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漢尼拔血戰古羅馬(一)--初戰 CUP

http://hk.myblog.yahoo.com/Chui-Cup/article?mid=34514

 

假如中國古代歷史上韓信是戰神,那 西方古代戰爭史就不能不認識漢尼拔。

 

漢尼拔‧巴卡(Hannibal Barca, 公元前247年-公元前183年)生於古羅馬掘起的年代,是北非古國迦太基(Carthage)的軍事家。他指揮的戰役,現在仍是許多軍事專家重點研究的 課題。

HannibalTheCarthaginian.jpg

 漢尼拔‧巴卡

 

漢尼拔在公元前221年接掌了迦太基駐西 班牙軍隊最高統帥之職(當時迦太基除了北非的本土外,它還控制了西班牙南部和東部很大範圍的地區),他繼任時年僅26歲。他體格健壯、精力旺盛、老練成 熟、意志堅強,受過良好的軍事訓練和外交訓練。在那個時候,迦太基和羅馬的關係就好像春秋時代越國和吳國那樣,仇深似海。

 

在漢尼拔還年幼的時候,羅馬和迦太基正在 發生第一次布匿戰爭,漢尼拔的父親哈米卡‧巴卡是迦太基的名將,年少的漢尼拔隨父親進軍西班牙,當時父親要漢尼拔在神壇前立下一生誓言,要終身與羅馬為 敵。可見他們和羅馬的仇恨有多深,深到要一代一代的傳下去。

 

漢尼拔的巴卡家族是當時迦太基最有名望的 家族,他們長時間在西班牙經營,建立了強大的軍隊。當漢尼拔繼承了西班牙迦太基軍統帥後,從小就隨父征戰的他,馬上就策劃一個宏偉而大膽的侵略羅馬計劃。 那個計劃是:迫羅馬人首先向迦太基開戰,然後率軍到羅馬意大利的本土,在意大利摧毀羅馬帝國,這就是史上所稱的第二次布匿戰爭,即今次的主題:漢尼拔血戰 古羅馬。

 

那個時候羅馬正在和高盧人(Gaul) 交戰,無暇理會迦太基,令迦太基能夠毫無阻礙的發展。在第一次布匿戰爭後,羅馬和迦太基協議規定迦太基人不得越過西班牙的埃伯羅河。

 

漢尼拔為了制造紛爭,率兵越過埃伯羅河, 攻擊羅馬在西班牙的同盟者薩貢坦城。薩貢坦向羅馬求助,羅馬派使者要求迦太基不要侵犯薩貢坦。漢尼拔是有意挑釁,拒絕了羅馬的要求,並反過來指責羅馬幹涉 薩貢坦內政。

 

公元前219年,經過八個月的殘暴圍攻, 薩貢坦終于落入漢尼拔之手。結果漢尼拔成功觸怒羅馬,羅馬信心十足的向迦太基宣戰。

 

羅馬計劃分兵兩路:一路由執政官隆古斯率 領,從西西里渡海進攻迦太基本土;一路由西庇阿(Publius Cornelius Scipio)率領,取道陸路,經馬西利亞進擊和牽制西班牙的漢尼拔的軍隊,使其無法援助迦太基本土。羅馬人計劃的都是如何進攻,在敵方領土作戰。他們做 夢也沒想到漢尼拔會長途跋涉入侵意大利,這場戰爭的主戰場會在本土。羅馬人一開始就失算了,落在漢尼拔所設的陷阱中。

 

漢尼拔實在藝高人膽大,設計了一個沒有任 何指揮官敢做的戰略--由陸路越過阿爾卑斯山由北面入侵意大利。

 

這個戰線的選擇也是深思熟慮的。漢尼拔認 為,從海上攻入意大利太冒險,第一次布匿戰爭後,迦太基艦隊失去了制海權,缺乏護衛能力:他的人數眾多的部隊,特別是其中的六千個騎兵,靠海上運輸,困難 太大。

