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秋前算賬 清剿曾蔭權利益集團

2012-6-7  NM

六月剛至,整個香港瀰漫著一股「反曾」怨氣。 審計署及前首席大法官為首的獨立委員會同日發表報告,揭露特首曾蔭權外訪時的奢侈行徑。煲呔任期最後廿多日,慘變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嗌落台。其實由今年二月 開始,特首戰已臻白熱化階段,連環炸彈已直投煲呔,無非為質低其民望,好為未來特首梁振英鋪下康莊大道,讓他以君臨天下姿態登場。 煲呔將以超低民望在七月下台;巧合地,港澳兩地高調進行拘捕調查,盤踞香港多年、以曾蔭權為首的既得利益權貴集團將陸續被瓦解。



自 今年初,梁振英當選特首的呼聲日高,曾蔭權的醜聞便一直未停過。三月廿五日,塵埃落定,梁振英將在七一登基,曾蔭權開始踏上末路。 「佢(曾蔭權)會唔會牽涉公職人員行為不當就未知,但肯定佢唔似董建華咁,離任後仲有政協副主席呢個銜頭。」臭屎越揭越臭,中方人士已篤定曾蔭權無運行。 與曾蔭權相識多年的時事評論員李鵬飛慨嘆,曾蔭權是自招滅亡,「以前官銜細嘅時候,仲謙虛一啲,職位越高,人就唔同咗。又話自己幫香港戰鬥到最後一分一 秒,但其實去咗旅行。仲好招積同記者講:『七一前我話事。』」飛哥更說:「佢(曾蔭權)咁嘅態度遲早都會出事。當日董生係腳痛下台,但都至少被香港人尊 重。」 由年初開始,先被傳媒揭發他向老友、深圳東海集團老闆黃楚標,以二百五十萬元租住三年深圳東海花園六千呎頂樓物業,聲稱作退休之用,但該單位時值五千多萬 元,懷疑涉及延後利益。事後他公開道歉,並宣佈放棄租住。四月,他又被揭發在出訪期間,入住每晚房租五萬二港幣的豪華酒店總統套房,惹來全民怒吼,審計署 立即介入調查。 還未計在此期間,他被傳媒踢爆與妻接受富豪款待,先後乘搭重慶富商張松橋私人飛機去泰國布吉玩、與賭王四太梁安琪坐私人飛機去日本賞紅葉、跟華人置業的劉 鑾鴻、星島集團主席何柱國坐遊艇往賭廳欣賞歌舞。月前,曾蔭權為息民憤,委任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成立三人獨立委員會,就特首收受利益進行研究。

報告同日出籠
上 週四,兩份報告同日出籠,全城狂轟曾蔭權貪得無厭。政府中人透露,政府內部早已為這事作出應變措施,「審計署嗰日話有報告要出,政府即刻安排李國能嗰邊都 同日公佈,無非就係為咗唔好俾有關曾蔭權嘅負面新聞再分開兩日報導,有咩一次過講曬。第二日要道歉都安排咗,橫掂佢都唔係第一次道歉,希望將市民的怨憤盡 快降溫。」 報告推出翌日早上,曾蔭權向公眾道歉,承認外訪豪花公帑及接受富豪款待的事,是「個人處事不當」,然後,他緊閉雙唇靜默十四秒企圖谷眼淚,最終不果,掉頭 返回辦公室。 「喺呢件事上當奴係唔會有事,因為審計署嘅報告鬧得再狠都好,已經講明咗,當奴入住總統套房,雖然係貴得離譜,但無犯法。而李國能個委員會亦都講明日後特 首收受利益時要點樣做,又話建議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規管特首收受利益。呢件事預咗會俾市民炒作,但唔代表佢犯罪。」政府消息人士說。


然 而,特首辦預計不到民怨如此沸騰。泛民廿三位立法會議員聯署,提出彈劾曾蔭權。連工聯會陳婉嫻也認為曾蔭權應該要辭職。教育評議會要求他不要出席行政長官 卓越教學獎頒獎禮,以免有辱教育界尊嚴。 曾經,曾蔭權在○五年六月以超高民望七十二點三分上任特首,如今,最新的港大民意研究調查顯示,他的民望已經低至四十三點一分。特首民望高開低收,似乎是 兩屆特首的下場。九七年董建華上任時,民望有六十四點五分,至○五年三月腳痛下台,只剩四十七點九分。 反觀候任特首梁振英,他的民望一直徘徊於五十多分,在此消彼長下,梁振英登位時,民望必定比下台的曾蔭權高。 曾蔭權將黯然下台,為官四十五年,在其背後的利益集團亦將陸續被清算。唐英年爭選特首一役,利益集團名單似乎亦浮面。「由港英時代一直盤踞香港政治及商界 命脈的權貴,一直穩佔重要地位,唐英年係呢班權貴嘅一隻棋子,以曾蔭權為首,政商界有許仕仁、李國寶、大劉及新鴻基郭氏兄弟,當日最出力幫唐英年。如果要 徹底瓦解唐營,必須要先徹底清除佢背後嘅一班勢力。先由曾蔭權開始,佢豪飲豪食固然唔係死罪,但廉署早已就佢低價租住黃楚標東海花園件事開file,唔排 除係佢卸任後,就採取更深入調查。」中方人士透露。

貪曾之路
1967年 加入港英政府,任職二級行政主任。 1982年 出任沙田政務專員。 1995年 獲委任為首位華人財政司。 1997年 出任香港特別行政區首任財政司司長。


