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母系管理”體系下的企業:二代交接班也許更容易

新光集團總裁、浙江新光飾品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虞江波回憶起五年前母親找自己談話:“周董當時讓我負責公司的一塊兒業務。去年,(我)負責整個集團這一塊,又跟我有兩次深談,就是說時機差不多了,該‘上’了。”虞江波口中的周董是自己的母親——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曉光,後者日前剛被推舉為上海浙江商會女企業家聯誼會會長。

說起新光也許人們有些陌生,但其運作的義務小商品商城卻是大名鼎鼎。1985年周曉光夫婦結束顛沛流離的生活,定居義烏,從事小商品經營,1995年創辦新光公司,後又組建新光集團,經過20余年的發展壯大,新光企業已經成為橫跨飾品、地產、金融的多元化企業。

而在經過數十年發展後,新光如今也面臨二代接班。這對母子日前參加上海市浙江商會舉辦的財智女性高峰論壇時談及企業家與下一代子女的交接問題。“那時候是因為剛剛借殼上市,我父親之前是總裁,他要去上市公司擔任總裁,需要我擔起原有的集團這塊的總裁職務。其實我們感覺是水到渠成,我們之間沒有太多很刻意說什麽儀式,就是水到渠成,就應該‘上’了,負起責任。”虞江波回憶道。

如今兒子“上崗”已有一段時間,當被問及是否預備“放權”時,周曉光表示:“目前公司的重大決策最終肯定是我拍板、說了算。”而這種拍板也讓她成為最終的責任承擔者。不過,周曉光也強調,由於現在是上市公司,所以又成立一個戰略投資委員會,聘請了很多專家做專業的分析,在做投資決策時,委員會發揮的作用更大一些。

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曉光

而虞江波則透露:“其實我們一直會協商、共同決策。因為我們有家族委員會,我們設定的時候周董她只有一次一票否決權,不能亂用的。但在企業里不一樣,因為股權跟責權要對等,而且的確老一代的企業家對商業的嗅覺或者判斷會更有經驗。這方面我們會更多地尊重母親的決定。”

不過,據虞江波稱,在新光旗下所有的新產業中,基本以他為主導。“傳統產業,包括地產、金融,基本是周董、虞總,父母決策為主。我們很好地彌補相互之間缺失的一些東西,而且現在實體要跟互聯網結合。剛好這些年的實踐我們也是都在做這一塊。本身整個集團的方向就是做產業互聯網,產業跟互聯網如何融合。我覺得我們是很好的一個結合體。”

而另一個“二代”,豐收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裁鄭孟午在談及如何與母親豐收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吳雲共同工作時則說:“我其實采取的是更狡猾的一個手法。據鄭孟午透露,很多事情如果是兩方各執己見,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那我如何爭取更多的機會和她對我的同意?是通過比較容易在短期內實現業績的例子,我先行,結果導向,這件事情我做給您看,您看在半年之內奏效嗎?接下來我就會爭取更多的信任權。所以我這個總經理的權,是一步一步這樣過來的。”

虞江波說,之前跟一個海外的教授溝通,這位教授提到在母系管理體系下的企業,交接班更容易。往往父親不懂得跟子女如何溝通,母親因為包容,所以她會更容易接受孩子的一些新的想法。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成功的概率更高一些。

母系 管理 體系 下的 企業 二代 交接班 交接 也許 容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739


ZKIZ Archives @ 2019