 

漢尼拔還認為,從意大利南部侵入可能會遭 到當地人的反抗,得不到同盟者,而從北方侵入則情況會不同,迦太基人可能得到意大利北部的高盧人的支持,因為這裏的高盧人剛被羅馬人征服,他們正渴望有向 羅馬人復仇的機會。漢尼拔從這裏入侵正給他們提供了這樣的機會,他們會加入到漢尼拔一邊反對羅馬人。

 

公元前218年四月,漢尼拔經過充分準 備,親自率領九萬步兵,一萬二千騎兵和幾十頭戰象從西班牙的新迦太基城出發,越過埃布羅河。

 

為避開羅馬派來進攻西班牙的軍隊,漢尼拔 採取了迂回曲折的行軍路線,到九月初,才到達阿爾卑斯山北麓。這時,過山相當困難,山中的陸路已有了積雪,山高路險,氣候惡劣。但漢尼拔仍以大無畏的精 神,毅然立即率軍翻越這令人畏懼的高山。

 

翻山過程中,歷盡難辛,或與暴風雪搏擊, 或蹣跚于陡峭險峻的山間小道,小道過于狹窄時,還要鑿開岩山,大象才能通過。漢尼拔大軍前面似乎有爬不完的皚皚雪山,走不完的羊腸險路。沿途還不斷遭到山 裏土著部落的襲擊。在路滑難行的山道上不斷有戰士或馬匹或大象失足掉進萬丈深谷,或被土著從高山上擲下的石頭砸死、砸傷。漢尼拔在這樣艱苦的行軍中,身先 士卒,哪裏需要幫助就出現在哪裏,盡力鼓舞戰士的士氣。

 

行軍到九月末十月初,饑寒交迫、筋疲力盡 的漢尼拔大軍才走出阿爾卑斯山山區,進入波河(Po River)上遊地帶。漢尼拔從新迦太基到波河,共走了大約五個月,翻越阿爾卑斯山,用了33天。一路損兵折將,到達阿爾卑斯山北麓時,尚 有四萬人,包括訓練有素的西班牙騎兵和非洲騎兵以及37頭戰象,而到達波河河谷時,只剩下了二萬步兵和六千個丟掉了戰馬的騎兵,37頭戰象只剩下一頭了。

 

羅馬執政官兼遠征軍統帥 西庇阿(Publius Cornelius Scipio)在高盧得知漢尼拔的部隊竟然出現在波河谷地,迅速將部隊由海路運回意大利,並 打算在北部攔下漢尼拔的部隊,想乘漢尼拔軍隊還未從長途行軍的疲勞中恢復過來時,速戰速決,一舉擊潰漢尼拔軍。

 

漢尼拔比羅馬人更迅速,正如他所預料的, 很快便有一些高盧部落加入他的隊伍。他的軍隊及時地從高盧人那裏得到人力、馬匹的補充。羅馬軍隊到來時,漢尼拔已作好了接戰的準備。

 

羅馬軍隊的前軍和迦太基的偵察騎兵,在波 河流域提契諾(Ticinus)相遇。交戰規模不大,卻很激烈。羅馬人本想在這裏乘漢尼拔軍尚處于疲勞時與之決戰,一接戰,羅馬人就發現,漢尼拔的騎兵在 速度,裝備和訓練等各方面都優於自己。帶兵的羅馬執政官西庇阿在戰鬥中身負重傷,不得不放棄在這裏決戰的打算,撤退至特雷比亞河(Trebia)對岸,並 在Placentia 紮營等待與援軍會合,等待第二支羅馬軍隊的到來支援。

 

羅馬在這場小規模交鋒中的失敗,加速了當 地高盧人的叛變,不久之後整個義大利北部的部落便全部倒向迦太基陣營。高盧與利古里亞(Liguria)傭兵的加入使漢尼拔的軍隊得以補充回40,000 人的全盛狀態。

 