2001年 出任政務司司長,接替退休的陳方安生。 2003年 領導「全城清潔策劃小組」,被外界譏諷是「掃街大隊長」。 2005年3月 盛傳將接替董建華出任特首。 2005年6月 挾674個選委提名,自動當選為行政長官。 2007年3月 以649票連任特首。 2009年10月 與妻乘搭賭王四太梁安琪的私人飛機暢遊日本賞紅葉。 2012年2月9日 乘搭「重慶富商」張松橋私人飛機遊布吉。 2012年2月18日 與妻到澳門賭場春茗及遊艇豪華遊。 2012年2月23日 被揭發以極低租金退休後租住黃楚標 東海花園六千呎豪宅。 2012年4月24日 被踢爆公幹巴西時,入住五萬二千元總統套房。

清算大行動
唐英年為前中央領導人江澤民的世姪,一直獲港澳辦主任廖暉力 捧,早於○二年加入政府成為工商及科技局局長時,已被盛傳為第三任特首。去年辭退政務司司長職務,全心投入特首選舉,他參選,一直獲得曾蔭權明撐。 唐英年由宣佈參選起,醜聞一直不絕於耳,今年二月被揭發九龍塘約道唐家大宅非法僭建二千二百五十呎地牢,事件並沒有因他落選特首選舉而完結,四月十日廉政 公署採取行動,帶走當日唐宮的一名室內設計師助查;不但唐英年一人遭殃,唐太郭妤淺的外家廠房亦被人報料踢爆僭建。 「我外家(意指郭妤淺的娘家)幾十年嘅廠之前搭落嗰啲鐵皮屋,又或者係我屋企嘅僭建要由屋宇署(及廉署)調查,各式各樣嘅嘢呢,俾人哋依家個觀感係唔好 㗎,即係俾人哋覺得秋後算賬係做緊。」唐英年在五月外遊回港,接受鄭經翰電台訪問時,便如此坦言。 煲呔老友、人稱肥龍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與曾蔭權及唐英年友好。他○○年離開政府後,任積金局行政總監,後來擔任新鴻基顧問。○五年再次擔任政務司司 長。許仕仁重返政府前,被人踢爆曾現身新地搞的西九計劃飯局。新鴻基郭氏三兄弟反目,曾蔭權與許仕仁又當和事老,在當中斡旋調停。 唐英年辭職準備參選特首時,肥龍早期曾為唐籌謀,後來以身體欠佳,退出助選。一名熟悉許仕仁的前官員透露,「大約十一月左右,肥龍知道自己被廉署查緊,佢 有糖尿病又有血壓高,唔嚇得,為免連累唐英年,佢決定唔再插手。」

2012年2月13日唐英年
九龍塘約道七號物業被揭發有僭建地庫,廉署介入調查。 唐英年競選特首期間,被傳媒揭發其九龍塘大宅涉僭建,引來傳媒連日追訪,唐的民望自此直線插水。

2012年3月29日許仕仁及新鴻基郭氏兄弟
許仕仁與新地郭炳江、郭炳聯,被廉政公署拘捕候查。 許仕仁在特首選舉後四日被廉署拘捕,成為該署成立以來拘捕的最高級前官員。

肥龍周身蟻
今年三月廿九日,亦即特首選舉 後四日,廉署突然採取拘捕行動,許仕仁成為廉政公署成立以來拘捕的官階最高前官員。消息指,他與新鴻基地產聯席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聯,懷疑觸犯防止賄賂條 例,以及有人於任職政府期間,向外披露政府內部機密消息。據悉,許仕仁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涉嫌收受利益,當中包括免租入住新地旗下跑馬地禮頓山豪宅單 位,又有傳許曾多次收取巨款,合共近二千萬港元,又在○七年曾獲兩間銀行分別批出兩筆無抵押透支,合共七千萬港元。廉署暫未正式起訴任何人。 肥龍周身蟻,廉署消息指︰「有人最近已講明,寧願死都唔要坐監,如果要佢坐監,隨時會同廉署爆大鑊,到時仲多人被捕。」 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同樣與曾、唐友好,兒子李民橋在新加坡結婚,曾蔭權偕妻直飛當地參加婚宴,全場拿著相機四圍拍,還被人揶揄是大會攝影師。○七年曾蔭權 參選特首,李國寶是競選辦經理,今年唐英年參選特首,李國寶冧莊再做。 巧合地選舉完結,李國寶迅即成為被狙擊的目標之一。他位於山頂白加道的豪宅懷疑僭建一千平方呎天台屋,屋宇署介入調查,但李國寶承諾會盡快清拆僭建物,屋 宇署停止檢控,但仍被傳媒追問是否放生權貴。 五月中,李國寶已公開宣佈不再續選立法會,覺得政治是「waste of time」(浪費時間),更心灰意冷說:「I wish I never entered.(我希望自己從未涉足過)」 數與曾蔭權關係密切的富豪,華人置業的劉鑾雄兄弟可說數一數二。曾蔭權今年被傳媒拍下與「細劉」劉鑾鴻同遊澳門,更被踢爆去年曾與細劉一同去參觀華置位於 澳門的新樓花「御海•南灣」。曾蔭權○七年爭取連任,大細劉合共捐款十五萬,今年唐英年參選特首,大劉兒子劉鳴煒成為競選辦公室副經理,每天傍住唐英年四 圍去。大劉還將旗下物業美國萬通大廈的一個單位給唐英年當競選辦公室。無論與唐英年抑或曾蔭權,都與劉氏兄弟非常稔熟。

2012年4月13日李國寶
被揭發位於山頂白加道嘅豪宅懷疑僭建約一千平方呎天台屋。 李國寶在上月宣佈無意連任立法會議員。(江永健攝)

2012年4月16日劉鑾雄
捲入歐文龍案。 官司纏身的劉鑾雄被拍得與紅顏知己呂麗君上月底現身北京,有傳他欲找北京官員從中斡旋,惜被拒見,無功而還。(《蘋果日報》圖片)

