市將可能攤薄股東權益,當上市價格過低的時候,資本市場融資其實是相當昂貴的事情。
  理論上,如果一家企業不是急需發展所需的資金,而是以自有資金或者貸款就可以滿足再投資的資金需求,那麼就幾乎沒必要上市。比如像貴州茅台這樣的企 業,業績年年快速增長,手裡現金一大把,財務成本永遠是負的,擴建產能甚至連貸款都不需要。自上市以後從沒有在市場融資過,股價倒是漲了N多倍。這樣的情 況若在國外,大股東早就回購股份退市了。
  那麼既然再正常不過的融資行為,在中國為什麼會被斥為圈錢呢?
  問題的源頭出在機制和價格上。
  無論是新股上市還是上市後的再融資,其本質還是企業原來的股東,出於某種目的,向公眾特定股東出售企業的股權。俗話說,買的沒有賣的精。從上市公司的 實際控制人和知情人利益出發,當公司股價被高估的時候,以再融資的方式向公眾賣出股票。當公司股價被低估的時候,再增持公司的股權。是合法的獲利方式,李 嘉誠就是這麼幹的。在完全市場化,制度規範化的市場,大股東願賣,小股東願買,大家公平交易,也算不上誰會賺大便宜。
  但在沒有股改前,上市公司大股東的股權不能上市流通。既然股權不能公開變現,大股東手裡的法人股就和股票價格沒太大關係了。分紅的話則反而減少大股東 所能控制的資源(小股東不是也得分麼)。那麼,從二級市場上融點錢來花花,自然大股東們就很熱衷了。這樣至少一來可以增厚老股東的淨資產,二來可以控制更 多的資源。
  此外,由於股票發行採取核准制,上市公司股票相對於場外資金來說總是稀缺的。所以中國股票的價格,在多數時間裡遠高於內在價值。即便在極端熊市的情況下,那些從企業價值的角度看,一文不值的ST 公司,總還會留有幾個億的市值。一旦牛市來臨,這些ST公司的股價總是早早地就鹹魚翻身。就是因為中國的A股市場還沒有實現完全的市場化,供需是相對失衡的,價格是相對扭曲的。
  既然股票價格通常是高估扭曲的,而且符合大股東的利益。不融資的上市公司大股東才叫傻呢。所以上市公司再融資總是給人窮凶極惡地感覺就很容易理解了。在當時,把上市公司融資稱為「圈錢」,其實還是很貼切的。
  儘管有些上市公司圈錢的目的,只是想給大股東拿來花花。比如有把增發的資金拿去蓋辦公樓,然後低價租給大股東的。也有圈了錢不知道花哪兒去的。不過並 不是每個公司都會利慾熏心,幹出坑蒙拐騙的事情出來。一直以來,央企公司的再融資,基本上還是根據發展規劃按需所募,通常比較靠譜。因為央企的管理機制, 導致企業領導人的決策嚴格遵守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原則。要是從資本市場亂搞些錢來亂花一氣, 別弄得影響不好丟了烏紗帽就虧大了。
  總的來說,資本市場的一舉一動,都緊緊圍繞「利益」兩字,讀懂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的本質,也就能夠理解市場的種種怪象。
  言歸正傳。2002年,招商局A準備發行8.8億元的可轉債。相關的董事會決議,在2001年底早已公告。而臨時股東大會也已經開過。
  董事會開過後一經披露,券商就可以根據新的年報數據,撰寫或者更新募集說明書。等年報在年度股東大會通過之後,就可以把募集說明書上報證監會。
  請注意:這裡有一個十分關鍵的要素--時間。
  按慣例,年報經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後,募集說明書才可以報送證監會。證監會接受材料,審核,反饋意見,過發審會,然後給發行批文。這個過程怎麼也得預留 3-5個月。發行路演再預備1-2個月。這樣,整個發行流程如果順利地走下來,需要預計4-7個月。加上股東大會的時間,稍微一拖延就到了年底。A股歷來 到了年底是缺錢的,各機構都忙著把錢從市場裡收回來。因此發行價格可能壓低,更關鍵的是,如果年底沒發行出去,就需要再等來年年報披露後,補充新的財務數 據後再發行。公司再融資的議案都是有限期的,證監會的發行批文也是有限期的。搞不好,再融資就會失敗。回去重新報批和審核。
  因此,如何預先規劃好發行的時間非常重要,每個時間節點環環相扣,每個節點都要盡力往前壓。
  招商局A在2001年11月剛剛完成重大資產重組,注入了招商地產等資產,徹底置換出招商港務等資產。塵埃尚未落地,隨即馬不停蹄地啟動了可轉債融資 的工作,並於2001年12月1日通過臨時股東大會。2001年年報在2002年4月8日披露,6月29日通過年度股東大會。
  同一時期,萬科也在發行可轉債融資。但萬科是在2001年8月16日通過臨時股東大會。2002年3月19日披露年報。2002年6月26日可轉債已經發行成功。這個時間安排,可算是十分妥當,6月份股價仍在局部高點,所以發行相當順利。
 從時間上推算,招商局A可轉債融資的啟動時間較萬科晚了3個半月,而且肯定要等到來年年報披露後才能申報,所以要在2002年內完成發行相當挑戰。比較 通行的做法是在2002年上半年申報,2003年中發行。但是央企的工作特點是,不落人後,迎難而上。公司內部的工作計劃是,年內完成融資。理論上,以央 企的資源配置和綜合實力,完成這個計劃看似也並非不可能。但招商局A剛剛完成資產重組,管理層上至總經理下至董秘換了半個班子。好比新駕駛員開輛新寶時 捷,幹到120英里的時速倒也不難,不過要想再玩漂移,那就玄了。
  當然,具體到工作上,一切理由都是託辭。雖然因為新入職,我當時的職責僅是協助公司另一位領導完成此項融資工作。但心裡明白,咱是沒帶金鋼鑽卻攬上了瓷器活。