在提契諾之役前,羅馬元老院早已傳令駐軍 西西里島(Sicily)的執政官朗戈斯(Sempronius Longus)率軍趕回北方與西庇阿會合,聯合對付漢尼拔。漢尼拔在經過巧妙的行軍之後,將其陣營移至朗戈斯援軍必行之路上,阻斷羅馬軍會合的計畫。但在 他隨後攻打鄰近的 Clastidium,獲得大量的軍糧時,朗戈斯趁機繞過迦太基軍,成功的與西庇阿會師。

 

在羅馬兩支部隊匯合後,漢尼拔不斷派騎兵 騷擾羅馬軍營。在12月的一個惡劣的下雪天,羅馬指揮官,執政官朗戈斯忍不住漢尼拔的騷擾策略,不聽同僚西庇阿的勸止,下令全軍出擊。漢尼拔偽裝不敵逃 跑,朗戈斯令4萬名軍團戰士在尚未吃早飯的清晨,離開軍營,渡過正漲水的特雷比亞河追擊漢尼拔。結果,卻在迷迷蒙蒙的晨霧中,陷入早已埋伏在蘆葦地的漢尼 拔軍隊的包圍圈內,遭到側翼和後面的伏兵的突然襲擊,潰不成軍,羅馬步兵一個接一個倒在迦太基騎兵的刀下,全軍只有四分之一的人逃了出來。

 

漢尼拔的勝利,使那些尚在徘徊觀望的高盧 部落紛紛投到他一邊,他的軍隊迅速擴大到5萬人。

 

就這樣,僅僅兩個月,漢尼拔就兩次大敗羅 馬軍隊,蹂躪了意大利的整個北部地區。令他感到不足的是,他所得到的支持並不像他所預期的那麼多。不過,他相信,現在他可以從意大利北部這一新基地南下煽 動羅馬的意大利同盟反叛羅馬了。

 

(待續)


漢尼拔 血戰 古羅馬 初戰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94

漢尼拔血戰古羅馬(二)--特拉西梅諾湖之戰 CUP

http://hk.myblog.yahoo.com/Chui-Cup/article?mid=34797

 

羅馬人在特雷比亞河戰敗後 (The battle of the Trebia),又驚訝又沮喪。帶兵的執政官朗戈斯和西庇阿均被撤職,羅馬元老院選塞爾維尼(Gnaeus Servilius)代替西庇阿、弗拉米尼(Gaius Flaminius)則接掌朗戈斯的軍隊,並加多四個軍團的新力軍由他們二人帶領。

 

為了防止漢尼拔南下,羅馬人選擇放棄波河一帶的平原地區,因為那種地形和漢尼拔的騎兵交鋒大為不利。他們把主要防線設在亞平寧山脈(Apenines) 的南簏。

 

從 波河南下有兩條主要路線:一條是東進,經阿里密儂,沿弗拉米尼大道翻越亞平寧山脈;另外一條是從克拉斯提丁西面的河谷翻越亞平寧山脈,經貞奴亞,沿第勒尼 安海岸南下。為了防止漢尼拔的南下,塞爾維尼統兩個軍團駐紮在東部要地阿里密儂,負責防守弗拉米尼大道和安布里亞。弗拉米尼指揮另外兩個軍團屯兵阿雷佐 (Arretium),防守凱西亞大道和盧卡到阿雷佐一線。 

漢 尼拔早就知道了羅馬人的計算和佈局,為了不讓羅馬知道自己的行動方向,他將準備過冬的營地設在了波倫亞城,不左不右不東不西,令人無法猜測其真正動機。漢 尼拔在整個冬天都在密切地關注著羅馬的政局和意大利半島的局勢。當執政官選舉剛一結束,他就知道了兩個羅馬執政官的名字,以及他們的兵力和駐紮地。同時漢尼拔立刻對他們的出身、經歷、和性格進行了多方面的調查和研究,也對翻越亞平寧山脈的道路和環境進行了周密的調查和偵測。漢尼拔也知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道理。 