捲入歐文龍案
特 首選舉完結後,亦是劉鑾雄「巧合地」惹上官非之時。前澳門運輸工務司長歐文龍貪污案,進入第三階段審判。今年四月十六日突然披露華人置業主席劉鑾雄和香港 商人羅傑承涉案。案情指,歐文龍涉嫌收取二千萬元賄款,干預澳門機場對開五幅地皮的競投,讓羅傑承以Moon Ocean名義投得地皮,及後至○五年十月,華置附屬公司Groupluck將一張由大細劉簽發的二千萬元支票,經輾轉存入歐文龍名下空殼公司 Ecoline Property戶口。 華置亦分別於○五年及去年買入Moon Ocean全部股份,現時Moon Ocean已屬華置全資附屬公司。至於該五幅地皮,其中一幅已發展成華置旗下豪宅項目「御海•南灣」,其餘四幅仍在平整地盤階段。 「大劉一知道澳門出事,即刻飛咗去北京搵領導人。但全部食閉門羮無人肯見。佢自知喺澳門嗰三、四十億投資可能會化為烏有,但佢最介意嘅係會唔會陸續有 來。」一名與華置相熟的商界人士爆料。「今次上去,有人係兩手準備。一方面係求情,另一方面係如果軟唔得,就硬來。香港地產商喺好多省市都有投資,隨時爆 爆嚇,爆埋其他地方官員甚至中央官員都牽涉案中就大件事啦!」 另外,麗新系林建岳當日力挺唐英年,還找來天王巨星周星馳為唐英年的炮仗行動打開序幕。即使最近表面上已跟梁振英大和解,公開力挺他支持由許曉暉擔任文化 局局長,但據悉,澳門廉署人員仍繼續調查歐文龍的貪污案有否牽涉其他香港地產商,一日大劉案未完結,隨時會有更多港商被廉署請往飲咖啡,昔日在曾蔭權背後 的既得利益集團,將逐步面臨大清算。 ####


秋前 算賬 清剿 曾蔭權 利益 集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34

農業部門搶地盤 鹽業部門急清剿爭“鹽”奪利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3604

(勾犇/圖)

“飼料添加劑氯化鈉”清剿戰在全國多地上演,河南尤甚。被農業部門認定合法的添加劑,卻被鹽業部門查扣,甚至企業涉嫌刑責。在這兩個部門眼里,“鹽”詮釋成了在國標、法規規定里都不同的兩種物品。

部門爭利,背後是鹽業專賣暴利之下的企業迂回之策。企業奔走呼告數月,但氯化鈉是不是鹽,誰才有主管權,“我們依然在等答案”。

河南商人趙永亮把自己給舉報了。在40噸貨物被扣押後,他氣呼呼地拿起電話,直接打到了新鄉市鹽業管理局鹽政科科長的辦公室:“我這還有貨,你們要不要查?”

這批貨物,在農業畜牧部門的定義中,它叫“飼料添加劑氯化鈉”,而在鹽業部門看來,它應該叫“鹽”,屬於自己的專賣產品。

趙永亮是一名代理經銷商,在進貨之前,他反複確認這批飼料添加劑氯化鈉的合法性,甚至有來自農業部辦公廳的“尚方寶劍”。

這份已在飼料行業內廣為流傳的回函顯示,農業部經查核後確認,“(趙永亮代理的公司)其銷售的飼料級氯化鈉產品屬於飼料添加劑,並依法取得產品批準文號,可用於飼料生產”。飼料公司“采購使用該產品符合《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及相關規定”。

精心的準備,是針對鹽業專賣管理部門而來。在他之前,已經有很多商人因銷售“飼料添加劑氯化鈉”而被鹽業部門嚴懲。

為了消除最後的一點點風險,趙永亮甚至專門向河南省畜牧局請示。直到獲得“合法產品”的書面答複,他才擱下心頭的憂慮,決定大幹一場。

然而,生意還沒開張,他就被繳了械——40噸“飼料添加劑氯化鈉”還沒運進客戶的廠門,輝縣市鹽業管理局執法人員就圍了上來。

沒收並罰款近13萬元,連趙永亮自己賭氣舉報的0.5噸“飼料添加劑氯化鈉”,也被扣押。

這已非孤例,也非新鄉一地之私法。在飼料用鹽這一塊大蛋糕面前,農業、鹽業兩大部門已烽火連城,全國多地爭執不斷。作為飼料大省,河南爭鬥尤甚。

短兵相接,寸土不讓

沖突一開始就非常激烈。“氯化鈉是不是鹽”這個中學教科書里的科學小問題,答案正變得越發複雜。

應該是2014年6月1日,趙永亮回憶說,他帶著各種證件來到了當地一家規模不小的飼料企業推銷。但飼料公司負責人不太放心,他們先後叫來了輝縣畜牧局飼料辦的一位副主任和鹽業局一位副局長,當面詢問是否合法。

“誰在賣鹽?”鹽業局副局長一進門,就高聲質問。“我說我不是賣鹽,賣的是飼料添加劑氯化鈉,是飼料原料。”趙永亮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憶。

但局長並未就此讓步,“他說只要氯化鈉含量達到60%就是鹽。”

為了辯論“氯化鈉是不是鹽”,兩個主管部門的官員一度爭得面紅耳赤。“剛開始,先到的畜牧局領導明確答複,飼料添加劑氯化鈉證件齊全,完全合法。”這家飼料企業的一名高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但後到的輝縣鹽業局副局長卻給了三個字的明確答複:不能用。禁止的理由則是鹽業管理條例。

兩人的嗓門越吵越大。“我們有我們的條例可以用。”畜牧局官員稱。而鹽業局副局長則反唇相譏,販賣私鹽二十噸以上就是刑事犯罪:“如果他坐牢,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趙永亮也搬出了農業部的“尚方寶劍”。副局長一下上了火,“趙經理,你有本事發20噸貨試試?當天我讓你走不了,移交到公安機關。”

