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北上響朵 潮服回流插旗

2011-5-26  NM




從事時裝業近三十年的柯文香 (Sarah),用三年時間,在內地將一個籍籍無名的自家設計品牌Devil Nut,捧紅成英國潮流品牌,專門店在全國急增至五十間。她一邊北上幫投資者打江山,自己亦不執輸,在港開設唯一以港元收費的加盟店,港元低水變相有折 頭,吸引大量內地潮人湧來掃貨。開業年半,上月穩袋十七萬。

剛翻新不久的活方商場(Woodhouse)位於尖沙咀重慶大廈地庫,與同區其他商場比較,人流不算多,以內地、台灣、日本等地旅客為主,當中Devil Nut四百五十呎的店鋪掛滿顏色鮮艷的潮服,門口擺着兩隻六呎高的白色惡魔公仔,甚為搶眼。

上週六,來自上海的一家三口,入到鋪頭看也不看,手持一張寫滿產品編號的白色紙條,直接叫店員執貨,「這品牌在內地很流行,通常在高檔商場出售,弟弟寫下 款式託我買,年輕新一代都喜歡有個性的設計。」幫襯的除了內地客,亦有香港人,熟客劉先生見老闆娘Sarah難得在鋪頭,入來打招呼兼借意「投訴」貨品貴 要「攞折頭」,Sarah笑言一向是公價,但劉先生邊講邊揀、又拿下貨架上十件Tee,埋單五千元,「我上星期買十二件仲多啦,好多港人未知呢個牌子,唔 驚同人撞衫,又可以送俾人。」他得意地說。

Sarah稱,近八成的客人皆來自內地遊客,剛過去的五一黃金週假期,生意額是平日三倍,每日逾四萬元。由於港元匯水愈來愈低,香港買貨等於九折,所以客人掃貨都掃得特別狠,這個亦是Sarah在香港開店的原因。

「引入品牌,我連個設計師都買埋返嚟!」

在時裝業打滾近三十年的Sarah,一直經營女裝店為主。幾年前到英國布賴頓旅行,途經一間二百多呎的海邊小屋,一名上海留學生在門外擺賣自家設計品牌 Devil Nut的服裝,「啲衫設計古靈精怪好得意,大約只有三十款,我一眼望落去已經好鍾意。」她覺得內地發展空間大,隨手買了幾十件,放在朋友於上海的綜合時裝 店Test-tube賣,試市場反應。Test-tube類似本港的Bauhaus,代理Levi's、Guess、Diesel等潮流品牌,結果潮服甫 推出即大受年輕人歡迎,Sarah便正式與那名學生傾代理。後期愈入愈多,八百件總值三十萬的冬季款式一個多月內賣清,更令Test-tube轉虧為盈。

Sarah覺得產品很有潛質,想開專門店,但英國起貨慢,產量少,而且意大利製造成本高,所以要發展就要整個品牌搬回國內,「既然設計師係上海人,我就以月薪人民幣三萬元加股份招攬佢回國,成個人買埋返嚟,成功引入品牌。」她說起來沾沾自喜。

「搵內地人傾,點都無咁容易俾人恰。」

想建立品牌必先進駐商場鋪,但籍籍無名的品牌難以得到信任,所以Sarah先找來一名在內地經營食肆多年的香港人合夥兼注資,提高知名度;為免被抬價,她 又請當地人代為傾鋪;○九年第一間Devil Nut獨立品牌專門店,終於在北京新中關商場開業。要打響這個如意算盤並不容易。當初她將首批約五十萬元的貨品由英國運到國內已經問題多多。Sarah憶 述,由於漏報中文譯名而被海關扣留,四個月後完成手續贖回貨品,已過了整個季度,貨品惟有放在貨倉等下一年銷貨,「喺大陸要通過質檢,連粒鈕都要報關。」 而且要先繳入口稅,佔售價的百分之十七,到貨品賣出再申請退稅,與香港剛好相反。「千祈唔好諗住逃稅,查到係要拉人封鋪,唔係香港俾封警告信你咁簡單。」 從經歷中學習,Sarah現已變成專家。