 

各 方面的調查結果來看,羅馬軍兵分兩路,正是各個擊破的好時機。防守東線的塞爾維尼位於亞平寧山脈北簏的阿里密儂城,扼守著通往羅馬的大道。這條路是從北意 南下的最平整的路線,加上有羅馬人修建的高速公路,移動起來十分便利。阿里密儂附近的住民是山地民族安布里亞,他們為羅馬同盟提供極為有限的兵力,不過一 萬人。對漢尼拔來說,東進作戰對羅馬所能造成的震 動效果實在有限,達不到分解羅馬同盟的目的。相反,西線的羅馬軍防守著伊托魯里亞地區,那裡是經濟文化都十分發達的地方。羅馬人的許多文化都是從他們那裏 學來的,他們可以向羅馬提供約五萬人的兵力。不僅如此,漢尼拔認為伊托魯里亞人因長期受到羅馬的壓制,有叛離羅馬同盟的動機,只是他們還需要外力的推動。對漢尼拔來說更為幸運的是,駐守西線的執政官是性格比較激進的弗拉米尼,應該是個容易上鉤中計的人物。於是漢尼拔就選擇他作為自己的第一個打擊的對象。 

 

 

西元前217年四月,亞平寧山路上的積雪期剛剛消融,漢尼拔就全軍出動。漢尼拔不走左又不走右,卻再一次走一條令人意想不到的路線--引軍走羅馬人和高盧人都不重視的中路(因為那裏地勢實在太危險,實在不會人敢領軍試圖通過),直入亞平寧山脈。漢尼拔引軍通過亞諾河口(Arno)地勢嚴峻的沼澤區,在初春之際山上積雪初融,大量洪水流入亞諾河區,漢尼拔軍不眠不休在洪水中四日三夜的行軍,誇過亞平寧山脈,渡過亞諾河,在這個過程中,漢尼拔右眼因沼澤的毒氣引致發炎而失明,他的軍士亦大有折損,僅有的戰象也都失去,但他最終都成功引軍走出洪區。

 

 

弗拉米尼十分震驚,他正等待洪水退卻後進軍盧卡,沒想到漢尼拔竟然繞過防線在洪區的東面出現。於是派急使向同僚塞爾維尼求援,希望合兵一處,圍殲漢尼拔。

 

弗拉米尼因為認定已方不是漢尼拔騎兵的對 手,採取堅守戰略,駐兵死守Arretium。漢尼拔為了引誘弗拉米尼出戰,一路向東南進軍,刻意四處殺人放火,破壞周遭的農田莊園,並以此向羅馬的意大 利的盟邦顯示羅馬沒有保護他們的能力,以期瓦解他們與羅馬的聯盟。但結果弗拉米尼仍然鐵石心腸不為所動。

 

 

時,漢尼拔已經將附近的地形全部調查清楚,見弗拉米尼依舊沒有出戰的意思,便突然揮兵南下,放下弗拉米尼不管,直奔科托那而去,科托那城是通往羅馬的交通要道。漢尼拔的行動將弗拉米尼與羅馬的聯繫切斷了,而且也阻斷了塞爾維尼前來救援的道路,使羅馬兩軍無法合流。

 

漢尼拔這一著終於令弗拉米尼再也無法忍耐。弗拉米尼總不能讓漢尼拔通行無阻的直落羅馬,而令到自己像個窩囊一樣,設立的防線完全無法阻攔敵人。弗拉米尼引兵出城,但又害怕和漢尼拔正面交鋒,只在後面跟著漢尼拔,期望塞爾維尼的緩兵可以及時趕到。

 