雙方賭上氣了。6月6日,40噸貨物運抵飼料企業門口。旋即在門口遭到鹽業局執法人員攔截,全部被扣。鹽業局還叫來了公安幹警,想對趙永亮采取強制措施。但公安機關最終未采取行動。

同樣遭受刑事責任威脅的,還有河南新鄭市的飼料企業。河南雄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雄峰)高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早在2014年4月,新鄭市政府就明確要求,防止私鹽等作為“畜牧用鹽使用”,涉嫌構成犯罪的由市公安局立案偵查。

河南雄峰新鄭分公司因此被查。7月3日,在新鄭市鹽業局來公司檢查時,發現了倉庫庫存的飼料添加劑氯化鈉,“我們出具了相關法律文件,但鹽業局人員不承認畜牧行業的法律法規”。

不過,更多被查的飼料企業則拒絕接受采訪。“不方便。”著名飼料企業大北農集團旗下新鄉市大北農農牧有限責任公司的負責人在電話中拒絕說。

國家標準各自為營

在新鄉,輝縣市鹽業局隨後委托國家輕工業井礦鹽質量監督檢測中心檢測,對扣押的飼料添加劑氯化鈉樣品進行檢驗。鑒定結論是,依照國標GB/T 2151-2008,判定為不合格畜牧用鹽。

趙永亮對此憤憤不平。上述為畜牧用鹽國標,而飼料添加劑氯化鈉的生產,依據的卻是另一個國標GB/T 23880-2009。“我生產的時候都不是按照這個國標生產的,你怎麽能按照這個國標檢測?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

“飼料添加劑氯化鈉不屬於畜牧用鹽。”趙永亮翻出農業部此前的文件顯示,飼料級氯化鈉、食鹽和畜牧用鹽三個標準控制指標存在明顯區別:與食鹽標準相比,飼料級氯化鈉標準增加了汞、鎘、亞硝酸鹽三項指標,主成分方面,飼料級添加劑標準沒有碘,食鹽和畜牧用鹽對碘含量有明確規定。

“飼料主要添加的是氯離子和鈉離子。”此次被處罰的河南雄峰動物營養中心主任張世昌表示,含碘過高對動物的養殖會造成不利的影響。

“用含碘的食鹽或畜牧用鹽替代不含碘的飼料添加劑氯化鈉,不僅增加飼料企業的生產成本,更將削弱飼料中微量元素的均衡供給,是逼著飼料企業花更多的錢,幹違法的事,生產質量安全水平更低的產品,而最終損害的是廣大消費者的權益。”在此前,國家農業部更是罕見地公開對此予以指責。

以代理鹽業行政訴訟著稱的上海律師鄒佳萊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曾總結出氯化鈉和鹽至少17條不同之處。其中,主管行政部門亦不同,飼料級氯化鈉屬農業部門,畜牧用鹽則歸屬鹽業部門。

不過,河南省鹽務管理局鹽政處處長劉建國對此並不認同。“氯化鈉不是鹽,那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劉建國反問說,無論是按照大不列顛百科全書還是牛津英漢詞典,所有的科學解釋都指向,“氯化鈉就是普通鹽和食鹽。”

“該處罰還是要處罰,我們沒有超出法律授權的範圍。”劉建國說,在現有鹽業專賣法律沒有更改的情況下,“我們不執法才有問題,算瀆職”。

而對於畜牧用鹽威脅碘安全的問題,他則提請南方周末記者註意《中國飼料添加劑》的另一種說法。這份由中國飼料工業協會飼料添加劑專業委員會主辦的雜誌,曾刊登過一篇題為《礦物元素飼料添加劑——氯化鈉》的科學論文,該文曾指出在缺碘地區,家畜給飼時也應采用碘化的氯化鈉。“在氯化鈉中混入碘化鉀……如配合不均,可引起碘中毒。”

專賣暴利下的迂回之計

“按照價格,我們所有企業都不想買他們(鹽業公司)的鹽。”要求匿名的一位飼料公司總經理說,“他們的壟斷價格太高了。”

河南雄峰采購部經理王柯友證實了這一點,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若從鹽業公司購買畜牧用鹽,價格跟食鹽幾乎一致,國家規定的統一價格是1013元/噸,而此前,他們公司被查扣的飼料添加劑氯化鈉,則只要780元。

按公司一個月消耗80噸計算,每月即可省下約1.6萬元成本。對於利潤率介於1%到3%之間的飼料預混料行業來說,這無疑也是筆巨大的開支。

按照鹽業部門規定,氯化鈉含量超過60%的鹽就屬於食鹽專賣範圍。為了繞過管制、降低成本,一些飼料企業不得不另辟蹊徑。

“我們就采取變通的辦法,購買含量不到60%的氯化鈉產品,只要三四百元/噸。”要求匿名的一家飼料企業總經理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兩噸做成(氯化鈉含量)100%也就六百多元,而鹽業局的價格是一千多,中間就差四五百元。”

但畢竟使用不方便,而鹽業局的執法利劍一直懸在頭頂。“不想買他們的不行,他們有執法權。”這位總經理說,在短暫購買低含量氯化鈉產品期間,鹽業局幾乎每月都要來抽查好幾遍,公司最後不得不恢複向鹽業局購買。

不惟河南,在其它地方,差價同樣懸殊。在全國各地都受到鹽務部門查處的海鹽調味品(福州)公司(以下簡稱海鹽公司)總經理林群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上海,該公司的飼料添加劑氯化鈉的價格是650元/噸,而鹽務局賣850元;在湖南,鹽務局的價格超過1100元,而他們的產品只需要500元。

