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電的鐵路營生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77678&time=2011-07-09&cl=115&page=all

中電六年間獲得超過20億元鐵路項目的採購訂單,但這些項目普遍盈利不佳,利潤流向何處
財新《新世紀》 記者 於寧

 

  由於前任董事長裴志鵬長達五年的舉報,中國電氣進出口有限公司(下稱中電)近年來鐵路生意大幅萎縮。但這家在北京市屬外貿系統排名第三的公司,一度在京九線、青藏線等多個鐵路項目中中標,至2005年累計獲得了超過20億元的鐵路訂單。

中電在鐵路項目中最賺錢的可能要數青藏線。Cancan Chu/Getty Images/CFP


  2011年6月21日上午,在北京王府井舉辦的三級檢察長公開辦公會上,裴志鵬又向最高檢的有關領導遞交了舉報信。舉報信不僅直指青藏鐵路相關項目中原鐵道部官員涉嫌受賄,也質疑公司數樁鐵路訂單的大部分利潤以諮詢費名義轉出背後,存在非法交易。

  目前,北京東城檢察院針對此案的調查仍在進行之中。儘管中電現任紀委書記蔣茁偉強調諮詢費均是公對公,不存在個人商業賄賂問題,但由此暴露出的鐵路競標中的潛規則仍引人深思。

誰是真正的競標人

  中電名頭頗響,註冊資金才1000萬元,1981年由機械部下屬企業出資聯營。原本主要從事機電進出口,在壁壘森嚴的鐵路行業並無優勢,但自 1999年武廣鐵路的2000多萬美元訂單開始,至2005年中電共獲得超過20億元訂單,在京九線、哈大線、秦沈線、貴婁東、西線、朔黃線、寶蘭線、寧 西線、青藏線等項目的設備採購中屢屢中標。

  當時裴志鵬正任中電董事長。鐵路項目由業務二部統管,令他不解的是,每年年初二部匯報鐵路項目時總是成果喜人,年終算賬卻並不賺錢,利潤流向何處?

  2001年,中電的香港公司——新訊(香港)有限公司中標了秦沈客專無線集群通信設備項目,該項目總合同款約371萬歐元,公司估算這筆交易可帶來70萬歐元(約合600萬元人民幣)利潤,於2002年2月執行完畢。

  裴志鵬稱,到2002年6月合同執行完四個多月後,中電又與北京世紀瑞爾技術股份有限公司(300150.SZ,下稱世紀瑞爾)補簽一份技術服 務協議,將70萬歐元利潤中的67萬歐元轉到世紀瑞爾。從財新《新世紀》看到的協議複印件看,雙方約定,合同採購總額為371萬歐元,其中給外資供貨商馬 可尼的貨款285萬歐元,甲方(中電)代理費3.7萬歐元,新訊(香港)有限公司的商務費用14.8萬歐元,世紀瑞爾銷售費用67萬歐元。

  由此來看,中電在這樁鐵路採購中似乎只是一個通道,交易的真正運作者和獲益者是世紀瑞爾。

  裴志鵬稱,這等於公司幫別人洗錢。公司有關人員當時向檢察機關解釋,其中40萬歐元通過香港新訊打到國外賬戶,另27萬歐元在國內兌換人民幣支付。2007年調查時,世紀瑞爾副董事長王鐵在國外,調查沒有進行下去。

  中電現任紀委書記蔣茁偉則稱,檢察機關的調查結果是,這是一份公對公的合同,錢也到了世紀瑞爾的賬戶。主管鐵路項目的公司副總黃靜稱,當時他們 找過準備參與投標的摩托羅拉、諾基亞、馬可尼三家,希望做他們的代理,都沒有結果,後來「世紀瑞爾找到我們,因為他們與馬可尼有技術合作,報價和標書都是 『世紀瑞爾製作的』」。