 

 

(待續 下期預告:兵困可轉債之(2)神秘的電話)


十年 年牛 牛熊 親歷 第五 五章 兵困 可轉債 瓷器 神農 陳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07

僑雄國際(0381)景德鎮瓷器高價篇

2015年3月27日,公司宣佈向景德鎮景東陶瓷集團有限公司以3,800萬購入19件瓷器,每件200萬,包括瓷瓶及瓷板。在公告的資料表明,他亦不是甚麼歷史古物,價錢真確性難以確定,但國內有家估值公司竟然給出了5,000萬的高價,即是每件250萬,請問他們是以甚麼準則釐定呢?

至於付款方式就更奇怪了,景德鎮景東陶瓷集團有限公司竟然願意不接受現金,竟然願意以公司的承兌票據作為代價,還要分2張,一張650萬元,另外一張是3,150萬元,一張付款期是2個月,一張是12個月,買這些昂貴另外具議價能力的公司,竟然有這麼良好付款方式,我真想遇到這麼好的商人呢。

所以從以上的細節看必定有古怪,筆者翻回公司近年的公告,有兩項事情是必需注意的:
1. 2014年9月,公司配售6,360萬股,每股47.5仙,集資約2,900萬。
2. 2015年2月,公司宣佈收購薩摩亞旅遊業務20%股權,作價1.25億元,即該公司估值6.25億元。收購主要透過發行3,300萬新股支付。但該公司盈利欠奉,現在只屬初步階段。如果到期不成,需要在到期時還款3,630萬,亦即是10%利息。但這收購在延期中。

恰巧地,這筆配售回來的現金和第二批承兌票據對數。可能原本是自己人購買了那些股票,可能概念不成,把錢拿走了,或許暗示薩摩亞旅遊業務收購可能失敗吧。



僑雄 國際 0381 景德鎮 景德 瓷器 高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0711

缸瓦不怕瓷器碰 周顯

1 : GS(14)@2014-05-08 12:46:27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 ... mnist/en30_en30.htm