“他們肯定恨死我們了。”在林群看來,鹽業部門執法並非為了所謂產品安全或健康,他們的執法目的,就是為了幫助自己“兩塊牌子、一套班子”的企業——鹽業公司銷售產品。

在趙永亮被查處後不久,2014年7月7日,河南省鹽務管理局開展了“飼料生產企業用鹽專項整治行動”。該局發文指出,飼料添加劑氯化鈉取代畜牧用鹽,違反了《食鹽專營辦法》、《食鹽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條例》和《河南省鹽業管理條例》的規定,並強調對全省飼料生產企業進行全面摸查,違者將查處。

這已升級成部門之間的短兵相接。半個月之後,河南省畜牧局向省政府法制辦發函要求撤銷上述文件。“(這)嚴重違背了國務院2013年12月修訂頒布的《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擾亂了飼料生產企業正常生產經營秩序,不利於全省飼料行業健康發展。”

“這是無理的要求。我們執法有理有據,沒有違法。”對此,河南省鹽務管理局鹽政處處長劉建國說。

而按照上述管理條例,飼料添加劑品種目錄只有“氯化鈉”是合法產品。

按照2014年7月1日實施的“飼料標簽”國家標準的標示要求,需要標示的正是“氯化鈉”。“飼料標簽如果不合乎規範,會被處罰的。”新鄉市畜牧局飼料科科長張文強笑道。

“飼料企業為什麽要花更多的錢用不符合飼料行業法規的東西?”趙永亮質疑說。

余威之下,更多的企業依然繼續選擇購買鹽業局的“畜牧用鹽”。“農業部門沒有明確站出來否定對方的執法權,上層也沒有協調解決,沒有結論前,我們企業再經不起折騰。”一名飼料企業高管說。

全國圍剿,企業上書

2014年7月10日,農業部在北京召開的內部會議已經在行業內傳開。“8個主要飼料大省的飼料辦主任、飼料企業、添加劑氯化鈉生產企業和法學專家都參加了。”參與內部會議的一位飼料企業老總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召開全國的會議,恰恰是因為這是全國性的圍剿。林群對此深有感觸,除了河南,在山東、江蘇、廣東、遼寧、廣西等地,他幾乎遭到了全面清剿。“全國大概被扣了一千多噸”。

河南省並非唯一啟動飼料添加劑氯化鈉清查行動的省份。在廣西,貴港市萬千飼料股份公司曾因同樣原因遭到貴港鹽務管理局的處罰,萬千飼料公司隨後提起行政訴訟。

這一度引發引業內人士的關註。2014年5月16日,貴港市中院終審,再次確認貴港鹽務管理局對該飼料公司作出行政處罰的合法性。

“這鼓舞了河南和其它地方。”要求匿名的鹽業系統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此前,鹽業系統也一直在惴惴不安地觀望。但判決出臺後,河南鹽業系統才開始清查專項行動,而貴港案例的判決書,則每個縣局都有。

據河南省畜牧局的不完全統計,近期被鹽業部門查處的飼料生產企業有三十多家,查扣飼料添加劑氯化鈉一千多噸。

查處的過程中一度發生了肢體沖突。行業內知情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以此次被扣351噸飼料添加劑氯化鈉的河南牧鶴(集團)飼料有限公司為例,作為河南唯一擁有飼料添加劑氯化鈉生產資質的企業,7 月8日,鄭州市鹽務管理局出動八十余名執法人員,以“涉嫌違法營銷鹽產品”為理由,到該公司查封產品時,遇到了激烈的反抗。

直到次日淩晨兩點半,237噸標註為“飼料添加劑氯化鈉”原料最終被查扣。事後該事件一度驚動了省領導。

“有時候領導協調也沒有用。”林群說,2014年4月30日,遼寧省政府法制辦回複海鹽公司函件時,曾明確答複其為“合法產品”。但這並沒有給林群帶來庇護。“飼料氯化鈉就是鹽,飼料用鹽都應該由正經鹽業公司提供。”遼寧省鹽務管理局計劃處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咨詢時,強硬表示。

林群證實,在遼寧省法制辦回複後,遼寧省鹽務系統不僅沒有停止,反而變本加厲。“遼寧是我們公司被扣得最多的幾個省份之一。”

在全國,南方周末記者咨詢了廣西、浙江、寧夏等地的鹽務主管部門,幾乎無一例外都是持打擊態度。

不過,飼料企業呈遞給河南省政府等單位的請願書已經發出。南方周末記者看到,請願書以牧鶴集團為首,密密麻麻蓋滿了河南省數十家飼料企業的公章。

河南牧鶴集團董事長高翔對此已不願多談。“上個月,農業部已經組織8個省的畜牧局飼料辦主任和受處罰企業一起開過內部會,開始具體協調,省里也開始協調,現在不便多說。”高翔匆匆掛斷電話。

雖然奔走呼告已經兩個多月,但有關氯化鈉和鹽的權威裁定依然遲遲沒有到來。氯化鈉是不是鹽,誰才有主管權,“我們依然在等答案。”一名飼料企業高管說。

農業 部門 地盤 鹽業 清剿 奪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220

被妖魔化的案樹廣西清剿案樹:一場誤會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3917

在上林縣的清案行動中,村民種植在耕地里的案樹被砍下。因為未成林,細細的案樹幹賣不上好價錢。 (南方周末記者 汪韜/圖)

廣西並非在全自治區範圍內清理案樹,目前只有數個縣有所行動,一是為了符合南寧的水源保護條例,二是為了發展旅遊或甘蔗產業。

“案樹已經被妖魔化了。”

“是經營模式不行,不是樹種不行。”

“真希望你走了之後,再沒有記者來了。”2014年8月29日,上林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上林是廣西首府南寧市的郊縣,曾因當地人前往加納淘金而受到全國關註。這個山區縣政府的官員沒想到,因為速生案的清理,一個月來了三波記者。