「拉鏈、質料、顏色……幾乎每批貨都出問題。」

一切準備就緒,便要同內地工廠磨合,供貨予專門店,「冬天款轉夏天款,衣車竟然無換針,令夏天衫一過水就穿窿,成批貨要換。」Sarah憶述,還有拉鏈、 質料……統統都出過問題:服裝初時只是買現成布,找上海附近的中小型工廠加工,設計師反而要根據布料顏色設計衣服,再交由工廠印上圖案。第一年設計是綠色 配白色,衣服經染色後入洗衣機竟然甩色,又成批貨要退。碰釘後,翌年即改為手織布,以特別機器編織厚身的四十二針布料,轉用較佳的染布廠,品質開始有保 證,但成本卻貴了三至四倍,但Sarah堅信,走高檔路線品質是首位。Sarah以顧問身份「獻計」兼做「跑手」,為公司經營Devil Nut,隨着品牌知名度提高,陸續以特許加盟店形式擴展至各地。特許加盟商可以三五折批發價取貨,但亦要遵守一些規定,「加盟商開店鋪一定要位於商場,確 保年輕人流,鋪頭牆身裝修要落標誌。」為了防止冒牌貨,總公司每季都會轉換標籤設計,難以抄襲,而且與製衣分開廠,防止流出市面。此外,內地有商品價格控 制條例,商場品牌貨品售價要劃一,「如果有人投訴喺唔同商場買貴貨,每件貨品要罰款相等於售價嘅五百倍,香港冇呢樣嘢,鍾意蝕本賣都得。」Sarah稱, 因此加盟商的電腦系統記錄要上報總公司,不可以盲目劈價促銷,一經發現,不會再供貨。現全國分店數目接近五十間,遍布北部等城市如杭州、哈爾濱等,每間生 意額由八十萬至一百五十萬元不等,其中上海及北京共十五間鋪屬合夥人旗下。

「租香港鋪,發展商攞你命!」

北京首間鋪開業後,Sarah的加盟店亦於三個月後開張,每年向總公司入兩次貨,每次約六千件衫,「做時裝成唔成功,唔係睇鋪面擺幾多件,而係睇存倉量, 我每季存倉都只有零至百分之零點五,大部分款式都賣清,騰出空間入新季貨色。」Sarah上月盈利達十七萬元,今個月有黃金週估計將以倍數增長。雖然活方 商場街客較少,但Sarah亦不願租其他商場鋪位,「如果唔係大牌子好難入其他商場,大業主好苛刻,你要租一間好嘅鋪位,又要揀一間差嘅嚟搭單。」一些大 型商場宣傳,費用又轉嫁租戶身上,年年加租兩至三成,「而家創業好難,同以前唔同,發展商攞你命,我暫時都唔會再租。」結果她又重投內地市場,下月在深圳 福田區中訊廣場開鋪,是華南地區首間加盟店,商場設西武、Cartier等名品牌,以及一些韓國獨立服飾品牌等,「新場無定租金,只須按生意額繳交一成至 兩成作租金,生意多就俾多啲,好公平;內地請個店長只係四千蚊,香港無一萬蚊都唔得,大陸做生意容易好多。」祖籍潮州的Sarah自小喜歡畫立體時裝。家 中八兄弟姊妹,生活貧困,即使去旅行,也只能挨着櫥窗欣賞服飾。後來喜歡上Vivienne Tam的一件針織衫,奮力打暑期工,以廿年前的二千元購買第一件名牌。她十九歲開始經營時裝店,到中環、佐敦等批發行入日本、歐洲貨,很快在九龍城、旺角 花園街等開了五間分店,以每間投資十萬元的一百呎鋪位,每月生意額達八十萬元,賺到第一桶金,出街一定用名牌。至○七年炒輸Accumulator,人生 態度大轉變,將輸剩的物業變賣來翻身,出街改用環保袋,「我已經過咗貪慕虛榮嘅時期,而家想幫更多身邊嘅人。」

內地響朵後,淘寶網流出Devil Nut的冒牌貨(左),抄襲設計,再印製成不同顏色的T恤,但質素明顯差,賣人民幣五十五元。

開業資料(09/2009)

租金*$120,000入貨$840,000裝修$250,000雜費$120,000總投資$1,330,000*兩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

營業資料(04/2011)

生意額$400,000租金$40,000入貨$140,000雜費$20,000人工$30,000盈利$170,000

一點意見

1. 坊間普遍使用一張過膠漿印花,洗滌後衣物容易甩色或出現皺痕。但Devil Nut以絲網逐層印上顏色,雖工序較多,但防止甩色。2. 牛仔褲車花邊無多餘的線,明顯製衣工人動手剪得夠仔細。3. 採用上佳棉紗質料精梳棉,一般只有國際名牌使用,洗滌後衣領不會縮水。4. 惟釘珠片單向聯縫,容易兩頭反,傳統翻針可以鎖死珠片的方向。Sarah回應指,珠片易反是因為令圖案看起來更有動感。

1. 香港市場與內地不同,須透過公關活動、報章宣傳,俾人認識,非內地可以單靠人際網絡。

2. 長遠發展須進駐大商場,提升品牌形象。

3. 要有明確的目標消費群,設計圖案要傳達意義,增加品牌價值,「俾人知自己賣緊咩。」


北上 響朵 潮服 回流 插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4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