【明報專訊】其實,有很多朋友都問過我同一個問題﹕「你日日寫咁多內幕秘聞,唔怕被人追斬,又唔怕證監捉你去問話咩?」

我說﹕「第一,我時常爆料,證監應該常看我的專欄,多謝我提供資料才對,怎可以反轉過來,去找我麻煩呢?第二,在這個世界上,我唔去斬人,人都算偷笑啦,邊有人會敢斬我?」

他馬上戳爆﹕「前幾排,都有人公開恐嚇話要斬你啦,你真的唔驚咩?」 我仰天打了一個哈哈,說﹕「那些九唔搭八的人去恐嚇,我當然有點驚,因為他們斬我是無機會成本的嘛,但是那些有頭有臉的人,我是缸瓦,他們是瓷器,我驚他們乜?更何,我的手裏有筆,他們怕我怕得要死才是呢!」

要賄賂我不寫你 話咁易

話說之前我寫了某位仁兄的故事,他託朋友來傳話,拜託我別再寫他了。我說﹕「你快點磅水賄賂我,要賄賂我寫你,就話難,要賄賂我不寫你,話都無咁易!」

這好比電影《至尊計狀元才》,大奸角是田豐,他對成奎安說﹕「他(指男主角譚詠麟)給你多少錢?你背叛我!」

成奎安說﹕「你畀我二百萬,他畀百五萬囉!」

田豐說﹕「我付得比他多呀,你為什麼要幫他呀?」

成奎安說﹕「咁點同呀,你畀我二百萬,叫我殺人,犯法架喎,佢又唔同呢,佢畀百五萬我,叫我飲飲食食,下涼,做場戲咋,畀你,你揀邊樣做?九唔搭八!」

所以,如果有買怕我,想付錢給我的市場人士,請付錢給我,我收錢不會手軟的!

[周顯 投資二三事]
缸瓦 不怕 瓷器 周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522

Big Spender:許照中與妻恩愛41年 瓷器公仔做見證

1 : GS(14)@2014-08-26 02:44:57

六福金融主席及行政總裁許照中縱橫股壇逾40年,經歷股票市場幾許升跌,數十年來住在火炭半山複式大宅,坐在逾千呎花園的他悠然自得說:「今天還可以坐在這裏,是因為我做任何事都以安定家庭生活為先,1997年已向銀行贖契。」翌年,與太太在灣仔會展的私人會所皇朝會舉行銀婚紀念晚宴,當年好友所送的禮物,包括西班牙Lladró及德國Hummel手製瓷器公仔,現在仍放在客廳。記者:黃碧珊攝影:陳永威



許照中從小已領悟到要擔起頭家,因為他十二歲已喪父,身為六兄弟姊妹中年紀最長的他,要協助母親做小生意為生,即使成家立室後,他同樣以家庭為先。七十年代初,許照中已投身金融業,在安頓好家人生活所需後,才用餘錢炒股票,所以縱使一九八七年股災蝕逾三百萬元,當時五十萬元已經可以買到一層樓,他一家四口仍可住在火炭現居複式大宅地下一層的單位。現居複式大宅兩層共約二千呎,上下兩層單位是許照中分別於一九八六年及一九九三年,以一百一十一萬元及四百四十五萬元購入。買到雙連單位後,他再花二百多萬元入紙申請建樓梯打通兩層,下層是客飯廳,上層是三間睡房,一家四口一起住了十多年。數年前,兩個女兒先後嫁作人婦,他在二○一二年年底,花約四個月時間及一百六十萬元為家居進行大裝修。雖說是大裝修,但下層的雲石地磚及全屋間隔沒有改變,仍保留兩間女兒房,許照中慈祥地笑說:「是留給孫仔休息使用的。」看見客廳放了很多家庭照,本想拍攝一張半張刊登,這位公公婉拒:「不要打擾到他們吧。」