近幾個月來,在廣西,對於案樹的清理不止上林一處。這讓外界認為,廣西在對案樹說“不”。南方周末記者調查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生態立縣,上林清案

2014年5月4日,上林縣政府辦公室發布了《關於限期清理占用耕地種植速生案的緊急通知》。“水源涵養區、旅遊、耕地、二級路里大約5萬畝的案樹,五年內逐步退出。”上林縣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介紹。

一個月之後,縣城附近的二級路邊,縣委書記帶頭,副科級幹部參與,開了一個案樹清理的現場會。據報道,截至今年7月底,上林縣累計清理速生案581畝。

這本被縣政府視為“分內工作”,不想卻引起了外界關註。宣傳部門和職能部門都不太願意接受采訪,被縣政府辦公室打電話通知後,一位科員在會議室看到南方周末記者,嘟囔了一句:還以為是領導叫開會呢。

外界無疑視之為廣西釋放的信號。一個全國案樹種植第一大省份,一種爭議極大的樹種,從以前的大力推廣變成高調清理,這對林業造成的負面影響不言而喻。而最近的媒體報道,亦多認為是當地對案樹的官方否定。

案樹原生於澳大利亞等地,中國引種案樹可追溯至1890年。因為生長迅速,經濟效益高,在我國南方地區被大量種植。

對於“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廣西來說,人均耕地面積少,年輕人外出打工,留守的老人也更願意栽種案樹。“甘蔗是供給糖廠,糖廠收了才能砍,不自由。案樹,什麽時候砍都可以,幹脆一點。”上林縣澄泰鄉雲龍村村民韋建英說。她今年66歲,和老伴帶著孫子在家。案樹栽下去後,每年只需施肥一次,比起甘蔗、花生要簡單多了。

2014年6月底,韋建英種在地里的三畝半案樹被鄉政府和村幹部砍了。

三年後就能成長為售價五十塊錢一根的案樹現在躺在地里,只有手臂粗細,韋建英一個人就可以擡起一根。略大一點的已經被揀著賣了,也只有四塊錢一根。每畝案樹林投入約千元,現在卻沒有得到任何補償。

韋建英抱怨砍樹後留下的樁子太高,那長長的一截都浪費了。她不知道,這對於澄泰鄉政府的工作人員來說,炎炎夏日砍樹,不僅流汗流得如“掉到河里”一般,使用砍刀和油鋸也是頭一遭。

鄉政府官員和村幹部猶記得砍完樹第二天的酸痛,但這都是“執行縣里的政策”。

“上林要創建國家生態縣、廣西特色旅遊名縣。”上述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點出了清理案樹的原因。鄉政府官員、村幹部,甚至出租車司機,都知道這個原因。

上林縣城里到處張貼著標語“徐霞客最眷戀的地方”,因為在《徐霞客遊記》中,篇幅最大的就是上林,有一萬四千字。

“我們搞生態旅遊,光有案樹不好。”上林縣林業局一名工作人員說。

清理不止一處,但並非說不

“我們從來沒有提限制案樹發展。”廣西林業廳營林處的一位負責人夏樂毅(化名)強調,“廣西不可能拒絕案樹。全部砍光,種別的樹,木材產量逐年下降,到時候(木材)價格高了,其他森林能保護得住嗎?”

中國案樹林的種植面積位列世界第三,廣西的速生案面積則占全國一半,相當於每3個廣西人就擁有2畝速生案。1畝速生案的木材產量相當於5畝天然林產量,廣西案樹只占森林面積的12%,卻解決了廣西80%以上、全國20%以上的木材需求。

廣西林業科學研究院教授級高工蔣燚認為,在市場的調節下,廣西3000萬畝案樹面積已經趨於穩定。“深山老林里面,運輸、種植成本都會增加。這也是為什麽感覺廣西的路邊都是案樹,因為運輸方便。”

上林縣的清理面積僅相當於全縣案樹種植的五分之一。除了上林,賓陽縣和扶綏縣也采取了清案行動,但他們的共同點均是針對耕地、水源地保護區的案樹。

據賓陽縣林業局水源辦黃主任介紹,賓陽縣從2014年初開始實施水源林案樹清理工作,縣政府發了關於加強水庫水源保護管理的通告,砍除達到四年的用材林。賓陽縣目前水源地範圍內的案樹有4萬畝,計劃清理的具體計劃數字還“不好說”。

扶綏縣政府則在2014年6月9日下發了《關於嚴格控制速生案人工林種植發展的通告》。縣政府網站上刊載了數條各鄉鎮“依法查處違法違規栽種速生案行為”、“耕地上種植的速生案進行清除執法行動”等新聞稿。

上林和賓陽同屬於南寧市管轄,對於水源地的清案行動與修改後的《南寧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有關。2014年7月1日,條例增設一條:在飲用水水源準保護區範圍內禁止“種植速生案樹”。

據報道,這是廣西首次以立法的形式明確提出,禁止在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及一、二級保護區內種植速生案,違者處以每畝3000元罰款。而之前已在水源保護區種植的,4年內必須完成清理或者更新為適合涵養水源的其他樹種。

此前南寧市人大農業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對媒體曾稱,速生案本身不屬於水源涵養林,而且從其生長的機理和砍伐、更新的周期看,對水源的涵養十分不利。此外使用化肥、農藥等,也不符合水質保護的要求。

扶綏縣的清案行動則是為了扶持縣里的甘蔗行業。“我們控制案樹,主要是因為甘蔗是我們縣的自主產業,縣里有兩家糖廠,每年貢獻財政收入達到50%-60%。如果群眾大量種植案樹,案樹會與甘蔗競爭水分和土壤里的養分。”扶綏縣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裴會敏說。

