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九十後碩士男創環保滅蟲新招式

2016-09-15  NM

當寨卡病毒殺入了新加坡,中招個案突破300宗時,香港也不見得能獨善其身,上星期本港再有一宗登革熱確診個案,令人重新關注蚊患問題。「其實寨卡離我哋愈嚟愈近。」廿六歲的鄭國鏗(Henry)認真地道出,屬九十後的他年紀雖輕,但原來已碩士畢業,唸的正是環保政策。他於去年夥拍老友鄺耀宗(Woody)創立了「觀林蟲害」,應用美國的綜合蟲害管理(IPM)方式對付蛇蟲鼠蟻。

二人在去年成立公司,在開業初期因「後生就是原罪」而受盡質疑,最差時一個月只有數千元的盈利。也曾經被嚇人的個案嚇得一身汗。「當時我一做焗霧就逼到啲蟑螂出晒嚟,嗰刻有差不多八十多隻,講緊嘅係五百多呎嘅單位。」日子過去,見蟲多過見人的他們漸漸儲落一班熟客,說到底專業及細心是絕對可打破別人對這年輕一代的標籤。

價錢公道行「暖男」路線

九十後常被社會標籤為唔捱得又態度差,但偏偏兩位老闆卻以細心有禮成功「入屋」。客人劉太指不少滅蟲公司收到電話留言後卻沒有回電,感覺像在等運到,而致電Henry後他很快就回電,並問及種種問題如木蝨出現了多久,家中有沒有工人等,感覺受到重視。「問有冇工人嘅原因係推算木蝨會唔會係由佢哋嘅中轉站帶嚟。」他解釋蝨類通常也是由街外引進室內,而高危物品包括旅行皮喼。滅蝨主要分四個步驟,先檢查後以蒸氣機高溫消毒,再噴藥落粉。「其實蝨子受高溫六十度就會死,而蒸氣機高達百幾度可以滅埋菌。」眼見滿頭是汗的Henry熱得保護眼罩上出現了一層霧氣,但仍然穩戴頭燈,拿起工具細心檢查蝨子出現的行跡,真的極考心神及專注力。他們收費主要按場地大小及嚴重程度而釐定,Henry指會到現場檢查後才會確定費用實數。不願上鏡的客人劉生指,在四至五間滅蟲公司格價後決定選用二千五百元一次的「觀林蟲害」,更指收過最貴的報價是二萬元。「貴都唔緊要,有公司話『上嚟做唔係問題,但我唔包搞掂o架!』聽到都幾反感。」被木蝨困擾長達四個月的劉生說。Henry指滅蝨須按次數收費,但若三次後仍未能杜絕,往後就會提供免費服務,直至一一把牠們消滅為止。「我哋做嘅係杜絕蟲患而唔係單純滅咗就算。」另外,他們也會為杜白蟻的客人提供一年保養。

內地的太毒貴也堅持用外國藥

「有某啲係內地製造,更有啲係無出產地及成分。」常在街邊的路邊攤檔買到只需十元八塊的滅蟲藥,原來平得如此貼地是有原因。「內地嘅太毒未必係好事。」Woody解釋若家中有小孩及寵物的話,使用這些會有一定危險性,沒必要用太毒的藥劑。他指店內選購的多數是歐美進口的大廠藥,例如是德國或美國。「有啲可能貴至二、三千元,但就全部受認可,始終安全係最緊要。」學士及碩士也同樣唸環保政策的Henry指,當初決定入行正因希望以較環保的方式滅蟲。「例如我哋用蚊砂去滅蚊,而唔係用屬石油副產品嘅蚊油,氣味較細亦較環保。」而他們選用的美國綜合蟲害管理(IPM)方式,當中生物、物理、環境及化學的原理,最希望達到的是避免不必要使用化學物,就如店名叫「觀林蟲害」,關注的是整個樹林、宏觀的大環境。

找出蟻后像收服「啟暴龍」興奮

而當夏天人人熱得叫苦連天之時,各類蛇蟲鼠蟻卻在暗處歡呼,當中白蟻更會搞到人家無寧日。滅木蝨後的翌日,二人再次出動到一個舊式屋邨單位中滅白蟻。「一直都無發現,直到有次屋企突然停電有人上嚟檢查,先發現連電線都被蛀爛晒。」單位負責人無奈地道出。幸運地,兩人檢查不久後就在千瘡百孔的蟻路下極速攻破了主巢,在客廳的組合櫃中尋得大約有兩個蟻巢之大的白蟻基地,而櫃內的木早就被蛀成空心,情況極為嚴重。當記者與屋主同被成千上萬、極密集的白蟻群嚇得要定一定驚時,二人卻氣定神閒地安置好珊瑚狀的蟻巢,專注地找蟻后。白蟻是女人當家,旗下有無數隻士兵蟻及工人蟻負責覓食及照顧初生蟻,而她則不停生育以建立強大王國。「蟻后一般比其他白蟻大約三倍,佢通常都唔郁,出入就要兵蟻們搬抬,過住正宗嘅貴妃生活。」Henry一邊逐少地切開蟻巢,一邊解釋。而要真正地杜絕白蟻,打倒蟻后是唯一方法。面對此情此景,二人分享開業初期曾被數百隻蟑螂一同出現的情景嚇到,但原來最難搞的並非蟑螂及白蟻,而是極聰明的老鼠。「老鼠有三個月記憶,所以捉到通常係啱啱出生嘅細老鼠,而大嘅中過伏就唔會再上當。」此話未完,Henry就突然高呼找到蟻后,當大家以為他會手起刀落把牠殺掉,他卻是小心翼翼地把蟻后放進膠箱,說要帶回家研究。萬萬猜不到在工作時已經要日見夜見蟲蟻的Henry在家中也收藏了不同的蚊蟲。「我哋仲係初始階段,主要研究佢哋嘅生命周期,例如喺唔同時期嘅生產率有幾多。」他雙眼發光地說,可見活捉到蟻后絕對拍得住收服「啟暴龍」那麼興奮。