漢尼拔見弗拉米尼帶領全軍出了城,也不去理會,只是一直向東南方向行進。幾天後的傍晚,漢尼拔軍抵達了特拉西梅諾湖畔 (Lake Trasimene),然後沿著北岸向東揚長而去。這特拉西梅諾湖是意大利中部最大的湖,在北岸和東岸有一條狹長的平地夾在湖水和丘陵之間,通往培魯西亞城的道路沿著這條平地向東伸展。漢尼拔早就將這裡的地形瞭解清楚,故意在傍晚才進入這個平地。進入湖畔地區的漢尼拔沒有浪費時間,立刻就命全軍分散埋伏在沿岸長滿林木的丘陵上過夜,嚴令不得生火點燈,不得有聲響。漢尼拔在這裡設下了一個巨大的陷阱,等待羅馬軍自投羅網。 

 

當弗拉米尼的羅馬軍追到這處時,已完全天黑。弗拉米尼見前面的路徑狹窄,又絲毫不見任何燈火和動靜,就認為漢尼拔已經走到湖東過夜,便命令全軍在丘陵地帶的外面扎營休息,等待天亮。這一切都在漢尼拔的計算之中。

 

弗拉米尼擔心漢尼拔走遠,翌日清晨已急不及待督促全軍追趕。這時特拉西梅諾湖一帶濃罩晨霧,視野不清。弗拉米尼一心以為漢尼拔已走出湖區,也不做任何偵察和警戒,全軍將士排著隊伍,一窩蜂的趕路。

 

 

當 時霧很大,羅馬軍的首尾無法相望。當羅馬軍進入湖邊的狹長地帶時,羅馬軍的前部受到漢尼拔的部隊伏擊。正在殺得人喊馬嘶的時候,羅馬軍的後隊只聽見聲音, 不知發生何事,正自猶疑亂作一團。在這個時候羅馬軍的整個列隊的左側被標槍、羽箭、落石等猛烈攻擊,弗拉米尼只知道被敵軍伏擊,但卻搞不清楚敵軍人數,也 弄不清敵人的位置,於是急忙下令後撤。命令還未傳達之際,後隊已經受到漢尼拔精銳的騎兵猛烈突襲,頃刻之間,弗拉米尼帶領的兩個羅馬軍團,完全陷入了漢尼 拔的包圍之中。

 

漢 尼拔的包圍實在是極之高明,他先用自己從西班牙和北非帶來的精銳重裝兵,佔據羅馬兵前部進軍必經的小坡,高居臨下阻擋羅馬兵前進的方向;然後在羅馬兵左側 的丘陵上設伏輕裝兵、弓箭手、投石兵和高盧士兵,對羅馬軍側翼長距離攻擊;最後在後方用機動性最強的努米底亞騎兵**把陷阱的生路封死。

 

由於弗拉米尼軍視野完全被霧遮住,完全無法組織有效的防守,甚至連軍士的隊形也無法保住,只能各自胡亂衝殺。羅馬兵三面被圍,一面臨湖,無處藏身,只能任由漢尼拔軍宰割。戰鬥了(應該叫做屠殺或許更貼切)只有三個小時,太陽驅散了晨霧,戰場上只剩屍橫遍野的地獄景象。

 

二 萬五千羅馬兵包括弗拉米尼戰死;前軍有六千人奮死突圍成功,逃到東面一個小丘,最後被漢尼拔的騎兵追上包圍,全數俘擄。能夠避過箭雨落石跳水逃回羅馬的, 只有千餘人。漢尼拔那一方只損失二千人,大部份戰死的都是高盧人,自己帶來的精兵幾乎絲毫無損。就是這樣,漢尼拔把羅馬常備兵力的一半,就此徹底殲滅。

 

為了離間羅馬人和它的同盟之間的關係,漢尼拔下令給被俘的羅馬士兵全都帶上枷鎖,而把無羅馬公民權的其他意大利人無條件地,不收取任何贖金,全部釋放。

 

特拉西美諾湖的勝利為漢尼拔進攻羅馬城創造了條件,通往羅馬的道路已再沒任何防線,他可以輕而易舉地就攻到羅馬城前。

 

(待續)

 