有媒體報道,此輪清案政策,將關乎金光集團、斯道拉恩索等外資造紙巨頭的生意。“目前的政策對我們不會造成直接影響,間接影響可能是給案樹帶來了‘壞名聲’——看,現在政府開始清理案樹了。”斯道拉恩索廣西林漿紙一體化項目信息傳播總監艾琳娜說。

這個160億元的一體化項目是斯道拉恩索公司在海外的最大一筆投資,但公司在廣西種植的案樹面積占全廣西案樹面積的4%,不在此次清理的範圍內。而金光紙業在上林縣也有案樹種植,但林業局稱其不在清理範圍內。

一片剛剛被“煉過”的坡地。“煉山”意為火燒來清理林地,這是案樹種植中的不當方式。 (南方周末記者 汪韜/圖)

“案樹被妖魔化了”

一個縣城的清案行動引起了如此高的重視,其實是對案樹長久以來爭議的延續。

上林縣清案的新聞登出後,環保組織自然大學森林保護項目負責人楊恒就收到了一位廣西人發來的消息。這位開飯館的柳州人很高興,認為廣西終於要清理案樹了,她覺得小時候家鄉很美,種了案樹之後就“烏煙瘴氣的”,還曾寫過呼籲廣西謹慎發展案樹的聯署信。

1998年,案樹種植呈現了初步效益,此後,廣西各地,尤其是南部地區,開始大規模種植案樹,路邊隨處可見這些細細長長、筆直挺立的樹木猶如軍隊一樣整齊地矗立著。

2004年,跨國企業金光集團砍伐天然林、種植案樹的行為引發了環保組織的強烈抗議,也將案樹拖入了輿論漩渦。這給楊恒留下了模糊的負面印象,她上網一搜,就是三大罪狀:“抽水機”、“耗肥機”、“毒樹種”。

“目前還沒有任何研究表明案樹有毒。”國家林業局案樹研究開發中心(下稱“案樹中心”)副主任謝耀堅認為這是無稽之談,“我們也在多個種植案樹的水源區測過水的成分,都顯示無毒。”而根據該中心同澳大利亞合作的案樹與水的研究,案樹的耗水量,只占降雨量的三分之二,並不會造成水分虧缺。

同樣的控訴,廣西林科院副院長項東雲也不止一次地聽到過。“案樹已經被妖魔化了。”他近期剛結束對柳州龍懷水庫和北弓水庫的調研——因為有村民向自治區人大遞交了舉報材料,稱這兩個水庫受周邊案樹的影響,水量減少。項東雲到現場後發現,龍懷水庫的水位已經接近排洪線,而北弓水庫水量稀少是由於敞開的水閘導致。該水庫近兩年正在進行大維修,不能夠蓄水。“難道這也算在案樹頭上?”他反問。

不過,廣西也經歷了大躍進般的種樹潮。因為缺乏規劃,混亂之處俯拾皆是。如從最近上林縣的政府緊急通知便可見一斑。“近年來,我縣各個鄉鎮出現了部分群眾非法占用耕地種植速生案,嚴重削弱了糧食生產能力,影響國家糧食安全……”

而在上林縣澄泰鄉,一位老農如是描述當年景象:他在地上畫了一塊方框,又分成幾個小格,象征著農田:一開始只有一個方格里種植案樹,但是密植的案樹擋住了陽光,影響了周邊其他農作物生長,於是整個方框里都被迫“跟風”種上了案樹。

政策亦在不斷調整,扶綏縣對於案樹育苗場的態度正是如此。2012年一條新聞題為《速生案育苗場樹苗銷售正旺》,稱“某速生案育苗場……前來購買樹苗的村民絡繹不絕”、“農民敢投入,造林、護林綠、愛林蔚然成風”。兩年後,一條新聞則是《縣工商局查處取締無照經營速生案苗木攤點》,“基層工商所對轄區經營速生案苗木攤點進行全面排查”。

廣西挺案派的努力

“是經營模式不行,不是樹種不行。”夏樂毅認為這一句話足以說明案樹的問題。這也是案樹研究者、經營者的共識。正是煉山(燒山)、過量施肥等粗放的經營模式導致了案樹林土壤退化、生物多樣性減少等問題。夏樂毅甚至認為《南寧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對案樹的禁止規定也不太嚴謹,“應該是禁止采取某種方式的種植。”

“為什麽不去甘蔗地、水稻田里數雜草呢?”廣西林業科學研究院教授級高工蔣燚認為這是人們的觀念落後——總是註重生態效益,而不是經濟效益。

蔣燚指出,廣西的自然保護區已經保護了95%以上的維管束植物,案樹這種人工林的作用則是在“有限的土地上有林業的最大產出”。如何科學經營案樹,也是業內為案樹正名的課題。

因為原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陳章良的一句“案樹下究竟長不長草”,蔣燚開始了他長達三年的案樹人工林複合經營模式研究——案樹+花生、案樹+金銀花、案樹+山毛豆……通過對不同搭配方式的分析發現,複合經營模式林地的土壤礦質營養元素含量比純林高,提高了土壤肥力,減少水土流失,增加了效益。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侯元兆正在推廣一種“近自然種植技術”,提倡加大造林株行距,讓雜草肥地,改挖明穴為打暗穴,減少水土流失等等措施。

因為案樹輪伐期短,農民有“多得不如先得”的想法,所以案樹中心一直在呼籲林農延長輪伐期。謝耀堅給林農算了一筆賬,目前紙漿材每一個立方500元,而大徑材則至少每立方1000元以上,收益翻了一番,平均到每一年也會增收。“但我們都推廣了十年了,人們就是不采納。”

斯道拉恩索公司組織了當地人參觀案樹林,並在當地的社區網站上解答問題,問得最多的仍然是案樹是否有毒。雖然一遍遍地解釋後,仍然有人不相信案樹無毒,但艾琳娜記得這樣一句留言:“我不相信,但我很喜歡這種交流方式。”