  長年參與鐵路項目的黃靜深感鐵路競標之難,「我們是小公司,路外企業,找項目辛苦得不得了。我曾經遇到20多家企業搶一個代理權,中標率不到十分之一,收1%的代理費都中不了標。這個項目給了我們5%,很高了。」黃否認公司鐵路訂單有20億。

  而世紀瑞爾當時也必須依靠中電的名頭及進出口資質才能完成這筆交易,因為採購涉及外匯結轉。世紀瑞爾那時還是小公司,1999年由畢業於北方交 大的牛俊傑、王鐵兩位自然人出資300萬元創立,如今在鐵路安全監控系統市場以20%市場佔有率排名第一,累計做過400多個鐵路安全監控項目,去年底上 市募資11億元,收入2.34億元。

  裴志鵬提供的情況顯示,秦沈項目中新訊還中標了另外兩個項目——通訊儀表、航測影像,合同金額168萬歐元,但他稱,簽約後中電公司同樣沒有看到執行情況,也沒有獲得收益。

服務費流向

  另一單諮詢費則流向招標設計單位。2000年8月,中電全資子公司「上海電氣進出口公司」中標了貴陽-婁底西線的自動閉塞系統。

  裴志鵬稱:「這是典型的圍標。參加投標的只有中電和其全資子公司上海電氣進出口公司(下稱上海中電),結果後者中標,具體執行仍是中電。」

  據裴稱,其中外貿合同讓中電六部的唐陸先印製了假名片,冒充上海中電簽字。而與供貨廠家——上海鐵路通信工廠所簽合同也是由別人替唐陸簽名,誤將「唐陸」寫成了「唐路」。

  中電的業務二部負責鐵路業務,六部的唐陸只是幫忙。一位參與的中電人士稱:「當時有兩個包,準備中電總公司和上海中電分,結果二部在報價時出了問題,都讓上海中電中標了。」

  但中電副總黃靜堅決否認這是圍標,稱招標必須超過三家,當時還有其他投標者,而且中電公司是代理其他客戶投標,並非代理北京全路通信信號研究設計院(下稱通號院)。

  2000年12月,也是在合同開始執行後,上海中電與通號院簽訂協議,將該項目產生的977萬元利潤中的921萬元,以諮詢投標文件編制費、外 貿合同及內貿合同技術條款編制及審定費、所供產品的技術服務費、技術轉讓費等名義轉至通號院,中電僅獲利56萬元,前述中電知情人士稱「僅夠支付成本」。

  裴志鵬稱,該項目的招標實際上是由通號院先行設計方案,包括設備選型、確定廠家等,他們又幫助中電製作投標文件,再向中電「推薦」供貨商,也就 是說,整個過程設計單位一手操辦。其「推薦」的廠家即為北京與上海的鐵路信號工廠。而黃靜則解釋稱轉出的這筆費用是支付貨款,因為通號院掌握技術並委託兩 家工廠生產。

  裴志鵬認為,中電公司主要以機電產品進出口為主,有成套出口輸變電設備的資質,又有單機出口優勢,在眾多鐵路系統公司中也無優勢,所以只能淪為 代理角色,訂單雖大並不獲利,且交易中問題重重。黃靜則認為這恰是外貿公司的生存現狀,其他行業的代理費也不高,平均為2%左右。

4.3億緣何一次到位?

  中電在鐵路項目中最賺錢的可能要數青藏線。2001年6月青藏鐵路二期工程格爾木至拉薩段開工,2006年7月全線運營,總投資超過330億元。

  裴志鵬舉報稱,2003年,在青藏鐵路招標過程中,中電有關人員通過向鐵道部掌握實權的官員行賄,拿到7000多萬美元(約合4.3億元人民幣)的巨額採購合同,用於採購一美國公司(GE)的通信信號設備,資金一次性到賬。

  他在舉報信中指稱,有兩位官員拿到現金。一是由公司一部門經理在政協禮堂門口將5萬美元給一位官員的妻子,又用10萬美元給他兒子在美國註冊公 司;另一位官員獲得一輛高級轎車,還有一位官員退休後被安排到公司工作。但是,中電的蔣茁偉稱,檢察機關以及鐵道部紀委已經反覆調查,並未查實上述情況。 財新《新世紀》記者採訪了裴志鵬提出的「送錢者」,她亦否認上述事實,稱只參與了前期談判。