----------

**努米底亞騎兵(Numidian Cavalry)--努米底亞(西元前202年至西元前46是一個古羅馬時期柏柏爾人王國,如今這一國家已經消亡。其領土大約相當於現今的阿爾及利亞東北以及突尼西亞的一部分(皆位於北非)。當時以出產精銳騎兵聞名。名

 

漢尼拔

就是以努米底亞騎兵打下早期多場戰爭的勝利,後來也因努米底亞騎兵投向羅馬而戰敗。

 

 

 勞米底亞輕騎兵


漢尼拔 血戰 古羅馬 特拉西 特拉 梅諾 湖之 之戰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56

漢尼拔血戰古羅馬(三)--坎尼會戰 CUP

http://hk.myblog.yahoo.com/Chui-Cup/article?mid=36382

 

在特拉西梅諾湖之戰後,漢尼拔的軍隊令羅馬人喪膽,繼任的羅馬帶兵的執政官和統帥再也不敢正面和漢尼拔交鋒。

 

但話雖如此,漢尼拔的勝利卻沒有令到任何 一個意大利中部的城市向他倒戈,這令漢尼拔極之失望。他放棄直取羅馬,因為始終他深入敵人腹地,若果貿然攻堅,會四面受敵犯孤立之險。於是他繞過羅馬,到 南面去尋求聯盟者。他進軍佔據坎尼(Cannae)、亞得里亞海岸,取得糧食和騎兵所需的馬匹,並通常港口希望和迦太基本部取得聯系,並在那裏休整士兵和 訓練新加入的高盧士兵。

 

在羅馬這個危急的時候,元老院選出新的獨栽官領軍對抗漢尼拔,他就是出使向漢尼拔宣戰的費邊‧馬克西穆斯。

 

費邊是一個穩健而精明老練的政治家和軍事 家,他受命之後,率領四個軍團追趕漢尼拔。他趕上漢尼拔的軍隊後,採取拖延戰略,只是不斷在後拖延和騷擾漢尼拔的軍隊,使其疲於奔命。由於漢尼拔的騎兵實 在太強,正面交鋒極難取勝。羅馬人在本土作戰,在人員和資源的補給較為方便,反之漢尼拔深入敵土,不利久戰,若然羅馬人能使漢尼拔欲戰不能、卻勝不成,再 戰下去有機會能把漢尼拔拖垮。

 

可是費邊這個策略也負出了沉重的代價,漢 尼拔的軍隊在意大利境內任意馳騁,不斷破壞和洗劫大量農地和莊園,令羅馬人民極度不滿。於是費邊在六個月任期期滿後,元老院選出兩位新的執政 官:Lucius Aemilius Paullus(帕魯斯)和Gaius Terentius Varro(發羅)。社會輿論和元老院敦促兩個執政官迅速領兵和漢尼拔決戰。

 

帕魯斯曾經帶兵在第二次伊利里亞戰爭取得勝利,具備實戰經驗,為人穩重。發羅則是富家商人之子,重來沒有帶兵上戰場的經驗。發羅為人較為激進,主取投入優勢兵力與漢尼拔決戰,得到羅馬市民的支持。

 

羅馬的兩位執政官為了迎擊漢尼拔,親率大軍向南行軍。經過兩天,於奧非都斯河左側找到漢尼拔的蹤跡,並在距離其六英裡外紮營。平常兩位執政官會分別指揮其所屬部隊,但這次因兩部軍隊合一,所以因應羅馬法律的要求,兩位執政官在日間輪流作出指揮。

 

執政官發羅首次帶兵上陣,就要戰勝漢尼拔。當羅馬軍隊向坎尼逼近時,漢尼拔派出一小隊軍隊伏擊羅馬軍隊。發羅成功抵擋了其的進攻並繼續向坎尼進軍。

 