■雖然許照中已不再為客人落盤進行股票買賣,但每個交易日也會留意股票市況。

■許照中打高爾夫球約20年,經常到中山及珠海打波,客廳放有比賽獎盃及高爾夫球擺設。最左一套高爾夫球,是港交所前行政總裁周文耀於澳洲購買的手信。

■好友取許照中及太太名字中一字「照」和「美」作句首,作對聯送給許氏伉儷,字畫現掛在飯廳。

■銀婚紀念時,許照中收到不少好友送贈的瓷器公仔禮物,其中 Anniversary Dance(1)、Golfing Couple(2)及Love in Bloom(3)屬Lladró品牌,前面較矮小的公仔(4)則屬Hummel品牌。

朋友禮物放飾櫃

採訪時,許太有節目不在家,雖然見不着女主人,但從家居佈置、飯廳那副以兩人名字為句首的對聯及玻璃飾櫃裏一雙一對的瓷器公仔,足以感受到兩人的恩愛。許照中指玻璃飾櫃裏的水晶及瓷器擺設,全部是朋友在他兩夫婦銀婚紀念時送贈的禮物,「朋友知道我喜歡打高爾夫球,有兩位不約而同送了相同的瓷器公仔給我。」這高爾夫球瓷器屬西班牙高級陶瓷品牌Lladró,由雕塑家José Puche創作,一九八三年開始售賣,至二○○五年停售,停售前每個大約索價六百歐元,它們身旁,還站着四對德國Hummel瓷器公仔。今年是許氏夫婦結婚四十一周年,問許照中去年有否設宴跟親朋一起慶祝紅寶石婚紀念?「沒有,等五十周年再大事慶祝吧。」也好,就讓這些瓷器公仔一起見證許氏伉儷由銀禧走至金禧吧。



■這個Precious Moments公仔手抱「25」字樣,一看便知道是銀婚紀念禮物。

■1996年,瓷器生產商Goebel成立125周年,Hummel設計這「愛心滿載」瓷器公仔為紀念,只限1996年推出,屬該品牌世紀之選系列第11個公仔,現在網上可以約$14,000買到。花上刻有「125」字樣,讓許照中想起是在結婚25周年時所收的禮物。



剔透柔和 Lladró

Lladró由三兄弟Juan、Jose和Vicente於1953年、於家鄉西班牙南部一個人口不足6,000人的小鎮阿爾馬塞拉創立。初期,三人只在家中天井的簡陋瓷窯製造陶瓷,不料成品竟被人讚美到可跟歐洲首間瓷器廠Meissen的出品媲美。他們不時改良製作工序,打破製瓷必須經過三次窯燒的定律,只窯燒一次便可製造出晶瑩剔透及顏色更柔和的瓷器。他們又發掘到新顏料,只要經過煅燒後刷上數層清漆,不用上色便可造出4,000多種色彩效果。
Lladró出產的瓷器不但得到俄羅斯隱士盧博物館、意大利國際瓷器博物館、布魯塞爾50周年紀念博物館及西班牙華倫西亞國立陶瓷博物館作永久收藏品之一,連國際巨星史泰龍與Jennifer Lopez均是有名的Lladró瓷器收藏家。



修女童真Hummel

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前夕,喜姆修女(Maria Innocentia Hummel)為修道院籌募經費,跟在1871年已開始製造瓷器物品的生產商Goebel合作,把自己筆下不同神態的小孩,透過工藝師以立體瓷像呈現出來。首批喜姆瓷器公仔在1935年的Leipzig春季展銷會裏,深受歐洲買家歡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瓷器公仔的生產受阻,大戰結束後,陶瓷公仔再次在德國及歐洲興起。喜姆修女於1946年離世,年僅37歲,但喜姆公仔至今仍繼續生產。一個約12厘米高的公仔,生產時間最少800小時,要經過陶泥、首模、組裝、上色等約2,000個程序,全人手製作而成。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40825/18841212
Big Spender 許照 照中 中與 與妻 恩愛 41 瓷器 公仔 見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19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