妖魔化 妖魔 的案 案樹 廣西 清剿 一場 誤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848

財經CAREFREE - 順叔 貸評清剿(下)

1 : GS(14)@2011-07-17 18:28:07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64841
財經 CAREFREE 順叔 貸評 清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5431

財經CAREFREE - 順叔 貸評清剿(上)

1 : GS(14)@2011-07-17 18:28:19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64571
財經 CAREFREE 順叔 貸評 清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5432

清剿聖戰分子 切斷補給通道土軍轟走敍IS 光復兩國邊境

1 : GS(14)@2016-09-06 22:50:46

■土耳其出動坦克車剿滅邊境的IS戰士。路透社



土耳其軍方上月揮軍進入敍利亞,打擊盤踞土敍邊境的「伊斯蘭國」(IS)。前日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Binali Yildirim)宣佈已光復IS在兩國邊境的佔領地,切斷了外國戰士及補給物資進出的主要路線,令IS的「國界」自2013年以來,首次不與屬北約的土耳其接攘。



耶爾德勒姆說:「由阿扎茲(Azaz)到賈拉布斯(Jarabulus),我們91公里的邊境已經安全。」英國的「敍利亞人權監察」組織亦指,反對派在土耳其支援下,數小時內拿下邊境四條村落,「IS已撤出,不再在邊境出現」。
IS佔領土敍邊境三年,土耳其上月24日才出兵討伐兩國邊境的IS戰士,出動坦克及戰機支援敍國反對派部隊,同時派出特種部隊支援,上周六起夾擊收復阿拉伊鎮(al-Rai)以及至賈拉布斯之間的最後失地,短短兩日內剿清55公里範圍內的IS戰士。


南下追擊IS戰士

土敍邊境是IS外國戰士進入IS控制區和偷運武器等補給的主要通道,也是IS派恐怖分子襲擊歐洲的通道,失之對IS打擊甚大。有美國官員指將IS逐出對土耳其和北約的邊境,是反IS聯軍一直的目標。土軍指下階段行動是進一步南下巴卜,追擊退至當地的IS戰士。
IS形勢轉差,但敍利亞內戰亂局依舊。各方勢力交戰期間,敍政府軍的迫擊炮擊中了以色列自1967年佔領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以方派軍空襲還擊,稱目標是「敍軍的火炮」,並警告敍政府「必須為侵犯以色列主權負責」。另外,敍政府管轄的霍姆斯(Homs)、塔爾圖斯(Tartus)、大馬士革近郊及庫爾德人民保衞組織(YPG)佔領的哈塞克(Hasakeh)昨日發生連環炸彈襲擊,造成至少48人死亡。IS承認發動連串襲擊。


敍政府軍再圍阿勒頗

在中國杭州舉行的G20峰會上,美國國務卿克里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前日為敍利亞問題進行談判,目的是促使俄羅斯及敍利亞政府軍局部停止空襲,以便把人道救援物資運送到阿勒頗,救濟被圍困的居民,惟談判最終破裂。與此同時,敍政府軍圍攻阿勒頗的行動報捷,已奪回南部包括軍事學院在內的大片土地,再次對阿勒頗圍城。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美國《華爾街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06/19761764
清剿 聖戰 分子 切斷 補給 通道 土軍 軍轟 轟走 IS 光復 兩國 邊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790

習清剿徐才厚餘孽 兩退役上將受查

1 : GS(14)@2016-10-15 12:11:30

■習近平在軍隊大肆清洗徐才厚和郭伯雄舊部。資料圖片



隨着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日近,軍隊加快清理徐才厚、郭伯雄勢力步驟。海外博聞社透露,解放軍前總政治部副主任張樹田上將,以及國防大學前校長王喜斌上將,近日雙雙受查;兩人均被指與徐才厚有關,雖已退役,但依然難逃習近平「追殺」。習上台後已有五名上將受查。軍方尚未證實有關消息。據透露,已退休12年的張樹田及2013年退役的王喜斌,先後在周三(12日)及周四被軍紀委帶走審查。報道無透露兩人出事的原因。但兩年前徐才厚案被揭發後,海外就傳出張樹田被調查的消息,指他是徐才厚的心腹死黨,當年負責選拔軍隊幹部,涉買官賣官,買官者甚至用軍機空運禮品進京送給他和徐才厚。現年77歲的張樹田曾任武警部隊政委,1996年因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李沛瑤被武警警衞殺害案,張被問責免職,貶至蘭州軍區任副政委,但後又獲徐才厚重用調回總政任副主任,更出掌軍紀委,至2004年12月退休。


四年五上將出事

張樹田還與「軍中第一貪」、前總後中將谷俊山等河南籍將領結成軍中「河南幫」,大搞幫派活動。



■郭伯雄(左)及徐才厚是十八大後首先落馬的軍老虎。

另一落馬的國防大學前校長王喜斌(68歲),同樣被指是徐才厚一手提拔的將領。2012年王出版著作《從這裏走上戰場》,序言就是由時任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所寫,當時徐已岌岌可危傳被當局調查,欲以這種方式自證「安全」。至此,習近平上台近四年已有五名上將落馬受查,分別為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空軍政委田修思,以及現在兩位。徐去年3月未審先病死,郭今年7月被判終身監禁;田案尚未公布。習近平以反腐名義對軍隊高層大清理,至今已有數十名將級軍官落馬。《解放軍報》日前剛發表評論,直言徐才厚、郭伯雄的「流毒」還沒有肅清,似暗示對徐、郭餘黨清除工作仍在進行。此外,據報近日落馬的軍官之中,還有天津警備區參謀長王東大校,以及石家莊機械化步兵學院原院長等高級軍官。博聞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15/19801361
清剿 徐才厚 徐才 餘孽 退役 上將 受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09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