  不過,合同簽署後,青藏指揮部很快將上述4.3億元全額打到中電賬戶上。「這嚴重違反常規,按常規應先支付部分預付款,再根據項目執行進度分期付款。」裴志鵬稱。

  他的舉報材料稱,第一筆款2億元付到了中電在中國銀行總行營業部的賬戶。時任中國銀行營業部總經理的李氓及孔傑處長意識到,這是一起嚴重違規事 件。為了對國家重點項目負責,他們決定對這筆款開立專戶嚴格監管,嚴格限制款項支出,禁止挪用。中電有關人員馬上又找到工行北京分行正陽門分理處,把另外 2.3億元開戶進賬。

  對此,中電副總黃靜的解釋是:「供貨商GE要求我們開100%的信用證,不同意分期付款,而公司賬上沒那麼多資金(銀行授信也需要交30%的保證金),而我們又瞭解到青藏線是國家資金必保項目,指揮部有錢,所以要求一次性支付。」

  2006年7月青藏線全線運營。「但直到2008年7月公司賬上還趴著9400萬元預收款沒有用,2009年賬上還有4000萬元,當時採購的 是美國的設備,不可能欠外資的貨款,實際上就是項目未用資金,或者是匯兌收益時間差所形成的利潤。」裴志鵬稱,「中電支付給供應商的是外幣,而一次性獲得 的是全額人民幣,僅匯差收益就有幾千萬元。」

  黃靜強調,青藏線項目是專戶管理,只能專款專用,匯兌收益也是歸屬青藏公司。而且公司現在還在繼續進口GE的產品,或是用於維護返修。

  據悉,青藏鐵路開通並不順利,僅通信信號系統調試就花了很長時間。據媒體報導稱,當時GE的ITCS信號控制系統不太穩定,甚至出現「丟車」現象,即控制中心計算機無法確定列車走行狀態和位置。

  在開通前一年,曾有中央領導親臨視察時,通訊信號在測試中連接不上。「當時在場的人都非常著急,直接分管通信設備的運輸局副局長胡東源因此被免職。」鐵道部一位內部人士稱。

  裴志鵬1985年任中電總經理,1996年任董事長,2005年1月離任後由王勁松接任。2006年裴志鵬開始舉報後,中電的鐵路生意就越來越 少。中電紀委書記蔣茁偉的解釋是:「鐵路生意太難做了,利潤太低,這麼個小項目,檢察院還去鐵道部查,惹來這麼多麻煩,誰還做呀?」不過,去年中電與白俄 羅斯又簽訂了4.3億美元的電氣化鐵路項目,由中國的銀行提供買方信貸。

  在接受財新《新世紀》記者採訪時,中電方面稱裴志鵬舉報不實,是為了個人目的長期舉報,他任職期間給公司造成大量債務,其多位親屬亦曾在公司任 職。裴志鵬則強調,公司在2002年及2005年的私有化改制中存在國有資產流失,自己在任時已提出全面審計,希望將改制、不明賬戶這些問題予以徹查。真 相究竟如何,仍有待檢察機關的進一步調查。

中電 鐵路 營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41

一鍋滷味賣十八年 靠口碑日賺五位數 丐幫滷味》中年轉業街頭營生 養活一家五口

2015-09-14  TWM

下午五點,苗栗縣頭份鎮的要道交會點,一輛餐車前停著兩、三輛摩托車,還有幾位行人步行過來,老闆一邊接電話點餐、一邊快手用代號記錄,一旁的老闆娘切菜、下材料入滷鍋,湊過去聽一下點餐金額,每張訂單平均近兩百元,騎樓下的兩坪空間,帶來月營收約二十萬元。