兄弟檔齊上齊落捱出頭

Henry與Woody是中學同學,當年中五更巧合地一同留班,名副其實地「齊上齊落」。大學期間大家雖進了不同學科,但唸的同是城大,在同一屋簷下上學。有相關工作經驗的Henry主力落場與蟲蟻交戰,在他背後的Woody也不見得輕鬆,運用他的商科背景及人脈幫助推廣,更成功把「觀林蟲害」之名推上搜尋器的上方,以令更多人留意到他們。在開業初期常因年紀輕而受盡質疑,淡季時一個月只得數千元盈利。「嗰陣有杜白蟻的客人一見面就不停問我哋幾多歲做咗幾多年,又急急要我哋卡片,表現得好緊張。」用行動去證明自己是最實際,一年過去,他們成功儲落一班熟客。「現時有七成係住宅客戶,兩成係商業客戶,例如餐廳及寫字樓,係定期嘅滅蟲工作,剩下就係物業管理公司。」Henry指最早六時多就坐頭班車出發,有時做到夜晚點幾兩點才走,一星期七日不停不休,連女友也見少了。「忙就一定忙,但有得忙好過無得忙。」他抹着汗笑說,看來社會要為這班年輕人下新的定義了。

開業資料(04/15)

租金*:$22,500器材:$65,000裝修:$12,000宣傳:$4,500商業登記及成立公司:$5,500總投資:$109,500*兩按一上

營業資料(08/16)

營業額:$45,000租金(與其他公司合租):$6,500 室內裝修:$9,600藥物及雜費:$4,000薪金#:$12,500盈利:$12,400# 3名兼職共$9,000,一名實習生$3,500

撰文:黃綺敏攝影:關永浩攝錄:廖健昌ed_bn@nextdigital.com.hk

九十 十後 碩士 男創 環保 滅蟲 招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633

【動畫●滅蟲有計】點分卜泥同蚊滋? 熱風筒吹+滾水灌渠殺牠死

1 : GS(14)@2017-05-13 02:04:54

用熱風筒吹書本殺死霉菌,沒有霉菌,卜泥自然生存不了。



夏天不但為大地帶來雨水,還帶來很多昆蟲,而家居最常見的昆蟲──卜泥和蚊滋,外形相似,但其實是兩種不同昆蟲。灰白色的卜泥又名書蝨,在潮濕環境生長,體形很小約長2毫米,除出現在舊書本,還會佈滿在潮濕的牆壁、衣櫃上,牠們一般靠進食依附牆身的霉菌生存。家居盆栽、腐爛植物或發霉生果通常會惹來蚊滋,蚊滋體形約2至3毫米,比起卜泥大一點,分別之處在於蚊滋會飛。



它們兩者同屬滋擾性昆蟲,不會咬人,但卻很擾人,而且數量驚人。想消滅牠們的話,方法其實很簡單,不用殺蟲劑,只用一些家居用品就可以了。衣櫃、牆身、書本多卜泥的話,最好用熱風筒吹,高溫能殺死霉菌,沒有霉菌,牠們自然生存不了,此外,亦可用吸塵機先吸走霉菌,再用除霉劑抹一下牆身。至於消滅蚊滋的方法更簡單,可DIY一杯糖水或鹼水,蚊滋容易被吸引下去。蟲害控制從業員協會梁廣源會長表示,紙皮箱、報紙等吸濕物品其實都是昆蟲滋生的源頭,最重要還是保持屋內環境乾燥,所以無用的東西就快點清理掉吧。記者:莊芷君攝影:周旭文、黃子偉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蚊滋體形約2至3毫米長,比起卜泥大一點。

卜泥又名書蝨,在潮濕環境生長,約長2毫米。

卜泥經常出現在舊書本,牠們靠進食霉菌維生。


蟲害控制從業員協會梁廣源會長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511/20017198
動畫 滅蟲 有計 點分 分蔔 蔔泥 泥同 同蚊 蚊滋 風筒 滾水 灌渠 殺牠 牠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76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