另一位執政官帕魯斯則不同於發羅,其心思慎密並且步步為營,而且其知道即使羅馬軍隊在數量上佔有優勢,但與漢尼拔在平原上對戰是極不智的。

此 想法絕對正確,因為漢尼拔具有騎兵的優勢(不論是質量或數量上)。儘管有著這些顧慮,帕魯斯認為在取得初捷後退兵為不明智的,於是將三分之二的兵力駐紮在 奧非都斯河東側,並指令餘下的軍隊渡河,在北岸離迦太基軍營更近的一個高地上設下第二個軍營,此軍營設立的目的在於搶奪糧草並且騷擾敵軍。

兩軍於這個位置對峙兩天。

 

公元前216年8月1日,漢尼拔向發羅挑 戰,相約於明天正式交戰。發羅拒絕了,當其要求被拒絕後,漢尼拔意識到奧非都斯河對羅馬軍隊的重要性,於是派出騎兵向正在河邊取水的羅馬士兵進行騷擾。發 羅因此被激怒,於次日,即8月2日,集合南北兩營大軍,在與漢尼拔軍營隔岸相望處佈下戰陣,向漢尼拔挑戰,要與其決一死戰。

兩位執政官共有7萬名步兵、2,400名羅馬騎兵與4,000名同盟騎兵(在會戰裡上陣的),並在兩個軍營留守2,600名重裝步兵與7400名輕裝步兵(合計1萬名步兵),羅馬在戰場上的總兵力達至86,400人。

而迦太基大約30,000名重裝步兵、6000名輕騎兵與8000名努米底亞騎兵包括主戰場上的兵力與分隊兵力。

 

當時傳統的陣形是步兵在中間,騎兵置兩翼。羅馬人依照此法擺陣,但選擇加厚中軍的縱深而不是加寬其戰線寬度,希望以此迅速擊潰漢尼拔的中軍。而發羅知道漢尼拔此前兩仗均以詭計與花招取勝,所以其主動尋求發動戰役,以防再次中伏。

 

漢尼拔為了應付羅馬軍的優勢兵力,選擇了不同於傳統的陣形,其將最低質素的的高盧新兵放於中軍,搭配經驗豐富西班牙重裝步兵,而驍勇善戰的非洲重裝步兵則分列兩邊。將中軍列成半月形,突面向著敵人。而兩翼則分置努米底亞騎兵。

 

戰鬥一開始,羅馬步兵發動猛攻,漢尼拔中軍的步兵抵擋不住而後撤,半月形的戰陣由突面向著敵人最後變成凹面包著敵人(下圖)。

 

 

羅馬步兵一直挺進,變成兩側匯合中間前進,愈是向前,愈是楔人敵人的隊伍,縱隊愈加兩側向內收縮而變長,正好成為漢尼拔兩側精銳非洲重裝兵部隊橫攻的目標。

 

羅馬軍很快就由主動出擊變成被動抵抗,隨 後羅馬兩翼的騎兵被實力大優的迦太基騎兵迅速擊潰。然後迦太基騎兵掉頭沖擊羅馬步兵的後面。結果羅馬兵完全陷入漢尼拔軍隊的包圍,軍士在中間擠作一團,毫 無抵抗之力,只能淪為漢尼拔軍隊屠殺的對象。戰況變成一面倒,到夜幕低垂之時,羅馬軍幾乎全軍覆沒,54,000人陣亡,18,000人被俘,執政官、元 老、貴族、成千上萬羅馬最優秀的市民都倒在血泊之中。

 

 

蓄勢待發的努米底亞騎兵

 

 

這是羅馬人那麼多場戰爭以來死傷最慘重的戰役,羅馬城家家戶戶都陷入痛失親人的悲痛。作為羅馬騎士職業象徵的金戒指,漢尼拔就收集了一大個木桶,遣人送回迦太基。漢尼拔在這場戰爭只損失了6,000人。

這場戰爭成為歷史少數包圍多數殲敵的光輝範例,至今少軍事學校仍然以這場戰役為重點研究課題。

(待續)


漢尼拔 血戰 古羅馬 坎尼 會戰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5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