忙 著招呼客人的老闆劉民寶,今年六十一歲,加盟丐幫滷味已經十八年,穿著制服,頭髮花白,不時接訂單電話又邊招呼客人點餐的他,稱呼自己的店為「頭份分 舵」,武俠風味十足,配上劉民寶的形象更有武俠高人「大隱隱於市」之感。而他就是靠一鍋滷味、一輛餐車,將三個子女拉拔至結婚、竹科工程師、台大高材生, 走到現在的甘味人生,其實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明證。

原來,劉民寶四十五歲之前是瓦楞紙公司業務,他笑稱那時候的工作方式是「懶散的」,因為客戶穩定,只要坐在辦公室接電話,業績獎金就輕鬆入袋。八○年代時的他月薪近四萬元,加上當時妻子加盟丐幫滷味,在竹南開了分店,幫家裡貼補不少家用,日子可說非常好過。

中年轉彎

為扛家計 上街頭踏實營生沒想到,隨著公司業務下滑,手上的客戶逐一被瓜分,最後公司決定裁員因應,他失業了。當時,三個小孩還在念大學,正是亟需用錢的階段,必須扛起家計的他思考此時轉業大不易,決定加入妻子行列,加盟丐幫滷味。

加盟之後,劉民寶的工作時間也一八○度大轉變,過去他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如今,他下午四點開始上工,到半夜十二點才打烊,加上清洗、整理鍋具與備料,能上床就寢時往往是凌晨三點,隔天一早還要選購蔬菜、訂貨,雖然工時長又辛苦,「可是踏實多了。」劉民寶說。

丐幫滷味創立至今二十六年,目前全台有七十八家加盟店,基於保護商圈利益,維持「一鄉鎮一分店」的原則,為了統一滷製品的品質,全由中央廚房生產一齊配送,各加盟主則負責採買蔬菜,「總部堅持三段式水流沖洗,確保沒有農藥殘留。」丐幫滷味營運經理梁世賢說。

敢下重本

採 買高山葉菜 養出老主顧而為了品質與客人回頭率,劉民寶採購蔬菜很捨得下重本,買的是高成本的高山葉菜,不怕鄰近的滷味攤競爭。不僅如此,餐車在同一地點擺攤十八年, 老字號自然培養不少在地老主顧,而梁世賢則分析,劉民寶的餐車地點選得好,附近有客運站、學校、圖書館等帶動人流。

兩年前,總公司要求將木製餐車升級為有蓋的氣冷式餐車,讓滷味產品不再暴露在露天塵埃,也能保持食物新鮮,衛生度大舉提升,每天營業額也跟著從四位數躍升為五位數字。「換了餐車,顧客安心上門,生意更加穩定。」劉民寶說。

採訪當天,一名苗栗高商下課的女同學正點好兩大盒滷味外帶,儘管路程不到五分鐘還有另一家滷味攤,每個禮拜至少來報到一次的她說,「這裡的比較好吃,而且我從小就習慣這裡的味道了!」看來劉民寶真的是武功高人,誠懇地經營口碑,讓這一鍋好滋味使人流連忘返。

丐幫滷味加盟資格

加盟金:85萬元(含不鏽鋼餐車、冰箱、招牌、

包裝耗材、鍋碗瓢盆等)

店面要求:自己找店面,裝潢費數萬到上百萬元建議自備資金:50萬元以上,剩餘資金可貸款

加盟合約年限:2年

特點:滷製品由冷凍物流車全國低溫配送,提供有蓋氣冷式餐車Profile 加盟主:劉民寶(左,61歲)門市:苗栗頭份分舵成績:年營收240萬元 背景:中年創業,定點賣18年經營心法:1.別期待餐飲加盟一開始生意爆發,應耐心地打出口碑。

2.有足夠的積蓄與生活準備金再加入。

撰文.林惟鈴


一鍋 滷味 賣十 十八 八年 口碑 日賺 賺五 位數 丐幫 中年 轉業 街頭 營生 養活 一家 五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03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